69书吧 > 庶女成凰 > 双龙争凤(11000字大更)

双龙争凤(11000字大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成凰,双龙争凤(11000字大更)

    而这个人,只着宽松睡袍,胸前微微敞开,隐隐露出结实的肌肤。舒悫鹉琻黑发披散,在枕上凌乱如墨,加上那俊美出色的外表和慵懒的姿势,暧~昧之气满满氲开。

    “……皇上?”片刻的怔愣之后,孟溪月很快便说出了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的身份。笃定的语气,让男子有些意外。

    “你就如此笃定是朕?”男子单手撑起身子,将来不及逃开的孟溪月罩住,另一只手抬起,轻轻捏住她小巧的下巴,黑眸里带着探寻,锁住她的眼。“从哪里看出来的?”

    “直觉。”不想多说什么,孟溪月随口应付道,忽然想起一事,禁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穿成这样?”

    看着拓跋涵,孟溪月郁闷不已。她好歹也习武多年,自认有了些底子,可是怎么进了这皇宫之后,立刻成了个废物了?自己这个寝宫简直就像个自由市场,这两兄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她竟没有半点觉察钯。

    “朕昨夜批阅完奏章,忽然想起已经数日没有见过爱妃,心中担心,便专门来看看。见爱妃睡得香甜,未忍心打扰,便直接睡下了。至于为什么穿成这样,当然是为了睡觉舒服。爱妃……不也是一样?”没有计较孟溪月的敷衍,拓跋涵默认了她的猜测,松开手重新躺回枕上,淡淡开口解释。

    顺着拓跋涵的视线看去,孟溪月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上也只是一件薄薄的内衫。轻软的布料,将她的曲~线勾勒得极为清楚,虽然没有露出多少肌肤,但却极为引人遐思。

    “啊!”上下来回看了几眼之后,孟溪月忽然一声尖叫。撕心裂肺鬼哭狼嚎一般凄惨,吓得窗外的鸟儿扑啦啦惊起无数伴。

    拓跋涵倒是早有准备,面色不动地看着忽然抓狂的孟溪月。本以为她尖叫过后会抓起被子遮掩,谁知她却像生了虱子一般,两手齐动,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

    躺在那里看着孟溪月的一举一动,拓跋涵起初并不打算理睬。可是当看到她一个一个掰开脚趾头的时候,波澜不惊的表情终于开始有了变化,剑眉皱起,正欲开口却被孟溪月抢先打断。

    “快说,你从哪里放进去的?”孟溪月早已经急得满脸通红,哪里还顾得上尊卑之分,上下检查一圈未见异状,直接便冲到拓跋涵面前,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怒道:“若是不说,今天你就休想出这个门!”

    “什么?”被这没头没脑的话弄得糊涂,拓跋涵倒是没有顾得上斥责她的逾矩。

    “你把小娃娃从哪里种进去了?快说!”孟溪月真的急了,见拓跋涵仍然装糊涂,气得大叫道。

    “咳咳!”万年不变的面具脸终于有了表情,拓跋涵险些被自己一口唾沫呛死。咳嗽了几声之后,才嘴角抽搐地问道:“你这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三师兄说了,夫妻若是脱了衣服同榻共枕,男的便会趁女的睡着之后,在她身上划个小口子,把小娃娃种进去。”越想越可怕,孟溪月仿佛已经感受到有东西在皮肤下面爬,四下乱摸却又找不到具体地方,额头上已经冷汗淋淋。

    “然后呢?”拓跋涵脸上表情相当复杂,看不出是喜是怒。

    “然后她就爬到肚子里,抓着我的肠子慢慢长大。”越想越是害怕,孟溪月脸色惨白,手已经开始哆嗦了。

    “再然后呢?”拓跋涵表情更加丰富,唇边一抹弧度已经瞒不住了。

    “再然后……”孟溪月蓦地卡住了,再然后她也不知道了。三师兄说到这里的时候正巧被师父听到,一巴掌打得扑倒在地,爬起来便逃之夭夭,也没来得及说该怎么把孩子拿出来。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再问,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说了。

    “怎么不说了?”见孟溪月呆如木鸡的样子,拓跋涵心情极好,懒洋洋靠在榻头,好整以暇地问道。

    悲惨地发现了自己知识的匮乏,孟溪月欲哭无泪。可怜她早早没了母亲,成亲之时也只是听说进宫之后自然有人教导。结果半个冷宫住了这么久,连个教导宫女的影子都没见着。

    师父啊师父,你为啥就这么急脾气?要打也等着三师兄说完再打,也免得她现在急得团团转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等等!

    眼睛一亮,孟溪月把视线落在了拓跋涵身上。既然是他种进去的,那自然知道该怎样拿出来!

    “皇上~~,”孟溪月摆出自认为最楚楚可怜的表情,暗地掐了大腿一把,疼出来的眼泪配上那急得发白的脸色,倒也有几分梨花带雨的娇柔。“皇上英明神武睿智无双,想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求皇上告知月儿,该如何将这小娃娃取出。皇上恩德,月儿铭感五内。”

    “哦?爱妃就这么不想为朕生儿育女?”拓跋涵反问一声,面色不善。

    “不是不是!”孟溪月后背汗毛立刻竖起,她可没忘了之前拓跋涵龙颜大怒的样子。姐姐的幸福,还在她手里攥着呢。小不忍则乱大谋,忍,一定要忍住!

    “能为皇上孕育儿女是月儿求之不得之事,只是月儿为了皇上,前些日子失血太多,恐不能养出个健健康康的龙子。还请皇上垂怜,等月儿把身子调养好,再做打算。”孟溪月垂首,恭恭敬敬低声道。

    眼中趣意渐浓,拓跋涵冷漠的面孔有了微笑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淡吐出几个字来:“爱妃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想要把小娃娃取出来,就必须先做一件事……”

    “什么事?”孟溪月不解,刚刚问出声来,已经被拓跋涵扑倒在身下。

    “当然是先要把小娃娃放进去。”拓跋涵说着,已经低头吻下。

    猝不及防,还在纠结如何取出小娃娃的孟溪月只见黑影扑至,下一刻已经被压在了柔软的被子上。耳际一暖,拓跋涵的气息已近在咫尺。

    “不要……”孟溪月全身不由自主地战栗着,竭力推打着拓跋涵。“你放开我!放开我!”

    这一切,似乎与三师兄说得不一样!

    “爱妃不必害羞,按理说你早该是朕的人了,只是朕先前对你有所成见,这才冷落了你。今后,朕会好好待你的……”拓跋涵呢喃着,便欲解开她的内衫。

    “不要!皇上,别,别这样!”觉察到拓跋涵的异样,孟溪月惊惧至极。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习武时经常和师兄们打作一团,可是这样亲昵的举动却是头一回遇到。

    想要飞起一脚将他踢开,却又不敢如此。情急之下,只好双手死死抵住拓跋涵的胸口,阻止他的靠近。

    “事已至此,爱妃又何必欲拒还迎?”见孟溪月抵抗,拓跋涵脸色渐渐冷了下来。“莫非……爱妃不喜欢朕?若如此,朕也不勉强。”

    拓跋涵说着,便欲起身。

    “别走!”见拓跋涵欲起身离开,孟溪月顿时慌了手脚。

    得到拓跋涵的信任,救姐姐出宫,这不正是她期望的吗?甚至为此还差点死在柔妃手里。虽然不知道今日这拓跋涵到底吃错了什么药,可是机会难得,怎么可以放弃?

    只是……原以为所谓的得宠只是两个人情意相投聊得开心便可,可是现在看来压根便不是那么简单。只是不论如何,她都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不想让朕走的话,就求求朕吧。”拓跋涵冷声道:“拿出你的诚意,留下朕。”

    “……皇上,求您……不要走。”费尽力气从喉间挤出几个字来,孟溪月颤颤地伸出手臂搂住拓跋涵的腰身,闭上眼,脸上有凉意划过。

    看着素来泼辣的她如此顺从的样子,还有那扑闪的长睫挂着的泪珠,随着她的颤抖而颤抖,拓跋涵心中忽然柔软了起来,话从唇间吐出,带着他自己都没有觉察的温柔:“别怕,朕会好好待你的。”

    吻,轻巧而温柔,带着刚刚萌芽的情感,落在她的唇上……

    突然,侍卫的惨叫声响起,与此同时,残月宫大门被人一脚踹开。脚步声纷乱急促,伴随着太监那尖利刺耳的惊呼声:“王爷!闲王爷!皇上还在就寝,您不能进去啊!来人,快来人……啊!”

    “砰”!

    太监话未说完,惨叫声已起,身子像麻袋般重重飞出,砸在了刚刚爬起的侍卫身上。

    “拓跋涵,你给我滚出来!”随着这声怒吼,已有一人箭射而入,接着内殿的门轰然而开,门外站着的,正是满面怒容的拓跋苍。

    “皇兄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是谁准许你擅入这寝宫内殿的?”相较于拓跋苍的来势汹汹,拓跋涵则显得从容不迫。翻身坐起面对着拓跋苍,还不忘顺手拿起被子将孟溪月搂进怀里。

    看着拓跋苍突然闯来,孟溪月心中别扭无比。不知为何,被拓跋苍看到她和拓跋涵这般亲密的样子,要比方才单独面对拓跋涵更加让她心烦意乱。

    下意识地伸手拉紧被子,将头深深地埋了进去。

    不要看她,不要看到她这个样子!

    “拓跋涵,你这混蛋!”暴喝声如惊雷一般响起,孟溪月大惊,顾不得逃避,急忙抬头看去。只见拓跋苍目眦欲裂,额头上青筋暴起,脚下发力,竟像只发怒的狮子般向着拓跋涵冲了过来。

    “护驾!”身后追来的侍卫见此情形,急忙加快速度冲了上来。当先一人纵身一跃将拓跋苍扑住,却被他双臂一振拍飞出去。可惜就是这一耽搁,后面的侍卫已经赶到,十余人一拥而上,将拓跋苍牢牢抓住。

    “放开本王!你们这群***才!”拓跋苍拼命想要挣脱,无奈对方人多势众,根本动不得分毫。狂怒之下,只能放声怒吼:“拓跋涵!你这骗子!昨夜你说有要事相商,让本王在御书房等你。结果本王等了你一夜,你竟然跑到这里,还……还……”

    吼到最后,拓跋苍声音已经嘶哑,昔日里玩世不恭的神情尽褪,双目圆睁,看着榻上衣衫不正的二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有剧烈起伏的胸口和粗重急促的呼吸昭示着他的愤怒。

    “朕确实想要和你商议惜月国联姻之事,可朕在御书房等了许久,却始终不见皇兄前来。倦意起来,只好寻一处寝宫歇着。虽说皇兄空等了一夜确实委屈,可君臣有别,皇兄以下犯上,跑到朕的爱妃寝宫,又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是不是有些过了?”见拓跋苍的视线锁在孟溪月身上,拓跋涵不悦地冷哼道,长臂用力,将她圈得更紧。

    挣脱不开拓跋涵的怀抱,孟溪月被迫伏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坚定有力的心跳,鼻端传来名贵的龙涎香气,耳边……则是拓跋苍愤怒的吼声。

    “你明明不喜欢小月儿,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明明是你和孟楚生之间的纷争,为什么要迁怒在她的身上?你这样伤害她,实在太过残忍了!”见了拓跋涵的动作,拓跋苍已然疯了一般。无奈挣脱不掉侍卫们的钳制,只能嘶声吼着。

    “月儿是朕的妃子,朕这样待她再正常不过了吧?”冷冷看着近乎疯狂的拓跋苍,拓跋涵冰冷的眸中同样燃起了怒焰。

    将孟溪月放回到榻上,起身走到拓跋苍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继续道:“你听好了,之前朕确实因为孟楚生的原因而迁怒于她,但是现在已经变了。朕亲近她,是因为她不惜性命用鲜血相救,让朕看到了她的好。所以从今天开始,朕会好好待她,皇兄就不必再费心了!”

    听了这些话,拓跋苍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侍卫的钳制,冲到近前狠狠一拳打在拓跋涵胸口。

    拓跋涵淬不及防,连退了两三步这才站稳。

    拓跋苍还想再打,已经被侍卫们重新抓住,远远拖了开去,口中却依然兀自嘶吼不休:“你胡说!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喜欢她!你是为了和我争,和我抢!皇位如此,女人同样如此!你明明知道我喜欢小月儿,所以才演了这样一出戏!你这伪君子!混蛋……”

    “将闲王带走,囚禁静心阁!”拓跋苍还未说完,拓跋涵已经冷声下令。看着侍卫们将拓跋苍拖了出去,这才折返身回到榻前。

    孟溪月早已经懵了,眼前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般,极不真实。看着拓跋苍为了她那般的愤怒,听着他渗透着绝望和心碎的吼声,她的心,像是被撕裂般的痛。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孟溪月不懂。

    她只知道,当看着拓跋苍被拖出去的那一刻,她的胸口,窒息般难受。他的嬉皮笑脸,他的无私帮助,夜探冷宫,驿馆相救,还有那侧殿中仓促的吻,历历浮现眼前。心中,坚硬的外壳有了裂痕,似乎有一种陌生的东西开始萌芽。

    “你在看什么?”

    隐含怒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下颚随即被一只大手抓住,被迫看向了拓跋涵清冷的俊颜。“朕不管你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也不想知道。只是别忘了,你是朕的妃子,不准再想他,更不准再见他,听到没有?”

    抬眸看着拓跋涵,孟溪月深吸一口气,想要理清思绪,却终究不能。

    为什么?

    明明是两张一摸一样的容颜,却带给她截然不同的感觉?明明拓跋涵才是她的夫君,是大漠最高贵的男人。可是为何她现在担心挂念的,却是那个被带走的他?

    “听到了。”虽然心烦意乱,孟溪月还是下意识的应了一声。见拓跋涵瞪视着她,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皇上……月儿的姐姐还在冷宫,能不能求皇上放……”

    虽然现在说这个不是时候,可是她必须要试一试。段子息马上就要回来了,姐姐若再不出宫,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此事以后再说,”

    果然,拓跋涵冷着脸打断了孟溪月的话。“你入宫多日,应该有些想家吧?朕已经安排人去传孟将军了,你收拾收拾,一会儿到隆恩殿去见他。”

    说完,放开孟溪月起身大步离去。

    “皇上……“孟溪月还想求情,至少让她去问问孟溪浅有没有什么想和孟楚生说的话,哪知道拓跋涵走得如此之快,话刚出口已经人影不见。

    狠狠一拳捶在榻上,她只能暗自气恼。

    见拓跋涵去得远了,小环这才怯生生从外面挪进来,见孟溪月脸色难看,吓得扑通跪倒:“月妃娘娘饶命,是皇上让小环退下,小环才……”

    “没事,帮我更衣吧。”看着瑟缩的小环,孟溪月暗自叹气。这个胆小的丫头,实在不适合在宫里生活。原本商量过让她回将军府去,可这丫头抵死不同意,说是怕孟溪月一个人在宫里没个照应,不放心。无奈,只好让她留下。

    见孟溪月没有和她生气,小环这才放心,站起身来一边服侍她洗漱,一边开始叽叽喳喳:“月妃娘娘,将军今日进宫来看你啊?”

    “嗯。”淡淡应了一声,孟溪月忽然想起那个梦来,心中顿时急切了许多,催着小环随意挽了头发,拿起架上的锦袍便向外跑去。

    门外等候的宫女见孟溪月出来,躬身纳福之后便领着她去了隆恩殿。刚一进门,一个身影便一瘸一拐地迎了上来:“月儿,让爹好好看看。”

    “爹……”见孟楚生老泪纵横的样子,孟溪月鼻子一酸,也忍不住湿了眼眶:“腿又疼得厉害了吗?”

    “不妨事不妨事,旧疾而已。”孟楚生一边说着一边跪下道:“老臣参见月妃娘娘。”

    “爹快起来!”急忙将孟楚生扶起,孟溪月搀着他坐在椅子上,叙了一会儿家常之后,再也按捺不住,将左右屏退,终于沉声问了出来:“爹,上弦是什么?”

    “什么?!”听到这两个字,孟楚生身子一颤站起身来,浑浊的眼睛猛然射出两道精光,双手如爪猛然抓住孟溪月的肩膀惊道:“月儿,你想起什么来了?!”

    “想起什么?”肩膀被他抓得生疼,孟溪月从未见过这样的孟楚生。疑惑之余竟然有了几分惊恐,不由自主地挣脱了他的钳制向后退去。“只是我最近的梦有了些变化,所以想问一问。”

    “哦,这样啊。”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孟楚生轻咳一声缓缓坐下,只是眼神依旧惊疑未定,沉思片刻试探问道:“怎么变化了?说给爹听听。”

    孟溪月仔细将最近的梦讲了一遍,包括那个女子和孩子,当讲到她看到有人围攻村民的时候,孟楚生额角忽地抽搐了一下,虽然轻微,却被孟溪月看在了眼里。

    “那你有没有想起别的一些事情?比如故事或者……歌谣之类?”听孟溪月全部讲完,孟楚生有些按捺不住,眼神游离在旁边的摆设上,装作若无其事地追问。

    定定地看着孟楚生,孟溪月忽然觉得今天的他有些奇怪,或者说是……陌生。那眼中虽然慈祥依旧,可是却有着少许难以言状的异样。而正是这个古怪的眼神,让她咽下了已到嘴边的话。

    “……没有,爹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个?”

    “啊?啊!呵呵,没什么没什么,爹就是随便问问。”觉察到自己过于急切,孟楚生急忙转移了话题,“对了,你可有见过浅儿?”

    “见过。”提起孟溪浅,孟溪月心中便是一痛。“姐姐她过的……很不好。”

    “唉,这都是命啊。”孟楚生唏嘘道。只是这感叹来得太快,更像是敷衍一般。略微停顿,很快又把话题转了回来:“月儿,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没有了。”孟溪月摇头道。“爹,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我的母亲……真的只是个商女吗?她……真的是病死的吗?”

    随着最近梦境的清晰,一直坚信不疑的事情开始有了动摇。

    梦中那个口唤“上弦”的女人,虽然面目被血污覆盖,却难掩她轮廓的清新。直觉中,她已经将这个女人当成了那个消失在记忆中的母亲。可是按照孟楚生的说法,她的母亲明明是病重而死。

    “当然了!”孟楚生斩钉截铁地回答,连声音都高了三分。“爹不是早就说了吗?你母亲是个商女,身怀有孕的时候悄悄离开。我数年寻找,她却已经病故。这条腿,就是那时候带着昏迷的你彻夜赶路落下马摔的。”

    这件事,孟溪月听孟楚生说过多次,千篇一律,从未有过变化。而她也一直相信着这个解释,每次见到他那条瘸了的腿,都会无尽的感激和内疚。可是今天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却始终无法介怀。

    真真假假,到底事实如何?

    “对了月儿,还有一件事你要多加留意。”孟楚生看看左右无人,低声道:“那个闲王爷拓跋苍,你多注意一些。”

    拓跋苍?!

    听到这个让她心烦意乱的名字,孟溪月脸瞬间便红了,心如擂鼓,像是被人撞破了小秘密般无措。

    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边还没搞清楚这心乱如麻的感觉,那边孟楚生已经看出不对劲了。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压低声音道:“爹听说你们二人走得颇近,确有此事?”

    “爹,我……”孟溪月想要解释,一时间却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只好敷衍道:“那些只是谣传而已,爹莫要当真。”

    说完之后终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爹,为什么那拓跋苍明明是皇长子,却没有当了皇帝?”她早就觉得那兄弟俩怪怪的,却不知原因。今日机会难得,自然要问个清楚。

    “月儿!”听了这个问题,孟楚生吓得脸色大变,侧耳倾听四处确无异常,这才压低声音说道:“此事也就咱们之间讲讲,你别出去瞎说乱问。”

    见孟溪月点头,孟楚生脸色稍好,定了定神,声音更加低沉:“这事还要从三年前说起。那时候拓跋苍还是太子,先帝忽然病重,正巧那时胡人犯我边境,太子便御驾亲征。哪曾想那二皇子拓跋涵趁着先帝弥留之际篡改了圣旨,李代桃僵登了九五,等拓跋苍带兵凯旋之时,朝里已经改天换日。虽然心有不甘,可是一则圣旨在上,二则拓跋涵显然预谋已久,朝中大臣多被其收买,就连几个托孤重臣也不例外。拓跋苍再是不忿,却也无力回天。幸好拓跋涵想要在百官面前树立宽厚仁德的形象,再加上根基未稳,不愿再生事端,这才使得拓跋苍留下一条命来。”

    说到这里,孟楚生无限惋惜地摇头轻叹道:“可惜了这个原本聪慧出众的太子爷,从此一蹶不振,自暴自弃成了个闲散王爷。我也因为主张立长为尊,而被皇上从此排挤,不受重用。还连累了你们,唉……”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孟溪月的心好似坠入了万丈深渊。除了为这手足相争的丑恶事实而惊心之外,还有着化不开的失落。

    原来拓跋苍之所以接近她,是因为当初爹站在他那一边的缘故。他几次三番相助,或许只是为了回报而已吧。

    “月儿,你怎么了?”见孟溪月不语,孟楚生轻轻拍了拍她。

    思绪被打断,孟溪月抬头冲着孟楚生强笑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时辰不早,爹也该回去了。”孟楚生起身低语道:“闲王爷的事情,你多留意些,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爹。毕竟他是皇族正统,能保则保吧。”

    “嗯。”孟溪月应着,送孟楚生出门。临到分别之时看看四处无人,终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爹,那个夜闯将军府的黑衣人,可曾……再来?”

    “哪个黑衣人?”被孟溪月问得有些迷糊,孟楚生细细回忆总算想了起来。“没有,不曾再来。怎么?你认识他?”

    “……怎么会呢。”没有得到黑衣人的消息,孟溪月有些失望。“只是有点事想要问他。若是他再来将军府,请爹不要伤了他。”

    “好吧,爹知道了。”孟楚生没有多问,与孟溪月道别之后大步离去。

    见他身影转过回廊不见,孟溪月这才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将军。”孟楚生走了不远,便见小环拿着披风迎面走来。见了他之后行礼问好,声音依旧怯生生的。

    “嗯,好好服侍月妃娘娘。”点头还礼,孟楚生嘱咐道。二人擦肩而过时,忽然轻声道:“好好盯着她,有情况及时来报。”

    微微点头,小环眼中一抹寒芒闪过,很快沉寂无形,重新回复了那胆胆怯怯的样子,捧着披风快步而过,向隆恩殿而去。

    ……

    “七弟,你说的是真的?”驿馆中,惜月太子辛莫猛然站起,桌上茶盏翻倒,茶汁四溢。

    “嗯。虽然看年纪不像是上任巫女,但是想必与她也脱不开干系。毕竟上弦不是谁都知道,还有那首长歌,更不可能听过。”靠窗站着的人一袭白衣,容貌俊美清雅,正是那夜孟溪月遇到的神秘少年。

    “真是可惜啊,若不是你贪玩支走了侍卫,怎么会让她逃掉?”辛莫摇头,惋惜不已。

    “二哥何必如此沮丧?想要抓住她有的是办法。”少年淡淡一笑,伸手推开轩窗。清晨的朝阳洒进来,柔柔地笼罩在他的身上。浓密的长睫微微扬起,露出那黑曜石般润泽深邃的眸。“只是此事需要二哥的配合。”

    “哦?七弟有何主意,不妨说来听听。”见少年胸有成竹的样子,辛莫顿时来了精神。

    “二哥不必管这些小事,只要好好选个妃子就行。其他的,交给我就好。”少年轻笑道:“听说大漠出美人,尤其几个公主均是倾城之姿,今夜二哥可要仔细看看,不要挑花了眼。”

    ……

    送走了孟楚生,孟溪月心事重重回了残月宫。她现在脑子里已经乱成了浆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爹当初送她们姐妹两个进宫,明明说的是要保住孟家地位,取悦拓跋涵。可是为何这一次却变了口风,成了拓跋苍一党?

    言语之间丝毫没有对孟溪浅的关怀担忧,而是围绕着她的梦追根究底。难道说她的梦,要比亲生女儿的性命还重要?

    上弦到底是什么?那首长歌又有什么意义?梦中的女人是谁?她和惜月国又有什么联系?

    问题越想越多,脑子越来越乱,孟溪月越来越烦躁,终于忍不住大喊一声发泄道:“啊——”

    “哎呀!”刚跑进来的拓跋嫣被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却被门框绊倒,咚的一声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娇呼道:“姐姐,你吓死嫣儿了。”

    “嫣儿?你什么时候来的?”被拓跋嫣这一打岔,孟溪月倒是也把烦心事暂时抛在一边,急忙起身去把坐在地上的拓跋嫣扶起,帮她拭去裙子上的灰尘。

    “姐姐,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连嫣儿来了都没听到。”拓跋嫣嘟着小嘴埋怨着。正准备撒娇装可怜,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急忙问道:“对了姐姐,大皇兄今天早上怎么回事啊?竟然会发那么大的脾气。”宫里许多人都听到了,都在窃窃私语地议论着。

    “这个……他们吵架了。”孟溪月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支支吾吾含糊过去之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知道皇上把闲王爷怎么样了吗?”

    “能怎么样啊?关在静心阁反省呗。”拓跋嫣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他们每次吵过之后,都是这样的。几天就放出来了,没事的。”

    “就这样而已?”孟溪月有些不敢相信,欺君罔上可是重罪啊,这么容易就过去了?

    “对呀,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反正他们经常吵架,只是这一次厉害了些。”拓跋嫣点点头,打断孟溪月的话道:“这事以后慢慢再说,嫣儿现在有急事要求姐姐。”

    “算了吧,你有什么急事?最多就是那个惜月太子的事情。”孟溪月此言一出,拓跋嫣的脸上顿时红霞密布。

    果然猜对了。

    “放心吧,今夜我再去一趟,一定帮你查清那太子的长相。”还有那个上弦,她一定要弄到手。

    直觉里,这个奇怪的东西与她有着密切的联系。昨夜匆匆的接触,已经将她某处沉睡的记忆唤醒。

    就算会被捉住,也要弄清这个秘密!

    “姐姐不必去了!”出乎孟溪月的预料,拓跋嫣断然拒绝了这个计划。

    “为什么?”孟溪月不解,“难不成你又看上了别人?这也未免变得太快了吧?”

    “姐姐,你胡说什么呢?”此言一出,拓跋嫣又羞又恼,恨恨地淬了一口,这才红着脸说道:“皇兄说今晚在藏雪阁设宴款待惜月国太子,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呀?”孟溪月简直要急死了,她这个急脾气,最受不了这样黏黏糊糊的样子,见拓跋嫣半天说不出来,急着追问道。

    “而且……要我们几个适龄的公主一道参加晚宴。”费了好大的劲,拓跋嫣终于把这句话挤了出来。

    “哦,原来是要现场挑太子妃啊。”孟溪月恍然大悟。“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呀,正好你可以亲自去看看。”

    “可是嫣儿好紧张。”拓跋嫣自幼长在深宫,举手投足均是中规中矩,哪比得上孟溪月混在校武场上,和一群师兄混在一起没心没肺。

    所以在孟溪月看来没什么要紧的小事,放在拓跋嫣身上,简直就是天大的事。

    “那……今夜我陪你一起去。”眼珠一转,孟溪月笑眯眯提议道:“这样,你就不会紧张了。”

    “真的?”拓跋嫣眼睛顿时亮了。她今天来的目的,正是想求着孟溪月帮她壮胆,只是之前孟溪月已经因为她遇到危险,所以正犹豫着不好意思开口。听到这句话,简直就像是瞌睡递来了一个枕头,乐得一把抱住孟溪月,蹦跳着笑道:“谢谢姐姐,嫣儿最喜欢姐姐了。”

    “……额,不客气,快去好好准备吧。”看着拓跋嫣感激的样子,孟溪月有些心虚。她去参加晚宴,可不全是为了帮拓跋嫣壮胆。她的目的,是上弦。若是能趁着他们畅饮之时偷过来,就最好不过了。

    ……

    入夜,藏雪阁。

    灯影处处,人影纷纷。

    孟溪月一袭宫女装扮,又特意将额前留出厚厚的刘海挡住半边脸,垂着头恭恭敬敬与另一个宫女一起,跟在拓跋嫣身后进了藏雪阁。

    眼角余光瞄到主位上空空荡荡,她这才微微抬起头来四下打量。

    按照拓跋嫣之前所说,参加这次晚宴的公主共有五位,此时已经全都到齐,各自落座。脸上带着羞红,礼节性的打了个招呼,便不再说话。

    见此情景,孟溪月微微挑起眉,心中已经了然。看这阵势,拓跋涵确实非常看重这次与惜月国的联姻之事,否则也不至于如此破例,让自己姊妹像是民间秀女一样等着惜月太子挑选。只是不知道这惜月太子到底长得什么样子,若真是那个少年,倒也是个难得的俊俏夫君。

    正胡思乱想间,忽听太监扬声长呼:“皇上驾到!”

    闻言,孟溪月身子一凛,下意识向后挪了一步,将自己隐藏在灯影之中,缩在袖子中的手悄然握紧,抓住了手腕上悬着的一个精致锦囊。

    里面是蔓陀罗果实磨出的粉,加了一些草药调配而成。一旦放在酒中让人服下,很快便神志不清。本是御医开了来,为她安眠所用。却被她一点一点省下,果然今夜派上了用场。

    太监声音方落,拓跋涵已经缓步而入。与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另外一个高大的身影。不必多言,自是今晚宴席的主角—惜月太子辛莫。

    几位公主的视线或大大方方或偷偷摸摸,早已经落在了辛莫身上,拓跋嫣自然也不例外。

    只看了一眼,心中已经有些失落。

    浓眉大眼身形挺拔,虽然不如拓跋苍兄弟这般俊美,却也有着粗犷阳刚的气质。可惜拓跋嫣喜欢的并非这一类型,当下心中便有几分泄气。

    正暗自叹息之时,忽听一个声音含笑扬起:“辛涯无状,竟然来得迟了,还请皇上赎罪。”

    这声音如春风拂面,清雅中透着灵秀,宛如天籁响起,立刻便吸引了殿上人的注意。拓跋嫣觅声望去,顿时惊呆当场。

    世间,竟然有如此秀美的少年?

    满室灯火闪烁中,辛涯就如同是画卷中走出的人物,从拓跋嫣面前含笑而过,那唇边一抹浅笑,立刻如同弱水般沉溺了她。心不受控制的怦然而动,剧烈得如同一只小兔般想要跳出喉咙。脸顿时绯红一片,火辣辣的彰显着她的羞涩和悸动。

    不敢抬头凝望,只得螓首轻垂心中思咐:这个少年,是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庶女成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留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留雁并收藏庶女成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