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成凰 > 有了身孕

有了身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成凰,有了身孕

    “……我。舒悫鹉琻”孟溪月顿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恨你。”

    若不是经历了这么一场风波,她也没有机会与拓跋苍结为连理。更何况她始终记得当初在大漠后宫,拓跋嫣曾经带给她的欢乐时光。

    “可是我好恨你!”拓跋嫣突然厉喝一声,将梳妆台上的东西猛地扫落,猛然转身指着孟溪月,终于再也忍耐不住泣不成声。“当初在大漠后宫,你是唯一一个敢与我说话的妃子。那时候我是真心喜欢你,希望你能得到皇兄疼爱,自己宠冠六宫的同时,也能让我的处境好过一点。可是你却不愿安分守己,反而背着我引诱辛涯。你明知道我喜欢他,你明明知道的!可是你却还是从我身边夺走了他,还把我逼到今天这个境地!我恨不得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望着拓跋嫣被泪水晕花了妆的容颜,孟溪月一时无言。

    没想到昔日小鸟依人般可爱的拓跋嫣竟然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她的心空落落地痛。那个在大漠后宫给了她许多美好回忆的乐龄公主,今后恐怕也只能活在她的回忆之中了钿。

    “哎呀公主,你怎么哭成这样!”拓跋嫣失控的哭声终于引来了管事宫女,见她满脸泪痕吓得连忙规劝:“今儿是大喜的日子,可哭不得啊!快快快,给公主补补妆容,别耽误了时辰!”

    等候在外面的众人闻言蜂拥而入,将孟溪月挤到了旁边。辛涯的乳母也趁机跟了进来,一把拉住她向外走去。

    孟溪月也无心再留,默默地跟着她出来,门外两个亲随侍卫立即紧紧跟上,押着她上了马车向朔王府驶去…匝…

    ……

    大漠皇宫,御书房。

    拓跋涵盯着手中的密函,目罩冰霜面沉如水。

    这一次为了确保计划万无一失,他特意派出了精锐侍卫进行布防。哪知人算不如天算,数十名武功高超的侍卫竟然全军覆没。

    忠心耿耿的萧逸虎之死固然令他可惜,可是他更在意的是身受重伤的拓跋苍。虽然得到密函的同时他便派出了重兵寻找他的踪迹,可是至今全无消息。心里越来越急躁烦忧,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三天,再过三天,若是依旧得不到拓跋苍的消息,他定会不顾一切亲自出马!

    ……

    急切寻找拓跋苍下落的,并不只是拓跋涵一人。茫茫旷野上,十余匹快马如风一般向着大漠边境奔去。

    “将军,按照钱广的情报来看,那拓跋苍应该就躲在前面的荒山之中。按照咱们的脚程,再有两个时辰便可以与他汇合。”小环一身劲装,跟在孟楚生身后报告情况。

    孟楚生点点头,朝着她沉声道:“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你先到边城军营去找李副将,让他准备按照计划进行。”

    “是,将军多加小心。”小环领命,行礼之后策马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孟楚生则快马加鞭,沿着钱广留下的记号径直冲进崎岖阴暗的山道里。

    ……

    钱广攀附在一株粗壮的树上,精瘦的身子与周围的环境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正聚精会神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忽然听到山脚下有动静传来。侧耳聆听片刻,顿时喜上眉梢。

    “将军。”钱广飞身从树上跃了下来,跪在路中垂头抱拳。

    孟楚生翻身下马,快步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快快免礼,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

    “谢将军关心。”钱广黝黑的脸上泛着兴奋的神色,指着一处方向朝着孟楚生禀报:“拓跋苍受了伤,这些天一直在一个猎户废弃的茅屋中躲藏休养。我已经观察了好多天,确定他没有和任何人进行联系。”

    “很好。”孟楚生满意地点点头,已显老态的面孔掩饰不住那亢奋的心情。

    从地上捡起根树枝在脸上划了几道血痕,又抓了把泥土胡乱抹在身上,其余人也照着做了,顿时多了许多狼狈和疲态。

    检查一遍确定再无破绽,钱广当先一步带着众人向拓跋苍藏身之处而去。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便看到了那遗弃在丛林深处的简陋茅舍。

    “嗖。”

    就在孟楚生等人即将靠近那摇摇欲坠的大门的时候,一只箭矢突然从缝隙间射出,直直飞向几人,箭杆粗糙,一看便是山中猎户自己削制打造。

    早有防备的众人纷纷闪身躲开,孟楚生当先一步朗声道:“主人家请不要害怕,我们只是路过此处而已,并非歹人。只求一口凉水喝了,便继续赶路去。”

    等了半晌,屋中再也没有声音传出。孟楚生无奈地叹了口气,朝着木屋又道:“既然主人家不方便,那我们也就不多打搅了。”

    说完之后拱手告辞,带着人马绕过茅屋继续前行。走了三四丈远之后,茅屋的门忽然“咯吱”一声敞开了。拓跋苍满面憔悴走了出来,一身衣袍狼藉不堪。曾经英俊倜傥的闲王爷,此刻已然判若两人。

    “孟将军请留步!”

    孟楚生背对着茅屋的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转过身来已经换上了惊喜交加的神色,难以置信地呆立了片刻,猛地奔了过去重重跪倒在地。

    “王……王爷!老臣不是在做梦吧?您怎么会在这里?老臣跋山涉水,终于……终于找到您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说着说着已经老泪纵横,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被情绪激动的孟楚生弄得有些糊涂,拓跋苍弯腰将他扶起哑声问道:“……孟将军在找我?”

    “是。”孟楚生双手颤抖,抓住拓跋苍的手激动不已。“自从王爷因为小女之事被皇上迁怒逐出都城之后,老臣便四处派人寻找您的踪迹。此番本来是计划前往边城托付老臣原来的旧识一并帮忙寻找,哪曾想无心插柳,竟然在这里遇到了王爷。见您平安无事,老臣总算可以安心了。只是可怜了我的月儿,只怕已经不再人世了……”

    “小月儿?她怎么了?!”听到这个名字,拓跋苍身子便是一震,反手抓住孟楚生的胳膊,急切之情溢于言表。

    “王爷离开都城不久,皇上便派人通知老臣,说月儿在宫中被人掳走,至今下落不明。”孟楚生说着说着,忍不住嚎啕出来:“想那后宫戒备森森,月儿怎么会被人掳走?想必是皇上恨透了我孟家,胡乱找了个借口诛杀了我可怜的女儿啊!”

    “将军放心,此事那拓跋涵并未骗你。”拓跋苍宽慰着孟楚生,眉头紧皱满是心痛。“小月儿没有被杀,她确实是被惜月朔王爷辛涯从宫中带走,而且那辛涯对她极为重视,应无性命之忧。”

    见拓跋苍这样说,孟楚生眼中腾起了一线希望。语气颤抖,急切地确认道:“王爷从何处得知此事?”

    “说来话长,轮规矩我现在该称呼将军一声岳丈大人才是。”拓跋苍脸色黯然,将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当说到孟溪月为了护他而被辛涯劫走之时,再也抑制不住悲痛之情,猛地呕出了一口艳红的血。

    “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随着拓跋苍的讲述,孟楚生忽喜忽悲,见他竟然激动得咳出血来,连忙出言宽慰:“好在月儿她暂无生命之忧,也算不幸中的大幸。孟某何德何能,可以得到王爷这样重情重义的佳婿。可惜她被辛涯带走,名节已毁,怕是再也配不上王爷了。”

    “将军说的哪里话?”听孟楚生这样一说,拓跋苍愤然怒道:“无论如何,我都会去救她回来。莫说她定会为我守身如玉,就算是被迫失~身,我也绝不会嫌弃她。我已经计划好了,待我肩伤痊愈,立刻赶往惜月,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她回来!”

    “老臣谢谢王爷了!”孟楚生再次跪倒,望着拓跋苍哽咽道:“既然王爷可以为了月儿赴汤蹈火,我这个做父亲的更是不能坐视不管。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将她救回来。”

    说完之后觉得火候已到,便试探着建议道:“老臣曾经驻守边关十余载,尚有许多旧识仍在军中。王爷若不嫌弃,不如与老臣一起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尽快将月儿救回来。”

    拓跋苍沉吟片刻,点头默认了这个建议。一行人随即动身,向着边城赶去。

    ……

    喜乐喧天,花团锦簇,惜月王国太子府,上上下下满是炫目的红。

    前来道贺的宾客蜂拥进重兵把守的府邸,各式各样的贺礼摆满了偌大的厅堂。随着吉时到来,身着龙袍的惜月皇帝徐徐走了进来,众人皆收了谈笑之声,将目光落在喜堂之上,。

    随着礼官一声唱礼,仪式正式开始。一对新人身着龙凤呈祥的喜服,被盛装打扮的宫人们簇拥了进来。

    大红的盖头,隔绝了众人窥探的目光。盖头下那一张娇美的容颜,却是与这喜庆全然不同的落寞。

    在身边喜娘的搀扶下,拓跋嫣机械地迈动着脚步,按照她的提醒,一步一步完成繁复的程序。每一次摇动盖头,她都会贪婪地抓住机会,从那转瞬即逝的空隙间,寻找那个魂牵梦萦的身影。

    只可惜……全是徒劳。

    拓跋嫣的灵魂仿佛脱离了躯壳,孤单单地游荡在繁华之外,任由着自己像一具木偶般牵来扯去,最后被送进了锦绣雕梁的洞房。

    入夜,外面的嘈杂之声渐渐淡去,紧闭的房门蓦地被人推开,满身酒气的辛莫大步走了进来。挥手将服侍的宫女们打发了出去,径直朝着拓跋嫣走了过来。

    没有嘘寒问暖,没有怜香惜玉,辛莫甚至连盖头都没有揭开,便撕拉一下将拓跋嫣的喜服撕扯开来。

    “啊——”

    毫无防备的拓跋嫣惊呼一声,扯下盖头惊恐地看着辛莫,还没来得及说话,已经被他推倒在榻上,魁梧的身体重重压了上来。

    “太子殿下,别这样,嫣儿……嫣儿好怕……”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成为辛莫的妃子,可是这样突兀野蛮的方式还是吓得拓跋嫣哭了起来,徒劳地挣扎推打着他,如同蚍蜉撼树般毫无效果。

    辛莫不屑地冷笑一声,单手擒住拓跋嫣的双手按在头顶,毫不理会她的哭喊哀求,用最屈辱的方式折磨着她。

    “辛莫,你放开我,放开我!”拓跋嫣羞恼交加,声嘶力竭地吼道:“我是大漠公主,是你求着皇兄将我许配与你。若是在这样羞辱我,定会影响到两国盟约!”

    此言一出,辛莫竟然真的停了动作,起身脱去了衣衫,冷冷地看着拓跋嫣笑了。

    “你是本王从大漠求来的没错,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我惜月为了得到更加珍贵的巫女,势必要和拓跋涵兵戎相见。至于你,也不再是尊荣高贵的太子妃,而是一个连人质都算不上的废物。当初在大漠御书房中你带给本王的耻辱,本王现在要一并讨要回来!”

    说着狠狠扇了拓跋嫣两个耳光,在她头晕眼花之时重新欺身而上。喜庆华美的新房变成了人间炼狱,彻夜回荡着凄厉的哭喊之声……

    这一夜,拓跋嫣过得无比漫长。泪水哭干嗓子喊哑,终于浑浑噩噩熬到了天明。

    十余个宫女捧着托盘鱼贯而入,服侍着二人穿衣梳洗之后又俯首退了下去。辛莫斜眼瞥着双目无神的拓跋嫣,伸出手指钳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巫女的消息尚未泄露出去,你在别人眼里依然是尊贵的大漠公主。识相的就乖乖演戏,否则别怪本王不给你面子。”

    僵硬地点了点头,拓跋嫣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哀莫大于心死,这些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么?唇边弯起一丝伶仃自嘲的微笑,跟在辛莫后面上了马车进宫请安。

    ……

    孟溪月一大清早便被辛涯拉进了宫里,此时正站在大殿中央,皱着眉头不耐烦地看着辛涯和惜月皇帝在那边嘀嘀咕咕。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她是巫女?涯儿,你确定没有弄错?”听了辛涯的话,惜月皇帝狐疑地打量着孟溪月,被她一个白眼瞪了回来,下巴的胡须忍不住抖了几抖。

    传说中的巫女有着倾国之姿美如仙子,眼前这个女子怎么看都好像有点不靠谱啊。

    “父皇尽管放心,儿臣亲眼见她吹奏上弦召唤鸟兽,若是父皇不信,尽可当场试验一番。”对于这个建议,辛涯颇有把握。虽然这个女人处处和他作对,但是只要上弦在手,立刻像是换了个人般痴迷不已。

    “涯儿的话,父皇自然相信。现在时机未到,巫女之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虽然惜月皇帝也很想亲眼目睹上弦的神奇,但是此刻却不是时候。无奈只好将这迫切的心情压下,向着辛涯郑重道:“既然是关系到国家根基的巫女,那么按理说是应该由皇帝处置。只是朕年事已高,朝中之事早已经交由太子定夺。你要娶她为妃,恐怕不太妥当吧?”

    掌握了巫女,便等于掌握了巫月一族传说中的财富。这样的大事,自然要慎重对待。于情于理,都应该将孟溪月交给辛莫,为妃为奴,全凭他的安排。

    早就料到了惜月皇帝的反应,辛涯脸上露出了有些羞涩的笑容:“父皇,儿臣什么都可以让给二哥,唯独这个女人不行。因为……她的腹中已经有了儿臣的骨肉。”

    “什么?!”惜月皇帝惊讶地看着辛涯,许久忽然大笑出声:“先前朕为你选了那么多身世容貌皆为上品的女子,你都看也不看一眼。害得朕还担心你是龙阳之好,时常为此事烦心。想不到你出手如此之快,倒是了了朕一桩心事。来人啊,传御医来!”

    “父皇,这……”辛涯原本只是托词,没想到惜月皇帝竟然使出这么一招。想要阻拦却又找不到借口,只得眼睁睁看着太监领命而去,不久便将御医带来。

    依次向着父子二人行礼请安之后,御医径直走到了孟溪月的面前为她诊脉。

    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孟溪月满腹疑问地看着御医给她号脉。方才惜月皇帝大笑着说的那些话她倒是听清楚了,可是她想不明白为啥他怀疑辛涯有龙阳之好却要为她诊脉。难道因为她长得太过阳刚,使得御医老眼昏花看错了?

    对于孟溪月心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然不知,御医聚精会神地诊视片刻之后,转身向着惜月皇帝禀报:“以臣诊脉的结果来看,这位姑娘确实怀有了身孕,只是时日尚短,不甚明晰。”

    御医此言一出,大殿之上的几人脸色同时巨变。

    惜月皇帝先是一惊,随即满脸喜色。原以为这话只是辛涯为了独占巫女而胡编的借口,毕竟这才几日功夫,哪有那么巧便怀了身孕?没想到他真的所言不虚,这个巫女竟然真的怀有了他的骨肉。如此一来,惜月巫月血统合一,她腹中的孩子便是拉拢骁勇善战的巫月族人最好的武器!

    想到这里,他被病魔折磨得憔悴不已的脸庞染上了激动的潮红,看向孟溪月的眼神柔和了许多,转头朝着辛涯微微皱眉责备道:“明知道她有身孕,怎么不赶紧传唤御医调理?朕命人备下车马,你赶紧送她回去歇息着吧。”

    辛涯此时仿佛五雷轰顶,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回不过神来。惜月皇帝连着叫了他三四声,这才僵硬地点了点头,脸色铁青地上前拉着孟溪月就走,早就忘记了告退辞别的礼节。

    与辛涯一样,孟溪月也被这个消息惊呆当场。做梦也想不到,那个村落茅屋中短暂的欢愉,竟然会带给她这么大的意外惊喜。

    不由自主抚上平坦的小腹,孟溪月闭上眼,在心中默默念着拓跋苍的名字,眼中早已泪水模糊。

    她是多么想在第一时间让他知道这个消息,想要看着他激动欢喜的样子,想要被他温暖的手臂包围,想要伏在他的怀里憧憬孩子的样子。可是如今,她与他却天涯相隔,一个身不由己,一个生死不知……

    腕上突然多了骨节分明的手,有力,粗鲁。沉浸在思绪中的孟溪月如梦初醒,抬眸望去正对上辛涯怒火滔天的眼睛。呼吸蓦地一滞,下意识后退一步侧身护住小腹。恐惧铺天盖地而来,她唇上的血色瞬间褪尽。

    这个男人,自然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与他无关。如今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怎样对待这个不合时宜出现的小生命?

    辛涯死死地盯着孟溪月,看着她的脸色从喜到忧直至被惊慌和恐惧覆盖,他的胸口仿佛被万剑洞穿,疼得难以抑制,疼得痛彻心扉。

    不敢开口,怕濒临失控的情感会冲垮最后一丝理智。他就这样蛮横地拉着她向外走去,脑子里轰然乱成了一团。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庶女成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留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留雁并收藏庶女成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