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成凰 > 别怕,我会保护你

别怕,我会保护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成凰,别怕,我会保护你

    没有理会孟溪月变幻不定的神情,月九儿继续自顾自地讲述:“既然你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也就失去了继续保护的价值。舒悫鹉琻族人们分成了两派,各执己见。族里的长老们主张暂时作罢,等到你产下女儿之后再伺机将你们带走。卓安哥坚持要留在大漠,想尽各种办法想要进宫见你一面。可惜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你便再一次不见了踪影。直到拓跋苍在边关起兵攻打大漠都城,这才知道你被惜月朔王强行掳走。为了救你,我们才会出现在这里。”

    说到这里,月九儿转头望向月卓安。甜美的面容被哀伤笼罩,她的声音蓦地低沉下来:“月奴,是巫女最忠实的侍卫,虽然身份低微,可是依然有许多巫月族的男儿期待着可以成为月奴侍奉巫女。可是由于上一任巫女的失踪,族人对月奴这个称号不再热衷。只有卓安哥,我们巫月年轻一辈最杰出最优秀的男子,不但执着地成为了月奴,甚至甘愿用声音当做祭品献给月神,请求她护佑巫女平安无事,早日出现在他的眼前。”

    将声音作为祭品?!

    孟溪月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地看向月卓安。原本以为他是天生便不会说话,没想到他竟然是为了她而变成了哑巴。

    她何德何能,竟然值得他做出如此大的牺牲钿!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重新开口说话?”没有任何迟疑,孟溪月诚恳地询问着月九儿。她是真的想将声音还给月卓安,不想欠下这么大的人情。

    “有。”听到孟溪月这样问,月九儿眼睛一亮,激动地抓住她的手,声音因为太过兴奋而颤抖:“卓安哥因为服食了祭祀月神的草药而失去了声音,唯有可解百毒的巫女血脉可以相解。虽然你已经失去了上弦之印,可是只要你将来生下了女儿,就必然会继续继承这神圣的血统。只要你不嫌弃月奴身份低微玷污了血脉,卓安哥便可以重新开口说话。”

    “好,我知道了。”孟溪月低声应着,心里的负担总算轻了一些。至于什么嫌弃之类,她更是从未想过。别人眼中神奇无比的巫女血脉,于她而言却是纠缠的噩梦。若不是因为这个血脉,很多事情便不会发生,更不会招来辛涯,引起后面一系列的波折和磨难杂。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见孟溪月一口应允了下来,月九儿对她的态度明显亲切了些。

    “孟溪月,你叫我月儿就好。”孟溪月笑着回答。

    “谁问你这个了,我问的是你巫月族的名字。”怕孟溪月不明白,月九儿特意加重了“巫月族”三个字。

    “自小到大我只有这一个名字。”孟溪月实话实说。

    “怎么可能?”月九儿狐疑地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地自言自语。“巫月族人历来以月为姓,这是我们最自豪的字眼。纵然巫女爱上了外族男子,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孩子舍弃这个尊贵的姓氏啊……”

    她喃喃的声音在黑暗幽深的坑道中回响,如同一段古老的咒语般透过皮囊直接敲击在孟溪月的灵魂深处。

    头,突然撕裂般的痛了起来,那些已经缠绕了她十余年的噩梦,在这个漆黑狭窄的密道中活生生地重现起来。

    红的火,红的血,满面血污的女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她嘶吼:“上弦,快逃!逃回我们的族里,再也不要离开……”

    剩下的话语,结束在刺穿她胸口的长剑上。一个黑巾遮面的男人松开了剑柄,将她的尸体紧紧抱在怀中。片刻的呆怔之后,突然仰头声嘶力竭地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月苓兮,我得不到你,别的男人也休想得到你!你是我的,是我的!”

    “娘——”泪水早已经模糊了视线,孟溪月心如刀绞,与那个被护在侍卫怀里即将突围而去的小女孩一起,撕心裂肺地喊了出来。

    仿佛水波荡漾一般,那残忍的场景随着这一声嘶吼开始摇曳,一圈圈涟漪荡开,眼前情景重新恢复成了那幽深的密道。她的身子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软软地滑坐在了地上。

    后背有温暖的感觉绵绵而至,那是月卓安在用内力护住她已经狂乱的心脉。月九儿蹲在她的面前,不耐烦的神色之间却夹杂了掩饰不住的担忧。“喂,你怎么了?忽然之间疯了似的,吓了我们一跳。”

    “……上弦,我叫月上弦。”孟溪月目光空洞,泪水如珍珠般串串滑落。先是无声地啜泣,很快便失声恸哭起来。

    原来这个梦,从来就不只是一个噩梦。那是她曾经真实经历过的事情,是被埋藏在灵魂深处的记忆。

    上弦,不只是一件乐器,同时也是她的娘亲,赐予她的名字。

    从出生起便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处世外桃源般的村落,在众人的呵护宠爱中成长。那一曲长歌,伴随了她成长的脚步。那些誓死守护她们的人们,是赤诚忠心的月奴。只有她的父亲,却从来未曾见过。

    这个男人的名字,是一个禁忌。无论她问哪一个人,都会从他们的脸上看到浓浓的厌恶和不屑。有一次问得急了,苓兮终于潸然泪下。抱着年幼的她,郑重其事地说道:“上弦,你记住。你身上的巫女之印,是福亦是祸。你现在还小,娘舍不得离开你。等你满了十五,就回到族里去吧。哪怕终身不知道爱情的滋味,也好过像娘这般痛得心如死灰。”

    那是孟溪月第一次看到苓兮哭泣,那哀伤的泪颜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从那时起,她便再也不曾提起这件事。生活就这样日复一日平静的过着,直到她七岁那年,接二连三的不速之客开始闯了进来。

    最初是一个迷路的男子,带着他受伤的仆人。虽然已经记不清楚他的相貌,却对那贵气儒雅的谈吐有些印象。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村子以外的人,只可惜没看几眼便被苓兮匆匆带走。只知道后来经不住他的苦苦哀求,苓兮终于还是破例让月奴采了草药医治了那受伤的仆人。他们离开之后,村子里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而那一场惨绝人寰的祸事,就发生在不久之后的一个夜黑风高的日子……

    亲眼目睹了苓兮的惨死,她伤痛过度当场昏厥过去。等到醒来的时候,她已经成了孟楚生的女儿,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从此有了慈爱的爹爹和温柔的姐姐。曾经理所当然的幸福生活,现在想来却疑点重重。为什么苓兮明明是死于歹人之手,孟楚生却一口咬定是生病而死?从尊贵神秘的巫月族巫女到卑贱孤苦的流浪商女,这之间天差地别的距离又是从何而来?若孟楚生真的是那个禁忌中的男人,他和苓兮之间到底发生过怎样的故事?若他不是,那他又会是谁?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涌了出来,让孟溪月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原本以为恢复了记忆之后,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谁知竟然如同蚕蛹一般,虽然抓到了丝线的一端,却依旧无法看清里面裹着的谜团。

    手,再一次被温暖覆住。月卓安依旧是温柔地笑着,用指尖在她的掌心一笔一划地写着:别怕,我会保护你。

    短短几个字,却神奇的让孟溪月烦乱的心安定了下来。抬眸淡淡一笑,接受了他的这一番心意。正想要说些什么,走在前面的月九儿忽然停下了脚步,歪着头静静聆听了片刻,这才从怀中取出一只小巧的竹哨高高低低地吹了几声。

    很快,头顶上隐约传来同样的哨声,接着轰隆一响,密道上陡然出现了一个出口。

    扯着垂下来的绳索,三个人先后出了密道。见孟溪月出来,洞口守着的几个巫月族人纷纷下跪叩拜:“参见巫女。”

    “快快请起。”被这个阵势弄得有些无措,孟溪月急忙伸手将他们扶了起来。

    几个人站起之后垂首肃立不语,当先一人迈前一步向着孟溪月再次俯身行礼恭谨道:“巫月一族护卫不周,请巫女勿怪。我们已经备下舒适的马车,这就护送巫女归族。”

    “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回去。”孟溪月摇摇头,有些歉意地拒绝道:“我要先去找一个人,然后再和他商量是否回巫月去。”

    没想到孟溪月会拒绝,那几个人的脸上顿时浮现起失望的神情。为首那人直起了腰,脸上恭谨之色已经有些淡了。

    “巫女想找何人,尽可以安排我们去做。族人正在翘首以盼,请巫女尽快回族。”

    “你们的心意我很感激,可是我现在真的不能回去。”因为感激他们的冒死相救,所以孟溪月虽然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耐,却也没有计较,仍是耐着性子歉意地解释着:“我还有很多事必须处理,等到完结之后一定会回去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庶女成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留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留雁并收藏庶女成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