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成凰 > 大结局

大结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都退后!”

    眼看着孟溪月就要陷入刀光剑影之间,拓跋苍断然喝住了众人。本就憔悴疲惫的神色因为失血和疼痛而越发苍白,可是那注视着她的眸子,却比月色还要深情和温柔。

    “以命换命,从此两不相欠。这样一来,你是不是可以原谅我?”

    鲜血,带着体温流淌而下,被仇恨迷失了心窍的她低下头,怔怔地望着自己被鲜血染成殷红的手。双眼蓦然圆睁,她如梦初醒般猛地松开匕首向后退去。双手捂住脑袋,闭着眼睛撕心裂肺地嘶吼出声:“啊——”

    虽然对拓跋苍恨之入骨,可是此刻真的将匕首刺入了他的心窝,她的心却更要痛上三分。这蚀骨的痛,将她的五脏六腑尽数撕裂,看着他的血顺着匕首滑落,她眼前的景象顿时天旋地转仿佛末日来临般绝望锎。

    体力随着鲜血飞速流逝,拓跋苍轻轻一笑抓住了她的手。拇指爱怜地从她的脸颊上抚过,然后将她的双手重新拉回到了匕首上。

    “若是你真的想要离开我的身边,那就继续刺下去吧。否则今生今世,我都不会放开你。郎”

    孟溪月已经无力挣脱,就这样被他紧紧包裹着双手按在了匕首的手柄上,只要再轻轻一推,所有的仇恨便都尽数泯灭。

    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毫无意识地抓住了那匕首,孟溪月的眼眸木然而空洞。

    世界,已然变成了漆黑一片。闪着寒光的刀剑,昂首嘶鸣的战马,怒目而视的兵将……一切的一切,都被隔绝在意识之外。孟溪月唯一可以感受到的,只有匕首上温热的血,还有他呢喃的低语。

    只要再稍微向前推动匕首,就可以结束这一切……

    “月儿,住手!”

    无论是惜月还是大漠,所有的将士都被这一幕震撼得呆住。正屏气凝神间,漆黑的荒野中突然响起一个女子的喊声。

    与此同时,孟溪月紧绷的神经终于撑到了极限。眼前一黑,跪坐在了地上。

    拓跋苍顾不得胸口的伤,急忙俯身查看。手及处,满是温热腥滑的液体。怔了一下,他忽然反应过来。

    “军医!军医!”

    ……

    迷雾重重,长歌声声。已经许久不曾出现的梦境,再一次不期而至。

    还是那条小溪边,还是那个一身儒装的拓跋铭远。只是这一次,他的身后多了一个仆人装扮的男子。低着头,看不清楚面目。只是那身影,却有些熟悉。

    “……苓兮,跟我走吧,今生今世,我绝不会负你。”拓跋铭远痴痴地望着月苓兮,眼中炙热的感情足以融化冰雪。

    轻轻摇了摇头,月苓兮绝美的容颜没有半点动容。牵着年幼的孟溪月,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开。

    一滴温热的泪,从月苓兮的眼中滑落在孟溪月的手上,她惶然抬头,担忧地望着月苓兮稚声问道:“娘,你怎么了?”

    “没事,娘触景生情而已。”月苓兮抬手拭去泪水,幽然长叹一声徐徐道:“曾经也有一个男子这么说过,只是那一次,娘信了。可惜不久以后,这誓言便化为云烟,他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找到那长歌所指的圣地。”

    “这人真坏。”小小的孟溪月听得似懂非懂,皱了皱眉从鼻孔里哼出一声。“惹娘亲哭的都是坏人。”

    被这童稚的言语逗乐,月苓兮破涕为笑,伸手摸了摸孟溪月的头,柔着声音正色道:“谁都可以骂他,唯独你不行,若是没有他,也就不会有你了。好了,不说他了。晚上想吃什么?娘给你做……”

    “我要吃栗子饼!”毕竟是小儿心性,轻而易举便被转移了注意力。欢呼一声,拉着月苓兮跑远。

    浓雾重新弥漫,将孟溪月包裹起来,再散去,已是一片火海!与之前的梦别无二致,一群黑衣人大肆展开屠杀。血海火海交织蔓延,她眼睁睁看着小小的自己被杀死娘亲的黑衣人抓在了手里。

    “不……”

    随着沙哑的呻~吟声,梦境瞬息散去。挣扎着睁开双眼,明媚的光线立即涌了进来。

    孟溪月下意识地闭上眼,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焦急担忧的声音:“月儿,你醒了吗?”

    心跳登时凝滞,她顾不得光线刺眼,急切地睁眼望去,焦距凝结之处,赫然是早已经离宫远走的孟溪浅!

    “姐姐?你没事吧?”想起了先前拓跋苍的话,孟溪月慌乱地抓住了孟溪浅的手,下半~身剧痛传来,疼得她闷哼一声汗如雨下。

    孟溪浅吓坏了,连忙按住她的肩膀急声道:“你刚刚生下孩子,千万不要乱动才是。”

    孩……孩子?

    被孟溪浅提醒,孟溪月急忙伸手摸上小腹。触感平坦空荡,摸起来竟然有几分陌生。

    “孩子呢?他(她)在哪儿?还有拓跋苍,他……他怎么样了?”昏迷前的事情一股脑涌进孟溪月的脑海,她抓着孟溪浅连声追问。

    “孩子很好,拓跋涵已经命人仔细照料了。大夫说幸亏你之前服用了许多名贵的药物,这才能在你体力极度匮乏的情况下保得母子平安。”见孟溪月平安无事,孟溪浅苍白的脸上总算露出几丝微笑。“拓跋苍性命无碍,只是需要卧床休养。拓跋涵已经命令退兵,免了惜月亡国之灾。”

    孟溪月的匕首,刺在了护心镜的边缘,加上力道不足,所以没有伤了拓跋苍的性命。只是他连日征战耗费了太多心血,又坚持守在昏迷的孟溪月身边。等到孩子出世之后,他的伤势已经比之前严重了许多。逼得拓跋涵不得不强行出手,制住他的穴道交给军医治疗。

    得知拓跋苍无事,孟溪月心中五味杂陈。咬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忍着疼痛支撑着坐起身来。

    “姐姐别怕,我这就带你逃走。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拓跋苍伤害你!”

    孟楚生的事,她无能为力。可是至少,也要保住孟溪浅的性命。还有那个孩子,她也要一并带走!既然狠不下心肠杀他报仇,那就继续想办法远远地逃离他的身边,天涯海角,此生不见。

    “……月儿,”再一次伸手拦住孟溪月,一直欲言又止的孟溪浅终于下定了决心沉声开口。“我有话要对你说……”

    “有什么话离开这里再说。”孟溪月皱眉打断了她的话,忽然想起一事。“姐姐,子息哥呢?你被拓跋苍抓来这里,他怎么样了?”

    “子息他……死了。”一直隐忍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孟溪浅抑制不住心头的哀痛,捂着脸哽咽起来。

    没想到竟然听到这样的消息,孟溪月的头嗡的一声炸开。狠狠地抓住床单,她的指节已经泛白。

    “子息哥他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被拓跋苍……”

    “不,不是!”知道孟溪月误会了,孟溪浅哭着摇头。“他是被……是被爹爹亲手杀死的!”

    此言一出,不啻万道惊雷。孟溪月身子僵直,死死地盯着孟溪浅确认道:“你是不是弄错了?爹怎么会……”

    “他嫌弃我不争气,非但不能争宠反而让他出了这么大的丑。在我们离开皇宫之后便不闻不问。后来在边城偶遇,他竟然带了人马追杀我们,我亲眼看到子息被爹爹放箭射死。都是为了救我,他才会死!都是为了我……”

    面对着伤痛欲绝的孟溪浅,孟溪月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既然是亲眼所见,那自然是错不了的。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那个慈爱和善的爹爹会做出这等残忍之事。

    找不到任何可以安慰孟溪浅的语言,孟溪月唯有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想要以此带给她一点力量。

    虽然痛彻心扉,可是孟溪浅的心智却比纤弱的外表坚强许多。痛哭了一阵之后,很快想起了自己来此的目的。轻轻将孟溪月推开,深吸一口气勉强平静下来哑声道:“月儿,有一件事我必须现在告诉你,否则,我这一辈子都难以安心。”

    “好,姐姐请讲。”见孟溪浅如此郑重,孟溪月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月儿,请你相信我,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我都始终真心将你当妹妹疼爱的。”正色凝望着孟溪月的脸,孟溪浅忽然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还不等她追问,便鼓足勇气抛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爹爹……他,并不是你的父亲。他,他是……他是杀了你母亲的凶手!”

    孟溪月的手指猛地缩起,深深地嵌入了掌心。目眦欲裂,她难以置信地望着孟溪浅,嘴唇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今天听到的消息,一件比一件震惊,若说段子息之死是晴天霹雳,那么孟楚生是她仇人之事简直就是天崩地裂。

    孟溪浅,是不是疯了?

    除了这个,她已经想不出别的理由。或许是孟溪浅受了太重的打击,神智有些混乱吧?对,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月儿,姐姐很清醒,姐姐说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从孟溪月的眼神中看到了她的想法,孟溪浅涩然含泪,将压在心底十余年的秘密尽数说出。“当年,爹爹……我爹他深受先帝器重,伴驾巡视边城。游玩途中,有毒蛇从树上落下,爹爹伸手拍开,不慎被它咬伤。性命危在旦夕之时,先帝遇到了你的母亲苓兮,多亏了她的帮助,这才救回了他的命。几日相处,先帝爱上了苓兮,回到边城之后依旧念念不忘,想要派人去将她带回来。没想到的是,我爹他也对苓兮一见钟情,得知这个消息,抢先一步带人赶了过去,想要将她藏起来据为己有。苓兮虽然是个弱女子,却有着不逊男儿的傲骨,无论爹爹如何软硬兼施,始终严词拒绝。眼看着先帝的人马就要到来,我爹又急又恼,下令屠村灭口,将苓兮强行带走。”

    说到这里,孟溪浅停顿了片刻,不敢去看孟溪月的表情,侧过身有些艰难地继续说了下去:“眼看着自己的族人被尽数杀进,苓兮愤然提起长剑以死相搏。知道自己没有可能得到她,便也不准别人得到,你的娘亲……被我爹亲手刺死在剑下。然后放火烧了村庄,伪装成强盗杀人的假象,带着你匆匆离开,秘密送回大漠,本想逼你说出长歌的秘密,谁知道你竟然在一场高烧之后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见此情形,爹爹将错就错,对外只说你是妾室生的庶女,养在府里想要等你恢复记忆。为了保住这个秘密,还将府里所有的下人灭口,重新换了心腹人手,包括小环等人,都是为了监视你。虽然是我爹亲手杀了苓兮,可是他却始终认为是先帝横刀夺爱才逼得他动了手,并因此对先帝怀恨在心,终于伺机毒杀了他。”

    起初,她也信以为真,以为孟溪月真的只是庶出的妹妹,直到一次孟楚生大醉,竟然将她当做了苓兮,跪在她的脚边,将所有的真相都说了出来。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那一天正是苓兮的祭日。

    这样的秘密,让十几岁的孟溪浅不知所措,左右为难了很久,终于还是将它藏在了心底,从此越发愧疚地善待孟溪月,想要借此为孟楚生赎罪。

    她原本这一辈子也不想说出真相,可是看着孟溪月因为孟楚生的事情如此痛苦折磨,她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将知道的一切全都说了出来。

    虽然拓跋苍是她的杀父仇人,可是一切都是孟楚生咎由自取,更何况她将孟溪月视若至亲,自然也不忍心看着她因为误会而抱憾终身。

    孟溪月呆若木鸡地听着孟溪浅的讲述,缠绕在脑海里的诸多谜团迎刃而解,包括孟楚生之前种种难以理解的行为,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难怪对音律毫无兴趣的孟楚生会去研究曲谱,难怪他要急匆匆将自己送进皇宫,难怪他总是很关心她的梦境,难怪他会利用拓跋苍起兵谋反……

    孟溪月牙齿紧紧咬住下唇,血丝弥漫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楚。怔怔抬头望向孟溪浅,却在她的身后看到了被人搀扶的拓跋苍。

    四目相对,千言万语。

    孟溪浅识趣地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这饱受折磨的有情人。转头看了一眼那紧紧相拥的人儿,心头的大石终于放下。

    ……

    尾声

    “拓跋苍,你这个混蛋!”

    狠狠地将手中的信函掷在地上,拓跋涵脸色铁青一片。左右侍从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神色如常地继续服侍他更衣。

    门外,蹦蹦跳跳进来两个孩子,明眸皓齿,长得煞是喜人。男孩约莫五六岁的样子,身板挺拔敏捷,小小年纪已经显出不凡之气。手中牵着一个两三岁的女孩,粉嘟嘟的脸蛋嫩得能掐出水来。

    见拓跋涵正在发怒,男孩眼珠一转嘻嘻笑道:“气大伤身,皇叔千万要保重身体啊。”

    看到这两个孩子,拓跋涵脸色立刻缓了下来,上前将女孩抱起亲了一口,朝着男孩抱怨道:“你那昏君父皇,又拐带了你母后溜出去游山玩水,只留下一张纸,就把接待惜月使者的难题丢给了我。幸好还有你们陪着,不至于那么烦闷。”

    “父皇常说皇叔精明干练,自然能者多劳。母后也总是说皇叔是可靠之人,多亏了皇叔江山才能如此安稳。”男孩笑得可爱至极,哄得拓跋涵最后一点怨气也随之烟消云散。

    “算他们还有点良心。”念叨了一句,拓跋涵认命地抱着小女孩朝外走去。“等我处理完了政务,再陪你们玩耍。”

    “谢谢皇叔。”男孩弯眸而笑,暗地里松了口气。能把皇叔稳在皇宫里干活,父皇交代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

    旷野无边,风起尘扬。

    与往年一样,拓跋苍与孟溪月照例来此祭拜月苓兮,之后,他们共乘着一匹骏马,背对着落日缓缓而行

    “真是想不到,那些人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找到的巫月圣地,竟然只是历代巫女的沉睡之所。”拓跋苍长叹一声,圈紧了孟溪月的腰身。虽然已经生了两个孩子,却依旧轻盈纤细。

    “是呀,他们只道这里遍地金银,却不知道唯有感情才是最珍贵的。”孟溪月轻笑一声,抬手覆在他的手上,闭上眼靠在那坚实的怀里,幸福之色溢于言表。“对了,不如我们顺便到巫月去看看卓安和九儿吧。”

    “只要你喜欢,去哪里都好。”拓跋苍温柔笑着,眼中尽是包容。望在孟溪月眼里,立即烧红了她的娇颜。

    侧头闭上眼睛,迎上他炙热深情的吻。印在金黄的余晖中,如梦似幻……

    【全文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庶女成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留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留雁并收藏庶女成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