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蛇蝎毒后 > 158.第158章 进宫

158.第158章 进宫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公主的效率就是快,不过一个时辰,杜心月就来了,一看到季莨萋那憔悴苍白的样子,杜心月急得就掉眼泪,“你说你怎么回事,怎么总有这么多麻烦,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呀,怎么还在渗血,疼吗?”

    季莨萋抚了抚她的手,笑着摇摇头,“还好,上了药已经不疼了。”

    “胡说,怎么会不疼。”杜心月敲了季莨萋的脑门,眼泪依旧吧嗒吧嗒的落下来,口气却是凶巴巴的,“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你那个嫡母可真是够不要脸的,你刚醒来可能不知道,我听说季府已经闹大了,那个什么杨妈妈好像已经被处决了,但到底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不过我倒是听说,秦家好像回来人了,估计你那嫡母就是因为靠山回京了,对你动手不够,还将手伸到二房的孩子头上,真是最毒妇人心。”

    “妇人毒,你我岂不是也都毒。”季莨萋笑着揶揄,一副打趣的摸样。

    杜心月突然一愣,眼睫挂着泪珠儿,颤抖的不落下,一双黑亮的大眼睛黯然的垂着,看起来无精打采的。

    “怎么了?”

    杜心月摇摇头,苦涩的扬起唇,想让自己看起来开心点,却怎么也笑不起来。

    季莨萋有些担心的握住她的手,挥手示意身边的丫鬟都出去,等到房间里只剩两人了,她才拍拍杜心月的手背,安抚的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告诉我,什么事。”

    她话音一落,杜心月突然哇的一声,整个人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

    季莨萋吓了一跳,连忙拍着她的背给予无声安慰。

    哭了足足两刻钟,杜心月也抽抽噎噎的停下,一双漆黑的眼珠子已经红成了兔子眼,她吸吸鼻子,一闭眼,泪珠就掉一串下来,止都止不住。

    “莨萋,我要……定亲了。”

    季莨萋一愣,瞪大眼睛,满脸惊讶,“你定亲了?”按照前世的记忆,杜心月绝对不是这个时候定亲的,杜心月是因为杜信炜的推荐才与外州的某家公子结亲的,可杜信炜却是为了帮季莨萋,曾私出京都才与那家公子结识的,现在,杜信炜根本不认识那人,杜心月又是和谁定亲了?

    “你知道是谁吗?”杜心月紧咬着唇瓣,脸色难看极了。

    季莨萋心头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涌现出来。

    “翰林院大学士钱宁的三子,钱晖。”杜心月说完,眼泪又迅速落下,“是皇后娘娘做主下的旨意,本是指的我二妹心柔,但是……”

    “但是杜心柔又哭又闹,死活不肯,甚至还装病寻死,无法之下,只能允了你?”季莨萋直接将她未说话的话说出来。

    “你怎么知道?”杜心月一愣。

    季莨萋冷笑,“你那妹妹,我也是见识过的,猜不到十成也猜到八成了。”

    杜心月小嘴一撇,又哭了起来。

    钱晖,钱家嫡子,当朝月妃娘娘的小弟,上次在赏花宴上,季莨萋还与这个钱晖钱国舅有过一面之缘,只是没想到天意弄人,心月竟然与这种家伙定亲了,那钱晖是个什么人全京都的百姓估计都一清二楚,纨绔子弟,吊儿郎当,为了一个青楼名妓,不惜一掷千金,与人公然在街头打架,架打到了京都府尹衙门,还是其父国丈大人亲自出面,才将事情摆平。

    听说他时年二十有四,娶过两房妻子,都“重病去世”,府中有七八个妾侍,却一个也没怀过孕,众人都说,这钱晖就是个鳏夫的命,娶不到妻子不说,连妾侍也生不出儿子,终生只能鳏寡孤独。

    杜心月哭得几乎喘不上气来,一想到自己好好的黄花闺女却要嫁给一个死了两房妻子,并且人品低劣的富家痞子,又趴在床上伤心欲绝。

    季莨萋看得心疼,但她一个外人,终究无法干涉杜家的家事,也只能拍拍杜心月的背,轻轻的安慰着。

    这个晚上,一个深受受伤的女子,一个代妹出嫁的女子,各有心思,直到月上树梢,也没人睡下。

    第二日,日过午时,杜心月正扶着季莨萋用午膳,前头孙姑姑突然亲自跑来,她审视的目光现在季莨萋身上打了个转,然后面色沉重的道,“季小姐,宫里的公公在外头候着,要……接你进宫。”

    “进宫?”杜心月诧异的惊叫一声,手中舀粥的勺子蓦地一顿。

    “说是皇上要见季小姐。”孙姑姑言语里带了些冷意,季莨萋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季莨萋何德何能,怎会突然之间得皇上召见,若是太后召见也就算了,毕竟她和澜郡主比过一次,太后因此对她好奇,让她进宫一次也是有可能的,但皇上……皇上与她这个季家的小小庶女能有什么关系,为何要召见她?

    “莨萋,会不会有什么事?”杜心月担心的看着她,昨晚哭了一夜,她的眼睛本来就肿了,这会儿浮肿的眼睛配上担心的神色,看着倒是有些滑稽。

    季莨萋拍了拍她的手,让她不要担心,才抬头对孙姑姑道,“请孙姑姑先在外面等会儿,我换了换了衣服就出来。”

    “你……能下床?”孙姑姑表情一顿,眼底的寒意更深了。昨日她特地来探望季莨萋,那时候季莨萋分明还下不得床,连给长公主请安都去不了,可不过一夜就能下床,还能进宫了,怎么,是皇上的召见就了不起了?连身上的伤都能一夜之间好利索了?

    季莨萋看孙姑姑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岔了,便苦笑着道,“下床是困难些,但总不能违抗圣旨,再说莨萋现在住在长公主府里,若是抗旨必会连累长公主受皇上斥责……到时候……”

    孙姑姑想了一下,皇上性格多疑,对长公主这个从泉国回来的寡妇本就有些清淡,若是以为是长公主拦着季莨萋,不让她进宫的,只怕更会对长公主不满,这么一想,她就点点头,退了出去。

    等季莨萋换好了衣服,撑着伤口的疼痛,在小巧秋染的搀扶下走出来,就看到院子里孙姑姑正招来了小撵子等着她,她坐上撵子,轿夫抬得很好,她伤口没受颠簸,倒是还好。

    一路到了前厅,长公主正与宫里来的福公公说这话,福公公是皇上身边的几位大公公之一,跟着皇上几十年了,但对于这位长公主却不知为何总是怕得很,可能是长公主的眼神太凌厉了,总让他觉得如芒在背,所以跟长公主独处的三刻钟,真是差点要了这位老公公的命。

    看到季莨萋出来了,福公公几乎是高兴的跳起来,挂着拂尘就迎上去,尖细的嗓子笑着道,“这位就是季小姐了吧,您可让咱家好等啊。”

    这话本是笑谈,季莨萋回一句“让公公久等了”便揭过去了,可还不等季莨萋说话,长公主冷冷的声音便从后头凉飕飕的传来,“受了重伤的人,福公公莫不是还指望她健步如飞的跑过来?”

    这话等于当众打了福公公的脸,福公公僵硬一下,轻咳一声,顿时满脸尴红。

    季莨萋见状,急忙道打着圆场,“小女子行动不便,让公公就等,真是过意不去。”

    福公公挥挥手,尴尬的道,“没事没事,季小姐伤口要紧。轿子已经在外头等着了,季小姐,可能走?”

    季莨萋点点头,苍白的小脸上,却扬着恬静淡雅的笑容,明明唇瓣都青了,伤口应该是很疼的,她却坚强始终保持笑容,没有露出半分苦色,一瞬间,福公公对着季五小姐的印象倒是好了些,没有普通富家千金的弱不禁风,更显得大方得体一些。

    因为行动不便,从前厅走到府门口足足走了一炷香时间,福公公倒是也没说什么,人家毕竟有伤在身,他也不能显得太刻薄了,况且长公主还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呢,他就是想抱怨,也张不开那个口啊。

    可等到季莨萋上轿,福公公上车后,福公公刚想叫车夫走了,却见车帘就被撩开,长公主大摇大摆的在孙姑姑的搀扶下坐进了宽敞的马车,福公公诧然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挤到了一边,他瞪大眼睛,惊讶了好久,才颤颤巍巍的问,“长公主,您这是……”

    “进宫啊。”长公主语气凉薄的道,满脸“你看不出来吗”的轻蔑样。

    福公公一噎,挣扎了好久才不好意思的道,“那个……皇上只请了季小姐一……”

    “我进宫是给太后请安,只是我的马车坏了,便搭上福公公的顺风车,福公公不会不答应吧。”

    你都坐进来了,给了他答应的机会吗?

    福公公满脸僵硬,挣巴了好久,才硬生生的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不、介、意……”

    午后的京都大街总是繁忙的,人潮涌动,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季莨萋坐是宫里的轿子,有皇宫的图腾,百姓看到纷纷退让,一顶轿,一辆车畅通无阻的到了宫门外,季莨萋撩开帘子,看着眼前高耸的红砖宫墙,眼底划过一抹记忆的光亮。

    当年,她在这座巨大的宫墙后头住过很久,二十多年,她受尽屈辱,备尝艰难,到最后在那个寒冷的冬天,伴随着新任太子的册封,停止了呼吸。

    停止呼吸的那一刻她想了什么?太久了,她已经忘了,或许有后悔,又不甘,但是她记得最深,却是仇恨。

    而现在,那股仇恨的感觉又涌上来了,占据她胸口最柔软那个地方,让她即便身体不适,全身的刺也在一瞬间蜂拥的冒了出来。

    这次,很巧合的,她又是因为司苍宇而进宫,但这次的结果与上次,显然是不会相同的,司苍宇,让我进宫,是你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我本不打算这么快进宫,本想解决了秦家的人再慢慢对付你,但你既然这么迫不得己,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蛇蝎毒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丸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丸子并收藏重生:蛇蝎毒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