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鬼的颤音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前脚刚离开,苏葵后脚又回到吧台边,她指使着男伴为她去取吃的东西,从手包里取出一只烟盒,点了根烟,动作熟练而优雅。

    萧九韶微微向前倾着身子,背脊挺直,低声跟她闲谈。

    苏葵抬手抚了抚发髻,趴在吧台上,歪着头看他。

    褚青蘅特意选了离刑闵和凌卓远最近的那张桌子,只见刑闵目不转睛地看着吧台那个方向,压低声音道:“他想干什么?”

    凌卓远放下刀叉,拿起杯子轻轻跟刑闵一碰杯:“只要是在许可的范围内,也该适当地给点自由度。”

    褚青蘅看着苏葵抽烟的样子,不由感叹,到底是美人,就算抽烟,样子都好看得紧。她本来就把心思放在周围的每一位游客身上,到处观察,到处倾听他们的谈话,便随取了点食物,在盘子里一扒拉就算吃过了,什么味道都没留意,就连拿错了别人点的加了很多芥末的寿司都没发现。等她吃到嘴里,开始吞咽,才捂住鼻梁强忍眼泪。

    “其实你刚才拿的那份寿司是我单点的,”沈逸端着盘子在她对面坐下,脸上笑眯眯的,“但是我没想到你会真的一口吞下去——啊,抱歉。”他正了正容色,又忍不住笑起来。

    褚青蘅好不容易缓过来,拿起杯子灌了两口水:“沈先生,你的口味真重。”

    沈逸朝她举了一下杯子,他看来酒量不佳,半杯campari下肚,就酒意上脸:“那边的调酒师是挺英俊,你这么心不在焉倒也可以理解。”

    褚青蘅道:“你至于把我形容得如同色中饿鬼一般嘛?”

    沈逸莞尔,站起身来,又体贴地问:“需不需要我帮你再拿些吃的过来?”

    “我本来就不饿,谢谢。”她目送着沈逸往烤竹节虾和扇贝的地方走去,正好有人取了满满一盘子的竹节虾过来,正撞在他的身上。沈逸站直了,用手整理了一下沾上油腻和调料的衣襟,很有绅士风度地欠了欠身,便没再追究。

    褚青蘅不由皱眉,她终于想到刚才环顾周围游客时有一种违和感是哪里来的了。她乘坐东太平洋号的航线,算上这一回已经有四次。这条航线本来就是豪华旅,旅团费用昂贵。在她的印象里,每个人都自持身份,绝对不会出现胡吃海喝的现象。

    可是今天看到的,似乎完全不是这个样子,里面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自助餐供应到晚上九点,褚青蘅看了看表,已经七点,就算这样一直待到九点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她正要退席,忽见萧九韶拿着小提琴走上正前方的舞台,他调试了下扩音器,将小提琴托在肩上,拉了一小段试音的曲调:“今天是我们之中一位非常迷人的苏葵女士的生日,谨以此为她献上一支小提琴曲。”

    刑闵愤然道:“他到底——”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音量太响,后面几个字便放低了声音,褚青蘅全神贯注去听都没听清。

    看刑队这种反应,估计他这个举动是在计划之外的。

    然而当萧九韶开始拉动弓弦的瞬间,她就立刻辨认出这段如泣如诉的前奏,那夹杂着华丽技巧的哭音和颤声,是塔蒂尼的《魔鬼的颤音》。

    他和魔鬼做交易,交换了自己的灵魂。

    褚青蘅忽然突发奇想,暗花到底是谁,会不会是眼前那个占据了全场目光的男人?

    缓慢的前奏过去,曲调变得越来越激昂,大段大段需要高超技巧的滑音,他顺利地度过了每一个难以处理的音符,那没有灵魂的弓弦和乐器似乎就在他的手中活过来。

    一曲终了,他低下身鞠躬,然后走下台去。

    苏葵抬起手,挽住他的手臂,显然十分享受这戏剧性的一幕和众人瞩目。

    褚青蘅闭上眼,如果她和魔鬼做交易,是否就能够找出谁才是暗花,到底是他,还是他?雌伏在心底的野兽跃跃欲试,不需要理智,也不需要道德。

    她只有一个愿望。

    褚青蘅回到房间,又有服务生来打扫过,原本放在茶几上的果盘和巧克力都换了新的,那束粉红色的仙客来则插在了花瓶里。

    她拿出一张纸币,压在果盘下来,作为小费。

    她打开手机,在东太平平洋号的游客名单上做标注:苏葵,可以排除;沈逸,曾有过留洋经历;连在一起的两男两女四个名字,她直接打了个叉,那四个人是二十岁工作不久的年轻人,完全不在考虑范畴内。但是底下还有长长一串名单,排除法没有用。

    她把手机合在手心里,无奈地发现,根本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而敲门也打扰到她的苦思冥想,她站起身来开门,门口果然站着凌卓远。

    褚青蘅忙道:“请进。”

    凌卓远估计是来兴师问罪的,看他那严肃的表情。褚青蘅拉开客厅里的冰柜,到了水给他:“凌局,坐。”

    “我记得,预定这个豪华舱的人并不是你。”凌卓远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语气平淡地问。

    褚青蘅道:“原来是谢允羸预定的,他本来是想跟朋友一起出来玩,只是前两天分手了,他就把这个名额送给我了。”

    她自问这段话简直天衣无缝,谢允羸是谁,本市最大财团的二公子二世祖,花名在外,换个女友分个手多正常。要知道她为了这个舱房,可是花了十倍的价钱,她原来也只是说说的,想谢允羸根本不会在意这点小钱,可是谢家人个个都有奸商基因,他真的收了她十倍的钱,都是她一年的工资加奖金了,这想起来就生气。

    凌卓远点了点头:“我看到你的时候,真的非常吃惊。”

    “对不起,凌局,我不会干扰到你们的任务吧?”

    凌卓远微微一笑:“你就把自己当成游客,剩下的,由我们来做就好。”他站起身来,眼神柔和地看着她:“我很早就承诺过你,会为那件事给你一个交代,你要相信我们。”

    褚青蘅送走了凌局长,就遵循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早睡早起了。

    结果她洗漱完毕,正准备关灯,又有人来敲门,她从猫眼里往外看,竟然是萧九韶。她只得打开门,让他进来。

    萧九韶神色不善:“恐怕要让你的休息时间推迟一点。这次我居然被你套了进去,你做得很好。”

    褚青蘅在单人沙发坐下,裹了裹身上的睡衣:“你不用这么夸奖我的。”

    “你装吃醋又装查岗,就是为了摸清我在做什么,”萧九韶道,“我居然都没有发觉你的意图。”其实也不是发觉不了,他的弱点就在感情,被抓住这个软肋,根本注意不到她到底在做什么,或者说不愿意去怀疑她。

    褚青蘅立刻反击:“那还不是因为你先骗我的,你对我不坦白。凌局长明明打电话给你,你却什么都不肯说,然后我才自己去查的。”

    她恶人先告状,一口咬死是萧九韶隐瞒在先,这样占据道德制高点,才能颠倒是非。

    萧九韶被气笑了:“这次是机要任务,我当然不可能跟你说。”

    “你明知道关于暗花的事对我多重要!好,就算退一步来说,你隐瞒我在先,我骗你在后,那么我们也算是打平手了,你为什么还来兴师问罪?”褚青蘅拿话刺他,“还有,你之前跟那位苏小姐眉来眼去勾三搭四,又算什么?”

    “这是任务,你会不知道?”

    褚青蘅再次抓住他的话里的纰漏:“任务?这个任务倒还挺有意思的,我怎么没看出凌局长让你执行这种任务?”

    “够了,你跟任务较什么劲,你以为我没看到你跟沈逸在那里相谈甚欢,我有说什么?”

    “你现在就说了,你这个小心眼的男人!”褚青蘅大获全胜,“你看,你又隐瞒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又跟美女勾勾搭搭,又来干涉我正常的社交,你——哇啊!”她都还没说完,就被萧九韶从单人沙发上拖到他坐的地方,她的胃部正顶着他的膝盖,让她一阵犯恶心:“你干什么?说不过我就使用暴力,你你——”

    萧九韶脸色难看:“闭嘴。”

    褚青蘅立刻就闭嘴了,他现在是很生气,她终于成功让一个平常情绪波动很小的人破功了。

    萧九韶深呼吸两次,竟然笑了出来:“你说我现在想做什么?”

    褚青蘅艰难地转头看看他,又想到自己现在的姿势,大概也猜到了,急道;“你敢!你要是敢打我,我就——”这威胁还没说完,萧九韶已经一掌落在她的屁股上,褚青蘅呆了一下,简直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剧烈挣扎之下,嘭得一头撞在茶几上。

    撞得她都晕眩了。

    褚青蘅头顶冒烟,臀部还要遭受虐待,被抓起来像闯了祸的三五岁熊孩子一样教训,虽然他下手并不重,但这简直就是她这辈子的奇耻大辱:“我告诉你,我爹从我三岁起就不打我了!”

    “那我就替你父亲继续教育你。”

    褚青蘅狂汗,可惜她的理智也丢了,以柔克刚什么的招数全部忘到天边去:“萧九韶,你这混蛋、变态、怪胎!”

    萧九韶停顿了一下,再次被她气笑了:“好啊,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变态!”

    褚青蘅歇斯底里一阵,没了力气也没了气焰,只能趴在他腿上喘大气。萧九韶揍完人,把她拎起来,放在自己身边,抬手松了松领带,又解开了衬衫和马甲的扣子,这一口气才舒缓过来。

    褚青蘅看看他,嘲笑道:“你穿了这么紧身的西装三件套,还要剧烈运动,也不怕扣子崩掉。”

    萧九韶瞥了她一眼,就见她往后缩了缩,色厉内荏:“你再敢打我!”

    “我怎么会使用暴力?”萧九韶朝她温柔地笑,“我现在终于找到怎么治你的办法,很好,心情都好得不能再好。”

    “现在你仇也报了气也出了,可以走了吧?”

    萧九韶扳过她的头来看:“你的脑袋挺硬的,这么撞都没有肿。”

    褚青蘅在他主动送上来的手腕上重重咬了一口泄愤。萧九韶看了看她,把手腕从她的嘴里夺回来,吻住她的嘴唇:“其实你要报复回来有很多机会,比如现在……”

    褚青蘅恼羞成怒:“什么机会?把你累死在我床上?”

    萧九韶皱了皱眉:“女孩子说话不要这么粗俗。”

    “我就这么粗俗了,就许你打人还不许我粗俗?”

    萧九韶轻笑了声:“好了,不闹了。”他闭了闭眼,轻声道:“我今晚拉的小提琴曲就等于在向暗花宣战了,只要他在场,就不会不应战,你会让我分心的。”

    褚青蘅没接话,用手指从他的西装口袋里夹出支票和名片。这是特殊定制的名片,估计是私人用的,有苏葵的名字,还有两个手机号,支票上签的数字是10024,正是萧九韶名牌上的工号。

    褚青蘅惊道:“我开始就猜她是不是给了一万的小费,结果还真的是,真是大手笔。”

    萧九韶拍拍她的脸颊:“你要是肯向我提供刚才那种特殊服务,我也给你签你工号数字的小费。”

    “我工号才4位,第一位还是1,根本不合算。”褚青蘅顿了顿,“不对,你太过分了,你竟然还想打我。”她站起来推着他往外走:“走走走,快走,不要打扰我睡觉。”

    她刚把萧九韶扔出门,就见剩下的那间豪华全景舱的房门开了,苏葵穿着轻薄的睡袍,一手捻着烟,一边朝她暧昧地一笑。

    她再次观察了下美人抽烟的姿态,确认了之前的结论,人长得好看做什么都好看,别说抽烟了,就是抽大麻也好看。

    苏葵按灭了烟蒂,拢了拢睡袍的衣襟,望着萧九韶离开的方向:“服务不错?你们这动静挺大的。”

    褚青蘅默然无语,她总不能说刚才动静这么大是因为她被人揍了一顿屁股吧。

    苏葵又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问:“什么价钱?”

    褚青蘅终于笑出来,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很便宜。”

    “十万?一万?”苏葵饶有兴致地猜,“一千?不是吧?”

    “有些人就是格调比较差,这次真是看错人了。”褚青蘅终于为自己那被痛打一顿的屁股报了仇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鬼的颤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寞并收藏魔鬼的颤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