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鬼的颤音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青蘅做了个噩梦,梦见很多人都是暗花,很多熟悉的面孔,最后一转身变成另一个陌生人,对她说:“hey sweetie,你太让我失望了。”

    她吓得惊醒过来,往落地窗外看去,外面孤月高悬,还是深更半夜。

    她披上睡衣,走出房门,想吃点东西压压惊,却见黑沉沉的客厅里端坐着一个人。她先是一惊,又立刻反应过来,笑道:“你也失眠?”

    萧九韶坐姿端正,皱着眉似乎正在思考什么问题,被她打断了也只是平淡地应了一句:“嗯,睡不着。”

    褚青蘅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想了想,又盘起腿来窝在沙发上:“千万别指责我仪态不好,这个时候夜深人静,有没有仪态都无所谓了。”

    萧九韶看了她一眼:“仪态?你有过这东西么?”

    褚青蘅漫不经心地说:“你看啊,我活在这世上,也许是顶着另一个人的样子生活,只有这层表象之下,才是真正的本我。外面月亮这么好,待我酝酿下情绪,我正准备变身呢。”

    萧九韶被逗笑了:“其实你可以直接说,你很关心我,不想看我一蹶不振。直接这么说就很好。”

    褚青蘅转过头,看着他的侧颜:“我很关心你,不想你一蹶不振。”

    萧九韶愣了愣也转过头看着她。

    静默地相视片刻,她微微笑道:“不过我觉得你这次虽然受了重大挫折,也不至于就深受打击爬不起了对吧?”

    萧九韶握住她放在膝上的双手,低下头来和她额头抵着额头,轻笑道:“你说得都对。”

    褚青蘅望着他:“奇怪了,你都没有想吻我吗?”

    “……很想。只是这句话可以直接说出来?”他有些困惑,“我不太明白你定义的‘恋爱’是什么样子的,而我从前只有失败的经验,你会教我么?”

    “第一步呢,就是彼此坦诚。”她坐直了身子,探究地盯着他看,“你还记得叶微姐吧?”

    “叶微?不记得。”

    褚青蘅抬手拉扯他的衣领:“第一句话就说假话,我给你打零分。我才不信叶微姐这样漂亮大方有学识的女人你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好吧,就算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其实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我没有叶微好看,也没有她家世好教养好,甚至还没有她对感情执着勇敢,总而言之,我就是一个叶微的弱化2.0版,没有道理你不喜欢她而喜欢弱化版本的我。”

    萧九韶失笑:“你对自己的评价就是这么残酷的?”

    “事实总是残酷的。”

    “你非要这么问的话,我可能真回答不上来,你知道吗?”

    “我要是知道,为什么还要问你?”

    萧九韶低下头吻住她的嘴唇:“那就没有办法了,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跟下了降头一样。”

    褚青蘅笑着躲闪:“也许是前世你欠了我很多钱,要不就是很多人情,今生来还债的。”

    褚青蘅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她记得后来跟萧九韶东拉西扯聊了很久,聊着聊着就困了,最后还是他把自己抱回房里的。

    她梳洗过,在客厅和客房里转了个遍,却不见他的踪影。

    他现在是位于危险名单的首位,居然还出去乱晃,简直是对警方的大肆嘲弄。

    她打开电脑搜索信息,关于东太平洋号的施救结果已经出来,目前失踪人数仍然居高不下,已经打捞到部分遇难者的尸体,正在做身份核对,其中有一截断臂在检验DNA后确认为中国籍男子凌卓远的遗体,他就职于公安系统。而其家人也确认袖口那枚袖扣为凌卓远生前时常所佩。

    褚青蘅闭上眼,隔了许久才登入邮箱,尝试给暗花发过来的邮件回复:“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可发出的邮件立刻被退回,理由是邮件地址错误。

    待到午后时分,萧九韶回来了。

    他背着一只登山包,头上的帽子压得很低,开门进来看见她那副表情,愣了愣,问:“是和凌局长有关?”

    褚青蘅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回答:“嗯……刚看新闻说,你舅舅的遗体已经被发现。”

    萧九韶站着没动,隔了一会儿才放下背包,低□来检查背包里的东西:“我在出发之前,想到会发生的最坏的情况,就借了别人的身份证租了一个临时房间,准备了点东西,以防不时之需。”

    只是没有想到,这最坏的情况真的发生了。

    褚青蘅有默契地沉默。

    “仪式是在什么时候?”

    “明天。”

    “……只是我不能去了。”

    褚青蘅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如果只是单纯的安慰,她想他也并不需要这个。她突然为他感到悲伤,大概是他的性格太强,所以每个人都理所应当地觉得他做什么都能到最好,什么时候都不会失败,也不会有普通人常有的软弱情绪。

    而他也习惯如此。他甚至都不会表达自己的悲痛。

    她站起身,悄无声息地走到他的身后。

    她看到背包的拉链才拉开一半,他不过是用整理东西来掩饰自己而已。

    她伸手轻轻按在他的肩上。

    萧九韶微微颤抖一下,又抬起头来,强自笑了笑:“没事的。”

    “其实我现在开始觉得你从监控下跑出来并不是一件好事,起码看上去,好像是把自己的嫌疑都坐实了一样。”

    “只是看起来好像我有嫌疑而已,花上一个月自然会有调查结果出来,可是这一个月的时间却是至关重要,我不能把这最佳时机浪费掉。”

    “刑队说是我们内部有人变节。”

    “可能吧。”

    “暗花还活着,所以一定是幸存者之中的一位。”

    萧九韶站起身,低头看着她,像在看自己家里顽皮的小猫:“你不必再参合进来,这不适合你。”

    凌卓远的葬礼,几乎局里所有的同事都出席了。

    褚青蘅进停车场的时候,立刻就注意到两边有好几辆警车停在那里。萧九韶不来参加凌局长的葬礼,无疑是最理智的决定。

    她停好车往外走,正好看见一位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年女人从停车场的另一头走来。她气质典雅,容貌美好,抱着一捧白色的钻石百合。

    待她看见褚青蘅手上的花篮,又回过头看了她一眼,最后道:“你带的花不错。”

    褚青蘅礼貌地回了一句:“你也是。”

    她微微挑起了眉:“你知道这花代表什么?”

    代表怀念。

    褚青蘅点点头:“知道。”

    对方又看了她几眼,忽然道:“我开始就觉得你眼熟,你是叫褚青蘅吧?”她伸手出来跟她握了一下手:“我是凌卓宁。”

    褚青蘅立刻知道她是谁了,她不但是凌局长的姐姐,而且还时常在报纸上出现,顶着钢琴家和本市某大学音乐系客座教授的头衔,但是对方的下一句还是让她有点措手不及:“我是听萧九韶说起过你,嗯,萧九韶是我的儿子。”

    褚青蘅呃了一声,只得道:“抱歉,真的看不出来,您太年轻了。”

    凌卓宁笑了一下,又很快肃容道:“你真会说话,其实年纪摆在那里,再年轻还能年轻到哪里去了呢。”

    从停车场到礼堂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褚青蘅却期望越快到达那里越好,如果萧九韶的母亲问她关于萧九韶的消息,她又要怎么回答?

    幸好凌卓宁没有为难她,只是有点悠闲地开了话头:“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给儿子取现在这个名字?因为我先生是数学系的教授,而我主修音乐,这个名字显然是我们都不会有分歧的。”

    褚青蘅经她这么一点拨,立刻想起著《数书九章》的南宋数学家字九韶,而“九韶九变五声里,四方四友一身中”里形容的却是某种乐音,这样给两人爱情的结晶取名字的确是煞费苦心。

    凌卓宁又道:“九韶这孩子跟我长得像,小时候又很安静像个女孩子,总会被邻居家里的男孩子欺负,所以我从小就送他去学搏击。他一直都是正义感很强的孩子,才会放弃读了这么多年的医科去当法医。”她停下脚步:“我以我作为母亲快三十年的信用保证,尽管别人关注的都是他很聪明、个性坚强,可是我还是觉得那些都比不上他对是非问题的原则。”

    褚青蘅开始明白她为何要对自己说这些话了,她原来并不是对于萧九韶处于监控之下的事丝毫都不知情,只是她“应该不知道”,便也保持一点都不知情的样子,她只是迂回地告诉她,她以作为母亲的信用担保他绝对不可能是暗花。

    褚青蘅看着前方,灵堂已经近了:“我觉得,他的警惕心和保存自己实力的水准也是不错的。”

    凌卓宁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臂:“那我就放心了。我在这里就把九韶托付给你了,希望你不会拒绝。”

    褚青蘅愣了愣:“托付给我?”

    对方只是微微一笑:“我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我想我的眼光不会错的。”

    凌局长的遗体只有残破的手臂。

    褚青蘅虽然已经失眠了一晚上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当看到这景象的时候还是有点支撑不住。那截手臂像是蜡像,只是做得栩栩如生,包括包裹着手臂的衣袖,还有西装袖口上那枚黑色玛瑙袖扣。

    她把花篮放在角落,转过身的时候,凌夫人走过来,一把抱住她:“你来了。”

    褚青蘅一时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就像昨天无法安慰萧九韶一样,现在也同样无法说出安慰的话语来,她也曾经历过这种失去至亲的痛苦,她知道,这个时候时候语言才是苍白无力到多余的存在。

    隔了很久,她才拍了拍凌夫人的背:“对不起。”

    “傻孩子,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凌夫人的眼眶忽然红了。

    只是因为她再次跟暗花擦肩而过,却始终没有认出他来。她总觉得自己并不是这样没用而软弱的,可是东太平洋号失事以来,她才发觉她还是太高估自己。三年多前,她是那样信誓旦旦请求凌局长给她一次机会。

    可是现在,凌局长故去了,而她却活着。

    这样的生存,和苟延残喘并没有什么区别。

    瞻仰过遗体后,就是送去火化。凌夫人牵着女儿,也拉着褚青蘅一道进去。

    当那截好像蜡像一样的手臂被倒入火中,火舌猛然扬起的时候,凌夫人突然晕了过去。褚青蘅只觉得全身发冷,托起她的背部,掐着她的人中,而他们的小女儿却颤抖着拉着她昏倒的母亲哭泣不止。

    此情此景,让她羞愧得恨不能立刻死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鬼的颤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寞并收藏魔鬼的颤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