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田好赚钱 > 第五十九章 老宅要人麻烦多

第五十九章 老宅要人麻烦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谭云说话的速度很快,声音虽不高,却足以让铁洛听清楚。

    就在谭七等人正要大叫之前,铁洛已经站直了身子,转身看向谭家人。

    “大胆刁民,圣上亲笔书写的圣旨在此,谁人胆敢造次?”铁洛突然的这么一嗓子,当即吓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只见谭云一边将手中的包裹打开,一边走到铁洛身边,朗声说道:“此乃圣上亲颁圣旨,见圣旨如见圣上,众人皆需叩拜!”

    谭云的话音刚落,站在她身边的铁洛率先跪了下去,口中高喊万岁万岁万万岁。

    早在接圣旨的时候,这些村民就已经明白了套路,这会儿一见有人带头,其他人也立马跪地,高呼万岁。

    谭家老宅的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谭七的反应最快,带头跪地。随即谭家人陆陆续续的跪了下去,同样高呼万岁。

    “平身!”谭云依旧举着圣旨,大大的过了一把钦差大臣的瘾头,不过她可没忘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谭七,云小姐奉我家主子之命,邀请谭家五相公,五夫人,及小少爷和小小姐前去相聚。速速带他们前来,切莫有误!”

    像这种传话的事,铁洛本就做得很多,如今虽说是假的,可面子上看着却很像回事。

    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谭七神色不定的看了看铁洛,又看了看已经将圣旨抱在怀里的谭云,似乎在琢磨铁洛的话是不是属实。

    这样的场面铁洛也是经历得多了,别看谭七年纪一大把,可他脸上的每个表情,铁洛心里却是看的明明白白。

    他也不理会谭七,反倒是朗声问道:“此村村长可在?”

    半天,也没个人应答。

    铁洛又高喊了一遍,这才听见远远的传来了一声回应。

    原来那齐忠富的牛车速度要比马车的速度慢了太多,等他赶回村子的时候,却发现家里的人都出去了。

    又问了隔壁一个腿脚不方便的老太,这才得知人都去了谭家老宅。

    如此,齐忠富才紧赶慢赶的跑了过来。

    “此令牌,你可识得?”铁洛从腰间扯下一块黑色腰牌,直接递到了齐忠富的面前。

    齐忠富因为刚刚跑得有些急了,此时还是气喘吁吁,可还不等他缓过气来,他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齐忠富猛的一个翻身,从坐在地上变成了跪在地上,那副恭敬的模样,简直和接圣旨的时候不相上下。

    “小民见过大人!”齐忠富很是恭敬的问了安。

    铁洛点点头,表示对齐忠富很满意,遂又将刚刚对谭七说的话又对齐忠富说了一遍。

    齐忠富一听他们是来接谭有昌一家,心下马上了然,赶忙起来对谭七说道:“谭家老哥,快快把老五一家请出来吧!这位大爷可是京城将军府的人,这会儿他们家的主子要来请老五一家去镇里。咱们可千万别耽误了大爷的差事啊!”

    对于铁洛的身份,谭七一直都有所怀疑,可当他听到铁洛是将军府的人后,他的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击了一下似的。

    自家老五是个什么样的人,谭七自然是知道的,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老五那样的人竟然会和将军府扯上关系,这如何能让谭七不震惊?

    刚刚已经走过来扶着谭七的谭有宝一听将军府三个字,当即忍不住惊呼出来。

    如此一来,靠近点谭家的村民都听到了铁洛的身份。

    议论声陡然响起。

    齐忠富看着谭七还是没有要请人出来的打算,心中不免升腾起一股子怒气,说话的语气也显然没有刚刚那般好了。

    “谭老七,趁着现在将军府的大爷没有发火,你现在赶紧把老五一家请出来。要不然等下大爷生气了,回头可是要咱们整个村子都跟着你们家遭殃啊!”

    要说齐忠富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虽不能让在场的人全都听见,却足以让站在第一排的村民听了个隐隐约约。

    这样的一个时代里,平头百姓对于大官贵族本身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所以当听到了“遭殃”这样的字眼之后,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是大官发威。

    如此一来,议论的声音便更加多了。

    “谭老爷子,那老五一家人到底被你藏到哪里去了啊?快点请出来吧!要不然这将军府的大爷万一发火了,大开杀戒可咋办啊?”

    说话的人是谁,谭云并不认识,不过她却觉得这人的话说得很是给力。

    谭云当然不相信铁洛会大开杀戒,可这样的话却像是一种极具传染性的情绪,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所有人的情绪都被提到了很高的一个点。

    “爹,要,要不咱们赶紧把老五他们叫出来吧!”一个声音不大,还带着浓浓怯意的女声从院子的角落里传出。

    说话的是谭有宝的媳妇儿尹氏,谭云对这个四伯娘的印象几乎等同于零,唯一知道的,也都是从安氏的嘴里听说的。

    这尹氏虽说早已儿女双全,可天生是个胆小的性子,不过因为她的娘家弟弟是在府里当捕快的,所以她即便是胆小怕事,在谭家也很少会有人直接欺负她。

    尹氏这话音刚一落,马上又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爷爷,不能让他们走!就算是走了,也必须得把圣旨留下来!”

    这声音谭云倒是认得的,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谭有金和曲氏的大女儿,谭茉莉。

    如同上一次在山脚下的她一样,这一次的谭茉莉,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谭云面色阴沉的看着快步走到谭七身边的谭茉莉,心里琢磨着这个谭茉莉到底为什么如此想要自己怀里的圣旨,甚至不惜将将军府忽略掉。

    “爷爷,将军府的人要找五叔一家,那便让他们离开也好。但是那圣旨咱们却必须得留下!”

    谭茉莉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圣旨,无论如何,她都要留下那圣旨。

    在这之前,谭云当然也知道老宅这些人一直都惦记着自己的圣旨。

    老宅如果有这圣旨坐镇,那么无论是谭家的男娃还是女娃,无论是学业还是嫁娶,都能像是得到了一个堪比万贯家财的家底。

    这些谭云能理解,对于他们的举动多少也能接受一些,可是现在都已经扯出了将军府,若是卖个好给将军府,对他们来说也绝对是百利无一害的好事。

    可谭茉莉怎么就相中了自己的圣旨,甚至不惜坏了将军府的这条路呢?

    其实有同样不解的还有谭七。

    在刚刚齐忠富的话里,谭七也算明白了,这会儿他们想再扣下谭有昌他们一家人,单是将军府这一关便过不去了。

    如果不是突然被谭茉莉拦了一下,谭七还真是动了放谭有昌一家人出来的念头。

    “茉莉,你这是啥意思?”谭七对谭茉莉的表现显得有些生气。

    拿到圣旨是很重要,可也不能以得罪将军府为前提啊!

    谭茉莉抿了抿嘴,显然是为了难,心里在做思想斗争要怎么说自己的理由。

    如果不是答应了谭云要为了带谭有昌一家离开而好好的演一场戏,铁洛现在还真是没有什么耐心看这些个乡野村民磨磨唧唧的浪费时间。

    “铁大哥。”谭云轻轻的唤了一声铁洛。

    铁洛受到指示,当即来了精神,他等的就是谭云给自己示意。

    “谭家的人,你们到底要不要放人?若是不放人,爷我就带着云小姐回去复命了!”铁洛阴沉着一张脸,但凡是个能看见东西的人,都能很容易的看出此时的铁爷,很生气。

    在场有些被母亲抱着的娃娃,一看到铁洛的那张黑脸,顿时被吓得大哭起来。

    如此一来,场面不免有些混乱。

    齐忠富心中暗叫不好,赶忙催着谭七赶快把人送出来。

    这会儿谭七的心里也是打起了退堂鼓,可看着谭茉莉那张不情不愿的脸,谭七心里不免也有了股子火气,“还杵在这儿干啥玩意儿?还不赶紧让你娘和你奶奶把人领出来!”

    谭七对着谭茉莉一声怒吼,吓得谭茉莉差点被摔倒坐在地上。

    短暂的错愕之后,谭茉莉却是咬了咬嘴唇,很是坚定的说道:“爷爷,圣旨必须留下。”

    谭茉莉越是固执,谭云对她的怀疑就越深。

    这个谭茉莉,自己的便宜堂姐,一心想要得到圣旨,到底目的何在?

    谭茉莉皱着眉头,死死的咬着嘴唇,那一副痛苦模样倒是有了几分惹人怜爱的味道。

    这一瞬间,谭云突然意识到了一件自己一直忽略的事。

    那就是这个谭茉莉,自己的堂姐,从穿着打扮,甚至是言谈举止上,和一般的村姑相比,完全不一样。

    如果不是谭茉莉身上的衣服并不是什么名贵布料做的,谭云都会有一种这谭茉莉是没落在民间的官家小姐的错觉。

    就在谭云为自己的这种感觉而惊讶的时候,谭茉莉那却已经再次开了口。

    谭茉莉说话的声音不大,至少在谭云这里就已经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了,只看到她在谭七的耳边嘴巴一张一合的说了些什么。

    随后谭七本来很肯定的要送谭有昌一家出来的脸上浮起了动摇的神色。

    而铁洛在一旁却突然冷笑出声,“山野村姑,竟然妄想进宫当娘娘,当真是个想吃天鹅肉想疯了的懒蛤蟆。”

    谭云一怔,看着铁洛的架势,显然是已经听到了谭茉莉的话,或者说是明白了谭茉莉的目的。

    不过这些并不是让谭云震惊的,让谭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是谭茉莉要这圣旨的真正目的。

    当娘娘?

    能称之为娘娘的人,那可都是挂了皇上女人的牌子,照这么说来,谭茉莉的目的,是为了进宫?

    眨眼间,谭云终于弄清楚了谭茉莉打的算盘。

    要说谭茉莉的这个打算在一定程度上,还和谭有昌当时和谭云说的那个可能很是相像。

    若是到了谭云指婚的年纪,可皇上却不小心忘了她这回事的话,那便拿着圣旨去京城面圣。

    怕是谭茉莉想的也是这个打算,利用圣旨作为一个契机,然后让她得以见到皇上。

    想到这里,谭云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

    偏偏这笑被谭茉莉一抬头看见了,顿时惹得她尖叫起来,“谭云,你在笑什么?”

    被点名的谭云无所谓的耸耸肩,轻笑道:“我只是在和铁大爷聊天,与你何干?”

    谭云想着自己既然点名了,那也不好再沉默下去,索性冷了脸,看着谭七,硬生生的问道:“将军府的爷还在等着我爹娘弟妹,你们到底何时放人?”

    没有尊称,没有敬语,谭云对谭七甚至是整个谭家老宅,都像是在对待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感情,甚至还带了几分恨意的陌生人。

    谭七被谭云说话的语气当即气得白了脸,哼哧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谭云,你,你作为谭家子孙,怎么能如此和长辈说话?你爹娘难道没有教你礼仪吗?”谭茉莉倒是个反应够快的,立刻职责谭云不懂礼数。

    不过谭云可不是任由她揉捏的软柿子,对于谭茉莉的话,谭云反倒是对她挑衅似的一笑,轻轻的抚摸着怀里的圣旨,半认真半随意的说道:“我是不是谭家的子孙这并不重要,我只需要明白我更是圣上的子民也就足够了。或者说,谭家大小姐认为所谓的谭家子孙的身份,要比圣上子民的身份更加重要?”

    不软不硬的话,却像是一顶巨大无比的帽子扣在了谭茉莉的头上。

    这话,她该如何回答?

    谭家子孙的身份更加重要?

    别说是谭家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农家了,即便是当朝重臣家,也万万不敢承认这一点。

    若是承认了,那便是藐视皇权。

    别看谭茉莉只是农家的一个女娃,可想的却是要比一般的村姑都要成熟。

    可要是谭家子孙的身份不重要,那岂不是等同于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一时间,谭茉莉涨红着一张小脸站在原地,唯有一双眼睛像是带了刀子似的等着谭云。

    谭云看见也当没看见,反而似笑非笑的对着谭家其他人说道:“我最后再问一遍,我父母弟妹,你们放是不放?”

    最后一句话,谭云的声音变得阴冷至极,所有听到的人都不由自主的颤了颤心。

    即便是早就知道谭云是空架子的铁洛,此刻也不由得被谭云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有震到。

    “孩子他爹,你快求求咱爹,让咱爹放老五他们一家出来吧!”最先崩溃的当属尹氏。

    尹氏哭着拽着谭有宝的衣袖,努力的想让谭有宝劝服谭老爷子。

    而这时候谭有宝也是被谭云刚刚的话吓到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不过等谭有宝转头要去对谭七说什么的时候,谭七却突然屋里的摆了摆手,颓废的说道:“去让你娘和你大嫂把人领出来吧!”

    说完,谭七便转身朝着正屋房门走去。

    众人都当谭七是被将军府吓到了,可只有谭七自己心里明白,就刚刚谭云的那一喝,就已经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老五家的大闺女,怕早就不是之前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了。

    这一次和她闹翻了脸,日后想再借着她怀里圣旨的光,怕是难了。

    不知为何,谭七此时只有一种“谭家有女初长成,却不再是自家孙”的感觉。

    得了老爷子的话,谭有宝赶忙朝着正房的后院跑去。

    谭云对老宅的记忆等同于完全没有,仅有的那两次,也都是在老宅的院子和门口里发生的。

    所以这会儿看到谭有宝朝着后院跑去,谭云心里也不知那后面会有什么。

    不过谭云不知道,却不代表其他人也不知道。

    单是那住在谭家老宅两侧的邻居,在看到谭有宝朝着后院跑去之后,就不由得惊呼出来。

    “天啊,那后院,不,不是老谭家的菜窖吗?”

    此话一出,全场再次沸腾。

    可谭云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起来。

    老宅这些丧心病狂的人,把自己的爹娘弟妹叫来之后,却是关在了菜窖里。

    那菜窖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储存米粮青菜的地方,若是有人偶尔下去一趟倒是不觉得怎样,可若是进去的时间长了,阳光看不到,就连空气也会变得稀薄。

    老宅的人哪里是在要圣旨,这明明是要把人往死里逼才是!

    谭云一想到自己的家人都被关在地窖里,心里忍不住一阵着急,抬脚就要冲进谭家老宅的院子,结果却被铁洛一把抓住了。

    “云姑娘,冷静点。”铁洛低声提醒道:“我们不进院,便不算是私闯民宅,如此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有办法保住你。可若是你就这么冲了进去,万一谭家人反水,那到时候即便是我家主子来了,这事也是很难收场的。”

    铁洛虽然没有把话彻底的说明白,可谭云却一个激灵都听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谭云只要不进那院子,铁洛就有办法保住她将军府客人的身份。

    可若是就这么冲进了谭家的院子,那谭云便是谭家的子孙,谭家当家人不开口,便谁都带不走她。

    铁洛的提醒就像是一道冰冷的泉水,瞬间让谭云所有的冷静都恢复过来。

    对,她现在不能进去,绝对不能进去,进去了,那才是将一家人的希望全部都毁灭。

    就这样,谭云几乎是提着心,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谭有宝转弯的地方,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

    终于,在谭有宝的搀扶下,谭云总算是看到了自己三天未见的爹爹。

    而在爹爹的身侧,则是正在掩面啜泣的安氏。

    “娘!”

    谭云终于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喊。

    听到了谭云的声音,安氏擦眼泪的动作总算是停了一下,抬头看向大门口,安氏却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云儿,我的云儿!”

    因为谭云不能进谭家大院,所以安氏只能快着跑了几步,然后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大女儿。

    “娘,别哭,别哭了,女儿这就带你们离开。”谭云心里也泛着酸,鼻子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

    安氏的眼泪并没有因为谭云的话而减弱半分,反倒流得更加厉害了,“云儿,雨儿和月儿还在里面,那些人不放他们出来。”

    安氏的眼泪流得越发厉害,整个身子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爹,到底是咋回事?”谭云也急了,一想到自己的弟弟妹妹还被关在不见天日的地窖里,谭云恨不得一把火把整个老宅都烧了。

    谭有昌的脸色也是难看的很,他刚想张嘴说点什么,却听见身后响起了谭老太太孙氏的声音。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就让你们看一会儿家,咋就闹成了这个样子?老头子呢?死老头子呢?谁让你发话把他们都领出来的?”

    孙氏的火气很旺,她都已经看了一上午的人了,本想着这会儿功夫出来透透气,吃点东西的,可还不等她从菜窖里爬出来,就看到谭有宝风风火火的朝着自己这面跑来。

    细问之下,孙氏却听到了谭云前来要人,谭老爷子放话放人的消息。

    “放肆!”谭云猛的一声厉喝,陡然将怀中的圣旨高高举起,大喊道:“见圣旨犹见圣上,还不跪下谢恩!”

    孙氏没想到谭云会突然这么一喊,吓得两腿一软,眼瞧着就要跪下去了。

    可这孙氏的反应速度也不慢,还不等两个膝盖弯下去,她却突然又站直了身子,指着谭云破口大骂道:“你个扫把星赔钱货,谁给你的胆子胆敢在老娘家里给老娘下脸子?痛快的把圣旨交出来,老娘我便发发慈悲,留你们一家子贱人在谭家吃口饭。如若不然,老娘定然将你们从家谱中除名,从此谭家再没有你们这些不肖子孙!”

    “哼!”谭云一声冷哼,“既然如此,那便麻烦谭老太太了!”

    说罢,谭云看了看向谭有昌和铁洛,正色吩咐道:“圣旨在此,铁洛、谭有昌听令!”

    一提圣旨,别说是谭有昌了,就连铁洛也赶忙跪了下来,完全没有违和感。

    “带谭雨谭月二人出菜窖,即刻启程赶往镇里!”

    谭云一声令下,铁洛立刻开口称是,谭有昌的反应虽说慢了些,可也赶忙跟上了脚步,与铁洛二人一前一后的冲到老宅后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有田好赚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醉并收藏有田好赚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