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田好赚钱 > 第六十四章 夜色离开

第六十四章 夜色离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儿,咋?不到集市上卖,难道要咱们自己吃吗?”安氏不解的问道。

    谭云摇摇头,“娘,咱们自己吃是肯定吃不完的。只是,我在考虑如果咱们这次去集市上卖的可不在小菜之类的东西。通过这几次去镇里,我也发现了这镇子上卖肉的就那么几家,若是咱们这么就开始卖肉了,怕是要引起其他肉铺的警觉。到时候要再惹起什么事端,那咱们肯定是要吃亏的。”

    听了谭云的话,安氏的脸色变了变,不过还是说道:“那能有什么事,大家都是开张卖东西,难不成就因为他们以前是卖肉的,就不准咱们也跟着卖肉了?”

    谭云动了动嘴,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古婆婆说话的声音,“丫头说得没错,要是突然去镇里做卖肉的买卖,再没个提前打点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婆婆,你,你咋也怎么说啊?”安氏脸色不由得变得更加难看,显然是不太欢喜听到古婆婆也这么说。

    古婆婆看了安氏一眼,随即对谭云说道:“丫头,你既然已经想到这一点了,是不是也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谭云点点头,面色严肃的说道:“这集市上,咱们是要去的,不过不能把全部的肉都押在集市上。”说着,谭云抬头看了一眼正坐在自己身边的谭雨,吩咐道:“雨儿,去把爹叫进来。”

    谭雨应了一声,一下子从炕上蹦下去,直接朝着门外跑去。

    安氏被晾在一旁,感觉很不舒服,可她有明白,这卖东西做生意的事,她还真不是个儿,索性闭紧了嘴巴,又盛了一勺鸡蛋羹,送到了谭云嘴边。

    对于安氏情绪的变化,谭云也是知道的,正好赶在这会儿谭有昌还没进来,她便对安氏轻轻笑了笑,略带撒娇似的说道:“娘亲,你是这世上最好的娘亲了。”

    面对谭云这突如其来的撒娇,安氏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女儿在宽自己的心,心中一暖,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嗔道:“吃蛋羹也堵不住你的嘴。”

    说完,安氏又问道:“可还够吃?若是不够,娘就给你煮些肉粥来吃。”

    肉粥?

    听着不错啊!

    不过谭云却是摇了摇头,“娘,现在吃得那么饱,那我晚上还咋吃肉啊?”

    看着谭云一副小孩嘴馋的模样,安氏一个没控制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在一旁看着的古婆婆也是带着笑意,却没好气的瞪了谭云一眼,“老大不小的姑娘了,还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嘿嘿!”谭云很是配合的笑了笑,还做了个讨喜的鬼脸。

    而这功夫,谭有昌也在谭雨的“守卫”下,两手沾着带血水的细盐走了进来。

    “云儿,听雨儿说你找爹?咋了?”谭有昌用胳膊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古婆婆看到了,抿了抿嘴,随即从袖口抽出来一个手帕,塞到了身边坐着的谭月手里,“去,给你爹擦擦汗。”

    谭月哎了一声,站在炕边招呼谭有昌过来。

    谭有昌笑着上前,谭月很是仔细的为自己爹爹擦着汗,乐得谭有昌满脸的笑。

    谭云也跟着笑,可效果之后,却一本正经的说道:“爹,还有五天就是集市了,这肉到时候也腌得差不多。我想咱们能不能这样安排一下,你负责在集市上卖,我则和我娘去各家酒楼看看,要是能有酒楼一次性把咱们的这些猪肉全都收了,也省得咱们在集市上等着别人过来买了。”

    一听这话,谭有昌对把猪肉送酒楼当即表示同意,但是让他负责在集市上卖货,他却是一脸的不痛快。

    在集市上卖东西,自打有了上一次的经历之后,谭有昌就觉得够够的了。

    毕竟是个大男人,就站在那里招呼大姑娘小媳妇儿的卖货,那感觉还真不怎么好。

    谭云看出来谭有昌的不乐意,便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了,谭有昌支支吾吾的了半天,也没能说过完整的句子,这倒是让谭云心底的好奇越发的大了。

    “你个丫头,你想想那集市上买东西的都是些什么人。”古婆婆在一旁将谭月抱在怀里,冷冷的问了这么一句。

    谭云一听,仔细的想了想,方才答道:“这集市大概是十天左右一次,前去赶集的,自然是这十里八村,围着镇子的这些村民,还有镇子里面的百姓了。婆婆,你问这问题是为了啥呢?”

    古婆婆一听,先是点头,最后却又没好气的瞪了谭云一眼,“集市上的东西,平日里镇子里面也有卖的,可镇子里的人为啥平时不买,却非要等集市来了再去买?”

    再被一提问,谭云想的东西便不由得深了些。

    集市上的人多,一来是物品的种类多,卖的人多,选择也多,二来,这集市上的东西,当真是要比店铺里的东西要便宜一些。

    所以平日里不在店铺买东西,却到集市上买东西的,那定然是会算计的人。

    谭云刚想回答是百姓为了图便宜,少花俩钱。

    可这想法刚要出口,她却生生的忍住了。

    古婆婆既然能连着问自己两个这样的问题,想来她要说的根本绝非是如此简单。所以,自己还要再细想想才行。

    说到底了,古婆婆说的是人,而这人……

    谭云抿着嘴唇想了想,几个呼吸之后才陡然睁大眼睛看着古婆婆,惊呼道:“女人!大部分都是女人!”

    对,没错,就是女人!

    无论老少,无论美丑,集市上买东西的,当真是女人居多一些。

    要论算计图便宜,在男人和女人当中,当然是女人占得更多一些。

    古婆婆哼了一声,没说话,可在一旁的谭有昌却是彻底红了脸。

    一看谭有昌的脸色,谭云便明白自己的爹爹刚刚在为难什么了。

    再一想上一次父女俩去镇上卖东西,似乎谭有昌只是跑跑腿,递张纸什么的,当真是没怎么接待过客人,若是真的让他就这么去独自卖肉,还别说,谭云这会儿还真的是有点担心了。

    “爹,要不,你去酒楼,我在集市卖肉?”谭云尝试性的说了一句,可这话刚一出口,她自己都觉得这事不靠谱了。

    果然,听了谭云的话,其他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同意的神色。

    一来是集市上人太多杂,谭云毕竟是个女娃,若是身边没个男子陪着,总是不安全的。

    再一个就谭有昌的那嘴皮子,就算是有酒楼肯要那些猪肉,八成也是要把价格压得低低的。

    酒楼若是能把猪肉全要了,或者是要的多一些,谭云倒是不介意给个批发价,可要是压得太低了,那她宁愿在集市上慢慢卖。

    一家人一下子陷入到了安静中,谁都没再说话。

    这种气氛让人很压抑,得了那么多的猪肉,本来是件好事,可却因为怎么卖的关系而变得让人不痛快起来。

    好半天的功夫,古婆婆方才打破了沉默,但却也是尝试性的问了一句,“要不,就由老婆子我和安氏一起卖肉,然后你们爷俩去各个酒楼看看?”

    “婆婆!”

    “婶子!”

    谭有昌夫妇和谭云的反应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震惊,再加上难以置信。

    在他们的意识里,古婆婆可是个不甚喜欢热闹的人。

    古婆婆看了他们几个一眼,随即有些不太高兴的说道:“咋?你们还怕老婆子我多贪了你们的银钱?”

    “不,不是,我们哪能这么想啊!”谭有昌赶忙摇手摇头的表示自己的立场。

    “那你们是嫌老婆子我手脚跟不上,误了你们赚钱的大事?”古婆婆眉毛一挑,显然是越发的不高兴了。

    “身子,我,我们……”谭有昌急了,因为着急,脸色也变得通红通红的。

    安氏在一旁也很着急,她想张嘴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要怎么说,最后只能是转头求助似的看着谭云。

    谭云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安氏和谭有昌,然后这才很真诚的看向古婆婆,“婆婆,您是知道的,我爹娘不是那样的人。若是婆婆肯帮我们一把,那当然是好的。只是,只是这一来一回的,还要在集市上晒着,我们怕累着您啊!”

    “用不用,就一句话的事,说那么多别的有意思吗?”古婆婆的语气显然越发的坏了。

    这样的古婆婆让谭云心中暗叫不好,若是真得罪了这位老祖宗,没准下一秒她就能赶走这一家子人。

    谭云虽然不喜欢寄人篱下看人脸色,可眼下除了继续在古婆婆这里借宿之外,她还当真不知道要怎么带着全家去住那个已经五面漏风的房子了。

    而且在另外一方面,谭云也确实觉得古婆婆说的办法真的挺不错的。

    古婆婆虽然人看着是冷了点,但是在待人待事上面,却要比安氏圆滑老道得多,如此一来,若是有古婆婆在一旁协助,相信安氏她们两个卖猪肉,倒也不是行不通。

    如此一来,谭云便做了主,不等谭有昌再有所其他反应,她便说道:“既然如此,那娘亲就拜托给婆婆照顾了。”

    “云儿,你……”安氏当下一个激动,险些没把手里的碗给卖了。

    “娘,你且放宽心,有婆婆在,你只要负责切肉过称就行了。”谭云用手轻轻拍了拍安氏的手臂,给了安氏一个支持的笑容。

    古婆婆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而是抱着谭月,喊着谭雨回东屋继续学习去了。

    谭有昌也去了院子里继续腌肉,这西屋陡然就只剩下了安氏和谭云两个人。

    “云儿,你刚刚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娘没卖过东西,咋,咋卖啊?”一想到自己要站在集市里卖肉,安氏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娘,这事暂时先这么定下来,至于到底要不要去集市卖,这个等过两天再说。”谭云淡淡的笑了笑,安慰安氏不要有心里压力。

    安氏还想再说些什么,可看到谭云又打起了哈欠,便强忍着没有再问,而是为谭云掖了掖被子,便退了出去。

    谭云再次醒来,不是睡醒的,也不是被人叫醒的,而是被一股浓郁的肉味给勾引醒的。

    “好香。”谭云忍不住赞叹一声,这味道,明显就是炖肉发出来的。

    摸着黑披了衣服,谭云起身便要出去看看,而这会儿耳边正好传来刺啦的一声响,不消说,那声音便是菜入热油锅的声音。

    “娘,在做什么好吃的呢?”才一掀开帘子,谭云便看到了安氏正在灶前炒着菜。

    “起来了啊?快去洗把脸,等会就能开饭了。”安氏的情绪看起来比下午的时候好了不少,也许是因为在灶前的温度有些热,这会儿安氏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显得要比平常年轻些。

    谭云忍不住笑了笑,却没再说什么,而是将身上披着的衣服穿好,又提了鞋,这才朝着院子走去。

    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房中的光线不甚明了,不过这院子里却还是有些光亮的。

    借着那光亮,谭云看到谭有昌正带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劈柴。

    不过真正劈柴的就只有谭有昌,至于谭雨和谭月,则是负责将谭有昌劈好的柴一一抱到墙角的棚子下面。

    再看着那棚子,显然要比自己和谭有昌山上之前规整许多,一看便是整理过的。

    至于古婆婆,倒是没见着她的身影。

    “爹,婆婆呢?”谭云忍不住开口问道。

    “姐姐!”两个奶娃一听谭云的声音,赶忙齐声喊道。

    谭有昌转头看了一眼谭云,用脖子上挂着的手巾擦了擦额头的汗,刚想回答谭云的问题,却听谭月抢着说道:“姐姐,婆婆出去了呢!说是一会儿回来。”

    出去了?

    谭云一愣,显然有些意外,不过就在这功夫,院子的大门却被人从外推开,古婆婆拎着一个小篮子走了进来。

    “丫头醒了?”婆婆看了一眼正站在正房门口的谭云,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

    “婆婆!”谭云笑着迎了上去,只是还不等她接过古婆婆手里的篮子,那篮子便已经被谭雨和谭月合力拎着,朝着屋里走去。

    “你俩且小心了,千万莫磕到。”古婆婆关心的叮嘱了一番,这才对谭云说道:“老婆子我刚刚去借了牛车,明儿一早车就给送过来。你们一家都去镇上吧!”

    “婶子,你,你这是啥意思?”谭有昌愣在原地,一脸的震惊。

    其实不光是谭有昌,就连谭云的心里也泛着嘀咕,这古婆婆,到底又要闹哪样?

    只见古婆婆轻声的哼了哼,方才说道:“你们不是忘了是怎么和谭家老宅的人说的吧!难不成你们还要在老婆子我家一直猫着,不肯见村子里的人?”

    被古婆婆这么一提醒,谭云才陡然想起自己当初在谭家老宅说的话。

    他们一家,可是都去镇上的荣五爷那里做客了啊!

    “婆婆,你太贴心了!”谭云心中一喜,三两步冲到古婆婆面前,一下子抱住了这个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小老太太。

    古婆婆被谭云这突然的一抱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眼里带着淡淡的暖意,“哼,再贴心也不过是一个古婆婆,有啥用?”

    说完,古婆婆轻轻将谭云推开,头也不回的朝着屋子走去。

    被古婆婆这么一说,谭云的心情反倒变得复杂了。

    谭云看的出来,古婆婆是真的把谭雨和谭月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和亲孙女看待,而对于谭有昌和安氏,古婆婆的态度虽然还是让人别扭的冰冷,可字里行间的,却也透露出她深深的关心。

    古婆婆想要的,谭云清楚,可再看谭有昌,谭云却只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云儿,你和婆婆这都打什么哑谜呢?”谭有昌一头雾水,显然还不太明白谭云和古婆婆之间说的话题。

    谭云无奈的笑了笑,这才将之前的事提醒给了谭有昌。

    “哎呀,可不是嘛!”谭有昌怪叫一声,赶忙继续去劈柴,一边劈柴还一边说道:“我得快着点才行了。明儿咱们得趁着天亮出村,要不然被人看见可就不好了。”

    天亮?被人看见?

    谭云的心头一颤,古婆婆刚刚可是说了去找牛车,那么送牛车的人,不就会看到自己的这一大家子人了吗?

    不行,这件事得先问清楚了,至少得弄清楚这马车是谁家的,别到时候再把自己家根本没去镇里的消息说出去才行。

    但是当谭云真的问了古婆婆这个问题之后,古婆婆的态度却是——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明天一早不就知道了?赶紧去洗漱,要吃饭了。”

    面对古婆婆如此态度,谭云虽然早就已经熟悉了,可这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不过再一想古婆婆做事素来都有分寸,既然她都能替自己记着去镇里的事,那么在找车这件事上,怕也早就有了考究。

    如此一来,谭云心里的不舒服也就淡了下去。

    吃了饭,又烧水洗漱了下,这一大家子才各回各的房间。

    因为早就有古婆婆的吩咐,所以今天晚上谭云是和古婆婆一起睡的。

    “衣服脱了吧!”古婆婆站在地上的一个柜子前面翻了翻,话却是对谭云说的。

    谭云刚好脱掉外衫,听了古婆婆的话,先是一怔,下意识的答道:“婆婆,我已经脱好了啊!这就准备躺下了呢!”

    古婆婆没应声,而是继续在那忙着。

    谭云也不多问,脱了外衫,又将古婆婆的被子整理了一番,这才准备躺下。

    “脱了亵衣。”古婆婆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吓得谭云差点没一下子趴在炕上。

    再一回头看古婆婆,却发现古婆婆的手里端着一个小小的托盘,而上面则是摆着瓶瓶罐罐的东西。

    “婆婆,你这是……”谭云看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古婆婆这是要做什么。

    “肩膀上的伤是不是不疼了?”古婆婆一挑眉,冷冷问道。

    啊!

    谭云心中暗叫一声,可不是嘛,自己的肩膀上还有伤呢!

    若不是被古婆婆这么一提醒,谭云还当真是想不起来自己已经受伤的这件事。

    不过刚刚脱衣服的时候,也还真没注意。

    谭云应了一声,赶忙动手准备将自己的亵衣脱下。

    可她这才解开带子,正要脱的时候,她却忍不住惊呼出来。

    这一晚上都没觉得肩膀难受,这会儿一脱衣服,谭云才意识到自己的皮肉已经和衣服黏连在一起了。

    再回头看自己的肩膀,谭云更是皱起了眉头。

    原来亵衣肩膀的位置,早就已经渗出了丝丝血迹,只不过因为自己的头发一直是披散的,所以都没注意到。

    “算了,你坐这儿,别动,我来吧!”古婆婆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话的语气也不似平常那般冰冷。

    谭云乖乖的坐好,当真是半下都不敢动了。

    只见古婆婆拿起一个较大的瓶子,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一块干净的棉布上,然后这才将手伸到谭云的肩膀。

    如此一来,谭云才意识到,古婆婆那个大瓶子里放的,竟然是白酒,而且闻着这气味,这酒的度数可不是一般的高。

    “有些疼,你这丫头忍着点,若是实在忍不住,就咬着这棍子。”古婆婆说着,从托盘里又拿起了一根木棍。

    那木棍在烛光下显出了淡淡的粉黄色,没有半点伤害,一看就是新削好的。

    谭云自问不是英雄人物,虽然昨天可以强忍着不说出来,却不代表今天还能承受得住,所以她乖乖的将木棍接过来,打横咬在嘴里,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古婆婆用浸了白酒的棉布湮在谭云的肩膀,然后又翻出了绣花用的剪子,用酒擦过之后,放在火上烤了烤,这才开始动手将谭云的亵衣给剪开了。

    这时候的谭云虽然已经能够感觉白酒在伤口上带来的疼痛感,可她却更加惊讶古婆婆如此专业的处理手段。

    这也就是在这个古代,若是在现代,谭云甚至都可以想象到眼前的这个小老太太,会是个资历深厚的外科医生。

    直到睡觉之前,古婆婆给谭云准备的木棍都只是含在了谭云的嘴里。

    那伤口虽疼,却没到让谭云受不了的地步。

    第二天一早,谭云还没睡醒,便被身边的古婆婆给推醒了。

    “丫头,快些起来吧!得出发了。”

    “让我再睡……”谭云翻身,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只是这一翻身,伤口却不小心给压到了,当即让谭云猛的清醒。

    “婆婆,我,我这就起来。”谭云疼得忍不住倒吸凉气,却还是咬着牙爬了起来。

    古婆婆看着直摇头,动手将谭云伤口的纱布剪下,又重新上了药,缠了纱布,这才准许谭云起来。

    自己原本的亵衣已经让古婆婆给剪碎了,这会儿谭云的胸前就只有一个肚兜,若是放在现代,谭云倒不觉得什么,穿了外衫就能出去,可是在这个时代,谭云当真是没有勇气这么打扮。

    好在古婆婆早就已经有所准备,将放在炕头的一套白色亵衣送到谭云面前,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全新的,没上过身,你先对付一下吧!”

    谭云感激的接过亵衣,这一上身,她才发现,这亵衣根本就是给自己量身定做的,穿起来的舒适程度,甚至要比自己前一套的亵衣还要舒服,“婆婆,这衣服……”

    “赶紧起来,车都已经到了。”古婆婆没给谭云提问的机会,而是直接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谭云无奈的笑了笑,知道这婆婆素来是个犟脾气,她不想说的,即便是自己问了,她也是不会说的。

    穿了外衫,谭云这才走了出来,方才发现爹娘弟妹已经站在院子里等着自己了。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家人这才走出院子。

    而这时候,天色也才是有些要天亮的意思而已。

    古婆婆家门口停着一辆马车不马车,牛车不牛车的东西,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车的车身,是马车的模样,有车厢,可拉车的,却是一头牛。

    “这天色太暗,阿三看不清楚,所以这赶车的事,有昌你就来做。等着你们到了镇子,天色也亮了,便让阿三自己赶着车回来就行。至于你们自己,就想办法从镇里回来吧!”古婆婆站在门口,为还在有些犯迷糊的谭雨紧了紧衣服。

    “哎,好的。”谭有昌应了一声,便扶着自己的媳妇儿上车,然后抱着谭云上车,最后是两个迷迷糊糊的小家伙。

    尚未亮起来的天还带着浓浓的夜色,就是在这浓浓夜色的掩盖下,谭有昌一家五口乘着这辆不知是从哪里蹦出来的阿三的牛车,匆匆离开了月生村。

    在车厢里,谭云发现这里面车厢从外面看很简单,可里面的设计却很贴心。

    靠着车厢的三侧都铺着褥子,虽说不如荣弘启的那辆马车那般柔软,可和齐忠富的板车相比,却是舒服多了。而且在车厢的正中间,还有个小小的桌子。

    桌子下面分了两层,左右两侧分别是四个抽屉的拉手。

    谭云因为肩膀上还有些疼,所以这会儿也睡不着,便伸手拉开了其中一个抽屉,结果却发现那里面竟然放着一叠糕点。

    糕点的数量不多,只有六块,谭云很是惊讶,不过还是乖乖的将抽屉塞了进去。

    如此一来,谭云的好奇心却是被勾了起来。

    这一个抽屉里是糕点,那么另外三个里面,又会是什么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有田好赚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醉并收藏有田好赚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