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三章 淮康之秀

第三章 淮康之秀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玉一怔,没料到他会这般,但心下自然欢喜,忙不迭地点点头便进了铺子。

    碰巧这时老板也折了回来,手中还多了一个黄花梨云头纹木匣。

    老板小心翼翼地将匣子放到柜几上,拿出一把小钥匙打开面前的实心白玉锁。

    “哗!你看到了吗?真真是不一样的!”

    “那还用说?耿少向来出手阔绰,你也不想想那是谁的夫人!”

    “嗳!真是有福气啊!”

    匣子刚刚打开,如玉便被众人挤到一旁,也亏得她眼里好,在匣子打开的一瞬看到了那琉璃扇的妙处。

    晶莹剔透、光彩夺目似乎已经不足以形容这巧夺天工的饰物了。这多彩的琉璃扇像有生命一般,而其中的气泡就是它的五脏六腑。这些气泡游走在水晶之中,漂浮在柔情似水的多彩颜色带中,如此的流云漓彩、天工自拙。

    看到这样的宝贝,如玉不禁咋舌。也不知道是哪一大户人家肯动用这样的大手笔。

    “哎哟,精帘姑娘。你家夫人真是有福气,换作旁人是十辈八辈都修不过来哟!”

    “就是就是,精帘姑娘,你看你们府上还缺人手吗?我闺女虽然粗手粗脚,但做起事来那也是相当麻利的。”

    “精帘姑娘……”

    耳边嗡嗡作响,这下吵得如玉更是头疼,不禁摇摇头,便出了铺子,走到颜几重面前。

    “看够了?”颜几重斜下眼。

    如玉小心地点点头,即使不喜欢和大师兄一起,但比起方才的情况,她还是更愿意出来恢复一下元气。

    “走!”颜几重招呼众人,一齐转身离去。

    淮康城地方虽小,人口却也不少。街道两侧的屋宇鳞次栉比,茶坊酒肆、医馆药铺各行各业应有尽有,大的铺子门口还扎了‘彩楼欢门’的字样,悬挂市招旗帜以招揽生意。颜几重带着几人在荣说酒肆旁不远的客栈歇了下来,众人用过晚膳后便各自回房歇息了。

    一晚过去,如玉睡得不甚安稳,翻着身子胡思乱想。周围一片寂静,身旁的月认睡得很熟,只是好像梦见什么,眉头皱得跟藤柳似的,不过没有说出口罢了。

    竹古太宗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教中众人不得梦呓。一般人若是听到此说,定会觉得奇怪,然而江湖中人却皆知晓其中奥妙。若是心怀不轨之人来窃取情报,或在擒住对手之后施以摄魂之术,那么以此方法也可守口如瓶。于是竹古上下不无对此心生警觉,但凡发觉身边之人有此恶习,便会交予香主,香主则将此种人的寝房归为一房,以便夜晚集中管治。

    如玉曾听颜如何说他以前也有过此疾,被送至香主手下后,晚上睡着后一旦开口,便有人将他鞭打至醒。如此反复,只要颜如何在睡梦中梦呓,他都会有感觉并且会提前惊醒以免受那鞭策之苦。

    窗外仍是一片漆黑,就连一丝光线都透不进来。淮康城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早,在这也丝毫瞧不见在无山那样的雪冷子,就算老人们常说“早晚莫贪凉”,如玉也丝毫感觉不到那种季节交替的不适,反而认为这种春日里特有的倦懒而又清新煞是合她心意。

    听着耳旁月认轻微的呼吸声,如玉感觉神志越来越清明,索性披了外袍起身,走到案桌旁给自己添了一盏茶,也不管已经冷得彻底,一口气全喝了下去。

    如玉一直在窗边坐到卯时,看着时候差不多了便起身去唤月认。

    “姐姐,醒醒。”月认本也不是贪睡之人,睡眠又浅,在如玉起身之时便已转醒。两人都利索的开始收拾,月认拿着面具不知从何下手,只是一个劲的将面具在手掌中来回翻看。如玉见此便放下手中被褥,走到月认身前按之前试验的那般给她戴好面具,又一一讲接合处用液体抹盖住,瞧着并没有什么破绽之后才罢手。

    月认在妆奁前细细看着,不禁也在心里感叹这面具的细致做工:“你可知这面具从何而来?”

    这本来也是如玉一直疑惑的问题,但昨晚胡思乱想之际她突然记起师傅曾向她提过一个挚交,名字好象是泛倚,只是那姓却是怎么也记不起来了。如不出她所料,这面具定是出自此人之手,师傅曾说此人有画皮刻骨之能,想必能让师傅如此堪夸,应该着实不俗,此番一看,果然不同凡响。

    月认听完沉吟片刻,眉间闪过一丝怅然,但又瞬间如若平常:“即使如此,想必是不会有差池了。”

    如玉不觉其他,只认真点点头,轻声应了。

    不一会功夫两人就收拾好了,也总不过是一些解补之药一类的小什物,都用纸包好隐藏在袖口中。如玉清点了随身物品,便转身打开房门去了大堂。

    天才擦亮,大堂里却已经坐了几人,如玉一看,原是颜几重和几位堂香主。

    如玉瞧着颜几重凝布寒气的脸,心下踌躇,磨蹭着慢吞吞才挪了过去。月认可不管这些,走过她径直和颜几重几人坐好。如玉没法,只能上前挑了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了。

    众人安静地用过了早膳,四位堂主和两位香主便不知踪影,颜几重吩咐如玉两人待在房里,待有指示再行动。

    回到房内,月认心情看似不差,慢吞吞地擦着她的十字短剑,那剑长两尺四寸有余,两边有剑尖向上,另有一字形剑尖横贯于剑身之中,以此所成十字形。十字短剑最擅长的是近身伤人,也难怪月认的任务都是前锋。

    如玉独自在圆凳上坐了,心里默念着昨夜记下的册子。按照上面所记载的,安红缨是一位正统的深闺小姐,据说待人接物礼数周全,在人面前大方有度,从小便受到严格的行为束缚和礼教规范。

    如玉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那套礼仪虽已全面地记载了册子上,但在一夜之间就能按此一字不差地照做下来,怕是也是不可能的,如今也只能走步算步了。

    一晃便到了晌午,颜几重仍没有回来,月认下楼请掌柜端了饭菜上楼,两人默默用完皆无言语。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也暗了下来,轻轻地给大地披了一层黑纱。

    “把这换上!”颜几重走进来将一堆火红的布料塞到如玉手里,如玉险些和他碰了个满怀。颜几重看也不看她的脸,便转身离去。

    如玉莫名的摊开手中的布料,竟是一套嫁衣,再一细看,嫁衣、红袍、霞帔、子孙袋一样不差。如玉拿着包裹,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月认再一旁冷眼瞧了半晌,轻哼一声夺了包裹走到妆奁前头也不回地说道:“还傻愣愣的站在那儿?快过来别误了时辰!”

    如玉垂下眼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快步走过去坐好,任由月认打扮。

    不一会的功夫,一个娇俏新娘子便活生生地出现了。

    如玉又在身上披了袍子、带了帽纱,两人方才下楼。

    颜几重带领几个堂主香主早已在客栈门口等候多时,见她们下来都崩直了身子。如玉见他们如此也不禁在心里打起突,紧紧地将藏在衣袍下的双手交握着。

    淮康城内的街道上已没有了白日的喧闹,百姓们都各自回了家,小贩们也都收了摊子,只是热闹不减,街两旁反倒更添拥挤。

    一行人看着准时机,三三两两地拉着距离,很快便藏在了‘荣说酒肆’正对面的街角。

    西方既黑,街道上的人们大都伸长着脖子往东街那头看,想必都是为了一睹安家喜事的盛况。

    如玉闭了闭眼,冀望着再睁开的时候看到的是自己还在暖玉生烟阁里,一大早睡醒了第一眼便能看到赤赭石色承尘。可是耳旁那些人声盘踞不散,如玉任命般的睁开眼,却看见颜几重几近阴霾的面孔。

    “你又在出什么神?”颜几重面色凝重地问。

    如玉强笑,也不敢抬头:“什么也没想,就是在发呆。”

    颜几重重重地哼了一声:“这种时候也发愣,留点神,待会可不能出半点岔子。”

    见如玉应了,颜几重转而侧身向四位堂主说道:“你们隐蔽好,看我手势再现身。”

    几人点点头,一个眨眼便都不见了踪影。

    如玉侧过脸看向路口,想必此次安府小姐出嫁很是费了些心思,早早地就将街道封了,只是这般风光也是和那耿醉君脱不了干系。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起来,周围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一行人站在胡同内,每个人都竖着耳朵听街上的动静。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听见有人喊道:

    “安家大小姐的喜轿来啦!”

    如玉定睛一瞧,见一列长长的迎宾队伍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其中的就是喜轿,在喜轿轿框的四周罩有红色的绫罗帷幕,轿帏上刺着火红的‘禧’字。喜轿是硬衣式的,四方四角出檐的是宝塔顶形轿帏,四个角上还悬挑了彩球,别提有多气派。

    待喜轿行至街口,颜几重竖起右手做了一个手势,两位香主快速地混入人群,将手中的银针逐一射向了马匹,马儿一痛,高声嘶叫起来,重重地踏着蹄子扬起一片片灰尘。还有几匹干脆就没头脑的乱撞,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百姓们慌张地到处逃窜,安家的喜轿也终于被迫停了下来。蒙上面的颜几重和两位香主飞快的混入迎宾队伍中,几个轿夫见此情形也不得不放下轿抬。这时四位堂主现身,朝队伍后面的一辆马车走去。喜娘看似不好,慌忙大叫起来:“来人哪!有人要劫嫁妆!来人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