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七章 轻约何许

第七章 轻约何许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玉闻声,扭头看向那雕草花篮窗,密密的窗栏隔着白花花的窗棱纸,叫人瞧得甚为模糊。

    这时月认走进内室敛眉道:“夫人,卢管事求见”

    如玉颔首示意她将人带进来。

    “问安夫人好,不知这几日在府中可还习惯?”

    卢栩心里有着些许不安,耿少这三天的专宠,不知使多少房的夫人吃了味。只是大都按着性子没有发作罢了。眼下这位安夫人却也不知想法如何,要是再有一个杜夫人,这耿府就真的没有安平之日了。

    “卢管事客气了,大小事务由你打点,我在府中自然是好的。”

    卢管事听闻又弯了弯腰,垂着眼睛道:“夫人过奖,奴才此次打扰却是有要事不得不通传。爷明日酉时将宴请群官,请夫人务必准时到场。”

    如玉挑了挑眉,不情不愿地问道:“每个夫人都得到场吗?”

    卢栩一怔,只当是她对多日的冷落心有怨念:“这是自然的,过去的宴请各夫人都一一在场,无一例外。”

    如玉有些头疼,本想抛开纷扰尽快完成任务,丝毫不被府中关系所牵连,可原来该来的终究逃避不了,出现的也只是时候早晚的问题罢了。

    这般想着,心中倒也好受了许多。

    卢栩看着如玉应了,又缓缓开口道:“还有另一事,希望夫人明示。”

    如玉回了神,点点头等着他开口。

    卢栩道:“前几日奴才有说到夫人回门之事,可恰巧近几日府中多事,爷因有要事在身忙得今夜也不得回府。怪奴才不中用,把这事抛到脑后了。今个儿过午才听底下的人说安府已经来人问过了,只是那些小犊子们不懂事,竟将安府的人打发回去了。奴才今日来也是请罪,还请夫人责罚。”

    如玉心里一沉,若不是卢栩现下说起这事,她也竟忘记了,新婚三日应回门探视,这可是打哪儿都得遵循的规矩。如玉不禁心里一阵慌乱,斜着眼睛看了月认。月认听罢也暗叫不好,两人都只希望能平平静静地在府中度过这些时日,谁都没有真正融入这两个角色。

    如玉暗暗在心里计较片刻,只得淡了表情笑道:“难为卢管事还惦记着,我虽思念家父家母,但也知晓近日春日疲乏,众人甚是劳累,回门之事我不怪着谁,卢管事且宽心罢。”

    卢栩听毕舒了一口气,微微直了直腰板笑道:“难得夫人这般宽厚,只是回门之事奴才办事实在不力,不知夫人可否愿意隔几日再回安府?”

    民间流传“三日不归,必有凶事”。如玉自哀叹安红缨可怜可叹,竟嫁入这样的夫家,只是嘴上怎能说出口,只是暗自唏嘘了几句便强打起精神继续应对。

    “卢管事辛苦,只是三日已过,实在没有理由再回府。我会写信告知家父家母,还请卢管事代为传送。”

    卢栩忙点头应了:“夫人哪里的话,本就是奴才办事不周。若夫人写好,叫人直接送到东北角上的长驻阁便是了。”

    打发了卢栩,如玉掰着手指算了算,到耿府已经四日了,自来了府上竟没有收获丝毫,不禁心里有些着急,又想着师傅在临行前将从不离身的清水白石都交予了她,可她又在这里做什么呢?竟当真作起了夫人的过活,任着一天又一天地混日子。想到这里,如玉脸上噪噪的,心想一定得寻个机会好好打探一番才好。

    如玉叹了口气,又庆幸方才在卢栩面前没有露出纰漏。哪里会有连回门之日都不记得的新娘呢?如玉猜想也许自己也算是史无前例了罢。

    这时候的天色又慢慢地擦了黑,原本鸟清和鸣的舍南舍北也逐渐沉静下来。如玉以前听任如何和她说过,养鸟人在休息时会在鸟笼子外蒙一圈黑布,这样鸟在黑暗里也会以为的确到了黑夜。那时如玉觉得有趣得紧,因而笑了好久,可现下想想,作一只心思单纯的飞禽又有何不可?至少没有那么多惹人伤神的烦恼。

    如玉突然想起卢栩的一句话:爷因有要事在身忙得今夜也不得回府。

    如玉转过脸看着窗屉子,一手撩起隔扇罩上幔子的一角,暗自下了决心,今夜定要把握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因心中积事,如玉便早早歇下了,几个侍女都回了偏房,屋子里寂静无声。

    前半夜是梦倚当值的,如玉在屏风罗漠床上辗转反侧,半睁半闭得听着外屋梦倚的动静,毕竟刚入春,淮康城在白日里再如何怡人,还是抵不住夜晚所带来的的寒噤。

    前两日瑶矜将舍南舍北所有的窗楞子周围又糊了一层,本想着能抵寒,谁料到冷风从竹篾纸透进来,就算盖着被子脸颊上也能感觉到寒气逼人。如玉听见梦倚在屋外翻来覆去得不安稳,心中叹口气,索性坐起来去唤她。

    梦倚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唤着她,半睁了眼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稍一顿,连忙应了一声坐直身子掀了锦幔走进来问:“夫人唤我么?”

    如玉问道:“什么时辰了?”

    梦倚瞧了瞧榉木圆桌上的漏刻,轻声道:“已经子时了。”

    子夜时分正是最凉的,也不知道是哪里进的风,丝丝凉意从尾椎骨直窜上来,梦倚忍不住打起了罗嗦,如玉道:“回偏房睡会吧,这种天儿还守在这里准保要受凉。”

    梦倚摇了摇头,说道:“夫人放心,我身子骨好着呢。”

    如玉笑了笑:“再结实的身子也得担着点儿,快些回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伺候。”

    梦倚还要推辞,却狠狠得打了个冷颤,抬头瞧见如玉戏谑的笑容不禁红了脸,便福了福身回去了。

    如玉靠在床边又等了小一会,起身下地将床尾的木板角往右边扭了半圈,又狠狠往上提了提,打开了暗箱,拿出一件通黑的夜行衣。这夜行衣是前一日月认以置物为借口出府拿到手的,而到府上第一晚如玉便发现床尾竟藏有暗箱,当时着着实实吃了一惊,第二天将此事告诉月认,月认也认为此事蹊跷。如玉后又转念一想,是了,此房内的所有物品皆为安红缨的嫁妆,有这么一个小机关也不足为奇,再加上前几日发现的《金谷园》,如此一般也就都说的通了。

    如玉换上夜行衣后,又将月认藏在箱内的一蒙面戴在了脸上,转身看了眼窗外朦胧的夜色,便轻着手脚出门了。

    一时如玉出了舍南舍北,心里按着那牛皮地图的标识,往东边转弯,穿过一个东西向的抄手游廊,便向南大厅而去。沿路约有十余道房屋,前厅后舍俱全,另有一面通街。

    如玉瞧着府中侍卫,一个个拉耸着眼好没精神,好容易有几个神志清明的也在小声说着话,警备甚是松散。

    如玉暗自窃喜,向南大厅之后的大院落看去,上边三间大耳房,两边厢房鹿顶耳房钻山,轩昂壮丽。如玉又向正房后移去,只见一条甬路通入后边的堂屋中,抬头迎面看见的是一块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大字“绝酒堂”。

    如玉扫了一圈,发觉院内侍卫只有寥寥数个,和别处的数目差不太多,想必是耿醉君离府便带走了大半。诺大的绝酒堂内漆黑一片,仿佛和夜色相融相合。

    如玉慢慢地呼出一口气,绕着转到绝酒堂房侧,趁侍卫一个不注意便翻身进了屋子。

    屋内梁高两三丈,正中央一檀雕螭案,上设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地下两张楠木交椅,都搭了银红撒花椅搭。又有一副对联,镶着錾金的字,只是屋内太暗看不清罢了。

    再往里屋便是书房,中墙下方则是红木踏楹书桌,除文房四士外,笔架、墨床、笔洗、书镇等,一应俱全。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洋毡,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两边一对梅花小几。

    看到这里,如玉不禁咋舌,这般气派的摆设相比也只有皇家贵族才得以用上,也不知耿醉君用了什么法子才能用上此番奢华的物什。如玉轻轻晃了晃脑袋,朝最里的内室走了进去。

    内室和正屋书房完全是两种品级的映射,外头富丽堂皇,里边却朴素无华。只见室内只有一硬木架子床和一张榉木小方桌,桌旁放有两张束腰圆凳,除此之外可以说没有任何摆设了,就连床榻上的被褥都是最普通的棉麻,上且没有任何花纹巧饰。

    如玉见罢愣了愣,回神想起此番的任务,便轻声快步地走到床边翻看起来。

    绝情诀是一本武学秘籍,说是武学秘籍,其实和武学也甚无关系。只是此秘诀能控制人的六欲,使人摆脱爱欲纠缠,这也恰恰能使人心专于情爱之外。许多江湖中人为了使自己冷情,专心于武艺而寻找此诀,只可惜已失传多年。不久前耿醉君放出消息说此诀在他手中,这怎能教众人不心动?

    如玉翻看了床铺后有些失望,但又怀疑这床会和自己的一样设了暗箱,便在到处轻轻敲了敲,一圈过后但无异常。如玉有些发怔,又贴着墙寻了一遍,希望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在走到东南角的时候,如玉感觉到了一阵寒意,这绝非是夜里寒气所致,而是……人!

    如玉飞速地抬头,却没有在承尘的架梁上看到任何人,她忐忑不安,不敢有丝毫懈怠。

    虽不见任何人,但她心中有个声音在大叫着撤离。脚随心动,只一个转身,人便已到了落地隔罩处,还要往外走,却听见压低的人声自背后响起:

    “找到想要的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