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十四章 彤云又吐

第十四章 彤云又吐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花梨方杆小炕桌上的刻漏滴答作响,一粒粒的水珠由楠木细口跳了出来,在空中打了个滚便融入水盘中不见了。

    如玉取出夜行衣换上,无意间触到手臂上的疤痕。这是很久以前在无山练剑时被颜几重给刺伤的,当时她正和颜如何说着话,好巧不巧被颜几重给撞见,于是二话不说就和如玉对起招来。

    颜几重武学资质奇高,许多剑诀已经烂熟于心,谷下寒见其有心,甚是欣慰,便将手中的‘夺命九剑’拿来传给了他。话说这‘夺命九剑’只有武质才华很高的人才能练成此招,否则,即使皓首穷经也揣摩不出个所以然来。

    ‘夺命九剑’,相传无论遇上何种敌手,不出九剑,敌手必亡。其实也并无一定招式,最关键的却在于一个“化”字,千变万化,随心所欲,不受剑法约束,脱离常规之中。颜几重将这点把握的恰如好处,随手一挥,似乎不使半分气力,却能使对方一筹莫展。

    如此这般,如玉哪里是他的对手,只两三下手中的青玄长剑便脱了手。

    颜几重冷冷的看她,面无表情地说道:“可知哪里错了?”

    如玉不敢抬头,听见这话也不禁愣了愣,心里委屈得厉害,莫不成现在连和人说话都不允了吗?

    想了半晌也没想明白,只得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

    颜几重眉头更紧,沉声道:“剑术有两个禁忌,第一,不能手抚刀刃;第二,不能出声说话。你可记得?”

    说到这里,如玉似是记起在刚学剑法的时候,师傅谷下寒便如此教过。

    如玉的脸颊一下便似红霞吻过一般,咬着嘴唇弱着声音答道:“刀剑若常被触摸,很容易被损坏生出锈斑;不能说话则是因为……因为说话时无法避免唾沫溅到刃面上,也会伤害刀剑。”

    颜几重不为所动,直直地站在那儿训斥道:“不仅如此,练剑时说话也极易分心。已经习剑这般久了,你连这些基本都未记在心上,今儿的晚膳你也莫要想了,去静中庵好好思过罢!”

    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饶是如玉方才再如何委屈,此刻也不得不服。颜如何却是个一根筋的,见颜几重黑着脸将如玉说了个面红耳赤,跳出来指着颜几重急道:“我平日里仰敬你是大师兄才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怎么总找我们的茬?再怎么说如玉也是你师妹,你就不能怜惜一二?”

    颜几重转了眼睛,黝黑的瞳孔照得颜如何秫秫地消了声。

    “你不出声倒把你忘了,整日看你无所事事,看来你也相当清闲,那眼下的任务就由你来接。”

    颜几重满意的看颜如何气恼得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微微淡了表情,转身离开留下一句话:

    “晚膳皆免。”

    如玉有些恍惚地忆起这些陈年旧事,徐徐系好最后一根衣带,便顶着深夜重露出了门。

    深夜的耿府不似酉时那般人声鼎沸,相反,整个都尉府像是被黑暗盖上了厚厚的面纱,一切静得瘆人,春日的夜风也不再如白日里那般亲切宜人,反而如剃头刀儿一般扫荡着这黑沉死寂的百里府邸。月亮像半张死人的脸,冷光熹微,根本刺不透沉沉夜幕。

    如玉轻着脚步飞快地赶至绝酒堂,那‘绝情诀’如此重要,耿醉君应是将它藏置于眼皮底下,只是上次在绝酒堂内并未寻到蛛丝马迹。如玉转转眼睛,若东西不在正堂,余下来的也只可能是一些让人不易察觉的地方。

    突然如玉的脑子里闪过那株簇锦的白玉兰,正是她在之前夜游之时所经过的,那侧院里似是有一小阁,门上还挂了锁……

    打定主意,如玉便侧身向绝酒堂东侧走去。

    园中的白玉兰依旧直挺挺地立在那儿,仍是那么柔和的白,含苞欲放的花朵、片片精巧的花瓣,似在夜色中浸过,又似用玉石雕刻过,绽放的那样不显山露水,纯粹得连也都多余,洁白的花萼亭亭玉立,好似镶着一层淡定从容。

    如玉见此美景不禁多看了两眼,好容易收回视线登上台阶,门上的铜锁已经生了锈,想是已经许久没有人进去过了。

    如玉抬起头,看见楼阁上有一小窗,上面已然结了蜘蛛网,只是里面并未上锁封住,薄薄的扇叶直棂窗被夜风拍的吱吱作响。

    暗自庆幸一番,如玉借外墙轻跳,一个翻身便钻进窗里。

    阁楼里一层灰蒙蒙的,使人看得一阵迷糊。如玉待适应了屋里的黑暗后才看清了屋里的摆设。

    房里不大,收拾得十分整洁,虽然大都落了灰,但也是可以瞧出它曾被人仔细清理过的。墙角边放着一张简单的红木加矮老条桌,隔着则是已经认不清颜色的翘头案。屋内堆放了许多什物,连地上都摆放了不少。许是白日里不朝阳的原因,现下站在这里只觉得潮湿异常。

    如玉皱皱眉头,正准备往前走,脚下却迈不出步子,原是脚边有一幅字画覆在了前方。低头细看才发现居然是前朝画师李甲所作《潇湘图》的孤本,又一转身,右手边有一书册,原来是神医白沧祁所著的医经《青囊鉴》,此医经在江湖中已失传许久,没想到竟藏匿在此。如玉环视一圈,发觉摆放的大都是珍奇异宝,看来‘绝情诀’在这里的可能性极大。

    如玉定了定心神,着手从身旁开始翻找起来。

    开始是细细的查看,可越到后来心里越是不安,渐渐加快了手中的动作,直到最后手中放下最后一件琉璃灯盏,如玉的脸色也逐渐变得煞白。

    怎么会这样,这里明明是最有可能的藏物之地。

    如玉几乎站不稳当,心中涌起了一股深深的绝望,她将筹码全部压在了这里,却没想到头来竟是一场空。

    如玉无力地抬起了头,看着天边的残月闭了闭眼睛,整个人僵直地一动也不动。

    云朵缓缓地在天上移动,依稀露出了稀朗的月光。

    如玉眨了眨眼,咬了咬牙迈出脚步,翻出窗子离开了。

    站在暗格的两人这时才走了出来,一人垂着头恭敬地问道:“主子打算如何处置?”

    另一人似是没有听到一般,敛了敛衣袖舒展了眉头。

    明明灭灭的光影里,他原本淡漠的面孔,竟显出几分盈盈笑意。

    天边的月亮调皮地在云层里翻了个跟头,便躲在里面说什么也不肯出来了。

    翌日清晨,云罗便拿了新的纸样,在院子的左侧回廊里坐了下来准备剪些新的纹样,这是两日前含祯吩咐过的,只是因着昨日府中大摆宴席而耽搁了。

    远处的天儿已经浸了粉红,空气中还弥漫着轻纱般的白雾,晶莹的露水将‘舍南舍北’染了个遍地迷蒙。

    含祯一向是几人中起得最早的,洗漱完毕后一出门就见云罗独自坐着。于是脸上带了笑意轻着手脚慢慢走近,打算好好唬她一跳,待走到她身后刚要开口,云罗便冷不丁扭过头,得意的挑着眉头。

    含祯见没能戏弄着她,不禁泄了口气,扭头见云罗掩着嘴哧哧的笑,也觉得有些悻悻的,便捡了身边的美人靠坐了。

    云罗调侃道:“姐姐难得也有这般促狭的时候,可真让我大开眼界。”

    含祯笑着瞪了她一眼,说道:“你这丫头怎地耳朵这样灵,我已经把脚步放得很轻了。”

    云罗抿了抿嘴,只道:“这大早上的,院子里这样静,姐姐再怎么轻着步子也是有响声的。”

    含祯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糊涂,便轻轻咳了咳,拿起云罗手边的纸样说道:“这个模样我倒觉得不怎么好,还是换一个罢。”

    云罗低头去看,原来是用平金绣着的海棠花。

    含祯又道:“府中其他的夫人用这个倒也喜庆,只是咱们夫人喜静,性子又淡漠,不会讨爷的巧,用这个怕是不合时宜。”

    云罗听了怅然一叹,说道:“且留着罢,就是因为这个,咱们才要冲冲喜。”

    说起这话云罗又有些气结,但又不好开口,只倚了红木漆柱半天没吱声,过了会儿才闷闷说道:“咱们在这里伤心又有什么用呢,左右只不过是看造化罢了。”

    凉悠悠的清风丝缕缕地吹,将清晨的轻微寒气打散开来,连同头顶上的薄云也渐渐聚拢在了一起,使得日光怎么也透不过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一阵话,郁郁的谁也提不起精神。

    含祯甩了甩已经有些酸涩的手腕,抬头看了看天说道:“这天儿不对劲,看是要下雨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