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十七章 阑月半掐

第十七章 阑月半掐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耿醉君藏在窗楞子洒下来的阴影里,也不说话,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她。一股说不清的失望往心间涌聚。他这是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任由她胡来?她值什么?左右只不过是江湖中一个无名小卒罢了,也值得他这样念念不忘?

    一甩袖袍便上前抓住了如玉的右手,拉长着脸将其抬至两人眼前,他咬牙说道:“这是什么?”

    如玉见耿醉君拉她的手就觉得不太对劲,此番听到此问不由得大惊失色。她一下就看到了自己手掌中的虎口,凡是练武之人必然会生茧,尤其是以剑为武器,更是令人显而易见。

    当初乔装的时候就觉得这样不妥,只是一连几日过去也没人发觉,她就随着去了,千想万想没想到这耿醉君眼神毒辣、心思慎密,与她只打过一次照面就能发现迹象。

    如玉骇异不及,脸色煞白的就像一盆冷水直从头顶泼了下来,将她浇了个透心凉。

    耿醉君一眼便看穿了她眼中的惊心掉胆,但如玉即使心里正瑟瑟发抖,恐惧得已然不能自己,表面上仍维持着波澜不惊的模样。

    耿醉君一看她这样,顿时没了脾气,缓缓放开手抚上如玉的脸颊。

    如玉被冰凉的触觉吓得一哆嗦,但也不敢再抬眼去看,正当她准备避开,耿醉君倒是先一步垂下了手。

    他倒退一步,抬起右手转着左手食指的虎扳指,转过身对着窗子轻轻说道:“不论你是谁,不论你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在乎。”

    如玉一哽,不知该怎么回答。自打那夜见过他之后,就知道此人极难应付,只是没有料到他居然能这么快在她身上发现异常。她也在此之前做了准备,万一事已败露,就算拼了命也得叫他交出‘绝情诀’,总说不得让师傅失望就是了。

    这个场景如玉自个儿在心里已经琢磨过了数遍,只是千思万想都没有料到他居然会是这样一个反应。

    耿醉君本心里烦乱,见如玉这样疏离着他更是觉得难受,但又转念一想,怎么说她现在也在自己身边,感情这回事,说到底也得靠时间熬,时间若是短了再好的茶也是泡不香的。

    耿醉君舒了眉头,侧过身说道:“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如何?”

    如玉略动了一动,才发觉身子僵的过久,半边腿都麻痹的不能动弹了,手脚更是的使不上劲道。

    她低声嗫嚅:“什么都行?”

    多想无益,总归自己的行迹已经暴露了,倒不如顺其自然,看看这耿醉君是否将此当真,若是作数自然皆大欢喜,若不是,到时候再行下策也未尝不可。

    耿醉君轻笑一声,随即略略点了点头。

    如玉心生警觉,想必他是不知道她此番目的的,即便这样也能放心任由她在府中这么多时日吗?他是根本不觉得她是威胁,还是说他已经有办法应对了?

    正在如玉胡思乱想之际,耿醉君垂了眼睛去看她,似笑非笑地说道:“只是我从来讲究一个‘公’字,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作为交换,你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表示?”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雨势渐渐小了下来,荷荷的雨声中现在剩下的只有空灵的檐前滴水声。沿廊边上的青苔和虎耳草因沾上了雨水而显得格外碧绿,片片嫩叶经过洗礼也微微颤动着,翡翠的雨珠调皮的不断从叶脉上跳下来,在空中打个滚就不见了。

    良久,如玉清秀的眉蹙了一下,反问道:“你想要什么?”

    耿醉君眯了眼睛看她:“别忙,你得先决定是否答应这个条件。”

    如玉突然明白了过来,这是使了套子等她往里边跳呢!她死死咬住了嘴唇,气得身子发噪,手攥得紧紧的,略长的指甲抵住了掌心,留下了一道道指痕。

    如玉的眉眼显得过于秀气,就算拧着眉头,也一点不显刻薄。那双眸子里就算有怒气,也是温和的。而耿醉君则不同,他就算嘴角含了笑,眸子里的那抹意味深长的光,也会让人生出怯意。

    怅然呼出口浊气,自己开解了一番,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再怎么说自己也可以算得上未带善意的不速之客,一晃这么些时日过去了,可那本经书就是怎么也找不到丝毫踪迹。现下被人发觉了,不但没有刀剑相向,反而还提了要求作为交换,若是能凭此真拿到经书,被人下个袢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思至及此,如玉抬了头正欲点头,却见耿醉君淡了表情朝房门走去,一边踱步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别急着回答,想好了再来找我。”

    如玉听了转过身去看他,急急说道:“我已经想好了!”

    耿醉君身子顿了顿,摇摇头不再说什么,径直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命人送走了耿醉君,如玉任瑶矜梳洗了一番。小姑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一个劲地朝如玉瞟着,如玉拉了她的手安抚的笑笑,又因一夜未眠身子实在疲乏,喝了点淡粥便令她们散了。

    如玉一沾上床便昏昏睡了过去,只是白日里总不及晚上睡得踏实,朦朦胧胧间躺了两个时辰。强撑起身子看了眼漏刻,一晃已经卯时了,又望了望窗外,雨已经停了,但仍看不见日头,雨天里的白日也显得特别短,只一个闭眼天色便暗了下来。

    如玉扬声唤了唤,却没有人应声,只得下了屏风罗漠床,披了件外袍便走了出去。

    雨后的‘舍南舍北’徜徉着一股清冽的氤氲之气,空气中带了些许凉意,花篱周围散发着泥土的香气,一株株含苞欲放的花骨上都乘着颗颗露珠,如同琉璃般晶莹剔透。

    雨水积在石板路上,聚拢成一个个小水凼,倒映出园子里的硬山屋顶长廊和女子的身影。

    如玉踮起脚跟,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落脚,怕溅起的水花会打湿裙摆,更怕踏碎了水凼里的纯净景致。

    好容易走到了偏房,却听见屋里传来一声叹息。

    如玉走进了两步,心里正纳闷着这人是谁,便听到云罗低声说道:“那两个丫头怕是耐不住性子了。”

    含祯可有可无的嗯了一声。

    云罗等了一会,不见她有别的话,又转了笑脸,摆开闲聊的架势,回忆着感慨道:“还记得咱们刚入府的时候,府里还没有多少人,爷也尚未娶妻,时候一晃竟过得这样快,梦倚瑶矜进了府,咱们被派来侍候安夫人,想来还是有缘份的。”

    云罗一边说着,一边细瞅含祯的脸色。

    含祯只顾着刮着手里的茶叶沫子,神色始终不轻不重,没有多大变化。

    云罗见她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面上讪讪的,裂开嘴拉了下嘴角,拿了染红的色纸用洗盆里的水淋湿,又在下边压了模板,然后取了煤油灯使之面对着朝向。这剪纸可不仅仅这么简单,要等到都被煤油灯飘忽出来的烟所熏黑,色纸也已经完全干燥之后,才得将模板取下,这样就会留下煤油烟熏过的地方,以及没有被熏到的被模板盖住的空白痕迹。即便这样,也还是剪纸里一个铺垫的小过程罢了。

    过了半晌,如玉听两人不再言语,正打算推门进去,却听见含祯开口说道:“梦倚虽小,但也还是知道些分寸的,只是瑶矜,恐怕迟早要出事。”

    如玉愣了愣,停了动作站在门外。

    云罗听了连忙转过身,急急追问道:“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在四个侍女里头,含祯最为年长,自然处事最为周全,平日里但凡有个什么大事小事,旁人都让她拿主意。

    含祯抿了口茶,瞥了眼云罗:“瑶矜是你妹妹,你关照些自然也无可厚非,只是为了自家姐妹而去害了旁人,却是万万不该的。”

    云罗听罢脸色煞白,嘴唇直哆嗦,蜷着手指半天说不出话来。

    含祯轻叹:“何苦呢?爷不是咱们能肖想的,你这么做是把瑶矜越推越远啊!”

    云罗一凛,心头突突直跳,心下一横只得垂了头说道:“还是瞒不过姐姐的眼睛,本想着姐妹在一个府上总可以相互照应些,我本来也是知道点瑶矜那丫头的心思的,只是没想到她性子这样倔,我劝了几次都不成。”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见含祯面容并无异色才继续说道:“我只盼着这孩子只是贪图一时新鲜,隔段时日兴许就抛到脑后了,可谁知道……”

    还没等她说完,含祯便将话截了过去:“你以为只是孩子之间小打小闹吗?若不是我方才去了趟药铺,老板将此事告诉了我,梦倚怕是过不了几日便成了痴儿!”

    这话让如玉狠狠吃了一惊,站在那儿丝毫动弹不得。

    云罗带了哭腔,咬着嘴唇道:“我知道!我知道!那孩子这事做得太绝,竟不留一丝情面!只是看在她对夫人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她这次吧!”

    含祯轻哼一声:“忠心耿耿?这丫头是着了魔!只是梦倚天可怜见的,还将她认作姐妹,这样铁石心肠的姐妹,我看还是不要的好!”

    云罗细细抽泣,觉得天似乎都塌了下来,她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啊,本以为两人进了耿府,家里的苦日子也到头了,谁想到竟会生出这样的事端!

    含祯还不解气,恨恨的将茶盏往桌上一搁:“只因为梦倚对爷也有盼头,瑶矜就在饭食里给她下药。要是换作夫人呢?爷现在来‘舍南舍北’的次数越来越多,那她是不是就打算鸠占鹊巢了?”

    云罗被这一番话惊得手脚发虚,她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只是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在脑子里落脚,就被她下意识的赶了出去。

    含祯看她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面色稍霁:“我也不是有意为难你,只是这件事若瞒得也就罢了,但瑶矜从明日起不得近身侍奉,你也得费些心思开解开解。”

    云罗一听,这便是要将此事作罢了,长长的呼出了口气,忙不迭地点着头,拿起桌上已经凉得彻底的茶盏准备去换新的,还没走两步便听见含祯在身后轻轻一叹。

    “可惜她是那样的讨夫人的欢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