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三十八章 不如归去

第三十八章 不如归去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日不见,他看上去似乎更憔悴了,嘴角残留着的胡渣,眼下的乌青,都无一不显示出他这些时日的乏累。

    耿醉君站在云纹熏炉旁,即使身子再如何疲倦,他还是玉树一般,那样的风姿奇秀,似乎那些重负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他。

    含祯在一旁瞧着,心中不免偷笑,抽出了身侧的帕子朝耿醉君福了一福:“奴婢这就下去了。”

    耿醉君赞许地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含祯一走,房中只剩下他们两人。

    伪装出来的清净祥和,仿佛转眼就被瞧不见的思绪给挤走了。

    “我很高兴。”静了片刻,耿醉君提着略显沙哑的嗓音低声道:“在你心中我原来也不是那般无用之人。”

    如玉垂着眼,抬眼去看他,目光刚一触到,顿时又别了开去,本就不大的房间,好像狭窄到非要令人张着嘴用肺呼吸似的。

    “可惜你的所作所为,让我很怀疑自己之前的看法。”

    似是毫不在意,耿醉君轻笑一声,慢慢走到如玉的面前。

    “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看到如玉的面上忽然变了颜色,又话锋一转,改口道:“哦,不是,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光凭这一点我在你心里的印象也不会差。”

    如玉疑惑地抬头,望进他深不见底的重瞳中:“情人?我们?”

    “当然。”耿醉君心里更加舒畅,拾起她搭在肩上的一缕长发细细地摩挲。

    如玉忽地嗤笑,扭头抽出了自己在他手中的发丝。

    “耿爷真是会说笑。”

    耿醉君一愣,怔怔地看着她。

    “耿爷您是都尉,是淮康的天,我是剑客,是‘竹谷正宗’的鬼,咱们注定不是一路人,早晚都得分道扬镳,耿爷,您不会是忙了这么多天,忙昏了头罢?”

    如玉说完,面上露出一抹无所谓的笑,但内心深处,却隐隐觉得不安。

    她原以为自己已经陷入了耿醉君给自己编织的这张情网,无论这是真实还是做作,都已经稳稳当当地在心里落叶生根了。她贪恋这样的宠爱,尽管是这样的不真实,她还是想放纵自己再多留恋一段时日。只是大限将至,她也终将和这一切告别。

    “我昏了头?”耿醉君喃喃道:“难道这些日子对你来说什么也不是?”

    “耿爷。”如玉做出一副不耐烦的神色,沉吟一会儿道:“尘归尘,土归土,时候将至,咱们缘分已尽,还望耿爷能遵守陈诺,将‘绝情诀’给我。”

    耿醉君只觉得浑身发冷,地砖透出的寒意直直透过双脚刺进膝盖,冷得他浑身一颤。

    “好。很好。”他苦笑一声,缓缓低下头,再抬起来,眼中竟蕴含了惊涛骇浪。

    “人人都道我耿醉君性格莫测,冷血狠绝。”他嘴角勾起一丝嘲弄:“今个儿我倒是真是长了见识!前一刻还和你相拥缠绵,下一刻就能翻脸置人于三里之外,颜如玉!你真是好本事!”

    多日的紧张加起来竟不及现下来的苦闷与疲惫,耿醉君心中太沉重,反而没了方才的慌乱难受,麻木得像没了知觉一样。

    如玉握紧了双手,指甲深深地凸入了掌心中,她却毫不在意,好容易才强撑着使自己没有落荒而逃。

    “我从来没有向你回应过什么。”

    耿醉君一气打不过来,面上一片青灰,像被人不轻不重地打了一记耳光,不全是伤心,也不全是愤怒,若是仔细体味起来,倒有一丝怅然若失的滋味。

    原来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他望向眼前这个人。

    如玉的面上仍是带了安红缨的人皮面具,脸颊很美,不大不小的眼睛微微下弯,很是让人我见犹怜,若再沾着几滴泪珠,欲坠不坠,就更是美丽地让人发狂。

    而耿醉君死死盯着的,却是在面具下她真实的模样。

    上一次见到她是在什么时候?是十年前她拿着刀对着自己,躲在谷下寒身后瑟瑟发抖,还是就在年前瑶池旁的匆匆一瞥呢?

    她有羊脂玉一般莹润的脸颊,长长的睫毛扑扇扑扇地直晃动,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一双眼眸。

    碧波荡漾,清澈水灵,耿醉君痴痴地瞧着,那真是天底下最动人的眼睛。

    他一点,一点也不想,失去任何能够看着她,心系着她的机会。

    他无法忍受,自己不再和她有任何交集,从此天涯相思长,人各在一方。

    想到这里,他狠狠缩了缩眼眸,抬眼淡笑。

    “缘分这回事,是很奇妙的。”

    如玉一愣,没料到他如此回答。

    “有时候你不想有所瓜葛,月老却偏偏要将你们绑一块儿。”

    “哦?你还懂月老的心思?”

    耿醉君展颜道:“那当然。”

    “能左右我的红线,只有我自己,我就是月老。”

    如玉心里大震,完全没想到他居然能如此笃定,才抚平的心跳又再一次怦怦作响。

    耿醉君坚定地又向前迈了两步,狠狠将她梏在怀里。

    如玉没有挣扎。

    手臂越收越紧,勒得她有些喘不过气,但她知道,若是此时推开,或许这一生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两人多日以来若即若离,仿佛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墙,此时的相拥相抱,才似拨开云雾般逐渐明朗。

    抱着多时,只恨不得天地就这样停顿,不再日升日落,不再理会宫廷内乱、江湖纠葛。

    只可惜,这一切都只是臆想。

    屋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有些急促,又有些不安。

    “四爷。”卢栩隔着房门屏了呼吸道:“城破了。”

    耿醉君身子一僵,怀着如玉的双臂渐渐松开,怔站了半晌。

    竟来得这样快!

    “知道了,告诉孟之章调集三千军马作最后抵抗,其余一千调至东城门外按兵不动。”

    卢栩领了命便匆匆离去。

    如玉怔了怔,原来战事已经到了这般田地,敌人既然入了城,想必是再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只是为何耿醉君他一个都尉,竟也能使唤将军孟之章?

    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手便被轻柔地牵着抬了起来。

    耿醉君拉着她的手往外走,语气轻松地说道:“你不是怨我幽禁你吗?这下可好,耿府也快保不住了,你且走吧。”

    两人来到了‘舍南舍北’的院中,天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暗了下来,密集的乌云聚拢在了一起,将一方天地拢了个严严实实,好似下一刻人们便要陷在了黑暗里。

    “你要赶我走?”如玉脚下微滞,有些惊异地问。

    “不。”耿醉君没有回头,突然的拉力迫使他也不得不停住脚步。

    “我不是赶你。”他沉着嗓音说:“你从来不属于这里,我只是送你回你该去的地方。”

    “我该去的地方?”如玉喃喃道。

    真的是太奇怪了。她意识有些恍惚,仿佛不明白这突然的变故。自打来了耿府之后,她每日里最大的盼头就是早日拿到‘绝情诀’离开,这个念想一直氤绕在她的脑海里,以至于根生蒂固地扎在了心里。只是,为何临到离别,会感受到这种莫名的不舍和难过?

    耿醉君见她发愣,心下不由得着急,往回走了一步便把她一个横抱了起来。如玉猝不及防,下意识地勾住了他的脖子,抬眼去看他。

    俊秀英气的面容带着从容,却仍写满了疲倦两字,明明没有任何表情,但那重瞳里,自己却仍能看到那,似乎可以称为眷恋与不舍的感情。

    耿醉君垂下眼,静静地去端详,恍恍惚惚觉得有些悲凉,这股悲凉来的无缘无故,不知因何而起,可就是浸在心头,凉得他阵阵打颤。他强忍着挪开眼,一个转身便飞踏在了琉璃屋檐上。

    登高望远,看见的总是不一样的景色。

    如玉停了停呼吸,震惊地看着远处。

    整座淮康城已经失去了它本来的面貌,那些曾经的热闹与喧嚣仿佛在顷刻之间倒塌。因为前一天驻守士兵们的劝访,大部分的百姓已经收拾行装离开了,那些带不走的牲口都还拴在各家院子里,只是街上冷清的完全不似一座水秀清城,反倒如同被废弃多年的死城一般,毫无生气。

    只有远处攻入城内的外族人的叫喊,声声叫嚣着诉说他们的得意与自大。

    如玉眯了眯眼,试着去看城门的情景,还没等她看清,便听着耿醉君沉着嗓音说道:“城已破,现在的兵力根本不可能与敌兵抗衡,淮康城,完了。”

    饶是如玉再怎么不了解眼前这个人,但此时他的眼神与语气里透露出来的无奈与不甘,突然让她明白,他原来是这样眷恋着这座城。

    良久,耿醉君将她轻轻放了下来,深深地看着她,忽而弯了弯嘴角道:“现在,是时候给你你想要的了。”

    一切都仿佛停止了。

    如玉窒了窒,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只看见耿醉君靠过来,覆在自己的耳边轻轻地说:“绝情诀,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这句话语气极淡,最后几个字轻到了极点,若不竖起耳朵仔细听,简直就听不见。

    然而就是这样,反而无端多出了一种神秘与落寞。

    如玉仿佛没听明白,身子直直地僵着一动不动,就连瞳孔都没有丝毫收缩,好似刚才那句话,她根本没有听见一般。

    “告诉谷下寒,我要的还远远不够。”耿醉君也不管她是否听懂,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我的东西,我迟早要拿回来。你一定要记得转达他,颜如玉。”

    这最后三个字似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走罢,你的同伴已经在北城门等着你了。”说完,他向后退了两步:“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如玉恍恍地抬起头,眼神飘忽地望向他,希望能从他的面上看出什么端倪,只是事于违愿,耿醉君又回复了以往戏谑的神情,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敛了敛眉,努力平复了呼吸,强迫自己将情绪压下去,闭了闭眼便转身离去。

    耿醉君看着如玉的背影,喉咙好像被什么哽住了一样,屏着呼吸,心里如同有两把刀相互击刺,迸发出爆豆般地脆响在刀的刃面上,每一下都如同敲在心上。她走得那样决绝,好似没有一丝留恋,头也不回地离他而去。他有些茫然,失神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久久站立着。

    一切源于空来,终于空。

    只好在不用再过多久,便可以斩断一切。

    他抬起骨节分明的右手,轻轻抚上左胸,心脏的位置。

    多少年来,江湖里总在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天下之尊,非得秘籍者莫属。

    ‘绝情诀’流出后,江湖人士竞相追逐,引起无数血雨腥风。

    耿醉君微微眯了眯眼,好似阴沉的密布乌云也将他的眼眸刺得纷乱不堪。

    是啊,‘绝情诀’早已不复存在。

    天下现只一人能练成此功。

    想到这里,他垂下眼在心里默念道:

    欲断情者,顺生节欲,取利去害,功用一日,技精一时,豫顺以动,渐至止欲,朱神灭佛,独步天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