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六十一章 屏花燕飞

第六十一章 屏花燕飞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夺诀大会第十天,天阴,多云。

    这日的夺诀会已经结束,按照以往的情形,人们在散会后都会去离广场不远的酒馆一聚,畅谈赛事。

    今日却极不寻常。

    街道上一片冷清。

    不过,老萧的面馆里,生意反而兴旺了起来。面馆里已经没有了空桌,每一个位子上都有人,以至于绝大部分的人都挤在了小巷中,争相看向坐在面馆门口那个浪子,他的手中正在把玩着一串香木做成的佛珠。

    有佛珠,必定是要修行念法,亦以雅斋静室或重重深院里为宜。

    很少有人会选在正午念法,更没有人会在面馆前修行。在众目睽睽之下还能够泰然处之的,或许也只有白浪子才能做得出来。

    时候正好,这时正是一天里面馆生意最好的时候。

    不过就算没有人想吃面,也有人会为此专门来看热闹。

    萧大嫂抬眼扫了一眼坐在门口的白钟,无奈地笑笑,转身回了厨房端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走了出来,摆上桌后又忙不迭地去另一桌招呼。

    白钟在南秀城待了不长不短的时间,小城很小,不出一个月的光景便可以将全城的人们大都眼熟,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人们也就知道了这白浪子的行径。

    再奇怪的事发生在他身上,都不算奇怪。

    但那些由外城来的人们就不同了。你看他们的嗤笑,便也可以猜出他们的想法:这小子是不是一个疯子?

    有些人们忍不住好奇,去问萧大嫂。

    萧大嫂只是点头微笑。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这个时候的微笑既可以诠释为‘你想的不错!’,也可以理解成‘我怎么会知道?’。

    聪明的女人可以用微笑来化解一切不易处理的事情,当然也包括那些不易回答的问题。

    那些外城人也都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他们仿佛每一个人都领会到了这抹笑容背后的含义。

    小巷里的人越来越多,更有甚者跳上了街道另一侧的墙头屋顶,一边好好欣赏这场好戏。

    好戏果然来了。

    “不知施主这串佛珠是从哪里来的?”

    不知什么时候,在离店门口不远处的巷子中间,立了一位老僧。

    很快,便有人认出了他。

    “是‘儒门天下’的方丈道缘法师!”

    白钟放下那串极其珍贵的念珠,缓缓抬起了头。

    传说道缘法师是儒门近百年来最杰出的一代高僧,不仅佛门修养很高,就连武学造诣也是凡人不可比拟的。

    这位万人敬仰的高僧现在就站在白钟面前,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平澜得经不起一丝涟漪。

    正好与他身后跟着的几位沙弥形成了异常强烈的对比。

    “原来是道缘法师。”白钟微微一笑。

    道缘无喜无悲地点了点头,右手如磐石一般竖在胸前,又道:“施主,你这串佛珠是打哪里来的?”

    “白某一定得说?”

    道缘又点了点头,说道:“是。”

    “哦?”白钟挑了挑眉头:“为什么?”

    “因为这串佛珠是老衲的。”

    众人哗然,难怪看着怎么这样眼熟,原来是大师的随身之物!

    惊诧过后,众人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个问题:为何这浪子手上会有道缘法师的念珠?

    白钟面上闪过一丝惊异,后又消逝不见。他抿了抿唇,低头思索片刻道:“大师说是您的,可有什么证据?”

    “当然有,此串佛珠共有一百零八颗,每一颗上都刻有‘道缘’二字。”

    白钟捧起佛珠,仔细检查一番,不断点头称是:“唔唔,果真如此。”

    道缘无波无澜地说道:“即使如此,就请施主将这佛珠交还给我。”

    白钟抬起右手,拾起其中一颗,举到空中,忽然猛地一收,笑道:“即使如此,我便得更正一下。这佛珠过去是大师您的,而现在却是我的。”

    道缘的目光骤然森森如炬,他用一种毫无起伏的声音说道:“不知为何施主有此一说?”

    “若不是我的,它现在怎么会在白某手中?”

    道缘竖在胸前的手微微沉了沉,只一瞬便又回到原位:“不错,这也正是老衲想问的。”

    白钟微微一笑:“这并不稀奇,因为不论多么珍贵的东西,难免也会换换主人。”

    道缘没有什么反应,倒是他身后的沙弥脸色发青,眼中无一不浮现一片杀意。

    白钟似乎毫未察觉,依旧继续喋喋不休地说道:“这就好比天山派所拥有的诀书,现在也许还是在他们手中,但过不了几日便得易主,到了那个时候,天山派的人总不能还见人就指着诀书说,这是我们的诀书,这是我们的诀书……”

    道缘的眼睛似乎跳了一下。

    不消说,这个比喻实在妙不可言。

    若换了旁人,要是遇到一个想白钟这样信口雌黄的轻浮浪子,早就忍不住发作了。可是这人却是道缘法师,不论他是否心如止水,在这一方面上,就已经很值得让人敬佩了。

    他无动于衷,但不代表其他人也是如此。

    身后的那几位沙弥一个个皆涨红了脸,按捺不住地指着白钟道:“好一个无耻之徒!偷了东西居然赶在青天白日下胡说八道,快些将师傅的佛珠还来!”

    另一人也不甘示弱地说道:“师傅的东西你也敢偷,真是胆大包天!”

    白钟静静地看了他们半晌,倏然轻声一笑:“偷东西无关胆子大小,只看是偷何人的东西,偷别人的东西,或许不太容易,但像道缘大师这种人的东西,偷起来却是易如反掌。”

    道缘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淡淡地说:“此话怎讲?”

    “因为白某没有学会别的什么,学到手的本事只有一样。”

    说到这里,白钟停了停,见众人都期待地等着他说完,嘴角弯了弯,才继续说道。

    “偷鸡摸狗!”

    众人皆是一愣,良久之后只听有人鼓掌大笑道:“妙!妙!好比喻!好比喻!”

    这回答虽然幽默高明,却没有人敢出声表态,被大肆取笑的可是儒门方丈,他们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为这个白浪子拍手称好。于是当有这么一声大笑响起,众人的心里不约而同地想道,这个人的命今日算是绝定了!

    说话和鼓掌的都是同一个人,百里青燕!

    她正站在小巷另一侧的屋檐上,垂头看着这场闹剧。

    白钟眼波一转,果然见到了不远处的百里青修。

    百里青修身子一僵,轻瞪着她说道:“青燕,下来。”

    “我不要。”百里青燕嘟起嘴吐舌道:“这叫一览众山小!我站在这里,下面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百里青修皱起眉头,一个脚步腾空便将百里青燕带了下来。

    他将百里青燕不留痕迹地挡在了身后,直直地静气而立。

    那几位沙弥一见是剑玄宗的公子和小姐,也不好与之针锋相对,只能将气转移到始作俑者白钟的身上。

    “何必与你多费唇舌?听说你这个浪子也会两手,不妨在武功上比试比试?”

    那位沙弥眼露凶光,右手将法杖缓缓倾斜。

    白钟摇摇头道:“不。”

    沙弥没料到他会如此回答,微微一愣:“不?”

    他蹙了蹙眉,而后舒展开说道:“你怕了!”

    白钟忍不住轻笑道:“不是怕,是没有必要。我们两方一交手,必定会落个非死即残的后果,这些天伤亡的人已经够多了,人家受伤是为了诀书,也算死得其所;我这又算什么?倘若运气不好,把命赔在了这里,死了岂不可惜?对不住,这种傻事我不做。”

    沙弥冷哼一声,狠狠提起法杖道:“贫僧却偏偏要看看今日是谁死谁伤!”

    只是这一棒还未挥出,便被人截了下来。

    截的人是道缘法师。

    他手上没有兵器,只用手臂轻轻一挡,那法杖竟如一条长蛇一般软了下来!

    “施主如此睿智,却做出这般不可见人之事,想必定有难言之隐。”

    白钟眨了眨眼:“谁说这事见不得人?我现在不就拿着这佛珠,堂堂正正地站在这里?”

    道缘面上无异,仍继续说道:“施主的意思,我大概也有所了解了,不如请施主随老衲走这一趟,好将我俩的事情了结?”

    “这样最好。”白钟舒了一口气,走过沙弥直到道缘身侧。

    道缘看了他一眼,也不再言语,转身便带着白钟一齐走了。

    众人一见他们走了,面上皆一副失望之色。这白浪子当真是不要命了,竟敢挑上‘儒门天下’,本想会有一番精彩的恶斗,谁料到结果竟会这般风平浪静,真是没意思得紧。

    “师兄,你觉不觉得这件事有些古怪?”百里青燕将皱成一团,抬眼问道。

    百里青修蹙眉道:“那白浪子城府颇深,偷出道缘法师的佛珠,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人们眼前,故意引出道缘法师,你说这里面能没有什么古怪吗?”

    百里青燕听了极为高兴,拍手笑道:“即是如此,我们就快些跟上去瞧瞧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