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六十五章 灭烛怜光

第六十五章 灭烛怜光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钟了然一笑,被日光照耀的侧脸带了些许红光,语气里却仍波澜不惊地说道:“看来,我运气不错。”

    如玉被勾起了好奇心,也走到窗边看向巷口。

    “看来儒门这次可真在劫难逃了。”一黑脸大汉摇头叹息道。

    “这话从何说起?儒门可是有道缘大师这样的高僧,武功修为各成一派,难道还会怕了一个现在连掌门都没有的‘天山派’?”

    黑脸大汉斜他一眼,重重地哼了一声:“你知道些什么?天山派手上可是握有诀书!甭管他是不是高僧,遇上了这诀书他还能活命吗?”

    看到这里,白钟收回眼神,侧过脸对如玉说道:“看来这位仁兄还并不知道□□,否侧也不会说出这般可笑之语。”他支起了身子,垂下眼去看她,如玉的身形偏小,站在他的面前头顶也只到他的肩膀,他看着眼下这头乌黑秀丽的长发,有片刻的恍惚,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如玉丝毫不觉,轻轻说道“不知道□□并不奇怪,只是此人在青天白日下大放厥词,可真谓头脑简单。”

    白钟略显尴尬地应了一声,退后两步换了一副戏谑的神情道:“小玉儿,我们也该走了,热闹以后一定还有得看,可情郎可不是天天都能见到的。”

    如玉一怔,心里的那股不起的悸动重新又开始敲起了响鼓,她懊恼地扭过头,用手抚了抚面颊,果然滚烫无比。

    白钟暗叹一声,只希望这番感情能一帆风顺,莫要生出使她心伤的事来。

    没想到,他这一念头很快便变成了奢望。

    两人出了客店径直向‘起燕楼’而去,一路上可见人们相谈甚欢,似是有什么欢喜之事。

    “这是怎么回事?”如玉不解地问道。

    白钟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说道:“谁知道呢?也许是因为大会已经到了最后,只过不了几天就会结束。”

    “这是真的?”

    “没有什么真真假假,这都是我猜的。”白钟不以为意地笑笑:“瞧,我们到了。”

    白日里的‘起燕楼’果然雕梁画栋,高耸的硬山屋顶似有破云苍穹之势。如玉那夜来到这里会见景谈纾之时,因夜色浓重,并没有注意到这酒楼的华丽之处,今日近距一看,果真不同凡响。

    白钟率先迈了进去,抬眼环顾微扫,大堂里的宾客皆着华服,余下仅有的几位布衣,也是在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他的眼光在某一处顿了顿,随后又移开。

    “师兄!你看!是白浪子!”原来那一处坐的正是剑玄宗的百里青修与百里青燕,两人正在用午膳。

    百里青修看了眼满面通红的百里青燕,轻轻摇了摇头,夹起一片鸡肉道:“这饭菜还没吃到嘴里,就已经有人食不知味了。”

    百里青燕不理他,依旧兴奋地拉住他的衣袖说道:“他怎么会来这里?难道又是找那老和尚的?咦?他身后那个女人是谁?”

    百里青修被扰得没法,只得放下手中的筷子,抬眼去看。

    “有点印象,但一时也想不起来了。”

    百里青燕不乐意了,嘟起嘴不依不饶地说:“师兄,你快想想!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和白浪子在一起?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他们是什么关系与你何干?难不成你已经待字闺中,等着那浪子八抬大轿娶你入门吗?”

    “师兄!”百里青燕赌气地撒开手,垂首思索片刻,猛地站了起来:“不行,我得跟去看看!”

    “你给我坐下!”百里青修厉喝一声:“行走江湖,那些不该看的,多看一眼也不行!不该听的,多听一声也不该!你也不是初出茅庐,怎么还这么莽撞?”

    百里青燕在剑玄宗向来都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的,掌门陆凡虽一面严厉之色,但在她面前也很少疾言厉色。现在被百里青修斥责,不免有些委屈,只愣愣地站着,眼中竟有决堤之势。

    百里青修心里一软,缓了语气说道:“青燕,你坐下听师哥的话,师哥总不会害了你去。”

    百里青燕吸了吸鼻子,绕过桌子拉住他的手臂摇晃道:“师哥,我也不是完全是为了自己,想上次白浪子在屋中和老和尚闭门密谋,不是就和诀书有关吗?诀书现下已经在他的手中,我们怎么说也应该去一探究竟。”

    这话说得在理在情,也不得不使百里青修犹豫起来,他心里暗自掂量一番,陡然脑里飘过一个人影。

    “颜如何!”

    百里青燕被唬了一跳,以为他仍不同意:“什么?”

    百里青修嘴角汲着笑:“那女人是‘竹古正宗’的小弟子,是‘灵飞剑客’颜如何的师妹。”

    “‘灵飞剑客’……他不是‘剑问九重’颜几重的师弟吗?”百里青燕拧了拧眉头,见百里青修轻轻点头,不解道:“这竹古真是奇怪,教派关系错综复杂,哦,对了!我前些日子还听说他们教中的女弟子和教主谷下寒有不伦之情!”

    百里青修轻瞪一眼:“什么乱七八糟的传言你也往耳朵里听?再说,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你在这里评论什么?”说罢,他又陷入沉思,喃喃道:“竹古的人怎么会和白浪子走在一起?”

    “哎呀,师兄!不要再想了,还是去看看眼见为实罢!”百里青燕见他似有退步,忙去拉他。

    再如何老成,百里青修也终究不过是一位双十少年,最后还是敌不过心里的好奇心,被半推半就地和百里青燕一起上了楼。

    ‘起燕楼’的大堂与二层正中是架空结构,二楼的房间皆以环廊包围住,一次更凸显了大堂的宽阔。

    而白钟与如玉去的正是二层里侧的房间,那里面可有着一个了不得的人。

    “我们这就进去罢?”白钟侧过脸颊问道。

    如玉点点头,又摇摇头。

    白钟见了轻笑:“小玉儿,你这是什么意思?白大哥这可看不懂了。”

    如玉的颊上开始隐显出淡淡的桃色,只明眼人一看就便知她显然是在害羞。

    白钟却恍若未见,依旧打趣道:“小玉儿的脸怎的这样红?该不是因为练了那诀书,而导致的后遗病症罢?”他忍住笑意,板着一张脸伸出手去探她的额头。

    如玉将他的手拍下来,轻瞪一眼,正过身子深吸一口气上去叩门。

    屏气等了半晌,仍没有人应门,如玉敛下眉失望地转过身。白钟眼见不忍,出声劝慰道:“他许是因为别的事情耽搁了,现在不在,并不代表以后都不会在,白大哥下次再陪你来好不好?”

    如玉神色恍惚地点了点头,只恻恻地立在那里。

    白钟轻叹一声,正欲开口,却听屋里传来一道男声。

    “是谁?”

    如玉猛地抬起头来,这声音她又怎会不识得?只是其中带了使人不容忽视的冷意,但她现下又怎么会顾得了?

    “谈纾,是我。”

    屋里的人沉默良久,方才说道:“进来。”

    门被轻轻推开,如玉踏进房内,第一眼便望见了坐在外室正中的景谈纾,他右手轻抚在乌木卷书扶手椅上,左手随意搭上膝盖。

    而他看向她的眼里,竟是深入骨髓的恨意!

    如玉自嘲一声,想是自己对他太过思念,竟会产生这般无稽念头。她向前走了两步,停下轻唤道:“谈纾?”

    景谈纾的眉间闪过一丝狠绝,寒着面容沉声道:“谁许你这样叫我的?”

    “什么?”如玉似是没有听清,愣愣地看着他。

    “我说话向来不喜欢重复。”景谈纾不耐烦地盯着她,那双眼睛曾经拥有的温柔舒雅在此刻全然消失,而被一道犀利的光芒所替代,仿佛要把她从前到后狠狠刺穿一般。

    “可是……是你让我这样唤你……”

    还没等她说完,景谈纾霍地将右手攥紧,死死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

    如玉见他这副模样,愈觉古怪,只得小心地说道:“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在我们……我们……”

    下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如玉只要一想到当夜两人的透骨氤氲,面上犹如火烧一般,不能自持。

    景谈纾看了她半晌,弯起嘴角笑道:“哦,我记起来了,是在我们席枕交欢,不胜缱绻的时候。话说回来,你倒也毫不避讳,一推就倒……”

    如玉的面上顿时失去了血色,她惨白着面容道:“你……你怎么能这样说?”

    景谈纾冷笑一声:“我为什么不能这样说?”他猛地站起来,红着眼睛抽出身侧的长剑指向她冷喝道:“颜如玉,你好大的胆子!”

    颜如玉这三个字他好似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般,咬牙切齿,其中仿佛有刻骨之仇,铭心之恨!

    他红着眼睛低吼道:“你竟敢对我下蛊毒!我今日便就地办了你,也喂你吃下千百种蛊毒,让你生不如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