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七十二章 无梦南柯

第七十二章 无梦南柯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玉无力地瘫软在地,清秀的面容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微微睁开的眼眸里布满了细细的血丝,写满了恐惧与惊愕。

    这是什么意思?

    景谈佑缓缓伸出手,抚上她的颈脖,轻轻按压在不明显的咽喉处。

    “那蛊毒,是我让杜春冉做出来的,以我做蛊引,然后将蛊毒下在四哥身上。”他手上微微用力,感觉到薄薄的肌肤下微弱跳动的脉搏:“十年前,我负责押送四哥至淮康城,途经无山,打算在酒馆小憩之时,将蛊引饮下。”

    景谈佑的面容扭曲着,俊美的脸上尽是讥讽:“若不是你当时出现,坏了我的事,我还用白白等上这十年?”

    如玉被勒得喘不过气,苍白的指关节竭力弯曲着,深深陷入了土地里,仿佛要在其中抓出一个可以逃生的洞来。她紧紧蹙着眉头,好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你对他……”

    “龙阳之情,断袖之癖。”景谈佑的手松了松,平静的语气之下,有着极可怕的寒意:“管他什么有违天伦,逆乱阴阳?我要他,就是要他,任谁也没这个资格与我相争,你懂吗?”

    如玉怔愣住,这样疯狂的言语,竟是在对她宣告对自己亲生哥哥的爱慕之情!

    景谈佑见她不语,这样的沉默终于将他激怒。

    “你懂不懂?”他拽住如玉的胳膊,将她拉离地面,如玉虚弱的身子如同筛糠一般颤抖,还没待她回过神来,又被狠狠地压在了地上。

    景谈佑冰冷的气息吐在她苍白的面颊上:“你以为四哥的心里真的有你?要不是那蛊毒,你这样的贱民,又怎么会入得了四哥的眼。”他停了停,又贴近了些许:“你这样的女人,既没有相貌,又没有身段,能凭什么去蛊惑他?”

    如玉缓缓抬头,对上了他的眸子。

    这是景谈佑见过最澄净的一双眼睛,乌黑透亮的瞳孔泛着柔光,面上略有些许湿润,好似经过这么一浸染,更显清澈。

    而这双眼睛此时正透出丝丝决意,再一细看,竟从其中倒映出自己狰狞的模样!

    景谈佑暗吸一口气,猛地僵住了身子,他手下开始用力发狠,手背上一时间竟冒出了根根青筋!

    如玉只觉得一阵窒息,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她开始拼命挣扎,却怎么能敌得过一身高八尺的习武男子?

    景谈佑的眉头愈拧愈紧,他看着眼下这个狼狈的身影,好似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动作倏地停了下来。

    如玉死死抓住他的手往外拉扯,给自己留出了半分空间,空气如流水一般瞬间涌进她的肺部,她禁不住猛烈地咳嗽,咳了半晌,又觉胃部泛起酸水,像是要将她的体内都掏空一般,往上涌去。

    景谈佑向上抬了抬身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干呕。他的目光扫过她白皙的颈脖,上面赫然印出了几道紫红的手印!

    就这么让她死去,岂不是太便宜了她?

    他缓缓站起来,仔细地打量了她一会儿,嘴角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她知道的太多,是断断活不成了,只是她让自己苦等了十年,这一笔账,怎么说都不能就此罢休。

    “我久居大内,近几年也多多少少在内惩院里断过几个案子。”景谈佑的面容又恢复到了之前的阴沉冷森,故作不经意地说道:“内惩院里的那些个中老手会时不时地变出新花样,我也见识过其中一二,当真是叫人大开眼界。”

    如玉恍恍惚惚地抬起头,却感到头部一片混沌。

    “刺字、杖刑自不用说,活剐、寸截、炮烙更是妙极,哎,只可惜现在不在宫中,不然也可以请你好好品尝个中滋味。”他的眉角向上挑了挑,眼神却比之前的更可怕,仿佛老鹰正专注地审视,思考怎么把猎物撕成粉碎。

    这句话正正叫如玉听了个分明,绝望、愤怒、恐惧,都在她两洼清泉似的眸子里翻腾,她的眼眸的表面上好似浮升了一层氤氲,显得整个眼角眉梢都是雾蒙蒙的。

    天色即使亮堂了几分,却仍被久久不散的浓云所遮掩住,不知什么时候自地面开始升腾起一层淡淡的雾气,将整个树林都晕染浑浊起来,让人分不清所在何方。

    就和她现下的处境一样。

    景谈佑微微垂下头看她,低声道:“即使你是江湖中人,我也不能失了礼数,那便就用你们惯用的把式好了。”说罢,他便转身看向杜春冉,杜春冉玲珑心思,笑着走至他的身侧。

    “春冉,你也混过江湖,那些江湖之术我向来都极有兴趣,今日倒也是个好机会,便让我见识见识罢。”

    杜春冉扫了一眼如玉,暗叹几声,笑着说道:“十一爷莫要取笑我了,我不懂那些打打杀杀,平日里擅长的,也只有使毒了……”

    景谈佑尚未等她说完,便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思,他果断截在她前面,轻描淡写地说道:“无妨,只记得一点,她就算是将死之人,我也如何都容不了她的眼睛和声音。”

    话已经说到这步田地,她还能怎么办?

    杜春冉深深看了他一眼,这个临风玉树、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深沉的男人。她为了他,叛离师门,不知做过多少妄尽天良之事。

    而其中的一件,便是制作这情蛊。

    情蛊以心血加蛊制成,每日以心血喂养,十年仅得一蛊。

    她耗尽心思,不知杀了多少人,才得以制成此蛊。

    只是这位姑娘运气太差,竟阴差阳错地饮下那杯蛊引。

    蛊引本是她为十一爷调制的,十一爷欲将蛊毒下在四皇子身上,待四皇子迷恋上他之后,他便可以禀告圣上,在朝中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四皇子不仅名声不保,就连性命都极有可能因此断送。

    想到这里,心不禁有些寒,储君之位,古今皆然,今日一个被旁人拉扯了下来,也是平常事。但亲生兄弟,时经多年仍不打算放过,竟执着地采取这种不入流的法子。

    眼前的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样的歹毒心肠?年幼的天真阳光,又是什么时候一去不复返的呢?

    杜春冉垂下眼睑,低声应了,不紧不慢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徐徐走到如玉身侧蹲下。

    “我命由天不由人,颜姑娘,对不住了。”

    她伸出手抬起如玉的脸庞,指尖触到的却是冰凉一片。

    “十一爷,她快不行了。”杜春冉犹豫了片刻,转身说道。

    景谈佑的眼睛丝毫没有离开如玉,听见杜春冉这样说,目光停了停,沉声问道:“还有气吗?”

    杜春冉一愣,忙去探如玉的鼻息。

    “还有气,只是相当微弱了。”

    景谈佑像是松了一口气,语气冷冽地说道:“既然还活着,总不能浪费了我的这一片苦心,你说是也不是?”

    平静的话语却平白无故地叫杜春冉感到莫名的心惊。

    “是。”再没有丝毫停顿,杜春冉抬起如玉的头,将瓷瓶里的药水毫不犹豫地尽数灌进了她的嘴里。

    如玉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软弱无力。迷迷糊糊中却见一女子将自己扶起,不知被喂饮了什么,嘴里顿时一片腥苦。半晌,身体里竟如同燃起了燎原之火,漫漫灼烧在她体内的各个角落。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竟使不上一点气力。

    景谈佑冷眼在一旁看着,心中充盈起一股难以解释的满足,愤怒和快感同时流窜在血液里,几乎让他无法控制住一向隐藏得很好的情绪。

    “子丑,你们手上功夫好,去,废了她的手脚。”他沉吟片刻,望向一旁两名直直站立着的黑衣影卫:“利索点。”

    影卫垂首领命,无声无息地走到离如玉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腰间长刀即时出鞘,刀光一闪,精准地在她的手脚处勾出骇人的血线。

    突如其来的绞痛令如玉忍不住痛呼出声,溢出至耳边的,却是破碎的嘶哑。

    杜春冉别开眼,死死攥紧了双手,自言自语般地说道:“药效已经发作了,过不了多久,她会双目失明,彻底失声。”

    景谈佑轻轻点了点头,英气的脸上还是那副不冷不热的表情:“颜如玉,你还能听得到我说话吗?”

    如玉的额上布满了细密的汗,那种筋脉断裂,钻心极痛,使她的脑子里一时间一片空白。她反射性地绷紧了身子,整个人在霍然拉紧后,开始了急剧的抽搐,逐渐瘫软无力,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朦胧模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

    她的眸子渐渐黯淡了下来,失去了光彩。

    即使这样,她仍用她最后的光明,缓缓移动着眼眸看向上方。

    景谈佑痛快地笑了。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哦,对了,你是来向我打听一个人的。”他语气轻快地说道:“我知道你要找那个白浪子。”

    他顿了顿,垂下头展颜。

    “只可惜他早已经命丧黄泉了。”

    最后的一丝光明,也随着这句话消失殆尽。

    在黑暗中如玉缓缓闭上了双眼,陷入了最终的平静。

    良久,景谈佑举步上前,低下身子将手伸至她的鼻下。

    终于,将碍眼的解决掉了。

    十年的等待,用你的性命来交换,你也不亏。

    景谈佑将手猛地一收,徐徐地直起腰,淡淡说道:“埋了。”

    说罢,他在心中长舒一口气,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浓云转黑,皆聚集在上方,久久不散。

    ‘玉魄’静静地躺在一旁,象牙白的剑鞘泛出些许柔光。

    剑不伤人。

    情伤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