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八十二章 平生有分

第八十二章 平生有分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哥……”如玉有些哽咽,有许多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是她在这世间唯一的骨肉至亲,她犹记得那场硝烟里的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父母的惨死,自己与大哥备受辱虐,仿佛如暗夜冬日里的风雪,丝丝地从脑海深处钻出来,令她彻底惊醒,唤起心底最深的回忆。

    如玉颤抖着拥上白钟,牙关不停地发颤,这细微的声音隐没在他肩头的白衣里。十多年的分离,谁能了解其中的悲痛?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家,就连本该互相扶持的彼此也被残忍地剥离。

    “大哥……大哥……”她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他,似乎这样就能舒缓心中的伤痛。

    白钟轻轻抚着她的长发,嗓音恍若泉溪:“我在这里,大哥在这里,你是我的命,谁再敢伤你,我绝不放过他!”

    话到最后竟有些许扭曲,他想到她手心的刀痕,手腕处的剑伤,手臂上的狰狞,心下就不由得一阵紧缩。他看得分明,手腕的伤痕是被人挑断筋脉而留下的,手臂的疤痕是被人用利器刺入形成的。如若不是心很歹毒之人,怎么会在一个女子身上下此毒手?他大力喘了一口气,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影。

    “小玉儿,对你我下手的人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你告诉我,你身子上的这些伤是不是那景谈纾留下的?”

    那日追杀他的几个黑衣人身手皆不凡,只是直到最后将这几人擒获,他们却仍不肯说出幕后之人,并且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自刎。他翻看了他们的随身之物,只在头领的衣襟内找到了一张明黄的方牌,上面清清楚楚地刻着一字。

    景。

    普天之下,无人不知这姓氏所蕴含的深意。皇族之人,才得准有此姓。再一思量,他与皇室素无来往,若真要说有何联系,那便是小玉儿的心上人,恰好是位景氏皇子。

    只是那人当真如此绝情,会这样残忍薄心?

    如玉一僵,将头抬起极力自持,半晌才勉力说道:“不是他。”

    白钟舒了一口气,若当真是景谈纾做的,小玉儿的心岂非早已如碎如离?他动了动眉角,沉下眸子问道:“还有谁会对你下此杀手?”

    如玉泱泱地抬头,长叹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追究。”

    那个人是景谈纾的弟弟,是当朝十一皇子,倘若大哥冲动行事,与谁都不利。

    白钟拉着她在炕沿坐下,话里带了不容驳斥的执拗:“你我同气连枝,又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受了委屈,我比谁都痛,你知道吗?”

    如玉愣愣地点点头,伸手抓住他的衣袖,顿了顿,方才嘈嘈切切地将自己是如何遇害,又如何被百里青修所救,一一道了出来。

    白钟搁在膝头上的双手不停地紧紧攥紧,面上却一派宁静祥和。

    “景谈佑?景谈纾的弟弟?”听了良久,白钟终于启口问道。

    如玉垂下眼点了点头,她不愿将景谈佑的心思说出。弟弟爱恋着自己的哥哥,这是多么天理难容的难堪事!她不愿害人,更不愿意伤到景谈纾。

    白钟将左手的拇指与食指一合,不断地上下摩挲,又拿右手摸上如玉的发顶,轻声道:“我心里有数,不论他为了什么伤了你,我都会为你一一讨回来。”

    如玉惨白了脸,紧了紧攥住他衣袖的手:“你不要去,他已经回了皇城,从此我们相隔两方,不再相见,又何必顶着脑袋去硬撞呢?”她说得急了,低喘一声又道:“我只要你平平安安,这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白钟抿唇不语,见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心里陡然一软:“我不是一个记仇的人,闯荡江湖这么多年,还没有谁叫我如此忿恨,看来这景谈佑我是要在心里记恨一辈子了。”

    听出这话里的妥协,如玉这才破涕为笑,舒展了面容。

    兄妹两人喋喋不休地说起这些年的际遇,他在边关是怎样忍辱负重,挣扎度日,她又是怎样得幸跟随谷下寒,进入竹古,这番一来,一晃竟到了日暮之时。

    不知不觉,话题便说到了余莲。

    白钟扯了扯嘴角道:“原来如此,看来这余姑娘的性子倒是随性豁达。”

    如玉笑弯了眉眼,附和道:“不错,她从穆国而来,给我说了一些穆国趣事,当真有意思得紧。”

    他倒是不以为然,只一个人喃喃道:“穆国?余莲……余莲……”

    倏地眸子一亮,目光灼灼地轻笑一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就看她不简单,果然不出我所料!”

    如玉听得糊涂,愣愣地问:“什么如你所料?”

    白钟好容易才忍住笑意,对上如玉的眼睛:“遇难的凤凰逃离了牢笼,真不知是喜是忧。”说罢,他轻咳一声,转开话头道:“小玉儿,你想一直待在这里,还是另有打算?”

    “我不会再留在这里。”如玉笑了笑:“余莲救了我,我自是感激,但我若继续在这里,只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欠她的,日后倘若有机会,一定会出手相助。”

    白钟含笑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如玉停了停,眼神铁一般地坚定:“我要回竹古,师姐失踪,师傅一定很着急,也不知二师兄现在身处何地。”她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我想他们,那里是我的家。”

    白钟深深地看着她,心里升起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失落,却也有种称心满意的欣慰。

    外头天色已经全暗了下来,油灯照亮了整个屋子,落得一地斑驳。

    余莲给白钟安排了一间寝屋,几人一起用完晚膳后如玉便收拾安寝了。这是这么些天来,如玉睡得最为安稳的一觉,在睡梦里,她和白钟一道生活在无山,和师兄师傅度着寝食无忧的日子。

    如此满足,以至于到了辰时初,她都不愿醒来。

    一束明媚的阳光透过糊纸悠悠洒在床铺上,准确地照在如玉阖上的双眼,这样的暖意使如玉惬意地轻叹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她施施走到窗边向外看,一阵阵秋风吹来,大杨树上摇摇欲坠的黄叶发出簌簌的音响;屋檐上,枯黄的狗尾巴草不断颤栗着,飘下一股股浮尘,白钟的身影模模糊糊地印在她眼中。真像梦境一般,如此美好,左右不过一日的功夫,她便有了一个胞兄,实实在在的血肉至亲。

    白钟为人活络,三两下就与余莲几人说笑开了。

    说是几人,其实也只有余莲一人而已。

    他漫不经心地与余莲打着趣,不知是没瞧到燕跃的脸色愈来愈黑,还是的确说到了兴头上,脸上的笑意渐渐扩大。

    眼角瞥见如玉出了屋子,话头猛地顿住,迎了上去:“小玉儿,昨夜睡得可还好吗?”

    如玉点点头,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道:“就是因为睡得太好了,这才起得迟了。”

    白钟听了大笑,和她一齐并肩向余莲走去:“我已经和他们道了别,有缘再见罢。”

    “如玉。”余莲嘴角汲笑,慢悠悠地踱着步子:“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不过我倒是希望咱们再也不会相见。”她面上晃过一丝苦涩,转而又道:“大路朝天,各走半边,颜如玉,余莲就此告别!”

    如玉窒了窒,眉角微微向上扬起,正了面容在胸前抱拳,很是英气。

    白钟若有似无地扫过余莲身后几人,沉声道:“在此拜别,还望余姑娘一帆风顺。”

    余莲给了他们两匹骏马,均高大壮硕,两人驾着马一路下山,如履平地。

    出了山林,如玉的心情没来由地低落了下来。她抬头去看天边迟归的雁群,紧贴着向南方飞去,最后的那只努力地扑扇着翅膀,却仍与前方拉开了距离。

    她思忖良久,迟疑地向白钟说道:“大哥,余莲为何希望不再与我相见?莫不是我惹她烦心了?”

    白钟一愣,失笑道:“胡思乱想,她是个极为聪慧的女子,我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

    如玉低叹一声,也不搭话。

    “她是个有故事的人。”白钟缓缓说道:“不希望与你相见,或许正是为了不连累你罢。”

    如玉怔了怔,连累?这又是什么话?

    她愣愣地发了会儿呆,忽然想起余莲之前有说过,她惹上了一身腥,这才藏匿在了山林之中。

    “大哥,我放心不下,她救了我,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你且放宽心。”白钟晃了晃脑袋,神情深晦地说道:“她的身边尽是能人之士,先不看那位给你医治的梅子漪,单单她身后的黑衣男子,武功就不可小觑。”

    如玉回想起那几人的言谈举止,皆有素月光华之姿:“这样说来,似乎的确如此。”

    白钟不愿再谈此事,微微拉紧了缰绳,伸出右手指向不远处,那里隐约可见几户农家,被柔和的阳光映照出清晰的轮廓:“看,小玉儿,我们且在前面歇息片刻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