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一百章 鹫翎轻逐

第一百章 鹫翎轻逐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玉倚在虞涟怀里,蹙着眉头嘤咛一声。她感到右臂火辣辣的疼痛,好似被烈火所烧灼,直直烧到心底。虞涟瞥见她内襟的伤口,心里暗叹数声。雪一般的肌肤赫然刻着几道血红的爪印,血肉外翻,再往上看,在肩胛处竟深可见骨。她腾出一只手想要去触碰,又怕弄疼了她,只得顿在那里进退不得,转而去看她苍白的脸,低声唤道:“如玉,如玉?”

    梅子漪手上一阵鼓捣,似是扯到了某一处的伤口,使她整个身子骤地颤栗起来。她长长的眼睫抖似竹筛,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

    虞涟见她转醒,心中大喜,抱住她不住地低唤。如玉寻着方向微微动了动脑袋,迷蒙中只得见模糊的人影,又听这声音实属耳熟,张口试探道:“余莲?”

    “是我!”虞涟笑得眉眼尽弯,嘴里不停地说道:“吓得我的三魂去了两魄!幸得你醒了!”她稍稍俯下了身子,安抚一般低声说道:“没事了,你没事了,子漪将你救了出来。还有你的师兄,他也在这里。”

    听到这话,如玉雾茫茫的眸子好似有了焦距,似懂非懂地重复道:“师兄……师兄……”

    颜几重听见她的呢喃,面上划过一丝犹豫,脚下却一点儿也没迟疑,转过身靠近,屏息地弯下腰。

    如玉本期期地强撑起眼睑,扯起笑正欲牵扯他的衣襟,却抬头瞧见一张寒意凛然的脸庞,她面上一僵,怔愣良久,嘴角的笑怎么也挂不住了,僵道:“……大师兄?”

    颜几重见她这般,心里跟明镜似的。她必定是将他误以为是颜如何了,他看着他们长大,他们之间有多亲密自是不言而喻。师兄妹感情好也无可非议,只不过他却横竖看着不顺眼。颜如何会偷偷拉着如玉商量给自己使点小绊子,两个人就像偷了腥的猫一样,躲在自己瞧不见的地方捂着嘴笑。

    他恨这种令人生厌的疏离!

    一想到这里,心中就好似压了一块巨石,他盯着她出神,向来冷漠的脸上难得浮过一丝狼狈。他覆在腰间长鞭上的手紧了紧,似是在放释,又似在压抑。

    这个动作如玉再熟悉不过了。

    她惊惧得不由自主地发颤,双目微睁,整个人拼命地向后退缩。那种鞭打在身子上的那种灼热绞痛,是深夜里最能令人恐惧的梦靥。她无法逃脱,更不能躲避。

    颜几重伫立了半晌,似隐忍一般咬了咬牙,极慢地垂下了手,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朝下俯视。

    如玉感到心直往下沉,虽说与大师兄素来隔阂,但对于对方的脾性倒也知晓得甚为清楚。他愈是不说话,就表示他愈不快;再若从眉头往下看,倘若微微抿紧唇,则意味他已经用尽了忍性。

    虞涟和梅子漪对视一眼,霎时便知道这两人之间平日里势必不和。总归是人家自个儿教派里的恩怨,也实在不好插手。虞涟的舌头打了个转,朝梅子漪使了个眼色,两人正欲起身寻个由头离开,却听颜几重抢先一步开口道:“明儿你就回教,不许在这里逗留。”

    如玉仓皇地抬头去看他,他却早已换回了那副淡漠的神情。她素来最听他的话,只要他开口,是从来没有被违抗过的。她在心里掂量一番,仍是犹豫道:“大师兄,我不能……”

    “什么不能?”颜几重不待她说完,压低嗓音冷而硬地说道:“你的那些个凄苦身世,我也略知一二,师傅腾不出手顾上你,我难道还能任由着你胡来?”他的耐性似将用尽,呼出一口气又道:“更何况你的仇人早已命丧黄泉,你追到这里对史罕发什么癔症?”

    他见如玉张了张嘴似要辩解,终于被触怒了。他握紧了拳,不耐地说道:“不必再说了,你若是还明白一点事理,就听我的。”

    话毕,便看也不看她便提步而出了。

    虞涟面上尽是尴尬,终究受不了这样凝固的氛围。她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哝音,强打着笑道:“如玉,你师兄挺严厉的,怪不得都说竹古正宗尽出俊杰,见你师兄我就明白了。”

    如玉奇怪地看她,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她又是从何得知的?她又回想了下陈日旧事,又压下了这丝疑惑。虞涟本身就是个谜,与其自我烦恼,还不如将这视为一件常事。

    梅子漪轻咳一声,转了话头轻声道:“颜姑娘,你的伤口在不断恶化,依我看应是那恶犬的爪上被涂了剧毒,我已为你抹上了凝血露,虽说血已经止住了,但毒已深入体内,极为凶险。”

    “子漪,连你都拿这毒没有法子吗?”虞涟蹙起眉头,心里不禁一跳。

    梅子漪无奈地摇了摇头,回过头来对她说道:“这毒我从未见过,实在不能妄自诊断。”他垂头瞥了一眼如玉逐渐苍白的唇,暗自摇了摇头。虽然她就这样丧命实属可惜,但因报仇毙命也算是尽了心力。他微微支起背,心下划过一丝自嘲,他从来都不是心善之人,若不是奉命行事,他又怎会去管他人闲恼?

    “主子……”他开口还没说两个字,抬眼却见虞涟面上尽是沉痛。他咬了咬唇,心里极为纷乱。他又想起父亲的叮嘱:君为臣纲。

    “如玉?!”虞涟怔愣半晌,忽觉臂里一轻,低头一看却见如玉面如青灰,唇露微紫,紧蹙着眉半睁着眼睛。她霎时慌了神,焦急地对梅子漪道:“子漪,你快救救她!”

    梅子漪垂下眼睑避开她殷切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又抬头去瞧。父亲的叮嘱好似沉甸甸的镣铐,将他紧紧地禁锢起来。他沉吟片刻,终究抵不过这符咒。

    “要救她确实还有一法,只是不知主子你是否愿意忍痛割爱。”

    虞涟一愣,面有不解道:“我?”她回过神来,催促道:“什么忍痛割爱的?只要能救得了她,使什么法子都行!”

    梅子漪轻叹一声:“我都还没说是何种什物,主子你就答应得这么爽快?”他顿住,别开眼看向如玉又道:“颜姑娘,我方才仔细看了你的脉象,体内筋络甚为混乱。如若我没猜错,你在中了蛊毒之后为了与之相峙,习练了一本诀书,而这本诀书,就是昭国江湖中争相竞逐的三大诀书中的一册。”

    如玉噎了噎,只得点了点头。

    “诀书与蛊毒原本得以制衡,可现下你的体内多了一种奇毒,三种异物互冲导致元气大乱。若无压制,则……命不久矣……”这回他并不回避,反倒直直地盯向虞涟,似笑非笑地说道:“主子,说到这里,你的心里约莫着也有数了。”

    虞涟有丝踌躇,咬着嘴唇垂下眼睑。她不是一个贪恋身外之物的人,但这件什物却与其他不同,关乎着自己与另一个人的约定。她深深蹙着眉角,良久忽地舒展开,如同绷起的绳索紧紧张拉着,又骤然松弛。

    “主子……”梅子漪微微睁大了眼睛,迟疑地说道:“这可是段公子给你的信物,你……”

    “是我对不住他。”虞涟压低声音,面上尽是凝重:“他被我害到这般田地,终究是我的错。若是有缘再见,哪怕是我的性命,我也愿意偿还给他。”

    梅子漪听了这话乍然噤了声,面色复杂地接过那册薄薄的书册,手上缓缓地打开第一页,垂首轻声道:“倘若独习这一册,不但不会增加内力,反倒会使五脏六腑疾速衰竭。不过颜姑娘既然曾经习过另外一册,想必是大有裨益的,说不定能与其他抗衡。”

    如玉似懂非懂地拧了拧眉,气息虚弱地连气也喘不上来,只是睁着半闭的眼睛愣愣地看着那本书册。

    梅子漪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了然一笑,轻声说道:“这便是你们武林人士争相竞逐的三大诀书中的一册,焚心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