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103章 澜动远空

第103章 澜动远空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师屯兵到达南隅关已有两日,可四皇子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下令全军操练,并不出兵应战。

    景谈纾在营帐内俯着身子摆弄着小旗,眼神如炬地盯着地图,在这两日里他想出了好几个战策,如无意外,个个儿都能将喀勒损筋痛骨。

    可他在等,等喀勒的动静。

    那一日之后,喀勒仿佛变成了一头假寐的狼,安静得让人不安。长时间留耗在此地,于喀勒来说无疑是一场劫难,没有食物,没有兵器,没有士气……

    这一场战役,尤宜速攻,最忌拖延。这一点,史罕不会不懂,他那样狡诈阴狠,踏平了南蛮克列,又怎会在这里知难而返?

    景谈纾心里划过一丝踌躇,莫不是在他那里发生了什么要紧事?

    “主子。”帐外的一声轻唤,扯回了他漫无边际的思绪。

    是韦子敬的声音,前日他深夜来禀,相告他与如玉碰面之事,只是说到如玉之时,面上似有犹豫,又似有窃喜。经过自己的一番追问之后,他才将来龙去脉无一遗漏地说了个仔细。

    “她……说与我毫无干系?”还记得自己颤抖的尾音,不甘心地在舌尖跳动。许久以来的压抑与彷徨,终于在这一刻化为了令人惊惶的恐惧。

    话还未说完,却见着了主子这样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韦子敬有些意外,他轻咳一声,又道:“不过我瞧见她贴身佩戴着主子的檀玉珠,被我说破之后,她一声不吭地臊红了脸,倒有趣得紧。”

    景谈纾恍惚片刻,他可以想象得到她的一脸旖旎。每当她羞怯之时,她都会微微垂下头,拿着眼角死死盯着地上不去看他,长长的睫毛落下斑斑重影,如秋水一般的眸子轻轻晃荡,粉嫩可莹的红唇泛着润光,别提有多诱人。若是不放过,再去逗她,她便会手足无措地向后倒退一步,紧张得连双手都不知摆哪里才好。

    只是光想着她,身子便燥热起来。

    他能想得到她所有的动作,哪怕是手指一个细小的微动,都逃离不了他的视线。

    这分明是有着最浓烈的爱恋,才会有的敏锐。他心里有她,他不能欺骗自己,纵使恨她给自己下蛊,却仍阻止不了对她的思念。

    听到她说不再与自己有任何干系,他着实怕了,怕她当真舍弃了他们的过往。他有股立即飞奔到她身边的冲动,就算是用强的,也要将她绑缚在自己身边。在韦子敬将檀玉珠的事说完之后,他才得以松了一口气。如此说来,她并不如嘴上说的那般决绝,那颗玉珠可谓是他们的定情之物,她不忍丢弃,仍戴在脖子上,正好彰显了她对自己的心意。景谈纾的心里划过一丝莫名的愉悦,方才冷掉的脉搏现而流动成一汪春水,甜得他微眯了眼睛。

    他回过神,耳旁又传来韦子敬的低唤,混杂在自不远处的操练场上齐截的训兵之声中,显得尤为突兀。

    “进来。”

    一同进来的还有孟之章,随着景谈纾回朝为臣,他也已不再是淮康将军,被皇帝提升至骠骑将军,直接受命于朝廷,这次便与四皇子一道共伐喀勒。

    虽说是同僚,但也毕竟是自己的主子。孟之章在座下停住,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没听见叫起也不抬头。

    “这小子!”韦子敬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打趣道:“说了多少次,还是这么恪守规矩,真是没法子。”

    孟之章微微侧过脸斜眼看他,不悦道:“你也莫要太过放肆,尊卑有别,主子毕竟是主子,哪能任由你胡闹?”

    韦子敬刚要回嘴,却被景谈纾笑着打断:“在你们面前,也别拿规矩太当一回事。之章,咱们多年情谊,私下里无需这些多余的客套。”

    孟之章尊他至极,只垂头道是。景谈纾和韦子敬无奈对视一眼,相继苦笑。他这样的性子,武将或许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仪制清吏司倒没准更适合他。

    景谈纾回身至上座,抚着微凉的扶手道:“你们一道来,可是喀勒有何动静了?”

    韦子敬收了笑,垂着手等了半晌没听见应答,他恼怒地看了一眼孟之章,不是已经相商妥当,由他开这个口么?怎么一到时候,便成了无舌哑巴,说不出一个字了?

    “主子……”他在腹中打着稿,斟酌一番才道:“喀勒那边没有一点风吹草动,反倒是我们……是否该有所行动了?”

    景谈纾缓缓敛下眉,不动声色地说道:“哦?”

    “南隅关的将士虽不如皇师兵严整精要,但若要提高全兵素质,并非一朝一夕就可实现。我认为,既然喀勒没有出手,不妨由我们先发制人,将敌军一举击灭。”

    韦子敬心里忐忑,就怕景谈纾不同意,如若战事继续这样毫无进展,不仅会大损全军士气,更会传到万岁耳中。朝中无人,倘若十一皇子从中作梗,再如同十年前那般在万岁面前弹劾,那该如何是好?

    “这是你们两人的主意,还是全军的想法?”

    孟之章这次不再沉默,拧着眉头重重答道:“回主子,这是全军上下五万将士的想法!”

    “好,很好。”景谈纾不住地点着头,极为满意这个回答,他正过脸肃道:“我就是在等你这句话,你们以为我为何下令滞留不动?就是要等大伙儿的性子磨尽了,再允应出征,这般一来全军士气自不用说。”

    孟之章与韦子敬猛地抬头,面上尽是狂喜,他们果真没有白等,出其不意的出手,才最能使对方方寸大乱。

    “集令全军!”景谈纾嘴角勾起一弧冷笑,下座走到帐帘处,猛地掀开,沉声道:“这次一定要将喀勒一举拿下!”

    五万士兵皆严整以待,四皇子一声令下,全军整装待发。景谈纾生来心思缜密,眼里容不得半点差池,两日的工夫,敌军我军的地势优劣,日里隔夜的气候差异都教他摸了个仔细。虽说还未正经开战,但两方概况也知晓了个七八分,如此一来便也可说,战事未开,局掌三分。

    景谈纾披了一身黑袍,宽大的襟领向上一捋便成了绒帽,隔绝了一路飞扬的尘土。说来也怪,愈接近喀勒营地,风沙便愈刮愈大,每个人的面上都是灰蒙蒙的。放眼望去,尽是浑浊,到最后竟只得依稀辨认出人影。

    孟之章骑着枣红色烈马,紧紧跟随在景谈纾身后,他瞧了一眼远处已见人烟的营地,两腿将马肚子一夹,追上一步道:“主子,喀勒营里没有一点儿动静,咱们是就这么杀进去,还是先派人潜进去,然后来个四面围击?”

    景谈纾审度片刻沉吟道:“史罕是头野狐狸,浑身都是心眼。之章,你领着左旗兵偷偷踱到营地西边去。”说罢,他又转身朝右后方的韦子敬问道:“李硕何在?”

    韦子敬一愣,想了想答道:“就在后面不远,领着中屯兵随时待命,主子若是唤他,我便令人将他招来。”

    景谈纾点点头,侧脸看向前方的一路黄沙。百草皆哀,仿佛在一夜之间失去了生机,死灰一般趴伏在路边。黄沙好似从泥土里生长出来,逐渐蔓延,形成一片无际的沙海。

    “主子。”

    还是那张其貌不扬的脸,黝黑的面庞上尽是死寂,幸有一双凛冽的眸子,生生将那股苍泊冲刷了干净。

    “李硕。”景谈纾正过脸,沉声道:“我现将你提为右骑将军,率领右骑兵埋伏在营地东头,你可能担胜此任?”

    众人皆是一惊,在耿府的时候,李硕还只是一普通侍卫,就算回了皇城也并未得到重用,怎么到了现下出弦制胜的时候把他提了出来?这可不是涉险吗?

    李硕却毫不惊愕,仍是摆着那副无喜无悲的神情,领命而去。

    韦子敬似是想到了什么,望向景谈纾的眼里满是敬佩,他又去瞧孟之章,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了然一笑。

    在这关键时刻自己的独子被委以重任,作为父亲的兵部尚书李宪只能感恩积报。说得难听一点儿,也就是换了条侧路拉拢他,为日后大事备以后策。

    绝境之地,又有谁能说这不是一个谋权之计?

    景谈纾眯了眯眼睛,□□一夹带领众士直逼喀勒军营。又行十余里抵达了距营口不远处的山坳,一个手势,整个大军顿时悄无声息。

    红日欲垂,血一般的夕阳洒在营地上,将每个人的影子拉的极长。景谈纾下马观望,略只一数约莫有近百座军帐林立在暮色之中。史罕胆粗,将自己的军帐立在中央,使其他营帐围其而绕,如繁星一般散射出去。景谈纾一眼便望见了那座白底红纹的将帐,浑身兴奋地发颤。这里头便是史罕了,若是取了他的脑袋班师回朝,父皇是否会对他另眼相待?多年的沉寂终于在这一刻苏醒,他是一头转醒的猛狮,站在战场上无情嗜血,渴望杀戮!

    东西骑军已藏匿好,左右拿着火棍忽闪两下,表示一切妥当,只待下令出击。

    景谈纾满意地勾起笑,喀勒毫无防范,好似被豺狼野豹盯上的野马,实可谓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这时,突然自营地中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其中还伴随有仓皇的尖叫。景谈纾暗呼不好,该不会被敌方发觉了,他正准备狠下心下令击杀,却听见营中有人大喊。

    “有刺客!快来人,保护大汗!”

    还没等景谈纾闹明白,便见一个瘦弱的素衣女子,如风驰闪电一般直捣将营而去!

    景谈纾如被雷击,脸色煞白,胸口砰砰狂跳起来。

    “如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