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生一对 > Chapter 20

Chapter 20

作者:雨过天晴的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月红在听说儿子周承泽失踪的当天,就拎上行李从东北老家赶来了这个近海的南方城市。

    她来得匆忙,飞机票都是在机场临时订的。六十多岁的老人家,要不是常年在农村干活以致身体还算强健,心里揣着悲痛消息上飞机的时候,早该心脏病突发了。郑天翊到底是周承泽的哥们,大半夜的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一接到陈月红打来的电话听说她人在机场,就马上爬起来套了衣服开车去接了。

    “唉呀伯母,您来之前真该先打声招呼的!大半夜的站在这机场外头等两个小时,您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周承泽交代啊!”等到顺利把老人家接上车了,郑天翊才松了一大口气,也忍不住要心直口快地责怪两句,“而且您老家那边可能还会有警察去取证呢,到时候您不在家,证据拿不到,案子也不好查……”

    “我知道,我知道。这回真是太谢谢你了,小郑。我实在是没办法,大晚上的搭不到车,承泽又没把小乔的号码给我,我在这边也没个认识的人,只好找你了。”陈月红坐在车子后座,一手抓着驾驶座的靠背,一手还抱着一个大蛇皮袋,“你放心,我把可能要用的东西都带来了。楷明不像承泽那么聪明,读书不好,从小啊也就只写得一手好字,他那些书法作品我全都留着的……还有作文啊,笔记啊,信啊……还有他以前的照片和穿过的衣服,我统统带来了!明儿个我就去找小乔,让她把这些东西都送去警察那儿。”

    从第一次听到“小乔”这两个字开始郑天翊就心头一跳,压根没把后边的内容听进去。老天,周承泽的老母亲口里居然冒出个“小乔”来,该不会……跟他想的一样吧?

    “那就好那就好。”他敷衍地点点头,通过后视镜小心地瞧了眼陈月红,“呃……小乔是指……乔茵?”

    老人家的注意力终于从怀里那个大蛇皮袋上挪开,使劲把头点了:“是呀!人家姑娘现在肯定也急得要命,她跟承泽都处了这么多年的对象了,现在好不容易能到一个城市工作,就出了这种事……”她说着眼眶便有些发红,于是抬了胳膊擦了擦眼睛,“头两天我还催着他俩赶紧把日子定下来先把酒席办了,承泽非得说工作没稳定下来,不急……”

    坏了,还真是他想的那样!郑天翊暗自哀叹:原来周承泽本科毕业跟乔茵分手以后,一直没把这事儿和陈月红说!怪不得这些年他没找别的女朋友也不见家里人催,搞了半天,居然是瞒了这么多年!

    郑天翊眼神就有些飘忽,不得不先想法子掩盖过去:“哦……伯母,是这样——”他编了个煞有其事的理由,“乔茵啊,她工作忙,这两天又要配合警方办案,可能就没时间照顾您。您看您要不先住我那里,明天一早我就帮您把那些东西送去警局,再详细问问现在情况怎么样,成吗?”

    所幸陈月红也没有多问,大概是觉得没了儿子住哪都一样,便叹了口气答应下来。

    原以为麻烦暂时不会来了,郑天翊到家以后把陈月红安顿好,就放心地继续睡他的觉,却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客房里就没了她老人家的影子。

    而乔茵则是在律师事务所见到了陈月红。因为周承泽失踪的事,乔茵已经连着两天没有睡过安稳觉,一早来到律师事务所上班,精神便不怎么好。八月份的天气还热得跟待在蒸笼里似的,她只想着快点去开了空调的办公室里凉快凉快,偏偏又被吕飞腾拦在了律所门口。

    “小乔——”他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扯到一边,“我一大早来开门的时候,看见一个老人家坐在咱们律所门口,说是你男朋友的妈妈,要找你。”说完他又谨慎地朝门里头看看,压低声音问她,“你不是跟郑子昊分手了吗?怎么又……”

    “啊?”乔茵脑袋里第一个冒出来的是只有过几面之缘的肖母,听吕飞腾这么一说,才想起郑母来。可郑母找她有什么事?老太太可是一向不喜欢她的。

    于是乔茵狐疑地进了律所,打开接待室的门一看,比瞧见郑母还要惊讶:“伯母?”“小乔!你可算是来了……”陈月红原还坐在沙发上略显不安地往窗外头张望呢,一见是她来了,立马就站起了身迎上去,很是激动地抓住她的手,低头看了看胳膊底下紧紧夹着的那个蛇皮袋,“我把警察调查可能需要的东西都带来了,你看看哪些有用的,我们赶紧送去警局吧!”

    乔茵还没有完全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只瞧了眼她胳肢窝里的蛇皮袋,再联系她说的话,大抵猜出了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因此乔茵回握住老人家的手,先问了两个问题,希望稳住对方的情绪:“伯母,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就您一个人吗?”

    “昨天晚上两点坐飞机到的,承泽没给我你的电话,所以我就联系了小郑——郑天翊啊,承泽当年的室友,你还记得吧?小伙子人真是好,马上就开车过来把我接回去了。他说你这几天忙,让我先主他那里,但我想着承泽这会儿不见,你一定特着急,所以今天一起来就出来找你了。”陈月红一五一十把事情经过讲给她听,末了又一拍脑门,猛然间记起自己漏了的事儿,“哎呀,糟了,忘了给小郑留个信儿……”

    已经平复了情绪,乔茵拍拍她的手背安抚她,细声细语道:“没事,伯母,我这里有郑天翊的手机号码,我先打个电话跟他说你在我这里,然后再跟您一起去警局,好不好?”

    老人家刚点头,郑天翊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乔茵连忙走到一边按下接听键,告诉他陈月红在她的律所。郑天翊嘴里还喘着气,应该是找得急,听说老人家没事,才大大地舒了一口气:“乔妹,有件事还得跟你说一下……我也是昨天接了伯母才知道,承哥这几年压根没把他跟你分手的事告诉给伯母听。加上承哥这回从北京调过来,伯母还以为你俩是打算结婚了,才决定同城工作的。”

    他顿了顿,禁不住短叹:“这么说对你肯定不公平,但你也知道她老人家身体不好,要是等承哥安全回来了你们再跟她解释清楚,她也不至于太受打击。要是承哥……没回来,他们一家就只剩伯母一个了,老人家知道儿子原先还有个女朋友,就算没结婚,心里至少也……”话讲到这里,郑天翊终于意识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咬咬牙简直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舌头,“啧,我这说的什么鬼话!算了算了……你也知道我这人讲话不过脑子,刚才的话全当我没说过吧。”

    “嗯。”乔茵应了一声,回身看了眼陈月红。老人家丧父失子,只身一人从中国的最北边跑到最南边,心里头自然是焦虑而不安的。她跟乔茵也只在周承泽念大学那会儿见过几次面,时隔七年,再怎么是儿子的女朋友,也不至于像刚才那样激动又依赖。可见老人家没了家人,这么大一个城市,也只能依靠乔茵这个“儿子交往了多年的女朋友”了。

    乔茵便抿了抿唇,告诉电话那头的郑天翔:“我自己有分寸,你放心吧。”

    挂断电话以后,她又试着联系肖杨,想提前跟他打声招呼。但打了半天也不见他接电话,估计是在忙。乔茵只好把大致情况跟吕飞腾说了,然后就开车带陈月红去市公安局。

    她们到局子里以后,只有严聪一个人从陈月红带来的东西里挑出几样来送去做笔迹鉴定,而后将她们领进问询室。“老肖被上头的人叫去了,待会儿就回来。”他给她们一人倒了一杯温开水,刚要坐下,就见肖杨推了门进来。

    他也在问询桌后坐下,伸手跟陈月红略一握手:“您好,我是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官肖杨。”接着才对乔茵颔首以代打招呼。肖杨还跟平时一样没有多少表情,语气也平淡如常,却莫名让乔茵感觉到他心情不大好。

    “根据目前的线索来看,还不能排除周楷明是从犯的可能性。所以现在有几件事需要您回忆一下。”严聪抓起笔先开了口,抬眼看向陈月红的脸,“周楷明八年前失踪之前,说是要去外地工作。您还记得他有跟您提过具体是去哪工作吗?”

    还是头一回在警局里接受警察的询问,陈月红难免紧张。她下意识地就抓紧了乔茵的手,抬头看看她,等她安抚地拍了拍自己的手背,才对上严聪的视线,摇摇头:“没有。他只说去南方闯闯,挣些钱供承泽读研。”陈月红说着又从膝上那个蛇皮袋里掏出一捆明信片来,递给了严聪,“头一年他还写了信给我,我看地址也都不一样,所以觉得他应该是到处跑……”

    严聪拆了捆住明信片的橡皮筋,大致看了看,就转手给了肖杨。明信片都是按日期整理好的,多是报平安的只字片语,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只是寄信的地点从第一张的昆明到最后一张的南昌,大致呈现出从西往东转移的趋势。再仔细看看时间的间隔,就能发现周楷明在广西待的时间最长。

    “当时北京的机会比南方多。”肖杨便抬眼将视线转向陈月红,“他有没有说过为什么不去北京,而要跑去更远的南方?”

    老人家摇了摇头。乔茵也觉得肖杨的推测有道理,于是拍拍她的手劝她:“您再仔细想想,可能您当时也觉得奇怪呢?”

    比起两个陌生的警察,乔茵的话还是更能让陈月红冷静下来。她仔细回想了一番,竟还真的想起了点什么:“好像是说过他有个同学在南方做投资生意发了财,就叫他过去帮忙。”说完她又瞧了瞧那些明信片,拧着眉头抿了嘴,“可我看他跑的那些城市都不是什么大城市,所以怀疑他也只是想去南方闯闯,就拿同学当借口糊弄我。”

    肖杨和严聪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说过是哪个同学吗?”

    再次摇摇脑袋,陈月红只说:“但他只念过小学,应该就是小学里头的同学。”

    “是农村里的小学么?”肖杨紧接着就问她。

    陈月红愣了愣,点点头。

    “那同学应该多数都是同村的。”他半垂下眼睑,视线扫过那几张明信片,而后才落回她脸上,“您有没有印象,村子里原先有跟周楷明年纪差不多的孩子,这几年也不见了?”

    她叹口气,甩甩脑袋,“村里的孩子出去闯的太多了。”

    肖杨便转头示意严聪:“去查。”

    对方会意,起身离开了问询室。

    已经得到了重要的线索,询问差不多也就结束了。肖杨看了眼陈月红怀里的蛇皮袋,里头都是些周楷明留在家里的杂物,严聪之前已经看过了,派不上什么用场,但见老人家宝贝似的抱着只希望它们能帮她找回儿子,便没有直说。

    陈月红此刻还是紧紧攥着袋子,像是生怕这些重要的线索丢了。肖杨注意到了她的动作,思考片刻,最终问她:“这些东西可能也有帮助,需要全部留下来,您同意吗?”

    “同意同意,当然同意!我特地带来的,要是有帮助就太好了!”一听说这些东西都有用,陈月红便激动地站了起来,把整个蛇皮袋都给了肖杨,接着眼眶一红,捉了肖杨的手,再出声时泪珠子就滚下来了:“警察同志,请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承泽……楷明也是绝对不会害他弟弟的,他是个好孩子……请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他们……”

    她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家,身躯瘦小,又佝偻着背,说这话的时候膝盖弯得都快要跪下来,滚烫的眼泪淌过满是皱纹的脸,眉宇间尽是压抑了许久才爆发的痛苦和焦急,叫谁看了都要不忍。

    肖杨沉默两秒,抬手覆住她布满老年斑的手,平静的神色不改,平日里听不出情绪的语调里却多了几分保证的味道:“您放心,我们会尽力。”而后瞥了眼乔茵示意她过来安抚,“今天您就先回去,还有需要的时候我们会再找您。”再顺口问了一句,“您现在住哪里?”

    乔茵已经上前扶住了老人家的肩膀,正捋着她的背给她顺气,听了肖杨的问题便要回答,却被老人家擦擦眼泪抢了先:“我住小乔家里,”她抽噎着拉过乔茵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抬头瞅瞅她,算是寻求最后那么点安慰,“她是承泽的女朋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天生一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天晴的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天晴的烟并收藏天生一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