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46】

    踯躅石墙边,沈醉的脸色阴沉得像隆冬欲雪的天,蛟龙抖得像狂风中凌乱的草木,而踯躅花妖淡定得就像顽固的大石头。他眨了眨水汪汪黑漆漆的大眼,说道:“又有人来了,不过这是一个人。”

    沈醉一声不响地消失,远处惊起一阵飞鸟,眨眼间沈醉又回来了,将一样东西啪的一声丢在地上。淡紫光芒照耀人眼,那人还没来得及动一下,镜花剑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是一个很年轻很俊秀的男子。

    “妖主!”蛟龙叫了起来,“有个坏人穿着与他差不多的衣服!”

    沈醉眯起眼,踯躅花妖咦了一声,站在男子面前,打量着年轻男子道:“墙上有南疆大巫的血脉,又来了一个南疆大巫的血脉,这个衣服……是盘瑶族?”

    “你……”男子望着踯躅呆了呆,忽然身体一动,被镜花剑刺破了脖子的皮肤才稳住身体,却也激动得浑身颤抖:“花……踯躅花神,您救救盘瑶族吧!”

    盘瑶族?沈醉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在脑中搜寻前世的记忆。瑶族、苗族、侗族都是南疆的大族,盘瑶族则是瑶族中第一大分支。上一世他听说南疆圣堂山有绝世宝物才过来,糊里糊涂地收了踯躅花妖为花使,得到了宝物。整个过程中没跟盘瑶族起任何纠葛,难道因为这次他顺利拿到了宝物,所以整个南疆之行都发生了改变?

    “盘瑶族的寨子在哪里?”沈醉沉声问道。

    男子警惕万分地望着他,踯躅难得看出了端倪,解释道:“这位是我的妖主,我是他的洛川花使,你看我额头的魏紫花印。”

    说着就把眉心的淡紫印记指给他看。

    沈醉也勉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收起镜花剑,负手在后冷冷地看着他。

    男子的神色松了口气,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行礼:“盘瑶族盘呈,叩见妖主、花神。”

    沈醉问道:“那打开踯躅石墙的是你什么人?”

    “回妖主,是我舅舅盘化。”盘呈说着又求道:“我与舅舅都有继任盘瑶族族长的权利,但支持舅舅的人太多,又开了汉人帮助舅舅,我只能来求花神。花神,舅舅想将圣堂山交给外人!他……”

    “够了。”沈醉冷声制止道,“不必多说,带本君前去盘瑶族的寨子。”

    阿林那个傻子,恐怕还弄不清是什么状况呢。

    这一点来说,沈醉猜错了,林夷不仅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还把周围的情况摸清楚了。

    林夷被人扛在脸上一路飞行,差点给咯得吐了。好不容易这群人停下,林夷给放到一堆东西上面,才能借机嗯的一声睁开眼,表示自己悠悠转醒。

    “这是哪里?你们是什么人?”

    说完这句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打量周围了。身边站着的是宗修士以及他的弟子,简称甲乙丙丁好了,没有盘瑶族长。他们所在的是一栋木楼,窗户外可以看到南疆阔叶木的树顶,看来是在某个瑶寨中。房间里挂有精致的刺绣和原木做的,可以显示出屋子主人在寨子里尊贵的身份。

    那就是在盘瑶族长的寨子里了,那盘瑶族长呢?林夷沉思,忽然发现宗修士等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立刻无辜地看着他们。

    “那个啥,我问你们话呢!”

    宗修士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少年,纤细,俊秀,处变不惊,果然很有踯躅花神的样子。他想着,语气也客气了起来,拱拱手道:“踯躅花神,这次请你到盘瑶族寨子来不过为些许小事,请花神稍安勿躁,我等自有安排。”

    “噗!”林夷笑出声来,眉间闪现轻蔑和嘲讽:“我沉睡多年不理会南疆之事,倒不知盘瑶族请客人是要把人打晕了扛麻袋一样扛过来的。”

    宗修士脸色有些难看,带着被当年戳破的尴尬讪讪地解释:“那不是怕花神您……”

    “罢了,不必多做解释。”林夷摆手打断他的话。“既然来了,我自然要将盘瑶族的事情办好。你们下去准备吧,别打扰我了。”

    他在脑子里想象沈醉冰冷而威严的样子,虽然随意坐在床边,却自有一股凛然。宗修士登时不敢多话,心中暗自赞叹这踯躅花神修为不高,气势倒是很足,嘴上连声应道:“是,是,请花神休息。”然后带着人立刻退了出去。

    林夷坐在床上发呆了一会儿,觉得肚子有些饿,左手经雨花右手各种果子,手脚麻利得给自己做了几个馅饼。满屋子都是馅饼甜甜的香气,林夷吃得嘴角全是果酱,心中哼了一声:让你负责偷看,馋死你!还不快去报告?

    好像是回应他心里的冷哼,一缕细细的生气飞快地离开了。林夷站起,走到窗边仔细观察着,口中吃馅饼的动作不停,好像就着南疆风光下饭一样,实际上却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

    屋子不是很大,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所在的三楼没有其他人。从人身上的生气来看,二楼至少二十个人,一楼的数目以他的修为就有些勉强。透过窗子,林夷看到窗外连片的木楼,猜测着木楼里的人有多少是会法术的。

    他想了想,回到床上躺着,决定先等一两个时辰,等晚上了再行动。

    但他刚躺在床上闭上眼,一缕似曾相识的生气就靠近了房间。林夷瞬间睁开眼,浑身紧绷,又在宗修士敲门的刹那刻意让自己放松下来。

    “花神,宗渠打搅了。”

    “所来何事?”林夷端出高大上的架子问道。

    “请花神随我前去拜见一人。”

    拜见?林夷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个笑,按照踯躅的说法,他可是跟南疆大巫做朋友级别的,不要说什么盘瑶族,就是瑶族的族长也不敢说拜见两个字,到底是什么人,当着南疆人的面对他们的花神这样放肆?

    林夷先将木属生气遍布经脉,以防出现危险被伤到不能尽快恢复。又给蛛丝喂了一点丹木灵气,让蛛丝精神焕发,这才打开门走出去。

    宗渠表面功夫十分到位,立刻躬身道:“花神请随我来。”语气却是不容拒绝。

    林夷微微颔首,忽然两个年轻修士出现,不由分说就将布条绑在林夷眼睛上。林夷也不反抗,安静地等他们绑好,还摸了摸布条说:“上面浸了迷影草的汁液?”

    迷影草是南疆盘瑶族特产的一种药草,汁液能使人看不清佩戴迷影草茎之人。宗渠刚要点头,那两个年轻修士忽然“啊”的一声被震飞,砰地砸下楼去,眼睛一翻昏迷了。

    “你……”

    “本君乃是南疆花神,无论盘瑶族的子民有何要求,只要他们供奉本君一天,本君就为他们排忧解难一天。但是……”清秀的少年被三指宽的黑布遮住了眼,只剩白皙的脸颊与鲜红的唇。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整个人却如神明般骄傲而不可侵犯。“本君给你们面子,却莫要认为你们可以对本君无礼!小惩大诫,你们都给本尊记住了!”

    宗渠不敢直视他的脸,低头唯唯诺诺地应道:“是……是!不敢对花神无礼……”

    “哼……”林夷一声冷笑,“磨蹭什么?还不走?”

    “是,是!花神请随我来。”宗渠抹了抹头上的冷汗,走在前面。

    噢耶!林夷在心里悄悄地比了个V,看来他学阿醉学得很像嘛,很有霸气侧漏的感觉,已经成功让他们相信了!

    林夷一边在心里得意,一边估算着宗渠带他去的地方。宗渠十分狡猾,方向转来转去,中间还走了好几个传送阵,一直在提防着,就怕林夷记得路线。两人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停了下来,只听宗渠跪倒的声音,恭敬而且畏惧:“主人,花神带到。”

    里头没传来任何声音,宗渠却恭敬地说道:“是。”然后是衣服布料的窸窣声,是宗渠站起来了。

    一道沉闷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是打开了某扇门。

    “花神,往前走吧。”

    似乎是一个大殿?林夷缓缓地呼吸,脸上一个乖巧而听话的笑,没有摸索,抬脚就往前走。五步之后,一道东西挡住了他。林夷猜测是门槛,轻轻一跃跳过,又继续往前走。空气里开始出现一种若有若无的香甜气息,林夷心中一动,双手笼在宽大的衣袖里,借着衣袖的遮掩把一颗解毒丹融化在手心,又与体内防迷香的药草结合,不管这香气有毒还是能致幻或者带有某种旖旎作用,他都不怕。

    一步,两步,三步……林夷在香味的牵引下走了一百二十步。此刻香气已经浓郁得遍布了周围,林夷再往前一步香味就变淡了。

    这里是香气的中心。但是人呢?

    林夷也不着急,就笼着袖子站在原地。周围寂静无声,仿佛布满了未知的恐惧,越是安静,越是叫人不安。而他神色如常,站姿轻松而闲雅,就好像面对着如画美景在驻足欣赏一般。

    “果然不同凡响。”一个稚嫩但又刻板的声音响起,不断地在大殿里回荡,说不出的阴森可怖。

    林夷心头也是一抖,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有点怕鬼怕尸体。但他却在嘴角露出一个温和而单纯的笑,反问道:“其实你想说,我不像南疆花神,对吧?”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这些天真的好忙,我几乎是在公车上/等人时/吃饭中码字的,每晚回到寝室就跟死尸一样,恨不得一睡不醒。看收藏哗啦啦地掉我也好心疼,呜呜呜……我会努力更新的!别抛弃我……T^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鼓瑟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鼓瑟希并收藏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