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49】

    踯躅给的药汁很见效,滴完不就林夷就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人影了,后来再滴了三次,一觉醒来,林夷就看见一个俊美而冰冷的男子的男子面对着他盘膝而坐,正闭目入定着。察觉到他的视线,男子睁开眼,凤眼眼角斜飞,说不出的张扬美丽。

    “醒了?”

    “阿醉~”他搭理人加自己能看见了,双重惊喜袭来,林夷欢呼一声扑在沈醉身上,抱着他大叫道:“眼睛没事啦!”

    那就好。沈醉揪紧的一颗心终于放松了,眼神都柔和了下来,染上一层欢喜的色彩。双手抬起就要抱住林夷,却又忽然想起昨天下午的事,当即哼了一声,只是给他抱着,却没有回抱他。

    林夷瞬间察觉到他的不高兴,讪讪地放开手,小心地望着他问道:“怎么了?我眼睛好了,你不开心吗?”难道要秋后算账?关键是算什么账他不清楚啊!

    沈醉上下打量着他,目光先确定他的眼睛没事了,再落到他的嘴唇上。林夷的嘴唇不厚不薄,勉强算是看得过去的脸还是因为嘴唇才显得好看起来的。沈醉记得这张唇的柔软与温暖,怀念他的滋味,但是!沈醉更加记得这张嘴唇昨天下午说过什么!

    额……糟了……林夷看他的目光落在哪里,就恢复了昨天的记忆。

    其实林夷自己也是没有经验的,他上辈子还能读书就拼尽全力吸收知识,不能读书就拼命码字挣钱,实在没有多余时间跟人谈恋爱。所以,那也是他的初吻,两个人都是初吻。

    想到这里,林夷心中禁不住涌上一股甜蜜,但立刻又认真地面壁思过起来。

    既然同样没有经验,林夷凭什么说沈醉吻技不好呢?其实原因很简单,没吃过猪肉他还没写过猪跑啊?林夷上辈子是干什么的啊?写种马文的啊!种马文怎么能少了炖肉?为了研究炖肉法则,他还认真地搜集了很多很多种子,以科学研究般严谨的态度做了观看笔记。就连吻技这种事也向炖肉高手的作品学习,一条一条认真地整理了出来。

    小说里面怎么说的?都说什么喘不过气来啦,感觉舌头好疼啦,被刺激得恨不能更多啦……总之就不是这么温软的样子!

    不过……林夷盘腿坐在凉席上,面对着墙壁撑着下巴,傻兮兮地笑了。不过那一刻阿醉的嘴唇好温柔啊,就算只是这么舔着,他也愿意给他舔一辈子。

    不不不!面壁的结果不该是回味那个吻!是要认真地思考错误,想办法把他的气消了啊!林夷深吸一口气,恢复严肃认真的态度。

    生气的原因一定是被挫伤自尊了。对男人而言,说他吻技不好不就等于说他那个啥的技术不行嘛!沈醉就算再不食人间烟火,他也是男性对不对?这种事情不能够随便嫌弃的!

    找到了原因,林夷决定对症下药,狠狠地夸一顿沈醉。

    他先是用经雨花做了好些个团子。花瓣碾成粉末之后直接用花泣露调和,不用经雨花汁,又在里面裹上好些药草果子做成的果酱,还将晴仲草的汁液挤出来——晴仲草最珍贵的就是汁液了,带着淡淡的酒香但又不会醉人,最重要的是对火属修士有提纯体内气息的功效。

    “阿醉呀……”林夷端着团子和晴仲草汁端到床边,对着打坐的沈醉低眉顺眼又做小伏低,一副三从四德的贤惠样子。“练功累了么?来吃点东西?”

    沈醉掀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别过头去,脸上的表情分明在说一个字:“哼!”

    “别生气了嘛。”林夷把东西放在床边,爬上凉席坐到沈醉背后,扯了扯他的衣服。“屋子里就我们两个人,一直生气的话气氛多僵啊?我给你认错,对不起嘛,我那时候不是脑袋缺氧不清楚嘛?都是乱说的!你能不当真么?”

    沈醉哼道:“越是大脑一片空白时,说的越是实话!”

    “什么实话呀?都是胡话!”林夷绕到他另一边,伸长了手拿着个团子递到他嘴边,一双眼闪亮亮地看着他。“我老是跟你说,我也没跟被人接吻过啊,就是听说接吻很舒服很舒服而已。其实昨天已经很舒服啦,不然我怎么会脑子都傻了?哎,我就是听说有时候舒服得叫人腿软,但我还没腿软不是么?所以就一下子说了胡话。妖主大人~”

    林夷用肩膀顶着他的肩膀,一副赖皮的样子:“别生气了嘛,我错了我错了,只要你别生气,怎么罚我都行!”

    他的眼睛亮闪闪的,好似沈醉昨天居高临下时看到的那般清澈——其实阿林的眼睛,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清澈见底的,不沾染任何尘埃。只是当他仰望一个人时,眼睛里除了清澈,好像还有任人摆布的顺从,叫人忍不住就想欺负他。

    沈醉心中一动,脸色依旧不好,目光依旧是本君跟你没完的神色,却张嘴咬住了林夷递过来的花瓣团子。

    柔软,清香,里心香甜,皮脆面糯果酱很软,每一处都符合他的口味。沈醉心中开始觉得可以暂且放下这件事了,刚想说话,忽然一阵脚步声从二楼传来。

    有人!

    林夷想也不想呼的一团丹火将床上的团子和晴仲草汁烧得渣渣都不剩,再将沈醉一拖而起塞在床背与墙壁之间的空隙,低声叮嘱道:“隐蔽!”

    沈醉那口团子才刚下肚呢,脸色登时就不好了。哪怕他不知道这一连串的动作是标准的偷1情妻子遇到丈夫回来慌忙藏起小情人的反应,也不能消去他心中的怒火。

    好你个林夷,怎么?本君难道不能当着个炼气期都还没满的修士面前隐身?要你这么藏?本君如何见不得人了?

    不知不觉里,林夷又将自家妖主惹生气了,而他还浑然不觉,只是摆出本君在打坐的姿势盘膝坐在凉席上。

    “花神,属下宗渠。”来人恭恭敬敬地在门外行礼,“今晚便是盘瑶族的祭祀大典,主人命我来引导花神。”

    什么引导啊?分明就是胁迫嘛。林夷暗自哼了哼,回答道:“本君就来。”然后确定宗渠不会进来,手忙脚乱地爬到床后边看。

    额,妖主大人已经不见了!

    林夷摸摸鼻子,心里有点无计可施,他也没哄过人,不知道怎么办才能让沈醉消气。唉,算了,与其他自己瞎胡闹,不如让沈醉自己说他想怎样,嗯,他想怎样就怎样。

    林夷一边想一边开门,门外除了宗渠,还有两个简直绝色的美少年,生得那叫一个面如傅粉唇如流朱,只可惜不仅是个面瘫,连眼睛都是木木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就跟两个大柱子一样。

    “花神,请随属下来。”宗渠行礼说,这一次竟然没有绑住他的眼睛,看来那个主人已经相信他是花神,知道就算用迷影草也没什么作用了。

    林夷跟着宗渠走,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周围。

    这是个小小的寨子,只有十几栋全木制的木楼,大多数三层,少数四层,只有一栋是五层,都是吊脚楼的形式,依着大山而建。吊脚楼与吊脚楼之间有青石板铺成的道路,一路蜿蜒着向上,宗渠带着林夷做贼一样跳跃在楼与楼之间,远离村寨而去。宗渠似乎在防备着什么,不敢御剑,更不敢离村寨太远,跟那两个面瘫美少年一起呈三角状围着林夷,防止林夷逃跑。

    嘁~本君要逃跑就凭你们也想拦住?我是打不过你们三个一起上啦,但我有阿醉不是么?虽然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目测是交代踯躅和盘呈去了。

    走了半盏茶的功夫,绕了很大一圈的路,眼前忽然开朗,接近山顶处出现一个广阔的平台,大批大批黑衣红边的瑶族人站在平台之上。宗渠和面瘫美少年将林夷困在一块巨石之后,既能看清平台,又不被人发觉。

    “花神,盘瑶族马上就要开始祭祀大典了。等盘族长受过族中老人的膜拜,接过本族牛角,您就将神殿门口供着的红宝石取下,交给盘族长。一切就这么简单。”

    林夷懒得回答,专心致志地看着平台上。

    平台上的人很多,但全都是男人,没有一个女子,应该是各家的当家都过来了。林夷呆过的那个寨子绝没有这么多人,盘化既然继承得名不正言不顺,也不会邀请别的族来参加大典。平台上都是盘瑶人,盘瑶人还有很多村落,每个村落应该都隔得很远,而他刚刚呆的那个地方应该是盘瑶族比较有地位的人居住的。

    也就是说,只有掌握族中事务的人,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其它百分之九十的族人都被蒙在鼓里。难怪盘呈还想夺回族长之位,群众总是会站在正义的一方嘛。

    正想着,忽然周围都安静了下来,原本喧嚣散漫的盘瑶人迅速排好队形,大典准备开始。

    轰隆——沉重得像是石门打开的声音传来,一缕若有似无的香气飘散,林夷心中一动:这不就是他见“主人”时闻到的香味么?难道那个主人也是盘瑶族中人?

    “盘瑶族族长祭祀大典,开——始——检验各分寨牛角——”

    一声嘹亮的呼喝传来,盘瑶族祭祀大典正式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嗯,祭祀大典神马的,是我瞎编的!

    不是盘瑶族人用汉语主持祭祀,是因为林夷有血玉灵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鼓瑟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鼓瑟希并收藏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