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八十四章 有事直接保大人!

第八十四章 有事直接保大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底拜祭的是谁,为什么穆德旭说拜祭的是妈妈!

    明明妈妈还在疗养院里,明明……

    穆德旭被沐妍激烈的反应吓坏了,原本是打算走过来充当一下好人,能洗清嫌疑的话就尽量洗清,为什么看着沐妍的反应好像是局外人!

    不然直视女人锐利的眸色,穆德旭不自然的开口道:“我来拜祭你妈的,好歹是夫妻一场……”

    啪……

    沐妍颤抖的伸出小手狠狠地甩了男人一个巴掌,娇小的身子剧烈的颤抖异常。

    “你胡说,我妈根本没有死,你不要胡说八道,天天咒我妈死,我妈生病的时候你就在咒她死,说她是负担,你根本就是人渣,丧尽天良!”

    沐妍一边说,几乎眼泪还是不断的从眼角溢出,每次想到从前穆德旭各种薄情寡义之举,都会想让自己狠狠地将他踩在脚底,报复!

    为什么他会如此的薄情寡义!

    夫妻情意,父女亲情,几乎都被男人抛之脑后,他所在乎的都只是名和利……

    “你怎么打人啊,我是你亲爸……”

    穆德旭吃疼的捂住了脸颊,准备扬手反击,却被重墨大阔步的上前狠狠地踹到了远方,黑眸闪烁过一丝杀意,快速的再次将沐妍揽入怀中。

    “把他带到墓前悬挂,曝晒一天……”

    “是……”

    这种人哪怕是杀了给沐媛偿命都不值得,因为身上的血液太脏了,重墨觉得杀了他都会脏了自己的手。

    “啊……”

    穆德旭还没有给身后的司机和随从使眼神,已经快速的被重墨的手下生擒,直接送上上方沐媛地墓前,整个人吓得大惊失色,准备跟沐妍求救,却被快速的捂住了唇瓣。

    ……

    沐妍整个人躲在重墨的怀里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的厉害,浑身也觉得彻底的冰的彻骨,其余人准备上前宽慰,但是沐妍却始终不愿意直视,只是像个受伤的孩子一般依偎在重墨的怀里。

    温暖眸色一淡,想到了沐妍之前跟自己说的秘密,快速的靠近重墨的耳边,贴近男人小声的说道:“墨,沐沐她因为受到刺激失去嗅觉和敏感度,她一直不敢告诉你,怕你担心……”

    重墨:“……”

    重墨原本只是以为沐妍是记忆出现问题,抗拒知道沐媛已经去世的消息,却不曾想到连带还失去了敏感度。

    对于一个调香师而言,敏感度,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事情……

    重墨原本暗沉的眸色越发的深邃逼人,淡淡的点了点头,对着温暖微笑示意,立刻安排阿坤送参加葬礼的人离开。

    陪着沐妍静静的坐在山腰之上!

    ……

    沐妍在重墨怀里哭得昏天黑地,几乎一边哭一边还瑟瑟发抖,哭到几乎昏厥。完全没有力气,抬起红肿不堪的杏眸,小声的说道:“穆德旭是骗我的,胡说的对不对,扑哧,我居然还真差点信了,我真傻……”

    “重墨,我们去山脚采薰衣草好不好?我们去看妈好不好,我惹妈生气了,但是妈最听你话了,你让她原谅我,她一定会的对不对……”

    说到这儿,似乎预感到沐媛一定会原谅自己,沐妍忍不住喜极而泣,精致的小脸上虽然面容惨淡,但是还是故作精神奕奕。

    重墨唇色一抿,轻柔的伸出大手抚摸着女人柔软的长发,薄唇轻启。

    “妍妍,我送你回家休息一下,你今天精神不是很好,养足精神了,再去看妈好不好?”

    一字一句,重墨完全是以商量的口吻和沐妍对话,生怕一不小心就刺激到女人的敏感神经,尽管这样,沐妍的眸色还是忍不住迟疑起来。

    一把推开重墨,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

    “重墨,你也不帮我对不对,我就要现在跟妈道歉,我真的……我真的等不及了,呜呜……我觉得妈在呼唤我,妈一定是在等我的,我要现在去道歉,我一定不能让妈伤心的……”

    “妈已经伤心了那么多年了,她只有我,我也只有她……”

    说到这儿,沐妍疯狂的向着山脚跑去,重墨眸色一惊,快速的尾随,关切的呼喊道:“妍妍,我陪你一块儿去,你不要跑……”

    重墨越是在身后着急的呼唤,沐妍几乎是越跑越快,生怕重墨抓到自己之后不带着自己去看沐媛。

    几乎是一边跑,一边忍不住喃喃自语:“妈,对不起,我我知道我做错了,妈,你一定要原谅我好不好……”

    山上的石阶路并不平整,沐妍跑起来很费力,重墨不敢贸然上前,尤其是在这儿,一不小心滑倒就可能跌落直接摔下去。

    “沐妍,我现在打电话给妈好不好?”

    重墨拿出了自己的最后的法宝,快速的掏出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作势要拨通沐媛的电话,沐妍眸色一颤,一转身,就看到了重墨确实在打电话的模样,小脸忍不住有些迟疑,迟疑之后又不敢完全不相信,只是痴痴的站在原地,等着重墨接下来的反应。

    “重墨,你跟妈说我做错了,让她原谅我好不好?”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哭得厉害,几乎是疼到心尖,杏眸里一波又一波的泪水袭来,原本是高高挽起的长发,如今全数散落在肩头,随着微风飞扬。

    有的发丝因为泪水直接沾湿在脸颊之上,越发的楚楚动人,完全是凄美到了极致。

    重墨深呼吸一口气,尤其是沐妍现在站的极其不稳,山风本身就有些大,沐妍弱小的身子几乎随着风的吹拂,随时随地都会被吹落一般。

    心头漏跳了半拍,眸色越发的平静。

    “妍妍,你过来,妈想听你亲自说……”

    沐妍:“……”

    亲自说!

    沐妍迟疑了,不敢了,退却了,有些癫狂的伸出小手狠狠地抱住自己的脑袋,总觉得自己的脑袋疼的厉害,随时随地都会炸裂一般。

    杏眸水雾弥漫,再度迟疑的摇了摇头。

    “重墨,你帮我跟妈说好不好,我不敢……真的不敢……”

    惶恐的害怕面对现实,重墨眸色一暗,强压住自己内心的疯狂躁动,黑眸染上几分温柔,试图上前,看到沐妍紧接着后退的动作立马吓的僵硬在了原地。

    “好,我帮你说,你不可以再后退了……”

    “乖,往上站一步,你现在踩的台阶有点抖……”

    沐妍:“……”

    沐妍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主观的思绪,一心只希望可以求得沐媛的原谅,根本就不在意其他外界的影响。

    但是看到重墨严肃的表情,还是乖巧的,一边将自己眼角的泪水擦干,一边迟疑的上前一步。

    “重墨,我做到了对不对,你也要和妈说,让妈原谅我……”

    “嗯……”

    重墨硬生生的捏了一把冷汗,黑眸闪过一丝暗沉的眸光,山林的风越发的肆虐,加上女人的身形摇摆不定,尤其是长发偶尔会遮住脸颊。

    都会造成极度不安全的因素!

    如今之际,只能快速的攥住女人的小手,彻底将沐妍困在自己的怀里,抱她下山,否则这样耗下去,沐妍肚子里又有孩子,铁定受不了!

    “我这边信号不太好,听不清妈说什么,妍妍,你过来陪我一起听好不好,妈刚刚在电话那头已经听到你说的话了,决定原谅你了……”

    沐妍看着男人暗沉如大海一般的眸子越发的深邃,迟疑的眨巴眨吧杏眸,一听说沐媛原谅自己了,立马欣喜的有些不知所措。

    嘴角染上几分笑意,看着重墨向着自己张开的手,颤抖的伸出小手,欣喜不已。

    “我就知道妈一定会原谅我,一定不会舍得离开我,她知道的我只有她,除了她我一无所有……”

    重墨看着沐妍的小手越发的向着自己靠近,手心里都是汗水,第一次紧张的几乎是自己也在颤抖。

    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把沐妍丢了……

    终于,在沐妍的小手迟疑的准备靠近自己的大手的时候,重墨快速的上前一把扣住女人的小手,直接大阔步的上前,将女人困在怀中。

    沐妍的注意力全数放在重墨的电话之上,颤抖的伸出左手将男人大手手中的电话夺了过来,激动的开口说道:“妈,我是小妍,我就知道你原谅我了,妈,我以后一定好好的听您的话,我今天来到这儿,到处都是薰衣草,妈,等到天气好了,我接您出来好不好?”

    “妈……”

    “妈……”

    沐妍不断地说话,却发现电话那头完全没有一丝回应,艰难的睁大了眼眸,看着自己面前黑屏的手机,浑身剧烈一僵。

    “重墨,你骗我,你骗我……你根本就没有给妈打电话,妈根本就没有原谅我,妈她要离开我了……”

    “沐妍,你冷静一点……”

    重墨眸色暗沉的可怕,试图控制女人的情绪,却发现沐妍整个人颤抖的更加厉害,眸色涣散的也更加厉害。

    不知道要如何跟女人解释沐媛的事情,大手越发的扣紧女人的肩膀,柔声的出声诱哄道:“深呼吸一口气,不要去想其他的,只想着我们去山脚下采薰衣草好不好?”

    沐妍:“……”

    薰衣草!

    沐媛!

    墓碑!

    穆德旭……

    忽然想到了什么,沐妍觉得小腹传来一波又一波剧烈的绞疼,沐妍捂住了自己的小腹,整个人痛苦的倒在了重墨的怀里。

    “重墨,肚子好疼……”

    重墨眸色一滞,快速的将沐妍拦腰抱起,向着山脚下快速的跑去,察觉到自己触碰到女人大腿处都是粘稠的血液,重墨的黑眸一愣,忍不住剧烈的心尖颤抖起来。

    “没事的,我带你去医院,不要担心……”

    沐妍已经几乎听不到重墨的声音了,只觉得自己小腹之中翻滚的厉害,一波又一波的热流涌动,仿佛小腹之中有东西正在快速的抽离。

    就像是沐媛在离自己而去,距离越来越远,自己几乎抓不住!

    意识越发的荒芜,男人着急的呼唤声在自己的耳边,自己几乎听不到,樱唇轻启,忍不住喃喃自语:“重墨,好疼,好疼……”

    “妈,妈妈抱小妍……”

    “别忘了摘花送给妈妈,她才可以原谅我……”

    “重墨,我真的很……爱你……”

    ……

    看着怀里的女人已经几乎一是完全的消失殆尽,重墨几乎整个人剧烈的不安,快速的跑到山脚,直接将把女人抱进了后座。

    前排的司机看到眼前这个景象快速的开动了汽车。

    “去最近的医院……”

    “是……”

    司机快速的用GPS定位最近的医院,重墨快速的拨通左芯和风华的电话,让他们同时赶过来。

    狭小的车间内,全数都是血腥的味道,彻骨的寒冷穿通自己全身,大手艰难的抚摸着女人苍白的脸颊,一遍又一遍亲吻女人柔嫩的唇瓣。

    “妍妍,不要睡,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我还准备了婚礼和戒指,只想在你愿意嫁给我的时候光芒正大的重新娶你,你知道我等你说爱我等了多少年了嘛……”

    你所知道的只有三年……

    重墨所说的一切,沐妍已经完全听不到了,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重墨黑眸湿润的厉害,咸涩的液体因为男人的啄吻全数落入沐妍的樱唇之中。

    沐妍试图睁开眼眸,又重重的合上了!

    ……

    重墨抱着沐妍赶到最近的一家医院,风华和左芯已经快速的做好了自我消毒措施,看到重墨和沐妍浑身是血的模样,眸色一沉。

    “墨,你现在外面等一下……”

    “风华,有事直接保大人……”

    风华:“……”

    风华虽然没有做过父亲,但是对于男人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的可以理解,琥珀色的眸色微微闪烁,保大保小!

    重墨直接在心底奠定了沐妍至高无上的地位!

    “好,我尽力……”

    左芯眸色一淡,唇角扬起一抹淡淡苍白的弧度。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对待孩子,女人上了手术台,永远是保住小孩,而真心爱着女人的男人都会选择保住大人。

    并不是男人薄情寡义,而事实上男人疼的更加的厉害,更加的深,手心手背,对于他们而言,都是肉!

    重墨确实就是铁汉子,真男人……

    沐妍果然没有选错人!

    ……

    风华快速的和左芯推着沐妍的推车进入手术室,重墨眸色一暗,视线从未舍得离开推车上的女人一分一毫。

    大手紧握成拳头,觉得心头压抑的情绪无处挥发,快速的狠狠地砸向墙面,浑身剧烈的颤抖之中。

    只觉得千万只针狠狠地扎向自己的心头,那种感觉剧烈的疼痛,眸色灼灼,不安从心底肆无忌惮的快速的蔓延。

    沐妍,你一定要没事……

    ……

    手术持续了一个小时很快就结束了,左芯还在做最后处理工作,风华倒是先走出手术室,摘下了口罩。

    看着抢救室外,已经明显开始憔悴的男人,唇色一淡,心头有一抹淡淡的心疼,伸出大手轻轻的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大人没事……”

    许久之后风华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对于重墨而言已经几乎是天大的恩赐了,黑眸一淡,嘴角扬起一抹深邃的弧度,伸出大手拍了拍风华的肩膀,柔声的说道:“辛苦了……现在可以进去看她了嘛?”

    风华:“……”

    果然对于孩子不闻不问,风华嘴角有些抽搐,重墨这么在意沐妍,几乎都快忘却孩子存在了,这件事情,沐妍知道嘛!

    “稍微等下,左芯在处理,处理好了之后转入普通病房,就可以进去了……”

    “好……”

    思绪荒芜的厉害,重墨忽然才意识到孩子,薄唇微微抿起,孩子多半是宫外孕,沐妍刚刚几乎是血染的状态。

    能保住的概率极低!

    黑眸一淡,但是还是强忍住自己内心的钝痛,问出了口。

    “风华,孩子怎么样了?”

    风华:“……”

    风华唇色,嘴角扬起一抹极其魅惑,妖孽的弧度,故作脸色一沉,玩味的说道:“唔,孩子的话有好消息和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重墨:“……”

    重墨深知风华脾性,如果真的是完全都是坏消息,风华肯定不会这么云淡风起,还开玩笑的姿态问出口,眸色一亮,快速的将风华逼到墙角,黑眸染上一抹厚重的期待,质问道:“是不是孩子没事?”

    风华的招数被男人全数看出来了,俊脸一垮,自己刚刚菜救了小妍妍一命,结果现在重墨又立马面露凶色了!

    威逼利诱,不改腹黑本质啊!

    嫌弃的一把拍开男人的大手,没好气的说道:“墨,你的种真的很坚挺,唔孩子没事,也不是宫外孕,但是因为母体虚弱现在发育的不是很好,记得要把小妍妍照顾好……”

    “妈妈的情绪波动起伏厉害,都会造成孩子流产,刚刚小妍妍就是差点小产……”

    “对了,刚刚B超看了性别,是男孩,看来你没有迎来上辈子的小情人,到招来了上辈子的小基友!”

    重墨:“……”

    男孩!

    是个小小墨,虽然重墨偏爱女孩,但是男女都一样,主要是沐妍生的,自己都喜欢!

    因为自己爱她所爱,这个孩子是两个人爱情的结晶……

    重墨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有的运气都在今天用掉,嘴角扬起一抹极其浓墨重彩的弧度,黑眸越发的精湛逼人。

    没有想到还会有如此大的恩赐,大手紧握成拳头,黑眸竟然有几分莫名的湿润。

    许久之后,声音沙哑的厉害。

    “风华,谢谢你……”

    “以后不欺负你了,让我小基友欺负你就成了,担心我们父子俩一起上,你受不了……”

    风华:“……”

    风华又被嫌弃了,*裸的嫌弃了,俊脸面露惊诧,连忙摆了摆手,倒是想起了这件事情的几个疑点。

    将玩世不恭的眸色迅速的收敛起来,嘴角噙着一抹深思,将所有的疑点说出来口。

    “墨,小妍妍的正常受孕很清楚,却被诊断为宫外孕,以沐妍的性子,检查完一次之后肯定是不会放心会复诊的,说明……”

    说明后面的话语,风华故意留白,留给重墨自行脑补,重墨黑眸一暗,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定神的看着抢救室的方向,眸色越发的暗沉。

    “说明有人在检查做手脚了,目的是借用检查结果除掉孩子……”

    知道沐妍怀孕的人比较多,但是对孩子有敌意的人却是那几个,重墨黑眸微微眯起,已经可以知道究竟是谁了!

    只是还缺少证据,不管是哪一个,自己都要彻底废了她们!

    “对,所以这个是最大的疑点,另外,我和左芯帮忙检查过小妍妍的心电图和脑波,发现她情绪一直不太稳定,现在因为有身孕,不可能用物理疗法。”

    “所以我和左芯商量之后,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拖,拖到孩子平安出生之后再做定夺,毕竟孩子对于一个女人,也是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的,有了孩子的惊喜,想必小妍妍还是很快可以从沐阿姨的事情中走出来……”

    “我们现在给她准备一些安神的药,尽量控制她的情绪起伏……”

    重墨:“……”

    重墨其实知道风华要说些什么!

    沐妍现在这个状况确实不能受到任何的刺激,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偷!偷时间,让时间冲掉一切。

    另外就是要骗,试图在沐妍和沐媛之间找到一个平和点,关于欺骗,无疑自己是最好的角色扮演者!

    黑眸微微一闪,莫名的情绪在心底翻滚,重墨却硬生生的压了下去,薄唇轻启,柔声地说道:“风华,妍妍嗅觉和敏感度也丢失了……尽快帮我查一下全世界最知名的心理医生,等到处理完妈的事情,我就带她出去散散心!”

    风华脸色一怔,确实没想到沐妍如此娇小的身子居然承受那么大的心理压力,废了一个人的能力,无异于是对她最残忍的事情。

    “唔,好,我最近也想和逸一块儿出去,到时候结伴吧,也好有个照应!”

    “嗯……”

    ……

    沐妍很快就被从抢救室推了出来,直接送往了这件偏远医院的最为高级的VIP病房,左芯有些难掩眸色疲惫,看到重墨忧心忡忡的模样,唇色微微上扬。

    “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不过身体很虚弱,等到她清醒之后,状态还不错,可以转到我那边……”

    “好……”

    这间医院医院没想到自己这么一个小地方会容得下重墨这尊大佛,原来还有重夫人,重夫人真的看起来好美,比电视里看起来还漂亮,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如如此精致剔透的美女啊!

    大名鼎鼎的K市左院长,最年轻的女院长,还有名扬天下的风华博士!

    高超的技艺,刚刚只是简单的用了一下医院的医疗器械,果然关系和重墨匪浅啊。

    “重先生,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说就好了,一定竭尽全力为您和夫人效劳……”

    重墨眸色一淡,平淡的说道:“这家医院距离墓地最近,我听说是私立股份制的,院长,重氏有意愿买下来作为慈善医院,到时候你还做院长,具体金额,晚点秘书会跟你联系的……”

    “啊……好,好好……”

    天大的喜事,鸟不拉屎的地方,年年亏损,没想到重墨居然愿意买下来做慈善医院,果然是大手笔啊。

    连忙感恩代谢,顺带安排了医院作为优质的医护医院陪护VIP病房。

    风华和左芯相视一笑,重墨的心思十有*是感谢上苍,所以改为慈善医院,重墨到真的是变了!

    变得更加人性了!

    作为奖励,重氏总裁果然是大手笔,送了一栋病房楼给左氏旗下的医院,左芯眸色一淡。虽然狄酋不在意那点钱,但是自己还真的在意。

    风华则是幸免于难,重墨答应对于风华给沐妍看片儿那件事既往不咎!

    风华自然是感恩戴德,反正沐妍怀胎十个月,如今才三个多月,以后多的是可以宰割的地方了。

    而且按照重墨欲求不满的劲,以后多的是三四五六七胎!

    嗯,机会多得是,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

    左芯很快就被狄酋接走了,风华等的都要暴跳如雷了,最后白逸才悄然赶了过来,但是风华一看到自家的某某,立马就不怒了,愉悦的诉说了沐妍肚子里孩子的性别问题。

    以及对于孩子未来的高谈阔论!

    来往的医护人员很多,阿坤安排人在山头监视穆德旭被曝晒之后随即也赶了过来,顺带安排了病房内外三层,全数都是重氏的人,保证连一只苍蝇都无法进来打扰沐妍。

    ……

    简朴的病房内,重墨看着病床上女人脸色苍白的模样,嘴角微微上扬,伸出大手轻柔的握住了女人的小手,放在唇边细碎的啄吻。

    “没事了……”

    沐妍眸色微动,睡梦之中还是极其的不踏实,索性就在自己感觉到要迷失的时候,感觉到男人的大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带着自己向前,走向正确的征途。

    妈咪……

    睡梦中,顺带还有一个柔软的,肉嘟嘟的小手一直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角叫妈妈,沐妍试图睁开眼眸去看清孩子,但是却觉得自己困的厉害。

    只是孩子一句句清脆的妈妈,每一句,都让自己的心神在莫名的颤抖,感恩戴德!

    ……

    重墨看着女人睡得极其不踏实,轻柔的伸出大手轻轻的拍着女人柔弱的后背,等到女人的气息完全平稳之后,才放心的离开了病房。

    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

    如今女人沉睡的时候,正好是自己可以大展身手的时候,等到她醒了,自己顺带可以褪去浑身的血腥,以另一种姿态呈现在她面前。

    ……

    医院的走廊:

    阿坤虽然知道早有一天重墨会和自己长谈,虽然知道对于自己是个劫难,但是冥冥之中,却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正好可以让自己解脱。

    “阿坤,你跟着我有十年了吧……”

    重墨视线看向窗外的风景,从这儿看,正好可以看到沐媛入葬的那座山,无名之山,但是确实浮华的城市之外最美的景观,也是自己唯一可以找到山脚可以种植大量薰衣草的地方!

    嘴角上扬,看向阿坤的时候,多了几分莫名的愁绪。

    别人都说重墨寡情,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爱,游走在阴谋之中,利益在手心任意挥霍,却可以好不留念的脱身。

    只是其中背叛和欺骗又怎么少得了!

    尔虞我诈,从来不曾有人知道,他亲生父亲,百般想至他于死地!

    知道内情的人少之又少,但是阿坤却是一个,因为当初一个人在外孤苦无依漂泊的时候,无意之间被焰杀吸入组织,当时接到的第一件任务就是灭口。

    阿坤是同门进去的,差点被杀,是重墨快速的为他挨了一枪!

    ……

    阿坤回忆这么多年的种种,嘴角淡淡的上扬,深呼吸一口气,平静的开口说道:“有了……”

    重墨心头思绪万千,大手紧握成拳头,知道说出来的话极度伤人,但是还是轻叹出声:“阿坤,我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以菱,觉得这个小丫头长得和安安一个模样,像是个小妹妹,从前看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喜欢她……”

    阿坤:“……”

    年少轻狂不懂爱,那个时候认为喜欢就是全部,等到慢慢的深爱了,才知道,爱和喜欢真的相差很多。

    爱和深爱又相差天壤之别。

    爱就是你明明有一把刀可以防身,但是看到你爱的人出现,还是决然的把刀给了他!

    深爱就是,当她拿着那把刀捅向你的时候,你还会担心自己不能死,因为死了之后就没有人会像自己这样爱她,保护她了!

    “阿坤,你知道当初为什么我替你挡了一枪嘛,因为我知道为你挡一枪我不会丧命,顶多是重伤,但是如果我不去挡,你就会丧命……”

    “这么些年,我一直当以菱是妹妹,是弟媳……”

    “重先生,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简单数语,阿坤已经知道重墨想要告诉自己的内容,管好自己爱的人,同样是深爱的人,重墨知道以菱对于阿坤的价值。

    就像是沐妍在重墨心头的地位是一样的。

    单手如今虽然没有铁证,但是已经拍到了以菱和李冰儿偷偷接触的照片,已经几乎可以做到笃定了。

    同样是彼此深爱的女人,但是如果你的女人再做伤害我的女人的事情,别怪我不择手段!

    不顾兄弟情意!

    “阿坤,我很怀念10年前的时候,你叫我墨,我救你的那一命,你还了10年也够了……”

    重墨轻柔的伸出大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俊脸闪过几分复杂的眸色,但是却被强压在心头,潋滟的眸光越发的锐利逼人。

    这么多年帮自己打拼重氏,顺带为自己解决一切的问题,真的足够了!

    左膀右臂,你口中的重先生,其实在心底,早已是兄弟了……

    “重先生,我欠你的一辈子都还不清,因为你对我撒谎了……”

    阿坤伸出大手扣住重墨握住自己肩膀的手,视线看向男人深邃的黑眸之中,越发的流露出感激的眸色。

    只是那一句撒谎让重墨眸色一淡,竟然有些莫名的荒芜!

    心头有些砰砰直跳的事情,似乎要被彻底打开!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当时我们在野外追击敌人,你不光替我挨了枪,还为我挡了毒蛇,中了蛇毒,当初你看蛇的样子不小心被我看到了……”

    在热带雨林,每条蛇几乎都有剧毒,根本不可能有命活,更何况如果挨了枪再挨毒蛇咬,免疫力大跌。

    几乎是十有*肯定会没命的,但是重墨却愿意舍身救自己,阿坤对上男人错愕有些惊讶的眸色,嘴角微微上扬。

    “所以你一辈子都是我的重先生……”

    重墨:“……”

    思绪万千,没想到十年前的事情,被男人记得清清楚楚,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对上男人的眸子,认真的说道。

    “阿坤,我从来都不后悔当初冒死救你,事实证明,我看人极准……”

    “因为先生你极其自信,少夫人有的时候其实不是很自信,不过如今少夫人难得对你敞开心扉,您一定要好好把握……”

    “好!”

    ……

    两个人男人之间的对话,浓墨重彩,几乎是只是叙述往事,但是却把想要说的话全部的都表达出来了。

    重墨看着阿坤潇洒离开的背影,眸色一淡。

    对于以菱,确实阿坤比自己更加有处理事情的资格……

    ……

    阿坤公寓内:

    以菱一回来立刻去了厕所,看着自己手中的验孕单上清楚的两条杠,知道自己中彩了,没想到和阿坤居然有孩子了!

    怪不得自己最近都变得很奇怪……

    都怪自己,明明每一次阿坤都很严谨的做足了措施,可是自己偏偏看不惯男人死板的模样,受不了他凡事的面面俱到,严谨。

    所以有那么几次自己强烈的要求自己做措施,没想到就中了!

    美眸微微一闪,自己以后是要嫁给重墨的人,怎么可以怀上阿坤的孩子,如果怀上他的孩子,这一辈子,自己都做不了重夫人了。

    可是一想到不要这个孩子,自己的心都开始扎针一般疼的厉害……

    以菱透过镜子,看着自己脸颊之上精致的妆容,立马一个踉跄,赶紧用水快速的冲洗脸颊,防止化妆品对孩子造成伤害。

    做完这整件事情,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浴室的地板之上。

    没想到自己千方百计的想要害死沐妍和沐妍肚子里的孩子,自己肚子里居然有了孩子,现在到了自己要杀死自己肚子里孩子的时候,到下不去手了。

    迟疑了!

    以菱,你他妈究竟在想些什么……

    ……

    阿坤捏紧自己手中的牛皮带,眸色异常平静,重墨到底是事外人,事情看得清清楚楚的,只有自己还会去傻乎乎的相信以菱心底善良。

    只不过是对沐妍的一时嫉妒让女人迷失了本性!

    静静地推开公寓的房门,就看到了女人素颜的坐在沙发之上,一脸沉思的模样,看到自己来了,原地有些踉跄不安。

    “阿坤,你回来了……”

    以菱一直以来对于阿坤都是爱理不理的,虽然这个男人极其优秀,但是重墨却是自己心中的王,有了这么一个王的存在,一切都会变得毫无价值。

    所以一直以来自己都竭尽全力的忽略男人所做的一切,用心的追逐自己心底的王!

    怀孕的话语到了嗓子眼了,以菱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阿坤眸色一片平静,听着女人轻柔的话语,嘴角扬起一抹讥诮,快速的将自己面前的牛皮带直接丢进了女人的怀里。

    以菱眸色一颤,看清楚牛皮带里面的内容,惊讶的花容失色……

    “这是你和李冰儿所有接触的照片,另外,沐媛辞世之后,你跟我一块儿进去,你不是去探望,而是去翻箱倒柜,如果我没有猜错,调香配方是你偷给李冰儿的吧……”

    “少夫人怀孕了,却被认定宫外孕,宫外孕代表这个孩子留不得,以菱,你如此心狠手辣,我为什么浑然不知……”

    以菱脸色一阵惨白,看向阿坤,樱唇轻启,却哑口无言……

    ------题外话------

    下一章虐以菱,嗷嗷嗷,咳咳咳咳,在纠结要不要给她一个好的结局,不过沐妍家的小包子冒泡了,嗷嗷嗷,不是上辈子的小情人,咳咳,是上辈子的小基友,哈哈哈,顺带虐死穆德旭……咳咳咳,为啥以菱我也想写从良了呢,为的就是给阿坤好的结局呢,哎……咳咳咳,周日快乐,我今天姨妈来了,疼了一下午,推荐大家用美柚,记录姨妈的,还不错,咳咳咳,可以帮你经期分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