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章 重墨,你是不是有事瞒我?

第一百章 重墨,你是不是有事瞒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暖其实从新闻上看到这则消息之后,第一个想法是和沐妍求证,听着电话那头沉默的声音,顿时知道自己错大发了!

    这种事情,要做的也是和重墨率先求证!

    按照重墨那种腹黑的性子,以及通天的本领,肯定是一早就知道了,如今沐妍全然不知道的模样,肯定是重墨有意瞒着的!

    “沐沐,你还在听嘛?”

    沐妍:“……”

    沐妍继续神游之中,眼光没有太大的焦距,和平常一样,眼神飘飘然的很,脑海里回荡着只有穆德旭死了这几个字……

    他死了嘛?

    大快人心还是令人措手不及呢!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小声的回应道:“暖暖,我不知道他去世的消息,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就走了……”

    “听说是嗑药,一下子嗑多了,就猝死了……”

    沐妍:“……”

    嗑药,猝死,怪不得他的脸色看起来那么差,原来是嗑药的缘故,沐妍呼吸一紧,呆滞的继续问道:“暖暖,我知道了,心里有点奇怪,我先冷静一下,挂了……”

    “嗯……沐沐,你如果有不开心或者……一定要打给我,我昨天刚刚和冷枭翊彻底分手,我有了一大笔分手费,到时候带你去购物,嗯,就去重氏旗下的商场……”

    沐妍:“……”

    彻底分手这么悲伤的事情,被温暖如此开玩笑的形式说出口,沐妍忍不住笑出声,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深呼吸一口气,自然知道是温暖为了宽慰自己而说出来的话,嘴角上扬,柔声的说道:“好……”

    ……

    重墨黑眸凌然的厉害,看着沐妍杏眸平静,有微许湿润的厉害,大手紧握成拳头,故做不知情的,关切的伸出大手握住女人纤弱的肩膀,柔声的问道:“谁的电话……”

    “是暖暖的,她跟我说穆德旭……他死了……”

    温暖在电视台工作,自然对于这些消息敏锐的厉害,沐妍忽然觉得浑身冰凉的厉害,无父无母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以前即使是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个人渣,但是是人渣,好歹他活着,如今自己连一个可以恨的人都没有了!

    沐妍小手紧握,感觉到自己肩膀上重墨的大手在慢慢的收紧力道,唇色一淡。

    “重墨,你也很意外吧,唔……我也很意外,据说是嗑药是的,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了,穆德旭是看名誉比生命更重要的男人,或者是爱钱甚于一切的,我一下子把他所有的都剥夺了,他除了死,别无其它选择……”

    沐妍双腿莫名哆嗦的厉害,蹲下身子,伸出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双耳,现在还可以在耳畔回响起昨天清晨,穆德旭跪着求自己的时候说的话。

    弑父!

    他的死和自己有必然的联系……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越发的用力捂住双耳,无意识的低喃浅语:“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都是你罪有应得,都怪你,才害得重牧从小就没有奶奶……”

    “如今……是你自私不敢面对生活,才让重牧也失去爷爷的……”

    唯一的念想彻底断了……

    沐妍泪水在眼眸里旋转徘徊,但是却倔强的不肯让泪水划过脸颊,倔强地抬起眼眸,看向墓碑上沐媛的照片,弱弱的开口说道。

    “妈,你不会怪我吧,我昨天之所以义正严辞拒绝他,是因为我想让他悔改,没想到会逼死他……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去逼我亲生父亲去死的……”

    “沐妍,是意外,温暖都说是嗑药而死的……”

    重墨脸色铁青的厉害,没想到沐妍居然把责任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黑眸闪过几分锐利的寒光,深呼吸一口气,伸出大手捧住女人的脸颊,迫使女人的视线完全看向自己。

    沐妍杏眸湿润的厉害,如今被迫迎上重墨深邃的眸子,杏眸越发的红肿了几分!

    “是意外……不是意外……重墨,我只想惩罚他,甚至我心里无数次希望他去死,但是我……”

    但是真的没想到他真的会去死!

    嗑药而死,死的如此的脆弱……

    沐妍失控的哭出了声,心头情绪错综复杂,有惋惜,有痛苦,也有对于穆德旭不敢承担的鄙夷和憎恶,甚至于也有所有事情都一并解决的舒缓!

    各种错杂,无法排解,只能用泪水来洗涤!

    “乖,没事了,是意外,跟你没有关系……”

    重墨高大的身子紧紧的拥着沐妍入怀,看着女人泪流满面的模样,心头疼得厉害,仔细的亲吻着女人眼角的泪痕,黑眸越发的深邃,如同汪洋大海一般难以捉摸。

    剑走偏锋,但是自己的确好无选择!

    “乖,我抱你下山,下次等你状态好一点,我们再来看妈,别忘了,肚子里还有宝宝……”

    沐妍:“……”

    沐妍杏眸湿答答的,看向重墨关切的眸色,再把视线看向墓碑之上,沐媛慈眉善目的照片,深呼吸一口气,乖顺的点了点头,任由男人将自己拦腰抱起,向着山下走去。

    “重墨,我一直想逃开和他的关系网,但是父子亲情是天性,如今我终于明白,这辈子,我都逃不开了……”

    山风有些猛烈,沐妍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被风吹得火辣辣的疼,杏眸微闪,静静的依偎在男人怀抱中,呢喃自语,完全没有发现男人高大的身子僵硬的厉害!

    “乖,妍妍,是意外,他去世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别往心里想,嗑药这种行为,随时随地都会引发猝死的!”

    沐妍:“……”

    沉默不语,沐妍知道重墨是在宽慰自己,静静的倚靠在男人怀中,任由重墨将自己抱回车内!

    回到车内,沐妍才发现手脚都冻得冰凉发抖,重墨快速的扯过毯子紧紧的盖在女人身上,将车内的空调调至最高。

    “很快就暖和了,睡一觉,我们马上就回家了……”

    “嗯……”

    沐妍艰难的阖上眼眸,耳边回荡着依旧是昨天清晨的时候,穆德旭那一声弑父……

    弑父!

    弑父……

    ……

    回到海边别墅,沐妍全无胃口,脸色有些苍白,杏眸里得泪水已经干涸了,但是红肿的明眸不难看出哭过的痕迹。

    “重墨,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等到我一根筋想明白了,我就会出来的,不用担心我……”

    “沐妍……”

    重墨大手迅速扣住女人纤细的手腕,知道沐妍一个人单独待着的时候就特别容易胡思乱想,一声沐妍,重墨通常情况下,只会叫妍妍!

    叫沐妍,证明男人现在很严肃!

    身上有根弦在紧紧绷着……

    沐妍:“……”

    “对了,温暖约我去逛街,重墨,我可以打电话约她去逛街嘛?”

    “或者上次的K市版权部约我去交代事情,我们也只是呈交了证据,我最近都很有空,可以去嘛?”

    沐妍伸出小手揪住男人的衬衫衣袖,看向男人的袖扣,莫名的少了少了一颗,唇色一抿,随即继续说道。

    “重墨,我们跟左芯医生约了做孕检,可以提前到今天下午嘛?”

    重墨:“……”

    重墨黑眸闪过几分柔和的宠溺色泽,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发丝,轻声的诱哄道:“先吃饭,吃完饭之后,随便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一个人还是找温暖陪着你,都可以……”

    沐妍:“……”

    沐妍半信半疑,看着男人真挚得眸光,呆楞的点了点头,任由男人的大手牵着自己的小手向着餐厅走去。

    沐妍的确现在脑海里空洞的厉害,只想找一个空间,让自己真的可以独自思考一下,或者说不用思考,随便找一些事情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就好!

    吃饭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重墨看着女人乖顺的模样,终于松了一口气,锐利的黑眸迅速的扫向一旁的佣人,佣人们立马心领神会,快速的上菜。

    重墨安抚着沐妍坐下来之后,快速的进书房找了一粒帮助睡眠的白色药丸放入玻璃杯中,任由温热的液体将药丸完全融化。

    ……

    沐妍实在是没有胃口,但是却一个劲的往嘴巴里塞东西,塞到难以下咽了才意识到要咀嚼,重墨从书房返回客厅之后,就看到的这么一幅景象,黑眸一闪,立刻出声斥责道。

    “让你们照顾夫人吃饭的,你们怎么照顾的……”

    “对不起,先生……”

    “呕……”

    沐妍实在是难以下咽了,感觉到自己的嗓子眼都开始冒火了,剧烈的咳嗽,感觉到自己的嗓子眼难受的厉害,忍不住将自己刚刚吃的都东西吐了出来。

    知道重墨在训斥佣人,沐妍小脸咳嗽的涨红,赶忙出言阻止道:“重墨,跟她们没有关系,我又不是小孩子,吃饭也不至于要人看着……你们去忙吧,我和重墨没有什么事了……”

    沐妍的一句话,如同大赦一般,佣人们不敢直视重墨凌厉的黑眸,纷纷落荒而逃。

    “是,少夫人……”

    沐妍咳嗽累了,小脸涨红的难受,看着重墨大手手握着的白开水,忍不住拿了过来,一饮而尽,唇色努力的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柔声的说道:“重墨,你不要生气了,刚刚是我自己没有注意力集中,在想其他的事情……”

    重墨精湛如手工画一般的黑眸微微眯起,继续伸出大手轻柔的为女人顺着后背,看着餐桌之上的一片狼藉,直接把沐妍直接抱起,向着二楼的卧室走去。

    “是我不好,明明知道你不想吃饭还逼着你吃饭……”

    重墨心头越发的歉意,心疼的看着怀里的女人隐忍的一切,呼吸一紧,继续抱着女人向着卧室走去。

    等到完全进了卧室,重墨轻轻的将沐妍放在柔软的大床之上,起身,打开房间里的音频系统,自动播出有助于孕妇休息以及胎教的音乐。

    沐妍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子在自己面前忙碌着,不一会儿,房间里就回响着静谧优美的轻音乐,唇色忍不住染上几分浅淡的弧度,小手交叉相握,自己要平静下来。

    尽快平静下来……

    不可以再胡思乱想了……

    “乖,现在给你时间一个人待一会儿,我在书房等你,什么时候时候醒……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就可以来找我……我一直在等着你……”

    沐妍:“……”

    男人如同一个王者一般在自己面前绅士的单膝下跪,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满是殷切的宠溺,沐妍眸色恍惚的厉害,许久之后,想要开口让他留下的勇气没有了,只有淡淡的回应一句,嗯。

    是自己的劫难,自己真的很想独自去面对,不想一辈子都成为重墨的负担!

    哪怕曾经他说过,自己是他最甜蜜的负担……

    ……

    沐妍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子离开自己的视线之内,忍不住躺下身子,抱紧自己怀里的抱枕,静静地听着有利于胎教的轻音乐。

    沐妍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视线有些恍惚,意识也越来越迷失,最终还是抵挡不了安眠药的功效沉沉的熟睡。

    ……

    算准了时机,重墨隔了十五分钟之后推门而入,就看到沐妍沉睡的模样,唇色上扬,看着女人睫毛之上还有未干的泪痕,锐利的黑眸像是染上寒冰一般,温度陡降。

    轻轻的俯下身子,对着女人苍白的脸颊印上深吻,拿出薄被,轻轻的盖在女人身上,顺带将沐妍眼角的泪痕擦干。

    “对不起……”

    “好好休息一下,醒来之后,一切都会过去的……”

    重墨余光看向自己的左手手腕,原先沐妍送给自己的黑色袖扣居然掉了一颗,黑眸微闪,手机响起,是熟悉的号码。

    看着床上熟睡的沐妍,重墨快速的起身向着书房走去。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他的房间处理的干净嘛?药粉含量用了多少?”

    走到房间门口,重墨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听着电话那头恭顺的汇报:“重先生,警方已经作为普通意外事件处理了,看不出来是故意认为篡改了药粉含量所致,房间里所有的指纹都被处理干净了!不会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的……”

    “药粉的含量的话……正常来说只可以用一勺,我们用了三勺……”

    “嗯,我知道了,辛苦了,报酬晚点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会直接划到你银行账户的……”

    “我要确保我要的东西可以拿到,而他那边不留一丝痕迹……”

    重墨精湛的黑眸闪过几分狠戾的眸光,散发出阵阵彻骨的恨意和杀机,电话那头的男人也硬生生的被电话这头重墨的气场震摄到了,整个人唯唯诺诺有些一怔。

    “放……放心吧,重先生……”

    “嗯……”

    ……

    沐妍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意料之中的事情!

    杏眸微微一闪,强忍住自己心头的困惑,看着自己身上被盖上的薄被,心头划过几分暖意。

    赤脚踩在柔软的毛毯之上,沐妍伸出小手摸向自己的皮包,因为录音了3个多小时,所以电量也只剩下了百分之十了!

    沐妍快速的按下了停止录音的按钮,找来充电器,快速的充电手机……

    杏眸微微一闪,其实在拿起重墨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的时候自己就意识到水里有东西了,因为天生的敏感度,即使这东西溶于水中依旧消散不了气息。

    所以自己喝下第一口的时候就察觉了……

    没想到果然是安眠性质的药物,自己在重墨走后就开始昏昏欲睡了。一睡就睡到了下午三点!

    沐妍惊叹于男人随机应变的能力,说是让自己好好的单独思考,其实担心自己胡思乱想,所以一早就给自己准备了补眠的东西。

    但是估计重墨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技高一筹吧……

    沐妍忍不住扑哧一笑,找到房间里的遥控器,把房间里的音频设施关掉之后,快速的手边一边充电一边播出了刚刚的录音。

    印象中,熟睡的时候,男人深情的在自己耳边喃喃自语!

    沐妍倒也期待,在自己熟睡的时候,重墨有没有说贴心的话,有的时候,重墨贴心的话,会像是棉花糖一般,让自己的心底像是开了花一般甘甜的不得了。

    ……

    前一段录音是空白的,是自己在重墨离开之后躺在床上准备进入梦乡的状态,录音录到的内容只有胎教的轻音乐。

    过了10多分钟的时候,录音里传来了房间的门打开的声音!

    沐妍忍不住扑哧一笑,重墨对于时间的敏感度还真的是惊人,怎么感觉自己前脚才睡下,后脚重墨就跟进来了呢?

    沐妍暗暗在心底鄙夷重墨,也十分感动于重墨的小动作,自己很多细微的地方,情绪不佳,每一次,重墨都是可以最敏锐的发现的!

    深呼吸一口气,重墨其实就是刚开始的时候,对自己渣了一些,为人腹黑了一些,其实大多数情况下对于自己真的是极好的……

    如今自己也在男人浓切的爱之中,越发的无可自拔,每次意外之后,重墨总会是自己最坚强的后备港湾。

    随着录音的播出,沐妍眸色一愣。

    对不起……

    好好休息一下,醒来之后,一切都会过去的……

    男人磁性魅惑的嗓音让沐妍心头越发的滑过几分异样,重墨为什么要突然说对不起!

    后面一句自己倒也可以理解,醒来之后一切都会过去!

    为什么重墨要突然间道歉,说对不起!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静静地听着接下来的录音内容,电话铃声响起,看来是电话到了,沐妍听到男人起步离开的声音。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他的房间处理的干净嘛?药粉含量用了多少?

    ……

    这段插曲之后,沐妍的脸色惨白的厉害!

    重墨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自己冥冥之中觉得重墨和穆德旭的事情有关系,而且很密切!

    沐妍忍不住摇了摇头,不会的!

    一定是自己想太多,重墨一定不会这么去做这种事情的,明明昨天下午重墨去开了发布会,回来的时候还跟自己解释了这件事情!

    他说那句话,包括他电话里面的最后一句话,一定说的是其他事情!

    这般想着,沐妍的心还是怦怦跳个不停,越发的要从嗓子眼跳出一般……

    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却已经对于这件事情开始定格,甚至于开始愿意相信这件事情的真伪了呢!

    小手攥紧,重墨,你真的不能让我失望……

    ……

    后续的录音听来听去,都是胎教的音乐声,沐妍大致快进了一些,听不到其他动静之后,才确信重墨没有再次进来,深呼吸一口气。

    他不进来,自己就要去找他……

    沐妍伸出小手简单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尽量保证脸颊红润,看起来并无异常,可是又觉得自己下手的力度不够,沐妍使劲的拍了几下,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才确信是可以的!

    走出房间的门,正好碰上佣人准备给重墨送咖啡,是林丽,之前在房间门口看着自己睡觉的女孩。

    “少夫人,您醒了,刚刚先生还让我准备补汤和点心呢,说您醒来的时候就可以吃了……”

    林丽自从上次沐妍对自己的态度格外和蔼可亲之后,越发的希望沐妍,觉得女人就像是一个天使一般的女人。

    真的是太善良太美好了!

    刚刚少夫人和先生回来的时候气色不太好,自己还担心了一下呢……

    如今看着少夫人面色红润,自己就放心了!

    “我送进去就好了,点心什么的,随便准备就好了,我最近口味淡吃什么就好……”

    “是,少夫人……”

    沐妍唇色上扬,浅浅一笑,伸出小手从女人的手中接过餐盘,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脑海里开始排空,不要去想穆德旭的去世的事情!

    更不要去想重墨和男人的死因究竟有什么关系……

    一切都是误会!

    这般想着,沐妍向着男人的书房走去,两个人自从关系好了一些,沐妍便会时常去重墨的书房,偶尔看着男人忙公事,偶尔自己在看有关于母婴的视频。

    其乐融融,混杂着幸福的滋味!

    没想到自己今天一个无意识的恶作剧,居然……

    “咚咚咚……”

    沐妍伸出小手轻轻的敲打着房门,再度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没有怪异,手心却无意识冒出了缜密的汗水,有些粘稠。

    “进,夫人醒了嘛?”

    书房内,重墨低着头处理助理最新送来的文件,自从以菱出事之后,重墨便直接让阿坤休息了,本来阿坤就是兄弟,这些年在公司是为了报恩,甘愿当手下的,但是重墨在心底却从来不拿男人当成手下或者助理。

    两个人本来就是情同手足……

    所以几乎共事没有阿坤的分担,重墨整个人忙碌了许多,如今内忧外患,不光是穆德旭一死,李氏开始动荡,顺带重恩那边的老顽固势力也在蠢蠢欲动,试图夺权。

    年纪大了,偏偏天堂不待,要去地狱!

    索性对于重恩,重鑫祺一边极力追查多年前的往事,一般以财务和法务的多重身份遏制重恩势力的延伸和发展。

    “对了,最近牛奶照常准备,顺带准备一些酸性的果汁,夫人最近开始喜欢吃柚子了……”

    重墨听不到反应以为是佣人反应迟钝,一直对于自己的话极其恐惧,忽然想到了沐妍最新的作息和饮食习惯,细心的补充道。

    确定合同没有什么问题了,大笔一挥,龙飞凤舞的写下了重墨两个字!

    “谁说我最近喜欢吃柚子了……”

    沐妍唇色一瞥,嘴角漾开一抹浅笑,看着男人抬头,露出惊愕的眸光,小手轻柔将手中端着的餐盘放在书桌之上,将刚刚研磨好的咖啡送到了重墨的跟前。

    “刚刚林丽送咖啡的时候,正好我起身看到了,就帮她送来了……”

    “嗯,一点都不烫,也不热,而且更加不重……”

    沐妍看着男人严肃的目光,赶忙举起小手认真的说道。

    自从怀孕之后,什么事儿都不让做,自己都快成为傻子了,而且更像是废人了,其实身体力行的事情,对于自己而言还是可以的。

    不用像书上写的那么夸张,酱油瓶倒了都不能扶!

    重墨:“……”

    重墨关切的话语看向女人睡饱了之后红晕的气色忍不住满意的点了点头,尤其是女人的脸颊上晕染着一层红润,一双盈盈美眸,眼波似水,柔情款款,眼尾略略上挑,为她增添一笔潋滟媚色。

    虽然现在已经是初冬,但是女人却仿佛是四月天的阳光,温暖,柔和,明媚,灵动。

    重墨漆黑如夜的眸子打量着有些主动示好的女人,精致如工笔画的凤眸滑过一抹流光,邪魅的唇角上扬,伸出大手,示意沐妍坐过来。

    “既然你这么主动过来了,是不是要喂我?”

    重墨的嗓音有些沙哑,午后,静谧的阳光倾洒在男人身上,英俊的容颜更显风华绝代。

    沐妍脸色一红,心里怦怦跳个不停,重墨的五官一直很精致,容貌俊美如神祇,仿若睥睨天下的王者,君临天下的气魄不怒自威。

    沐妍很想开口问,重墨打电话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自己要学会相信他。

    一开始的婚姻两个人存在的最大的问题就是自己不信任他!

    所以一定要信任他,有些问题一旦问出了口,说明自己不够信任他!

    “重墨,你无耻……”

    沐妍放下咖啡就想逃,但是还是没法避免男人快速的动作,重墨大手一挥,快速的将女人困在怀中,挣扎之间,松开的领口露出一大片精壮胸膛,优美的肌肉线条,堪比精致的雕塑品。

    “嗯……还行,技艺还在训练之中……可以更无耻……”

    沐妍:“……”

    变态!

    沐妍扭过头,看着男人凤眸如耀眼黑钻,深邃而流光潋滟,正视线灼热地看着她,呼吸一滞,小脸忍不住有些微红,伸出小手揪住男人的衣角,使劲的拧了一下。

    “重墨,你左手手腕的黑色袖扣怎么掉了一颗……”

    沐妍原本是在睡觉之前就发现了,但是那个时候恍惚的厉害,现在心情平静下来了,心跳也已经开始渐渐的沉稳了下来。

    眸色飘柔,温和似水!

    原本是无心之问,没想到却敏锐的察觉到男人高大的身子一瞬间有些紧绷。

    重墨的唇线,优美的抿着,透露出来几分纨绔妖孽的气息,眸色一滞,自己刚刚发现了,没想到沐妍的观察力如此的细微。

    “可能佣人洗的时候不小心洗掉了,晚点我会亲自找回来的,毕竟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

    黑色海洋之星,价值不菲……

    而且购买的时候相当有纪念意义,因为沐妍以为是500块钱,没想到最后花了2万7,甚至还有后面很多出……

    重墨精湛的黑眸流泻出一抹浅淡的光芒,下巴也跟着紧紧的抿着,嘴角上扬,邪魅的勾起一抹蛊惑的弧度。

    沐妍:“……”

    “重墨,可是按照你的习惯,你喜欢把袖扣换下来再洗衬衫的,而且,你的衬衫基本上都是新的,很少是重复穿的……”

    沐妍迟疑的开口,清澈的眸子里满是好奇的眸色,大大的明眸,包含着水汽,沁人心脾,纤细的手指戳着男人健硕的胸膛,十足的不相信。

    重墨浪费东西的习惯真的是很不好……

    家里的衣柜,不管是自己的,还是重墨的,全部都是经常换的,几乎很多衣服穿了一次,立马就被新款取代了。

    甚至于很多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一次,因为过时了,或者换季了,就被佣人换下来了!

    自己为了这件事情还多次跟重墨探究一下这个问题,但是都被男人强势的索吻吻得七荤八素给忘记了彻底。

    美名曰,丈夫负责赚钱养家,自己只需要貌美如花就可以了!

    重墨精湛深邃的眼眸,一时有些怔松,嘴角一动,眼底却如寒冰。

    “最近两天走得匆忙,衣服都是直接换下来的,唔,重夫人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重墨看着怀里女人清澈如水的眸光,嘴角染上几分玩味,俯下身子,在女人的颈脖处气吐幽兰,灼热的气息,立马让沐妍小脸涨红。

    沐妍一向就是脸皮子薄的厉害,被重墨这般一闹腾立马就难以思考了,脸色微红,看着重墨试图耍牛氓的模样,忍不住吐了吐舌。

    这几天接连不断的事情真的是发生太对了,可能左手的袖扣真的不小心被佣人洗掉了吧,这般想着,沐妍的心里好受了许多。

    “重墨,我没生气,只是问问,你喜欢的话,等到我以后还给你买……把七色的袖扣全部买来给你……这样你就可以换着戴了……”

    “咖啡要冷了,快点趁热喝,你现在忙得话就先去忙,我去看胎教的书了……”

    沐妍也是这般善解人意,重墨的黑眸越发的暗沉了几分,唇色上扬,一抹暗光从眸底快速的一闪而过。

    “不喝咖啡了,忙得差不多了,走吧,陪你去吃点东西,你中午都没有怎么吃……”

    “我去洗个澡,换件衣服,乖,在这儿等我……或者你想和我一起洗也行……”

    重墨最后一句话说的极其暧昧,沐妍忍不住再度红了脸,原本脸红是因为自己小手拍拍的,现在倒是彻底羞红了!

    “重墨,你无耻,重牧在呢,你这么做,真的有考虑过嘛?”

    “嗯,考虑过,现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再不从胎教上着手,我就担心我们家儿子要打光棍了……”

    沐妍:“……”

    嫌弃他!

    说笑之间,重墨看着女人的小脸气得红彤彤的,眸色一颤,俯下身子再度攫住女人的唇瓣,直到沐妍无法呼吸之后,才恋恋不舍的向着浴室走去。

    一身戾气,想和她相处的时候,尽量柔和……

    ……

    重墨走后,沐妍看着男人闲置的平板,随意的翻了翻一些照片,以及最新的新闻报道,穆德旭之死,的确挂在了头版头条。

    深呼吸一口气,听着浴室里传来的阵阵水声,沐妍轻轻的点开了视频。

    画面中,李玉兰和李冰儿皆是穿着了黑衣,媒体们更是将尖锐的话题,例如穆德旭死后,穆氏依旧存在的抄袭问题,以及穆德旭的贪污!

    现在李氏早就不属于李玉兰母女了,早就归属在重氏的旗下。

    沐妍隐约觉得有些不安,尤其是画面中李冰儿淬了毒汁的眸光,虽然在泪眼盈盈,但是却在笑!

    忽然想到在参加节目之前,李冰儿的口误和重恩的不正当关系,沐妍忍不住呼吸一紧,只可惜现在证据不足。

    不过李玉兰却是真的很伤心,即使是穆德旭再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对于他,李玉兰肯定是爱过的!

    媒体以自杀,意外等等关键词结束霸道,但是侧重点,在于嗑药而死!

    豪门之间,往往需要的是以身作则,但是偏偏以这种最卑微的行为结束了生命,嗑药!

    沐妍心头忍不住慨叹了几分,小手紧握,自己心头起伏的呼吸难以接受平静……

    ……

    重墨澡还没有洗完,忽然桌上的手机响起,是陌生的号码,沐妍想要把手机递给重墨,但是震动的手机却像是烫手的山芋一般,沐妍一不小心就接通了。

    “喂,重先生,收到钱了,您要的东西已经寄给你了,放心,所有的蛛丝马迹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沐妍:“……”

    沐妍眸色一颤,莫名的感觉心乱如麻,更是感觉到心头千万匹马在奔腾,深呼吸一口气,柔声的说道:“他在洗澡,等到他洗……”

    沐妍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却慌忙的挂断了,明显是不想多说的样子,显然是没想到接电话这边的会是一个女生!

    沐妍呆滞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越发的觉得重墨有很重要的事情在瞒着自己,而且是和自己密切相关的!

    不然怎么觉得藏着掖着呢!

    而且是特别针对自己的……

    ……

    重墨洗完澡出来之后,发现沐妍不是拿着平板在看新闻,反而是握住自己的手机才发呆,呆萌的模样煞是可爱。

    沐妍听到动静之后,慌乱的转身,就看到男人简单的腰间围了一条浴巾就直接出来了。

    高大的身材极其伟岸伟岸,裸露的胸膛沾着水珠,一块块腹部肌肉,结实有力,那性感的人鱼线,更令她不禁心跳加速。

    深邃的黑眸带有丝丝蛊惑,沐妍忍不住别开了眼眸,倒是把自己手中紧握的手机交了上去。

    “重墨,刚刚有人给你打电话,我准备拿给你的,手一抖就接了,电话里面……电话里面说收到钱了,你要的东西寄给你了,还有,所有的蛛丝马迹都处理干净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清澈的眸光一直看向男人,不放过男人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偏偏重墨真的可以做到滴水不漏。

    精致的五官线条坚毅,俊美而冷冽,眉宇间敛着霸气,冰冷、尊贵、傲然。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一直卡在喉咙处的话语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重墨,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女人的眸光异常清丽,虽然谈不上咄咄逼人,但是满是认真的色彩,重墨呼吸一紧,微眯起一双潋滟桃花眼,黑曜石般的眸子,锋芒慑人,滑过一道暗光。

    “重墨,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

    ------题外话------

    这段时间胃胀,昨天闹到2点多,可能真的假期吃多了,无奈了……嗷嗷嗷,感谢恪翎的花花……哈哈……求评价票,求月票……大家看文快乐!咳咳,沐妍在穆德旭死的时候很纠结,这个咋形容呢,就像是所有罪犯的家人虽然知道罪犯会受到制裁,也怨恨他们做错了事,但是却舍不得……哎,纠结啊!而且穆德旭和沐妍最后一次见面时候的弑父,很像符咒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