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零五章 离婚也得想想孩子【精!】

第一百零五章 离婚也得想想孩子【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蒙蒙的水雾在浴室里飘散着,两个人之间灼热的呼吸快速的碰撞缠绵。

    沐妍只觉得自己身处在仙境!

    很美,很懵懂,如同仙境一般迷离……

    热气将女人白皙胜雪的肌肤氤氲的透出了一丝美丽的粉色,璀璨如星的杏眸染着透亮的水意,无辜又清纯。

    沐妍清澈的杏眸之中满是透明的液体,长而翘的睫毛一闪一闪如同蝴蝶的蝶翼一般美轮美奂,秀气的眉毛,樱红柔嫩的唇瓣,无一不是女人对于自己的邀请,重墨深邃的黑眸越发的暗沉,染上了一抹浓墨重彩的黑色。

    海棠一般的长发直接散落在白皙洁净的后背之上,一切都是美的那么自然,不带一点人工的修饰,就像是一块上等的璞玉!

    等待完美工匠的精雕,蜕变成美丽动人的无价之宝。

    不如我他妈今天留下来告诉你,我究竟是爱你这个人,还是他妈爱你的身体怎么样!

    男人阴鸷的话语还在耳畔回荡,沐妍莫名慌乱的厉害,尤其是男人这般目光灼灼,几乎是要把自己彻底吞入腹中。

    “重墨……你不可以……你离我远一点……”

    沐妍清澈的眸子难掩慌乱,只觉得男人锐利的眸色在自己浑身快速的扫过,自己被男人紧紧的困在怀里,动弹不得。

    “重墨,你是被我戳中软肋的对嘛,其实你就是爱我这具身体,从头到尾都是……”

    要不然,哪怕杀害穆德旭的时候,你有一丝心慈手软,念在他是我亲生父亲,也不会下狠手!

    说到底,还是不爱吧……

    沐妍此话一出,重墨暗沉灼热的黑眸闪过几丝愠怒,大手快速的捏住女人柔嫩的下巴,薄凉的唇瓣在女人的樱唇上缠绵悱恻。

    “沐妍,你他妈真的没有心……”

    重墨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沐妍这般在自己面前诋毁,无意是把自己所有的真心和赤诚踩在脚底下,肆意的无视!

    “唔……”

    沐妍刚想说些什么,所有的呼吸已经被再度攫走,男人仿佛失去了耐心一般,大手一挥,让自己完全的*在他面前。

    前方是炙热如火炉一般的胸膛,身后则是冰凉彻骨的我墙壁。

    下一秒,来不及惊呼出声,男人已然攻城略地……

    ……

    所有的颤抖,无助和飘芜,沐妍好像在一天之内完全的体会到了,疼痛,撕裂一般的触感,几乎是梦魇一般席卷。

    浑浑噩噩,从浴室到病房的病床之上,男人火热的热情,几乎要把自己融化一般。

    只不过最极致的欢好之后,却是辛酸的泪水……

    这一次,沐妍没有任何开口求饶,整个过程都是缄默,倔强的保持沉默!

    ……

    重墨没想到李冰儿给自己下的粉末药效这么狠,真的是小瞧了她,也不经感慨现在的技术,凭空撒出一层粉末,没想到却是!

    看来不能只是把注意力放在饮品这类的东西了……

    极致缠绵,但是却要顾及沐妍的身体,重墨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压制住心头的怒火和欲焰,看着女人满脸清泪却不肯求饶的模样,心头剧烈的疼的厉害。

    草草了事,似乎女人的泪水对于自己有致命的武器。

    平息了心头的躁动和欲焰,眸色看向女人*在外的身子全数是被自己折磨出来的青紫,重墨的眸色染上了几分歉意和愧疚。

    大手触摸女人的腹部,心头满是万千起伏……

    刚刚爸爸有些疯狂,不知道有没有吓坏你们!

    ……

    沐妍清澈的杏眸微闪,不去想男人此刻亲昵的动作,小手越发的紧握成拳,其实他刚刚的行为已经告诉自己了。

    爱自己的只有身体而已!

    仅此而已……

    委屈,怒火,伤心遍布心头……

    沐妍嗓子开始沙哑,浑身颤抖的厉害,越发的裹紧被子,感觉到自己一片冰冷!

    重墨也察觉到了沐妍浑身冰冷的厉害,黑曜石一般的眸子满是关切的眸色,快速的将沐妍揽入怀中,将自己身上的温度全数传递给女人。

    “乖,告诉我,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沐妍:“……”

    不舒服!

    沐妍杏眸一闪,唇色苍白但是却努力勾起一抹弧度:“重墨,我真的好想……好想离开你……很想不爱你了!”

    很想不爱你,但是却爱惨了你!

    重墨高大的身子一僵,浑身散发出一抹清冷的气息,几乎心要被女人的话冰冻了一般,黑眸闪过万千思绪。

    “沐妍,以后不要说我不爱你这句话了,你和孩子就是我的命……”

    沐妍:“……”

    命!

    沐妍唇色上扬,抬起杏眸不畏惧男人黑眸的锐利,忍不住质问道:“重墨,你杀穆德旭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你的命,刚刚你在浴室里强要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你的命?”

    重墨:“……”

    话题重新回到了原点,重墨冰焰交缠肆虐过后的黑眸,慢慢荡漾起浅魅灼生的铅华。

    忽然,桌子上重墨的手机铃声响起,重墨黑眸微微一闪,快速的拿过手机简单的扫了一眼屏幕的来电显示。

    “喂……嗯,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沐妍因为被重墨圈再在怀里,所以依稀可以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车库,杏眸微微一闪,探究的看向重墨。

    尤其是重墨的回答是马上过去!

    是怎么一回事……

    ……

    “乖,时间不早了,抱着我,我帮你捂热……”

    沐妍:“……”

    捂热……

    的确自己是手脚冰凉,沐妍眸色一淡,平淡的说道:“你不是有事要先走嘛,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重墨:“……”

    深邃的眸光细细的打量着自己怀里的女人,女人清冷的眸色满是倔强,重墨忍不住轻叹一声,越发用力的将女人抱在怀中。

    “妍妍,对不起……”

    一声对不起,如同一剂良药,在沐妍撕裂的心头浇灌了一丝甘露,但是却无法愈合所受到的伤害。

    沐妍缄默不语,侧过身子不去看向重墨,整个人缩成一团,小小的捍卫着自己的领地一般,一如新婚的时候,每次欢好之后,要么就是女人累到昏睡。

    那么则是一个侧过身子黯然神伤!

    重墨黑眸一紧,大手想要触摸女人裸露在外的肩膀,却还是硬生生的缩回了大手,唇色苍白,薄唇紧紧抿起,到底还是俯下身子轻轻的啄吻女人柔嫩的脸蛋。

    “我很快回来,等我……”

    沐妍:“……”

    沐妍听着房间里男人利索的穿戴整齐,离开房间之后,才重新坐起身子,杏眸一闪,陷入了沉思之中。

    车库,马上就过来……

    应该是这家医院的地下车库才对,沐妍唇色微微抿起,艰难的撑起身子,快速的换上了睡衣,顺带御寒,披上了厚重的毛毯,整个人包裹严实之后,强压住心头的颤动,避开医护人员的视线,向着地下车库走去。

    重墨到这儿来,究竟是为了见谁?

    ……

    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原本是该休息的时间,整个医院的走廊,宁静的一塌糊涂,沐妍呼吸一紧,放慢自己的脚步向着车库走去。

    这家医院距离市中心较远,但是面积较大,所以整个一个地下车库足足有几千平方米,沐妍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动作放轻,随着嗅觉的灵感,竟然觉得这间地下车库里面有血腥味!

    沐妍杏眸微闪,心头的不安也越发的重了几分。

    血腥味是怎么一回事!

    沐妍下意识的去担心重墨,但是转而一想,以重墨的身手应该不会受伤的!

    眸色试图寻找监控系统,却发现地下车库这边的监控坏了,似乎是被人为的,刚刚破坏的……

    惴惴不安,同时又无助的厉害!

    沐妍小心的踱步向着前方慢慢走去,前方灯光弥漫,自己这边却有些萧条和暗淡,正好可以遮掩自己的身影。

    “砰……”

    一个猛地重击声,响起,随着女人的尖叫,在整个车库里传递,沐妍立马向着前方跑去,等到完全看到眼前的场景,彻底的愣在了原地。

    刚刚是一辆车直接对着摊在地上的女人直接的撞了过去嘛?

    沐妍忍不住捂住了唇瓣,看着灯光的聚集处,一身黑衣,身形高大,容貌俊美如神祇,仿若睥睨天下的王者,君临天下的气魄不怒自威。

    是重墨!

    重墨身侧的四个黑衣男人,就是晚上陪着自己和温暖去吃饭的保镖……

    倒在地上的女人,沐妍杏眸一闪,看着女人浑身是血,艰难的转过身子,看到女人的容颜的时候,愣在了原地。

    是李冰儿……

    沐妍苍白的唇瓣颤抖的厉害,几乎合不上嘴。

    一辆车,随着极度激烈的碰撞,硬生生的把人撞翻在地上,极度血腥和暴力,尤其是静谧的车库,杀气夺人。

    地上的李冰儿几乎是半死不活……

    ……

    “重墨……求你……求你放过我……”

    李冰儿原本就穿了一件极其妖艳的红色旗袍,如今被自己的鲜血浸染,越发的显得旖旎,画面感残忍十足,极其血腥暴力。

    颤抖的伸出小手,试图乞求重墨放过自己,可是看到男人身上冰冷的阴鸷,再度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放过你?刚刚给我下药的时候,你的勇气去哪儿了呢?”

    李冰儿浑身颤抖的厉害,看向重墨,如同看到了魔鬼一般,浑身疼的是撕心裂肺,重墨主动打电话约自己,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自己知道他要问自己黑色袖扣的事情,如此一个他主动靠近自己的机会,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呢!

    自己特地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粉末性药,只为了能跟他生米煮成熟饭,没想到男人的自制力如此的惊人。

    没想到,在男人走后,自己就被带到这儿了……

    刚刚重墨居然让人直接开车向自己撞了过来!

    胸口肋骨错位的厉害,几乎是呼吸都像是在吞血一般。

    “我……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把袖扣给沐妍,不应该告诉她真相……”

    李冰儿在鲜红的血液之中蠕动,试图向后推,惊恐的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子在自己面前缓缓地蹲下,恐惧到了极致。

    “我有一千种方法杀了你,也有上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之前之所以放纵你,是因为不想让沐妍看到我双手全是血腥的模样……”

    为她建造一座城,遮风避雨,呈现最美的东西最美的风景给她看……

    不想将自己邪恶的,冷酷的,残忍的,嗜血的一面呈现给她,这就是重墨的宗旨,沐妍的世界极其白,自己的世界肮脏,黑暗。

    一黑一白,原本就是两个极端的人,偏偏自己不信邪,自己硬是要把两个凑一对……

    沐妍浑身剧烈的颤抖何不安,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一切,重墨像是王者一般可以肆意的主宰别人的生死。

    李冰儿就像是鱼肉可以让人肆意宰割!

    重墨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虽然腹黑,冷魅,但是绝对不会这般冷血……

    为什么刚刚的重墨好陌生,让人感觉极其冷血!

    甚至于残忍……

    沐妍伸出小手托住小腹,不想让自己激动的情绪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原本就极度瑟瑟发抖的身子越发的冰凉彻骨。

    ……

    “重墨,你知不知道我爱了你很多年,从见到你第一面起我就彻底爱上你了,为什么你就不能爱我多一点,我只不过是把你嗜血的一面呈现给沐妍看了……”

    “沐妍,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她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你,只有我,愿意接受你的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家庭,还有重恩,我都可以和你一起面对,沐妍还需要你保护,她根本就不适合你……”

    李冰儿越说越激动,想要把自己这么多年的愤懑全数说出口,只看到重墨的脸色难看的厉害,越发的寒的彻骨。

    “你能帮我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去死……你彻底离开这个世界,对于我很重要……”

    李冰儿:“……”

    一声来自地狱的宣判彻底的要结束自己的命运一般,李冰儿惊恐的睁大了眼眸,眼泪伴随着泪水从眼角滑落。

    “重墨,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我……”

    “以菱的事情,妈的事情,还有三年前的事情,早就该跟你算了,现在算还来得及……”

    重墨嘴角漾开一抹极致严寒的笑意,就像是扎了冰一般,一点一滴让李冰儿感觉到彻骨的寒冷。

    慌张的厉害,余光看向角落处蹲着的女人,眸色一亮。

    是沐妍!

    ……

    “重墨,你当真要杀我要我的命的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杀穆德旭的时候,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帮佣……”

    “三年前,沐媛其实一早就可以换肾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施压给院方领导,故意抬高医药费,顺带告诉沐妍没有肾……你这么厌恶沐媛的病情,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嘛?呵呵,你着急要杀了我,就是担心有一天沐妍会知道吧……”

    “你的所有的行为,延迟了沐媛的救治时间,要了穆德旭的命,重墨,你……这些都是你做的吧……”

    李冰儿说这些话的时候,视线一直看着角落处那个在颤抖的小人,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张扬邪恶,就算是要下地狱,地狱那么黑暗,没有重墨陪着自己,自己不要去!

    把重墨所有的不堪和黑暗曝光在沐妍面前,沐妍这般性子的人,定然是难以容忍!

    重墨脸色微变,李冰儿说的虽然不是全部的事实,但是却多少有自己的行为干预,眸色暗沉的惊人,许久之后,薄唇轻启,一抹残忍从唇间溢出。

    “动手,记得,手脚做得干净一点,毕竟是车祸……意外……”

    “是……”

    李冰儿脸色一变,瞳眸如针刺一般急速地收缩,下意识的向后爬,向后跑,但是已然有了两个黑衣男子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前方是正在发动的汽车,旁边是天神一般的重墨,后面则是严防死守。

    怎么办!

    沐妍……

    她会不会帮自己!

    ……

    沐妍纯白的身子蹲在角落处还未回味着刚刚李冰儿所说的话,平静的像是失去生命一般,脑海之中自动过滤出刚刚李冰儿所说的一切的话。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刀一般在自己的心尖割肉。

    深呼吸一口气,刚刚撞人的车已经开始发动引擎,准备向着地上的女人之间碾压过去,沐妍大惊失色,慌忙的上前,一把握住重墨的大手。

    对上男人惊愕的黑眸,杏眸里满是清澈的泪水。

    “重墨,不要杀人……不能杀人……”

    只有魔鬼才会杀人,李冰儿虽然是罪大恶极,但是沐妍却丝毫不愿意看着男人的大手沾满血腥的模样,深呼吸一口气,杏眸之中满是期盼的眸色。

    女人的樱唇颤抖的厉害,随着刚刚的奔跑,原本裹在身上的毯子掉落在地面之上……

    “你怎么在这儿?”

    重墨黑眸闪过几分错愕,明明刚刚在病房内,暗暗责怪自己的粗心大意,就应该看着女人正常的进入梦乡再离开的。

    伸出大手试图将沐妍揽入怀中,却被沐妍下意识的躲开了。

    “手上有血,你……你不要碰我……”

    沐妍看着如此冷硬的重墨,心底滋生出一抹浓郁的恐惧,惊恐的连嗓音都变得小心翼翼,颤抖起来。

    “沐妍,过来……”

    重墨黑眸之中,一抹受伤的眸色快速挂过,刚刚看着自己大手之上,的确有李冰儿身上溅过来的鲜血,眸色越发的暗沉,冰冷。

    “不……不要……”

    沐妍看着男人越发阴骘的黑眸,惊慌的向后退了几步,看着男人眸色越发的暗沉,似乎极力掩饰着什么,心头的不安又扩大了几分。

    “重墨,你放过她,让法律给她判决就好了,你不要杀人了好不好……穆德旭都已经死了还不够嘛?你身上究竟要沾上多少人的鲜血你才满意……”

    沐妍眼泪划过眼眸,小手哆嗦的厉害,尤其是转过身子,还可以看到李冰儿整个人倒在血泊之中,刺鼻的血腥味遍布鼻息之间,莫名的想要作呕。

    “沐妍,你过来……”

    “不要……”

    重墨神色紧绷的厉害,尤其是女人单薄的睡衣摇摇欲坠,弱小的身子纤瘦无比,和凸起的腹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是女人的恐惧和迟疑彻底的让自己的仅存的耐心消失殆尽,重墨大阔步的上前直接扣住沐妍的手腕,将女人整个困在怀里。

    “我们回去……”

    “动手……”

    “是……”

    沐妍惊恐的睁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男人薄唇轻启,直接下达了命令,使劲的从男人的怀里挣扎开来,颤声的说道。

    “重墨……你好可怕,像是个恶魔……”

    沐妍发疯一般从男人的怀里挣扎开来,看着汽车正在向着李冰儿开去,心一横,直接张开双臂挡在了女人的面前。

    驾驶座位上的男人虽然极力的踩着刹车,但是也阻碍不了汽车向着沐妍撞去,重墨大惊失色,快速的上前,将沐妍整个人揽入怀中。

    落地的时候,担心沐妍的小腹面向地面,硬生生的做了人肉垫子,整个人挡在了沐妍的身下。

    李冰儿惊慌的看着面前的前景,只觉得自己的双腿被汽车碾压,随着汽车的刹车,尤其是的疼的厉害,几乎可以听到骨裂的声音。

    可是为什么沐妍却被重墨整个人揽入了怀中,遮挡住了一切的伤害!

    “啊……”

    ……

    “妍妍,你没事吧……”

    “没事……重墨,不要杀人好不好……不要在宝宝面前杀人好不好……上天给了我们一个爱妍,是对我们的眷顾……”

    “不要做这些事情……不要做……”

    沐妍清澈的眸子写满了惊慌失措,重墨眸子暗沉的惊人,知道沐妍今天吓坏了,可是今天的自己是完全的暴露在女人面前了。

    俯下身子,亲昵的吻住女人柔嫩的唇瓣,在女人耳边柔声等说道:“好,你说不做就不做……乖,在这儿等我……”

    重墨轻柔的扶着沐妍站起身子,看着女人哭的跟泪人似得,心头疼的厉害。

    锐利的眸光狠狠的扫向远处的李冰儿,黑眸之间尽显暴戾和阴霾。

    重墨快速的走到其中一个黑衣男人身侧,快速的从男人腰间抽出利刃,大阔步的走到李冰儿面前,一个用力。

    一道足足10公分的血痕在女人整个右脸的脸颊显现!

    沐妍看着女人的伤口渗出鲜红的血液,整个人面目显得格外的狰狞,尤其是女人的颤抖的惊恐出声,像是怪兽一般尖叫。

    沐妍刚想再去看清楚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已然有了一个黑衣的彪形大汉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自己看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耳畔间之间尽是女人的尖叫!

    “拖出去送给北街的流浪汉,别玩死,留她一命,清晨的时候拍好照片寄给K市之音的温暖……我要让所有人看看李家千金是多么人尽可夫……”

    “是……”

    李冰儿瞪大眼睛奋力的挣扎着,不可置信的看向重墨,自己已经接近死亡之路了,脚踝疼的厉害,因为第一次猛烈的撞击,胸口的肋骨疼的根本呼吸都难。

    丢给流浪汉……

    人尽可夫!

    重墨是想彻底的毁了自己嘛?

    都是因为沐妍,都是因为自己今天把黑色袖扣给了沐妍,那个重墨杀死穆德旭最有力的证据,所以重墨才会对自己这般狠绝!

    李冰儿浑身剧烈的缠斗,整个人越发的面目狰狞。

    “沐妍……你这个贱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身败名裂,我要让你肚子里的孩子挫骨扬灰……”

    “唔……”

    李冰儿还想再说些什么,已经被人捂住了口鼻,整个以拖着的姿态被人拖到门口,随着女人的身子在地面上拖动,整个就是一滩血迹。

    沐妍被李冰儿恶毒的话语整个吓得僵硬在了原地,腿脚有些软,差点跌倒的时候,是重墨回来了,将自己整个人抱在怀中。

    沐妍瑟瑟发抖的厉害,余光看向李冰儿被拖着离开的身影,视线有些恍惚,一道长长的血迹全数是女人留下的。

    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溢出,沐妍嗓音越发的哽咽,为什么重墨的怀抱依旧是很暖,很炙热,为什么自己却浑然不觉。

    只觉得是彻骨的寒冷……

    “重墨,你不是说不杀人的嘛……”

    “因为我想让她生不如死……”

    重墨极尽薄凉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沐妍硬生生的的再度打了一个寒颤,被重墨更加用力的抱在怀里,根本动弹不得。

    “沐妍,我白手起家,浑身上下,没有哪一处是干净的,这样的我,有点不堪,但是也请你继续爱着我……因为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一分一毫了……因为我爱惨你了……”

    沐妍:“……”

    沐妍为什么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澄清的眼眸里满是恐惧和惊慌失措的逃避。

    可是重墨却并不允许沐妍有任何的闪躲,黑眸一暗,俯下身子攫住了女人柔嫩如樱花一般的唇瓣。

    “唔……”

    疼!

    昏暗的车库灯光勾勒出男人棱角分明的轮廓,重墨稍薄的嘴唇微抿着,深幽的眼眸如鹰般锐利。

    咬破的唇瓣发出血腥味,沐妍疼的直皱眉,满是窒息的疼痛,几乎是要疼得哭出来眼泪。

    “很疼嘛?你刚刚试图逃开我的时候,我的心都像是被利剑狠狠地剜开……是你疼的千倍万倍……”

    沐妍:“……”

    沐妍看着男人狭长的眸子,心头颤动,被咬破的唇瓣沾染血色越发的衬托出女人的凄美,画面旖旎到了极致。

    重墨心头一动,直接将沐妍抱在了怀里,大阔步的离开了地下车库。

    ……

    重墨没有抱沐妍回病房,而是直接带回了海边别墅,因为风华和左芯的出差离开,索性把K市最顶级的妇科医生高价聘请为私人医生。

    沐妍回到别墅的时候一直在瑟瑟发抖,后来被重墨哄着喝了一碗安神汤之后才陷入沉睡。

    可是一夜并无好眠,睡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了,睡着的沐妍却陷入了梦靥,噩梦之中,全数都是各种血腥残暴的画面。

    而残忍画面的主导者全部都是重墨!

    重墨一宿没睡,高大的身子将沐妍揽入怀中,大半个身子压在女人娇小的身子,却小心的避开女人的腹部。

    细细的啄吻着女人白皙的脸颊,安抚着女人不安的情绪,轻如鸿毛的低喃在女人耳边响起。

    “乖,没事了,都过去了……”

    看着女人白皙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忍不住将女人的泪水全数吻入唇中,咸涩的厉害,大手小心的安抚着女人的腹部,极其温柔到了极致。

    她的梦里有自己,何其有幸……

    可是却是噩梦,何其痛楚难言……

    ……

    沐妍做了一晚上的噩梦,醒来之后恍惚还觉得是梦里,实实在在的别墅的房间内,昏暗的房间开着夜灯,窗帘处明媚的阳光悄然的倾泻了几分而入。

    呼吸一滞,感觉到自己浑身酸痛的厉害,好像是跑了几千公里的马拉松一般,挣扎的从房间里起身,房间的门已然被悄然打开。

    是林丽,自从和这个年龄相仿的女孩熟络之后,重墨更是经常安排她贴身照顾沐妍。

    “少夫人,您醒了,医生在外面等了很久了,现在方便过来帮您检查身体嘛?”

    林丽一直在房间外守着沐妍,按照重墨的要求是凡是听到房间里有一丝一毫的动静都得立马进去查看。

    防止沐妍醒来之后无人照顾,也防止女人在睡梦之中做噩梦!

    沐妍这一觉还真的睡得极其不踏实,中途噩梦胡言乱语好多次,每次一发现立马告诉先生了,先生在书房里开着视频会议开得好好的,也立马赶到房间里安抚少夫人了!

    真的是太深情款款了,听说少夫人肚子里怀的可是小少爷和小小姐,这偌大的海边别墅,很快就热闹了!

    ……

    沐妍刚刚睡醒,其实到没有休息多少,反而觉得脑袋嗡嗡的,脑海里还回闪着昨天极度可怕的梦魇。

    “暂时不用,麻烦把最新的报纸拿给我看……”

    “是,少夫人……”

    林丽不知道沐妍要做些什么,看着沐妍明显性质不高的模样,小声的试探性的问道:“少夫人,先生说您醒了要第一时间通知他,您看……”

    “不用,拿报纸给我就好,我暂时不想见他……”

    “是……”

    林丽看着沐妍神色有些疲惫的模样,不敢多言语,赶忙悄悄的关上房门,快速的向着楼下的客厅走去。

    ……

    沐妍看着女人离开的身影,深呼吸一口气,艰难的从床上起身,伸出小手抚摸着小腹,神色满是柔和。

    静静的打开窗帘,让室外温暖的阳光直射到室内,感觉到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自己的身上,沐妍才感觉到一丝生机。

    “早安,爱妍,小牧……”

    沐妍唇色上扬,一抹明媚的笑意在精致的脸颊之上绽放开来,美轮美奂,几乎是完美的像是一幅壁画一般。

    沐妍轻轻的舒展了一下懒腰,快速的挑了一件淡黄色的小外套套在身上,简单的洗漱喝了一些温水之后,林丽已经把报纸送过来了。

    “少夫人,这个是今天K市所有最新的新闻……”

    “嗯,谢谢,让医生们稍微等下,我看完报纸之后就下去……麻烦他们了……”

    “是,少夫人……”

    沐妍眸色一片平淡,如水一般水波盈盈的眸子尽是平静,深呼吸一口气,握住自己面前的报纸竟然有些颤抖。

    昨天晚上李冰儿几乎被整惨了,尤其是最后被……

    重墨说过,要把新闻爆料发给温暖的,是不是今天就会是头条了,沐妍心头很奇怪,明明是恨死李冰儿了,巴不得女人遭到天谴。

    但是却见不得重墨的大手沾染任何一丝血丝……

    再度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将报纸完整的在自己面前摊开,高高拎起的心重重的落了下去。

    没想到李冰儿的新闻居然没有……

    不知道是哪一个环节出错了,但是沐妍却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随意的翻看着报纸,却意外的看到的重暖暖和沈哲浩即将大婚的消息,婚礼的地点选择在了原始森林,媒体预言是世纪婚礼。

    沐妍眸色一顿,已经许久没有去看过沈哲浩了,只知道男人身体好些了,只是两个人其实一早就领证结婚了,只不过有的时候生在豪门,无法抗拒只能接受。

    游艇订婚,原始森林举办婚礼,不管是哪一个,对于两家人包括两家人生意而言,都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和卖点。

    画面中,郎有情,妾有意,沐妍思绪万千,错综复杂。

    三个人曾经互相关系极好,是挚友,只不过有的时间,命运就是爱开玩笑,玩笑开过了,会发现一切都有重新组装了。

    对于自己而言,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不和沈哲浩结婚,嫁给重暖暖的哥哥重墨!

    准备起身,离开房间的时候,房门的门却被意外打开,沐妍杏眸一滞,抬起明眸,就对上了重墨深邃迷人的黑眸。

    男人一身黑色的居家服,增添了几抹柔和,但是却莫名的有一股压迫感,难以呼吸,尤其是深邃的黑眸,眸光如同利刃一般,狠狠的划过自己的心头。

    心漏跳了半拍,下意识的将自己刚刚看过的报纸放到了一侧。

    深呼吸一口气,沐妍艰难的起身,擦过重墨高大的身子久往外走,可是还没得离开却被重墨快速的握住手腕。

    “沐妍,我们谈谈……”

    沐妍:“……”

    谈谈,昨天不是说得很清楚嘛!

    待在它身边,如同鱼肉任人宰割,哪怕是他嗜血,残忍,自己都要忍着顺着……

    沐妍艰难的开口,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子挡在了面前,自从选择了放弃挣扎,防止情绪激动伤害到胎儿,伸出小手小心的护住自己的腹部,坐在了房间的沙发之上,樱花一般的唇瓣轻启。

    “重墨,我可以先问你几个问题嘛?”

    “谈离婚是不可能的……”

    沐妍:“……”

    什么都没说,男人一句离婚是不可能的几乎是遏制住了自己的眼眸,沐妍眸色微变,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子撑在沙发之上,将自己困在他的臂弯和沙发之中。

    试图抬起杏眸,但是男人漆黑的眸深深的看向自己,精致如工笔画的凤眸滑过一抹暗光,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锐利逼人。

    一时之间有些语结。

    ……

    重墨漆黑如夜的黑眸满是深深的宠溺,看着怀里的女人有些不安,有些局促,甚至是有些左立难安,黑眸微微一闪,余光看向不远处的报纸,知道沐妍是在关心李冰儿的事情……

    其实自己也知道,沐妍其实巴不得盼着法律给李冰儿严惩,但是却不喜欢看着自己暴戾的模样,只不过,有些事情身不由己。

    而她又是自己的枕边人,这辈子,自己离不开她,她必然是要忍受自己的一切的,包括自己的黑暗面。

    所以自己昨天才会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她看!

    如果不是沐妍,恐怕自己早就以最极致的方式送穆德旭和李冰儿上路了……

    “重墨,其实我想问的是……”

    “况且就算你想要离婚,也得想想两个孩子,爱妍和重牧马上就要出生了,你难道想让孩子从小在无父的环境下成长嘛?妍妍,你从小就是这般度过的,你难道想两个孩子跟你步一样的后尘嘛?”

    沐妍:“……”

    重墨的一句话,彻底戳中了沐妍的软肋!

    沐妍,我们结婚吧,父母对于孩子的重要性,你比谁都清楚,我只需要一个妻子,重暖暖肚子的孩子也需要一个爸爸……

    三年前,自己第一次检查,从重墨手中拿过那张怀孕证明的时候,重墨和自己说过差不多的一句话。

    三年后,差不多的话再次从男人嘴巴里说出来,沐妍忍不住心头莫名的发笑,很有喜剧感。

    “我……”

    沐妍其实只是想问重墨几个问题而已,几乎所有的路都被男人彻底封死了,杏眸微微一滞,试图再次开口,整个人却被重墨快速的抱在怀里。

    “乖,我知道你不想的,所以我们好好过日子吧……”

    男人的怀抱致命的温柔,沐妍眸色一颤,樱唇微微开启,颤抖的声音在空气中缓缓响起。

    “重墨,三年前是你给医院方面施压,导致妈的救治过程延后了嘛?”

    此话一出,已经明显的感觉到男人高大的身子僵硬的厉害!

    ------题外话------

    咳咳,这章虐不,大家看得爽吧,本来还可以更狠的,但是不太敢,因为我是一个真善美的人!对,亲,你值得拥有,哈哈哈……嘿嘿,下一章有暖暖,嗷嗷嗷嗷,冷先生要回来了……还有个事儿,那啥,最近文文数据真心不行,大家可以的话呢,就别跳订了,不然我真的要哭死了!咳咳,实话……感谢lw19781018,wrm5938386的月票……都是不爱冒泡的孩子,么么么,谢谢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