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重墨,你骗我一辈子吧!

第一百一十五章 重墨,你骗我一辈子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暖出车祸了!

    沐妍听到电话那头Mary慌乱的声音,立马心漏跳了半拍,脸色也有些难看,声音莫名的有些颤抖,连同握住电话的小手也在开始颤抖。

    挂断电话之后,沐妍的手脚已经是一片冰凉了……

    重墨黑眸绽放出一抹精湛,但是却暗沉的眸光,看向沐妍,黑眸之后满是关切的眸色,伸出大手握住女人的小手,才发现女人的小手一片冰凉,重墨立马阴沉了脸色,狭长凤眸里满是关切。

    “怎么了?”

    沐妍柔美的小脸有些苍白,澄澈的眼睛失了神,惊慌失措的厉害,感觉像是千万根针狠狠地刺向心头。

    温暖,怎么会出车祸呢,明明刚刚自己还和她在一块儿,只分别了一会儿,只有那么一会儿。

    “重……重墨,暖暖出事了,车祸!在市第一人民医院,我……我们马上赶过去……Mary在医院等我们……”

    重墨:“……”

    重墨黑眸一凌,对于温暖,恐怕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对于孩子被认定为杂种,不知道是哪一个有心之人这么做。

    看向身后的冷枭翊,男人精致的五官瞬间凝结成冰,浑身绽放出寒彻的冰冷。

    “沐妍,你刚刚说什么?”

    沐妍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冷枭翊快速的扣在手中,捏紧,力道之大,几乎要把自己的手腕捏碎,倒不是胆怯,而是莫名对于温暖的关切,樱唇哆嗦的厉害。

    “我……冷枭翊,温暖出车祸了,送去市第一医院了,Mary让我们赶快过去,温暖情况还不明朗……”

    冷枭翊:“……”

    冷枭翊薄唇微抿,浅眯起狭长的冷眸,眼尾处溢出的锋芒犹如寒光闪闪的利刃,死死的盯着沐妍,试图确认女人话语里的真假程度。

    “翊,你松开妍妍,手腕捏红了,现在不是质问的时候,我们先赶过去吧……”

    “嗯……”

    冷枭翊薄唇越发的抿紧,冷酷的容颜散发着慑人的寒气,大手离开沐妍的手腕,女人原本白皙的手腕已经一片淤青。

    “没关系,我不是很疼……重墨,你说暖暖会不会出事……”

    “不会……”

    “不会……”

    两个男人的异口同声,真挚的眸光,异常坚定,有种莫名的踏实感。

    沐妍被惊慌失措吓得已经泣不成声了,心头被揪着紧紧的,感觉到男人的大手抚摸着自己的手腕,慢慢揉捏,心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

    冷枭翊的墨眸微微阖上,鹰隼样的眸子掠过冷芒,冰冷得令人心惊,快速的拨通了手机里的电话,打给了风华和左芯,顺带打给了别墅座机。

    “派人去查萧雅的手机通话记录,另外以及她这么多天的所有情况!”

    “是,冷先生……”

    冷枭翊回忆起根据门卫口述,温暖离开的时候是接着电话离开的,那篇文章,几乎细节问题都囊括的清清楚楚。

    能做这种事情的只有萧雅!

    萧雅,原本是想饶你一命,可是你不能这般命贱……

    千万不要让我查到是你做的……

    否则,必死无疑!

    ……

    沐妍和重墨赶到医院的时候,K市第一医院门口已经围满了媒体,因为一般车祸警方第一发现都会引起重视,何况伤者是个孕妇,更何况,伤者是K市第一主播温暖。

    这两天一直都是K市舆论的焦点!

    果不其然,在这儿没等多久,重墨,沐妍,冷枭翊,周肆桀悉数赶了过来,已经验证了消息的真伪程度,原本也只是警方的片面说辞。

    Mary一直在门口等候,看到沐妍来了之后,立马起身迎了上去,顺带将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向外掏了掏,唇色一勾。

    ……

    人群之中一片混乱,因为重墨和冷枭翊均是单独出行,没有安排随从,所以重墨担心人群拥挤,一直将沐妍牢牢的困在怀里,生怕女人受到一丝一毫的撞击。

    沐妍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在密切的媒体之间反复拥挤,但是已经顾不了许多,满脑子都是关于温暖的情况,心乱如麻。

    感觉到自己整个人依靠在重墨的胸膛之上,无从依靠,只能依靠着男人,跟着男人步步前行。

    “重先生,重太太,请问你们是来看温暖小姐嘛?”

    “温暖小姐,肚子里怀着的真的是冷枭翊先生的孩子嘛!”

    “请问你们对于温暖小姐婚内出轨的事情怎么看……”

    这个绝对是K市本年度最劲爆的消息之一,谁能抢到头家,就是可以拿到至尊的荣誉了,记者们越发的疯狂,情势一下子特别的紧张。

    从车库到大厅,原本就是百米的距离,沐妍跟着重墨走了半个小时,在Mary的帮助之下才进入了医院。

    医院方面也加强了戒备,沐妍发丝有些凌乱,看着门口还在不断的拍打玻璃的媒体,莫名的心底窜出一抹寒意。

    刚刚自己居然挺着肚子,从人群之中挤了过来……

    重墨深邃如夜色一般,漆黑如黑曜石的眸认真的看着沐妍,精致如工笔画的凤眸染上关切的眸色。

    “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重墨潋滟的黑眸扫向玻璃门外人群密集度极高的媒体,越发的冰冷,一抹暗光在眸底快速闪过,尤其是凝视着沐妍显然是惊魂未定的模样,小脸像是白纸一般,心头的关切溢于言表。

    沐妍感觉到有人在看她,目光无比炙热,而且强烈得人无法忽视,她凝眉,偏过头,正巧撞进一双深邃的黑眸之中,满是担心。

    “没事,你有没有怎么样……”

    重墨几乎是拿身子护着自己,沐妍眸色一动,杏眸之中关切的意味溢于言表。

    重墨:“……”

    从穆德旭的事情之后,除了自己的恶意苦肉计,这个还是沐妍第一次关心自己,重墨嘴角上扬,亲昵的伸出大手将女人凌乱的发丝理至耳后。

    “你没事就好……”

    沐妍:“……”

    恐怕这辈子,重墨真的会把所有亲昵的话语都讲一遍给自己听嘛,沐妍眸子一顿,杏眸染上一抹不自然,柔声说道:“重墨,我们去看暖暖吧……”

    “好……”

    ……

    冷枭翊和周肆桀因为是只身,已经赶到了抢救室外,尤其是冷枭翊,一身笔挺的黑色手工制西装,五官犹如刀刻,俊美无瑕疵,但是锐利的眸子已经想要杀人一般。

    温暖5个多月的身孕现在在抢救室内生死未卜,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无疑就是在挑战自己的耐心。

    抢救室外,周肆桀大手紧握,刚刚女人还和自己笑靥如花,如今却出了车祸,即使是在跟自己谈严肃的事情,但是也总比在里面保持缄默的好。

    一想到早上关于温暖婚内出轨的丑闻是冷枭翊爆的,周肆桀眸子一冷,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立马一拳直接砸向了男人的脸颊。

    周肆桀年轻气盛,力度又用得过猛,冷枭翊没有反应过来就硬生生的挨了一拳,感觉到腥红的液体从鼻梁处开始缓缓的流出。

    “冷枭翊,你非得逼的温暖姐身败名裂你才心甘情愿嘛,你根本就不爱她……”

    沐妍惊讶的捂住唇瓣,几乎是一瞬间就可以嗅到血腥味和医院的药水味混合起来的气味,感觉到浑身打了一个寒颤,揪住重墨的衣角,被重墨牢牢的困在怀中。

    重墨黑眸一凌,发生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只不过冷枭翊的决定的确是偏激了。

    周肆桀到底是年轻气盛,只不过两个人的爱情,三个人的婚姻,各种艰难苦涩难以言表。

    ……

    冷枭翊原本心底就积聚了一窜火焰,如今被男人这一拳,索性直接长腿一绊,一记勾拳快速的将周肆桀甩倒在地。

    沐妍看向冷枭翊,发现男人周身裹着一层阴鸷,似地狱而来的修罗,令人不寒而栗。

    冷枭翊大阔步的走到男人面前,精湛锐利的墨眸闪过一丝决然。

    “我和她的事情,从前不需要你参与言论,以后也不需要,这一次,温暖我势在必得,如果你真的为她好,就趁早离婚……”

    “我是不会放手的,除非温暖姐要离开……”

    周肆桀试图从地面上挣扎起身,但是却被冷枭翊困在身下动弹不得,额头上沁满了汗水,眸子之后却满是倔强。

    一个是温暖的小老公,一个是温暖的孩儿她爸,Mary把求救的眸色看向重墨,发现男人完全是熟视无睹的模样,心一横,慌忙的上了前。

    “好了好了,暖暖还在里面受灾受难呢,两个大男人成什么样子啊……”

    的确是这个道理,沐妍从重墨怀里挣扎开来,踱步上前,将冷枭翊从周肆桀身上扯了下来,厉声说道。

    “这儿是医院,暖暖需要治疗,你们俩要打可以出去打,如果闹出人命了,说不定就可以拿K市头条了,说不定,就把暖暖的新闻压下来了……”

    沐妍语速极其缓慢,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有些风趣,冷枭翊和周肆桀眸色闪过一丝沉思和不自然,倒也是收回了手。

    周肆桀焦急的在门外等待,冷枭翊则是颀长的身子站在了角落处,眸色冰冷,但是却格外落寞。

    ……

    重墨看着沐妍勇敢的模样,伸出大手将沐妍直接带入了座位之上,柔声说道:“不用担心,风华和左芯是专业的……”

    “嗯……”

    虽然嘴上和心里一直在给自己好的心理暗示,但是沐妍还是难免有些紧张,深呼吸一口气,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颤抖的伸出小手握住了重墨的大手。

    “重墨,如果温暖没事的话,我们就好好过日子吧,我也不想问穆德旭的事情了,不想一个人钻牛角尖了,我只想暖暖平平安安的,你也好好的就好……”

    褪去繁华,一次又一次为了重墨将自己的底线不断向下压,每一次都告诉自己是最后一次。

    可是终究还是……

    沐妍苦笑一声,依偎在男人的胸膛之上,感觉到男人高大的身子一僵,柔声的继续说道:“其实虽然你否认了对于他的死有重要的隐情,但是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我之前说很多过激的话都是为了逼你说出实话……”

    感觉到眸子有些湿湿的,沐妍倒也坦然,反正从重墨的视线是看不到自己在做什么的,唇色上扬。

    其实自己和重墨还真的是各种不般配,重墨喜欢拐弯抹角,因为拐弯抹角给了他周旋的时间,同时也会让对方漏洞百出,从而寻找最有利的突破口。

    偏偏自己喜欢百般隐忍,只有隐忍不了的情况下,才会非常直白的如同刺猬一般主动攻击。

    可能真的是各自从小的生活习惯造成的,沐妍忍不住心头滑过一丝感慨,唇色上扬,越发的伸出小手握紧重墨的大手,但是视线却一直看着抢救室的方向。

    重墨深邃如夜色一般的黑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眸色,看着身侧的女人静如莲花一般,不矫揉造作,平静的绽放,大手反握住女人的小手,感受着女人手心的温度,薄唇轻启。

    “老婆,谢谢你……”

    沐妍:“……”

    重墨鲜少叫老婆,除了在床底之间偶尔的情话连篇,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叫妍妍,偶然叫沐妍,沐妍听着男人话语里的老婆,忍不住羞红了脸颊,小脸红扑扑的,满是幸福的滋味。

    “重墨,既然有些事情,你不想告诉我,那就瞒着我吧,瞒一辈子是最好了,我愿意被你骗一辈子,我也会努力,自己不去钻牛角尖,不去想那些事情是什么,好不好?”

    我愿意被你骗一辈子……

    重墨的心因为女人的这句话彻底被高高的拎起,黑眸的眸色再度深谙了几分,如同黑曜石一般,衬托着手腕间的海洋之心越发的剔透。

    重墨知道沐妍妥协了,心头没有快感,只有心疼,知道这对沐妍而言又是一次妥协,唇色上扬,越发的握住女人的小手。

    “好,有些事情,我会瞒着你一辈子……”

    “嗯……”

    沐妍抬起精致的小脸蛋,对上男人深邃俊逸的五官,伸出小手抚摸着男人的脸颊,唇色上扬。

    “暖暖和小海豚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一定会的……”

    自己都不犯固执了,自己都想清楚了,温暖一定会得到上天的眷顾的……

    ……

    Mary看着大家关注的焦点全数集中在抢救室内,深呼吸一口气,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成股流下,自己果然是不能当演员的料啊!

    温暖啊,你可得抓紧点……

    ……

    温暖旗下经纪人疑将温暖手机丢失,劲爆电话录音曝光!

    温暖成长血泪史,究竟是婚内出轨,还是惨遭威逼胁迫!

    史上最恶劣的情敌报复……

    医院内是一片风平浪静,但是娱乐圈已经被轰炸性的消息再度炸开了锅,原本是婚内出轨的温暖,一下子有重要的新证据出来了。

    挣扎的时候,温暖的经纪人Mary丢失手机,证实,确实是温暖的手机,女人的手机最新的来电记录人是萧雅。

    甚至还保存了和萧雅的完整通话录音!

    萧……萧小姐,你难道不知道当初是冷枭翊强迫我的第一次嘛?我何其无辜,一个人在国外求学,你是因为嫉妒生恨逼我退学……

    到了K市,冷枭翊还在不断的强迫我,包括肚子里的孩子,是肆桀不畏惧权贵站了出来……我和肆桀过得好好的,为什么你们俩要这么折磨我呢?

    孩子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写文章发网上来把孩子认定为是杂种呢,萧雅,我真的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放过我……

    温暖,我也不否认,孩子是杂种的文章确实是我写的,只不过是小试牛刀,我只想让你彻底离开翊,你单单和周肆桀结婚是远远不够的,以翊偏执的性子,是永远不会放弃你的,如果你愿意带着你肚子里的孩子跟你一块儿滚,否则我还有更多的猛料等着你……

    民众十分哗然,温暖完全是自己心目中女神一般的存在,如今没想到女人居然受到了这样的对待。

    豪门深似海,女人心,海底针!

    舆论原先对于温暖的指责,立刻倒戈,一时之间,众说纷纭。

    ……

    周家老宅:

    周家别墅是共有三层,依山而建,每一层的景色都各有千秋。

    进入大门,是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小路的两旁是一排石凳,石凳上排列着形态各异的花木盆景,让人赏心悦目。

    极尽奢华的大厅,繁复的灯饰却发出冷冽的亮光,四面高高的墙壁在柔软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阴影。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看着天色变暗了,小手紧握,直接进了别墅,径直的上了二楼的书房。

    自己根本就没有出车祸,但是既然要将自己从丑闻之中撇清关系如果不闹出一点动静,的确是说不过来了。

    所以温暖在空旷的马路之上,才会想到这个法子,人离开车子,直接将车子开向一旁的绿化带,装作是失控。

    等到警察来了之后,故意曝光自己的身份,同时去了Mary造就安排好的医院,偷龙转凤,所有人都知道温暖在里面抢救。

    只是其实自己早就置身从角落处出来了,换上了普通的医院的护士白大褂,遮住了凸起的小腹,看起来极其自然。

    之所以没有和沐妍和重墨说实话,是因为有的时候,一场戏,知道的人越少,反而看起来越真实,媒体的错觉感也会越强烈。

    ……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进口的名牌垫靠椅精美的细雕书橱整个房间。

    “爸,妈,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温暖看着书房内,周环城和沈嘉涟脸色欠佳的坐在沙发之上,自然知道对于自己是恼怒,憎恶的。

    自己原本就是主播界丑闻较多的,甚至于还是沾染了戏子的范儿,周环城一直是排斥厌恶的。

    哪怕自己曾经小的时候和周肆桀亲梅竹马。

    可是怀上了呗,也就是认了。

    原本心心念念可能是个大胖孙子,没想到是个小妮子,小妮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偏偏不是自己家儿子,那就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

    沈嘉涟恐怕也会想要把自己掐死吧!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直接跪下了身子……

    “我知道我应该没有任何颜面回来的,因为我罪恶滔天,甚至于还一直欺骗你们,带坏肆桀,但是我今天回来,还是想要当面跟你们道歉……”

    温暖说得态度极其诚恳,杏眸之后眸色澄清,尽是歉意,尤其是自己无形之中伤害了两位老人。

    周环城几乎气得心脏病都要复发了,但是看着温暖挺着大肚子,硬生生的跪在自己的面前还是忍住了。

    大阔步的不顾沈嘉涟的阻拦走到了温暖的面前,神色庄严肃穆。

    “温暖,我和你妈是看着你长大的,知道你从小过得不容易,也知道我们家肆桀喜欢你,是喜欢到心坎里了,其实你爸之前就找过我联姻,但是我没有同意,你知道为什么嘛?”

    温暖:“……”

    温暖眸色一愣,对于温家,自己已经是完全的不涉足了,一刀两断,甚至公开的个人信息经常会恶作剧的写无父!

    没想到家里的死老头还指望卖女儿结婚赚一笔嫁妆钱,嘴角染上一丝讥诮,看着面前的周环城,摇了摇头,柔声的说道。

    “不知道……”

    正常的父母亲,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哪一家姑娘,恐怕早就去落实了,只不过没想到周环城不同意。

    其实如同周环城一早接受联姻,恐怕自己也不需要背井离乡求学,也不会遇到冷枭翊了。

    说不定,自己现在不会设置演艺圈,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员,每天和周肆桀一块儿上班下班!

    一切的一切,都是早有安排!

    “温暖,你应该爱过一个人,或者是一个东西,当你爱的时候,你是偏执的,你会想要各自方式表达你的爱,对于人,你可能是霸道的困在怀里,或者是每时每刻都要盯着,看着,对于你爱的东西,你可能是每天抱着,甚至是睡觉的时候都不愿意离手……”

    温暖:“……”

    爱是偏执的,爱是极端的,爱是忘却一切的。

    温暖明白这个感受,当初爱着冷枭翊的时候,几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是谁了,世界之中只有冷枭翊。

    所以周环城之所以当初不撮合自己和周肆桀,恐怕也是为了周肆桀不沦失自我,否则爱的极端,他的世界只有一个叫做温暖的女人。

    温暖感觉到浑身的力气被抽走一般,无形之后,自己再度归来,甚至是和周肆桀结婚,二次伤害已经造成了。

    “爸,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你做得对,您是一个好父亲……”

    “温暖,其实我之所以当初不同意肆桀娶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你不爱我们的小子,要是爱,恐怕你们俩早就自动走到一块儿了……”

    沈嘉涟看着周环城还有心思跟着温暖说这么多,自己早就坐不住了,走上前去,精致妆容保养的很好的模样,看起来只有40岁。

    “温暖,算是我们周家欠你的,你也不要乞求我们原谅了,求求你,跟肆桀离婚吧,我们家容不了不这尊大佛!”

    冷枭翊是谁,几乎是红白两道都极度畏惧的角色。

    男人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

    他看上的女人是温暖,自己家的傻儿子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对手,居然还傻乎乎的认了人家的女儿当闺女,还娶了人家看上的女人。

    真的是傻到了家了。

    周肆桀一定不知道,他现在做的,可以把周家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妈,我暂时不会和肆桀离婚的,当初要结婚的是我,要离婚的话,决定权,我会尊重肆桀的,我会摆脱丑闻,不会给周家丢人的。”

    沈嘉涟:“……”

    沈嘉涟的确是已经无语凝噎了,看着女人挺着大肚子跪在地上,杏眸之后已经沁满了晶莹的泪水,一抹复杂的光芒在心底快速的闪过。

    “你走吧,我们俩不想再看到你,温暖,我们原谅你了,你和肆桀还能好好的过日子嘛,恐怕冷先生已经对周家动了杀机吧,难道我们求你放过我们,你还要拉着我们一块儿去死嘛?你爸创下的周家这一片家业不容易啊……”

    温暖:“……”

    温暖想到了冷枭翊说的之前卖给周氏的百亩地用作建游乐场,其实早就说政府规划地,杏眸微微一闪,许久之后,薄凉的开口。

    “周家不管遇到什么问题,只要肆桀不开口跟我说离婚,我愿意和周家共进退……”

    掷地有声,慷慨激昂,周环城眸子闪过几分复杂,刚刚还有记者问自己温暖出车祸的事情,如今女人在自己面前安好,显然温暖已经设了局,抬起大手,无力的挥了挥。

    “走吧……”

    “嗯……”

    温暖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双腿已经发麻了,艰难的抬起脚步,一步一步扶着自己可以扶到的一切东西,向着门口一步步走去。

    等到离开书房,帮书房的门轻柔的带上,温暖觉得自己真的是经历了火辣辣的凌迟,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低喃浅语。

    “小海豚,妈妈其实一点都不辛苦,嗯,对,是苦肉计,扑哧,妈妈是不是个天才……”

    对,只是苦肉计,一点都不疼,一点都不难受……

    温暖发现自己试着跟自己反复的在强调这件事情,自己真的不难受了,不疼了,只不过移动一步很困难。

    因为自己的双腿都已经彻底麻了……

    心也恍惚颤抖的厉害,不知道周爸爸,周妈妈有没有原谅自己,温暖嘴角漾开一抹苦笑,自己也倒也是幸运的了。

    如果是自己做人家婆婆,遇到自己这种儿媳妇,一定就会逃走的……

    ……

    医院内:

    抢救室得红灯一直在闪烁着不停,风华和左芯很快的赶到了医院,毕竟是温暖,也毕竟是五个多月的身孕了,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什么大的意外,不光是孩子,连带对于母亲都是一个重大的伤害。

    风华和左芯消毒之后准备进抢救室,没想到却被Mary拦了下来!

    Mary在听温暖嘱咐的时候,只知道要安排好医院,可是没有说过冷枭翊和重墨会自带医生啊。

    抢救室内,根本就没有温暖,如果现在进去了,不是全部都谎言拆穿了,戏也白演了嘛?

    “不太好吧,K市第一医院是很有名的,很专业的,我们这样贸然进去会打扰医生原先的进度的。”

    沐妍:“……”

    沐妍其实不太懂Mary在抗拒些什么,轻柔的拉开女人的手臂,以为Mary是关心温暖心切,柔声的解释道。

    “风华医生和左医生是非常权威的医生,Mary,你不用担心……”

    Mary:“……”

    正是这样,Mary才最担心了,因为……

    “不用进去了,我没事……”

    温暖一身早上的牛仔套裙,加了一件厚重的毛绒外套,直接从储备电梯门口走了出来,看到大家错愕的眸色,嘴角染上一丝歉意。

    “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我没事……”

    沐妍:“……”

    沐妍惊讶的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紧闭的抢救室的门,再看了一眼面前的温暖,捂住了唇色,顾不得自己挺着的肚子,直接向着温暖跑了过去。

    “温暖,你是不是有病,还是神经,还是智障,你滚蛋,怎么可以吓我们,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们都吓死了……”

    沐妍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一直在乱跳,直到温暖平淡出现,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紧促的心才安定了下来。

    温暖唇色上扬,看着女人关切的眸光在自己的身上反复检查,唇色一淡。

    “对,我他妈不是人,我混蛋,我贱,我还不要脸……扑哧,沐沐,乖啦,我没事……”

    “嗯……”

    被人关心着,原来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温暖轻柔的将女人带入怀中,顺带擦干女人眼角的泪水。

    眸色看向大家的时候满是歉意,对上冷枭翊阴鸷的墨眸,不着痕迹的收回了视线。

    Mary看着温暖都已经平安回来了,这才把温暖的计划以及刚刚的策略完整的说了出来,包括现在外面传媒的最新动态。

    果然,公众的同情心立马爆棚,原本还辱骂鄙夷温暖的民众开始真情的呼唤温暖要坚强,好好照顾肚子里的孩子。

    再也没有人说小海豚是私生子了,反而觉得温暖不畏惧强权,面对生活的磨难,积极向上,乐观开朗。

    ……

    沐妍听着被修改之后公布的录音。忍不住惊叹不已,温暖简直是个天才,完全的利用了萧雅的文章,本来被隐瞒着的小海豚的身世,如今公布于众。

    但是也为温暖洗了名声,顺带整垮了萧雅……

    重墨黑眸投射出一抹赞赏的眸光,看向神色迅速冷峻的冷枭翊,唇色上扬,冷枭翊这一局,败就败在萧雅身上。

    不像是自己设计沐妍的时候,几乎沐媛也成了自己的主攻。

    事实证明,得人心者,得天下……

    还有就是防止后院失火……

    ……

    戏要做全套,温暖直接换上了病服,在医院的VIP病房住下了,难得左芯和风华同时出现,两个孕妇也同时在一块儿,顺带帮忙温暖和沐妍做了一个产检。

    温暖做产检的时候,冷枭翊几乎没有陪过温暖做过产检,但是极其想要知道宝宝情况,只能在隔间看着温暖做检查时候的监控。

    周肆桀则是全程陪伴,毕竟自从知道温暖怀孕之后,周肆桀把温暖每个月做产检的日子都当成一个大的事件来处理,一次都没有漏过。

    孩子的事情,有的时候温暖都迷迷糊糊的,但是周肆桀更清楚!

    看着仪器的显示屏上出现着小家伙,冷枭翊原本是冷凝的墨眸瞬间染上一丝笑意,很小,但是已经可以看得清小手小脚了。

    很可爱……

    很难想象温暖的腹中就孕育着这个孩子……

    薄唇微微抿起,男人颀长的身子越发的难掩一抹落寞!

    ……

    沐妍做检查的时候,重墨则是全程陪伴,尤其是看着显示屏里的两个孩子,紧紧相拥的状态还是感觉到很神奇。

    有力的胎儿心跳声在空气中缓缓响起,左芯唇色上扬,胎儿还算很健康,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不过沐妍整个人就是腹部凸起,其他的地方不长肉,看来宝宝营养吸收的很好。

    “重墨,你手心里都是汗……”

    “我不紧张……”

    沐妍弱弱的开口说道,全程虽然只不过是个做个B超检查,重墨完全是如临大敌的模样,甚至于手心还冒汗。

    沐妍有些哭笑不得,心平气和的和重墨做一次胎检,好像还真的是第一次……

    左芯:“……”

    左芯唇色一淡,看着有些局促的重墨,嘴角染上一丝笑意,平淡的说道:“而且他的呼吸明显有变重,高于普通人三分之一,说明此刻的心情极其紧张,溢于言表……”

    沐妍:“……”

    左芯不愧是医生,真的是非常专业!

    重墨唇色上扬,对上左芯柔和却略带清冷的眸光,薄唇轻启。

    “左芯,你对其他男人观察的如此细微,你们家狄酋知道嘛?”

    狄酋的嫉妒心和占有欲简直是非常人能比,比起自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初左芯最开始爱的人是风华,至今狄酋看到风华还会发憷。

    还真的是别扭的男人!

    左芯:“……”

    左芯替沐妍揉着腹部的动作一滞,果然是腹黑的重墨,永远可以绝地反击,不留余地,而且一下子就彻底的遏制住了自己的咽喉。

    “重墨,以后你们家沐妍的产检费用翻十倍……”

    重墨:“……”

    “嗯……”

    狮子大开口……

    不过左芯也值了这个价了,因为比起风华,最大的优势是女性,和沐妍亲昵起来,自己百分之百放心。

    ……

    沐妍的孕检很快就结束了,大体上没有什么问题,胎儿长得都很好,左芯难得看到重墨比较失控的模样,所以特地将空间留给沐妍和重墨两个人。

    静谧的病房内,只有沐妍和重墨两个人,沐妍看着重墨显然还是很激动的模样,忍不住唇色上扬,伸出小手拉住了重墨的大手,手心相贴,唇色一淡。

    “重墨,你刚刚真的很有趣……”

    重墨:“……”

    重墨承认自己刚刚的确是激动了,荡漾了,薄唇上移,看着沐妍还躺在检查床上,直接高大的身子压了过去。

    “小家伙敢笑我……”

    “唔……”

    沐妍刚想出言反驳,就感觉到了重墨凉薄的唇便霸道的吻住了自己的唇瓣之上,感受着男人无比亲昵动情的动作,沐妍杏眸染上一丝笑意,合上了眼眸。

    重墨看着女人绝美的容颜静静地在自己身上,面色酡红,深深地索取女人醉人的甜美芬芳……

    ……

    一吻终了,重墨原本是因为激动地心澎湃不已,但是如今却因为女人顺从的热吻整个人欲罢不能,呼吸越发的厚重了几分。

    沐妍:“……”

    沐妍嫌弃的看了一眼重墨,熟悉的感受着男人身体的变化,脸色红润的厉害。

    “重墨,你不可以耍流氓……”

    重墨看着女人慌张的模样,可爱十足,忍不住唇色上扬,一抹精湛的玩味的眸光快速的在黑眸闪过。

    “妍妍,我们是不是没试过在检查室里……做过?”

    沐妍:“……”

    ------题外话------

    感谢芳菲童心的评价票,感谢芳菲童心,13132051115,海里捞月票……感谢275486694花花!最近有点卡,哈哈哈,大家嫌弃我吧,嗷嗷嗷,大家多提意见,我努力改进。求评价票,求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