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四十章 伴娘不在,伴郎可以顶包!

第一百四十章 伴娘不在,伴郎可以顶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幕降临,K市迎宾馆:

    尹家和周家的婚宴办的轰轰烈烈,极其热闹,吸引了很多媒体来参加,毕竟周肆桀在社会更多的被贴上了温暖前夫的标签。

    温暖则是少有的高调偕同冷枭翊一块儿俊男美女亮相,完全是给了别人当头棒喝一般,没想到温暖这么厉害,居然完全不怕绯闻。

    也有小道消息称,温暖肚子里的孩子被证实是冷枭翊之后被周家驱逐,高调转身傍上了冷枭翊。

    也有人说,看着温暖和沐妍,尹青青格外亲昵的举措,完全是亲姐妹一般,实际上是尹青青横刀夺爱,拿下了周肆桀。

    众说纷纭,根本无处考证。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尹家在K市的政界的影响力,更是不容小觑……

    周家立足商界,虽然不是重氏霸主一般的地位,但是终究也是可圈可点……

    所以两对新人的结合更是周家和尹家的结合,几乎是K市所有的权贵都前来参加,为的就是可以目睹这一盛宴。

    沈嘉涟和周环城,尹朝平和孙落夫妇一齐在迎宾,考虑到尹青青身体现在较为虚弱,不能长久的站着,所以周肆桀则是让尹青青一直在休息室里休息,况且,更重要的是,尹青青不善于迎宾,而且在女人心底本质上是不愿意做这种事情的。

    ……

    沐妍和温暖知道尹青青身体不方便,所以主动担起了伴娘的职责,伸出小手各自挽着自己的丈夫,在人群之中穿梭,虽然沐妍极度厌恶这种行为,但是还是默默的忍了下来。

    因为为了尹青青,还算是值得的……

    更加重要的是,沐妍知道,嫁给重墨就该承担重夫人的那一份责任,帮助丈夫笼络人脉,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沐妍一身白色的弧形优美的抹胸,高绾地黑色发髻与胜似白雪的礼服相得益彰,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长裙下摆处细细的褶皱随着来人的脚步轻轻波动,在晕黄的白光之中仿若凌波而来的仙子。

    香肩半露,但是却很好的加了一件披肩,隆起的小腹象征着女人极致幸福的状态,几乎是让所有K市的名媛发疯一般极度。

    沐妍胸前专门佩戴了一颗色泽纯正的祖母绿宝石,是尹舰晟特地安排人准备的,沐妍有些困惑,但是终究是长者的一片心意,索性就收下了。

    祖母绿宝石在静谧的灯光之下散发着幽幽的光晕,长长的同色宝石耳坠随着轻移的莲步缓缓而动,更将女人白皙如雪的肌肤衬得犹如凝脂一般。

    沐妍身侧耀眼如星辰的重墨,则是身着一套黑色的手工制西装,内配一件紫色的衬衫,沉稳雍容的气质,衬托着贵族般的倨傲。

    锐利的黑眸,恍如征服天下的王者一般。

    两个极其郎才女貌,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只不过,在人群之中,沐妍意外的看到了重恩的身影。

    的确,重氏是重墨旗下的,重氏如今几乎是K市的龙头主导企业,重恩作为重墨的父亲,受邀也是正常的。

    这也是沐妍在绑架之后第一次和重恩见面,杏眸微微一闪,一抹莫名的情绪在心底快速的翻滚。

    其实自己倒是无可厚非,只是害怕重墨心里有个坎儿,过不去……

    “重墨,打声招呼吧,好歹他也是你的父亲……”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尽量让自己的心情看起来正常毫无起伏,但是颤抖的声音倒是有些泄露沐妍心底极度厌恶的情绪。

    但是即使自己再百般厌恶,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重墨是重恩的儿子,亲生的,有血缘关系的。

    重恩也是自己肚子里孩子血缘关系下的爷爷。

    “嗯……”

    重墨嘴角上扬,一抹暗光快速的在眸底一闪而过,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看着远方和人侃侃而谈的重恩,率先举起了自己的杯子。

    重墨和重恩父子之间的亲昵举措和交流吸引了大多数的人的驻足观望,尤其是一些好事者,纷纷赞美重恩重墨父慈子孝。

    沐妍心底有些发冷,但是嘴角始终面带微笑,几乎找不出来任何瑕疵。

    面对重恩这种人,就要笑得比他还绚烂……

    “这么巧,你也来了……”

    重墨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将重恩眸底的厌恶一览无余,嘴角噙着一抹荒芜的笑意,天底下,最遭父亲厌恶的儿子,恐怕就是重家兄妹三了。

    明明重暖暖消失不见很多天,反观男人,根本是毫不在乎……

    重墨嘴角噙着一抹冰冷,尤其是精湛的黑眸,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言辞之中,很自然的避开了爸爸的字眼,直接用你代替,成功的看到了重恩微微一变的眸色。

    “我的好儿子和好儿媳妇都在这儿我自然是要来了,再说了,沐妍这肚子大了,是男是女可得查清楚,我听说最近沐妍和沈哲浩关系匪浅,这肚子里的孩子姓沈还是姓重,根本不得而知……”

    沐妍:“……”

    重恩的话在空气之中缓缓的响起,沐妍脸色一变,几乎是感觉到自己被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一般。

    根本不会有公公在人群之中议论儿媳妇肚子里孩子的姓,说白了,就是在诋毁自己的作风问题。

    让所有人都知道,之前沸沸扬扬的沈哲浩和自己的绯闻是真的。

    嫂子恋上妹夫,横刀夺爱?

    身侧传来了人群的嘀咕声,沐妍几乎是已经可以想象得到明天报纸上会怎么渲染这件事情了,唇色越发的抿起,察觉到重墨显然要发怒的模样,伸出小手缓缓的握住了男人的大手。

    “重墨,爸跟你开玩笑呢,总是要给大家一些茶余饭后的笑料,大家只能发挥想象力去闹腾嫂子和妹夫的那档子事,毕竟也闹腾不了儿媳妇和公公……”

    沐妍将后面的儿媳妇和公公咬的非常重,既然重恩想要闹腾,不如自己也拖他下水就好,反正有的时候,如果一个池子开始乱了,有些理不清了,就得越搅越乱。

    “今天来了这么多人,爸,您可得帮我好好说说理,我跟你们可没有余的关系……”

    沐妍嘴角满是开玩笑性质的弧度,偏偏却将们咬的特别重。

    单凭着重恩暗地想要夺权的举措,完全可以看得出来男人是一个爱面子的人。

    针对爱面子的人,自然要做些什么,让他懂得知难而退,不要肆意的造谣。

    重墨:“……”

    重墨被身侧女人散发出来的气场微微的震慑到了,嘴角噙着一抹满意的弧度,有的时候沐妍爆发的力量是非常惊人的。

    例如在保护沐媛的时候,在保护自己的时候……

    ……

    重恩的脸色有些难堪,锐利的眸子狠狠的扫向了毫无畏惧满是笑意的沐妍,这个女人,当初自己就该心软,应该是直接要了她的命,连带她肚子里的孽种一并弄死,根本不应该拿她要挟重墨,自然就不会有了女人今天的伶牙俐齿。

    “嗯,不愧是我重家的儿媳妇,有胆识,有气节,又怎么会做出那种下三滥的事情呢,都是有心之人的造谣,诽谤,必要的时候,如果墨不出手,爸非得为你讨一个公道……”

    人群虽然看似在闲聊,实际上都在默默的观望着重家父子的交流,听到重恩这般掷地有声的话,一时之间找不到非常好的新闻爆点。

    要说也只能说重家父慈子孝了……

    还有就是重恩为人正直,刚正不阿,很难想象得到,当初重恩是黑道出生!

    沐妍:“……”

    沐妍其实很想问重恩的底线在哪儿,因为男人时时刻刻在刷新着自己的认知,总觉得重恩针对重墨是格外有敌意的。

    可是偏偏为什么他们俩有血缘关系,是亲身父子,重恩还是这般呢,太过于谜了,重家本身就是个谜,自己的道行还是太浅。

    不过重恩要是想欺负重墨,自己自然是第一个站出来……

    ……

    重墨:“……”

    重墨不着痕迹的伸出大手揽着女人纤细的腰肢,嘴角噙着一抹极其妖孽的笑意,自然沐妍都为自己铺好了,自己又怎么不承女人的情意呢。

    “公道自在人心,心底是明镜就可以了,妍妍不能站时间比较长,我先带她去休息,失陪了……”

    重墨说完之后,无视重恩微微一变的脸色,轻柔的揽着沐妍向着温暖,冷枭翊的方向走去。

    重恩微微眯起眼眸,一抹残忍的笑意慢慢在眼角浮现……

    ……

    迎宾结束之后,婚宴正式开始了,像是一个盛大的舞会一般,大家觥筹交错,沐妍看着远方尹青青依偎在周肆桀身侧,完全是幸福的冒泡一般,嘴角也慢慢忍不住上扬了几分。

    她这么可爱,这么善良,一定会很幸福的!

    莫名的感觉到一股炙热的视线困住自己,沐妍眸色一愣,就看到不远处一个身穿保洁服装的阿姨和一个黑衣女子拉拉扯扯,两个人之间的暗流很奇怪,似乎是在争执。

    因为距离太远,沐妍听不清,不过却隐约觉得刚刚炙热的视线是来自他们俩的,等到阿姨完全回头的时候,沐妍华丽的愣在了原地。

    是李玉兰,李冰儿的妈妈,穆德旭的未亡人……

    李氏自从因为重墨迁怒李冰儿取缔之后,沐妍就再也没有听到关于李氏的消息,如今再次看到李玉兰,还是这般装束。

    沐妍真的很难想象原本意气风发,指着沐媛鼻子骂的贵夫人会是如此这般落寞……

    那么跟她说话的那个人会是谁?

    消失已久的李冰儿嘛!

    沐妍眸色一暗,轻轻的拉了拉重墨的衣角,柔声的说道:“重墨,我去下洗手间,很快回来……”

    “我陪你去吧……”

    重墨目光灼灼,扣在手中的白色透明玻璃杯里看似是白酒,实际上早就被换上了纯净水,看着沐妍想要起身的动作,自然而然不想让沐妍一个人去。

    孕妇行动起来本来就不是很方便,重点是,沐妍还穿着礼服。

    “没事,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伴娘不在,伴郎还可以顶包……”

    重墨:“……”

    重墨看着沐妍笑靥如花,明显心情不错的模样,忍不住伸出大手轻柔的将沐妍拉到自己的面前,轻柔的吻了吻女人柔软的唇瓣,低喃道。

    “重夫人,你今天很漂亮,我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你穿着婚纱的模样……”

    补办婚礼,一辈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重墨觉得这辈子也真的是值了,就是守着一座城,陪着她慢慢变老。

    沐妍:“……”

    沐妍余光一直在看向李玉兰所在的地方,眸色一淡,看着重墨目光灼灼,满是殷切,唇色上扬,快速的啄了啄重墨的薄唇,随即快速的离开,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

    “重先生,你的嘴巴很甜很甜很甜……不过记得准备两个小花童的礼物,咳咳……这儿都是人,我很快就回来……”

    “嗯,继续努力……希望重夫人多多监督……”

    沐妍:“……”

    贫嘴的男人,嫌弃他,沐妍轻笑的起身,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嘴角上扬噙着一抹柔和的笑意,视线看向前方的李玉兰,眸色慢慢变淡。

    ……

    沐妍想要走近,看清楚李玉兰究竟跟谁在说话,是不是跟李冰儿在说话,可是还没有来得及走近,那个黑衣女子似乎发现了些什么,快速的逃离了现场。

    李玉兰穿着朴素的清洁工人的装束,神情恍惚的看着沐妍精致的容颜,颤抖的握紧自己手中的拖把。

    李氏落寞,树倒猢狲散,包括李冰儿下落不明,所以李玉兰年过半百,做不来风月场所的那点事,只能做苦力了。

    沐妍觉得李玉兰一直在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这张脸,神情有种难以言语的纠结,沐妍眸色一淡,小手暗暗紧握成拳,细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虽然在角落处,但是有监控设备,而且自己身后就是大厅,所以相对而言,自己还是很安全的。

    “好久不见了,李女士……”

    沐妍其实想要称呼李玉兰为穆夫人的,但是碍于穆德旭实在不是个东西,谈起他只会恶心彼此,所以沐妍只能做到的,就是尊称李玉兰一声李女士。

    看着李玉兰脸色有些苍白,原本记忆中精致妆容早就不复存在,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岁,沐妍眸色一淡,一时之间错综复杂。

    在自己记忆以来,李玉兰一直是厌恶自己和妈妈的,就是因为穆德旭……

    对于她,自己的唯一的记忆就是飞扬跋扈,但是却不是发自心底的厌恶。

    毕竟想到她,沐妍莫名的会想到沐媛!

    “你脸色有些不好,是不是不舒服?”

    沐妍看着沐媛手中的拖把吓得跌落在地上,眸色一淡,扶着腰缓缓的蹲下身子,细心的把李玉兰的拖把捡了起来,放在了女人的手心,察觉到女人的手心冰凉的厉害,沐妍眸色染上一抹关切。

    “其实我想问你一下关于刚刚和你说话的人,是李冰儿嘛?如果你不想跟我说话,你可以选择点头或者摇头都可以……”

    李玉兰:“……”

    李玉兰惊恐的看着女人精致的脸颊,似曾相识的狰狞在心头快速的划过,尤其是女人的小手满怀柔情的握住自己的粗糙的人,竟然是那般异样的感觉。

    “不是她,不是她……”

    沐妍:“……”

    女人这般歇斯底里说不是她,那么定然就是李冰儿了,看来李冰儿还是有良知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出现在李玉兰面前了。

    不过沐妍却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对于李冰儿身上的气息,沐妍凭着嗅觉已经难以辨别了,毕竟她的身上参杂了药水味以及各种杂乱的香水味。

    “好,谢谢你愿意告诉我……不打扰你工作了,工作的话也要记得保重身体……”

    沐妍嘴角漾开一抹浅淡的弧度,礼貌恭敬,看着李玉兰百般排斥自己的模样,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还没等走进会场,就听到了李玉兰在自己身后呼唤自己的名字。

    “沐妍……放过李冰儿吧……她真的是被我惯坏了,就算是她做错了事情,她也为了自己做错的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请你们不要再伤害她了……”

    几乎李冰儿现在根本就是人不人,鬼不鬼了,根本就不是自己曾经的李冰儿,她已经变得狰狞,惨不忍睹了。

    沐妍:“……”

    空气中透着一抹咸湿的气息,和热闹非凡的会场格格不入,是泪水的味道。

    沐妍眸色一淡转过身子,向着泣不成声的李玉兰已经无力的蜷缩在墙壁角落的模样,缓缓走去,蹲下身子。

    凸起的腹部有些不方便,但是沐妍对待一个哭泣的母亲的角色,并不想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蹲着与之平视,是最大的彼此尊重。

    一个为着李冰儿痛哭流涕满是祈求的母亲,沐妍眸色一淡,依稀记得小的时候,沐媛也是这般护着自己的。

    爱子之心,尤其是在自己怀孕之后,沐妍更加的能感受到那一抹来自母亲的炙热情感。

    “李女士,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一辆行驶的列车在正常行驶的右侧轨道之上发现了三个玩耍的孩子,如果列车正常行驶,那么这三个孩子定然必死无疑,但是司机有一个新的选择,如果他扳动方向阀,选择列车向右开,就可以救活这三个孩子……”

    “但是右侧的列车轨道之上也有一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在司机扳动方向阀的时候必死无疑……”

    李玉兰:“……”

    李玉兰眸子之中满是泪水,颤栗不已,往日的意义风发早就不复存在,丧失了往日的所有风采。

    不知道沐妍想要跟自己讲这个故事有什么价值所在。

    “沐妍……你说……”

    “李女士,如果你是这个司机,你会选择扳动方向阀嘛?你会选择撞死三个孩子,还是撞死一个孩子……”

    李玉兰:“……”

    李玉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几乎整个人都被沐妍代入情境之中,许久之后,对上女人清丽逼人的杏眸,颤声说道:“我会扳动,因为可以少死两个孩子……”

    沐妍:“……”

    沐妍眸色一淡,轻柔的伸出小手抚摸着女人眼角的泪水,樱唇抿起,唇色上扬。

    看来李玉兰也是人性本善的,这般做着也是善意的!

    沐妍顿了顿,认真说道:“顺着你的选择向下说,事实证明,那个司机为了救更多人的生命选择了去扳动方向阀,结果,三个孩子的生命保住了……”

    李玉兰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感觉到自己不再那么压抑了,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因为至少无形之中救了两个孩子的命!

    “然后呢?”

    沐妍眸色越发的柔和了几分,蹲下的身子十分不方便,但是沐妍只是黛眉微微一皱,还是忍下来了。

    “然后那个孩子死了,他的父母伤心欲绝,选择了双双自杀,一个大家庭支离破碎,那个司机最后因为故意杀人案被判决死刑……”

    李玉兰:“……”

    李玉兰第一个想法就是可以少死两个孩子,可是偏偏他的父母双双自杀了,司机被判了死刑,那就是死了死个人,比起原先的多死了一个人。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其实如果司机不扳动方向阀,那么这三个孩子是自己父母没有管好在铁轨上玩的,根本责任赖不到司机身上……可是他明知道扳动方向阀会害死一个孩子,但是他还是做了……”

    “为的就是可以多救两个人的命……但是却被无辜的判上了故意杀人,而且杀的不是一个人,还有这个孩子的父母……”

    “李女士,你觉得司机做的错了还是对了?”

    李玉兰:“……”

    李玉兰感觉到模样柔软的小手为自己擦拭着脸颊,浑身颤抖的厉害,没有想到沐妍只不过是这般一个极其平淡的话语,几乎是触目惊心可以瞬间攫住自己所有的呼吸。

    “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你的认为并不等于我的认为,在我看来,根本不是重墨对于李冰儿咄咄逼人,因为我的妈妈死在了她的手上,我肚子的孩子也差点死在她的手上,如果不是我心里还有那么一点法律法规,恐怕我早就会杀她而后快了……”

    李玉兰:“……”

    沐妍一想到沐媛不由得情绪起伏过大,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到自己小腹有些异样是宝宝的胎动,唇色一抿,继续说道。

    “如果她要彻底的隐姓埋名就这么做吧,因为我不知道我可以守得住法律法规,重墨是不是也可以,下一次再看到她,恐怕重墨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沐妍伸出小手扶着自己的腰,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脸色煞白的李玉兰,眸色一淡,转身向着会场走去,却被李玉兰扣住了手腕。

    “对不起……我之前之所以那么对你,是因为我以为你是穆德旭在外面的野种,对不起……”

    沐妍:“……”

    穆德旭的野种!

    之前以为是,那么现在难道不是嘛!

    沐妍眸色一淡,转身反扣住李玉兰的手腕,眸子之中闪过一丝亮光,认真的问道。

    “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和穆德旭怎么了!”

    李玉兰发现自己话说漏了嘴,脸色一白,慌乱的伸出手将沐妍的小手拂开,跌跌撞撞准备离开。

    “没有,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要去工作了,不打扰了,我会让冰儿彻底的消失在你们的世界中……”

    “李女士……”

    沐妍还想再说些什么,李玉兰已经快速的拿着拖把快速的逃开……

    沐妍杏眸一直紧紧追随女人的身影逃开,直到身后传来了重墨的呼唤声,才不由得没有法子缓缓转过身子。

    沐妍还没有反应过来,重墨颀长的身子已经快速的走到了自己的身侧,霸道的将自己整个人揽入怀中。

    “这不是去洗手间的方向……”

    重墨深邃的黑眸闪过一丝困惑,看向沐妍的时候,细细的将女人所有的一切收入眼中。

    还不错,丝毫看不出异样。

    还是自己太过于小心翼翼了,但是沐妍的确走的不是去洗手间的方向,似乎更像是去内务室。

    沐妍:“……”

    沐妍微微抬眸,就对上了重墨满是关切的黑眸,唇色一淡,柔声的解释道:“刚刚看到一个熟人,所以就走过来了……”

    “重墨,你觉得我长得很穆德旭像嘛?或者说我像是他亲生的嘛?”

    重墨:“……”

    重墨眸色灼灼,闪过一丝异样的眸色深深地看着自己面前眸色清澈的女人,不知道沐妍怎么会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唇色越发的抿起,将自己眸底所有的情绪隐藏。

    “怎么会突然问起来这个问题了?”

    重墨捕捉痕迹的伸出大手轻柔的理了理女人的发丝,伸出大手握住了女人的小手,快速的跳转了话题。

    “走吧,刚刚青青还找你合影……莫须有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沐妍:“……”

    沐妍眸色一淡,知道当初自从穆德旭的死因和重墨有关之后,两个人几乎很少说穆德旭的事情,难得这么开口,自然是冷场了。

    可是沐妍心底真的有个结,尤其是刚刚李玉兰说出来的话,几乎是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了。

    穆德旭一直想要男孩,而且不爱自己,有的时候,沐妍想过,如果两个人根本不是亲生父女那就可以解释一切的问题。

    可是按照沐媛的性子,根本就不会和非穆德旭的人发生关系的。

    沐妍也有些困惑了,杏眸微微一蹙,对上重墨关切的眸色,唇色一抿,柔声的说道:“好……”

    ……

    婚礼结束之后,重墨直接抱着沐妍回到了海边别墅,昏昏欲睡,忙了一整天累得不行,抱到大床之上,沐妍已经熟睡了。

    重墨看着女人乖顺可爱的睡颜,唇色上扬,浅浅的呼吸,如羽毛轻扫过脸颊,重墨小心翼翼的将沐妍身上的礼服换了下来,简单的擦了擦身子,才重新盖好被子。

    柔和的灯光之下,女人肤光胜雪,宛若白玉,活色生香,秀色可餐,天然媚色,令人怦然心动。

    重墨潋滟的唇色上扬,俯下身子,满是宠溺的轻轻的吻了吻女人的唇瓣之后,拿起手机离开了卧室,向着阳台的方向走去。

    ……

    “风华,安排人帮我查清楚穆德旭生前有没有留下可以检测DNA的东西,有的话全部毁掉……我要抱着无从查找……”

    “另外,帮我查清楚在K市的迎宾馆所有的工作人员名单,内务室内的我要附着家庭信息……”

    重墨眸色深沉的将任务传达,听得电话那头的男人无比严肃的声音,风华莫名的一哆嗦,很快抖了抖身子,精神抖擞。

    “墨,你怎么突然想到了你的老丈人了呢?当初你的老丈人可是死在你手上的……”

    重墨:“……”

    重墨嘴角有些抽搐,听着电话那头风华打趣的话,黑眸闪过一丝精湛的眸色,许久之后,唇色上扬。

    “你确定他真的是我的老丈人嘛?嗯……”

    风华:“……”

    还真不是!

    风华索性玩心大起,逗起了重墨。

    “墨,你这么做,小妍妍她知道嘛?万一到时候小妍妍要是发现你故意隐瞒的话,那怎么办?这样吧,我跟妍妍说让她生下来的孩子姓沐吧……”

    重墨:“……”

    风华的法子果然是非常人难以想到,重墨有些嫌弃,薄唇上扬,勾起一抹极其妖孽的弧度。

    “你做的足够好的话,妍妍自然是不会知道的,风华,我不想让沐妍二次受伤,至于孩子姓沐还是重的问题,我一点都不介意……”

    风华:“……”

    这个男人简直是脑子有问题,风华强忍住自己吐槽的心,不敢造次,生怕重墨分分钟秒了自己。

    “墨,你可真的是心宽……”

    其实不是心宽的问题,沐妍的姓氏随了沐媛,是值得骄傲的,可是自己的姓氏,是自己最大的耻辱。

    姓重一直是重墨极其排斥的一件事情。

    “嗯,哪怕是让我入赘我也可以……”

    风华:“……”

    这个男人真的是无语至极!

    听得出来电话那头风华敢怒不敢言的姿态,重墨满意的勾起唇角,沐妍现在该冷了,需要自己去暖被窝了。

    而且沐妍自从怀孕之后特别容易小腿腿抽筋,自己还需要好好地帮她揉揉。

    “记得帮我处理好穆德旭的东西,我不想让妍妍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好……”

    ……

    重墨挂断电话回到房间的时候,看到沐妍已经侧过了身子,唇色上扬,蹑手蹑脚的上床将女人揽入怀中。

    女人的手脚冰凉,不像是在被窝里很久的模样,卧室的室内空调打的很高,按理不会是这样,重墨眸色一滞。

    看着女人微颤的眼睫毛,似乎是迷迷糊糊要醒过来一般,重墨轻柔的在女人耳边低喃道。

    “怎么了,吵到你了嘛?”

    “唔,没有……”

    沐妍杏眸闪过一丝困惑,伸出藕臂轻柔的环住了男人健壮的腰身,低喃浅语道。

    “重墨,我觉得今天很开心……”

    “嗯,因为青青嫁给周肆桀了嘛?”

    重墨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长发,唇色上扬,知道沐妍心底开心,所以才会这般开心。

    “嗯……因为觉得他们俩会幸福的,一定会的,就像是我们一样……”

    虽然跌跌撞撞,但是总会感觉到幸福的!

    女人澄清的杏眸之中,一抹暗淡的眸光在眸底快速的一闪而过。

    ……

    他们俩一定会幸福的,就像是我们一样,重墨被女人的这句话彻底暖了心,唇色一淡,俯下身子轻轻地攫住了女人柔软的唇瓣,啄吻,满是亲昵。

    “嗯,就像是我们俩一样,要不要我们做点更幸福的事情……”

    沐妍:“……”

    虽然房间里的灯光很暗淡,但是沐妍还是可以感受到男人越发的变重变暗沉的眸色,唇角的笑意一凝,瞬间萎了气势。

    “重墨,其实你可以不用这般快速的转移话题的,我觉得聊天也是一件更幸福的事情……”

    重墨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邃了几分,在女人的反驳之下,快速的俯下身子攫住了女人柔嫩的唇瓣。

    将女人所有的话语都堵住了唇边,伸出大手,快速的将女人困在怀里。

    一时之间,室内的气温快速的上升,旖旎了几分!

    ……

    温暖和冷枭翊参加完尹青青和周肆桀的婚礼之后,尤其是温暖车祸之后的第一次亮相,所以自然是媒体不能放过了。

    尤其是温暖和冷枭翊的关系错综复杂,温暖肚子里的孩子是冷枭翊的。

    他们俩在温暖离婚之后高调的现身温暖前夫的婚礼,还真的是难以捉摸。

    温暖在Mary的示意之下,知道要有应对媒体,毕竟沉寂之后,没有绯闻的艺人就不是好的艺人。

    温暖觉得自己的身价还不够高,自己最重要的是在确保嫁给冷枭翊之后还能身价一路飙升……

    温暖一条玫瑰色的拖地长裙,裙裾层层叠起,上面坠着细小的碎钻,处变不惊的应对自己面对的摄影机,用力的挽着冷枭翊的胳膊,毕竟他是抬高自己身价的助攻。

    女人细白的小腿上绞缠着细细带子的布鞋,明眸善睐,一颦一笑间流露风情万种,高贵美丽,足以让人为之倾倒。

    精致的眸色如秋日横波,款款深情,一颦一笑,风姿绰约,几乎精致到了极致,丝毫不亚于任何一个明星。

    冷枭翊则是标准的一身黑衣,神色之中尽是疏离和寒意。

    ……

    “温暖小姐,请问最新一期的K市之音什么时候会播出?您会邀请哪一位嘉宾呢?”

    记者率先发问,问的最开始的问题总是无关紧要,目的就是要让自己放松警惕,温暖嘴角不着痕迹的收紧笑意,越发的挽紧冷枭翊的胳膊,唇色上扬。

    “目前还在确定嘉宾,应该是一周之内就会播出,至于嘉宾是谁,我还在犹豫,可能邀请我这边的冷先生,说不定也会邀请重墨夫妇……”

    “当然啦,我觉得萧雅小姐也不错,可能会邀请萧雅小姐来上节目,因为我觉得之前大家对于她有些误会,总要借助节目好好地跟大家澄清一下……”

    温暖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了几分,对啊,澄清一下,大家对她了解的还不够多,温暖闲得无聊的话,倒是愿意把女人的嘴脸彻底撕破。

    冷枭翊:“……”

    冷枭翊感受到了身侧女人强有力的攻击性,嘴角的笑意一凝,看着脸色微微一变的现场媒体,温暖还真的是语出惊人。

    选择为萧雅“澄清”……

    正好可以堵住所有媒体的嘴!

    “呵呵,那……那想问一下温小姐,您和身侧的冷先生是什么关系啊,毕竟之前你肚子的孩子是冷先生的……”

    温暖:“……”

    什么关系,温暖嘴角有些抽搐,强压住自己心底的笑意,许久之后,听到镁光灯一直闪烁的厉害,樱唇轻启,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首先呢,我觉得你问这个问题非常的专业,我很欣赏你直接的话,但是说还是不说,我是可以自由选择的……”

    “但是,大家都是做传媒的人,自然我是不会为难大家的……”

    顿了顿,温暖抬起杏眸看了一眼身侧的男人,唇色上扬。

    “至于我们俩的关系,唔,冷先生的钱包现在是交给我管的,不知道这个回答大家是不是满意呢?”

    冷枭翊:“……”

    冷枭翊嘴角的笑意一凝,看似温暖在认真的回答问题,实际上是已经拒绝了。

    因为管钱包的,其实也可以是出纳和会计……

    ------题外话------

    感谢雪岚123的评价票,岚啊岚啊岚……么么,曲川,仲雍后人月票,评价票,嗷嗷嗷,大家看文快乐!最近特别卡文,嗷嗷嗷,求虎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