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离婚吧,放过我吧!

第一百四十四章 离婚吧,放过我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沐妍一直依靠在重墨的怀里,杏眸挂着点滴泪痕,但是视线却从来不曾离开过医院的监察室内。

    因为温暖在里面……

    沐妍心里惴惴不安,寂静的检查室门口,还可以听到走廊处萧雅的尖叫声和哭声,嚎啕声。

    沐妍其实很想知道冷枭翊对着萧雅做了些什么!

    等到一切完全消音之后,冷枭翊才重新脸色铁青的回到了这儿。

    看着男人的俊脸惊人的骇白,沐妍几乎是想都不用想,恐怕萧雅已经把当年的事情告诉他了。

    当年就是因为他给医院下达了命令,所以医院才会畏惧他的地位和社会影响力,给温暖错误的检查结果。

    不过沐妍相信冷枭翊当初也一定是不知情,不然也不会如此这般的脸色骇白,毕竟那个孩子也是他的骨肉,只不过,不是所有的不知道,都是可以作为解释的借口。

    至少在温暖心里是绝对过不了这个坎儿的……

    深呼吸一口气,小腹传来一丝异样,沐妍杏眸微微一皱,强忍住自己心底的情感起伏,快速的将这种不舒适狠狠的压下。

    宝宝就是这般的机灵,可以感受到来自妈妈的所有不安和痛苦!

    重墨很快感觉到沐妍额头在冒汗,知道沐妍一个人又在暗暗较劲,伸出大手快速的将女人额头上的汗水擦干,薄唇抿起。

    “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跟我说,妍妍,别忘了肚子里还有孩子……”

    “嗯……”

    沐妍嗅了嗅鼻子,有些酸涩的厉害,伸出小手将自己眼角的泪水擦干,重重的点了点头,视线依旧是紧紧的盯着面前紧闭的监察室内。

    ……

    三个小时,夜幕缓缓的降临,温暖依旧是昏迷状态,但是已经脱离了危险才被转移到了VIP病房。

    因为剧烈的情感刺激起伏,导致了病房宫缩,可能会诱发早产,不过目前还算是平安稳定,只不过要时时刻刻关注着病人所有的情绪变化。

    因为如果控制不好,到时候很有可能会造成难产,那么就会面临选大选小的问题了……

    沐妍只来得及听了几句话,就被重墨哄着进入温暖的病房了,杏眸微皱,但是时下温暖平平安安的了,那么自己也就是满足了。

    冷枭翊脸色铁青的厉害,始终是薄唇抿起,面无表情的将主任的话听了进去,许久之后,唇瓣轻启,平淡的说道。

    “我知道了……”

    大手几乎是却已经紧握的要把骨头都捏断了一般。

    ……

    沐妍进了病房的时候,温暖鼻子之上已经盖上了呼吸机帮助呼吸,看着女人白皙如玉的手背之上被插入针管,惨白的小脸,那样的白,毫无血色,沐妍杏眸再度红润了几分。

    看着女人原本嫣红的唇瓣如今已经也是是苍白的毫无血色,沐妍的眸色越发的暗淡了几分,强忍住心头的澎湃,几乎是自己每一次激动,小腹也会传来一阵痛意。

    温暖就是这般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睛上,投落下优美的扇贝剪影,细嫩的小脸白如初雪,呼吸浅浅,病中的少女脆弱得仿佛一碰会碎的冰雪娃娃。

    沐妍简单的用棉签将女人的樱唇上点了一些水,才静静的坐在了温暖的身侧,看着温暖昏迷的模样,暗暗在心底安慰自己,是熟睡而已。

    没事的,只不过是一场梦,很快,温暖醒来的时候,都是过眼云烟,过去了。

    “暖暖,精灵在你的肚子里,很快你就可以看到她了……”

    ……

    重墨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一幅极美的画面,沐妍一身白衣,伸出小手握着温暖没有挂点滴的小手,双眸有些湿润,但是却认真的跟着温暖说着话。

    薄唇抿紧,知道沐妍心头的关切,重墨轻柔的上前,将沐妍揽入怀中,柔声的说道:“医生说暖暖大概晚上8点左右就会醒来,楼下有个孕妇餐厅,全部都是孕妇喜欢吃的东西,你最知道暖暖的口味,陪我去挑一些,等着暖暖醒来陪她一块儿吃,好不好?”

    沐妍:“……”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沐妍因为重墨口中的温暖会在8点钟醒来唇色上扬,滚烫的泪水再度从眼眶之中滑落,唇色渲染成花。

    “好啊……”

    正好也可以把空间留给冷枭翊和她……

    其实温暖现在最想见的是冷枭翊,最不想见的也是冷枭翊吧……

    有的时候,爱到了极致,恨到了极致,其实两个人早就是骨肉相连,一辈子都再也难以割舍了。

    ……

    等到重墨成功的把沐妍哄着去了楼下的餐厅,转移了女人的注意力,深邃如夜色的黑眸迅速的给了不远处一直站立在墙边的冷枭翊一个暗示的眸色,轻柔的伸出大手环住女人的腰肢,继续向着电梯处走去。

    冷枭翊接收到了重墨的提醒之后,立刻大阔步的向着病房内走去,看到女人昏睡的模样,精湛的墨眸迅速凝结成冰。

    如果不是刚刚医院靠着咖啡厅很近很近,说不定现在温暖就已经在手术里早产难产了,还好一切都补救的及时。

    只不过要保证以后病人可以平安生下孩子,就必须要保证病人没有任何的情感起伏波动,否则都很容易导致宫缩和再度提前生产,难产!

    冷枭翊真的保证不了……

    冷枭翊害怕了,真的害怕了,现在温暖这般睡着,自己可以俯下身子,用薄凉的唇瓣心疼的亲吻着女人的额头。

    可是醒来之后,几乎自己看向她的眼神都会畏惧,因为歉意,因为无法面对!

    有些事情,难以解释,做了就是做了!

    自己的疏忽大意,才会给温暖和孩子曾经造成那么大的伤痛,尤其是温暖,冷枭翊几乎是很难想象当初温暖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好心搭救,却被强要,强要之后,撕裂,受伤在医院躺了一周。

    退学,怀孕,被告知畸形,一直不肯放弃,结果还是被告知了胎死腹中……

    而且最重要的是,当初自己是经手人,自己对着医院根本不问缘由的下达了一些指令!

    “暖儿,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很想给你洗清记忆,让你忘记过去所有的一切,让我可以抹去当初我犯下的罪孽,可以和你重新开始,我舍不得离开你……舍不得,不愿意放手,因为你是我的命……”

    没了命,那么人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是一无所有了……

    所以舍不得,也不能放开你!

    墨眸泪水悄然滑落,冷枭翊看着女人还在带着呼吸机,终究还是忍不住俯下身子轻轻的吻了吻女人的额头,泪水滴落在女人的额头之上,顺着下滑,成功的滑倒温暖的唇齿之中,有些酸涩。

    画面旖旎,悲怆到了极致,却划着浓浓的哀伤不断散开。

    ……

    虽然还没有到晚上8点,但是温暖终究是以前醒了,缓缓的睁开了杏眸,就看到冷枭翊满是泪水的在自己的上方深深的凝视着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温暖心头酸涩的厉害,感觉到自己心底瞬间是千万匹草泥马在奔跑,终究还是难敌对于孩子的殷切渴望,温暖杏眸迅速的湿润,伸出小手顾不得自己的手背之上还挂着点滴,抚摸着自己凸起的小腹。

    昏迷的前一刻,温暖感觉到自己的小腹有些疼,双腿之间更是粘稠的厉害。

    脑海之中第一个能够想到的就是孩子……

    终于摸到凸起的腹部了,手背上已经被针管迅速的刺破,疼的厉害,温暖却也早所不惜了!

    肚子还是大大的,说明宝宝在里面……

    小海豚!

    自己的精灵!

    因为天使在各种原因没有来到自己的身边,所以精灵来了不是嘛?

    温暖杏眸湿润的厉害,嗓子莫名的哽咽,终究对上男人深邃,关切的眸子还是别开了视线。

    “暖暖,你醒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孩子很好,医生说,只要你不要再激动就不会引起宫缩……”

    冷枭翊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卑劣,因为自己准备侧重了医生说的话,希望把温暖的情绪尽快的压制住。

    现在温暖恐怕最听的就是医生或者是沐妍的话了,对于其他人的话,早就熟视无睹了。

    尤其是对于自己,恐怕是深恶痛绝,满是恨意了!

    “冷枭翊,你滚……我不想看到你……”

    你滚吧……

    温暖不光是不想看到冷枭翊,还不想看到自己,因为对于第一个孩子而言,自己和冷枭翊都是极其失败的父母。

    两个人根本就是禽兽,贱人……

    温暖恨不得掐死自己,顺带捅了冷枭翊,但是终究还是败给了现实,因为舍不得,即使恨的这个男人,自己巴不得他去死。

    但是危险来临,自己那一份爱他的心,可以让自己为他去死……

    可是终究两个人之间是鸿沟,再也跨越不过去了,再这么继续下去,两个人都会在无边境的黑暗之中痛苦的挣扎,再也没有可以翻身的机会了。

    所以滚吧,冷枭翊,在我还没有想通的时候,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不光你是刽子手,我也是,我首先要做的不是去原谅你,而是如何做到原谅自己……

    冷枭翊:“……”

    想象中的回答,冷枭翊薄唇微微抿起,许久之后看着女人泪眼婆娑的模样,终究是起身,柔声的说道:“好,我滚,沐妍和墨去买晚餐了,我先扶着你做起来,等到他们回来了,我就走……”

    至少知道你的身边有熟悉的人,我可以放心的交接,离开……

    “你不滚的话,那么我就滚……”

    温暖杏眸之中满是倔强,抬起小手将自己鼻子上的呼吸机快速的拔下,随即将自己挂着点滴的右手手背上的针管全数拔下,眸子之中满是倔强。

    猩红的血液从手背之中肆意的流淌出来,猩红了冷枭翊深邃的墨眸,墨眸快速的收紧,迅速的扣住了温暖的手腕,力道却尽量放轻柔,不去触碰温暖凸起的小腹。

    “温暖,你冷静一点,不要激动……”

    温暖:“……”

    温暖怎么可能可以冷静地下来,几乎是看到冷枭翊的第一刻,自己脑海之中立刻就回想到了当初自己如何颤抖的签字,注射麻药,引流……

    那种血淋淋的场景一幕一幕在眼前闪过,温暖几乎是要疯掉,冷枭翊,自己真的恨不得亲手杀了他,然后再自杀。

    “冷枭翊,我真的无法冷静,我如果冷静下来我会更可怕的……”

    “我明明告诉你不要再骗我了,可是你都做了些什么,为了掩盖事实的真相,拿掉了萧雅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是你亲生血脉的孩子……”

    温暖虽然眸子里满是泪水,但是杏眸之中满是笃定和清丽,对上男人精湛的眸子,察觉到男人的眸子有一瞬间恍惚,嘴角倏的上扬了。

    他躲了!

    冷枭翊,你要不要做得这般彻彻底底,在我想要不计较你之前骗我领证的那档子事和你好好的过日子。

    现在这一刀直接是一刀毙命让我根本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鲜血肆意的流淌……

    冷枭翊:“……”

    病房之中,只有温暖和自己两个人,冷枭翊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颤抖的厉害,薄唇抿起,想要解释出声,却被温暖迅速出声打断。

    温暖身子虚弱的厉害,原本的孕妇装换成了病服,颤抖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放肆。

    “不用解释啦,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不管对方用了什么手段什么法子,重点是她的孩子是你的……冷枭翊,这一点你就不用狡辩了……”

    温暖发疯一般想要逃开,挂满点滴的架子被推开,药瓶洒落了一地,碎成了玻璃渣。

    冷枭翊:“……”

    嗓子莫名的哽咽的厉害,冷枭翊终究还是缄默了,的确,那个孩子是自己的,虽然不是自己直接所为,也是因为自己的做事出现了漏洞了。

    冷枭翊薄唇轻启,看着面前的女人万分泪眼朦胧的模样,深呼吸一口气,认真的说道:“我没有碰过她……我这辈子唯一拥有过的女人就是你……”

    温暖:“……”

    温暖觉得人生还真的是讽刺,男人的话就是这般毫无力度和价值,自己真的是贱了,才会去信他的话。

    不过,即使自己愿意去相信冷枭翊真的是没有碰过萧雅,但是也不可能会去忘记,当初他们俩是多么的亲昵。

    情人之间的吵架就是这般的喧闹不已吧……

    几乎是彼此都会去翻彼此的旧账,然后互相伤害,殊不知,我砍了你一刀,实际上那一刀却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伤疤。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冷枭翊,看样子你是知道今天萧雅找我主要是什么事儿了吧……我一开始还觉得亲手安排萧雅孩子流产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毕竟那个孩子是你的……”

    虽然温暖发自心底是不爱那个孩子,或者是厌恶那个孩子的,因为那个孩子的存在,时时刻刻在警示着自己,那个孩子是自己最爱的男人的孩子,但是母亲却不是自己。

    可是偏偏还是会去感慨于那个孩子的命运!

    “可是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对你而言根本就不是一个常事。因为你是一个有前科的男人……”

    冷枭翊:“……”

    冷枭翊扣紧温暖手腕的大手在不断的收紧力道,女人的小脸在灯光之下惨白的厉害,几乎是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

    偏偏女人无力的话语时时刻刻在警告着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

    冷枭翊很想伸出大手捂住女人的唇瓣,阻止女人说出接下来的话,终究,薄凉的话语阴骘到了极点,还是从温暖嘴里说出来了。

    “冷枭翊,当初是不是你给医院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做出伪造的检查结果……”

    这句话,温暖几乎是吼着说出口的,成功的看到了冷枭翊的脸色一变,自己的心却跟扎了针一般疼的厉害。

    “你知道嘛,那个孩子是天使,我很爱他,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他,有的时候看到同事家里带到台里来玩的几岁的小孩子,我会在想,如果当初我们的孩子还活着。现在也会长这么大了……”

    当初太美,太难以忘怀,现在再度互相,几乎对于自己而言就是梦魇一般的存在!

    温暖,你也真的是够了……

    温暖泣不成声,浑身颤抖的厉害,看向欲言又止的冷枭翊,失笑出声。

    “冷枭翊,你就是一个魔鬼,你毁掉了我的一切,你根本就该去死,如果当初我不认识你,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

    温暖无力的跌坐在病床上,双脚还踩在地板上,还好地板声木质的,房间里的温度打得很高,不至于那般的冰冷。

    可是温暖至今颤抖的厉害,根本分不清自己要怎么办……

    “当初的事情,确实是我疏忽了,暖暖……你冷静一下,我现在的心情和你是一样的……”

    自从爱上温暖之后,知道了有关那个孩子的事情,冷枭哟也是没有一天不在自责,当初自己就应该早些在温暖退学之后迅速的调查女人的行踪,说不定,这一切都可以防范于未然。

    更重要的是,自己也可以早些的看得懂自己的心,自己想要要谁……

    温暖:“……”

    冷枭翊是男人,一辈子恐怕都不会明白女人十月怀胎经历的种种,温暖忍不住摇了摇头,整个人越发的萧条荒芜的厉害。

    “得了吧,冷枭翊,如果当年你知道我在和你一夜情之后怀孕了,恐怕你的首要选择是拿掉孩子的,你是那么的骄傲,怎么会允许这些你计划之外的事情出现呢……”

    冷枭翊:“……”

    冷枭翊墨眸迅速的闪过一丝暗光,当初自己不爱温暖,如果在当初知道她怀孕了,自己脑海之中最先闪过的,是被这个女人算计得逞了。

    恐怕……

    温暖伸出小手,看着男人的大手使劲的扣住自己的小手,一根一根直接将男人的手指掰开,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讥讽。

    “无言以对了是嘛?冷枭翊,纵然我舍不得你,终究也不想做到两看相厌,如果我们再这么下去,真的是对彼此的伤害……”

    心底的话说出口,温暖整个人越发的平静下来,自己又不是傻子,因为再激动,恐怕自己真的要失去精灵了。

    “冷枭翊,我们离婚吧……放过我吧……”

    冷枭翊:“……”

    终究离婚的字眼还是说出口了,最短暂的婚姻,距离领证也就是一周多的时间,冷枭翊墨眸一暗,感觉到自己的大手手指被女人用力的从她的身上掰开,唇角的笑意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冷枭翊看着坐在病床上,手背上皆是鲜血淋漓的女人,缓缓的蹲下身子,看着温暖,柔声的说道:“暖儿,我好不容易才能娶你为妻,我怎么会舍得离婚,离婚无异于是砍断了我的左膀右臂……”

    “离婚这种事情,以后想都不要想了,这一次,我全当你是任性,我会给你时间去试着原谅我的,如果不原谅我也好,这辈子,能够陪在你和小海豚身边,对于我也是够了……”

    温暖:“……”

    男人墨眸之中的落寞,消极是温暖第一次看到,嘴角上扬,满是讥讽,离婚对于自己而言,果然就是一个奢侈品。

    冷枭翊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可是这个是底线的问题,冷枭翊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底线,自己根本就不会再妥协了……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唇角的笑意逐渐凝结成碎冰,看向冷枭翊,完全是当成陌生人一般。

    “冷枭翊,我觉得你他妈真贱,卑鄙无耻……”

    冷枭翊:“……”

    冷枭翊墨眸微微一闪,终究还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伸出双臂轻柔的将女人揽入怀中,细细的啄吻着女人柔软的脸蛋。

    “嗯……所以以后孩子别像我才是真的……”

    余光的视线看向女人的脚踝,冷枭翊眸子一暗,有了这个GPS定位系统,就再也不用担心温暖逃去自己未知的地方了。

    温暖,爱你的心就是舍不得你离开我一分一毫……

    终究爱情是自私的,我自私的一面在你面前完全的凸现出来了!

    ……

    沐妍和重墨简单的采购了一些孕妇喜欢吃的食物回到病房的时候,温暖已经被重新抱在了病床之上,身上被盖上了厚重的毯子。

    手背上原本挂着点滴,已经被扯了下来,重新换成了左手……

    沐妍隐约觉得房间里遍布着血腥的气息,不难看出刚刚两个人似乎经历了一场厮杀一般,不过看着温暖无力,冷枭翊漠然的样子,应该是两败具伤。

    相爱的人总是想要比较个高下,但是却忘了,两个人互相相爱着,所以根本就不会出现谁赢谁输……

    “暖暖,我买了牛奶燕麦粥和红枣糕,刚刚问了医生,你可以吃的,我把架子放起来,你尝尝……”

    沐妍眼神示意重墨带着冷枭翊出去冷静一下,看着两个男人终于离开了房间,伸出小手将架子架了起来。

    自己买好的燕麦粥和甜点以及一些熟食放在了桌子上。

    “沐沐,我刚刚和冷枭翊提出离婚了,但是他不想跟我离,所以以后我恐怕要和冷枭翊两看相厌了……”

    温暖看到了沐妍就像是看到亲人一般,嗓子再度哽咽的厉害,杏眸再度积满了水雾。

    沐妍:“……”

    冷枭翊好不容易娶了温暖,怎么会舍得离婚了。

    沐妍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手上的粥放下,走到温暖面前,坐在床边,轻柔的将温暖抱在怀里,柔声的说道。

    “夫妻之间,其实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开始源头是因为爱情,喋喋不休,无止境的争论也是因为爱情,如果不爱,定然不会有争论了……”

    真的到了那种相视无言了,恐怕就不是爱了,那么就该选择离开了……

    可是温暖和冷枭翊真的没有到了那种地步,沐妍眸色一淡,伸出小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柔软的发丝。

    “暖暖,其实你和冷先生彼此之间还有爱情,有爱的话,那么还会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呢……”

    “况且,人也不能永远活在过去,或者是活在自己的精神层面,你还有小海豚,你难道想要小海豚还没有出生就没有爸爸嘛……”

    太多的现实问题需要思考,沐妍全数认真的问出了口,察觉到温暖在自己怀里颤抖的厉害,樱唇微微一抿。

    其实要不要告诉温暖,自己当初想要和重墨闹离婚的时候很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关于孩子抚养权问题种种……

    沐妍有些淡笑,感慨自己的成熟,其实温暖一直比自己成熟,只不过还是那句话,除非是一模一样的经历,否则任何人都做不到和彼此感同身受。

    自己的事情还是要自己思考和决定,别人给的意见,也只能是认真的倾听而已……

    “沐沐,我和他现在已经是两看相厌了,我在和他多待一分一秒,我就是在经历着轮回的痛苦……”

    所有的往事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在自己的脑海里快速的闪过,那种无助到了极致的感受根本难以闹言喻。

    很痛苦!

    会让人发疯,自己很怕以后给小海豚呈现的是一个发疯的妈妈……

    沐妍:“……”

    沐妍眸色一淡,伸出小手继续抚摸着女人的发丝,唇色微微一淡。

    “如果你做出来的决定是为你好,暖暖,我会支持你的……”

    “嗯……”

    温暖感受得到来自沐妍的关切,唇色越发的抿起,小手用力的环抱着沐妍,可以把自己的脑袋放在沐妍的肚子上听着宝宝的声音。

    温暖唇色上扬,嗅着沐妍身上的气息,感觉到自己宁静了几分,杏眸微微一闪,终究离婚不了,那么就逃开吧。

    温暖小手紧握成拳,在暗暗思索自己所有可以操作的可能性……

    唯一的解释就是难!

    因为自己的对手是冷枭翊,几乎是鬼魅一般的男人!

    ……

    沐妍盯着温暖好好的吃完饭,顺带吃了药,状态还不错之后才能和重墨放心的离开,冷枭翊已经请了两个看护全程陪伴。

    沐妍和重墨刚走出医院的大门,重墨就接到了重鑫祺的电话,大哥!

    沐妍眸子亮了一些,马上就是春节了,是不是一家人可以在一块儿吃饭了?

    哪怕只有重墨和重鑫祺,但是也是一家人,比起重恩这种人可有可无,重鑫祺还是会让人无形之中感觉到十分温暖。

    “大……怎么了……”

    虽然沐妍叫大哥已经叫了很久了,但是重墨只是偶尔叫,有的时候会不经意间叫出口,但是重墨还是会觉得有些尴尬。

    但是对于重鑫祺,显然是不会有敌意了……

    虽然重安安化名盛夏,至今下落不明,但是知道重安安现在平安的活着,对于重墨而言现在已经是最大的宽慰了。

    ……

    走出医院,寒风凛冽,严冬的天气让人难以小觑,重墨迅速的将沐妍揽入怀中,防止女人受冷受冻。

    沐妍杏眸微微一闪,察觉到男人的亲昵和心细如尘,唇色上扬。

    “墨,还有一周就是除夕了,刚刚他给我打电话,让我们回家吃饭,另外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宣布……”

    重鑫祺沉稳的声音在电话那头缓缓响起,重墨脸色微微一闪,墨眸寒彻了几分,薄唇上扬,嘴角噙着一抹讥讽。

    恐怕是鸿门宴吧……

    不过重恩已经是半条腿埋进黄土了,真的不知道男人这般闹腾是为了什么事儿……

    不过重墨和重鑫祺的第六感都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来者不善!

    恐怕重恩是想要来闹腾出一些事儿的,不会是那么简单的……

    “好,那有没有查到他会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情?”

    终于走到车库了,重墨快速的让沐妍坐进副驾驶位置上,同时进入正驾驶位置上,唇色上扬,恐怕是重恩的最后一招了。

    “嗯,恐怕关于娶妻,我最近查到他经常和一个女人来往密切……而且还咨询了一下关于死后财产和妻子的婚配问题,所以,恐怕,我们要多一个后妈了……”

    重墨:“……”

    重墨嘴角的笑意一凝,没想到重恩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做得出来,黑眸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对上副驾驶位置上的沐妍,伸出小手轻柔的将女人的小手握在手心。

    “唔,还不错,既然他都这般不知廉耻了,我们又怎么好担心的呢,到时候结伴回去吧,晚上的时候,我们单独再在一起聚一下吧……”

    “好……”

    重鑫祺因为想到了沐妍,握住电话的大手微微颤抖了几分,许久之后,柔声的继续说道。

    “正好小妍也快生了……下一次再一家人在一起聚了,就变成五个人了……”

    “也有可能是六个,七个,大哥,安安和暖暖,总有一天,我会把她们重新找回来的……我们一家团圆……”

    重墨说这句话的时候,眸色异常的坚定,嘴角噙着一抹浅淡潋滟的弧度,听到电话那头男人缄默的话语,嘴角上扬。

    重鑫祺恐怕也是激动了……

    “好……”

    ……

    重墨挂断电话之后发动了引擎,看着沐妍睁大了眼眸深深地看向自己,薄唇上扬,一抹潋滟的眸光在黑眸深处熠熠生辉。

    “刚刚大哥打电话,一周之后的除夕约我们回重家老宅吃饭……”

    沐妍:“……”

    刚刚两个人多多少少说了一些,沐妍也听了一些,暗暗皱眉,孩子快七个月了,还真的不想闹腾,去老宅。

    只不过重恩就是这般喜欢无事生非,沐妍眸色一淡。

    到底是重鑫祺和重墨的父亲,爱之深,恨之切……

    “好,重墨,我最近交给重氏调香部一个单子,唔,中了,我们明天去买新年礼物吧,给暖暖,给青青,也给大哥买一些……”

    沐妍眸色一亮,忽然想到了自己漏了三个很重要的人物……

    “噗,还要给重爱妍和重牧也买了一些,还有孩儿爸……”

    重墨:“……”

    重墨嘴角倏地上扬了几分,感觉到沐妍对于自己的侧重关心,虽然是漏了半拍。

    “嗯,我要最贵的……”

    对于沐妍这样很会过日子的女人,其实重墨深知,沐妍会选择最贵的,自然是最爱自己的!

    嗯,和两个孩子争,重墨也是一个很骄傲的男人……

    也希望赢!

    自己要在沐妍心里排第一!

    沐妍:“……”

    沐妍嘴角的笑意一滞,觉得重墨真的像一个孩子一般,无奈的唇色上扬,伸出小手捏了捏重墨的俊脸,嫌弃的说道。

    “唔,好……重先生,我知道了……”

    “嗯……”

    重墨看到沐妍嘴角漾开的那一抹浅笑,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刚刚沐妍一直心情十分低落,如果在自己的挑逗下逗了几分,重墨眸色越发的柔和了几分,闪烁着极其宠溺的光芒。

    在重墨没有看到的地方,沐妍眸色越发的浅淡,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

    一连三天,沐妍都和上班一样,按时按点准时去别墅看温暖。

    温暖在医院第二天就直接被冷枭翊带进了东区的别墅,那栋别墅,就是为了温暖准备的新婚婚房。

    但是对于温暖而言,这几乎就是囚笼一般,困住自己,动弹不得……

    温暖因为身体不适,所以关于K市之音的录制也在搁浅,好歹现在都是冷枭翊一直在养着自己,温暖索性就是好好地花着自己手中的钱,肆意的磨着生活。

    毕竟,现在自己怀孕了,何必再闹腾呢,等到身体完全康复之后,温暖也才可以部署自己的计划。

    现在是7个月,8个月之后,就好些了……

    ……

    东区别墅距离海边别墅很近,冷枭翊采购别墅的时候也照顾到了温暖和沐妍的串门。

    沐妍走进那栋别墅,一眼望见的是极尽奢华的大厅,繁复的灯饰却发出冷冽的亮光,四面高高的墙壁在柔软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阴影。

    沐妍眸色一淡,被陌生的佣人小心翼翼的带着前往客厅,穿过宽敞却冷清的长长走廊,两面的名画里名人的眼睛像是能攫住人的心灵,名贵的装饰却遮也遮不住房里的压迫和冷清。

    应该是冷枭翊单独选择的别墅设计,像极了男人身上冷硬的气息。

    沐妍唇色一淡,等到被带到客厅里,温暖穿着一身浅色系的居家服,独自一个坐在透明的落地玻璃前看着窗外的风景,听到动静之后,转过身子,看到沐妍,嘴角漾开一抹淡笑。

    “沐沐,抱抱……”

    温暖张开双臂,唇色上扬,别扭的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向着沐妍张开了双臂,看着沐妍羞羞答答,小脸精致的模样,温暖整个人的心都软了,杏眸却不自然的湿润了几分。

    在这儿,简直对于自己而言就是地狱。

    如果Mary姐来见自己的时候,几乎都要通过冷枭翊允许,恐怕现在不限制的只有沐妍了吧!

    温暖嘴角满是讥讽,可是却只能这般隐忍,因为这儿所有人都是冷枭翊的视线。

    沐妍:“……”

    沐妍被温暖如此热情的拥抱有些哑然,不过却知道温暖要在自己耳边说些什么话。

    温暖悄悄地附在沐妍的耳边,余光看向身侧的女佣,低喃浅语道:“妍妍,我知道除夕前一天,冷氏有个新年派对,是在游艇上的……你觉得我在那天选择离开,怎么样?”

    沐妍:“……”

    沐妍眸色一淡,心却瞬间漏跳了半拍……

    ------题外话------

    嗷嗷嗷,乃们说沐妍会帮忙嘛,哈哈,应该帮忙嘛……剧透剧透,不会说狗血什么的,真的离开了,或者意外什么的,温暖和冷枭翊一家三口会一直在一起的,咳咳咳。冷枭翊用了一个法子,之前剧透过,嘿嘿,感谢雪若暖心阁,1830612,oyyc1201,lhyzlz1976,lw19781018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