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温泉,一室旖旎!

第一百五十五章 温泉,一室旖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空之中,不知道何时何地开始飞舞着雪花,为除夕之夜再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看着重墨和偕同沐妍一块儿离开的背影,沈哲浩大手紧握成拳,思绪万千,终究还是拨通了自己手机里重恩的电话号码。

    “我想考虑看看你的建议……”

    “哲浩,来吧,我在二楼书房等你……”

    电话一接通,重恩深邃低沉的话语从电话那头传来,沈哲浩越发的抿起唇瓣,大手紧握成拳,低声说道:“好……”

    随即脸色暗沉的惊人,快速的向着二楼的方向走去……

    ……

    静谧的书房,沈哲浩进去的时候,重恩和李冰儿已经穿戴整齐了,但是室内那一抹厚重的旖旎之气还是难以挥散而去。

    沈哲浩眸色微微皱起,但是此刻已经关注不了那么多了……

    自己发疯一般,迫切的想要得到沐妍。

    即使是沐妍不爱自己,自己如此深爱着她,也绝对不允许她在旁人身侧笑靥如花。

    “说吧,你怎么帮我得到小妍,小妍可是你重家的儿媳妇,你这么做,到底是有什么居心?”

    沈哲浩眼眸闪烁其词,对上重恩锐利的眸子向后退了几步,靠近房间门口的大门的时候,到底还是停下了脚步,眸子认真的看向坐在书桌处的重恩,满是英气。

    李冰儿好笑的看着男人这般举措,一个男人的占有欲,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个女人,偏偏用尽手段,现在要用手段了。

    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

    男人,总是这么的可笑!

    ……

    “我会给沐妍一个跟你非走不可的理由,唔,这个理由是什么,暂时保密,但是我们也有要的东西,沈氏!你确定你为了一个女人,可以拿沈家家业做筹码嘛?”

    重恩站起身子,高大的身子带有压迫性的气势,深深的盯着面前极度不安的沈哲浩,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这盘棋,现在才开始摆局,以后那么多变数,自己又怎么可以担保的了呢!

    沈哲浩:“……”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沈哲浩知道这个道理,眸子一暗,从自己答应受邀来参加宴席,就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了。

    薄唇紧紧的抿起,看向重恩,认真地说道:“我要确保沐妍平平安安的跟着我走,还有……还有,孩子也必须是平平安安的……”

    孩子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就意味着是全部,沈哲浩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爱一个人就是希望她爱的,她在乎的,都可以平平安安。

    所以,沈哲浩也必须要保护沐妍肚子里的孩子,至于沈氏提供资金链的支持……

    沈哲浩嘴角扯出一抹浅淡的弧度,有了沐妍而言,对于自己就拥有了全世界,还需要沈氏有什么用呢。

    “好……最近重氏股票较为稳定,可以适当地收录,需要你抛的时候,自然会联系你……到时候,哲浩,你就等着抱着美人归吧……哈哈……”

    重恩就喜欢这般被自己百般牵制动弹不得的人,所以看到沈哲浩因为沐妍百般顺从自己的模样越发的唇角上扬。

    自己给重墨,沐妍的大礼才刚刚开始……

    ……

    沈哲浩:“……”

    沈哲浩看着男人这般偏执疯狂的模样暗暗皱了皱眉,但是考虑到他可以把沐妍交还给自己,倒也默默的忍受了。

    眸子之中倏的重暖暖的身影一闪而过,很快消失不见,沈哲浩嘴角漾开一抹苦笑。

    到底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和沐妍真真切切摆脱重家的阴影……

    重家,绝对是水不浅!

    ……

    李冰儿看着重恩和沈哲浩相谈甚欢的模样,唇角的笑意一凝,伸出大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嘴角越发的勾起一抹冷意。

    “哲浩,这个是最新泡好的龙井茶,你可以尝尝味道……”

    李冰儿递给重恩一个暗示性的眸色,伸出小手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一杯茶递给了沈哲浩。

    重墨,重鑫祺对于自己的身份是知晓的,可是沈哲浩不是,所以,自己今天就要让沈哲浩称为自己的第一个炮灰试验品。

    “谢谢……谢谢重夫人……”

    沈哲浩眸子之中闪过一丝狐疑,不知道这个蒙着面的黑衣女人为什么突然对自己这般好,但是还是端过了茶杯将其中的龙井一饮而尽。

    味道还算是正宗,偌大的重家,一向就是这般的卧虎藏龙。

    重恩看着沈哲浩成功的喝下这杯龙井茶,满意的点了点头,伸出大手重重的拍了一下男人的肩膀,唇色上扬,满是得意和玩味。

    “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哲浩,今天时间比较晚了,你就在重家客房休息吧,回头让内人给你找一间……既然你诚心答应了我的合作,我自然也会给你一点惊喜的,哈哈……”

    沈哲浩:“……”

    “好……”

    沈哲浩迅速的感觉到头部一阵眩晕,但是具体哪儿奇怪,自己又说不上来,太阳穴往得厉害,准备拉住重恩,但是却发现自己手脚完全没有力气一般。

    重恩走到李冰儿身侧的时候,伸出大手扣住了女人纤细妖娆的身姿,嘴角噙着一抹晦涩不明的笑意。

    “今天晚上看你的了,别让我觉得你的存在毫无价值……伺候男人,不是一直是你最擅长的嘛?哈哈……”

    李冰儿:“……”

    李冰儿听得出来男人话语之中的冷嘲热讽和暗示,唇色抿起,心头却荒凉到了极致,果然,自己存在的价值就是这般。

    不过也是够了,因为自己这般像是一个妓女的活着,就是为了见证沐妍的不幸福。

    偏偏,自己和重恩的想法一致,所以两个人一拍即合!

    既然如此,何不好好利用自己残缺的身体呢!

    李冰儿嘴角努力的勾起一抹笑意,娇嗔地说道:“恩,人家知道了……”

    李冰儿看着男人嘴角满意的弧度,转过身子,将自己脸颊之上的面罩缓缓的摘落下来,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和沐妍八分像的小脸。

    明眸善睐,全部的都是模拟的沐妍五官,李冰儿永远都忘不了,医生拿着沐妍的照片,对着自己已经被毁容的小脸肆意的操控。

    如今加上自己这张脸,顺带加上药物的控制,所以在沈哲浩看来,自己和沐妍则是完美的十分像。

    沈哲浩颓然的睁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面前的“沐妍”正在向自己一步一步款款走来。

    沈哲浩疯狂的伸出大手扣住自己的脑袋,生怕自己看错了,可是每一次用力的摇晃,更加的鉴定了自己面前的女人就是沐妍。

    李冰儿嘴角的冷笑越发的放肆了几分,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自己要的就是这般效果,余光看向四周都已经摆放好的摄影设施,李冰儿嘴角的笑意淬上了毒汁一般,如同洪水猛兽,向着沈哲浩扑面而来。

    “小妍,真的是你嘛?你刚刚不是和重墨走了嘛?”

    沈哲浩激动的眸色满是震惊的眸色,有些跌撞的向着李冰儿所在的方向走去,一把攥住女人的腰间,满是欣喜若狂。

    这般一句一个小妍,让李冰儿心尖满是恨意,都是沐妍这个贱人害得自己。

    这辈子,她和重墨毁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容貌,现在自己背叛去照着她的模样整容,整成了自己这辈子最讨厌的贱人的模样。

    只为了蛊惑被她遗弃的男人,李冰儿也真的是拼了……

    看着沈哲浩无比含情脉脉的模样,李冰儿心头早就在冷笑,自己在医院躺了这么多天,水米几乎未进,全部都是注射的葡萄糖,就是为了以后的一雪前耻。

    受过的伤痛,全数都是拜你口中的小妍所赐……

    即使心头百般厌恶,但是李冰儿还是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像极了平日里沐妍哪般柔和不染纤尘,但是次品终究是次品,这般一笑,嘴角的弧度一扯,李冰儿迅速的感觉到自己脸颊处的肌肉疼的厉害。

    整容的复建工作,还没有完全的结束……

    “我在这儿,你在这儿我怎么舍得走呢,今天是除夕之夜,我只想和你一起度过,我想要你要我……要我……哲浩,好不好?”

    李冰儿满意的看着男人在药物作用之中迅速涨红的俊脸。

    惑香自己研究了许久,也在很多男人身上试验过,服下之后,会在脑海之中尽情的勾勒自己爱的女人,然后共赴巫云。

    如今自己和沐妍八分像,加上药物的控制,本身药物之中就有春药的成分在,沈哲浩,根本就是在劫难逃。

    李冰儿一点一滴,将自己刚刚穿上的旗袍再度解开,都说旗袍是最能激发男人兽欲的,因为展露的大腿,欲拒还迎,是应对男人最好的姿态。

    沈哲浩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沐妍”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女人会是这般的大胆主动。

    可是偏偏男人骨子里的自尊心作祟,疯狂的爱着女人这般魅人的姿态。

    雪白的肌理曝露在空气之中,上面满是重恩留下来的爱痕,一点一滴,刺激着沈哲浩所有的视觉感官和冲击,沈哲浩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颤抖的缩回了大手,自己虽然想要得到她。

    可是这种情况实在是诡异的厉害,她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沐妍了……

    “小妍,我知道你还没有准备好,你心在我这儿就可以了,以后的话,我们可以慢慢来……我……唔……”

    李冰儿最恨这种磨叽的男人,直接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数扯下,踮起脚尖直接吻住了男人的薄唇,同时伸出灵活的小手快速的游走在男人健硕的身材之上。

    重恩的一句话算是说对了,自己就是天生的妓女,自己就是可以这般肆意的挑起男人心底的那窜火。

    “哲浩,别拒绝我好嘛,你拒绝我,拒绝的我好心痛,我的心只为你在跳动,我在重墨身边都是迫不得已,你是应该能够了解我的,毕竟我这么的爱你……不能没有你……”

    “要我吧,让我属于你,你难道不想告诉我的身体,谁才是她的主人嘛,嗯?”

    李冰儿恰到好处的娇媚浪声,刺激的沈哲浩眸色暗沉的惊人,药物的控制之下,沈哲浩再也无法容忍,顾不得自己所在的环境,直接将李冰儿压在了沙发之上,攫住了女人的唇瓣,力度之大,似乎要把女人完全的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小妍,不要再离开我了,小妍,我终于得到你了……”

    “小妍,这四年,我一直在想你,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只不过想和你一起到老,为什么会如此的困难……”

    李冰儿看着自己身上的男人哭着笑着疯狂着,沉醉着,嘴角的笑意上扬,十分满意自己这般效果。

    李冰儿看着不远处的摄像头,巧妙的运用了自己的侧脸,使得自己和沈哲浩完全入镜……

    一时之间,书房里的浪声此起彼伏,震人心脾,很好的迎合了窗外远方的节日气息的礼花声……

    ……

    旖旎之后,李冰儿看着男人昏睡在自己的身上,双手还死死的扣住自己的腰身不让自己的离开,嘴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意,直接将沈哲浩从自己的身上踢开,起身,看着不远处自己刚刚脱下的旗袍,重新的穿回了身上。

    还真的很像是一个妓女,服侍完客人之后,就得灰溜溜的穿衣服离开……

    不过这个药效还真的是够猛,居然可以如此的蛊惑男人的心智,居然可以让沈哲浩忘记沐妍怀孕8个月的事实,李冰儿眸色看向不远处的摄像仪器,心头越发的冷得像是扎了碎冰一般。

    重恩在摄像头另一侧,完全的将自己和沈哲浩的激情戏看了个遍,自己比起重恩,究竟是谁更加的变态呢?

    必然是重恩……

    ……

    重恩看到李冰儿这般结束之后,迅速的按下了关闭摄像头的功能,等到李冰儿打开书房房门的时候,自己早已经等到了门前。

    李冰儿眸色一惊,看到重恩这般视线带有笑意的模样,心头震惊的不得了。

    “恩,我……”

    李冰儿欲言又止,重恩率先的伸出大手扣住了女人的下巴,嘴角上扬,锐利的黑眸满是笑意。

    可是这一抹笑意像是阴风一般,让李冰儿心头更是扎了冰一般,惊慌失措的厉害。

    “表现不错……”

    李冰儿:“……”

    男人的一句表现不错,更是让李冰儿心头颤动的厉害,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等着男人接下来的话。

    果不其然,下一秒,重恩的话,再度把自己推向地狱。

    “这张脸整的真不错,上你的时候,都会让我想到重墨,想要泄愤……我很期待,重鑫祺见到你的时候会不会也会抓狂……重墨看到了你和沈哲浩的视频会怎么办……他的老婆是个*,是个出轨的女人……”

    “哈哈……”

    李冰儿眸色再度一紧,深呼吸一口气,嘴角挤出一丝笑意,伸出小手摩挲着重恩的胸膛,满是撩意。

    “恩,我这颗心都在你的身上,天地可鉴……你要记得我的付出……”

    “好,我不是今天好好疼你了嘛,嗯?李冰儿,做一个聪明的女人,给你一个重家女主人的称谓,老老实实呆着就好,我不是穆德旭,你的小手段,我一清二楚……”

    李冰儿:“……”

    李冰儿脸色一白,下巴被男人狠狠的捏在手心,有些微微疼痛,重恩的眼神很锐利,几乎要把自己忘穿一般。

    李冰儿小手微微紧握成拳,听着男人继续在耳畔缓缓响起。

    “唔,你给穆德旭吃的那些药,可是把他吃死了……你现在在每天给我加大剂量……虽然满足了我作为男人的自尊心,可是……我不想玩死你……”

    李冰儿:“……”

    李冰儿心头一涩,被人说穿了心思就是这般尴尬的境地,李冰儿感觉到男人大手捏住自己的下巴更加的用力,眼眸之中噙满了泪水。

    “嗯,我……我知道了……”

    重恩满意的点了点头,李冰儿这张脸还真的整的不错,自己舍不得把女人的小脸捏紫了!

    李冰儿看着男人真的松开了手,才无力的跌坐在地毯之上,浑身完全没有力气,看着重恩大阔步的离开了书房,心头像是坠入了冰窖一般。

    重恩,真的比起穆德旭不是普通的男人……

    看来自己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了!

    除夕之夜,恐怕自己就是这般萧条了,李冰儿忽然很想李玉兰,努力的爬起身子准备去找手机,回想起自己今天换衣服的时候,手机落在浴室了。

    李冰儿跌跌撞撞的向着同一楼层的浴室走去,摸到自己手机的时候,眸色一喜,颤抖的准备播出给李玉兰的时候,手机却意外的掉进浴缸之中。

    李冰儿泪水从眼角溢了出来,从浴缸之中摸出手机,发现手机已经完全黑屏了,放声大哭,一抹难以言喻的悲怆从心底肆无忌惮的滋生。

    寂寞紧紧笼罩着女人,难以分开……

    ……

    沐妍和重墨开车回海边别墅的时候,看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沐妍唇色一暖,杏眸满是玩味。

    “重墨,你还在生气嘛?”

    沐妍试探性的开口逗着脸色一直铁青的男人,从重家出来之后,重墨的脸色就没有好过,大过年的,一直像是有人欠了他几千块我一样。

    重墨平时的模样是妖孽,一旦生气就开始变得冷魅了,不过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不管是哪一种的重墨,沐妍都觉得很可爱,很有魅力。

    不过也总不能明明知道孩儿她爹在生气,做老婆的不管不问吧……

    所以沐妍逗着重墨,试图给男人一个好的心情,其实沐妍暗暗觉得自己今天和重墨是完胜,自己秒了重恩。

    重墨也算是气了沈哲浩了……

    ……

    重墨的确是在生闷气,但是生气的内容却是和沐妍想的不那么一样,重墨黑眸闪过一丝恼怒嫉妒的眸色,薄唇绽开一朵魅生的笑意,妖娆的墨眸微微蕴起一抹轻媚光华,萦绕在绝色的眉眼之上,光濯煦煦,惊艳浮动,几乎令周围明亮的光线都为之暗淡下来。

    重墨大手紧握方向盘,看着身侧笑容恬静的女人,出声问道。

    “你们俩当初是什么时候放烟火的,也是除夕在一起迎接新年嘛?”

    重墨很嫉妒一件事情,沐妍的初恋是沈哲浩,曾经很多美好的事情都曾经两个人一切携手做过。

    但是虽然沐妍是自己的初恋,但是重墨很多想做的事情,美好的第一次,例如第一次放烟火,准备留给沐妍的,营造属于自己和沐妍的第一次的时候,却被告知,沐妍很早之前就做过了,那种难以言喻的挫败感真的是让人难以言明。

    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这种事情说出口,或者问出口,都是一件很尴尬和不好意思的事情。

    所以重墨这般扭曲的人,只能一个人独自生闷气,来慢慢的消化这件事情……

    不过如果是之前,沐妍的确不知道重墨会是这么扭曲的人,但是结婚这么多年,沐妍真的知道了,重墨是个扭曲的人。

    他在笑的时候,其实他的心尖在扎冰了……

    沐妍:“……”

    沐妍被重墨这个问题华丽丽的问到了,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语结,语结不是因为沐妍想要找借口,而是沐妍在思考,重墨究竟是发了什么疯,怎么突然想要问这个问题了。

    是不是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太突然了,而且问题本身也不是那么重要。

    更重要的是,车厢之中,满满的都是醋的味道,酸溜溜的,重墨的醋坛子一旦打开了,可是后劲十足。

    “怎么了,*!难道你们不只放了一次烟花?你们放了多少次,不如我们这个春节补回来……”

    沐妍:“……”

    沐妍华丽丽的愣在了原地,传说中的重墨吃醋的后劲就是这么大,重墨就是这么的任性!

    “其实我们应该是放过一次,在校庆的时候,我们俩作为学生代表被推选放烟花的,我们俩恰好分在一组,那个时候就已经是情侣关系了……而且……而且看烟花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浪漫在于烟花很美……”

    “孩儿爸,孩儿妈保证,我从头到位都觉得烟花比沈哲浩好看……”

    沐妍暗暗咬了咬唇瓣,自己撒谎了,少女怀春,而且初次恋爱,沐妍在放烟花的时候一直在盯着沈哲浩看。

    那个时候脑海里在闪烁着一个爱情哲学家说的一句话。

    有的时候,爱情就像是烟花一样,美在当下,要学会珍惜眼前人……

    所以自己才会一直盯着沈哲浩看的!

    因为哲学家不是说了嘛,要珍惜眼前人,所以……

    烟花好看还是不好看,沐妍印象不是很深了,不过放烟花的沈哲浩,印象之中还不错!

    重墨:“……”

    重墨看着沐妍表现认真诚恳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般,心头的嫉妒再度消散了几分,转念一想,薄唇微微抿起,幽深的黑眸漾着点点光华。

    “那我呢,刚刚放烟花的时候,你看的我,还是烟花……”

    沐妍:“……”

    那个爱情哲学家说的是有关爱情的那档子事,没有说夫妻之间那档子事,所以沐妍很自然而然的在重墨和烟花之中选择了烟花了。

    看到烟花,会让自己像是小女生一样雀跃不已……

    但是看到如此吃醋的重墨,沐妍转念一想,话自然不该是这么说的!

    “我当然是看你看得比较多……不然我怎么知道有烟花向你的射过来呢……”

    沐妍唇色上扬,眸色之间满是认真和坚定,只不过面对重墨锐利的黑眸的时候,闪了闪,再度闪了闪,最后索性避开了重墨的视线,专心的玩着自己的小手。

    重墨唇色微微抿起,还真的拿自己当成傻瓜了。

    “你是根据烟花射的方向判断可能会伤到我,所以才会及时的拉开我,如果你一直关注的焦点在我身上,除非烟花和我距离接近一米,否则你都不会留意到的……但是,如果真的只有一米,你是来不及拉开我的……”

    “所以,妍妍,你果然刚刚看的烟花比较多……”

    重墨一边开着车,一边有条理的把所有的事情从头理了一遍,沐妍唇角的笑意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果然,不是自己说谎不行,而是敌人太过于强大了。

    沐妍嘴角抽搐了几分,小手之间扭成麻花一般,没好气的说道:“对,烟花比你好看多了……唔,你一点都不好看……”

    重墨:“……”

    重墨被沐妍这般粉嘟嘟的模样逗乐,伸出大手捏了捏女人柔软的脸蛋,低喃道:“可是刚刚在放烟花的时候,虽然我视线没有在看你,但是脑海里想的都是你……”

    沐妍:“……”

    沐妍小脸因为男人的这句话迅速的变得爆红不已,看着男人深邃的眸子凝视着自己,这般情深意切,满满的都是爱意。

    仿佛世间就真的只有彼此了……

    虽然已经在一起许久,但是沐妍还是可以感觉到自己心怦怦跳个不停的感觉!

    樱唇轻启,沐妍柔声的说道:“重墨,眼睛不要一直看着我,看前面的路,危险……”

    重墨:“……”

    重墨因为沐妍这般真切的话语哭笑不得,到底是沐妍,不会去说柔情似水的情话,但是所做的都是一直暖心的行为。

    就像是在刚刚庭院之中放烟花,如果不是她,恐怕自己现在也不能如此完好无损地开车了……

    重墨唇色上扬,精湛的黑眸在夜色之中越发的深邃……

    沐妍的小脸还是红扑扑的,视线看向窗外,想要避开重墨的辐射,唇色上扬,想到了刚刚宴会的种种。

    尤其是沈哲浩,沐妍觉得自己的眼皮子跳的厉害,但是具体哪儿跳得厉害,是福是祸,自己难以分清……

    不过这般的除夕之夜,可以和重墨在一起,还有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很幸福!

    自己居然和重墨结婚四年了!

    ……

    回到海边别墅,佣人们放了假,整个别墅里就只有沐妍和重墨,沐妍一下车,直接就被重墨抱入怀中,向着楼上走去。

    没有选择去二楼的卧室,重墨直接将沐妍带到了三楼。

    为了增加生活的情趣,所以重墨特地在顶楼开凿了露天的游泳池,只不过上面是有机玻璃作为的顶棚。

    偌大的游泳池,采取的都是略微微红的温泉水,之所以略带几分微红,是因为温泉水滑洗凝脂,里面参杂着大量的铁元素,对于身体非常有好处。

    游泳池还自带加热功能,所以很快,水温就上调至比人体体温略高50到60度舒适的水温,顶层的大棚,吸收着太阳光的能力,晚上的时候补给给室内,顶层温度越发的温暖,仿佛是在夏天,戏水一般。

    沐妍失笑着看着眼前的情景,暗暗皱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底滋生,尤其是男人越发暗沉的眸子,带有丝丝欲求,更是让自己难以招架。

    一块儿泡温泉,肌肤相贴,擦枪走火……

    似乎有那么点挥散不去的暧昧紧紧的笼罩着自己和重墨……

    “重墨,我手酸……”

    沐妍知道重墨最近顾及到自己怀孕快8个月,不怎么方便,但是却迷了其他的方式,小脸可怜巴巴的满是怜人的眸色,我见犹怜,越发的刺激着重墨的感官。

    白衣胜雪,尤其是女人的肌肤凝脂一般,更像是玉一般,重墨唇色上扬,男人薄凉的唇瓣漾开一抹极其一朵极其妖孽的笑意,妖娆深邃的的黑微微蕴起一抹轻媚光华,萦绕在绝色的眉眼之上,眩晕了沐妍的视线。

    重墨看着有些痴迷的女人,一把将沐妍揽入怀中,低喃道。

    “没事,这次我会克制的……唔,泡着温泉,还可以有其他的事情做……”

    这般说着,重墨伸出大手解开自己胸前的纽扣,将精壮的胸膛一点一滴曝露在沐妍面前。

    身材高大伟岸,裸露的胸膛,一块块腹部肌肉,结实有力,那性感的人鱼线,更令沐妍咽了一口口水,不禁心跳加速。

    美男计!

    沐妍的小脸爆红的厉害,尤其是男人这般举措,视线不知道是该看好,还是要别开的好,但是一抬头,男人的视线更加的炙热的厉害。

    所以沐妍只能一直低着头,没有留意到,男人的大手已经迅速的将女人的呢绒大衣解开褪去。

    沐妍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穿着衬衫被重墨带入怀中了……

    温热的液体遍布自己的四周,很舒适的感觉,沐妍唇角的笑意上扬,细柔如葱的手指无力的推着他结实的胸膛。

    只是自己这般软软的指尖无意的推搡着男人的胸膛,看着重墨喉结处的滚动,耳边是男人下意识的咽口水的声音。

    看着男人陡变的眸色,沐妍立马伸出小手拍打着水花,水花四射,溅的重墨俊脸之上都是水。

    “重墨,你说泡着温泉还有其他事情做,是什么?”

    沐妍有意的跟男人拉开一段安全距离,殊不知下了水之后,自己身上的衬衫已经紧贴在自己的身上,凸起的腹部,胸前的美景更是展露无遗。

    重墨唇色上扬,在情事之上,逗着沐妍总是一个极大的乐趣,就是这般。

    重墨极其享受把女人困在一个角落,让一点一滴将女人吃的连渣都不剩的快感,尤其是对象是沐妍,爱一个人爱到如此极致,会觉得女人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反应,对于自己而言就是莫大的魅力。

    如同此刻……

    “来我这儿,我告诉你……”

    重墨挥一挥大手,嘴角噙着一抹摄人心魄的笑意,看着沐妍头皮发麻,但是看着男人无比认真的眸色,不知道其中真假。

    “重墨,我觉得隔着远一点说比较好……”

    沐妍清丽的小脸,接受过水的洗礼,越发的惊艳脱俗,看着重墨的眸子暗沉的惊人,缓缓的勾起唇角,低喃道:“如果你不愿意过来,那就在原地等我,我过去……”

    说完,重墨立刻潜入水中向着沐妍游了过去。

    因为水呈现微微红色,并不是普通水那般清澈透明,所以重墨这般潜入水中消失不见,沐妍一下子分不清男人在哪儿,也没有看到男人如同猎豹一般快速的向着自己游来。

    沐妍想要去移动自己的位置,下一瞬,自己整个人落入男人健壮的胸膛之中,被男人抱个满怀。

    “啊……唔……”

    沐妍惊呼出声,可是下一瞬被重墨结实的吻住了唇瓣,攫走了一切的话语,男人的吻炙热迫切,像是在表述着思念,沐妍唇色上扬,自己在他身边每时每刻,怎么会让他如此的思恋呢。

    热吻终了,沐妍伸出藕臂直接环上了男人的颈脖,低喃道:“重墨,泡温泉还有其他事可以做,是什么?”

    “嗯……看烟花,我要让你这辈子,只记得我带你看过的烟花……”

    沐妍:“……”

    看烟火,男人要不要这么幼稚,沐妍原本以为烟花这个梗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再度卷土归来,沐妍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了几分,点了点头,依偎在重墨的怀里,唇色上扬。

    “唔,好……”

    ……

    透明的玻璃之外,窗外雪花轻舞飞扬,沐妍唇色上扬,看着重墨灵活的把自己带到岸边,男人大手按动岸边的按钮。

    沐妍视线集中在了窗外,下一瞬,惊奇的看到了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映衬之下,绚烂的烟花在天空之中绽放。

    很美……

    沐妍欣喜地捂住了唇瓣,看着窗外此起彼伏的烟花绚烂的在天际这种绽放,还掺杂着雪花,美轮美奂到了极致。

    沐妍唇色上扬,看着身侧男人精湛的黑眸,颤声问道:“重墨,你什么时候安排的这一切?”

    自己全然无知,根本不知道会在顶楼的温泉之中会有这般绚烂的奇观。

    “唔,很早就准备了……只不过今天派上用场正好……”

    重墨细细的啄吻着女人白皙的脸蛋,薄凉的唇角上扬,伸出大手在水中细细的摩挲着女人凸起的腹部,满是柔意。

    尽显温情和宠溺!

    放烟花这档子事,重墨不是不会,要做就得做到了极致,而且做不了沐妍心底的唯一,但是要做的美好。

    “嗯,我觉得很美,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烟花……”

    烟花之中遍布着雪花,而且自己和重墨置身于温热的温泉之中,感觉到身与心都是很美的享受。

    沐妍转过身子,因为水位的关系,所以沐妍只能踮起脚尖伸出藕臂环住了男人的颈脖,用力的吻上了男人的唇瓣。

    “重先生,给你的奖励……”

    重墨:“……”

    重墨享受着女人的亲昵的行为,满意的唇色上扬,伸出大手环住女人的腰身,使得沐妍不用那么踮起脚尖辛苦的厉害。

    果然,泡温泉是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的……

    “重夫人,新的一年,麻烦你多多照顾了……”

    新的一年,马上就可以迎接重爱妍和重牧的到来了,倒真的是欢喜了几分,重墨的黑眸满是精湛的眸色。

    察觉得出男人越发暗沉的眸色,沐妍小脸涨红的厉害,感受着后背不断闪烁的烟花,缓缓地阖上了眼眸,再度承受男人的热吻,以及火一般的热情。

    沐妍的意识渐渐涣散仿佛一叶扁舟随着海浪起伏激荡……

    一室旖旎!

    ------题外话------

    感谢雪若暖心阁,13686874201,may110,lkj123456373,weiniwuyan的月票……对,贱人就是这么任性!咳咳咳,李冰儿就是这般……咳咳咳,嗷嗷嗷,大家别骂我……我是亲妈,我是亲妈!我来拼写一个,qin,ma!关于为啥沈哲浩是炮灰,对,因为他是配角,配角只能和渣女吃肉,主角就可以找女主吃肉,对,这就是配角……我还是亲妈,欧耶!周六快乐,我回家浪了,哦啦啦,我一回家,扬州就开始下雨,对,扬州的天气就是这么任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