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助阵大舅子!

第一百五十八章 助阵大舅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暖和盛夏算不上是一见如故,但是却很喜欢这般的女人,清冷,丝毫没有多言,比起沐妍的安静,那么盛夏真的是冰冷的厉害。

    温暖很少看到她笑的模样,沐妍则是始终唇角带着那一抹淡淡的如雏菊一般的浅笑。

    凭心而论,温暖是很喜欢沐妍的,对于盛夏的冰冷有些异样的感受,不过温暖看得出来,盛夏似乎很喜欢冷胤,因为偶尔抱着冷胤的时候,女人的眉宇会变得柔和了几分,不再那么冷硬,冰冷的厉害。

    “盛夏,你很喜欢孩子的话可以和大哥生一个,唔,你们俩长得郎才女貌的,生下来的孩子一定很漂亮……”

    重点是温暖对于冷家选择继承人的方法真的是不敢苟同,如今冷家是冷枭浚大权在握,直接从男人生下来的孩子选一个就算了。

    和冷胤有什么关系……

    不过自己的话是真心的,盛夏的精致和沐妍一模一样,冷枭浚的话,说实话长得还真不错!

    生下来的孩子一定很精致,很漂亮,唔,和冷胤一样!

    ……

    盛夏抱着孩子的动作一滞,原本勾起的唇色一点一滴凝结成冰,杏眸像是扎了碎冰一般,看着怀里的冷胤甜美的睡颜,唇色一淡,轻声说道。

    “嗯……他最近有这方面打算……”

    他有这方面的打算,但是自己没有,从来都不会有,以后都不会有!

    盛夏话不多说,点到为止就好,看着温暖若有所思的模样,知道温暖在担心冷胤被冷枭浚抱回冷家,安抚道。

    “你不用担心冷胤的去向,冷枭浚会把孩子留在你和冷枭翊的身边的……”

    他其实很好就决定好了,也有了应对老夫人的法子!

    盛夏知道冷枭浚对于冷枭翊的那份心,话不多说,大概说出了温暖心底想知道的信息就好。

    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够多了,盛夏选择沉默不语,伸出小手轻轻的攥住小冷胤的小手,白皙的手腕之上明显割腕的疤痕让温暖惊愕的愣在了原地。

    割腕……

    那个伤疤似乎很久了,但是如今手腕上的伤口还是如此的触目惊心,温暖不由得想到自己当初第一个孩子被迫引流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也曾割腕过。

    只不过后来接了K市之音这个节目,担心会引起观众的关注,所以才不得已选择了激光把伤疤消除了。

    “夏夏,你的手……我有认识一家不错的医院,对于祛除伤疤很好,我之前就去的那边……”

    盛夏看着温暖情不自禁伸出小手握住自己的右手,唇角的笑意一凝,身子僵硬的厉害。

    自己不喜欢别人碰自己,包括男人和女人!

    “你别误会,我之前也割腕过,所以对于割腕去疤有很好的经验,你的皮肤很白,如果这道疤可以去掉会更好……因为不需要去佩戴首饰来遮掩……”

    温暖因为是主持人,所以对于嘉宾的心理拿捏的很准确,看到盛夏立刻变了脸色,唇色微微抿起,缩回了小手给出了自己的解释,看到盛夏眸子里的寒气不再那么重了才微微放宽了心。

    明明是一个天使,可是眸子之中满是杀意!

    奇怪的女人!

    和冷枭浚一样难以捉摸,这个是温暖心底最真切的判断,但是又说不出来哪儿排斥,温暖反倒是很喜欢盛夏。

    因为和她做的点心一般,需要细细品味的一个女人!

    ……

    盛夏将杏眸之中的戾气收了收,察觉到自己有些反应过激,眸子一淡,没想到温暖曾经也割腕过,到底是如果她不说,自己毫无察觉。'

    温暖如此坦诚,还是让盛夏忍不住感动了几分。

    锐利的杏眸细细的在女人的手腕上的纹路,的确,如果不是细微的查看的话,还真的看不出来。

    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盛夏眸色一淡,能嫁给冷家的女人都是有故事的女人。

    “没关系,我不在乎伤疤,其实伤疤不一定是男人的勋章,也可以是女人的荣耀,铭记一些事情,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盛夏精致的美眸荒芜的厉害,似乎陷入久久难以忘怀的悲痛之中,温暖唇色一淡,莫名的有些心疼。'

    但是碍于盛夏对自己有那么一份抗拒,关切的话语到了唇边,温暖还是没有说出口,反倒是有那么一种同病相怜。

    嫁给冷家男人就是这么的命苦,所以自己可以完全的明白盛夏的感受。

    尤其是小小年纪就要去做童养媳!

    还嫁给了冷枭浚,变态鬼魅的男人……

    ……

    冬日的暖阳掺杂着节日的气息倾洒在静谧温馨的卧室之中。

    温暖和盛夏渐渐从手腕上的伤疤之上找到了聊天的突破口,温暖自从怀孕之后,尤其是自从和冷枭翊冷战之后,在家一直是比较无聊,虽然冷枭翊是陪着自己,但是难得有这么一个奇女人在自己的身边,温暖顿时有种把美人纳入后宫的感受。

    两个人聊了一些冷家的那档子事,温暖唇色上扬,对于冷家那档子事还真的是很好奇。

    不过大致听了一些陋习就无奈了。

    在冷家,如今还是传扬着男尊女卑的风气,所以在冷家,媳妇得始终学会服从,温暖顿时更加心疼盛夏了,使劲的掏心窝子的关切,让盛夏清丽的眸子越发的水润了几分。

    ……

    原本冷枭浚计划带着盛夏在冷枭翊家里吃饭的,但是盛夏中途的突然头晕眼花恶心的厉害,让冷枭浚一颗心紧紧的提在嗓子眼。

    “怎么了,今天有没有吃不该吃的东西,还是受凉了?”

    冷枭浚轻柔的将女人抱在沙发之上,墨眸满是殷切的关切,盛夏黛眉微微蹙起,自己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头晕眼花是因为没有吃饭的情况下口服了避孕药吧。

    “我没事,可能是今天吃错了东西……”

    “哥,我这边为暖暖准备了家庭医生,让她为大嫂检查一下吧!”

    冷枭翊看着温暖也披着毯子特地从二楼的卧室赶了出来站在沙发旁眸子满是关切,赶忙扶着温暖先坐在了沙发之上,锐利的墨眸微微一淡,薄唇轻启建议道。

    “好……”

    冷枭浚原本就是想要带着盛夏去医院详细的检查一下,如今冷枭翊这边有家庭医生,直接检查自然是好的。

    看着盛夏白皙的额头上满是汗水,冷枭浚的眸色越发的暗沉,精致的容颜满是寒意。

    盛夏:“……”

    盛夏无法想象如果冷枭浚知道自己偷偷服用避孕药会怎么大发雷霆,唇角的笑意一冷,杏眸满是着急,下意识的攥住了温暖的手腕,着急的解释道。

    “我没事,不需要医生来检查!”

    温暖原本想要附和冷枭翊的话,安排家庭医生来检查的,但是看到盛夏眸子之中满是恳求,尤其是女人的小手捏了捏自己的手心,知道了女人的暗示,深呼吸一口气,拉了拉冷枭翊的衣角,低声说道。

    “冷枭翊,家庭医生不是今天新年休息了嘛?你怎么忘了,大嫂没事,可能是刚刚在房间里待久了,做月子的房间长期闭着,所以空气不流通,所以大嫂才会不舒服的!”

    温暖少有的眸色柔和,真眼说瞎话,二楼的卧室刚刚还在通风,怎么会空气不流通呢!

    冷枭翊心领神会,碍于冷枭浚在身侧,只能淡淡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盛夏唇色一暖,微微合上了眼眸,似乎自己在冷家又有了第二个喜欢的人了!

    那种感觉还不错!

    ……

    冷枭浚:“……”

    冷枭浚精致的墨眸再度凝结了一层寒冰,看着盛夏唇色苍白的模样心头翻动着一抹关切,忽然有些明了女人不愿意被检查身体的原因了。

    口服了避孕药!

    盛夏做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真的是让自己爱恨不得!

    看样子是因为没有吃饭就口服了避孕药,不想给自己生孩子就这般大动干戈,冷枭浚大手紧握成拳,嘴角挤出一丝残忍的笑意一把将沙发上上的女人抱在怀中,抬起墨眸看向冷枭翊,淡淡的说道。

    “我带你嫂子先回家了……今天不在这儿吃了,下次有机会再带盛夏过来……”

    “好……”

    冷枭翊握住温暖的小手扣在手心,唇色一淡,墨眸到没有多少情感起伏,始终平和。

    温暖很关心盛夏的身体情况,但是因为盛夏被冷枭浚霸道的抱出了别墅,自己无法追上去,只能任由男人离开自己的视线之中。

    等到冷枭浚和盛夏完全离开之后,温暖才惊觉自己的小手一直被冷枭翊扣在手心,唇色抿起,小脸莫名的有些不自然。

    “冷枭翊,在你大哥面前不需要秀恩爱了吧,你手上那么多细菌,我每天要抱着冷胤,你知不知道你手上的细菌会带给孩子?”

    冷枭翊:“……”

    冷枭翊看着女人的小手从自己的手心挣扎开来,唇角的笑意缓缓上扬,开口闭口冷胤,绝对是一个好的现象。

    看来自己只要保得住儿子,自然可以困得住老婆,那种感觉,似乎有点飞一般的感觉,飘飘然。

    “暖儿,你喜欢盛夏嘛?”

    冷枭翊想到盛夏,眸色微微眯起,一抹暗光在墨眸一闪而过。

    盛夏绝对不是普通人,她的呼吸比起一般的女人还要再浅几分,说明女人是经受过高等训练过的。

    看似纤细弱小,实际上她的体能根本就不亚于一个男人……

    果然是个奇女子,被冷枭浚这般盛世宠爱着,同时藏的也很深!

    “废话,当然喜欢了……”

    不然温暖也不会刚刚出手帮她,温暖一直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在人世间荡漾的,偶尔遇到自己真的想要关心的人才会主动出手的。

    刚刚看到盛夏求助的眸色,尤其是女人主动伸出小手握紧自己小手的时候,温暖就知道自己帮定了。

    “嗯……如果可以的话,尽量离她远一些,她不适合你和沐妍相处,和你们是两类人!”

    温暖:“……”

    温暖难得听到冷枭翊主动的对一个人提出反对的意见,原本想要出言反驳,但是看到冷枭翊的眸子眯紧的厉害,温暖还是选择了缄默。

    自己也觉得盛夏不是普通人,但是具体哪儿普通了又说不上来。

    不过女人的手腕上的伤口割的真的是很深,当初自己企图自杀是因为患上了抑郁症,如果盛夏在毫无病症的情况下可以对自己那么狠,说明这个女人内心很强大。

    ……

    盛夏上车之后再度感觉到空气的气压有些低,可是心头的恶心感还是在喉咙处无止尽的蔓延,如果不是自己控制,恐怕早就吐出来了。

    盛夏并不是担心男人有洁癖会弄脏他的车,只不过一旦自己吐了,说明自己的病情不一般,恐怕又得引起冷枭浚的高度重视了。

    到时候恐怕自己又得像是小白鼠一般接触男人旗下的各种化学试剂。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好点了嘛,怎么这么不小心?”

    冷枭浚怜惜宠溺的伸出大手细细摩挲着女人柔软的脸颊,看着女人发白的唇色墨眸之中的寒意深邃了几分。'

    宁愿自己一个人独自靠着车窗边也不愿意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女人口中的爱果然是廉价的,毫无真实性。

    可是自己却甘心被骗了这么多年!

    果然,自己也是骨子里在遇见盛夏之后是个下贱的人……

    “好多了……不难受了!”

    盛夏唇色微微抿起,男人这般大手摩挲着自己的脸颊,男人在自己的心里就是洪水猛兽在一点一滴向着自己铺天盖地的袭来。

    恐怖感与日俱增,那种压迫感会让自己呼吸都变的不顺畅。

    似乎冷枭浚早就料想盛夏会这般说,从女人的嘴里,自己总是得不到一个正确的答案的,死鸭子嘴硬。

    “盛夏,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靠过来……”

    盛夏:“……”

    盛夏在脑海之中快速的过滤了男人说这句话的意思,没有等自己反应过来,身体早就率先敏感的靠了过来,颤抖的厉害。

    冷枭浚一向就是这么一个矫情的男人,只是自己领悟不到男人矫情的真谛。

    软语在怀,冷枭浚满意的勾起唇角,大手却在慢慢的游走在女人玲珑有致的身材之上,一点一滴攻克盛夏的心底防线。

    有种东西叫做惩戒,并不是自己不知道她偷食避孕药的事情,自然凡事得有所交代,有所惩戒,让她下次不敢。

    “我今天不舒服,而且现在在车上,不方便……”

    盛夏察觉到男人的意图,快速的伸出小手握紧男人的大手,樱唇颤抖的厉害,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杏眸看起来水汪汪的,刺激男人的怜悯之心。

    “明明是你刚刚告诉我好多了,怎么了,难道刚刚是在撒谎嘛?还是说你想去医院详细的检查一下,例如验血,检查一下你是否吃了药物,例如避孕药?才会引发你的反胃恶心嘛?”

    盛夏:“……”

    男人最后一句话仿佛毒蝎一般瞬间抑制住自己的咽喉,盛夏小脸苍白的厉害,心底的一根弦被男人狠狠的拨动了。

    他到底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他的法眼,自己还是如此可笑的声称自己好多了。

    盛夏艰难的想要坐起身子,小手紧握成拳,努力的挤出一丝笑意,感觉到车厢之中的空气都变得薄凉的厉害,男人的下一句话却再次把自己打进监狱。

    “至于你说的第二句话,这儿是车上不方便……夏夏,我要你的时候从来都不会选择地点,况且当初我们俩的第一次可就是在车上,而且你求着我要你很多次……这么多年,我们也没少在车上……”

    盛夏:“……”

    昏暗的人生在脑海之中画面不断的闪烁,原本已经以为自己忘记的差不多了,可是因为男人的话语再度心尖颤抖的厉害,盛夏攥紧拳头下意识的砸向冷枭浚却被男人硬生生的接了下来死死的攥在手心。

    盛夏猛地回神,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刚刚动用了武力,而且把自己潜藏的实力都拿出来了。

    静谧在两个人之间默默的传递,时间仿佛是在这么一刻停滞了!

    到底最后一根弦是盛夏绷不住了,低喃道:“讨厌,以后不许说第一次的事情了,我会脸红……”

    盛夏美眸婉转,如同一汪清泉一般让人神往,嘴角努力的挤出一丝笑意,迎上男人的墨眸,慢慢的将自己的拳头放软,使得男人感受不到自己的力道。

    冷枭浚欣赏的看着女人这般百变的眸态,唇角的笑意上扬,一抹暗光悄然的掩藏在了眸底之下。

    “好,不说第一次的事情,我对于说事情是不在行的,对于做,很在行……”

    盛夏:“……”

    在劫难逃,男人是在提醒自己不要乱用药物,可是偏偏手段这般狠绝,虽然自己和冷枭浚坐在后座之上,前面看不到后面在做什么,但是却心头清晰的一塌糊涂。

    羞辱!

    冷枭浚惯用的手法,也是自己最不屑的……

    盛夏唇角的笑意上扬,美眸对上男人的墨眸缓缓的站起身子,直接跨坐在男人的大腿之上,俯下身子吻住了男人的唇瓣。

    童养媳的第一准则就是如何服侍男人,在嫁给冷枭沉之前,自己就学了很多法子如何应对形形色色的男人。

    虽然毫无实战,只是理论部分,但是用在冷枭浚身上绰绰有余。

    因为冷枭浚是百分之百的老处男!

    冷枭浚满意的享受着盛夏的服务,缓缓的合上了精湛的墨眸,但是大手移到女人的身后,猛地将女人身上的羊绒大衣一扯。

    准备接着扯女人身上的衬衫的时候,卡迪拉克却猛地刹车……

    盛夏挑准时机看到后座上的硬物将自己的脑袋恰到好处的凑了上去!

    嘭!

    盛夏的脑袋狠狠的砸向后座座位上的硬物,立刻一片通红。

    “啊……”

    “夏夏,怎么样?”

    冷枭浚其实也没有打算做全套,只不过想看看女人究竟会做到哪一步,看到女人白皙的额头重重的砸向后座,通红了一片立马猩红了墨眸,眼眸之中难掩关切之情。

    盛夏:“……”

    毫无伪装,情急之下最真实的反映,是真真切切的关心和爱护,盛夏眸子一暗,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反应。

    两个在一个演戏演得习惯了,一个是影帝一个是影后,某一天一个人突然在一个情景之下不演戏了,那么另外一个人也傻眼了。

    盛夏原本就是打算受伤中止这次欢好的,男人问自己怎么样的时候,习惯性的说没关系,可是似乎被男人俊脸之上的关切渲染。

    盛夏下意识的呢喃出声:“疼……”

    真的很疼,刹车刹的很意外,毫无准备,而且自己也不知道后座位的材质那么的坚硬。

    挨子弹都不怕,偏偏脑袋是那么的脆弱,一摔就疼得厉害。

    冷枭浚:“……”

    冷枭浚真的他妈的火了,这都他妈的什么司机啊,也不知道谁瞎了眼雇进来了,这种技术是来任性的嘛?

    冷枭浚眸色一暗,迅速的将前方的窗帘拉上,厉声的对着前座的司机质问道:“怎么回事?”

    “回大少爷,前面是重氏,这儿围满了媒体,因为重氏今天的珠宝被查出有辐射……”

    “所以刚刚才会突然刹车的,对不起!大少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盛夏额头上真的鼓起了一个大包吓到哆嗦的厉害,饭碗不保的节奏啊,自己以后还怎么混,大少爷宠少奶奶宠的无法无天,老夫人都没法子。

    自己……

    “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撞上去的,你不用自责……”

    盛夏眸色一淡,牵扯到无辜自己倒是疏忽了,按照自己的身手其实自己可以做到碰到的假象,但是却避开重创的。

    可是自己偏偏想要把戏演得无比逼真,演得逼真了,自己到真的是伤的太彻底了。

    重氏……

    盛夏莫名的觉得很熟悉的感觉,但是具体哪儿熟悉却说不上来,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应该认识它。

    自己嫁到冷家之前的记忆是一片空白的,脑海之中只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哥哥,其余的好恶所知。

    冷枭浚看着盛夏若有所思的模样,唇角的笑意一点一滴开始上扬,看在女人受伤的份上,自己给她准备一份礼物。

    “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对了,你去对面的便利店买一些冰块敷在少奶奶的额头上……”

    “好……”

    “是,大少爷!”

    盛夏看着男人颀长的身子消失在视线之中,唇角的笑意上扬,满意的勾起唇瓣,摸了摸额头上的包,似乎摔得很值得。

    司机看着女人在后座之上的笑靥如花,完全看到失神,仙女啊……

    好漂亮!

    ……

    重墨和沐妍赶到重氏的时候,的确发现了是对手的早有预谋,因为媒体已经是排好队的在重氏门口等着自己了。

    大过年的,果然也就只有重氏有这个魔力可以把媒体集结起来,重墨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笑。

    重鑫祺知道沐妍也要一起赶过来的时候,提前安排好了保镖护驾,避免了沐妍在人群之中的挤压。

    等到沐妍被重墨紧紧的抱在怀里走近重氏办公室的时候,珠宝部门的工作人员已经战战兢兢的在休息室等候了,看到重墨偕同沐妍一块儿出现,颤抖的更加厉害。

    罪过了!

    居然惊动总裁夫人了……

    “重先生,这一批次的珠宝我们检查过了,都没有任何的辐射问题,可是那位消费者买的的确是重氏的珠宝,我们也派人坚定过了,珠宝是假的,伪造的,所以含有大量辐射,我们怀疑是有人故意调包了珠宝……”

    有人故意的调包了珠宝,却只调包了一件,恰好被一个消费者买到了,选择在大年初一闹得沸沸扬扬!

    那就只能说明重氏内部是有奸细的!

    沐妍唇色一淡,看向重墨也在沉思的模样,起身倒了几杯温水递给了重鑫祺,阿坤,还有有关的负责人。

    最后一杯则是倒给了重墨。

    重墨原本锐利阴鸷的黑眸因为女人这般贴心的举措立刻柔和一片。

    “把重氏的所有相关珠宝交给有关部门检验,另外宣布,凡是在重氏买过珠宝的人都可以送往当地监测局检测,检测的费用重氏可以全额报销!”

    “另外,这一次,我们内部严查这么多天在展柜接触问题珠宝的工作人员,最方便快捷的方法去查询他们各自的银行账户,有没有资金流动比较大的!”

    一般资金流动比较大的,尤其是资金往来的,说明这个人就是内奸,收到了款项了!

    “是,重先生……”

    铲除内奸,及时的保证重氏在外的所有名誉问题,力度使到了刀刃上,看得出开重墨真的是处事果决英明。

    沐妍唇色上扬,看着自己这一身红色的羽绒服,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请问一下有没有玉石类的耳坠,我总觉得耳朵边少了一点点缀……如果有合适的款式推荐一款吧……”

    如果是自己挺着8个月的大肚子去佩戴重氏旗下的珠宝算不算是一个活招牌呢!

    沐妍唇角挂着一抹浅笑,伸出小手握住了重墨的大手,低喃道:“重先生,你这么有眼光推荐一款怎么样?”

    重墨:“……”

    重墨又怎么会不了解沐妍的心思,唇色微微抿起,黑眸之中一抹暗光悄然滑过,沐妍总是这般心细如尘。

    有着8个月身孕的总裁夫人亲自佩戴重氏的珠宝产品无疑是狠狠地打了所有媒体人的一个巴掌,告诉消费者重氏的珠宝完全没有问题。

    “我觉得祖母绿很适合你,去把最新款的祖母绿耳坠拿过来,另外拟定声明准备发出去……”

    “是……”

    总裁夫人,要的就是这么率直。

    珠宝部门负责人一看,立马屁颠屁颠的离开了办公室,留下重鑫祺和阿坤一脸心思的再认真思考谁在故意敌对重氏。

    以珠宝行业为先例,如果谈得上是可以和重氏抗衡一下的话,那就是沈氏了,可是自从沈家和重家联姻,两家关系空前的好转,所以这一设定恐怕不成立。

    但是除了沈家,阿坤的确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对象了。

    “大哥,你不是今天飞机去北美处理一下律师事务所的事情嘛?”

    沐妍看着重鑫祺同样陷入沉思之中细心的问道。

    “嗯,我把飞机晚点了,等下处理完这件事情就离开……”

    重鑫祺薄唇微微抿起,深深的看向沐妍眸色如水一般,唇角的笑意上扬,心底满是欣慰,潜意识里如果不是北美那边的律师事务所积累了大量的案件,自己是不愿意走的。

    因为自己冥冥之中,总觉得会有些事情发生,好坏自己就难以判别了。

    留在她的身边,自己心底最为踏实……

    “唔,一路顺风,等下我和重墨送你吧……”

    沐妍知道这一年重鑫祺回来重氏之后担下了很大程度的事务,帮忙缓解了很多压在重墨身上的压力。

    尤其是关于重氏长久以来出现做违帐假账的现象都有所缓解,全部都是重鑫祺的功劳。

    对于重鑫祺,沐妍和重墨无疑是尊敬的!

    尤其是重墨,更是少有的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嗯,我也有这方面想法,大哥,到时候处理完事情一块儿去机场!”

    “好……”

    重鑫祺伸出大手握紧重墨的肩头,蓝眸满是殷切的希望和祝福,重墨全数看得懂。

    无非是关切,只是这种关切之中有对自己的,也有对沐妍的!

    ……

    珠宝部很快拿到了重视最新款的祖母绿耳坠,以一种简单的四叶草的形状的宝石佩戴在沐妍白皙如玉的耳垂边,越发的衬托出来女人小脸的精致。

    柔白的肌肤在绿色之下洋溢着一抹生意盎然。

    无疑,沐妍是可以掌控各类的珠宝首饰的,而且驾驭得相当不错……

    重墨黑眸之中闪过一道暗沉,看着重氏楼下媒体早已车水马龙的姿态,唇色上扬,伸出大手揽住女人的腰肢柔声的说道。

    “走吧,我们去为K市缓解一下交通问题……”

    沐妍:“……”

    交通问题,这句话听得自己怎么这么有喜感呢?

    沐妍唇色上扬,点了点头,在重墨细心的拥护之下向着楼下走去……

    ……

    走出重氏的大门,媒体们等了许久的新的一年头条新闻终于出现了,纷纷抓拍之中,没想到沐妍也出场了。

    标题纷纷准备改成重氏总裁重墨携孕妻公众致歉!

    “首先,对于重氏的珠宝出现辐射问题,重氏已经给出了解决方案,对于肇事者,必将严惩不贷,对于一些居心叵测的人,重氏也希望可以寻求法律的帮助,毕竟法律是保护弱者的,重氏在这件事情上是弱者……也是被设计的……”

    重墨的话引起了哗然,原本以为公众致歉就可以可以解决问题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看样子重氏是被陷害的,而且对于男人的自我暗示弱者,确实是太任性了。

    “重先生,请问消费者出现了呕吐发热的症状,表明了是被辐射影响,您对此有什么要解释的,重氏的珠宝是在威胁着大家的生命安全问题……”

    终于到自己上场的时候了,沐妍伸出小手扶着腰身,凸显怀孕的肚子,唇角带着一抹浅淡的弧度,面对镜头的次数多了,沐妍知道大多数情况下,自己得笑着。

    否则媒体拍到一张自己不笑的照片,上面的标题就会写重氏少夫人摆脸色……

    “我的妻子现在怀孕8个月,最新一款的重氏祖母绿的耳坠是我送给她的新年礼物,我想关于重氏的珠宝是否带给大家生命威胁的话显而易见了……”

    全场媒体有些哗然,不由得将镜头对准了沐妍白皙细嫩的耳垂,那一抹精致的绿色在女人耳边盎然。

    看来真的是毫无辐射问题了!

    重氏很明显的用沐妍佩戴重氏珠宝这一行为给出了合理的解释了……

    “希望大家给重氏一点时间可以去自查问题,也可以给重氏一些信任,我们的珠宝绝对是最适合送给自己最心爱的人,送给亲人,自己最在乎的人的……”

    媒体有些面面相觑,不知道要如何应对重墨的这般言辞,这样就算是给重氏的珠宝辐射给出合理的解释了嘛?

    怎么掀不起狂风暴雨啊,话题也一般,没有什么看点!

    新年的第一炮没有打响!

    ……

    重墨看着大家这般面色忧愁的模样,唇色上扬,薄唇染上一抹浅淡的弧度,让所有媒体都百跑一趟,自己都要羞涩和歉意了。

    沐妍察觉到男人唇角那一抹妖孽的眸色,唇色上扬,戴着祖母绿在自己的耳边还真的是有些压力。

    不过可以成功帮到重氏,也是值得的!

    突然,人群之中传来一阵欢呼声,沐妍和重墨唇色一淡,视线看向人群躁动点,惊奇的看到了冷枭浚的身影!

    冷枭浚的五官颇为精致,比任何一位男明星都要英俊,英俊的容颜更显风华绝代,由他骨子里透出的帝王威严迫得人心惊胆寒。

    冷枭浚鲜少在K市出现,但是男人本身的绯闻却是不断的,掌控着冷氏的命脉,权利大到惊人。

    单身了30多年,却惊奇的闪婚强娶了弟弟的女人!

    二弟冷枭翊如今涉足K市商业圈,娶得了K市第一美女主播……

    冷家的帝国,冷家三兄弟都是人群翘楚,只不过媒体们纷纷愕然,不知道冷枭浚和重墨有什么交集,居然会出现在重氏的类似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

    重墨黑眸微微眯起,为什么今天冷枭浚为什么会如此阴魂不散呢!

    这般高调的出现,是敌是友,难以判别具体是因为什么……

    重墨唇色微微抿起,俯下身子轻柔的在沐妍耳边低喃道:“不管是敌是友,妍妍,记得微笑……”

    微笑的姿态就是可以模糊媒体的视线,让媒体纷纷猜测自己和冷枭浚的关系。

    “好……”

    沐妍唇色一淡,对于冷枭浚始终可以感受得到那种致命的压迫感,但是压迫感是什么,又难以言语。

    ……

    “请问一下冷先生,您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冷氏也有涉足珠宝界,冷先生是不是要给重先生一些珠宝上的问题呢?”

    啧啧啧!

    明显是在挑拨不合的话语,冷枭浚眸色上扬,对上重墨精湛的黑眸,唇色若有若无的勾起一抹潋滟的弧度。

    “首先,新的一年,祝福大家新年快乐,其次,我个人觉得重夫人耳朵上的耳坠很漂亮,很适合我的夫人……”

    重墨:“……”

    重墨敏锐的嗅到了一抹阴谋和玩味的味道,黑眸染上了几分笑意,伸出大手摩挲着沐妍耳边的耳坠,白皙如玉,分不清是祖母绿还是女人细嫩的肌理。

    “所以,我今天特地来重氏准备买一对儿祖母绿送给我的夫人,我的夫人很喜欢重氏的珠宝……”

    重墨满意的勾起唇角,看来冷枭浚是来助场的,让自己感觉到很意外。

    不知道冷枭浚为什么会这般主动!

    不过既然是来助场的,重墨自然是当仁不让的选择回馈感谢。

    “冷夫人的气质很不错,总是可以驾驭重氏的各个样式的珠宝……”

    “冷先生,重氏刚刚被检举出来珠宝含有辐射,请问您从来都不担心嘛?”

    还有媒体不死心,见缝插针继续问道,试图找到一些报纸的看点和爆点。

    冷枭浚唇色上扬,视线看向远方的卡迪拉克,一想到女人额头鼓着大包在等着自己,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柔和了几分,墨眸闪烁着暗光。

    帮了重氏一把,就当是补偿了女人额头上的那个包!

    如果不是自己硬要在车里,女人也不会跨坐在自己的腿上……

    “选珠宝,我夫人只认准重氏!”

    重墨:“……”

    冷枭浚,很专业!

    ------题外话------

    感谢刘绿英,13404175868,1001zhanglingli,aininger,云飞扬to记忆之城,南宫茉,weiniwuyan,lanxiao1962,15960001252月票,谢谢大家!嗷嗷嗷,是不是我记录的很全面,哈哈,因为我截图了,担心漏了,感谢xjj3的5分评价票,嗷嗷嗷,凌晨48,感觉很恐怖,噗……这两章铺垫一下盛夏和冷枭浚,嗷嗷嗷,我努力加快进度,最近特别卡文,不知道咋回事,可能是人品问题,唔,最后吼一句,我们家爹生日啦,祝爹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