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第一百六十一章 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钩吻!

    沐妍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迅速的过滤和钩吻所有有关的一切资料,唇色一淡,杏眸染上一抹悲怆。

    钩吻是葫蔓藤,又名野葛、毒根、胡蔓草、除腥、黄藤、断肠草、吻葛!

    致死量为0。8毫克每毫升……

    一般而言,经常会让人联想到断肠草!

    就像是现在,沐妍在脑海之中已经闪烁着无数有关中了钩吻之中的死法!

    心脏受到麻痹,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人已经濒临死亡了,只不过心脏还在乱跳,那种一点一滴品味死亡的感觉,恐怕就是这般了。

    剧毒的代名词,沐妍没想到李冰儿居然会给自己用了如此猛烈的剧毒……

    “我曾经试过钩吻调香的,还不错,比起箭毒科的草本,它的精油对于一些抑制心脏病和降低血压有很大的帮助,当然,前提是合理利用之后……”

    李冰儿:“……”

    李冰儿浑身*的站在镜子面前,浑身遍布暧昧痕迹,认真的欣赏着自己这张脸,完全像是在自己对着镜子里的女人打电话一般。

    钩吻的潜伏期是半个月,沐妍只是现在看到了皮毛而已。

    等她看到了全部之后,恐怕她就不会这般云淡风清的跟自己讲专业术语的东西了……

    女人嘛,果然天生就是矫情的存在,不见棺材不落泪!

    “沐妍,你的血现在该是变成暗红色了吧,不出三天,你的血会慢慢变成黑色,到了一周之后,你的血不光变成黑色还会变得粘稠……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沐妍:“……”

    女人的话如同千万只小虫子在自己身上咬噬一般,沐妍头皮发麻,依靠着身后的桌子才足以站得住脚。

    其实李冰儿还没有完全的说对,至少她遗漏了自己会不断涌出鼻血的事情。

    “然后呢……李冰儿,你的把戏应该不会只有这么多吧,血液变得粘稠之后毒素就会开始蔓延,蔓延到孩子身上嘛?”

    “答对了,沐妍,你知道我的人生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嘛?”

    沐妍:“……”

    沐妍不是李冰儿,怎么会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是内容几乎可以大致猜得到,无外乎荣华富贵,无外乎和自己有关的自私自利的东西。

    甚至于杀了自己而后快……

    唇色微微抿起,沐妍脸色骇白的厉害,选择了缄默,由女人亲自揭晓答案。

    “我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你狰狞,看着你痛苦我就心满意足了……沐妍,我这儿有瓶解药,但是要拿解药的唯一要求就是引流你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你不引流孩子,那么不管你是顺产还是破腹产,到时候剧毒攻心,你必死无疑……”

    “我要你自己和孩子之间做抉择,要孩子还是保命,你自己选……”

    沐妍:“……”

    沐妍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讥讽的笑意,感觉到心头是千万匹马在奔跑,恨不得李冰儿在自己面前,自己就掐死她。

    李冰儿能够信誓旦旦的说出这种话,说明是对于自己下的钩吻十分笃信会要了自己的命。

    这个女人果然是已经彻底疯狂了!

    “李冰儿,你果然是够了……我绝对不会让你阴谋得逞的……不过你要不要跟我解释一下和沈哲浩在一起的女人是谁?”

    李冰儿语结,早就知道沈哲浩不靠谱,虽然自己每一次都给他灌输了自己就是沐妍的事实,但是男人还是会去傻乎乎的找沐妍求证,让这层关系提前曝光,不过既然曝光了,自己又怎么舍得不掀起大风大浪呢。

    “沐妍,那个女人明明就是你,吃里扒外的东西,睡着自己的男人还不够,还这般恬不知耻的勾引妹妹的丈夫,我真的为你感到可悲,我相信很快,所有K市的媒体都会找你问清楚的……哈哈……”

    沐妍:“……”

    沐妍脸色微微一变,杏眸闪过一丝沉思,下一瞬女人阴鸷的话语在耳畔边回荡。

    “沐妍,好戏才刚刚开始……三天之后,当你的血液真的变黑之后,我再联系你,对了,友情提醒你别激动,你一激动,毒素走得越快……”

    沐妍:“……”

    沐妍听着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整个人抑制不住的颤抖。

    忽然想到了昨天自己的第一次昏倒,就是因为看了沈哲浩手机里的照片。

    气急攻心,所以才会流鼻血!

    不能激动……

    沐妍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慌乱的拿起自己的手机将钩吻这个草本名词发给了风华!

    看来钩吻并不是不会伤害孩子,而是彻底击毁自己再伤害孩子!

    如果自己服用大量解毒的药物,以毒攻毒,势必会影响孩子的正常生长,可是如果孩子正常生长,到了临产。

    恐怕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了,自己早就濒临死亡了!

    两难的举措,李冰儿果然就是这么狠……

    ……

    沐妍出神之际,佣人战战兢兢的走向厨房请示道:“少夫人,先生下楼了,在找您呢,您电话打完了可以来吃饭了,少夫人,您的气色不太好……”

    沐妍:“……”

    沐妍对上佣人迟疑关切的眸色,唇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深呼吸一口气,伸出小手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使得自己看起来气色好些。

    自己现在这个模样,恐怕真的像是鬼一样吧!

    “好,我马上出去……”

    “是……”

    ……

    沐妍努力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看起来气色还不错,走出厨房的门的时候,重墨颀长的身形穿着一身居家服睡眼惺忪的走了过来,看着女人柔美的容颜,黑眸之中的笑意越发的精湛了几分。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嗯?”

    重墨的话语掺杂着致命的蛊惑,沐妍眸子莫名的湿润了几分,唇色微微抿起,嘴角挤出一丝浅淡的笑意。

    “唔,睡不着,太阳都烧屁股了,我做了早餐,欢迎重先生品尝……”

    一抹笑靥如花,如同白莲一般出淤泥而不染纤尘,重墨伸出大手细细的摩挲着女人诱人的唇瓣,轻柔的捏住女人的下巴凑近偷了个香。

    “唔,味道不错……”

    沐妍:“……”

    重墨确定是在吃早餐嘛?

    为什么自己觉得男人在吃自己呢?

    沐妍心底满是嫌弃,看着周围的佣人已经不自然的逃开,小脸微微一红,伸出小手推搡着男人健壮的胸膛,低喃道。

    “重先生,早餐的时候不要耍流氓……”

    “嗯,我一般晚餐之后就变禽兽了……”

    沐妍:“……”

    沐妍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柔软了几分,看着男人深情注视的黑眸,心头却酸涩的厉害,难以言喻。

    怎么办……

    现在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风华身上了!

    ……

    早餐自然吃得极其温馨,尤其是重墨吃得更是乐不思蜀,其实倒不是沐妍做得有多么好吃,沐妍担心孩子所以都没有加什么调味剂,口味偏淡。

    但是放了很多蔬菜,看起来色泽格外诱人,而且散发出来清香……

    更重要的是,沐妍下厨的机会屈指可数!

    因为前三年,沐妍属于丝毫不理睬重墨是否饿死的状态,也不担心自己是不是做寡妇,最近开始想要捣鼓厨艺,但是厨艺真的拿不出手。

    加上怀孕的缘故,所以沐妍就几乎很难下厨了,难得做美食的机会,重墨吃得特别的香。

    尤其是昨天的晕倒之后,沐妍今天的气色看起来非常的好,倒是让自己微微放宽了心。

    沐妍则是有些游离,看着重墨吃得这么香喷喷的模样,唇色微微抿起,感觉到鼻子酸胀的厉害,故作镇定的说道。

    “我刚刚忘记洗手了,我去下洗手间……”

    “好,用不用我陪你去……”

    “不用……”

    沐妍实在是控制不住鼻尖的热流,等不到重墨的回答,捂住了鼻子向着洗手间方向跑去,迅速的反锁,看着镜子里的女人鼻子间都弥漫着暗黑色的血液,沐妍杏眸一暗。

    一抹无力感遍布全身……

    快速的打开水龙头,将自己的脸颊和鼻间清洗干净!

    ……

    重墨到底是放心不下,等到沐妍出来之后,看着脸色无异,唇色微微抿起,黑眸之中闪过一道暗光!

    ……

    风华从实验室里伸了一个懒腰出来,就意外的接到了重墨的电话,不过风华早就在预料之中,重墨肯定是不放心沐妍的身体情况来询问的。

    自己昨天可是在实验里对着沐妍的血液标本进行了一宿的检验……

    连带收到了沐妍的偏方和今天早上沐妍发来关于钩吻的消息!

    太疲惫了!

    关键是毫无进展……

    化验结果虽然还没有彻底出来,但是风华潜意识里觉得沐妍是危险的!

    至少单纯女人描述的血液变化程度来看,这绝非是普通的钩吻,至少杂合了上百种毒药才有如此强劲的效果。

    “风华,你的医术如果是不准的话,我有必要派人把你的研究所砸了……”

    风华:“……”

    风华从原本的瞌睡之中一个激灵,立马醒了过来,重墨这个是*裸的威胁和恐吓啊。

    不过风华熟知重墨是这般人,知道男人只不过是在吓唬自己,现在最要紧的是敌不动,我不动。

    敌动,我不懂……

    “墨,大清早的,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重墨黑眸微微眯起,听着风华这般话语暗暗感慨大男孩的成熟和长大,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看着楼下花圃中,沐妍细心的采摘腊梅的模样,重墨唇角微微敛起,黑眸之中漾开一抹涟漪。

    “风华,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昨天你告诉我妍妍的消息究竟是不是准确的?”

    风华:“……”

    威胁,恐吓,尤其是最后一次关于数字的字眼就是为了彻底困住敌人!

    风华微微汗颜的厉害,心底却摇摆起了拨浪鼓。

    “我用……”

    下一秒,男人的话再度把自己彻底推向地狱。

    “以白逸发誓……不要用你所谓的医者节操发誓,那东西你没有……”

    风华:“……”

    风华华丽丽的愣在了原地,不愧是重墨,永远是可以把路封死,让自己毫无反驳,只能任人宰割。

    重墨就是天底下最坏的坏人!

    根本就是个禽兽,自己累死累活,和白逸亲热的时间都用来捣鼓着沐妍的血液检查,没想到重墨还让自己以白逸起誓。

    “我……我发誓……”

    风华终究还是将誓言说出了口,俊美的容颜扭曲的厉害,虽然自己是百般的不情愿,但是答应了沐妍要暂时保守秘密只能这样了。

    得罪暴君的下场很惨!

    但是得罪美人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虽然是沐妍也不是那种会败坏忠臣的美人!

    但是风华的小心肝怕怕的!

    “墨,我发誓,我昨天跟你说的都是实情……墨,行了吧……”

    确实小妍妍的身体还在检查之中,具体什么问题还不能得出,风华有些莫名的心虚,但是话说出口,必须保证自己很站得住脚。

    重墨:“……”

    风华的故作笃定和这般信誓旦旦让重墨的黑眸越发的暗沉了几分,虽然感觉风华说的是对的,但是凡事绝非这么简单。

    薄唇微微抿起,重墨轻笑出声:“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有气无力的,怎么,没睡好?”

    “唔,可不是嘛,我昨天……我昨天……那个我们家白逸和我说了一宿的心事,我睡不着,墨,我允许你可以羡慕嫉妒恨……”

    重墨看着楼下的沐妍伸出小手抚摸着小腹,那一抹纯白在阳光之下精致绝伦,完美的像是一件艺术品,等待着人鉴赏一般,唇色上扬。

    “好,我知道了,风华,逸在你身边吧,把手机给他……”

    “好……”

    终于逃过一劫,风华大口大口的呼吸,压住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多亏了自己机灵长得帅,平安度过,太棒了!

    白逸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到风华这般乞求像是可怜的小兽一般将手中的手机递给自己,唇色抿起,勾起一抹冷魅的弧度。

    “墨,怎么了?”

    “逸,风华昨天晚上是不是一宿没睡在研究室?”

    重墨笃定的开口,薄唇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黑眸闪过一道暗光,电话那头的白逸大约停顿了4秒之后,才选择了回应。

    “没有……”

    白逸是否说谎比起风华要更好识别一些,例如现在,自己就知道他在说谎了。

    如果白逸没有说谎,会选择立刻回应!

    “嗯,我知道了,挂了,帮我跟风华问好,我担心跟他打电话的时候会忍不住撕了他……”

    白逸:“……”

    “嗯……”

    白逸嘴角抽搐的厉害,为什么自己觉得重墨说这句话满是杀机呢?

    清淡的冷眸若有若无瞟向自己面前妖孽的男人,倏地明白风华在哪儿招惹到了重墨,沐妍的身体检查。

    看来风华是隐瞒了真实的情况,怪不得他昨天和沐妍从检查室内出来的时候,自己就觉得他哪儿不对劲。

    原来是这样……

    ……

    风华看着白逸挂断电话之后还在沉思的模样,可怜巴巴的伸出小手拉着白逸的手弱弱的说道:“逸,墨问你什么了……他有没有说什么话?”

    “嗯,他说下次见你的时候,会忍不住撕了你……”

    风华:“……”

    风华嘴角的笑意一凝,自己长得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重墨怎么可以因为自己长得帅就这么摧残自己。

    简直是罪孽!

    “他怎么会突然这么说,明明刚刚还好好的……”

    “墨刚刚问我,你有没有昨天晚上在研究室待到天明,我沉默了4秒之后才说的不是……”

    所以,重墨知道风华在研究室待到天明了!

    风华:“……”

    靠之,重墨果然就是贱!

    太奸诈了……

    嗷呜,蹲墙角,戳手指!

    ……

    沐妍回到客厅的时候看到重墨脸色有些苍白独自坐在沙发之上发着呆,唇色一淡,伸出小手将自己最新摘好的腊梅放在了男人的手心之中。

    嫩白色的花瓣在手心之中绽放开来,妖异的厉害,重墨唇瓣微微勾起,伸出小手攥紧了女人的小手。

    两个人十指相扣,掌心之间还有盛开的腊梅,画面唯美到了极致,沐妍有些眩晕,身子莫名的有些踉跄,差点跌落在男人的怀抱之中。

    “是不是哪儿又不舒服了?”

    “没事,我一点事情都没有,只不过刚刚在外面站得久了,腿麻了……”

    沐妍神色有些慌张,看着重墨深邃的眸子满是深意,水眸婉转,熟悉的气息逼近自己的鼻尖,杏眸越发的清澈。

    “嗯……”

    重墨倒也不拆穿,只不过薄唇抿紧的厉害,轻柔的将女人带入怀中,嗅着女人身上的气息,重墨感觉到一种叫做堪忧的东西在自己身体之中疯狂的逃窜。

    在惶恐,在不安,只想用力的拥她入怀,共同等着风华的检查结果出来!

    ……

    沐妍察觉到重墨的一丝异样,说不出所以然,唇角的笑意一淡,感受着重墨熟悉的气息在自己的鼻息之间停留,尤其是男人的大手的力道在自己腰间缓缓收紧。

    沐妍忽然觉得,人生到了这儿也够了。

    算是到了头了!

    至少,自己曾经很幸福过……

    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眼角一抹清泪悄然滑落。

    ……

    3天之后,沐妍成功的发现了自己的血液变成了黑色,唇色上扬,果然李冰儿把自己的情况预料的一清二楚了。

    她可真的是一个下毒高手……

    风华趁着重墨去重氏的空档,偷偷的带着检查结果来到了海边别墅,看着沐妍脸色苍白的模样,潋滟的唇角有些僵硬。

    尤其是琥珀色的眸子似乎少了几分鲜亮,多了几分深沉。

    “风华,你皱眉的模样会变得不帅,唔,不过我最近研究了一款新的调香,会衬托出你更加有魅力……单单从嗅觉上,别人就会被你深深的折服……”

    风华:“……”

    风华有些语结,颓废的厉害,看着沐妍这般云淡风轻,一身素白的雪纺裙,高高隆起的小腹散发着柔和的气息。

    美人倾城,遗世独立也不过如此这般。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为我独家设计的,也只有我,才能驾驭得了这款调香,别忘了,你在洗手间可是打破我一瓶精油……”

    记仇的男人!

    沐妍哑然失笑,伸出小手扶着自己的腰身,起身,低声吩咐道:“麻烦准备一杯果汁,一杯温牛奶……”

    “是,少夫人……”

    “对了,如果先生回来了,记得通知我……”

    “是,少夫人!”

    佣人有些迟疑,看着沐妍清澈冷凝的眸子,点了点头,向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沐妍从风华手中接过检查报告,确定客厅之内只有自己和风华两个人,沐妍认真的翻看着最后的检查报告。

    百分之10毫克每毫升钩吻中毒,中毒等级A级,情节严重,需要立刻解毒。

    沐妍:“……”

    立刻解毒,那么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唔,风华,不用告诉我我会怎么样,我想知道如何平平安安的将孩子生下来……”

    沐妍嘴角挂着一抹浅淡的弧度,如同一朵盛开的百合花一般,临危不惧,丝毫都不胆怯,唯一关系的只有孩子。

    风华脸色微微一白,大手紧握,看着沐妍安静的坐在真皮沙发之上,眸光平淡如水,心里却越发的惆怅不安。

    “小妍妍,现在钩吻在你体内蛰伏了15天,16—18天,你的血液会逐渐变成黑色,等到22天之后,黑色的血液会逐渐变得粘稠,钩吻的毒素会从血液渗透到身体的各个器官,包括肚子里的孩子……”

    沐妍:“……”

    看来真的是李冰儿说的一模一样。

    所以自己得在22天之前成功生下孩子,按照现在的态势来看,自然生似乎是等不到了,只能破腹产了。

    “那就先生孩子,防止毒素威胁到孩子……”

    “小妍妍,你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生下两个孩子,不管是你的自然生还是破腹产,都会加快你身体内毒素的蔓延,生完孩子,孩子是平安的,但是毒素也会蔓延,如果真的蔓延到五脏六腑,那么你就没命了,任何人都救不了你。”

    沐妍:“……”

    沐妍杏眸一闪,忽然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生不了孩子了,因为不管是情绪的变化,还是身体的承受能力加大,都会加快自己体内毒素的流动。

    “小妍妍,针对钩吻的毒素,因为没有具体的解药,所以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最短时间内以毒攻毒,才可以救你的命……”

    沐妍:“……”

    沐妍感觉到杏眸湿润的厉害,唇角的笑意一点一滴凝结成冰,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杏眸绽放出一抹暗光。

    “但是以毒攻毒,肚子里的孩子是承受不了这样的毒素的……所以,选择其实很简单,要么在22号毒发之前生下孩子,要么以毒攻毒解了我身上的钩吻毒素……”

    ……

    我要你自己和孩子之间做抉择,要孩子还是保命,你自己选……

    李冰儿冰凉的话语在耳边回荡,沐妍唇角越发的抿起酸涩,此话一出,成功的看到了风华微微一变的俊脸。

    已然看到了男人默认的模样!

    看来真的是这样……

    沐妍小手用力的攥住自己手中的白色纸张,双手颤抖的厉害,锋利的指甲嵌入自己的手心之中,看着黑色的血液在自己的掌心缓缓地溢出,沐妍杏眸一淡。

    “少夫人,风华少爷,牛奶和果汁好了,请慢用……”

    “谢谢,阿姨,你去忙吧……”

    沐妍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对上管家探究的眸色,用力的将手中的纸张紧握在手心,不想让管家看到任何的风吹草动,惊动重墨。

    “是……”

    管家不敢迟疑,可是看着沐妍有些差,忍不住关切了几分,风华少爷也是稀客啊。

    ……

    沐妍双手颤抖的厉害,但是还是故作镇定的伸出小手将自己面前的杯子端了起来,凑到唇边微微抿了一口,看着女人越走越远的背影才微微的放宽了心。

    “我决定了,我要生下孩子,22号是最后一天期限,那就22号吧……”

    喝完牛奶,沐妍唇色一淡,算算日子,9个月的孩子也是健康的,到时候孩子平平安安的,自己就真的知足了。

    哪怕是要了自己的命!

    风华:“……”

    母亲的角色总是这般把所有的细微之处都考虑得周到,所有要做的就是希望孩子能好,能够平平安安的。

    风华薄唇抿紧,自己在实验室里研究了三天,但是对于沐妍所中的毒丝毫不得而知,不知道具体的配方和用量多少。

    所以,沐妍和孩子真的是要二选一了!

    还剩下4天的时间,要研究出来解药希望渺茫……

    “小妍妍,墨他如果知道……”

    “如果知道的话,我也决定了,孩子是我的,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以毒攻毒杀死我肚子的孩子……我不能这么做!”

    沐妍一双杏眸,清冷的厉害,噙满了泪水,却倔强的不肯让泪水从眼角滑落。

    风华:“……”

    风华两难了!

    如果选择权在重墨手上,恐怕重墨会选择沐妍而不是孩子……

    可是如今选择权利在沐妍的手上!

    如果重墨知道自己即将要失去沐妍,肯定会痛不欲生的……

    “这件事情我不能帮你,小妍妍,我要去告诉墨,孩子虽然是你的,但是你是墨的,墨绝对不会容忍你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

    “小妍妍,你一定知道谁给你下毒了吧,我们去把下毒的人找出来,就一定能找到解药……”

    沐妍:“……”

    风华越是着急越是病急乱投医的模样,沐妍唇色一淡,看着男人这般认真的模样,和平时的纨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用了,我知道是谁下的毒,她的本意也是希望我在自己和孩子之中作抉择,所以,她是不会给我解药的……”

    “我觉得别墅里的阿姨做果汁很好喝,风华,你可以尝尝看,孩子生下来之后,说不定那个时候在最后的弥留之际我还可以看孩子长什么样,这对我来说就够了……”

    风华:“……”

    风华攥紧手中的果汁,唇色抿起,潋滟的薄唇满是寒意,看着沐妍这般模样,尤其是女人晶莹的眼眸之中噙满了泪水。

    不可以!

    如果重墨知道了,他恐怕会彻底疯掉。

    “我……”

    “风华,你比我大,按理应该要叫风华哥哥,不好意思,一开始不待见重墨,觉得你和他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孩子的事情,我中毒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还有四天的时间,我只想平静的和重墨度过这四天……”

    风华:“……”

    风华试图握住女人的肩膀,可是看着女人眼角的泪水肆意的滑过眼角,薄唇堵塞的厉害,轻启,但是却丝毫不能言语。

    难道这就是既定的命运嘛?

    “小妍妍,我要先回研究室了,一定有好的办法的,这个是血清试剂,你记得早中晚各服一支,虽然消减不了病毒,但是会抵挡一些……”

    风华颤抖的将自己手中的试剂递给了沐妍,深呼吸一口气,看着女人脸色苍白的模样,大手紧握,白衣之下,整个人越发的凸显庄严和肃穆。

    沐妍看着风华这般坚定的模样,虽然心头了然了李冰儿这一次绝对不会这么轻而易举放过自己,所以风华可以研究出来的概率很低。

    但是看着男人这般认真鉴定的模样,沐妍唇色上扬,点了点头,柔声的说道:“好……”

    ……

    风华很快就离开了海边别墅,沐妍看着自己手中的检查报告久久回不了神,回神之际才意识到自己应该销毁证据。

    沐妍快速的将手中的检查报告撕碎然后丢进垃圾桶中,看着不远处一直看着自己的佣人,柔声的说道:“麻烦帮我把垃圾丢一下……”

    “是,少夫人……”

    “对了,旁边的仓库,沈先生有没有被放走……”

    “少夫人,还没有,重先生有令,谁都不能给沈先生送食物和吃的,也不允许救济沈先生,要让沈先生自生自灭。”

    女人率真的话语让沐妍唇角的笑意一凝,许久之后,思绪万千错杂,终究还是放弃了去搭救沈哲浩。

    自己为了重暖暖之前已经为沈哲浩求过一次情了。

    最终的话,重墨如何处置是他的事情,自己尊重他的意见……

    “好,谢谢……”

    ……

    中午重墨因为中途有个海外视频会议所以无法回海边别墅吃饭,最近重氏诸多的产品被查出质量有问题,甚至于很多合作方都撤销了合作。

    很显然,重恩为了毁掉重墨,不惜把重氏也彻底毁掉!

    沐妍唇色一抿,想起看温暖和小冷胤的,但是担心自己看见了温暖之后会难以控制情感,沐妍想了许久还是放弃了。

    没想到却再度接到了李冰儿的电话。

    “沐妍,怎么样,浑身流淌着黑色的血液,那种感觉一定很棒吧,你的血液会越来越黏稠,我很期待看到这么一天……”

    沐妍:“……”

    听着女人毒蝎一般的耻笑声从电话那天传了过来,沐妍嘴角上扬,染上一抹讥诮,对着身侧一直陪伴着自己的佣人伸出小手示意离开之后,才平淡的回应道。

    “我很好,不用你担心,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要挂断电话了……”

    “唔,我只想要跟你描述一下钩吻死亡的征兆而已,要知道穆德旭可是死于钩吻之下的,你不知道吧,钩吻搭配一剂良药可以刺激男人兴奋,当初穆德旭就是靠着这味药不断的在我身上求欢……在其他女人身上求欢,加上心悸,死去的,死亡的时候特别的惨,所以我才佩服你,居然亲生父亲被重墨杀了,还可以如此心安理得的和重墨过日子,生儿育女……”

    沐妍:“……”

    沐妍发现了,李冰儿来这儿就是煽风点火,试图勾起自己的愤怒的,顺带将所有伤害自己的事情一点一滴的说出口。

    “我对于他的死因不感兴趣,希望你别浪费我的时间好嘛?”

    沐妍眸子闪过一丝暗光,小手轻轻的敲打着自己面前的大理石桌面,穆德旭应该而言中了不是一种毒。

    因为重墨最后也默认了,对于穆德旭是动了手脚的。

    沐妍虽然至今不明白男人动了手脚是为了什么,不过李冰儿这般模样,真的是让自己百般厌恶。

    “唔,风华刚刚从你那儿走了对吧,大名鼎鼎的风华都无计可施,沐妍,事到临头,你他妈一身的傲骨有什么用,照样是我手中的蚂蚁,我随时随刻想要捏死你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你求我……我……”

    “我求你你也不会放过我,李冰儿,你这种人,我对你看透了,无非是来看笑话的,怎么,有意思嘛?”

    沐妍没有等李冰儿说完便率先打断,听着电话那头女人语结的模样,心头有说不出的痛快,但是痛快之后会觉得女人千万种方法在敌对自己。

    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不想让自己这种不安定的情绪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沐妍,你知道嘛,我把你和沈哲浩在一起苟且的视频作为礼物发给了重墨,唔。顺带发给了媒体,要知道,照片这种东西,我是不屑给的……”

    沐妍:“……”

    早在三天之前,李冰儿百般恐吓自己的时候沐妍就该想到,没想到没有等到艳照,反倒是等到了视频。

    沐妍唇色微微抿起,杏眸一点一滴变得暗沉。

    “李冰儿,那个无辜的女人到底是谁……”

    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难道是面具,还是整容?

    沐妍倏得似乎想到了什么,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唇瓣。

    “李冰儿,那个女人难道是……”

    “少夫人,先生给您打了电话,您现在有空接嘛?”

    沐妍想要接着说的时候却被直接打断,沐妍杏眸一淡,到底没有把话说出口口,唇色微微抿起,直接挂断了李冰儿的电话。

    “好,拿给我吧,我有空……”

    “重墨,有事嘛?”

    沐妍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看起来好像在晒太阳一般,做着不疲惫的事情,殊不知心底翻滚起伏跌宕的厉害。

    “没事,刚刚设计部送来一对银锁,很漂亮,想给爱妍和重牧做一对……”

    沐妍:“……”

    银锁!

    按理说孩子的银锁是要孩子的爷爷奶奶或者是外公外婆准备的,可是沐媛还没有来得及看到孩子,所以只绣了一双老虎鞋。

    至于重恩……

    沐妍从来就没有当他活着!

    所以……

    沐妍唇色一淡,柔声的说道:“喜欢的话就买吧,重墨,是不是新闻上沈哲浩的视频被曝光了?”

    沐妍看着重墨算准时间给自己打电话,就知道是故意拖住自己,不让自己看到新闻上播放的内容。

    杏眸红肿的厉害,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断的从眼角坠落。

    但是沐妍却倔强的擦干了眼角的泪水,柔声的继续说道:“唔,是不是那个女人和我一模一样……”

    “不一样,你的脖子比她要修长,像是白天鹅一般……”

    沐妍:“……”

    白天鹅……

    沐妍被重墨这句话逗得哭笑不得,烦躁的事情接踵而至,但是自己却已经应接不暇了!

    “可是我觉得我是一只丑小鸭,因为爱上了王子,才会蜕变成白天鹅……”

    “对不起,连累了重氏……”

    豪门之中最不怕的就是丑闻,最不缺的也是丑闻!

    因为丑闻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别人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和话题,甚至于还是公司之间互相攻击股票的一个有力的手段。

    所以,沐妍翻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看到重氏的危机大篇幅的来临,唇色一点一滴慢慢凝结。

    重恩,这次是玩真的了……

    “傻瓜,和你没有关系,重恩一直恨的就是我,只不过你是被连累的那个人而已,下午睡一觉,晚上陪你去风华哪儿取检查结果……”

    沐妍:“……”

    杏眸之中满是泪水,其实沐妍很想告诉重墨,自己已经把调查取到了,是风华亲自送过来的,小手紧握成拳,但是却不能让自己的心情起伏过大。

    “好……重墨,我爱你……也很爱爱妍和重牧……我们以后要相亲相爱过一辈子……”

    一辈子,那么长,其实也很短。

    因为对于一个人而言,一辈子的时间就是生命的长度!

    对于自己而言,很可能就是24年了……

    沐妍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和重墨相爱的时间太短!自己舍不得。

    “好……”

    一辈子的字眼温暖了重墨,重墨唇色上扬,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黑眸满是柔和的光芒,一身戾气,自己这一次对于重恩要下杀手了。

    虽然他和自己流淌着相同的血液……

    但是一而再,再而三,沐妍也受不了他的折腾……

    ……

    下午三点,别墅里再次来了不速之客,重恩!

    沐妍脸色微微一变,看着佣人和管家陌生但是却熟悉的模样,男人一身黑衣,身子高大威武,但是浑身却散发着阴骘的气息。

    “少夫人……”

    “没关系,泡茶……对了,不用通知重墨……”

    “是……”

    ……

    “请进吧……爸……”

    爸这一个字,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都是温馨的称呼,家的感觉,但是对于自己和重墨而言则是数不清的噩梦。

    沐妍唇色一淡,嘴角挤出一丝笑意,临危不惧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低声问道:“不知道你来这儿有什么事情嘛,绑架这档子事,该不会是上门服务吧?”

    沐妍话语之中满是讥诮,看着重恩脸色微微一变,盛怒的模样,伸出小手抚摸着小腹,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清丽脱俗。

    “难为你现在还叫我一声爸,我只不过想来看看你怎么样了,钩吻可是新试剂,第一次在孕妇身上使用,我相当期待效果……杀死重家的逆子……”

    “现在所有人都在认为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重家的,是沈家的……沐妍,你知道你给重家蒙了多大的羞耻嘛?”

    羞耻之心,人皆有之,虽然曝光的视频不是自己,但是和自己长相如此相似的女人在和沈哲浩做这种事情,沐妍也会感觉到羞耻。

    “你来这儿不光是为了说羞耻这么简单的事情吧,怎么了,是想要回沈哲浩嘛?毕竟你现在借用沈氏的权利,沈哲浩作为你的傀儡,你相当需要他不是嘛?”

    一语被道破心思,重恩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扯出一抹危险至极的笑意。

    “沐妍,重墨有没有告诉你,女人太聪明,犀利反而不是一件好事情……”

    沐妍:“……”

    沐妍唇色弯起一抹浅淡的弧度,低声回应道:“比起那些自以为是聪明的,要好很多……”

    “比如你……”

    说完这句话,沐妍杏眸满是一抹锐利的光芒深深地看向面前的男人,惹得重恩心头一惊。

    ------题外话------

    感谢13951053995的月票和评价票,感谢南宫茉的月票……嗷嗷嗷,表示接下来几章都会一直揭秘那种,把重家那档子事说完,咳咳,最后想说,沐妍实际上很彪悍……咳咳咳,最近卡文,最近卡文特别厉害,磨叽了一宿,睡得迷迷糊糊也在想文,早上起来接着弄,已疯,已傻……求精神病院带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