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要抢我的孩子!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要抢我的孩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担心重墨和冷枭翊不必要的担心,所以沐妍在温暖照顾之下简单的换了一套居家服,颜色偏暗,最重要的是,下次再出鼻血的时候就不用担心沾染衣服上了。

    至于温暖,沐妍挑了一件自己孕前,重墨买给自己的名家设计大裙摆的连衣裙,温暖身材恢复的姣好,所以穿起来格外凸显那一抹媚态浑然天成。

    女人,生完孩子之后,与生俱来的那一抹女人味更佳的浓郁了几分!

    ……

    沐妍对着冷胤爱不释手,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多多抱抱爱妍和重牧,现在抱着小家伙相当感触良多。

    不过小家伙不哭不闹,相当具有冷枭翊的冷魅,清高,相当惹得沐妍更加的爱不释手。

    重墨看得出来沐妍对于孩子的喜欢,始终薄唇微微抿起,掩去眸底的那一抹肃杀,淡漠疏离的眼眸里有了一抹柔和的光晕。

    转过身子,对于沐妍和温暖换了一身衣服,早就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事情。

    冷枭翊对于沐妍的身体状况昨天咨询了风华,得到的答案也是不容乐观。

    现在只希望风华能够尽快研究出解药……

    同时解药也要无害于孩子!

    总之,因为沐妍怀了孩子,所以很难办!

    ……

    午餐,沐妍状态还不错,和温暖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聊天,温暖妙趣横生,逗着沐妍哭笑不停,看着时间在迅速的流逝,默默的在心底念道。

    就只剩下两天半的时间了!

    下午,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刻,沐妍唇色上扬,嘴角漾开一抹浅淡的弧度,伸出小手捏了捏小家伙白皙的脸蛋,轻柔的将温暖连同小家伙一并抱入怀中。

    “暖暖,保重……如果可以的话,再给冷先生一次机会吧……忘记之前所有的不愉快……”

    温暖:“……”

    温暖知道沐妍想到表达一些什么,但是自己心底总有一道过不去的坎儿,而且噩梦连连,从知道孩子的事情之后,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不是在自责,就是在愧疚。

    躲避冷枭翊,只不过不想让自己的愧疚和自责肆意的渲染。

    而且,不喜欢这般戾气很重的自己伤害到冷枭翊。

    “好,我会考虑的……沐沐,要平平安安的……”

    “嗯……”

    过往的云烟在脑海之中翻滚,沐妍忽然想到自己和重墨面和心不和的时候参加了温暖的K市之音,那是自己第一次遇见她。

    然后再到两个人去商场购物,看错了标价,刷了自己两万七……

    脑海之中不断的在闪烁着过往,沐妍唇色上扬,看着温暖抱着冷胤离开,腿莫名的有些软,跌落在重墨的怀里,低喃道:“重墨,我觉得暖暖和冷先生越来越有夫妻相了……”

    “嗯,我也觉得我们俩越来越有夫妻相了……”

    沐妍:“……”

    抬起明眸,撞进男人黑曜石般的眼眸中,如浩瀚的星空,深不见底,心漏了一拍。

    巧舌如簧,总是可以这般的让人应接不暇,沐妍眸色越发的柔和,精致的容颜在阳光之下,明媚,完美的令人窒息。

    转过身子,踮起脚尖,直接伸出藕臂勾住了男人的颈脖,吻住了男人的薄唇。

    拥吻……

    虽然做过不止一次,但是这一次,重墨全身心的将自己投入到沐妍的热吻之中,倒不是多么火热,但是温柔至极,一点一滴,都让沐妍心碎。

    舍不得松开他……

    想抱着他一辈子……

    明媚的阳光打在了两个人温馨拥吻的身上,勾勒出一幅极其美妙的画卷。

    ……

    温暖一直强忍住自己眼角的泪水,等到坐上车之后实在是忍受不了,痛哭失声,担心自己的哭声惊扰到怀里的孩子,只能抽泣的厉害。

    这都是什么事儿,本来沐妍平平安安的,马上就可以把孩子生出来了,偏偏会被下毒。

    如今李冰儿生死未卜,行踪飘忽不定,根本拿不到解药!

    所以沐妍是只能等死嘛?

    一想到这儿,温暖的心揪着疼,看着冷枭翊墨眸闪过一道暗光,抽出纸巾轻柔的擦拭着女人眼角的泪水,低声安抚道。

    “暖儿,别哭了,我相信墨一定有办法的,我联系风叔赶过来了,还有左芯,一定可以力挽狂澜……”

    温暖:“……”

    如果可以力挽狂澜,那么重墨的脸色就不会那般暗沉了!

    温暖小声的抽泣,感觉到男人温润的指腹怜惜的在自己的脸颊之上停留,温暖眸色一淡,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别扭的伸出小手将冷枭翊的大手拂开,平静的说道。

    “不要碰我……冷枭翊,我们俩的帐还没有完……”

    冷枭翊:“……”

    冷枭翊知道温暖还在生气,关于孩子的,关于萧雅,还有关于脚踝处芯片的事情,唇色微微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好……孩子我来抱吧,你还在坐月子,不能太过于劳累……”

    温暖:“……”

    几乎每一次冷战,或者每一次争执,冷枭翊都会恰到好处的以孩子来结尾,温暖也真的是醉了,果然,对于冷枭翊什么都是做得出来的。

    眸色清冷的厉害,看着冷胤被冷枭翊抱在怀中嘴角弯弯一笑,瞬间就无奈了,果然是冷枭翊亲生儿子。

    连自己和冷枭翊吵架都向着冷枭翊。

    温暖有些气不打一出来,但是看着小家伙继续十分甜美的睡着,顿时气消去了一大半,歪着头靠向了一边,樱唇微微抿起,却发现旁边一直有一辆车在跟着自己。

    牌照显示的是J市!

    尤其是冷恩慈那个老巫婆想要过来抢孩子了,温暖脸色一变,下意识的伸出小手抓住了冷枭翊的衣角。

    “冷枭翊,是冷家的人……”

    开车的人,温暖有些隐约熟悉,那个就是在医院的时候,站在冷恩慈身侧的护法之一。

    是不是说明冷恩慈就坐在车的后座位呢?

    冷枭翊:“……”

    看着温暖脸颊之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关注点全数集中在了外面的车辆上,冷枭翊墨眸暗沉的惊人,一点一滴,凝结成冰,薄唇微微勾起,低喃道。

    “是冷家的车,没事,孩子不会被他们带走的……”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是冷恩慈的电话,冷枭翊剑眉微微蹙起,但是还是接通了电话。

    “奶奶,暖暖还没有出月子,您这么吓她是不是不太好?”

    磁性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冷恩慈轻哼一声,不就是个女人,自己想怎么做还轮不到冷枭翊评头论足,自己这个二孙子,就是被温暖这个狐狸精给迷的神魂颠倒。

    根本谁是自家人都分辨不出来了。

    “哼,车前面停下,我要带走孩子,那可是我的大曾孙,浚也被那个女人迷住了,居然合着盛夏一块儿给那个贱人说好话……”

    冷枭翊:“……”

    温暖:“……”

    温暖因为是靠着冷枭翊的耳朵听着电话,听到电话那头老女人令人作呕的声音立马就不乐意了,直接从冷枭翊的手中夺过了电话。

    “老夫人,我尊敬您是长辈所以才叫您一声老夫人,但是做人做事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才不管你们冷家有多少违背伦理的法规,封建迷信,我现在巴不得和冷枭翊离婚一拍两散,这个孩子是我的,根本不是冷家的……”

    “要为冷家生儿育女的女人多的是,根本就不差我这一个……我现在倒想求冷家放我们母子俩一条生路……”

    冷恩慈:“……”

    冷恩慈心头的怒火,被女人这般点着了,生气的怒吼道:“混账,这儿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女人就该听着男人说……”

    “偏偏我就不信这个邪,那个是您,不是我……不要把你自己要做的事情加在我的身上,如果您执迷不悟的话,我就报警了……”

    冷枭翊听着温暖这般咄咄逼人,唇色一淡,透着电话,已经明显听到了奶奶吃瘪的声音,上次在医院,温暖之所以百般容忍,主要是身子没有康复。

    现在几乎好的差不多了,力气和戾气同时回来了……

    只不过离婚,一拍两散的字眼戳着冷枭翊头疼的厉害,看着身侧的女人小脸涨红的厉害,还有刚刚哭个不停的杏眸还有些红肿,忍不住低喃道。

    “别气着自己,小胤在睡觉,别吵醒他了……”

    温暖:“……”

    温暖又是感觉到自己一巴掌拍到了棉花上,男人这般零反抗的模样让温暖嘴角抽搐的厉害,听着电话那头已经没声了,弱弱的开口继续问道。

    “如果您不抱走孩子,我可以停下车让您抱他一下,其余免谈,这个是我的底线了,不好意思,刚刚态度有些不好,但是请您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

    冷恩慈:“……”

    做母亲的心!

    冷恩慈嘴角漾开一抹冷笑,冷家三兄弟父母死于空难,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丧生空难,这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自己所有要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冷家好!

    任何人都必须遵从自己的决断!

    因为自己是为了冷家好……

    “告诉翊,如果他今天不跟我回冷家,我就一路开到头,让我这半埋黄土的身子葬身火海吧,他的父母死于空难,那么他要记住,他的奶奶今天死于车祸……”

    温暖:“……”

    温暖眸色一淡,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女人说得底气十足,根本听不出来任何的玩笑性质。

    所以温暖有理由相信她一定做的出来……

    温暖看向身侧的冷枭翊,很明显男人也听到了刚刚冷恩慈说了一些什么。

    温暖一时之间做不了决定,因为自己还是第一次知道,冷枭翊的父母是死于空难,怪不得他从来都没有跟自己说过任何有关冷家的事情。

    原来是去世了!

    看来是冷恩慈把兄弟三个人养大的……

    所以,冷枭翊应该对于冷恩慈很尊敬,很感激吧!

    可是如果去了冷家,那个就是冷恩慈的地盘了,那么自己就真的带不回冷胤了……

    所以,温暖真的两难了,在冷家,绝对是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了……

    ……

    “暖儿……我保证,冷胤不会给奶奶带的……”

    温暖:“……”

    温暖对上男人锐利的眸子,满是精湛的眸色,心漏跳了半拍,唇角的笑意一淡,攥紧手中的手机,看着身侧的卡迪拉克缓缓的打开了车窗,露出冷恩慈严肃的脸。

    “好,我们回冷家……”

    老巫婆……

    温暖狠狠的按断通话,对上冷恩慈满意带笑的眸子,狠狠的做了一个鬼脸,随即快速的将车窗关上。

    看到她就心情不好,很不好……

    温暖有火没处发,正想发火,偏偏冷枭翊怀里的冷胤开始咿咿呀呀要吃奶了,气一下子全部都消了,温暖心疼的伸出小手将冷枭翊抱入怀中,细细的吻着小家伙的脸蛋。

    冷枭翊则是很懂的将后座的帘子拉上,使得前面开车的司机看不到车后座的情况……

    温暖试图解开胸前的纽扣,猛然发现冷枭翊还在自己的身侧,顿时小脸有些微微一红,没好气的说道:“转过身子,不准看,再看把你眼睛戳瞎……”

    冷枭翊:“……”

    冷枭翊看着女人的小手有些不方便的解开着胸前的纽扣,咽了咽口水,脸色微微一变,顾不得温暖的恶言相向,伸出大手直接探向女人胸前的纽扣。

    “我把你解开扣子就转过身子……”

    “小胤都饿了……”

    温暖:“……”

    牛氓……

    温暖抱着冷胤不怎么好解开扣子,正好给了冷枭翊可趁之机,虽然两个人之前早就坦诚相见无数次了,可是最近几个月就不怎么……

    如今男人这般慢条斯理像是享受一般解开自己的扣子,温暖小脸涨红的厉害,没好气的说道。

    “冷枭翊,你快点解开……”

    “嗯……”

    怀孕的女人肌肤都是无比白皙嫩滑,如玉石一般,凝脂一般的肌理尤其让自己爱不释手,冷枭翊的大手莫名的哆嗦了几分,终于解开了第一颗扣子,已经让自己心情起伏的无比厉害。

    温暖:“……”

    温暖看着男人无比缓慢的动作,恨的牙痒痒的,但是却奈何不了,只能诱哄着怀里的小家伙,使得小家伙不要咿咿呀呀哭着嗓子。

    等到冷枭翊解开扣子的时候,怀里的冷胤已经果着自己的小拇指再度熟睡……

    “解开了……”

    胸前全数是美景,吹弹可破,细腻莹白的肌肤如婴儿般嫩滑。

    冷枭翊的墨眸不着痕迹放着亮光,但是还不满三个月,所以自己要再等三个月!

    所以,自己要做和尚很多天……

    而且原本属于自己的福利,居然被这个上辈子的小基友全部抢走了,冷枭翊越想越觉得委屈,但是碍于温暖敢怒不敢言。

    温暖:“……”

    对啊,解开了,解开了孩子也睡了,还怎么吃……

    温暖狠狠的瞪了一眼冷枭翊,把冷胤抱在怀中,凑近了自己的胸前,即使是睡梦中的小家伙也被奶香吸引,开始吃口粮了。

    温暖眸色一暖,看着小家伙这般模样,嘴角漾开一抹浅淡的弧度,察觉到身上有一抹炙热的视线在驻足,转过身子,就对上了冷枭翊这般深邃,但是无比真挚的眸子。

    温暖小脸一黑,整个人无奈的抱着冷胤,完全无视男人……

    ……

    温暖喂完奶之后有些疲惫,把冷胤交给冷枭翊抱着,整个人昏昏欲睡,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睡在了冷枭翊的大腿上,冷枭翊则是有力的臂膀一直抱着孩子。

    温暖因为在车内睡觉有些颠簸,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流了口水,而且正好流在了冷枭翊的裤子中央!

    温暖小脸一红,那一块儿湿漉漉的,怎么看怎么觉得有那么一点旖旎……

    “我……”

    “我睡觉了,你怎么不叫醒我……”

    “睡的太熟了,不忍心叫醒你……”

    因为冷胤小朋友白天的时候是奶妈在照顾,晚上的时候几乎就是温暖一个人在照顾,一般冷胤晚上的时候要醒三次,所以温暖经常睡不好觉,今天又在海边别墅玩了许久,自然是体内跟不上容易瞌睡了。

    温暖:“……”

    温暖看着男人长着一双无害的俊脸,小脸一黑,但是又无力反驳,只能心底满是鄙夷和嫌弃。

    “算了,我帮你擦掉吧……”

    温暖伸出小手想要擦拭着男人双腿之间自己口水浸湿的那一块儿,但是很快就觉得不对劲了,惺惺的收回了小手,直接从冷枭翊的怀里抱过冷胤。

    “回家再洗吧,冷家到了,我们进去吧……”

    “嗯……”

    冷枭翊看着温暖这般脸红的模样,心底满是愉悦,嘴角漾开一抹浅淡的弧度,随后跟着温暖直接下了车。

    ……

    冷家!

    J市的王者帝国……

    温暖还是第一次涉足冷家,不由得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震惊不已。

    一眼望见的是极尽奢华的庭院,繁复的灯饰却发出冷冽的亮光,四面高高的墙壁在柔软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阴影,穿过宽敞却冷清的长长走廊。

    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冷枭翊生长在如此冷硬的城堡之中,很容易想象的到小的时候过着多么奢侈的生活,但是温暖却还是将孩子紧紧的抱在怀中。

    因为越是这般城堡一般的别墅,越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