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旖旎,引狼入室!

第一百七十四章 旖旎,引狼入室!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慕看着身侧的男人烂醉如泥的感觉,也真的是醉了,尤其是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热气,恐怕醉的不轻。

    虽然自己嗅不到他身上的任何味道!

    所以,对于司机大叔是酒味扑鼻,对于自己而言……

    看着如今男人浅眠,似乎是毫无意识,水慕脑海之中第一个想到的法子就是弃他不顾……

    毕竟两个人泛泛之交,根本就谈不上有交情,今天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恐怕黄坤早就“被自己拿下。

    至于重氏和燕铭的合作,则是早就板上钉钉的事情……

    所以!

    ”司机,那个,麻烦你把他送回我们刚刚来的酒店……钱的话,我可以给十倍……“

    ”小姑娘,这样把喝醉酒的老公弃之不顾,哎呀,你就带他一块儿走吧,可不能把这个烂摊子丢给我,虽然这是个大男人,不是孩子,可是随便丢弃,也是犯法的……“

    水慕:”……“

    重鑫祺就是玩法律的,自己在燕铭上班,天天就是跟各种法律打交道,这个大叔是在跟自己*律嘛!

    水慕嘴角抽搐了几分,看着男人精致妖媚的俊脸散发着魅惑的气息,杏眸微微一闪,许久之后,低喃说道。

    ”好吧……麻烦你了,师傅……您是个守法的好公民……“

    ”那是……小姑娘心底还是很善良的嘛,这个小伙子好福气啊……“

    司机纯当是夫妻俩在闹小别扭,老婆见不得老公喝得酩酊大醉的模样,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都是不容易啊。

    水慕:”……“

    K市的大叔也真的是让人醉了……

    ……

    付了钱下车之后,水慕没好气的伸出脚踢了踢自己面前的男人,看着男人毫无反应的模样,无奈的蹲下身子,扶着男人直接靠在自己的怀里。

    ”喂,重先生,你醒醒……“

    ”好重……“

    男人健壮的身子全数把重量压在了自己的,水慕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男人抽走一般,尤其是踩着10厘米的高跟鞋,尤其是让自己寸步难行。

    ”妍妍……“

    水慕:”……“

    人在醉酒的时候格外会意识模糊的厉害,尤其是心底作为柔软的一块儿会公布于众,水慕唇色微微抿起,看着自己身侧酒意阑珊的男人,下意识的低喃。

    妍妍是谁?

    一个对于他很重要的女人嘛?

    水慕细细打量眼前这个魅惑妖孽的男人,其实他也不是那般的令人厌恶,实际上,只不过是挡自己路了而已。

    因为水慕的身子娇小,所以重墨整个人几乎是挂在了女人的身上,男人灼热的气息在自己的脸颊和耳畔摩挲,水慕几乎可以感觉得到男人薄凉的唇瓣在自己的脸颊处划过。

    那种擦边的暧昧感始终萦绕着彼此,挥散不去,让人脸红心跳……

    男女之间的事情!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似乎自己和这个男人的接触过于亲昵了……

    ……

    因为担心燕铭的同事闲言碎语,所以水慕没有敢让燕铭的同事帮忙,直接把男人几乎是扶着进了总统套房。

    抬到房间之内,水慕感觉到自己的脚踝已经开始肿了,疼得厉害,直接将男人丢在了地毯之上。

    反正房间里的波斯地毯总是十分柔软,这般跌落,男人也不会受伤。

    ……

    水慕迅速地回到了房间之中,从自己的抽屉里找出了那枚自己珍藏的袖扣小心翼翼的放在礼盒之中,唇色微微抿起。

    虽然是自己捡来的,但是也算是自己在K市第一份礼物……

    将礼盒攥在手心,水慕直接走到了男人的面前,看着男人衬衫上的扣子解开了两颗,袒露出健硕的胸膛,尤其是蜜色的肌肉,完全可以看得出来男人的身材。

    美男图,水慕看过不止一次,所以几乎是可以免疫,但是还是不免脸红心跳。

    ”重先生,这个袖扣我放在你西装口袋里了,那个,麻烦你今天晚上在门口睡一夜,我会把空调打的很高……“

    水慕唇色微微抿起,将手中的袖扣的盒子放在了男人的手心,微微觉得不妥,看着男人右手佩戴着这枚袖扣的另一半,唇色微微抿起,起身,从总统套房里简单的翻找了一些针线,直接跪坐在男人的面前,握住男人的右手,将自己礼盒之中的黑色袖扣,缝合在男人的右手手腕之上。

    一针一线……

    水慕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极致可以驾驭珠宝的男人,这枚黑曜石的袖扣,在男人的手腕处熠熠生辉。

    几乎是耀眼逼人,灼伤了自己的视线!

    这个袖扣,是那个叫做妍妍的女人送的吧……

    水慕嘴角上扬,忽然发现,有记忆是一件极其美好的事情,例如,他可以记得自己的袖扣是那个女人送的。

    但是自己颈脖处的纽扣,却不知道是谁送给自己的……

    水慕眸子清淡的厉害,伸出小手隔着衣服握住自己的凸起,那枚袖扣在自己恢复记忆以来就陪伴着自己。

    但是自己却不知道是谁送给自己的……

    深呼吸一口气,水慕手机忽然响起,是詹姆斯的,唇色上扬,想必詹姆斯是给自己传来了捷报吧!

    水慕站起身子,看着男人还在昏睡,却气宇轩昂的模样,杏眸微微感觉到那一抹震慑,唇色上扬,简单的拿起沙发上的毛毯披在了男人的身上。

    ”喂,情况怎么样了?“

    水慕虽然对于答案十之*拿捏的比较准,但是还是想要詹姆斯的确切答案。

    ”慕小姐,黄部长已经签字了,落实了重氏和燕铭的合作,明天K市的头版头条就是关于重氏和北美上市律师事务所燕铭达成了合作的关系……“

    水慕唇色上扬,杏眸染上了几分笑意和玩味,丝毫都不意外,黄坤一直都在看着”重先生“如今”重先生醉死在自己的身侧,所以…

    所以,必然是会被拿下的!

    “慕小姐,我按照你的吩咐告诉黄坤,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我们燕铭的总裁夫人最近也在K市了,那么就由我们的总裁夫人亲自联系他商谈关于重氏和燕铭的合作关系……重墨先生虽然是重氏的总裁,但是叔叔和嫂子在一块儿谈业务,总得避险的,况且,总裁夫人如果和重墨先生谈业务的话,就相当于我们重总和重墨先生谈业务了……”

    “兄弟两个人在一块儿谈业务,那还会有什么谈不成的呢……”

    水慕:“……”

    虽然詹姆斯不在自己的面前,可是水慕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自动脑补了有关詹姆斯眉飞色舞的模样了!

    “嗯,表现不错……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记得回去的时候自动领个责罚,别忘了,你今天有个致命的失误……我只不过是想让你做做样子吓吓这个重先生,不是让你真的下大剂量的药……”

    “你知不知道随便下药很危险,万一这个男人体制不适应,会有生命危险的……”

    詹姆斯:“……”

    詹姆斯被嫌弃了!

    而且听得出来水慕话语之中的严重性,那种严重性,让人胆战心惊!

    “慕小姐,我知道了,那……那个重先生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发酒疯……需不需要我找人去接应您……”

    水慕:“……”

    找人来接应,如果真的遇到北美好事的媒体,恐怕明天的头版头条就是燕铭的公关部负责人和重氏员工酒店什么什么的,极其恶俗的标题了。

    水慕暗暗扶额,不知道詹姆斯究竟是哪儿好,个子高大威武还是风趣幽默,否则自己怎么会忍受近两年的时间呢。

    “不用了,注意,管好手底下的人别跟重总通风报信,否则我会直接告诉重总,今天你在的情况之下,我还连喝了两杯白酒……”

    詹姆斯:“……”

    戳手指,没辙了!

    重总临走的时候特地让自己即使把慕小姐的信息都告诉他的啊,可是慕小姐也是玲珑心,晶莹剔透。

    自己在两个人之间,左右为难,很是痛苦啊。

    “这个……慕小姐,您别为难我……”

    “其实詹姆斯,你是外国人,你太清楚国内有句谚语,天高皇帝远,等你查清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自然就知道怎么做了……”

    詹姆斯:“……”

    所以慕小姐是来教育自己的嘛?

    一句陌生的谚语让詹姆斯再度戳手指,不就是混饭吃嘛,怎么就各种不容易呢!

    ……

    水慕挂断电话之后,有些失神,唇色上扬,不过顺利拿下才是自己的第一步,接下来还有一组和三组的情况没有汇总给自己。

    一步一步来争取一周之内能够回到重鑫祺身边。

    省得让男人人在北美,但是心思还在惦记着自己,那种感觉真的很罪过……

    ……

    水慕愣神之际,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道力量将自己整个人抱在怀中,灼热的气息肆意的倾洒在自己的耳畔。

    “妍妍……”

    水慕:“……”

    水慕觉得自己整个人被男人从身后抱入怀中,力道在不断的收紧,几乎是让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

    酒醉的男人都是容易迷性……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试图挣扎开来,但是男人就像是铜墙铁壁一般,自己动弹不得!

    “喂,你松开我……”

    两个人只认识几个小时,自己甚至于连他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谁让他做这么轻浮的举动了!

    “沐妍……是你……”

    是你!

    男人几乎是笃定的话语,黑曜石般的眸子,锋芒慑人,水慕莫名的觉得这个名字无比熟悉,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儿曾经听过,杏眸闪烁的厉害,和陌生的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几乎是让自己浑身都变得灼热起来。

    水慕今天也喝了两杯酒,感觉到今天醉的人,不光是只有这位“重先生”……

    ……

    重墨原本就是头疼,虽然敏锐力锐减,但是还是有存在,感觉到身侧有女人的声音,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在梦境之中。

    尤其是女人纤细的背影,几乎就是沐妍!

    所以重墨笃定沐妍回来了……

    在梦境之中回来了……

    “不要再走了,爱妍和小牧很想你……我也很想你!不能没有你……”

    水慕试图转身,但是客厅之内的灯光却陡然一黑,明显是断电的模样,早不断电,晚不断电,怎么会这么巧?

    水慕微微皱眉,准备借机狠狠的踩男人的脚背,逃开却在下一瞬,被男人整个调转了身子,直接是面对面站着……

    水慕:“……”

    黑暗之中,但是却可以感觉得到视线强烈得人无法忽视,自己看不清楚男人的容颜,甚至于也嗅不到男人的气味,唯一能感受的就是男人的气息,灼热,暧昧,几乎是要把自己整个人焚烧殆尽。

    “唔……”

    来不及惊呼出声,樱唇被男人迅速的攫住,陌生的气息炙热而且疯狂,是一个酒醉迷糊的男人表述着对于自己心爱女人的思念之情。

    水慕几乎觉得那种热,像是剧毒一般侵袭着自己的一切,自己毫无招架能力,只能节节败退。

    记忆之中所有对于陌生男人的抗拒,似乎因为自己的酒醉,彻底止步了!

    ……

    重墨的确是在梦境之中不曾醒来,这个场景,自己在梦境之中无数次反复,如今再度出现在梦境之中,重墨只想牢牢的抓住眼前这个女人。

    不让她从自己的视线之中逃开……

    男人的占有欲永远就不会止于接吻,重墨在黑暗之中感受着女人挣扎的,黑眸微微一皱,随即将女人的小手扣在身后,让女人丝毫动弹不得。

    水慕有些难掩的慌乱,自己虽然没有和重鑫祺发生过任何实质性关系,但是对于男女之事还是懂的。

    尤其是男人灵活的大手,已经在告诉自己,他不止于亲吻,甚至想要越要越多……

    但是奈何自己动弹不得……

    怎么办!

    泪水从眼角滑落,水慕忽然觉得自己要失去些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要……放开我,否则我报警了……”

    热吻终了,水慕挣扎着将自己柔嫩的唇瓣从男人的薄唇之中解救开来,小脸因为热吻早就涨得通红,上气不接下气。

    “嗯,做完再报……”

    水慕:“……”

    水慕愕然的看着男人扑面而来的身影将自己整个人压在了沙发之上,然后他竟然伸出大手将自己头上的发箍拿下。

    女人如同樱花一般长发如墨一般肆意的倾洒,在月色之下唯美的厉害。

    水慕着急的不得了,泪水还在惊慌失措的向下流,什么时候会来电,那么这个男人就可以看到自己不是他口中心心念念的沐妍了!

    “放过我,你喝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我知道……我在要你……”

    “唔……”

    熟悉的女人发丝的柔软度,以及女人柔软的话语,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让重墨疯狂,着迷,再度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虽然一片漆黑,但是自己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自己要的……

    水慕:“……”

    水慕根本就来不及说话,男人已经再度狠狠地攫住了自己的唇瓣,再度陷入疯狂的索吻之中,无法自拔。

    但是自己的双手始终被男人的大手反剪在身后,包括自己的双腿也被男人压在沙发之上。

    男人的力气很大,大到原本是圈入怀中的索吻,现在被直接压在沙发之上,自己更加的如同困兽一般。

    领口的衣服被男人修长的手指缓缓的撩开,水慕感觉着男人薄凉的手指在自己的肌肤之上悄然滑过。

    引起自己阵阵颤栗不已,心底惴惴不安,想要自救,但是黑夜之中,自己根本无法自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来逃开这个鬼魅的男人!

    传说之中的引狼入室,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乖,别挣扎……我不会伤害你的……妍妍,不要从我梦里离开……”

    虽然这个梦境,真实的骇人,真实到让自己惴惴不安!

    水慕:“……”

    柔情蜜语,男人的话语之间是给女人至高无上的尊宠,但是索爱的方式却霸道到难以接受。

    水慕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对于口中女人的无比爱恋和宠溺,可是越是这样,两个人越是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

    清醒之中,自己对不起重鑫祺,而他也对不起那个姓沐的女人!

    ……

    水慕感觉到男人大手停留到自己的手腕处,然后将自己的发丝捆绑着手腕,水慕试图挣扎,发现头顶疼得厉害。

    他居然……

    用自己的头发绑住自己的手腕!

    水慕也真的是醉了,这个男人,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

    “别乱动,乱动的话,会疼……”

    重墨看着身下女人由之前的奋力挣扎,如今只能颤栗动弹不得,满意的勾起唇角,俯下身子温柔的吻了吻女人的唇角。

    “乖……不乱动的话就不会疼……闭上眼睛,感受我……”

    水慕:“……”

    眼角的最后一滴清泪划过,男人已经将自己的身上衣服褪去,下一瞬,惊呼声再度被男人的唇瓣堵住。

    水慕感受着男人近乎变态的火一般的热情!

    整个人被男人疯狂的圈入怀中压在了沙发之上,尤其是男人精壮的胸膛起伏着,在如此一个鬼魅的停电之中,一室旖旎……

    ……

    接近凌晨的时候,原本黑漆漆的总统套房才重新恢复了光亮,水慕已经几乎累到昏厥,虽然没有如期而至的落红,证明自己根本不是第一次,让人有些失望。

    但是没有经历过*被男人以几乎强要的方式索取,还是让人难以承受。

    水慕樱唇已经被咬的发红,依稀可以看到几分血丝……

    “慕小姐,刚刚突然停电了,您没事吧……”

    知道水慕回来了,几个燕铭的员工小心翼翼的在门口敲着门,弱弱的开口问道。

    水慕:“……”

    水慕眸色微微一怔,自己的双手还被自己的发丝捆在自己的后背,根本动弹不得,看了一眼刚刚在自己身上作祟的始作俑者,对上男人满是惊愕的黑眸,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我没事,不用麻烦了……”

    “是,慕小姐……”

    重墨:“……”

    重墨高大的身子僵硬的厉害,原本漆黑一片,完美的如同梦境一般,没有想到居然是真的……

    努力克制了三年的*,没想到今天对于一个几乎陌生的女人土崩瓦解!

    重墨黑眸染上一抹肃杀,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汗水打湿发丝,*着身子,洁白如玉的机理被自己啃噬的满是痕迹。

    因为女人的皮肤是象牙白,和孩子的肌肤极其相似,所以随着自己的啃噬,有的甚至在渗出血丝。

    有的则是变的暗紫色……

    “说,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东西……”

    重墨明明在“梦境”之中看到了沐妍,可是清醒之中,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沐妍,完全是一张陌生的人。

    重墨现在暴怒的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

    水慕:“……”

    女人精致的明眸黑白分明,如玲珑剔透的水晶,不染纤尘,那长长卷卷的睫毛,轻轻颤动,像随时可能振翅飞走的蝴蝶,有着柔弱却又坚韧的美。

    樱花般柔嫩的唇瓣,因为男人的啃噬红肿一片,而且自己的下巴被男人紧紧的捏在手心,男人的力道之大,水慕很想告诉男人。

    自己的下巴几乎疼到脱臼了……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滚,如果你不滚的话,我就报警了……到时候警察来了,对于你的检查就只有血液内酒精含量超标……他们会理解为酒后乱性……”

    水慕的眸子满是清丽的眸光,尤其是男人眸底的那一抹厌恶更是深深的刺痛了自己的心。

    自己留给重鑫祺的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也是自己记忆里的第一次,居然被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夺走了。

    水慕现在才真的想杀人的心都有了,简直是想要将面前的男人拆皮扒骨……

    重墨:“……”

    两个人互相对视,到底是水慕率先别开了眼眸,男人的黑眸太过于深邃,深邃到让自己的心跳越发的停滞。'

    一抹哀伤和悲怆在心底悄然滑过,几乎让自己想要去死的心都有了。

    重墨迅速的从女人的身上抽离,看着沙发下刚刚因为情乱随意丢弃的衬衫简单的穿在了身上,精壮的胸膛,让水慕越发的眼眸之中的清泪不断的往下流。

    有苦水,也只能咽在肚子里了……

    重墨视线扫向沙发之上*的女人,唇色微微抿起,看着女人纤细的手腕已经被自己的发丝勒出了红痕,黑眸越发暗沉了几分,蹲下身子,将女人的手腕解开。

    “说吧,你要多少钱……”

    水慕:“……”

    每一个言情小说里都有那么一个桥段,灰姑娘遇到总裁,因为错误的情乱,误发生了所谓的一夜情。

    然后第二天,总裁问灰姑娘,你要多少钱的时候,灰姑娘会很理智的将自己手中仅存的超频甩在了总裁的脸上,并且毫不留情的说道。

    我不要钱……

    水慕唇色微微抿起,看着自己的手腕处那一抹黑色的血红,微微将那一抹有暗红色的血液遮去,嘴角上扬,许久之后,将眼角的泪水收起,抬起眼眸,清丽的眸子满是妖娆,无需任何言语,便是勾魂摄魄。

    “唔,难得你想负责,其实我刚刚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如果我报警的话呢,警察查到你体内的酒精含量超标,会认为我们俩是酒后乱性……”

    “当然啦,看到我身上的痕迹和伤痕,说不定会以为你强暴我……”

    强暴这两个字,水慕咬的格外的重,因为事实就是如此,虽然是詹姆斯先给男人下了药,他觉得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理亏了。

    自己还觉得对不起重鑫祺……

    毫无欢愉,完全是男人近乎疯狂的发泄,发泄着他心底的思念。

    自己才是受害者!

    重墨:“……”

    重墨黑眸微微蹙起,眸底满是深沉的含义,看着女人拿起沙发上的毯子裹在身上,唇色微微抿起,不知道女人究竟想要玩什么把戏。

    重鑫祺的企业,尤其是这个女人过人的能力,几乎是看不出来早有预谋。

    唯一要怪的,就是自己误喝的那杯酒,其实只不过是女人希望单挑黄坤……

    所以,这件事情上,似乎是自己对不起她!

    “你的条件是什么……”

    “我的要求是一千万,你是知道的,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傍大款,我自然是不会放弃的,所以,给我一千万,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以后我死也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口,所以……你好,我也好……”

    水慕盈盈美目,空灵澄澈,她就像一朵开在清水里的白莲花,不染纤尘,清丽高贵。

    说我也好的时候,眼眶里的泪水差点蜂拥而至,水慕微微转过身子,避开了男人,将泪水拂去。

    凭什么一夜情的只有总裁和灰姑娘,也可能是一个傍大款的和大款!

    为了让男人更加相信自己只是见钱眼开的人,水慕只能这么做了,这个法子,可以最好的封死男人那张嘴。

    “好……”

    重墨唇色微微抿起,心底略微松了一口气,一个见钱眼开的女人,自己就不需要过分担心后续的事情了。

    “明天我会派人把支票直接送到这边的,你注意查收……”

    重墨快速的将自己的衬衫,西装穿戴整齐,和刚刚疯狂的男人判若两人,水慕嘴角上扬,满是讥诮,恐怕也就只有自己这般伤痕累累。

    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嗯……”

    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水慕才忍不住抱头痛哭,这都是什么事!

    自己果然是太不小心谨慎了!

    自讨苦吃!

    重鑫祺不在自己身边,自己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看来真的是没有他,自己什么都做不好,自己就是一个废物!

    ……

    重墨走出套房的时候,黑眸微微一闪,一个普通的员工怎么会住总统套房呢?

    说明这个女人在K市身兼要职!

    重墨对于重鑫祺的事业虽然一直在关注,但是不会去有空关注这些员工,看来得好好彻查一番。

    重墨看着手机里的未接来电,拨通了阿坤的电话。

    “阿坤,帮我查下大哥公司里一个叫做水慕女人的个人资料,越详细越好……”

    “是,重先生……重先生,小小姐和小少爷等着您回来,现在都还没有睡……”

    阿坤虽然自己住在公寓里,但是有空都会到海边别墅陪着两个小家伙一块儿吃饭,有的时候,今天管家打电话给自己说重墨不回来了,自己就赶忙赶过来陪两个小家伙了。

    “嗯,我很快就到……”

    重墨黑眸微微一懔,现在已经是凌晨了,两个小家伙到现在都不睡,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一想到自己刚刚的烦躁,重墨忍不住伸出大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看着右手手腕之上熟悉的黑色袖扣,唇色微微一抿。

    是自己之前掉落的那一颗,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缝合上去了……

    重墨看着手中的袖扣失神的厉害,许久之后,才踱步,快速的坐电梯下楼!

    ……

    水慕哭着累了,才猛然惊醒自己似乎有点事情没有做,按照自己现在住的情况,在燕铭的地位,恐怕那个男人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还会再查一次自己的资料的。

    颤抖的准备从沙发上起身,才发现双腿酸涩的厉害,跌倒在地毯之上,水慕美眸微微皱起,心头酸涩的厉害,但是还是快速的拨通了詹姆斯的号码。

    “詹姆斯,如果最近重氏派人调查我的话,把我的所有信息整理清楚干净,尤其是我和重总的关系也要抹去……”

    自己和重鑫祺虽然在北美结婚,但是相对低调,虽然重鑫祺经常会在工作场合示爱,但是还算是扑朔迷离。

    如果是那个男人知道自己是重鑫祺的妻子,怕是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所以自己必须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是,慕小姐,那个,慕小姐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电话那头詹姆斯小心翼翼的问道,一般是出事的话才需要把信息屏蔽或者清楚整理,该不会慕小姐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没事……我先挂了,那个,如果鑫祺再给你打电话问我的安危,告诉他,我很好……”

    “是,慕小姐……”

    ……

    挂断电话之后,水慕觉得自己浑身冰冷的厉害,看到自己身上青紫的痕迹,跌跌撞撞向着浴室跑去,将自己整个都埋在浴缸之中,才觉得自己是干净的……

    ……

    第二天:

    因为前一天詹姆斯把重氏和燕铭的合作信息透露给了K市的媒体,所以诸多K市的媒体纷纷爆出了燕铭北美上市的消息。

    顺带将燕铭的行业前景总结概括的无限明媚,令人希望值大大提高!

    ……

    水慕因为昨天夜里辗转到清明才睡,所以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床头的电话大概有百条未接来电,多半是来自重鑫祺的。

    看到鑫祺两个字备注的电话号码,水慕脸色微微一白,许久之后,才慌乱的回复过去。

    电话几乎是很快就被接通。

    “鑫祺……唔,现在我这边是中午,你那边是清晨吧,早安……”

    水慕故意将自己的声音说得有些懒散,唇色微微上扬,杏眸有些湿润,一抹歉意始终萦绕在杏眸之上。

    “早安……看样子是没醒……”

    电话那头的重鑫祺微微松了一口气,终于听到她的声音了,自己等待了这么久是值得的,她不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心中空荡荡的,难受的厉害。

    “重鑫祺先生,你这五十多个电话在一直打,说明你是不是整宿都没有睡觉……”

    重鑫祺:“……”

    聪慧如水慕,这句话果然是一点都没错的,被抓包,重鑫祺唇色上扬,虽然一夜没睡,蓝眸有些难掩的疲惫。

    但是她没事就好,自己听到她声音就好……

    “嗯,下次知道了,保证不犯了……不对,没有下次了……”

    水慕:“……”

    不愧是做律师的,态度果然够严谨,水慕唇色微微上扬,但是泪水却在不断的从眼眶之中滑落。

    重鑫祺也是这个样子,深情款款,就越是会让自己的心底惴惴不安,满是愧疚!

    自己要怎么办?

    实话实说还是闭口不提呢……

    “那个,鑫祺……我……”

    “这边的事情已经在处理了,不用担心,我处理完之后很快去K市和你汇合……”

    水慕:“……”

    原本到口的话,因为男人的及时阻拦算是烂在了肚子里,水慕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窗外有些灰蒙蒙的天气,低喃道。

    “没事就好,你不要太累着,我在这儿等你……”

    “好……”

    挂断电话,水慕还有些恍惚,下意识的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颈脖,才发现昨天晚上夜色之中,那个叫做“重先生”的男人在激情难耐的时候,直接伸出大手将自己颈脖处佩戴袖扣的链子扯掉了。

    夜色之中,水慕真的不知道男人到底随手把自己的链子丢在哪儿了,美眸婉转荡漾着一抹水波,许久之后,无奈的将自己的整个人埋在被子之中。

    真的恨不得自己从来都不曾来过K市,也不曾捡到过那个袖扣……

    也不会马虎大意,看着酒醉的男人引狼入室!

    ……

    因为昨天晚上没有陪两个小家伙吃晚餐,所以重墨特地上午留在了海边别墅,陪着两个小家伙在花圃之中嬉戏。

    重爱妍肉嘟嘟的小手在泥土之中玩耍,不亦乐乎。

    “粑粑,你看我手中,像不像粑粑……”

    前面一个是爸爸,后面一个是粑粑!

    重墨黑眸微微一闪,险些笑出声,正常听起来的话,就是爸爸像不像粑粑……

    重爱妍的发音,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女孩子要矜持,好好学哥哥,将种子放在盆摘里,然后放水……”

    “咦,粑粑,我很认真的种种子,种子开花结果,是不是麻麻就要回来啦,嘻嘻,我可以给她表演揉粑粑呢……捏给她看……”

    重牧:“……”

    揉粑粑,捏粑粑,妈妈才不会看着这么幼稚的东西!

    重牧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嫌弃,但是看到小家伙肉嘟嘟的小手上满是泥土,满是嫌弃的说道。

    “脸上都是土,脏死了……”

    重爱妍:“……”

    重爱妍认真思考了许久之后,才发现重牧似乎在说的是自己,顿时小脸整个垮了下来,什么嘛,粑粑嫌弃自己,连这个格格也嫌弃自己。

    “嘿嘿,格格,你的脸上也有呢,粑粑,你看,对不对……”

    重墨:“……”

    重墨知道重爱妍的那点小聪明,重牧不像小妮子在认真的玩泥,他是很认真的在种木棉花的种子。

    所以自然脸上是没有土的,所以……

    “格格,中招,哈哈,我把泥土甩你脸上了,你也变成小花猫了,那些女同学都说格格你长得真的太帅了,我要去告诉她们格格脏脏的,臭臭的……”

    重牧:“……”

    幼稚!

    重牧原本满是嫌弃,可是看着小妮子眉飞色舞的模样,酷酷的唇角忍不住上扬,自己真的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妹妹真的是太顽皮了!

    ……

    重墨看着重爱妍这般小太妹的模样,微微扶额,别人家的女人总是出门公主裙,萌萌哒,行为举止极其优雅。

    可是偏偏自家的闺女!

    真豪气……

    ……

    阿坤走进花圃,就看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在花圃之中培植花木的模样,被眼前的画面深深的温暖了几分,唇色上扬,看到重墨递来的视线,低喃道。

    “重先生,关于水慕小姐的资料已经出来了……”

    水慕!

    熟悉着并且陌生着的字眼迸溅在脑海之中,重墨黑眸散发出一抹肃杀,薄唇微微抿起,低喃道:“说……”

    ------题外话------

    感谢csh12345,qquser9044607,猪921216,还好啊吗的月票,感谢还好啊吗的评价票,咳咳,亲耐的,乃是给我刷了30张评价票嘛,乃!太给力了,么么,不用花钱买,系统送的就好,本文群号:427529967,加群验证笔名或者书名或者主角名!因为人气实在是低迷的厉害,哈哈,前30名进群的妹纸,书评留言就可以获得520小说币,哈哈,勾搭大家进群进群!推荐基友文:大亨独占小妻

    这是一个闷骚大叔厚着脸皮,放下身段,围追堵截小妻子的故事。

    冷之焱,帅酷多金,商界大亨。

    暮如烟,美丽机智,身世成谜。

    一场意外,他化身猛兽,疯狂掠夺了她最宝贵的东西。

    他一夜尽欢,她天亮前忍痛消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