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八十章 我他妈脑子都是你!

第一百八十章 我他妈脑子都是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重恩提到了关于生孩子的话题,水慕可以感觉到周围的空气迅速的冷却凝结,水眸婉转,第一次看到公公!

    但是却得撒谎!

    “我……”

    “爸,我和慕慕已经准备要孩子了,很快就可以抱孙子了……”

    水眸感觉到重鑫祺轻柔的将自己揽入怀中,低沉的话语在空气中缓缓的响起,唇角微微抿起,杏眸之中,满是暗光。

    虽然重鑫祺说出了实话,可是为什么自己感觉到一抹致命的压迫感紧紧的困扰着自己。

    尤其是重鑫祺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是刻意的在和重墨说……

    水慕抬起杏眸,嘴角挤出一丝尴尬的笑意,看向重墨,发现男人的黑眸已经迸溅出杀人的眸光了。

    深呼吸一口气,柔声的化解了尴尬。

    “鑫祺,我有点饿了,我们先吃饭吧……爸,您请坐……”

    百无一是是父母!

    无论长辈做了一些什么,但是却可以试着理解和原谅!

    “好……”

    水慕伸出小手和重鑫祺十指相扣,示意男人不要说话那么薄凉冷漠,这般温柔至极的举措,在重墨黑眸之中尽是无尽的寒意。

    重墨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如此小鸟依人的模样,简直是柔情似水,妩媚至极……

    她唯一在孩子面前表露出柔情似水……

    在自己面前要么是刻薄,要么就是锐利精明的女强人!

    ……

    全数落座,四个人的晚宴,各怀心思,水慕深呼吸一口气,自己刚刚说饿了,但是实际上自己却毫无食欲。

    樱唇轻启,凑近重鑫祺的耳边低喃道:“重鑫祺先生,你今天玩的是什么把戏……”

    重鑫祺唇色抿起,蓝眸闪过一丝暗光,嘴角上扬,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

    “一直都想介绍你给家里认识,现在终于下定这个决心了,你应该支持我……”

    水慕:“……”

    太过于突然了,突然到自己应接不暇,杏眸微微一闪,今天的重鑫祺实在是诡异的厉害,而且是各藏心思,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嗯……我差点以为是鸿门宴……”

    鸿门宴!

    水慕樱唇轻启,看向重鑫祺的时候,杏眸清丽的厉害,重鑫祺唇色微微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嘴角的笑意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凑近水慕的耳边低喃道:“我觉得我就是项羽,而你是虞姬……”

    霸王一生伟绩,其实到了最后,真正在意的就只是那个美人,仅此而已……

    水慕听得出来男人话语之外的浅含义,唇色抿起,脸色微微一红,有夫如此,自己确实是该知足了,就算是重鑫祺别有目的,自己也应该理解他了!

    ……

    恋人一般彼此在耳垂厮磨,看在重恩眼中满是欣慰,重鑫祺终于找到另外一半了,而且感情还那么的好,让自己好生安慰。

    重墨深邃如黑夜的视线一直紧紧锁住面前的两个人,心头像是被划开一道巨大的口子,难以消去那一抹剧痛。

    黑眸微微一闪,大手再度紧握,自己要怎么才能化解心头的那一抹悲怆!

    重墨,你清醒一点,这个女人是重鑫祺的妻子……

    她不是沐妍!

    不是你的心尖人,只不过是短暂时间之内来扰乱你的人,仅此而已!

    ……

    一场晚宴,主角是重鑫祺和水慕,尤其是两个人结婚两年多了,才第一次和夫家见面,重恩则是关切的问了许多问题。

    例如家世背景,两个人的兴趣爱好是否相投。

    水慕没有来得及作答,重鑫祺已经率先的做出了回答。

    “慕慕是在北美留学的时候我们俩认识的,一见如故……”

    水慕:“……”

    世界上有了一个谎,必然是会有接连不断的谎言去圆谎的,水慕杏眸微微一闪,既然重鑫祺已经做出来了解答,自己只需要配合就好。

    “嗯,那个时候觉得他很好,对我很照顾,为人比较细心……所以就在一起了……”

    水慕唇角的笑意上扬,伸出小手再度和重鑫祺十指相扣,强迫自己不去看重墨,男人已经一杯一杯再不断的向着自己灌酒了!

    “好,好好,天作之合,我一直对不起鑫祺和鑫祺的妈妈,水慕啊,你好好陪陪他,开开他的心结……”

    “嗯,爸,我听您的……”

    十足的好媳妇的模样,水慕笑容得体,对于偌大的重家知之甚少,不知道重鑫祺这般性子是如何养成的。

    不过看得出来重恩是对重鑫祺和重鑫祺的妈妈做了很多错事,不然重鑫祺也不会积怨这么深,唇色抿起,伸出小手挽住了男人的胳膊,低喃道。

    “鑫祺,回去之后跟我慢慢说妈妈的事情好嘛?”

    妈妈的事情,水慕神色极其认真,看着重鑫祺唇色再度抿起,蓝眸漾起一抹潋滟的眸光,低喃道:“好……”

    敞开心扉,确实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尤其是这个女人俨然成为自己的唯一,自己想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

    开心的,愉悦的,或者是悲伤的……

    ……

    “慕慕,这个是墨,重氏的负责人,以后燕铭在国内的主要合作对象……上次你和詹姆斯成功拿下的公司合作,你应该有印象吧……”

    水慕:“……”

    自己都已经说了和重墨的初次见面了,现在自然是说不认识,但是对于重氏有印象了!

    “有印象,那个时候和詹姆斯一块儿开会的,接待我们的是行政部部长黄坤……还多亏了黄部长的提携,墨,你手下都是大将啊……”

    水慕话语得体,赞美之情溢于言表,但是却准确清晰的暗示了重墨不要说错话。

    那天接待自己的只有黄坤而已,和他无关……

    重墨抬起黑眸,漆黑深邃的视线直直的看向女人的杏眸深处,毫无闪躲,满是挚诚,嘴角上扬,宛如帝王,慢条斯理的说道。

    “多谢嫂子盛赞,回去给他加薪……不过嫂子也是可圈可点……”

    “嗯,谢谢……”

    两个人明枪暗箭,防不胜防,水慕唇色抿起知道重墨在用重氏的风格予以反击,心莫名的漏跳了半拍,男人如此阴鸷的黑眸,让自己举步难行。

    到底是水慕率先败了阵,唇色抿起,歉意的说道。

    “我去下洗手间,你们慢慢吃……”

    “嗯……”

    重墨看着女人急忙逃开的身影,伸出大手装作无意拿出自己口袋中的手机,黑眸一闪,低喃道:“爸,大哥,我去接个电话……”

    “好……”

    重鑫祺看着两个人相继离开,唇角的笑意缓缓凝结成冰,绽放出一抹危险至极的笑意,裤子口袋之后,赫然是重墨,水慕的亲密合照。

    自己离开K市之后一直放心不下,暗中留下人监视水慕,果然,他们俩还是逃不开命定的机遇。

    不过,自己誓死也不能松开水慕!

    现在自己只能赌一把了,自己赌,重墨知道水慕是自己的妻子,顾念兄弟情谊,砍断一切杂念!

    ……

    水慕慌乱的逃出房间之后靠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息,调整自己的呼吸,刚刚在包房之中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自己呼吸都变得异常的不顺畅了!

    手心里赫然布了一层汗意,水慕颤抖的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却被身后尾随的男人猛得扣住了手腕,随即被拉入一旁的房间之中。

    因为房间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水慕看不到,嗅不到任何一丝气息,却可以感受到男人强硬的气场。

    “你是谁……”

    重墨!

    “唔……”

    下一瞬,樱唇被男人的薄唇狠狠的攫住,熟悉的触感,让水慕僵硬在了原地,男人越发的如同溺水的孩子一般,疯狂的汲取自己口中的甘甜。

    虽然嗅不到任何一丝气味,但是水慕却可以感受到男人唇间的酒意……

    他喝了很多酒!

    酒后乱情?

    水慕挣扎不开,自己的小手被男人反剪到身后,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男人索求无度。

    重墨是脑子被驴踢了嘛,自己和他的关系已经被知晓,他为什么还这般肆无忌惮的放肆呢?

    “唔……”

    水慕挣扎不开,索性直接伸出贝齿将男人的唇瓣咬破,异样的气息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蔓延开来。

    极其刺激的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蔓延开来,重墨黑眸暗沉的惊人,许久之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女人柔软的唇瓣,伸出大手轻轻地擦拭自己的唇角,果然是一抹血红。

    这个女人,力道用得可真的不小啊!

    “重墨,你没有脑子嘛?”

    水慕抬起小手直接狠狠的甩了男人一个耳光,杏眸满是清澈的眸光,重墨倒也丝毫都不闪躲,直接承受了女人这一记力道。

    虽然不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但是好歹也是在人群耳目之下,重墨这般不恰当的行为,会让重家三个人一同陷入尴尬之中。

    尤其是自己还不知道要如何和重鑫祺解释自己的唇瓣,以及重墨嘴角处的那一抹伤痕……

    重墨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凝结成冰,伸出大手细细摩挲着女人柔嫩的唇角,力道之大,几乎要把女人的唇角擦破一般。

    “我好像真他妈没有脑子了,因为我的脑子里只有你……”

    水慕:“……”

    *裸的告白让水慕脸色微微一变,难以置信这种话会从重墨的嘴巴里说出口,深呼吸一口气,杏眸染上几分讥诮,低喃道。

    “重墨,你根本就不爱我,你之所以会关注我,可能只是因为我某些地方和沐妍有些相似而已……说到底,我都是在另外一个女人之下的傀儡,而你,是弄不清楚自己心底想法的混蛋……”

    “不过一点都不重要,因为我是重鑫祺的女人,是你重墨的嫂子,也就意味着,我们俩不会存在任何的关系,所以,拜托你,重墨,清醒一点吧……”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心头早就慌乱到了极致,偏偏还在用理智在维持,女人到底是要比男人成熟一些。

    否则,受伤的就真的是女人而已……

    忽略心底的那一抹异样,水慕感觉到自己面前的男人僵硬的厉害,嘴角上扬,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着装,推开了男人的束缚,低喃道。

    “我先回去了,麻烦你等下直接离开吧,否则我们一前一后,实在是有些太诡异了……”

    重墨:“……”

    重墨所有的力道被女人彻底抽走,这个女人总是可以给自己最致命的一击,让自己寸步难行,只能迷失,沉沦。

    许久之后,重墨黑眸微微一暗,低喃道:“水慕,你赢了,赢在你是重鑫祺的女人……”

    就算是重墨对这个女人再感兴趣,但是也不会去动自己哥哥的女人,况且,自己已经做错事了……

    水慕:“……”

    眼角的泪水悄然滑落,水慕根本不想多言,两个人比较深刻的交流都在迷茫的夜色之中,黑漆漆的一片,似乎就知道彼此的气息存在才能感受到。

    因为知道男人看不清自己在流泪,所以水慕眼角的泪水流的肆无忌惮,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这般行为,水慕觉得自己也真的是疯了!

    “承让而已……”

    “再见……”

    重墨:“……”

    重墨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潇洒的离开,不带走一丝云彩,恐怕也就只有自己这般沉沦,心底在一点一滴万念俱灰了。

    嘴角上扬,听着关门声,黑眸尽是落寞和沧桑……

    ……

    水慕走出房门之后,没有留意到不远处一直在紧跟着自己拍照的男人,深呼吸一口气,直接向着洗手间走去。

    走到洗手间,水慕看着镜子里的女人满是旖旎的痕迹,唇色抿起,尤其是樱唇被男人肆虐之后更是火辣辣疼得厉害。

    现在也是红肿的厉害,水慕深呼吸一口气,简单的用冷水清洗一下,才慌乱的调整自己的呼吸,一定不可以让重鑫祺看到一丝一毫的端倪才对……

    ……

    隔了半个小时,水慕才重新回到套房,回去的时候,赫然从房间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我只知道,当年是你害死我妈的,也就是逼得暖暖生死未卜……”

    水慕:“……”

    水慕来不及反应过来,房间门已经被重鑫祺打开,男人满脸怒气的模样让水慕眸色微微一怔。

    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的重鑫祺,盛怒,不知道伪装自己的情感,如此直接的把自己的情感曝露在自己的面前,让自己甚至有些应接不暇。

    “鑫祺,发生什么事情了……”

    “慕慕,我们走……”

    水慕的“……”

    虚掩的门缝,水慕看着重恩垂头丧气的模样,仿佛一下子再度老了几十岁一般,原本就是老者了,现在真的看起来很是卑微。

    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被重鑫祺紧紧扣住小手向着门口走去……

    一路上,水慕多次欲言又止,但是看向重鑫祺铁青的脸色,到嘴的话语还是止在了唇边,原本还在担心是否被重鑫祺发现端倪,现在看来是自己多担心。

    ……

    回到酒店总统套房之后,重鑫祺便一个人锁在房间里,水慕在门口辗转反侧,不知道怎么去劝慰重鑫祺。

    重家的那档子事,总是让人难以捉摸。

    似乎重墨和重恩的关系也不是那么的好……

    思绪有些错杂,万千,水慕唇色抿起,却意外的接到了重恩的电话!

    “喂,爸……”

    水慕不敢贸然开口,知道重恩打电话来是关心重鑫祺的情况,但是男人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之中,看得出来情绪非常不好!

    “水慕,我对不起你和鑫祺,还有重墨……当年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手造成的,误会了鑫祺这么多年,也间接害死了鑫祺的妈妈……”

    水慕:“……”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自己在房间门口只听到两个人在奋力争吵,但是吵架的内容听得不太真切,唇色抿起,听得出来重恩的声音都在颤抖,低喃道。

    “其实都是误会,您做错了事,现在也后悔了,时间久了,鑫祺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的……”

    水慕确实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一个父亲,自己也从来都没有和父母辈交流过,只不过自己也曾被重恩的眸光感动过。

    那是一种无奈和难以言语的悲伤……

    “爸,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把往事讲给我听一下……我愿意和您一块儿分担,解开鑫祺心底的结……”

    酝酿很久的话语被说出口,水慕唇色上扬,嗓子温柔至极,如同流水一般,一点一滴滋润到重恩的心田,许久之后,才在电话那头缓缓的回应道。

    “好……”

    一声好字,水慕等了许久,唇色上扬,终于可以对重鑫祺了解的多一些了,看着紧闭的房门,挑选了一个较为安静的阳台坐下了身子。

    准备认真倾听重恩要讲的故事……

    ……

    关于重家的往事,虽然男人洋洋洒洒的讲了半个小时,但是水慕的心思却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因为往事太过于悲怆了,难怪重鑫祺不能原谅重恩,原来渊源会是如此的之深……

    当年重恩居然安排人去试探重鑫祺的妈妈,同时因为一张调换的亲子鉴定,来判断重鑫祺不是重家的孩子,从而被无视冷待了这么多年!

    水慕不光为重鑫祺感觉到悲伤,同时也为重恩感觉到可悲,偌大的重家,往事居然如此不堪回首。

    许久之后,水慕听着电话那头的长者已经泣不成声,唇色抿起,低喃道:“爸,您不要太担心,我会好好做鑫祺思想工作的……你们总有一天会和睦共处的……”

    “好,水慕,刚刚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认定你是我重家的儿媳妇……拜托你了!”

    “是,爸,我会尽力的……”

    水慕没有用努力这个词,因为用尽力的话,似乎会更加的让男人放宽心,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水慕挂断电话之后在阳台看着静谧的夜色有些萧条,可能很多人崇尚豪门,殊不知豪门如此的不堪,不堪到让人难以直视。

    水慕也真的是醉了……

    ……

    因为重鑫祺晚宴上没有吃什么东西,所以水慕特地准备了一碗小米粥端在了餐盘里,轻轻的敲着门,等待着重鑫祺的反应。

    许久之后,房间里的男人才缓缓的打开了房门,俊逸的脸颊难掩疲惫之情。

    “唔,我套房服务叫了一碗粥,你尝尝……”

    重鑫祺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已经褪去了精致的礼服,一套简单的居家服越发的衬托出女人的娇小可人,蓝眸微微一暗。

    女人明眸善睐,笑靥如花的模样,到底是让自己根本难以招架,许久之后,低喃道:“好……”

    还算乖!

    水慕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走进了男人的房间之中。

    偌大的总统套房,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有多个房间,自己每次和重鑫祺在外出差,都会选择有两个独立房间的套房,方便两个独立使用。

    水慕视线在看到沙发处的时候,闪过一丝暗光……

    那天,自己和重墨,似乎!

    ……

    “吃吧,你喝了一些酒,没有吃饭菜,喝点粥可以暖暖胃……”

    水慕仔细的将自己面前的粥盛在了小碗之中递给了重鑫祺,嘴角上扬,杏眸满是柔和,站起身子,走到了男人的身后,伸出小手轻柔的揉捏着男人的肩膀。

    “刚刚他给我打电话了……”

    水慕选择如实相告,两个人本来就是夫妻,夫妻之间有善意的谎言,但是却不应该有隐瞒……

    “嗯……”

    重鑫祺似乎并不意外重恩来找水慕,因为这个像极了男人的手腕,无所不用其极,只不过重恩一向是巧舌如簧,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博取同情心。

    水慕:“……”

    水慕嘴角的笑意一凝,深呼吸一口气,决定把话说满了。

    “鑫祺,他告诉我往事了,包括你妈妈的事情……”

    “我觉得爸是真的心里悔悟了,不然也不会整个给我的感觉这么悲怆,完全在乞求一般……鑫祺,何必让事情为难自己呢,过去的就过去了,还是得往前看!”

    水慕知道自己站着说话不腰疼,自己感觉不到感同身受,但是却莫名的觉得自己对于这件事情早有预料。

    甚至于经历过一般,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到前方的男人僵硬的厉害,伸出双手环住了男人的颈脖。

    “重鑫祺,小气的男人最不可爱了……唔,这点小家子气,以后怎么作为长辈教育后辈呢?”

    说到长辈后辈的问题,重鑫祺蓝眸微微一变,放下自己碗,伸出大手握住了女人纤细柔嫩的小手,放在唇边啄吻。

    “慕慕,你在电话里面说要个孩子,是真心的嘛?”

    今天在餐桌之上,再度被重恩问到这个问题,女人的回答可圈可点,让自己再度心头一暖。

    水慕:“……”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心头漏跳了半拍,但是重鑫祺却没有给自己任何闪躲的机会,将自己整个人直接抱在了怀中。

    清澈的杏眸对上男人深邃的蓝眸,柔声的说道:“是真心的,唔,比起金刚石还真……”

    要知道金刚石是世界上最坚硬的物质,没有之一!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重鑫祺的蓝眸深深地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薄唇微微抿起,虽然知道女人言不由衷,但是却感慨她的善良和真心诚意。

    “慕慕,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吧……”

    水慕:“……”

    女人因为男人的话心莫名的漏跳了半拍,脸色微微一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心头错综复杂的厉害,有一件事情,自己想要坦白。

    “鑫祺,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其实我在K市,有一天晚上,我和……”

    重鑫祺脸色微微一变,看着女人急于脱口而出的话,下意识的伸出大手捂住了女人的唇瓣,低喃道。

    “没关系,不用解释,我愿意相信包容你的一切……”

    水慕杏眸微微有些湿润,有这么一个男人在自己身侧肆无忌惮的宠溺着自己,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鑫祺,谢谢你……”

    男人的薄唇越贴越近,水慕缓缓地阖上了杏眸,准备迎接男人的索吻,心底莫名的恐慌的厉害,但是却强忍住自己不去发作,挣扎。

    如期而至温柔的索吻,水慕十指紧握扣在手心之中,活生生的将手心撕开了一道口子,鲜血一滴一滴从手心滑落,水慕却丝毫都没有发现。

    还是重鑫祺率先嗅到了空气之中的血腥味,睁开了蓝眸,恋恋不舍的从女人的唇瓣之上离开,视线看向女人的右手,握住女人的右手缓缓地展开。、

    印入眼帘的是*裸的血痕,狰狞一片……

    重鑫祺的蓝眸几乎是瞬间凝结成冰,心头莫名染上一抹难以言语的悲怆,心底万念俱灰。

    “还是不可以对嘛?”

    水慕:“……”

    重鑫祺和自己的亲吻不同,自己感受不了恋人的那种缠绵,而是感觉到在受刑,惴惴不安,对上男人失望的蓝眸,自己还是伤害了重鑫祺了!

    “其实是我太紧张了,鑫祺,我可以再试一次……”

    杏眸湿润的厉害,伸出小手攥紧男人的手腕,颤抖的厉害,深呼吸一口气,水慕试图去亲吻男人柔软的唇瓣,却被重鑫祺用力的揽入怀中。

    “没关系,我愿意等你……哪怕一辈子都可以……”

    哪怕是她就算是失忆之后,还是会第一个爱上的人是重墨,但是她可以在一起的人,就只有自己而已,仅此而已!

    自己也真的是醉了,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不择手段,令人发指……

    水慕:“……”

    水慕听得出来男人温柔至极的话语,忍不住泣不成声,鼻尖有些酸涩,嗅了嗅鼻子,低喃道:“嗯……”

    一个愿意等你一辈子的男人,肯定是最爱你的男人……

    水慕唇色一淡,脑海之中却闪烁着重墨的俊脸!

    沐妍行踪不定,但是重墨却愿意这般挚诚的等待着沐妍,算不算是,重墨爱着沐妍爱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呢?

    ……

    清晨:

    水慕从睡梦之中醒来,发现自己枕在重鑫祺的怀里,昨天自己哭着哭着在男人的怀里睡着,一晃儿居然两个人盖着被子只聊天睡了一晚上。

    就算是只聊天,水慕唇色一淡,恐怕自己是在说梦话,重鑫祺在和自己说梦话而已。

    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身侧的男人,唇色一暖,坐起身子,简单的洗漱之后准备叫客房服务。

    但是前脚走到客厅,却意外地听到了门口的铃声响起。

    水慕眸色一淡,暗暗猜想会不会是燕铭的工作人员,伸了一个懒腰,水墨简单的伸出小手理了理发丝,向着门口走去,随意的打开房门,却因为门外的男人,愣在了原地。

    重墨!

    他怎么会在这儿……

    “鑫祺他在休息,你有事嘛?”

    两个人昨天的不欢而散,如今的尴尬对面,女人一身随意的睡衣,慵懒到了极致,尤其是随口说出的鑫祺两个字,让重墨的黑眸微微一暗,低喃道。

    “大哥……大哥让我来拿一个文件,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休息了……”

    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两个人昨天做了些什么,重墨心底的占有欲和极度之心已经开始爆棚,但是却在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情绪爆发出来。

    他们俩是夫妻,做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应当,自己不能少见多怪……

    哪怕是这个女人如处子一般!

    但是确实不是第一次……

    所以,她第一个男人是重鑫祺!

    只要一想到这个认知,重墨几乎嫉妒爆棚,想要亲手毁了自己和面前这个女人,昨天一宿未能入眠,自己脑海之中,想的人都是她!

    水慕:“……”

    自己都不曾知道重鑫祺让重墨过来拿文件,尤其是男人这般黑眸锐利的沉思,显然是已经在自行遐想自己和重鑫祺关系了。

    眸色一淡,一抹暗光在杏眸深处一闪而过。

    如果是重鑫祺误会了,那么就误会到底吧!

    “他还没有起,麻烦你在沙发等一下……我去叫他……”

    水慕眸子清澈的厉害,看向重墨满是提防,唇色上扬,率先向着房间走去。

    重墨看向水慕的背影,唇角的笑意凝结成冰,自己所有的自制力全数崩塌,只想拥这个女人入怀。

    可是到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黑眸微微一闪,深呼吸一口气,难得兄弟俩的相处,可是偏偏自己再见重鑫祺的时候,战战兢兢,格外不安!

    ……

    水慕简单的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之后向着房间走去,看着床上男人慵懒的模样,唇角的笑意一暖,轻柔的捏了捏男人的鼻尖,低喃道。

    “重鑫祺,起来了,重墨在外面等你……他说要跟你拿一个文件……”

    “嗯……”

    格外磁性的嗓音让水慕唇色微微染上一抹暖意,虽然杏眸满是困惑,为什么重鑫祺一大早上就让重墨过来。

    难道是早有安排!

    “起来了,别赖床了……”

    水慕伸出小手揉了揉男人的俊脸,看着男人嘴角的笑意,心头满是错杂,深呼吸一口气,低喃道。

    “我先去叫客房服务,准备一些早餐,你洗漱之后去见重墨吧……”

    “唔……”

    水慕被男人整个抱在柔软的大床之上,随即男人整个高大的身子覆盖在身上,俊脸无止尽的逼近,水慕快速的伸出小手挡在了自己和男人的唇边之间。

    “鑫祺,我没有刷牙……”

    借口还是拒绝,重鑫祺蓝眸染上一抹暗光,许久之后轻笑出声,低喃道:“没关系,我也没有刷牙……”

    但是到底只是啄吻女人柔嫩的手心,满是柔情蜜意。

    水慕感觉到手心暖暖的,痒痒的,男人的吻仿佛是羽毛一般在手心撩过,嘴角的笑意有些凝结。

    “鑫祺,重墨在客厅等你……”

    “嗯,我知道……”

    不然也不会让他来拿文件了,自己要彻底断了他的念想,让他止步,就算这个女人和沐妍有几分感觉上的相似。

    但是这个女人目前只是水慕!

    “那我先去叫客房服务准备早餐了,小懒虫,快点起来……”

    “好……”

    吻不上女人柔软的唇瓣,但是却可以啄吻女人柔软的手心,水慕唇色上扬,挣扎起身,简单的拿了一套运动服向着浴室走去。

    重墨来了,自己总不能穿着睡衣衣衫不整吧……

    ……

    重鑫祺换好衣服走出房间的时候,重墨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变化万千的景色,白天的景色比起夜晚还是差了一些。

    黑眸微微一暗,那天晚上,她的背影,让自己欲罢不能……

    视线看向身侧的沙发,过往的回忆在脑海之中快速的一闪而过。

    那天晚上,两个人缠绵之地就是在沙发之上,而且自己还用她的发丝捆绑了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思绪错综复杂,萦绕在心头,重墨黑眸暗沉的惊人,当初自己和沐妍在一起的时候,大哥虽然对于沐妍百般在意,但是终究只是藏在心底。

    如今这个不是沐妍的女人,只是有那么几分相似,还不至于让自己欲罢不能……

    况且,她是重鑫祺的妻子!

    ……

    “墨,你来了,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和他在酒店里大吵了一架,回来之后有些不舒服,折腾了比较晚,苦了慕慕一直在照顾我……”

    重墨:“……”

    重墨颀长的身子转身,身后的阳光仿佛在男人身上镀了一层精光,唇色抿起,他自然是指重恩了!

    重鑫祺一直在心底过不了那个坎,原谅不了重恩。

    失去了母亲,如今暖暖也是生死未卜,行踪不定,如果是自己,恐怕也会奔溃吧。

    不过折腾了很久,黑眸微微一闪,这句话暗示的意味太过于明显了,夫妻之间的亲昵,确实是感情非常好。

    “大哥,大嫂很好,很优秀……”

    中肯的评价却是发自内心的,这个女人足够的有气场,在共事上,英气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生活之中,千姿百态,魅惑人心,让人欲罢不能。

    “是啊,能娶到她是我的缘分,本来早就想让你们见面了,但是不想告诉他,所以一直都耽搁了,如今燕铭以后或许打入国内市场,彼此交集多了,还是要介绍清楚才对……”

    重墨:“……”

    自然是要介绍清楚的,否则,自己对于水慕也不会有这么一个全新的认知了!

    “嗯……”

    重墨大手紧握成拳,黑眸微微一闪,两个男人对立而站的时候,水慕正好换好了衣服,简单的洗漱之后出门,看到兄弟俩这般架势,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先去叫客房服务,你们俩慢慢聊……”

    嘴角漾开一抹浅魅的弧度,水慕虽然心底惴惴不安,但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小手微微紧握,瞒一天算一天,自己也不想让他们兄弟反目。

    ……

    重鑫祺看着女人纤细的背影,认真的打扫着餐桌,唇色上扬,起身,拿起准备好的文件递给了重墨,低喃道。

    “墨,我们下午回国,这个是燕铭和重氏合作的股份分成内容……”

    “下午就走了嘛?”

    脱口而出的话,重墨黑眸微微一闪,对上重鑫祺探究的眸色,才发现自己真的是言多必失了。

    控制不了自己的言语,表现出如此过激的关切。

    “我只是觉得你难得回来K市,应该多待几天,爱妍和小牧也没有见到……”

    ……

    水慕叫完客房服务回来之后,就看到重墨在说爱妍和重牧的事情,唇色一暖,伸出小手揽着重鑫祺的手臂,低喃道。

    “鑫祺,我想看看他们俩……”

    才一天没见,已经想得不得了了……

    ------题外话------

    感谢13365143957的评价票,感谢jean348,zhangj7107月票,大家看文快乐,嗷嗷嗷,纠结的日子快要过去了,马上就是乐呵呵的段子了……嗷嗷嗷,我是亲妈,亲妈……瞅文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