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九十章 小气的男人!【精!】

第一百九十章 小气的男人!【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慕走出酒店的时候,直接伸手揽了一辆出租车,坐进车内的时候,直接拨通了手机里那个无比熟悉的号码。

    “鑫祺,我想和你见一面,地点你选择吧……”

    电话那头似乎是荒芜了许久,就在水慕以为时间都要停止了一般,才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好。

    单单一个字,就已经让水慕眸子湿润的厉害,整个人觉得经历了一场劫难一般,重鑫祺就是施加劫难的人。

    ……

    水慕出租车报了地址之后,过了许久,终于达到了目的地,唇色抿起,看着面前熟悉陌生的建筑,嘴角噙着一抹浅淡的弧度。

    K大!

    重鑫祺把自己叫到这儿有什么目的!

    难道说自己是这所大学毕业的嘛?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简单的付了司机费用,直接向着学校走去,达到重鑫祺指定的地址,唇色抿起,是一座礼堂性质的建筑。

    看起来还是非常巍峨大气的,只不过不知道重鑫祺把自己叫过来有什么特别的寓意。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直接推开了大门,印入眼帘的,就是重鑫祺一身风衣,直接坐在了礼堂的第一排。

    的确是一座教堂,而且很像是欧式城堡的建筑,很特别,看来是K大保存很好的古建筑之一。

    为什么这儿让自己觉得有些神圣,因为耶稣的十字架,就高挂在自己的面前。

    “你来了……”

    重鑫祺脸色凝重的站起身子,看着自己面前一身白色雪纺,恍如仙子的女人,唇色抿起,蓝眸满是诚挚的爱恋,看着水慕心头莫名的发慌。

    添堵的厉害……

    如今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深情款款,很有可能就是在蕴藏谎言,重鑫祺,我要怎么才可以信任你,你要不要告诉我?

    万千的情绪在心头错综复杂,水慕微微垂下眼眸,许久之后,低声回应道。

    “恩……你怎么会选择这儿?”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直接坐在了男人的身侧,陪着男人一块儿郑重其事的看着面前的十字架祈祷,洗净自己的心灵。

    有些事情,并不是你做了,人不知,鬼不觉,人在做,天在看。

    所以这个世道才会有所谓的因果报应……

    “陪我做个祷告吧,结束之后告诉你……”

    重鑫祺一直在国外长大,所以信仰耶稣,双手紧握,放在胸前,认真的闭上眼眸,祈祷,满是虔诚和真挚。

    水慕:“……”

    很好的一个拖延时间的战术!

    水慕美眸婉转,如水一般的眸子认真的凝视着自己身侧的男人在祈祷着自己心底的愿望。

    愿望大致有些什么,其实自己心知肚明。

    无外乎是自己不要离开,无外乎是自己要幸福,无外乎是原谅他……

    静谧的教堂散发着庄严严肃的气氛,只不过水慕的手机一直在震动,是重墨的电话,水慕脸色微微一变,许久之后,唇色抿起,直接选择了关机。

    其实解决事情,往往当事人比较好。

    至于重墨,他只需要知道结果就好,或者是他们兄弟俩有什么事情,他们兄弟俩自己去处理就好。

    ……

    良久的祈祷完毕,重鑫祺缓缓的坐正了身子,薄唇轻启,低喃道:“阿门……”

    看着梦寐以求许多年的女人一直坐在自己的身侧,美眸善睐,满是虔诚和敬意,薄唇抿起,低喃道。

    “我刚刚许了三个愿望,你要听嘛?”

    “不用了,心愿的话就像是梦想,而梦想就像是内衣一样,必须得有,但是不需要见到人就得展示一下,心愿的话自己知道就好,不需要逢人就说,哪怕我是你心愿的当事人……”

    水慕杏眸满是清丽的光芒,看向自己身侧的男人,唇色抿起,嘴角上扬,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鑫祺,我今天单独约你出来见面,是想听你讲故事的,偶尔做一个真实的说故事的人,其实还不错?”

    “比起你和我有关的心愿,我更想听你告诉所有我的故事……”

    水慕清澈如水的眸子认真的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毫无闪躲,对上男人潋滟的蓝眸,杏眸已经忍不住噙满了泪水。

    自己的故事,其实如果不是不由己,又怎么会希望从别人的嘴巴里说出来呢?

    所以说,自己就是一个闹剧和笑话,失去记忆的一张白纸,任由这个男人涂鸦。

    “好。”

    那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重鑫祺唇色抿起,蓝眸满是暗淡的眸光,看着女人眼角的泪水,想要伸出小手去触摸女人的脸颊,拂干泪水,但是却被女人下意识闪躲的动作僵硬在了原地。

    现在的自己,连替她擦干眼泪的资格是不是都没有了?

    坐起身子,认真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十字架,庄严肃穆,重鑫祺唇色抿起,认真的说道。

    “之所以约你在这儿见面,K大是你的母校,你是沐妍的时候一直希望可以在这儿办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只不过那个时候你心底的新郎不是我也不是墨,而是另外一个男人……”

    水慕:“……”

    K大的学生,水慕其实心底造就有了这个可能的认知,没想到确实是这样,在母校的教堂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步入殿堂,确实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看来除了重墨,自己之前还有过心仪的恋人,不过按照这个情况来说,多半是被重墨强取豪夺给霸占了。

    水慕不动声色,听着男人继续在回忆过往,唇色抿起,因为自己毫无所住,所以对于过往的一切,自己只能选择听故事。

    “和你第一次见面是在警署,那个时候,我们俩的目的都是为了保护同一个男人,后来就对你一见倾心了,我时常在想,那么一个柔弱清冷的女人,怎么会是我的弟媳妇呢?”

    “后来就对你一发不可收拾了,我曾经想要帮你离婚,带你离开,只不过凡事都不可能只是想想那么简单,因为对于你,我放手不了……”

    “不过,我也在犹豫徘徊,因为墨是我的弟弟,对于他我一直心存歉意,但是爱你的心思几乎是让我成为了生活的傀儡,我每天在想的事情都是如何把你收入怀中,狠狠的吻你,爱你……”

    水慕:“……”

    重鑫祺寥寥数语,就已经把大伯挚爱弟媳妇儿心思展露无遗,水慕眸色微微一淡,双手紧紧的交缠相握,卷成麻花状。

    心底有多么纠结,手上的姿势已经完全展露无遗……

    “后来呢!人性的自私一面,这一点我懂,也可以理解和明白,接着说吧……”

    重鑫祺渐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回忆到了往昔,全数都是最美好的画面在脑海之中无止尽的徘徊。

    许久之后,再度柔声的接着说道:“后来,有一天晚上,我接到了你的电话,里面是求救的声音,后来我赶到现场的时候,你倒在血泊之中,双手紧紧的护住高高隆起的腹部,双腿之间已经染满鲜血,脸颊之上被人用利器划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但是所有的血液均是呈现暗红色……”

    水慕:“……”

    重鑫祺的话让水慕眸色一暗,自己怎么会涉险呢?

    而且怀孕几乎是要临盆,还一个人出来被毁容,重墨呢,按理说重墨根本不会让自己一个人出行。

    未知的事情,水慕杏眸微微一闪,锋利的指甲嵌入手心之中还浑然不觉。

    “后来,你把奄奄一息的我就走了,洗去了我的记忆,顺带将生下来的孩子交给了重墨嘛?”

    水慕话语之间极尽薄凉,看着身侧男人渐变苍白的模样,清丽的眸子满是指责和批判。

    “我没有洗去你的记忆,你的血液一直呈现暗黑色,这一点你自己应该有留意到,你中了钩吻得毒素,虽然毒发的关头你注射了解药,但是却还是抵挡不到毒素的入侵。你是在中毒的情况之下刺激到记忆,所以才会失去记忆的,至于孩子为什么交给墨,当初我抱着你在手术台上生死未卜的时候,你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告诉我保护孩子,孩子是你送给重墨最美的礼物……”

    水慕:“……”

    画面太过于悲伤,水慕脑海之中已经脑补不了那样极致的画面,唇色抿起,当年自己应该是在中毒的情况之下不得不离开重墨的。

    心底应该是挚爱着这个男人,否则也不会在手术台上生死未卜生着孩子,脑子里的念头则是把孩子交给重墨的!

    杏眸微微一闪,唇色抿起,伸出小手握住了重鑫祺的大手,柔声的继续低喃道。

    “后来呢?”

    “后来,因为救治情况,所以当时我直接把你带到了北美,请了最专业的医生为你调理身体,产后的你,身体极其虚弱,另外,你身上的毒素还没有解开,脸颊之上的划伤触目惊心,浑身上下伤口不胜枚举,我那个时候在想,把你医治的情况稳定了,再告诉墨来接你……”

    已经逼近事实的真相了,重鑫祺也没有必要再继续隐瞒,坏人也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总是需要那么一个过程。

    在最开始的时候,自己也不曾想要霸占自己这个弟媳妇,脑海之中,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计一切的去救她,护她安好。

    哪怕是把自己的命都赔上,也无可厚非……

    “后来,医生告诉我,你身上的毒素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却让你失忆了,还有你的脸已经被毁的体无完肤,所以只能尽快整容,与此同时,我接到了爸的电话,李冰儿最后的口供是把你丢弃在大海之中,你必死无疑,或者准确的来说生存的几率几乎是为零……”

    水慕:“……”

    后面的话,水慕已经听得不太清楚了,脑海之中迅速的过滤了重鑫祺说过的所有的话。

    一字一句,恍如把当年的血难再重新的演绎了一遍,那种感觉触目惊心。

    坏人不是一蹴而就的,也是在不断的选择的,重鑫祺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选择出了错,他不应该最终让自己的私心做了祟。

    “你的故事讲完了,下面是不是该我了?”

    水慕嘴角漾开一抹极其明媚的笑意,站起身子,静静的走到教堂的前端,站在十字架下,感受着心灵的净化,直直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清澈如水的明眸毫无其他复杂的情感。

    “唔,我的故事似乎很简单,因为主人公只有两个,或者准确的而言,我故事里的主人公只有那么一个……”

    水慕对上男人微微错愕的眸色,在讲台之上踱步,婉转,像是一个翩翩起舞的精灵一般,但是实际上踱步的过程,恰好是把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

    “在我记忆以来,第一年似乎是很痛苦的一年,为什么我用了似乎这个词,因为人嘛,活着的时间那么短,自然要记着一些愉悦的,开心的的事情,何必自讨苦吃,记得一些悲伤的事情呢!所以,在我的记忆浅薄处,我记得的重鑫祺,是模糊懵懂的……清醒之后,疼痛在浑身上下无止尽的蔓延,有一个男人几乎是每天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的照顾我,照顾的我体贴的不得了……”

    重鑫祺因为女人的话语,蓝眸湿润的厉害,大手紧握成拳,非常想要把面前的女人拥入怀中,但是却只能强忍住自己心头错杂的情感在翻腾。

    “那个时候呢,我就在想,这个男人如此的照顾我,不是我爸,就是我的爱人,后来,你第一次完整的呈现在我的面前,可能是我拆纱布的时候,我当时愣住了,这个男人一双蓝眸,长得真的是好帅,好帅,那么一定就不是我爸了,肯定是我的爱人,或者是爱我的人……”

    水慕唇色渐暖,虽然那段时光带给自己尽是身体上的痛楚,但是有那么一个王子一直在悉心照顾自己,陪伴自己,所有的痛苦,都变得可以忍受的了,而且回忆也变得唯美了。

    “对不起……”

    泪水从眼角滑落,重鑫祺看着面前极其精致的女人,重生之后的水慕,几乎是自己一手打造,倾尽心力。

    这个女人,是自己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她就是自己命一般的存在。

    年轻的时候,经常听说爱谁谁谁跟命一样,那个时候自己一笑而过,怎么会有这种女人呢,可是当自己实实在在的遇见沐妍之后,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个女人,就像是毒药一般让你甘之如饴。

    而且时时刻刻面对着毒发的危险,脑海之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毒发的时候,让她离自己远一点,省得吐出来的鲜血吓坏她。

    “对不起……呵呵,鑫祺,虽然我很想说没关系,但是真的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可以有一句没关系的……唔,故事还没有讲完,那么我接着讲了……”

    “我等到可以下床的时候呢,周围尽是陌生,我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甚至于周围的语言对于我而言都是陌生的,除了你的中文,那个时候我无比的依靠你,我觉得这个男人势必是我未来的依靠,我所有的一切都要靠着他,因为他就是我的安全感……对于一个女生而言,安全感是很重要的事情,那个时候,你就是我的全部,我所有信任的来源……”

    “鑫祺,你可能不知道,虽然我换了一副容颜,极其精致,但是心底是自卑的,我想要为你付出,想要能够自力更生,所以我疯狂的学习英语,疯狂的想要向着你靠拢,所以当知道燕铭需要公关的时候,我义不容辞的站了出来,可以和你并肩作战……”

    “唔,在燕铭这2年的时间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全部都是你教给我的,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你可以很好,你的事业也可以很好……我唯一对你歉意的地方就是我们俩明明是夫妻,但是因为我的缘故,却无法真正的成为夫妻,我无数次告诫自己要对你动心,你是我的丈夫,但是事实上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爱情无法强求,在我的心底,你就像是我哥哥一样的存在……”

    “我曾经的心愿,是陪着像我哥哥一样的你,一块儿做你的事业,一块儿平安幸福到老……”

    故事说到了尾声,水慕泪水早就抑制不住的从眼眶滑落,整个人颤抖的厉害,实在是难以言喻自己心底的错杂情感。

    重鑫祺,你曾经是我最相信的人,你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让我痛苦,信任一旦被打破,难道你不知道任何东西都难以弥补了嘛?

    “重鑫祺,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水慕蹲下身子,将自己整个人埋在双腿之间,忍不住泣不成声,看着重鑫祺同样也是泪水横流,大阔步的走到女人面前,蹲下身子,轻柔的将女人揽入怀中。

    “对不起,慕慕,对不起……”

    再多的对不起,也弥补不了女人心底的悲怆,重鑫祺唇色抿起,蓝眸满是悲伤和歉意,越发用力的将女人抱入怀中,唇色抿起。

    “我三年前经常在想,如果我在墨之前遇见你,那么是不是我们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你第一个爱上的人可能是我,不是墨,所以三年前,我做了尝试,让一个全新的你遇见了我,结果证明,你还是不能爱上我,可能这就是宿命……”

    宿命!

    宿命这个字眼让水慕头皮有些发麻,如今的自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根本不知道过去的自己,根本就是一个迷乱不堪的人。

    宿命这个字眼,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嘛?

    命中注定,自己兜兜转转和重墨这么多年,终究两个人还是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对于这个男人,自己爱恨不得。

    他这么多年的贴心照顾,只是因为爱情……

    但是又因为他的自私,让自己活生生的和两个孩子分别了三年,缺失了这么多年的母爱了自己要怎么办?

    问题太多,太繁琐,水慕已经无暇顾及了,整个人在重鑫祺的怀里哭泣的厉害,颤栗不已,甚至于忘记了反抗,只是一味的哭泣。

    “重鑫祺,我恨你……你真的是太自私了……”

    “嗯,可是我怎么办呢,这样自私的我,唯一想要做的事,就是爱你,为了爱你,我可以不顾一切,包括不顾兄弟手足之情,这样的我,我自己也是憎恶的……直到现在,我还舍不得放开你……”

    水慕:“……”

    水慕眸色一淡,忽然想到了之前重鑫祺让重恩来卡尼岛的事情,男人执念了这么多年的事情,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唇色抿起,直直的看向男人潋滟的蓝眸。

    “鑫祺,如果你真的是爱我,那么就跟我离婚吧,放心,我不想和重墨在一起,我如今只想和爱妍和小牧在一起,重家太不堪了,我也招架不住你们俩……”

    重鑫祺:“……”

    离婚的字眼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如今从女人嘴里说出来要和自己一拍两散,那种感觉还是疼得厉害,几乎是要把自己的心尖都狠狠的践踏在脚底。

    唇色抿起,重鑫祺蓝眸染上一抹光亮,伸出大手扣住了女人纤细的手腕。

    “既然你也不想和墨在一起,为什么不给我这个机会,我不想放开你的手,真的一点都不想……”

    重鑫祺执念的厉害,水慕挣扎不开,看向男人的蓝眸,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杏眸深处一闪而过。

    “重鑫祺,你根本不知道我心底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我想要的是自由干净的,没有欺骗的环境,你给不了我,所以,既然给不了,那么就放过我吧……”

    水慕唇色抿起,杏眸满是认真和真挚,看着重鑫祺的蓝眸越发的暗淡了几分,握住女人小手的手腕力道在缓缓的松开。

    她最想要的却是自己最不能给的,她最想要的是让自己松开她……

    “她在为难自己,她究竟知不知道呢?”

    “我……我再考虑一下,慕慕,你也好好考虑一下,我真的不想就这么放开你,现在你的记忆里,我有很大的比重,我愿意把孩子接到我们的身边,让你可以不再错过孩子健康的成长……”

    水慕:“……”

    无力的挣扎,水慕唇色抿起,整个人无力的站起身子,痴恋的人,注定了是最执着的。

    现在重鑫祺就在真切的演绎着什么叫做执念,唇色抿起,杏眸微微染上一抹寒光。

    “我先回去了,孩子在等着我,孩子的爸爸也在等着我……”

    水慕说到重墨的时候,特地拿孩子的爸爸,这个字眼进行替代,看到重鑫祺眸底的那一抹受伤,唇色抿起。

    事实胜于雄辩,重墨虽然现在和自己的关系错综复杂,但是说到底,他还是自己孩子的父亲,曾经自己爱过的男人,只不过是现在已经忘记爱他的感觉了。

    重鑫祺:“……”

    所有的力气,再度被抽走,因为在水慕的世界里,如今只有孩子,至于重墨,则是她孩子的父亲,两个人千丝万缕的关系根本就割舍不断。

    蓝眸暗沉的惊人,唇色抿起,许久之后,看着女人的背影,低喃道。

    “慕慕,我是不会放手的……只要你一天没有爱上重墨,对于我来说,都是机会……”

    水慕:“……”

    男人对于自己而言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水慕微微阖上杏眸,心头万千情感在错杂纷呈。

    “随你……”

    说完,水慕直接向着门口走去,走出礼堂的门口,却意外的看到了重墨颀长的身子,在偌大的校园之中,重墨颀长的身子,精致的容颜,吸引了无数学生的驻足。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来了,但是男人却可以一直在门口听着自己和重鑫祺说话,而不走进去,实在是让人费解。

    按理来说,重墨的占有欲惊人的厉害。

    “哇塞,重墨啊,重氏的总裁,他居然在我们学校啊,他是在等那个女人嘛,他们俩什么关系啊!”

    “重墨长得好帅呢,那个女人长得也好美,两个人好般配呢?”

    “嘿嘿,有钱就是任性……”

    人群之中传来学生的窃窃私语,水慕唇色一抿,不选择直接走向重墨,而是走向了校门口的方向。

    有种东西叫做看走眼,自己的离开,实际上在告诉那些学生,重墨在等待着的人根本不是自己。

    水慕还没有来得及走几步,纤细的手腕已经被男人扣在了手心,直接大阔步的被拉向校门口的方向。

    重墨这么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让现场所有的女学生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然是霸道总裁,实在是太帅了。

    已经有非常多的女学生,按耐不住心底的激动之情,对着水慕和重墨纠缠的模样,拍照留念传微博。

    水慕:“……”

    水慕被重墨如此的动作刺激的脸色微微一变,精致的脸颊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重点是杏眸之中遍布着未干的泪痕,每一处泪痕都在宣告着刚刚女人的情感变动。

    重墨疯狂的想要质问自己面前这个女人,但是质问的话,无论如何都舍不得说出口。

    但是自己说得稍微重了一些,面前这个女人自己抓不住,就得离着自己远去。

    这般想着,重墨扣紧女人纤细手腕的动作越发的收紧了几分……

    水慕:“……”

    水慕感觉到男人动作的变化,杏眸微微一顿,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索性放弃了所有的挣扎,任由男人的大手扣住自己的手腕向着车库方向走去。

    坐进了车内,水慕唇色抿起,将自己的手腕从男人的大手手掌之中解救开来,快速的拨通了詹姆斯的电话。

    “慕小姐,请问有什么要吩咐的嘛?”

    詹姆斯明白,水慕不会闲到无缘无故的跟着自己打电话唠嗑的,给自己打电话,肯定是工作上很重要的事情。

    “帮我拦截一下K市媒体那边关于我和重墨得绯闻照片,越快越好,另外,如果遇到学生发微博这类的第三方传媒,暂时让技术把她的账号和密码改了,高价收购她们手中的照片……”

    詹姆斯:“……”

    詹姆斯原地一个激灵,慕小姐这么做,怎么感觉是在销赃呢,不想让重总看到她和其他男人的照片呢。

    “慕小姐,这个……”

    “这件事情不用通知重总……”

    詹姆斯:“……”

    神机妙算,不愧是慕小姐,把自己心里想说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了,让自己根本无处遁形,惭愧啊。

    “是,慕小姐,我马上去做……”

    “嗯,另外,处理完了之后,把照片按照我们买回来的价格十倍卖给重氏的公关部,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买,我们这儿还有视频,到时候流传出去对彼此都不太好……”

    水慕一向不做亏本的买卖,不想绯闻缠身的不是自己一个人,还有重墨,自己就不相信重墨可以熟视无睹到这种程度。

    况且对于K市而言,自己是一个陌生的人,而重墨则是非常具有名人效应。

    所以算起来,重墨应该是更担心绯闻缠身,而自己帮他处理了,怎么的也得给点劳务费。

    重墨:“……”

    重墨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分,看向副驾驶位置上女人精明的模样,原本满腔的怒火也隐忧也忍不住轻笑出声。

    很可爱的女人,让自己根本就招架不住……

    完全陷入她无尽的魅力之中,自己就坐在车内,她就已经在算计自己,这个女人,自己真的是太过于骄纵她了。

    “是,慕小姐,我听明白您的吩咐了,马上就去处理……”

    翻十倍价格卖掉照片,詹姆斯也真的是被水慕的商机醉了,果然,慕小姐的思维逻辑,常人根本就难以理解,望尘莫及啊……

    ……

    挂断电话,水慕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照片流传出去,这样对重家的名声都不好,顺带如果被媒体挖掘出来,重墨和身为嫂子的自己,过分亲昵,势必重氏和燕铭的股票都会受到影响,后果不容小觑。

    “之前你去酒店给你买的热饮,买到手上的时候,特地让他们准备了暖壶,现在还是暖的,你喝一下暖暖身子……”

    重墨伸出大手轻轻的将女人眼角的泪水拂去,唇色抿起,深邃如黑曜石一般的黑眸散发着浓浓的宠溺。

    水慕:“……”

    水慕嘴角的笑意一凝,男人似乎是忘记了,中午,是谁把自己的手腕捆绑,让自己动弹不得,只能予以索求。

    现在又在这儿装天使,不知道给谁看?

    不过男人却没有恼怒,到底让水慕有些意外……

    “谢谢,重墨,我刚刚从酒店离开,只是觉得有些话,我和鑫祺两个人说会比较好,毕竟你们之间的兄弟感情,我还不想破坏……另外,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水慕杏眸满是认真的眸色,从重墨手中接过温热的牛奶,但是小手却被男人紧紧的握在手心,连带牛奶一起。

    温热的触感在彼此手心无尽的蔓延开来,水慕忽然觉得一抹异样温馨的感觉在自己的心头悄然滑过。

    那种感觉有些异样……

    “我看着你从地下车库离开,然后坐上出租车的……”

    水慕:“……”

    男人的直言不讳,恰到好处的袭击了水慕的软肋,没想到一切都在男人的控制之中,自己以为逃开,实际上根本对于男人不值得一提。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还好自己刚刚和重鑫祺没有过激的举动,否则现在自己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水慕莫名的感觉到后背一抹凉意,清丽的眸子看向自己面前英气逼人的男人,樱唇轻启,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我后悔了,刚刚应该让詹姆斯把照片的价格提高到一百倍卖给你……”

    重墨:“……”

    果然,女人率真的厉害,重墨薄唇微微勾起,唇色染上一抹浅淡的弧度,衬托出整个人越发的妖媚。

    “我有说认可重氏公关部的人买那些照片嘛,慕慕,我这个人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刚刚之所以那么敢肆无忌惮的把你拉走,就说明我不在意是否被偷拍,反而和你的照片流传出去,正合我意……”

    水慕:“……”

    *!

    这个男人就是个疯子,水慕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想要缩回小手,却被男人紧紧的握在手心动弹不得。

    整个人被压在位置之上,男人鬼魅的气息向着自己无止尽的靠近,几乎是让水慕抓狂的厉害。

    痒痒的呼吸直接喷洒在脸庞之上,那种感觉,很诡异……

    水慕:“……”

    靠之,这个男人,简直了!

    “重墨,有钱虽然可以任性,但是不代表你可以这么挥霍重氏的股票,唔,还有,你压着我难受,麻烦离我远一点……”

    水慕唇色上扬,嘴角扬起一抹明媚的笑意,伸出小手推搡着男人的胸膛,但是看到男人大手紧握的牛奶,让水慕不敢动弹。

    万一一不小心,牛奶洒了就真的是无奈了。

    “不是要喝牛奶嘛,唔,我帮你可好?慕慕……”

    水慕:“……”

    水慕隐约觉得男人在隐忍着心底滔天的怒火,实则上是在关心自己和重鑫祺谈话的内容,但是却别扭的不想把关心的话说出口。

    “我现在口不渴,不想喝……重墨,我刚刚……”

    “唔……”

    水慕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唇瓣已经被男人的薄唇覆盖住,惊讶的愣在了原地,看到男人在自己面前无尽放大的俊脸,知道男人在使用美男计。

    热吻难耐,水慕感受着男人的小心翼翼,但是却强取豪夺的厉害,无奈被索吻,只能默默的忍受。

    看来自己以后被吻都要和重墨收费了……

    许久之后,水慕刚想大口大口的呼吸,却意外地看到了重墨薄唇凑近牛奶的吸管口,喝了一口牛奶,再度俯下身子,狠狠地吻住了女人的唇瓣。

    水慕:“……”

    水慕感觉到温热的牛奶顺着男人的薄唇滑入自己的口中,水慕下意识的想要吐出来,但是却被男人死死的堵住唇瓣,让自己无法吐出。

    水慕没有想到所谓喝牛奶会是这个形式喝牛奶,这个男人,真的是够了!

    ……

    重墨漆黑如玉的眸子深深地看向自己身下的女人,女人嫣红的唇瓣因为自己的热吻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唇色抿起,伸出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女人柔嫩的唇瓣,蛊惑的问道。

    “刚刚你们俩说什么了?嗯?”

    水慕:“……”

    嫉妒,抓狂……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听得出来男人话语之间的暗示,重要的是在关切着自己和重鑫祺所有的言谈。

    看来男人也真的是小心眼……

    “重墨,你这么做真的是很小心眼……想知道我和重鑫祺说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问他呢?”

    重墨:“……”

    水慕感觉到男人扣住自己手腕的力道在慢慢收紧,眸色一闪,嘴角噙着一抹浅淡的弧度,使坏的凑近男人的耳边,低喃浅语。

    “重墨,有没有人告诉过你,霸道小气的男人,是成不了大器的……”

    重墨嘴角抽搐了几分,再不小心,霸道,恐怕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没了,水慕带着两个孩子直接走人了。

    “唔,慕慕,我成不成的了大器,我不知道,但是我器大不大,这一点,你中午不是才体验过嘛?嗯?”

    水慕:“……”

    靠之……

    男人怎么说话这么粗俗,水慕的小脸瞬间涨红的厉害!

    ------题外话------

    感谢15189875721,13365143957的评价票,感谢nannansh,13857828685,鱼舟晚唱,﹏柳絮池塘淡淡风ヾˋ,15189875721的月票,么么,大家看文快乐!本来给重鑫祺设定的结局是悲剧,现在迷惘了,挺心疼的,哎,你们都说我是后妈,其实我是亲妈,真心亲妈,求大家给意见,嗷嗷嗷,最后一天元旦假期了,大家看文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