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男人结了婚就变了!

第一百九十四章 男人结了婚就变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理取闹!

    水慕承认虽然重鑫祺做了错事,的确是应该被惩罚,但是男人如今真的是在医院……

    情况严重,真的要截肢的话,水慕根本不敢想。

    可是重墨却在这儿认定是欺骗!

    至于自己和他的感情情同兄妹,这种事情他都知道,水慕真的是很难想象,昨天晚上自己喝醉了,究竟跟他说了什么。

    嘴角漾开一抹明媚的笑意,水慕几乎已经可以余光看到自己的手腕红肿的厉害,脱臼的痛楚实在是难以忍受。

    “重墨,所谓我拿他当成哥哥一样的存在,还是说我只和你有关关系,全数都是我酒后的胡言乱语,但是你居然相信了,难道不是因为你太蠢了嘛?”

    “让开,我现在要去见他……”

    重墨:“……”

    女人眉宇之间英气逼人,决然的厉害,重墨忽得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就是所谓的相信和被欺骗嘛?

    她在心底终究还是在意的他多一些,所有为自己钩织的就只是谎言……

    重墨觉得有个利刃狠狠的刺向心头,浑身的血液凝结成冰,疼得厉害,几乎是无法呼吸。

    “滚……”

    水慕:“……”

    怒到了极致,水慕已经几乎可以看到男人的青筋在暴起,唇色抿起,心底一抹异样滑过,看到重墨如此受伤的模样,真的很想拥抱他的冲动。

    但是时间来不及了。

    “好,谢谢,我处理完事情,晚上就会赶回去陪孩子吃饭,麻烦你照顾他们了……”

    麻烦!

    重墨嘴角扬起一抹讥诮,看着女人毫不犹豫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但是却吐出如此薄凉和生疏的话。

    自己也真的是够了!

    终于,看着女人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之中,重墨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之上,大手颓然的放下,刚刚如果不是自己百般克制,恐怕就真的是做出自己都难以预料的事情。

    三年前,自己花了三年的时间,让她爱上自己。

    三年又三年,如果自己对于她,有过几次肌肤之亲,但是终究只是陌生人而已。

    重鑫祺已经用了三年的时间,和她建立了丰厚的情谊……

    黯然神伤,重墨狠狠的抡起拳头砸向身后的墙壁,一股钝痛从五指之间蔓延开来,鲜血淋漓,但是重墨也浑然不觉。

    ……

    水慕走出休息室的时候,泪水已经在眼眶之中打转了,一抹委屈在心底悄然滑过,自己刚刚心底很慌乱,很希望重墨可以和自己一块儿出,耐心的跟他解释。

    但是作为攻关三年了,习惯于用自己的言语去攻击所有的人。

    所以说出口的话,全数变成利刃刺向面前的男人,说到底,他也是曾经自己挚爱的男人,也是现在自己……

    水慕强忍住崩盘的情绪,走出休息室,就看到了簇拥上前的媒体,黛眉微微蹙起,不过局内的保安已经主动上前维护了治安。

    水慕眸色一冷,看向爱丽丝唇色一淡,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向着楼下的地下车库走去。

    ……

    一路上,水慕都可以感觉到媒体追逐的身影,以及那些犀利的言辞。

    慕小姐,请问你和重鑫祺和重墨是什么关系!

    您真的同时嫁给了兄弟两个人嘛!

    还是搞暧昧,慕小姐,对于重家两个孩子您是怎么看的,还是说你觊觎重家庞大的家产?

    ……

    一抹烦躁在心头充斥,水慕眸色暗淡的惊人,许久之后看向身侧正在开车的爱丽丝,低声问道。

    “鑫祺究竟是怎么出车祸的?把事件的详细过程告诉我……”

    “好……”

    爱丽丝开车的动作一滞,回想起昨天的惨烈,实在是不忍直视。

    “昨天重总让詹姆斯回来之后,我不放心就去找重总了,重总一直在柏林酒店下面站了一夜,目光都是看着一个方向,据说那个房间是你和重墨一块儿进去的……”

    水慕:“……”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听着爱丽丝的话,心头像是扎了冰一般。

    原来昨天晚上,自己让詹姆斯背着他走进房间休息,他没有休息,而是一路尾随酒醉的自己和重墨进了柏林酒店。

    那么昨天晚上自己和重墨所有举止几乎是被重鑫祺看在眼里的。

    水慕昨天晚上醉酒,记忆已经消磨的差不多了,到底和重墨做了什么事情已经毫无印象了。

    但是看样子,应该是亲昵的不得了,否则重鑫祺也不会执念的站整整一个晚上。

    “后来呢?”

    水慕杏眸一淡,水眸婉转,低喃道。

    “后来我陪着重总站了一个晚上,一夜到天亮的时候,才发现重总的一身衣服是湿的,詹姆斯告诉我,重总是因为身上的湿衣服被你泼湿了,所以舍不得换下来……重总发了高烧……”

    水慕:“……”

    初春的天气,湿的衣服在露天下站了一夜,水慕小手紧握成拳,其中的冰冷和苦楚真的是难以言喻。

    重鑫祺简直就是一个傻子,做着疯狂的事情!

    “那到底是怎么出了车祸的……”

    水慕微微闭上眼眸,整个人疲乏的厉害,一波一波的事情向着自己袭来,人似乎就不曾真正的放松下来过。

    什么时候是个头,真的是不知道!

    “重总不顾发烧,又坚持去酒吧喝个烂醉如泥,然后一边喝酒一边在叫你的名字,出去酒吧的时候,非得坚持自己开车,所以就发生车祸了……”

    水慕:“……”

    水慕听得出来爱丽丝话语之间对于自己的指责,唇色抿起,再多的指责自己也认了,凡事都是自己的错,和旁人无关。

    “嗯……公事的话,让詹姆斯直接交给我,联系我就好,任何人都不要去打扰鑫祺养伤……”

    “是……”

    水慕没敢问重鑫祺伤势怎么样,要到了截肢的情况,那么相比真的是非常严重了。

    不敢问,问不出口,自己要亲口问医生!

    ……

    水慕赶到K市附属医院的时候,重鑫祺已经被转到VIP病房了,水慕深呼吸一口气,一连走到病房门口,脸色都没有任何表情,原本湿润的杏眸早就干涸,定神的透过透明玻璃看着病床上打着绷带的男人。

    男人脸色苍白的厉害,就像是一张白纸,身上大大小小都被绑上了纱布,尤其是手腕处更是打上了石膏。

    洁白的纱布还在不断的向外渗透着鲜血,男人眼眸阖上,安静的就像是不存在一般,水慕可以听到的只有滴滴的药水声。

    “爱丽丝,你在这儿守着他,我先去医生那边打听情况……”

    “是,慕小姐……”

    爱丽丝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冷静的惊人,完全就像是没有心一般,漠不关心,眼泪忍不住从眼眶滑落。

    不知道叫她来是对的还是错的。

    但是病床上的重鑫祺薄唇微微一动,叫的口型全数都是慕慕这两个字……

    这个男人,也真的是醉了,够了!

    如今生死攸关,却在为着那个女人醉生梦死,他知不知道,这个女人,刚刚还在和他的亲弟弟准备领证结婚!

    爱丽丝忍不住泪流满面,不知道是为了病床上那个用情至深的男人,还是在为自己哭泣!

    ……

    水慕浑身战栗颤抖的厉害,要走进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心还是怦怦跳个不停,仿佛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一般。

    伸出小手轻轻的敲了敲自己面前的办公室及房门,听到室内一声清脆的进,眸色一淡,推门而出。

    印入眼帘的是一个长相精致的白衣女子,浑身散发出清冷的气息,尤其是一双杏眸,散发着摄人的寒气,水慕不由得唇色抿起,心底却觉得有几分熟悉。

    “请坐,你是重鑫祺家属嘛?”

    左芯清冷的眸子掠过自己面前粉色套装的女人,自己负责重症监护室的重鑫祺,那么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水慕了。

    左芯眸色一暗,忽然想到了最佳男闺蜜风华和自己说的有关水慕,重墨,重鑫祺的三角恋,嘴角漾开一抹浅淡的弧度。

    面前这个女人就是沐妍了,当初她的产检还是自己负责的。

    勒索了重墨近乎是天价的费用!

    “你好,我是水慕……”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虽然感觉到来自女人身上的那一抹清冷,但是也同样感觉到女人身上的正直,伸出小手轻柔的握住了左芯的小手,冰凉的厉害。

    冷美人,很精致!

    “嗯,我是左芯,如果你没有失去记忆的话应该能记得我,当初我一直为你做产检……”

    水慕:“……”

    怪不得女人身上的气息熟悉的厉害,原来是认识的人,水慕忽的觉得松了一口气,浑身也不再那么紧绷了。

    “对不起,相见不相识,左芯,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三年的时光过眼云烟,流逝的厉害,一晃儿就有些物是人非了。

    “嗯,好久不见……”

    左芯眸色平和,虽然看不出来任何情绪起伏,但是嘴角上扬的那一抹弧度,还是不难看出女人心底的愉悦,水慕唇色一暖,心头一股暖流滑过,如果不是今天着急问重鑫祺的伤势,一定要好好的问问她当初怀孕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样子。

    “鑫祺他伤势怎么样?真的需要截肢那么严重嘛?”

    水慕坐下身子,神色关切的看向左芯,关切的问道。

    “情况比较难说,因为汽车撞击的时候,他的右手被压在驾驶位置上,所以卡住了,骨头错位……先喝点水吧……”

    左芯起身,简单的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了水慕,水慕下意识的伸出右手去接,忘记了自己骨头错位的事实,一下子没有接住,温水整个洒在了手腕上。

    左芯被这个突发情况愣在了原地,视线触及到女人红肿的手腕,脸色微微一变。

    看来是因为受到重力,造成骨头错位了,俗称脱臼。

    “不好意思……”

    水慕歉意的说到,蹲下身子,用没有受伤的左手准备把杯子捡起来,但是左芯已经迅速的扣住了水慕的右手。

    “脱臼而已,我帮你摆正就好,有点疼,忍一下……”

    “啊……”

    咔嚓!

    水慕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在心底无止尽的蔓延开来,忍不住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不知道左芯是怎么用力的,一下子就把自己的骨头掰回了原位。

    “重墨没有发现你受伤嘛?”

    左芯看着女人无比痛苦的模样,忍不住关切的问道,印象之中,重墨紧张沐妍紧张的要死,如今分别了三年,好不容易再次重聚,恐怕重墨简直是疼到了心肝吧。

    那会还让她不小心脱臼了呢?

    水慕:“……”

    水慕唇色抿起,重墨刚刚在盛怒之中,自然是没有发现自己受伤的事实,而且自己也不打算告诉他。

    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水慕不懂声色的潋去眸底的一抹哀伤和无力,摇了摇头。

    “没有,左芯,麻烦你不要告诉他,我不想让他知道……”

    “好……”

    不关自己的事情要时时刻刻保持自己的中立位置,左芯很明了主动的选择了沉默,重新倒了一杯水递给了水慕的左手,柔声的继续说道。

    “他的右手大部分神经都受到损伤了,其实截肢和不截肢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所以他现在几乎是失去了右手的所有功能,唯一能做的就是出院之后进行康复治疗,也就是满满将受损的神经复原……”

    左芯杏眸极淡,仿佛是诉说着平常的事情一般,听在水慕心底则是惊心动魄的厉害。

    丧失了右手的所有功能,重鑫祺不是左撇子,最常用的上是右手,失去了右手,对于他而言,丧失了很重要的生存能力。

    “除了右手呢,他身体其他地方有没有哪儿非常严重的地方?”

    “唔,身体很多机能都受到影响了,内脏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撞击,现在情况还在观察,不过没有生命威胁……”

    左芯慢条斯理的走到办公桌处,拿出重鑫祺的检查报告,杏眸清冷的厉害,微微拧了拧眉,虽然没有什么危险。

    但是治愈还需要漫长的过程……

    所以,对于水慕而言也是一个体力活了!

    ……

    “嗯,我知道了……”

    水慕觉得自己的额头涨疼得厉害,抿了抿自己面前杯子里的温水,喉咙涩的厉害,有了水的滋润才稍微好了一些。

    心底一片荒凉的厉害,一抹歉意在心头滑过,

    曾经重鑫祺告诉自己自己失忆的主要原因是车祸,自己一直极其厌恶车祸,如今那个作为自己哥哥一般存在的人,却因为手术躺在了病床上,水慕也真的是醉了。

    ……

    “慕慕,你现在状态很不好,需不需要我联系重墨……”

    左芯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脸色苍白的厉害,将手中重鑫祺的检查报告放在了桌子上,伸出小手轻轻的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关切的问道。

    “不用,不要告诉他,我只是一下子没有能承受得住,因为他太要强了……”

    水慕眸色暗淡的惊人,许久之后唇色抿起,柔声的说道:“我先去看看他,左芯,有事直接联系我就好……暂时不要告诉他右手神经受损……丧失机能了!”

    “好……”

    善意的谎言!

    左芯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看着面前的女人战栗的厉害,十足是让人心疼的厉害,重墨的处境也算是骑虎难下吧。

    毕竟如果不是重鑫祺,水慕也不会平白无故和他分别了整整三年。

    更重要的事情是,水慕现在进退两难……

    看样子,也不是对于重鑫祺毫无感情的,只不过感情的成分是不是爱情就不得而知了!

    ……

    水慕离开了左芯的办公室,直接走向了重鑫祺的病房,深呼吸一口气,因为男人在重症监护室,所以自己必须换上无菌服才可以进去。

    水慕杏眸之中饱含着热泪,尤其是看到病床上的男人,强忍住眼角的泪水,但是泪水还是源源不断的从眼角溢出。

    他静静的躺在哪儿,毫无声息,那种感觉很诡异,诡异到自己以为周遭的空气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鑫祺,没事了,过去了……”

    水慕静静的坐在男人的病床前,伸出小手握住男人的大手,神色满是关切和凝重,不敢碰他身体的其他部分,因为不知道伤势到底怎么样。

    “慕小姐,医生说重总晚上就会醒来,他刚刚一直在叫你的名字,叫到最后嗓子都哑了……”

    爱丽丝眼眶一直是湿湿的,看到水慕虽然心底满是不甘,但是还是把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水慕:“……”

    水慕嘴角一凝,浑身僵硬的厉害,杏眸微微一怔,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喊自己的名字喊到声音都变得沙哑了,重鑫祺,你也真的是太拼了,你知不知道你很过分,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嗯,去拿棉签给我,我喂点水给他……”

    水慕杏眸清冷的厉害,看到爱丽丝忍不住流泪的模样,心头有些不忍,低声继续说道:“如果太闲的话可以盯着公司的股票和业务看,不用在这儿哭,又不是天大的事情,只不过是受伤了而已……”

    “是……慕小姐……”

    爱丽丝开口想要反驳,但是看到水慕同样是红着眼眶的模样只能是忍了,向着病房外走去,将这么一个宁静的环境留给水慕和重鑫祺两个人。

    ……

    水慕忽然有些明白,当初重鑫祺的感受了。

    自己三年前也是这样浑身插着大大小小的管子毫无声息的躺在了病床上,是重鑫祺很认真很努力的在一旁照顾着自己。

    如今三年后,角色天差地别,自己已经健康安好,但是他却躺在了病床上毫无声息。

    一点都不符合游戏的准则,真的是非常不合理!

    心底万千的情感交织,虽然自己对于他不是爱情,但是亲近的人这般躺在病床上,那种感觉实在是非常的不好受。

    “鑫祺,谢谢你照顾我,从来都不放弃治疗我……”

    谢谢的话语,水慕虽然说过千万次,但是重鑫祺只是一笑置之,如今男人躺在了病床上,早就没有了一笑置之的能力了,水慕忽然有种时间不等人的感觉。

    “对不起,昨天应该陪着你演下去的,我应该陪在你的身边,这样你就不会跟着我和重墨去柏林,就不会酗酒了,就不会有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鑫祺,你告诉我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补救呢?”

    最后一句话,水慕发自心底的在问,但是回应自己的就只有漫长的沉默。

    水慕有种在空气之中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的感觉!

    “既然你不想说的话就算了,那就赶快醒来,我要陪着你一点一滴恢复健康,就像你当初陪着我一样,扑哧,你还记得我第一次下床走路嘛?那个时候你扶着我,其实我更像是踩在云端的感觉……”

    “不过换纱布的时候真的好疼,那个时候疼的我死去活来,可是我发现我每次换药的时候,你的表情比我的更加扭曲,更加心疼,后来我就学乖了,不想把自己表现的太痛苦了,因为我在痛苦的时候,其实你更痛苦……”

    不管重鑫祺能不能听得到,水慕都小心翼翼的握住男人的大手,一遍又一遍诉说着过往的事情,只是说到回忆的感伤点,水慕忍不住湿了眸子。

    许久之后,认真的握住男人的大手,低喃道:“重鑫祺,摆脱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向我一样从头再来……”

    虽然很多东西要从头再来,但是别放弃,坚持就是胜利……

    ……

    水慕虽然知道重鑫祺没有醒,但是还是有一搭的,没一搭的和男人聊天,一晃儿外面的天色渐变渐暗。

    水慕忽然想到今天和重墨的约定,陪两个孩子吃晚餐,一晃儿自己在男人的病房一坐就是一下午,唇色一淡,扶了扶额,觉得额头疼得厉害,忽然觉得鼻息之间似乎有些刺鼻的气息。

    杏眸微微一闪,那种对于气体若有若无的捕捉还是让水慕有些欣喜,说明嗅觉正在慢慢回归。

    但是什么时候能彻底康复不得而知……

    轻轻的伸了一个懒腰,水慕看到病房门口的詹姆斯已经向着自己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出去,水慕眸子微微一暗,看样子是燕铭的事情。

    轻轻的把重鑫祺身上的薄被盖好,水慕直接向着詹姆斯的方向走去。

    ……

    “慕小姐,北美那边公司发现了今天您和重墨在民政局领证的绯闻了,现在燕铭的股票大幅度下跌,还有很多人追问重总的下落……”

    詹姆斯将目前所有的窘境挨个说了遍,水慕脸色越发的暗沉,唇色抿起,等到詹姆斯停止说话才低声开口。

    “这样吧,帮我安排一下和燕铭股东的视频会议,我会亲自和他们解释的,另外,就说重家有家宴,重鑫祺这段时间在参加重家家宴……”

    “是,慕小姐……”

    詹姆斯脸色有些凝重,看着水慕这般低沉的模样就知道凡事没有那么简单,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过比较好奇慕小姐和重总和重墨各自的关系是什么,看来真的是难解的谜底啊,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琢磨了。

    ……

    詹姆斯走后,水慕很想两个孩子,思绪了再三,还是决定给两个小家伙打个电话,杏眸微微一淡,拨通了海边别墅的电话。

    响了很久之后,电话那天才慢吞吞的被接通,水慕眸色一亮,下意识的呼唤道:“爱妍……”

    爱妍肉嘟嘟的小身子特别喜欢接电话,每次电话响了都跑过去接电话,水慕只要一想到小家伙笨拙的去接电话的模样,忍不住笑开了怀,所有压抑在心头的阴霾已然散开。

    “是我……”

    电话那头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水慕脸色微微一变,磁性的嗓音一如往昔,尤其是想到早上男人的冷冽,水慕忍不住杏眸微微蹙起。

    “爱妍和小牧吃饭了嘛,我今天晚上还有事,赶不回去了,麻烦你照顾一下他们……”

    麻烦这两个字再度说出了口,水慕几乎是可以感受到电话那头的低气压,唇色抿起,心底惴惴不安的厉害。

    “重墨,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鑫祺他……”

    他受伤情况比较严重,所以离不开人……

    “你还有事嘛?没有事我挂了……”

    水慕:“……”

    解释的话语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已经被电话那头的男人打断,如此薄凉的话语还是让水慕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几乎已经可以感受到电话那头男人的抗拒和敌意了,事实上,今天两个人才正式的领了证。

    果然,结了婚的男人就会立马变了脸色……

    水慕心头添堵的厉害,委屈的话到了唇边但是却倔强的不肯说出口,所有想要找一个男人依靠的心已然被拒绝了。

    自己其实真的很想把两个小家伙抱在怀里……

    身侧还站着一个他!

    ……

    “没事了,那就麻烦你照顾她们了,我忙完之后就回去看他们……谢谢!”

    夫妻之间说谢谢,水慕也真的是醉了,挂断了电话,才发现自己杏眸已经湿润的厉害,心底钝痛的厉害,因为男人的变脸和薄凉忍不住有些生闷气。

    心底有些委屈,水慕无力的依靠着身后的墙壁,余光看向自己的右手手腕,已经明显再度红肿了一圈了。

    ……

    重墨挂断电话之后的姿势一直停留了许久,黑眸一直紧紧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电话机,唇色抿紧。

    重爱妍肉嘟嘟的小身子抱着男人的大腿,百般嫌弃的说道:“粑粑,是妈妈不想理你了嘛,妈妈都不回家陪我和格格吃饭啦,妈妈是不是不爱粑粑,粑粑你就是太凶了,才没有女孩子喜欢的,我要是妈妈也不喜欢粑粑……”

    重墨:“……”

    重墨听着小家伙没心没肺的吐槽忍不住嘴角上扬,看着小家伙费力的扒着自己裤管的模样,忍不住俯下身子轻柔的把小家伙抱在怀里。

    “重爱妍,我是你爸,你难道不应该支持我多一些嘛,白养你三年,小白眼狼……”

    “哎呀,人家不是小白眼狼,人家是天使……妈妈说我是天使呢,说格格也是天使,我们都是天使给她的礼物。”

    小家伙陷入无尽的自我满足之中,重墨嘴角抽搐了几分,唇色上扬,伸出大手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低喃道。

    “对啊,你们是天使,都是上天送给我的宝贝……”

    “粑粑,你是不是因为妈妈伤心啦,不要伤心,爱妍会在妈妈面前替粑粑说好多好听的话,让妈妈跟吃糖了一样喜欢粑粑的,到时候我们一家四口就可以拍全家福啦……”

    重爱妍虽然小,但是也看出了重墨明显兴致不高的模样,尤其是刚刚结束了电话之后一直是闷闷不乐,一个人盯着电话发呆,样子真的是好可怜呢。

    “嗯……到时候爸爸一定紧紧抱着妈妈,让妈妈一直在我们身边……”

    重墨陷入无尽的哀伤之中,明显是受伤和沉思,重爱妍还是第一看到这个样子的重墨,忍不住伸出小手抚平男人的眉宇。

    “粑粑,妈妈喜欢帅哥,你老是皱眉不帅了,妈妈就不喜欢你啦……”

    重墨:“……”

    不喜欢,她敢!

    抢也得抢回来……

    “妹妹,其实爸爸真正担心的是不是妈妈不喜欢他了,是现在的妈妈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笨……”

    重牧看着漫画书,看着身边父女俩矫情的模样,直接一语道破真谛,听得重墨忍不住头皮发麻的厉害。

    果然,养了一个儿子太犀利也不是一件好事,凡事看得是太透了,让自己一点神秘感都没有了……

    “好了,带你们上楼睡觉,一觉醒来,慕慕就回来了,记得两个人一个人抱一只腿,不许她再走了……”

    重墨任性的像是一个孩子,重点是自己现在毫无可以依靠的,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自己的两个宝贝了。

    “棒耶,我就喜欢抱大腿……”

    重爱妍鼓着掌,开心的合不拢嘴,百分之百赞同重墨的所有言行和举措。

    ……

    重牧:“……”

    爸爸真的是太幼稚了,难道不知道留得住人,但是留不住心嘛,重点还是要攻克妈妈柔软的内心的。

    “爸,那你做什么啊?”

    重牧强忍住自己吐槽的心,直接把问题丢给了重墨,看着男人无比精致腹黑的模样,心头暗暗敲打着警钟。

    重墨对上小家伙澄清的眸子,优雅的抱着重爱妍直接坐在了重牧的身侧,潋滟的薄唇轻启,一字一句,认真的低喃道。

    “关门……”

    重牧:“……”

    幼稚死了!

    自己真的是嫌弃爸爸……

    ……

    重鑫祺是在晚上10点醒了,水慕眸色一喜,对上男人混沌的蓝眸,低喃道:“鑫祺,感觉怎么样?”

    “慕慕……”

    “慕慕……”

    “我在,我在……”

    重鑫祺昏迷期间,慕慕这两个字水慕听了无数遍,如今男人意识回归的情况下再度呼唤出声,水慕感觉到眸子湿润的厉害,伸出小手用力的握住男人的大手。

    “醒了就好,重鑫祺,下次不许你这样了,你吓死我了……太过分了……”

    重鑫祺:“……”

    重鑫祺看着女人在自己面前梨花落雨的模样,忍不住嘴角漾开一抹浅淡的弧度,苍白的唇角抿起,浑身疼得难以动弹,但是女人的存在就是自己的良药。

    良药苦口,但是自己现在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感受着她的呼吸,感受着她的存在,对于自己而言就是莫大的恩赐。

    对于自己而言,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对不起……”

    “扑哧,傻瓜……”

    水慕看着男人挣扎着要和自己道歉的模样,忍不住失笑出声,想要扶着男人坐起来,但是男人浑身上下几乎都是缠着绷带和纱布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儿可以碰。

    “三年前的事情,对不起……”

    水慕:“……”

    水慕原本想要帮男人的唇角再度用棉花签沾湿一下唇角的,但是却因为男人的这句话愣在了原地,僵硬的厉害。

    自己迫切的想让自己不去思考三年前的事情,为什么他现在又要老话重提呢?

    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动作一凝,但是考虑到男人现在的身体情况,水慕深呼吸一口气,继续拿着棉签沾湿男人的唇角,低喃道。

    “鑫祺,你刚刚出了车祸,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好好休息,不要考虑其他的事情,对不起这三个字,你之前说了,我没有接受,那么麻烦你,身体完全康复之后再好好的跟我说一句对不起……”

    婉转,虽然看似没有回绝,但是实际上已经是拒绝了。

    重鑫祺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三年,又怎么会不知道女人的习性呢!

    唇色抿去,颤抖的想要伸出大手触及女人柔嫩的脸颊,但是实在是重的厉害,根本抬不起手。

    似乎连五指移动起来都变得异常困难!

    重鑫祺放弃了手上的动作,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强忍住身上的疼痛,低喃道:“好……”

    欠你的都会一点一滴全数补上,只希望我的一句对不起,能换得到你的一句没有关系……

    慕慕,再度拥有你,会不会像是梦想一样,就只是泡影!

    不敢想!

    重鑫祺微微合上眼眸,回味着自己昨天看到她在重墨怀里笑靥如花的模样,像是一个孩子,曾几何时,自己也能给她这般安全感呢。

    对不起……

    ……

    水慕以为重鑫祺只是累了,赶忙叫来医生替男人做了详细的检查。

    身上不同程度的划伤,另外胸前肋骨断了三根,右手神经受损,还有不同程度的骨折。

    水慕看着验伤报告上的检查结果唇色抿起,脸色苍白的厉害,很难想象重鑫祺是如何忍受这种痛苦的。

    不过坚强的男人,往往是给了女人殷实的依靠。

    ……

    入夜,重鑫祺喝了药之后沉沉的进入睡眠之中,水慕给了爱丽丝一个神色示意,随即向着门口走去。

    走出门口的时候,詹姆斯主动上前将手中的最新燕铭资料递给了水慕。

    “慕小姐,这个是燕铭最新的股票指数……”

    “好,走吧,找个安静的地方,我和燕铭的股东开视频会议,没有到的股东,拿出我的私人资产爸他手上的股份买下来,燕铭是不需要一个连股东会议都不参加的股东的……”

    “是!慕小姐,干得漂亮……”

    詹姆斯一直在想水慕不能服众,没想到直接高价有钱就是任性收购股东手中的股票,简直就是大制作啊。

    “别嘴贫,另外,帮我做个事情,帮我以重墨的名义买下燕铭的股票……”

    “慕小姐,您现在和重墨先生的绯闻炒的漫天都是,您这么做会不会算是间接承认绯闻了呢?这样会不会更影响燕铭的股票发展?”

    水慕听着詹姆斯的困惑,嘴角上扬,这个问题,自己自有打算。

    “放心,理由是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

    “好……”

    ……

    水慕和詹姆斯找到一个僻静的环境下开设视频会议的时候,电脑那头的燕铭大大小小的股东显然是等待了许久的模样。

    水慕唇色一淡,大致扫视了一圈,看来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自己也打算让他永远都不来了。

    “大家好,很抱歉耽误大家的时间来开设一个短暂的视频会议,唔,我是水慕,想必在座的很多人都认识我,但是我还是想要再自我介绍一下,我的一个身份是燕铭的公关部部长,另外一个身份则是重鑫祺的妻子……”

    水慕把自己的两个身份咬的格外清晰明朗,看着视频中男人们明显不屑的眸色,水慕嘴角的笑意微微凝结成冰。

    甩脸色,还真的是体力活,看样子,很精神嘛!

    “慕小姐,听说你和重总的弟弟重墨关系非常不一班,你和重总的夫妻关系还能不能走到头啊……”

    水慕:“……”

    第一个提出质疑的人已经出来了,水慕示意身侧的詹姆斯把男人的名字记下来,等到时候重鑫祺康复之后慢慢收拾。

    “唔,谢谢邦德先生,原本我就打算切入这个话题的,没想到你那么着急……”

    “首先呢,在解释我和他们俩关系之前,我先说下大家应该关注的内容是什么,我手持燕铭的股票,我脑海之中第一件事情应该是升值我的股票,对于那些老板的绯闻呐,凡是对我股票升值没有影响的我都不用关心……”

    “但是很不巧,我和重墨的绯闻让大家手中的股票贬值了,所以大家忧心忡忡我也是理解的,毕竟影响你们的权益了……”

    水慕看着视频那边男人们一个个嫌弃鄙夷的模样,知道自己说到他们的心坎了。

    嘴角上扬,深呼吸一口气接着说道。

    “既然是我让大家的股票贬值了,我自然会想办法让大家的股票升值,其实我和重墨今天的绯闻都只是商界的一个手腕而已,今天重先生会购入燕铭的股票,相信在大盘的操作之下,大家手中的股票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升值……”

    升值这两个字,水慕一如既往咬的格外的重!

    清丽的眸子看向自己面前的屏幕,面色笃定和凝重,看着所有坐在会议室内的燕铭股东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信任。

    ------题外话------

    感谢拉普兰达,poneym月票!嗷嗷嗷,重墨闹小别扭了,我喜欢重渣渣那种小媳妇的样子,很可爱有木有,开始让水慕知道他的存在感了,咳咳,嫌弃他们俩,嗷嗷嗷,恢复记忆,恢复……恢复……我是亲妈,嗷嗷嗷,看文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