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零九章 比对笔迹【以菱阿坤出场】

第二百零九章 比对笔迹【以菱阿坤出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尹青青其实很想说,说不定孙落说的是对的,周肆桀不爱自己,所以才不愿意跟自己生孩子,当初的联姻,其实真的很可能是商业联姻。

    但是话到了唇边,尹青青还是忍不住再次怯场了,明眸善睐,但是却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妈妈说得对,或者……或许爷爷的生日礼物,我们应该挑茶叶,毕竟爷爷很喜欢喝茶叶的对不对?”

    周肆桀:“……”

    尹青青是一个天生不会说谎的人,周肆桀看着女人精致的小脸,比哭还要难看,忍不住皱了皱眉,唇色抿起,既然她不愿意说,自己也不会勉强她。

    “好,那么早点睡,我明天陪你去选茶叶好不好……”

    周肆桀轻柔的声音,对于尹青青宛如天籁一般,散发着春天明媚的气息……

    “嗯……好……”

    尹青青缓缓的合上了眸子,尽管浑身颤抖的厉害,但是耳朵静静的贴在男人的胸膛之上,可以凝听着男人有力的心跳声。

    那种感觉,非常的有安全感……

    周肆桀感受着怀里的女人如同小兽一般可怜巴巴的在自己怀里颤抖的厉害,薄唇抿起,眸底尽是暗光。

    一夜良宵好景,但是两个人却各怀心思。

    孙落和尹朝平也是一宿没睡……

    ……

    三天后:

    水慕早晨软磨硬泡之后,重墨才恋恋不舍的让自己起床,但是要求却是一块儿去重氏……

    三年前,水慕的调香成品回忆创造了销售神话!

    三年后,水慕再度拿出了自己的另外一份成品——挚爱!

    重氏办公室内:

    “重先生,你送给我520津巴布韦币,那么我送你一份挚爱……”

    水慕对上男人微微一愣的眸光,唇色上扬,虽然挚爱不一定会有回忆热销,但是却满含着自己炙热的爱恋。

    偌大的办公室,两个人一块儿站在玻璃窗前,水慕感受着男人从身后缓缓的将自己抱入怀中,拿起面前的挚爱,低喃道。

    “其实一直觉得调香师最重要的是敏感度,其实倒不是这样,失去敏感度之后,虽然鼻子嗅不到味道了,但是心思却格外的清澈了……”

    水慕缓缓的打开面前的透明玻璃,轻轻的挤压,一抹浅淡的香气在房间里蔓延开来,会让人心神为之一震,感觉到莫名的舒适。

    重墨:“……”

    重墨原本是贪恋女人和自己在一起的任何一个点滴的时光,却没有想到,她会在重氏送自己这份大礼。

    该死的,明明早上,她清澈眸子之中的一面狡黠,自己就是没有发现!

    感动溢满心头,重墨薄凉性感的唇瓣滑过女人白皙柔嫩的肌肤,低喃道:“什么时候准备的……”

    “扑哧,准备许久了,其实三年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只不过三年后的今天再度完善一下罢了……挚爱的主要成分是兰花……兰花以它独特的叶,花,香具四清……”

    “气清,色清,神清,韵清……”

    所以,兰花很适合形容爱情,美好,高洁!

    重墨薄唇不着痕迹的上扬,听着怀里的女人喋喋不休的在说着自己的成品,黑眸尽是满足和骄傲。

    自己是娶了多么一个神奇的存在,每一天,都在给自己异样的惊喜……

    “妍妍,我有预感,今年的香水,挚爱会继续独当一面的……”

    水慕:“……”

    水慕唇色一淡,转过身子,认真的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俊美的容颜,宛如神明一般,是至高的王者,掌控着世间的一切。

    “重先生,送给你的新婚礼物,全部由你做主……新婚快乐……”

    水慕踮起脚尖,凑近男人的颈脖处气吐幽兰,成功的感受到男人渐变的黑眸,唇色抿起,下一瞬,在重墨想要牢牢抓住自己困入怀里的时候,水慕已经快速的退离了男人炙热的怀抱。

    “无,我还是去和调香部部长核实一下关于挚爱的配方,看看是否有改良的,重先生……不可以思淫欲……你要好好工作,赚钱养家……”

    重墨:“……”

    重墨嘴角有些抽搐,看着女人这般灿若星辰的眸子,唇色不着痕迹的上扬,看着女人如同翩翩的蝴蝶一般飞走。

    水慕真的是个精灵……

    世间最美的存在……

    妖娆,精致,鬼魅,妖孽,是让所有男人都欲罢不能的存在!

    ……

    调香部部门还是依旧没有更改部长,还是罗城,罗城没想到水慕会突然间造访,立马吓得一个踉跄。

    赶忙毕恭毕敬的迎接,表示礼貌和尊敬。

    “少夫人,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水慕:“……”

    在燕铭那边每天都被叫做慕小姐,慕总,到了这儿,每天都被称呼为少夫人,水慕唇色一暖,杏眸微微一闪,一个视线扫过,可以看到原本办公室的职员慌乱的低下了头。

    “罗部长,我也是香水部门的员工之一,唔,虽然距离上一次是休了产假……这个是我最新的调香配方,挚爱,麻烦你看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良的……”

    水慕在调香的问题上一直都是很谦卑的,因为凡是人或者物都是有瑕疵的,不可能是完美无瑕的。

    所以被发现问题,规劝问题的时候,要积极的改良自己……

    “是,少夫人……”

    罗城正在愁新的一季要怎么办,万一销售额不达标怎么办,没想到水慕给自己送来了一个天大的宝贝。

    少夫人出品,必定是精品啊!

    要知道,重爱妍小姐和重牧少爷那可都是精品啊……

    水慕:“……”

    水慕看着罗城这般模样,忍不住唇角的笑意一凝,恐怕罗城是不可能把自己作为普通人了,自己身上的光环恐怕是看到人都会告诉别人,自己是水慕,是重墨的妻子。

    “罗部长,我想问下关于回忆我妈妈的手稿你这边有备份嘛,据我所知,重氏关于调香师的手稿都会保存的……”

    “我这儿有,重先生之前刻意关照过不可以随便拿出来,既然少夫人,您开口了,我现在去帮你找……”

    “谢谢……”

    水慕真的很想保存和沐媛有关的一切东西,例如她留给宝宝的老虎鞋……

    虽然只有一双!

    唇色上扬,看着罗城熟练的在一个个档案夹里寻找,随意的看向罗城的办公桌,把自己的调香配方放在了男人的桌子之上,顺带拿罗城的手机压住,防止被吹走。

    手心的手机微微振动,是一条短信,水慕虽然没有偷窥人家*的兴趣,但是短信的号码还是让水慕杏眸一亮。

    是重墨!

    但是短信的内容却……

    不允许将任何回忆的手稿交给少夫人……

    水慕:“……”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不知道重墨为什么要发这个信息给罗城,但是却感慨于重墨对于自己所有想做的事情完全是心知肚明。

    而且几乎是细致入微……

    自己只不过是最新看到从尹老爷子哪儿接过来的书上十分和沐媛相似的笔迹睹物思人了。

    但是,重墨这个做法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下意识的拿起罗城的手机回答了一个知道,然后快速的把短信删除了……

    对不起,罗城!

    探究个人*,实在是罪过……

    ……

    “少夫人,找到了……在这儿,您看看是不是沐夫人的笔迹……”

    “好……”

    罗城把一个有些陈旧染上淡黄色的复印件拿给了自己,虽然是赝品,但是却是真迹完全打印下来的,然后后期人工处理,恍如原件一般。

    但是却没有原件身上的历史和苍伤味道……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小手攥紧手中的复印件颤抖的厉害,因为越看沐媛的笔迹,和那个叫做沈曼女人的笔迹惊奇的相似。

    “少夫人,您怎么了?”

    罗城看到水慕有那么一丝异样,赶忙关切的问道。

    水慕:“……”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浑身战栗的厉害,嘴角挤出一丝笑意,摇了摇头,低喃道:“我没事,对了,不要告诉重墨你把回忆的调香配方给了我,我……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是,少夫人……”

    罗城不觉得夫妻俩会去在意调香配方的事情,以为是夫妻俩的小情趣,点了点头。

    多大点事儿啊,不过看样子,重先生和少夫人能够一直都是如此的甜蜜,看样子,都是和这些小惊喜有关。

    罗城觉得自己要好好的学习学习……

    ……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视线集中在了罗城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唇色一淡,攥紧自己手中的回忆调香配方向着房间门口走去。

    一路上有无数人热情的打着招呼,水慕全数点头微笑,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

    ……

    水慕并没有选择直接回到重墨的办公室,反倒是驱车前往了海边别墅,顺带在路上拨通了詹姆斯的电话。

    “詹姆斯,来海边别墅一趟……”

    “是,慕小姐……”

    詹姆斯不知道水慕为什么有急事叫自己,赶忙屁颠屁颠的赶到了海边别墅,走进别墅,就看到了水慕拿出两份复印件递给了自己。

    “詹姆斯,帮我安排人比对一下这两份文件上的笔迹是不是一个人的……”

    “是,慕小姐……”

    詹姆斯风尘仆仆的赶过来,都还没有来得及为重爱妍和重牧选购礼物呢,没想到水慕直接给自己安排工作了。

    无奈的勾起唇角,拿着水慕交给自己的两个文件,一个是笔记性质的问题,一个似乎是一份调香配方。

    “那个,不要只集中一家,最起码三家以上,专家对象不要选择K市,选择北美的,还有外地的……”

    按照重墨的手腕,如果在K市进行选择,恐怕男人早就会动了手脚,所以为今之计,只能是撒网了,让自己得到判别的机会更多一些。

    “是,慕小姐……”

    詹姆斯有些微微砸了咂舌,看到水慕无比严肃的模样,看来是一件很大的事情,而且慕小姐似乎是很严谨。

    很重视,那种感觉,很特别……

    ……

    “嗯,另外帮我查一下K市尹家的所有资料,包括尹舰晟的长子尹朝森的个人资料,还有他的另一半恋人,沈曼……按照尹老爷子谨慎的作风,还有在K市的今时今日得地位,应该鲜少有人知道当初的往事,安排人去各大报社蹲点,尤其是那种从业三十年的老编辑,应该是可以有所发现的,我要确切的信息,花多少钱都没有关系……”

    “是,慕小姐……”

    詹姆斯觉得水慕今天很奇怪,女人杏眸一直在沉思,似乎都没有想明白,点了点头,继续把水慕所说的话记录在本子之上。

    “慕小姐,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帮我……最后帮我查一下关于沐媛也就是我母亲的个人资料……还有穆德旭……”

    詹姆斯:“……”

    詹姆斯没想到水慕居然要查的人还是自己的父亲母亲,脸色微微一变,虽然不明所以,但是还是认真的记录在案。

    “是,慕小姐,我会彻查的……”

    “对了,您和重先生的婚礼有没有什么是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吩咐……最近燕铭在落实法务人员,已经慢慢步入正轨了……”

    水慕:“……”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现在自己满脑子都在困惑重墨为什么不想让自己拿沐媛的笔迹问题,三年前,自己第一次觉得沐媛和沈曼的字迹很相似的时候,重墨就已经安排人比对过了,答案是否定的。

    那么事到如今,他为什么那么担心配方落入自己手中呢,唯一的解释,那就是……

    沈曼和沐媛的笔迹比对是一致的……

    ……

    “不用了,一切有重墨和重老爷子在帮忙打理,还算比较顺利,燕铭这两天我也会派人盯着的,每天都会去检查一遍……”

    “对了,报社拿下了,有没有比较优质的律师,但是燕铭拿不下……”

    “Afra……慕小姐,Afra是目前国内最优质的美女律师了,几乎案子到了她手上很少拿不下的,只不过Afra小姐致力于公益事业,虽然燕铭给出的报酬很高,但是一直没有能够打动她,更重要的是,这么多次,我们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见到,*!”

    水慕:“……”

    水慕嘴角有些抽搐,不过听着詹姆斯吼着Afra的名字,能够有这个名字的人一般都是美女,阿芙拉,名字很动听。

    “晚点把她的地址和个人资料发给我,我亲自出马……”

    “是人才,总是需要三顾茅庐的……”

    詹姆斯:“……”

    詹姆斯的中文水平实在是有待提高,不知道女人话语之中的三顾茅庐是什么意思,恐怕是典故吧。

    看来自己真的是需要好好学习了!

    “是,慕小姐……那个慕小姐,我可以和小少爷和小小姐玩会儿嘛,想他们了……”

    水慕:“……”

    水慕嘴角有些抽搐,想他们俩,知道詹姆斯是发自肺腑喜欢两个小家伙的,水慕杏眸染上一抹玩味。

    “我们家是按秒计费的……”

    詹姆斯:“……”

    果然,慕小姐够狠!

    水慕因为詹姆斯委屈的模样忍不住笑开了怀,忽然想到自己是背着重墨一个人单独回来的,重墨开完会之后,必然是要找自己的,唇色抿起,低喃道。

    “我先回重氏了,他们俩在二楼的健身房玩器材,你去找他们玩会儿吧,对了,周六是尹舰晟的生日,在周五晚上,我要拿到结果,老爷子喜欢茶具,派人帮我去景德镇买一套最好的青花瓷……”

    “是,慕小姐……”

    詹姆斯不知道水慕和尹家究竟有什么恩怨,不过看样子,似乎是渊源极深啊……

    不过小爱妍,小牧,你们的詹姆斯叔叔来了!

    ……

    水慕一路驱车狂奔回来了重氏,来回用时一个小时,重新回到重墨的办公室,重墨已经去开会了!

    唇色抿起,水慕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有些百无聊赖,詹姆斯已经把Afra的资料发到了自己的手机上了。

    碰巧阿坤送文件到了重墨办公室,水慕杏眸微微一亮,赶忙上前拉住了阿坤。

    “阿坤,你下午有事嘛?”

    阿坤:“……”

    水慕鲜少如此的热情,而且双眸之中满是期待,阿坤嘴角有些抽搐,面不改色,毕恭毕敬的说道。

    “没事,少夫人,您有什么吩咐嘛?”

    “嗯,我这边有一个人的信息,在翠柏路93号,但是我对K市的地址不是很熟,阿坤,你方便带我一块儿去嘛?她是个很有名的律师,我想把她拿下,为燕铭所用……”

    阿坤:“……”

    阿坤觉得重氏真的是和燕铭合并了,因为两个Boss这般错杂的关系,想不合并都困难啊……

    “好,少夫人,有空的……”

    水慕杏眸微微一喜,松了一口气,赶忙表示了对阿坤的感谢,两个人迅速的落实了Afra的个人信息,虽然网络上保护的极好,看不到女人的任何照片信息,但是她却一直致力于公益事业,还有母婴方面的慈善活动。

    是一个个人魅力很强的女人,很招人喜欢……

    “阿坤,你说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我该拿什么说服她呢?”

    都说是女人最懂女人,可是Afra明明是成就非凡,但是却少有露面,而且丝毫都不在乎钱财,一心只做公益。

    更重要的是,她根本就是一个谜一般的存在。

    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查询的信息,所以,遇见这么一个奇女子,看来如果拿下真的是对燕铭大功一件。

    不过怎么做还是需要好好地思索一下的,例如不伤害她的自尊心,同时也能正中她的下怀,让她信任燕铭。

    “少夫人,您可以允诺她报酬的百分之二十全部用于公益……而且会保护她的*权利,我想只要态度真诚,她是不会抗拒和燕铭的合作的……”

    阿坤简单的看着百度百科和Afra有关的资料,薄唇抿起,陷入一片沉思。

    看来这个女人,确实是神秘和独特,那么制敌的法子也得是比较一招致命,拿捏得当……

    “嗯,下午见面的时候再说吧,见招拆招,燕铭和重氏一样,都需要有能力的人。”

    水慕轻轻的将自己手中的平板锁屏,杏眸陷入一片沉思之中,忽然意识到什么,思索了一会儿还是认真的劝说道。

    “阿坤,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少夫人,您有话但说无妨……”

    阿坤神色平静,平静的眸子满是恭敬,因为她是重墨的女人。重墨对于自己有恩,自己定当会尊敬她,一辈子为重氏效劳的。

    “嗯……以菱……以菱已经去世四年了,阿坤,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应该要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我希望你可以认真的考虑一下关于自己的人生规划问题……例如另一半……我和墨都不希望看着你形单影只,一个人过日子……”

    虽然阿坤的年纪比自己年长一些,但是水慕苦口婆心,宛如是长辈一般,听着阿坤脸色微微一变,薄唇抿起,有些不自然的避开了视线,大手紧握成拳。

    “谢谢少夫人关心……可能一个人活在世上,注定把偏执给了另外一个人,现在的我,偏执的认为她还活着……”

    “虽然不一定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一定活在我的心里……”

    水慕:“……”

    爱情就是这么美好的东西,不局限于时间,不局限于外界所有的一切,也不局限于生死。

    有爱就好!

    水慕唇色一淡,觉得自己比起阿坤,真的是太惭愧了,因为自己根本比其他而言,不懂爱情的真谛。

    当初,自己生死未卜,几乎是被告知死亡的时候,重墨坚信不疑,一直在苦苦的守候,等待和寻找。

    所以,内家功夫,自己还需要再好好练练,哪怕是花一辈子的时间去好好琢磨琢磨,都不足为奇。

    “阿坤……你……太让人心疼了……对不起,如果当初我……我早一点告诉你,是以菱把调香配方试图还给我,说不定,你们俩……”

    “少夫人,和你没有关系,是我们俩的命运……”

    她的意外怀孕,宫外孕,以及左耳的失聪,还有……

    阿坤视线看向自己的右手,上面还有一个痕迹,当初自己盛怒之下给了她一个巴掌,害得她左耳弱听,自己为了惩罚自己,拿出水果刀,狠狠的刺向自己的右手手心……

    阿坤唇色抿起,他们俩之间爱恨交织,这辈子恐怕是难舍难分了,不过这样也好,正如自己所愿!

    ……

    话题有些沉重了,水慕觉得心不由自主的沉淀了几分,唇色抿起,知道阿坤离开,重墨回来,思路还游离的厉害。

    “在想什么……”

    重墨开完会议之后,便直接来到办公室,看着女人一身精致的职业套装,窝在沙发上翻看着报纸,唇色上扬,大阔步的上前,轻柔的把女人揽入怀中。

    磁性的嗓音在耳畔回荡,水慕才猛然惊醒重墨来了,唇色一淡,凝视着男人鬼魅狂狷的容颜,小手微微紧握成拳。

    脱口而出想要问关于调香配方的事情,思索了许久,还是放弃了。

    “没事,刚刚和阿坤聊了一会儿天,约他下午陪我去拜访一位优质的律师,有些感慨,在想命运真的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不把以菱还给阿坤,非得要他们俩天人相隔……”

    重墨看着女人多愁善感的模样,知道女人心底其实是最善良了,起身拿起办公桌上的试剂,打开,递给了水慕一瓶,低喃道。

    “确实不公平,但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改变命运的往往是自己……”

    “嗯……”

    水慕从男人的大手手中接过解毒试剂,一饮而尽,最近自己的血液已经好转了许多,不再是那么暗红了。

    风华不亏是神医,药到病除……

    ……

    水慕杏眸有些微微湿润,伸出小手环住了男人健硕的腰身,低喃道:“重墨,爱情好难得,好珍贵,我们要珍惜在一起的时间,所以……所以你要知道我最忌讳的事情就是你有事瞒着我,或者是其他……”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尽量把话语说得直白易懂。

    “所以,所以,有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女人其实并不希望男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憋在心里不说,女人其实更多的是想要说,我们加油,一块儿面对……”

    重墨:“……”

    重墨深深的凝视着面前的女人,似乎是想要把女人彻底看穿一般,薄唇抿起,思索着水慕话语之中的浅含义。

    或者是那隐藏着的深层含义!

    薄唇勾起,轻柔的把女人抱入怀中,低喃道:“好,记住了……”

    记住是一回事,但是做到确实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嗯……”

    水慕轻轻的嗅了嗅鼻子,许久之后,低喃道:“走吧,重先生,邀请你共进午餐……不过我们俩AA制……”

    重墨:“……”

    重墨嘴角略微有些抽搐,知道水慕想要独立,不依靠重氏以及自己赋予她的一切。

    但是自己的女人,明明是自己宠的!

    “不可以,我要你请我……妍妍,你现在掌控着燕铭在国内的市场……你还是重氏最大的股份所有者……难道不是应该你请嘛?嗯?”

    水慕:“……”

    水慕嘴角抽搐的厉害,重墨的这种行为,明明就是在耍流氓……

    太,太过分了!

    水慕心底满是鄙夷和嫌弃,嘴角却不着痕迹的上扬,像是抹了蜜一般,拉着重墨俏皮的说道。

    “好……我请你,重先生……”

    “嗯,乖,我要吃牛排,最贵的那家,再开瓶82年的拉菲,对了,还要有钢琴伴奏,你刚刚研制出来的挚爱记得到时候洒一点……会格外的有情调……”

    水慕:“……”

    重墨他想怎么样!

    吃顿饭而已,有必要这么奢侈嘛!

    水慕刚想反驳,下一瞬,男人的话,让自己脸色一变……

    “妍妍,我还要包场的,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

    水慕:“……”

    重墨,他果然是来搞笑的!

    水慕直接选择了无视,大阔步的向着电梯方向走去,身后妖孽的男人穷追不舍,构成一道极美的风景。

    ……

    下午,水慕和重墨过完二人世界,刷单结束回来直接和阿坤去了翠柏路93号,一路上,水慕一直在研究自己手中的菜单价格,啧啧称赞。

    实在是太贵了,吃顿饭破万……

    “少夫人,您不要心疼,这家餐厅在重氏旗下,所以……”

    水慕:“……”

    水慕嘴角有些抽搐,意识到自己又被重墨摆了一道,钱直接是从自己的口袋到了重墨身上了。

    重墨他还真的是勇气十足啊!

    老谋深算,别扭的男人……

    享受着自己一直跺脚嫌贵,却吃得欢快不已……

    重墨,你晚上等着睡沙发去吧!

    哼……

    ……

    阿坤开着车,看着水慕这般被重墨气得气鼓鼓的模样,忍不住唇色上扬,重先生平日里绝对是运筹帷幄,可是偏偏遇见少夫人之后简直是变成了孩子一般。

    经常做一些小孩子才喜欢做的把戏,实在是太可爱了……

    ……

    两个人赶到翠柏路93号的时候,水慕和阿坤刚一下车,就看到一套很古色古香的小公寓,但是门口却停着一家搬家公司的车。

    “请问一下,是怎么回事……”

    “请问一下Afra小姐是住在这儿嘛!”

    搬家师傅看到水慕和阿坤身着不凡,开着也是豪车,不敢怠慢,连忙说道:“阿芙拉小姐啊,她搬家了,听说去国外散心了……”

    水慕:“……”

    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自己刚来找她,却听闻了她去国外散心的消息……

    她一定是故意躲着自己了。

    燕铭又不是讨债公司,居然可以逼着律师搬家,水慕也算是大涨了知识……

    “师傅,谢谢您了……请问一下,您知道Afra小姐她去哪一座城市散心了嘛,或者是在K市她有没有什么亲人……或者是您知道她的长相嘛,又或者是联系方式……”

    阿坤:“……”

    阿坤忽然明白这个Afra小姐为什么躲着燕铭了,因为燕铭真的是很像查户口的。

    而且相当的详细,自己都暗暗敬佩不已,怪不得燕铭可以在短时间之内,高效率的收录大批优质的律师,合着都是靠这种手腕啊。

    ……

    “这个……不好意思,小姐,这个是户主的个人信息,俺们也是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的,俗称干一行爱一行,您知道嘛?不过嘛……”

    水慕:“……”

    水慕原本杏眸微微一暗,但是听到了男人话语之间的转折,立马来了精神,杏眸睁得大大的,顺着男人的话往下接。

    “不过……阿坤……我身上没有带现金,麻烦你先借我两百……”

    “是,少夫人……”

    阿坤拿出自己的钱包,里面还有以菱的照片,唇色抿起,连忙掏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搬家师傅。

    搬家师傅拿到钱之后自然是喜笑颜开,对着阿坤,开心的说道:“这位帅哥真豪气,不过帅哥看着脸熟啊……啊……”

    这个……

    阿坤眸色一闪,看着男人突然惊讶的表情,顺着男人的视线正好是自己钱包中以菱上学的时候扎着马尾辫的照片。

    “怎么了……”

    “先生……你们不是知道Afra小姐长什么样子嘛,你都有她的照片,我看你就是骗我们老实人……”

    水慕:“……”

    水慕大惊失色,不可置信看向面前的男人,反复咀嚼他口中说的话。

    顺着搬家师傅的手指方向就是以菱的照片……

    难道说Afra小姐长得和以菱一模一样,难道数量……

    水慕下意识的看向阿坤,发现男人同样僵硬在了原地,黑眸微微一闪,高大的身子僵硬在了原地。

    阿坤双手颤抖的厉害,仔细的从男人的眸子里试图找到一丝一毫说谎的痕迹,但是丝毫没有……

    所以说他根本就没有说谎!

    阿坤脸色微微一变,下一瞬直接上前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厉声问道。

    “她现在到底在哪儿……”

    那个人到底是谁,她为什么长得和以菱一样……

    搬家师傅:“……”

    男人怒气冲天的模样,搬家师傅下意识的攥紧自己手中的两百块钱,还以为男人要跟自己抢钱呢。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合着这个男人想知道阿芙拉小姐下落啊,师傅真的是想要仰天大哭,俺们也是有职业操守的。

    虽然你们给了钱,但是也不能动手动脚的啊……

    “额……俺们真的不知道阿芙拉小姐去哪儿了,你不是有她照片嘛,还能没有她号码,骗人的吧……哎呀,我想起来你是谁了,阿芙拉小姐卧室有你的照片……”

    阿坤:“……”

    阿坤觉得自己再度被勾起了希望,双手颤抖的厉害,似乎心底有一个答案在告诉自己,这个Afra小姐,就是以菱。

    水慕同样眸色一亮,自己今天还在想上天为什么要夺走以菱,如今看来,上天真的是像重墨所说的一样,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师傅,口说无凭,你可以把照片拿给我们看看嘛,价格我们可以给你双倍……”

    “你们拿俺们当什么人了,俺们是那么肤浅的人嘛,哼……不过双倍是400嘛,俺们数学不好,你可别骗我……”

    水慕:“……”

    水慕遇见这么一个活宝,也真的是觉得太逗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实在是没有办法开玩笑,认真的点了点头,拉着阿坤站向了一侧,示意阿坤不要太紧张了。

    一直以来,阿坤都是稳重成熟的,唯独遇见以菱的事情之后,暴躁的像是一个孩子……

    ……

    搬家师傅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有整整六百的外快,开心的合不拢嘴,赶忙去把自己刚刚搬好的柜子找了出来,看到柜子里的相框,连忙拿了出来。

    “看来,俺们眼神很好吧,是不是这个帅哥……”

    水慕同样因为激动小手颤抖的厉害,颤抖的从师傅手中接过木质的相框,看到相框之中的照片的时候,愣在了原地。

    因为确实是阿坤……

    照片上的阿坤陷入熟睡,应该是在睡觉的时候被偷拍的!

    能够拍到这样的照片,那么真的是非以菱莫属了!

    水慕把照片交给阿坤之后,立马巾帼不让须眉,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用样厉声的问道。

    “Afra现在到底人在哪儿……”

    搬家师傅:“……”

    现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怎么这么不讲文明呢,哎呀,还是娘们呢,怎么她这么凶狠啊。

    “我……我……我只知道阿芙拉小姐下午3点飞往瑞士的机票……”

    水慕:“……”

    果然,就是不能好言相劝,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使用暴力的,水慕唇色抿起,拍了拍身侧的阿坤,着急的说道。

    “阿坤,我留在这儿查线索,你现在去机场拦截以菱……兵分两路,一定可以把你媳妇找回来的……”

    阿坤:“……”

    阿坤眼眸流露出来一丝感动的眸光,忍不住点了点头,深呼吸一口气,攥紧自己手中的相册,直接坐进了车内,留下水慕继续和搬家师傅周旋。

    ……

    “小姐,他走了,谁付我400块钱啊……”

    水慕其实很担心阿坤的情况,看到大叔这么不放心自己,简直是防小偷一样防着自己。

    你当我死的啊!

    “师傅,没关系,我有钱……”

    “骗人,你当俺们傻啊,你明明没有钱,刚刚的钱还是那个帅哥给的,有本事,你把400块钱掏出来啊……”

    水慕:“……”

    水慕现在穷的只剩下卡了,看着搬家师傅还在不断的忙忙碌碌,深呼吸一口气,厉声说道:“Afra小姐搬家给你们多少钱……”

    “2000……”

    “嗯,我给你们4000,你们现在把东西原封不动的搬进去……Afra小姐不会走了……”

    搬家师傅:“……”

    这个小姑娘长得这么漂亮,说话怎么就没有一个准数呢,自己要不要信她呢!

    “放心吧,我现在让我老公送钱过来,可以嘛?放心,不会赖账的……”

    水慕在搬家师傅半信半疑的眸子之中看到了不信任,无奈的摇了摇头,赶忙掏出手机拨通了重墨的电话。

    “重墨,我在翠柏路93号,你现在带点现金过来接我,我正好有事要告诉你……”

    “好……”

    重墨接到水慕的求助电话自然是马不停蹄的迅速挂断了电话,赶了过来!

    水慕对上师傅们略微吃惊的眸色,杏眸满是诚恳。

    “现在可以相信我所说的话了吧,麻烦师傅们把家具重新摆放到原位上吧……”

    水慕杏眸满是清丽和认真,围过来的师傅也是越来越多。

    “小姑娘啊,你不要乱搞男女关系啊,刚刚的帅哥不是你的老公嘛,你电话那头还有老公……哎呀,你的老公居然去追别的女人啦……”

    水慕:“……”

    “四角恋啊,哎呀……”

    “刚刚那个人,他不是……”

    “不是你老公,他会给你花钱嘛,你啊,就别骗我了……”

    水慕:“……”

    水慕嘴角抽搐的厉害,根本就难以直视男人这般笃定的模样,彻底是哑口无言。

    “师傅,您不是干一行爱一行嘛,麻烦您把家具搬回去……现在,立刻,马上,好嘛……”

    “看在你给我们4000块钱的份上就算了,兄弟们,搬回去……”

    “好嘞……”

    水慕:“……”

    水慕觉得额头疼得厉害,被男人搅得一团糟,杏眸微微一闪,自己要尽快把Afra信息汇总帮助阿坤更快的找到以菱。

    ------题外话------

    感谢蔚藍櫻……嗷呜……不知道乃们看没有看出来我亲妈的本质……咳咳,一下子人物会变得有些多,大家阅读比较累,那个啥,有需要调整的跟我说,我努力改正……尾声……嗷呜……看文快乐!求订阅,求正版支持……求评价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