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和我老婆亲热而已【夏浚】

第二百二十六章 和我老婆亲热而已【夏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餐厅的热吻终了,盛夏被冷枭浚紧扣在怀里,直接带回了房间!

    男人身上散发出慑人的寒气,让人不免有些不寒而栗,盛夏唇色苍白,但是心底却不似那么怕和冷枭浚独处了。

    最重要的原因是自己怀孕了,所以男人不会和自己亲密接触。

    过往,冷枭浚为了惩罚自己的冷淡,都会强行索欢,让自己欲罢不能!

    ……

    两个人相拥一觉到天明,身体是最契合的姿势相拥在一块儿,但是实际上,彼此的心却相隔十万八千里。

    冷枭浚带着盛夏畅游了整个巴黎市区,完全不提冷氏有关的事情!

    因为考虑到女人怀孕的缘故,所以大多是坐着的,而不是走动着的!

    盛夏只觉得密切的人群之中,总有一双炙热并且冰凉的眸子深深的凝视着自己,让自己整个人密切的不安,头皮发麻。

    冷枭浚显然也看到了盛夏的不正常反应,唇色抿起,大手抚摸着女人的额头,发现女人*在外的肌肤泛着凉意,薄唇覆盖在女人的耳边,低喃道。

    “我送你回去……”

    “嗯……”

    盛夏唇色一淡,杏眸尽是寒意,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虽然自己和冷枭浚两个人出行,但是一前一后似乎都是便衣的保镖。

    而且各个身手不凡,从他们脚步的轻缓程度就可以看得出来!

    而且是一路尾随……

    为什么冷枭浚要派人保护自己和他呢,难道是设下天罗地网嘛?

    只是为了守株待兔!

    那么兔是谁?

    冷枭浚大摇大摆的将自己曝露在视线之中,是为了吸引那个暗处的兔嘛?

    自己这般模样,如今能吸引谁呢?

    ……

    入夜,一晃儿来巴黎都第二天了,但是对于冷氏早就是毫无所知,盛夏听着浴室里传来的阵阵水声,伸出小手颤抖的摸向冷枭浚的手机。

    按动按钮,杏眸微微一怔,因为壁纸是用的自己的照片,似乎是站在雪地里看雪……

    不知道冷枭浚是什么时候拍的!

    原来自己在雪地之中看风景,殊不知,也落入男人的镜头之中了……

    但是打开手机要密码,冷枭浚的密码一定设置的非常奇怪,盛夏咬了咬唇,不敢轻举妄动,索性继续把手机关上了,然后小心翼翼的拿出纸巾将自己触摸到的地方擦拭干净。

    防止被冷枭浚看出端倪!

    奢华的房间布局,只有盛夏和冷枭浚两个人,盛夏美眸婉转,向着房门的方向走去,打开房门,已经有人主动的迎了上来。

    “大少奶奶,有什么需要嘛!”

    盛夏:“……”

    盛夏唇色抿起,心头满是冷笑,算是验证了自己心底的想法,冷枭浚果然在门口安插了人。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我要走,你一个人是否能够拦得住我,还是说,你不是一个人,其他人呢,都出来吧……”

    男人被盛夏身上强大的气场震摄住,吓得一个踉跄,赶忙低着头,恭敬的说道。

    “大少奶奶严重了,我们只是遵从大少爷的命令保护大少奶奶的安全,防止外人打扰你们……”

    “大少奶奶想去哪儿,自然可以去哪儿,我不会拦着的……”

    盛夏:“……”

    盛夏视线停留在男人腰间的硬物,嘴角上扬,想要验证一个男人有多厉害,试验一下他拔枪的速度就可以了。

    “你腰上是什么……鼓出来一块儿……”

    盛夏小手迅速的向着男人的腰间探去,下一秒,几乎是一瞬间,男人华丽的转身,主动和盛夏保持了安全的距离,同时却不伤及盛夏分毫。

    “回大少奶奶,是皮带,没有弄好而已……”

    盛夏:“……”

    男人呼吸依旧平稳,完全看不出来端倪,只是这小试牛刀,已经把身手全部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了!

    盛夏嘴角微微上扬,感慨男人的实力不凡,听到房间里的动静,漫不经心的说道:“嗯……”

    关上房门,盛夏走进房间内,冷枭浚已经洗完澡出来了,身上只是简单的围了一条浴巾,尽显完美的身材。

    因为套房的房间足够的大,所以盛夏全当逛了客厅,美眸停留在男人的胸膛之上,微微一红,避开了视线,低喃道:“我想要客房服务……吃甜点……”

    如果冷枭浚真的是要用自己调人胃口的话,自己又为何不单独找一些机会给那个人机会呢!

    “好……”

    冷枭浚认真的凝视着女人瓷白的小脸,平静的模样几分漫不经心,唇色抿起,轻柔的拉着女人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发际之上,低喃道。

    “帮我擦头发……”

    “嗯……”

    盛夏看着男人优雅的拿起手机,熟练的按了四个数字的密码,脸色微微一变!

    似乎是自己的生日,二月十九号!

    0219……

    爱要久……

    盛夏慌乱的避开了视线,装作没有看到,男人则是迅速的叫好了芒果布丁和榴莲酥……

    葱白的小手在男人的发丝之上忙碌着,场景有些温馨,盛夏的力道用的不是很大,过了一会儿,就有些乏味了。

    冷枭浚仿佛是有心灵感应一般,大手扣住女人的小手,将女人霸道的圈入怀中,柔声道:“不想擦了就别忙活了。”

    “好……”

    盛夏倒也直白,自己的确是不想忙活了,感受着男人炙热的怀抱,盛夏心底隐约觉得惴惴不安,仿佛是天大的秘密要被公布于众一般,胆战心惊。

    “夏夏,我给孩子取了名字……男孩的话……”

    “不一定男孩女孩,现在取名字有些早了,等到孩子生下来再说吧……”

    夫妻,情侣之间讨论孩子的名字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是两个无爱的人在彼此讨论这个莫名而来的小生命实在是荒诞至极。

    冷枭浚:“……”

    不欢而散,冷枭浚没有想到盛夏会拒绝的如此直接,果然在她的心底,她始终根本不在意这个孩子。

    她更加厌恶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自己!

    心底满是讥诮,冷枭浚大手微微紧握成拳……

    盛夏原本也是口舌之快,发现男人陡然变了脸色,唇色抿起,心底微微不安,服务生已经主动的敲门送来了客房服务。

    餐后甜点,芒果布丁和榴莲酥!

    盛夏一直偏爱榴莲,怀孕之后更是喜欢吃,轻轻的用小手捏了一块儿榴莲酥放在唇边轻咬一口,脸色微微一变,随即装作孕吐的向着洗手间方向跑去,然后快速的将房门紧锁!

    冷枭浚看到女人这个情况顾不得怒气,赶忙的跟了上去,但是房门已经被反锁,房间内,还传来水声,以及女人的呕吐声。

    冷枭浚俊脸再度着急的厉害……

    ……

    洗手间内:

    盛夏颤抖的将自己唇间刚刚咬到的硬物吐了出来,是一个塑料袋,里面赫然是白色的纸条。

    脸色微微一变,到底是谁在向自己传递消息,盛夏快速的将塑料袋冲洗干净,然后拿出毛巾将外表面擦干,将其中的纸条抽了出来。

    打开纸条,整个人如同晴天霹雳一般!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盛夏看到这一行诗句,下意识的低喃出声:“你骑着竹马过来,把弄着青梅,绕着床相互追逐……”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当初和文臣的一幕幕在脑海之中快速的闪过,这个诗句,也是自己和文臣定情的诗句,到底是谁?

    这个世界上除了文臣会给自己写这样的诗句,其他根本没有人会这样做!

    到底是谁?

    盛夏浑身颤抖的厉害,蹲下身子,认真的凝视着这苍劲有力的笔锋,很显然也是文臣的字,他的字,就算是烧成灰自己都认识。

    文臣!

    文臣!

    盛夏一句一句在心底呐喊,小手紧紧的攥在手心,赫然发现手心之中已经是鲜血淋漓了,但是自己似乎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心底一个惊天的想法在滋生,盛夏惊慌失措的捂住了唇瓣。

    难道说,文臣没有死……

    ……

    冷枭浚看到女人进去许久,墨眸满是关切,顾不得许多,想要拿备用钥匙开门,盛夏已经脸色无异的开门而出了。

    小脸之上是骇人的苍白,唇瓣更是苍白的毫无血色。

    眼眸红红的,明显是哭过了一般!

    冷枭浚神色一紧,赶忙上前把女人抱在怀中,细细的问着女人的情况。

    “榴莲酥不合胃口嘛?要吃酸梅嘛?”

    “小手冰凉的厉害,现在是夏季,按理不该这么冷的……”

    “需要去医院嘛?脸色很难看……”

    冷枭浚现在真他妈的知道为什么冷枭翊死活不想让温暖生二胎的缘故了,一方面是刺激女人的记忆力,另外一方面这怀孕,实在是磨人的厉害。

    单纯孕吐来看,吃下去的东西全数都吐了出来,好端端的人,简直是活受罪……

    “不用……”

    “我没事……”

    盛夏眸色一淡,颤抖的伸出小手紧紧的揪住自己的衣角,尽量恢复以往的淡漠如冰,看向不远处的榴莲酥,低喃道:“冷枭浚,你去帮我买番薯好嘛?我想吃了……”

    冷枭浚:“……”

    烤番薯在J市是一件极其常见的食物,但是在巴黎,而且还是在夏季的时候,简直是天方夜谈。

    但是看着女人的美眸满是乞求的眸色,冷枭浚的心都变得软了,蹲下身子,低喃道:“你在房间等我一下,我去准备……”

    “嗯……”

    盛夏嘴角挤出一丝笑意,看着男人神情关切的模样,真的很想伸出小手死死的拉着男人的大手质问他。

    当初他一枪到底打死了文臣没有,文臣是不是还活着……

    男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盛夏才慌乱的走到餐桌上,将榴莲酥一个个掰开,果然,每一个里面都有两行诗句。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总共十五个榴莲酥,正好是一首李白的《长干行?妾发初覆额》……

    男人的笔迹赫然的呈现在自己的面前,盛夏的美眸再度湿润的厉害,颤抖的伸出小手搅拌着自己面前的芒果布丁,同样找到了透明的塑料袋。

    盛夏颤抖的打开芒果布丁之中的纸条,里面的文字,让原本噙在眼眶之中的热泪溃堤。

    囡囡,我回来了……

    囡囡……

    闺中少女,亦有宝贝的意思!

    是文臣对于自己的独家称谓……

    盛夏欣喜的跌坐在沙发之上,攥紧自己面前的小纸条,整个人沉浸在悲喜交加之中,太好了,他真的没有死。

    他还活着,自己的文臣,他还活着……

    盛夏已经忘却了言语,猛然回神,自己还在冷枭浚的掌控监视之中,迅速的将纸条和塑料纸一并丢在马桶里冲走了。

    心里微微一缩,有些疼得厉害,但是却不得已,不想让冷枭浚发现一丝一毫的端倪。

    这个男人,一向是鬼魅,细致入微!

    盛夏整个人有些迷茫的蹲下身子,将自己蜷缩成一小团,忽然明白冷枭浚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带自己来巴黎了。

    也知道为什么这两天自己一直可以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了!

    哑然失笑,小手紧握成拳,冷枭浚设了一个局,在等着文臣自投罗网!

    ……

    一个小时之后,已经是夜里11点了,盛夏看着男人大手递给自己的番薯,神色一怔,几分反应过来才想起来是自己要吃烤番薯的。

    其实只不过是以这个为借口让男人离开一阵,没有想到男人真的去买了,而且买回来了……

    偌大一个巴黎,想要买番薯,不知道男人开车跑了多少条街道。

    “趁热吃吧,味道还不错……”

    冷枭浚看着女人小脸苍白的厉害,心底满是心疼,却在大手即将触摸到女人发丝的时候,整个人因为女人的话,一怔。

    “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想吃了,看到番薯就想吐……”

    关键是,盛夏现在看到冷枭浚浑身战栗的厉害,很想问一问男人,如果把大活人变成了死人,又是如何让死人活了过来!

    冷枭浚:“……”

    冷枭浚脸色微微一变,狭长的眸子眯起,一抹危险的光芒悄然划过,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下一瞬,大手扣住女人细嫩的下巴,低喃道。

    “盛夏,你他妈是……”

    “对,我是故意的……”

    冷枭浚:“……”

    冷枭浚脸色再度一黑,自己他妈开车跑了大半个巴黎,终于找了一家中式的特色餐厅,好不容易折腾出一个烤番薯,原本想要逗得女人的芳心,结果,这个女人却肆意的践踏。

    自己的真心,在她的眼里,就是这么一文不值嘛?

    冷枭浚大手倏地用力,盛夏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下巴疼的厉害,几乎是要被男人捏碎了,唇角上扬,挤出一丝冷笑。

    两者抗衡,到底还是冷枭浚率先松了手,自己和盛夏在一起,虽然表面上是自己为所欲为,说到底,每一次输的人都是自己。

    自己就是输在她根本不爱自己。

    大手从女人白皙的下巴上离开,女人精致的下巴已然红肿了一片!

    “盛夏,你没有心……”

    盛夏看着男人盛怒之下摔门而出,整个人跌坐在柔软的地毯之上,泪水从眼角滑落,自己怎么会没有心。

    自己的心,当初就是被他狠狠地挖出来的……

    冷枭浚,你还记得三年前,你亲手打死文臣的时候,我像是傀儡一般跪在你的面前,但是你却不为所动,早就开了枪。

    只是因为男人想要带自己从冷家离开……

    ……

    因为知道文臣没死的消息,盛夏一宿辗转难眠,到了第二天清晨,直接叫了客房服务,还是芒果布丁和榴莲酥。

    盛夏悄悄地把榴莲酥捏开,获取纸条上的信息。

    一楼大厅,女士洗手间……

    盛夏眉眼微微一跳,心底微微的惴惴不安,小手紧握纸条,准备再查看其它榴莲酥的情况,却听到了房门打开的时候,脸色一变,快速的将纸条吞入腹中,故作在认真吃着榴莲酥的模样。

    昨天晚上冷枭浚的盛怒,暴走,盛夏熟视无睹,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食物,美眸如水,平淡幽静,相比较女人这般慢条斯理,男人的墨眸之中遍布血丝,显然是一宿盛怒没睡的模样。

    “我想去大厅用餐,可以嘛?我觉得那边的香辣虾很好吃……”

    盛夏定了定神,率先发言,对上男人狭长眯起的眸子,心漏跳了半拍,惴惴不安,但是却努力的勾起微笑。

    冷枭浚细细的凝视着女人的一举一动,深邃的眸子看了一眼女人的小手,还有嘴角,拿起一块儿榴莲酥准备放在唇边,却被盛夏迅速的伸出小手扣住了男人大手手腕。

    “榴莲酥……是我叫的,麻烦……如果你想吃的话,可以自己去叫……”

    盛夏说的有些语无伦次,今天的榴莲酥,自己只掰开了中间的哪一个,其他的没有确定其中有没有纸条。

    如果有纸条的话,文臣势必完蛋了!

    冷枭浚狭长的眸子越发的眯起,嘴角上扬,一抹冷笑从薄凉的唇瓣溢出。

    “盛夏,你整个人都是我的,这点榴莲酥,还算个事儿嘛?”

    “不吃它,难道说我吃你?”

    盛夏:“……”

    男人的一句吃你,说得格外的蛊惑人心,盛夏心底惴惴不安的厉害,索性小手一挥,把榴莲酥全数打向了了地板之上,杏眸微微清澈逼人。

    “医生不是说了前三个月不行嘛,所以,你吃不了我……”

    冷枭浚:“……”

    这妮子是知道自己有洁癖故意不让自己吃榴莲酥的,冷枭浚墨眸微微泛着冷意,下一秒,直接将女人整个人压在了大床之上。

    “我有的是法子办踏实你……况且还有你这张利嘴……夏夏,我有的是法子收复湿地……”

    盛夏:“……”

    盛夏还没有来得及理清男人话语之间的含义,小手已经被男人快速的绑在了床头,白色的长裙在男人的大手之下全数变成碎布。

    下一瞬,男人的大手已经灵活的解开皮带,纽扣的声音,让盛夏浑身泛起凉意……

    “冷枭浚,你变态……不要……”

    冷枭浚:“……”

    冷枭浚墨眸染上几分笑意,其实倒不是真的想要对她怎么样,逗她的成分偏多,自己就是爱极了她这般手足无措的模样。

    衣衫褪去,高大的身子覆在女人之上,却撑起身子避开了女人凸起的小腹。

    “睡觉……我一宿没睡,让我抱你睡一会儿……你如果再闹的话,我可保证我的自制力还仅存多少了……”

    冷枭浚霸道的将女人圈入怀中,大手解开了女人手腕处的捆绑,两个人近乎*相对,彼此像是一个婴儿一般。

    盛夏被男人恐吓的不敢造次,因为机制的*惩罚不是没有过的,这个男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耳边传来男人浅浅沉稳的呼吸,盛夏狂躁的心才微微安定了几分,不敢动弹,心底虽然百般着急去见文臣,但是很显然,现在不是一个好的良机。

    因为兴奋担忧了一宿都没有睡,如今男人的怀抱就像是炙热的阳光一般,让盛夏竟然有些晃神。

    昨天自己的睡意浅浅,到底是因为没有他,还是因为担心文臣……

    脸色一变,有了这个认知就足以让盛夏整个人血液逆流了……

    ……

    冷枭浚真的是一宿没睡,昨天自己摔门而出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孩子,女人只不过是孕妇故意摆了自己一道,偏偏自己计较的要死。

    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才发现,偌大的巴黎,自己想要待的地方就只有女人的身侧了。

    冷枭浚静静地在门外守了一宿,知道知道女人再度叫了客房服务之后,才再度回来了,回来的第一个念头,就只有抱着她睡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盛夏昨天睡眠质量也不怎么高,所以被男人这般禁锢着,时间久了也自然睡着了。

    看着女人粉嘟精致的模样像是一个娃娃,冷枭浚轻柔的将女人柔嫩的唇瓣含入唇中,下巴的胡渣渣的盛夏有些微微疼痛,挣扎的睁开了眸子,赫然发现自己居然在冷枭浚怀里睡到了中午。

    “醒了……我让人重新准备了干净的衣服,换上衣服,我带你去楼下的餐厅用餐……”

    “好……”

    盛夏看着男人*裸的眸子,下意识的将自己*在外的肌肤盖住,却猛然发现颈脖处红痕累累,显然是被男人狠狠疼爱过的痕迹。

    白皙的肌肤,都可以看到里面的血管!

    原来在自己睡着之际,男人居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盛夏暗暗皱眉,却没有发现身侧的男人,墨眸之中皆是精光……

    ……

    盛夏看着换衣镜中女人一身绿色吊带长裙,忽然知道男人在自己的身上这般留下印记的目的是什么了。

    变态扭曲的男人!

    盛夏几乎是感觉到裸露在外的肌肤要开始滴血了,男人的齿印触目惊心……

    随手拿了一条白色的丝巾围在颈脖处,遮去暧昧,盛夏脑海之中,唯一在想的就是文臣究竟还在不在一楼的洗手间等着自己。

    ……

    两个人相拥下楼,盛夏刻意的想要和冷枭浚保持距离,不想被暗处的文臣看到,谁知道男人更是愈演愈烈,炙热的手掌更是在自己的腰部揉捏。

    盛夏越是显得烦躁,冷枭浚越发的心平气和,看着自己面前的菜单,首先把孕妇每天要吃的东西点好了,然后慢条斯理的把菜单交给了盛夏。

    “随意,你们这儿的招牌菜就好……”

    “是……”

    盛夏清丽的眸子迅速扫向自己的四周,暂未发现任何敌情,唇色抿起,端起自己面前的高脚杯,将其中的温水一饮而尽。

    “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盛夏说得极其漫不经心,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男人所有的反应,一觉醒来,冷枭浚显然是精神多了,伸出大手把女人颈脖处的白色丝巾扯下,低喃道。

    “你可以去了……”

    盛夏:“……”

    盛夏感觉到来自男人*裸的敌意,脸色一变,随着男人的大手一挥,*在外的肌肤全数是他留下来的暧昧的痕迹。

    自己要怎么出去见人!

    “冷枭浚,还我丝巾……我不去了……”

    要是以这幅模样去见文臣,盛夏甘愿不去……

    “嗯,这样才乖……”

    冷枭浚主动站起身子,向着女人所在的方向走去,嘴角挂着一抹邪佞的笑意,让盛夏不由得头皮发麻,尤其是男人的大手划过自己的肌肤,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实在是整个人都为之颤抖。

    冷枭浚故意俯下身子,凑近女人的唇瓣,低喃道:“晚上带你去迷夜……”

    盛夏:“……”

    迷夜,巴黎黑市最大的赌博之地……

    难道说,冷枭浚要把冷家的台面下生意呈现给自己看了嘛?

    盛夏恍神的厉害,感觉到男人的唇瓣吻着自己的唇瓣,却没有留意到男人墨眸深处的危险眸光,以及骇人的杀意。

    ……

    盛夏一整天都心事重重的,一直想要去一楼的洗手间,但是都找不到机会,看来男人早就把一切都算计好了。

    定然不会让自己远离他的身侧的!

    唇色抿起,直到晚上男人将自己装扮一新,前往迷夜,盛夏都觉得自己踩在云端上一般,不知道暗中的文臣还跟不跟了!

    盛夏潜意识里知道男人活着的消息之后,希望他永远的不要出现在冷枭浚的面前,否则冷枭浚布好的弥天大网时时刻刻,准备再度要了他的命。

    ……

    如夜:

    纸醉金迷,盛夏虽然一早就知道迷夜足够的迷乱,但是还是不禁的为迷夜的夜生活感慨,因为实在是太博取眼球了。

    女人袒胸露乳的,男人更是一个个腰缠万贯,只为了在这儿赌场挥霍。

    唇色上扬,盛夏依靠在冷枭浚的怀里,这样才能避开人群的挤压。

    索性的是,这儿空气还算清晰,属于露天的奢华建筑。

    不过人群密集的一个好处就是文臣更加的容易接触自己……

    有了这个认知,盛夏深呼吸一口气,精致的小脸略施粉黛,已然足够的让全场的人惊为天人了。

    郎才女貌,更是吸引了全场的焦点!

    “冷枭浚,你要表达的意思是冷家的庞大资金链是靠巴黎的赌场支撑的嘛?”

    “其一而已……”

    男人的这一句其一让盛夏脸色微微一变,定神的看着男人妖孽绝伦的俊脸,若有所思的低喃道。

    “你的意思是,这家迷夜,你入股了,占有股份其中之一嘛?”

    占有迷夜的股份,就可以掌控大半个巴黎的黑市经济交易,经济数量绝对是不容小觑,已经可以让整个J市动摇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迷夜是我旗下的产业之一,当初和你说好来巴黎,只是答应将冷家台面下的产业链展示给你,但是却没有说全部……所以,我兑现了这个承诺……”

    盛夏:“……”

    男人话语滴水不漏,盛夏竟然没有好的理由反驳,嘴角的笑意一凝,没想到偌大的迷夜会是冷家的产业。

    怪不得冷枭浚可以这般有钱任性!

    而且还只是冷家的产业之一,看来冷家实在是家大业大,被冷枭浚操作的风起云涌。

    “嗯……我知道了……既然来了,冷枭浚,不如我们赌一局如何?”

    盛夏杏眸满是清澈,看向冷枭浚,深呼吸一口气,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颤声说道:“如果我赢了,请你不要伤害他……你知道我说的他是谁,我已经知道了,他还活着……”

    两个人在一起勾心斗角,实在是累得厉害,盛夏索性把一切都放在台面上来说,看到男人毫无所动的眸子,微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自己足够坦白!

    看冷枭浚的样子,定然是一早就知道自己已经知道的事情了。

    自己这般小伎俩,又怎么瞒得了他呢?

    偌大的迷夜,人潮攒动,唯独两个人之间遍布着静谧的涌动,静默的骇人。

    “好,如果我赢了,我要你这辈子都死心塌地的在我身边一辈子……”

    盛夏:“……”

    盛夏因为男人的这句要他的命整个人微微一颤,男人的冷血,强势,霸道显而易见。

    “嗯,赌……”

    盛夏云淡风轻的小手紧握成拳,低喃道:“骰宝,21点,德州,轮盘……我都可以,不如你选吧……”

    盛夏经验老道,自然是自己提出了赌博之约,自然是要给男人足够的优势的!

    让他选择具体赌的形式!

    冷枭浚:“……”

    冷枭浚脸色微微一变,没有想到女人会是如此的淡然处之,临危不乱,自己究竟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极品呢。

    “不如,我们比大小如何,你我在纸牌中各抽一张,大者取胜……”

    盛夏:“……”

    这个法子,果然是够极品,盛夏唇色一淡,其实除了运气之外,更重要的是速度。

    “好……”

    盛夏暗暗祈祷,如果自己输了,文臣永远不要出现……

    ……

    侍者听说盛夏和冷枭浚要开赌,连忙派出了优质的发牌师将一幅全新的纸牌正面平铺在桌面之上。

    示意是一副完整的牌!

    盛夏小手紧握成拳,看着男人熟练的将纸牌重新叠合,然后洗牌!深呼吸一口气,最后洗牌结束,纸牌全数以背面平铺在平滑的桌面之上。

    盛夏和冷枭浚面对面而坐,盛夏深呼吸一口气,低喃道:“我先抽如何?女士优先不是嘛?”

    冷枭浚:“……”

    心跳在一瞬间加速,盛夏看着男人缄默的模样越发的胆战心惊,和冷枭浚在一块儿斗心理,自己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好……”

    “不好……”

    一道掷地有声的男性声音在空气中响起,盛夏整个人为之一怔,男人的声音太过于熟悉了,熟悉到让自己整个人如同在梦境一般。

    是文臣!

    盛夏颤抖的站起身子,循着声音看向声音的男人,男人俊逸的容颜,薄唇抿起,带有几分孤傲,颀长的身形黑色风衣的衣角也随风摆动起来,霎时间成了一道风景。

    男人潋滟的唇角上扬,是盛夏熟悉至极的温柔!

    他来了……

    盛夏眸色一喜,下意识的直接跑向了文臣的身侧,男人主动地张开了双臂,看着女人一身绿衣,如同精灵一般向着自己翩翩而来,是自己一辈子最甜蜜的负担。

    殊不知,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冷枭浚墨眸越发的深邃了几分,迸溅出来慑人的寒气。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扑哧……”

    盛夏因为男人这句话笑出了声,泪水从眼角滑落,颤抖的伸出小手抚摸着男人俊逸的容颜,看到男人毫无损伤,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没事就好!

    三年前,自己曾经亲眼看到他浑身是血的躺在了自己的怀里……

    “不要赌,拿我的命赌可以,我不要你这辈子都困在他的身边……”

    “冷枭浚,你的赌注换掉,把囡囡困在你身边一生一世,改为我的命,可好?”

    盛夏:“……”

    盛夏美眸湿润的厉害,原本这个代价并不可怕,拿自己的一生一世,很有可能换取文臣的平安,如今文臣的命再度作为赌注加了进来!

    “不要……不要这么做……”

    “为了你,我愿意……在我看来,你的自由比我的命更重要……”

    文臣眸子之中满是坚定的眸色,这一抹鉴定,背后是浓浓蚀骨的爱意。

    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

    盛夏:“……”

    无言以对,已经泪水从眼眶之中滑落……

    ……

    冷枭浚:“……”

    靠之,*!

    冷枭浚看着郎有情妾有意的模样十足的想要骂人,如今看到盛夏如此的关切文臣,当初自己果然不能留文臣的命。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现在全数到了报应的时刻了……

    “夏夏,过来……”

    盛夏:“……”

    男人薄凉的声音在空气之中突兀的响起,盛夏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小手紧紧的攥紧文臣的衣角。

    这一抹细微的动作,越发的让冷枭浚唇角的弧度寒彻了几分。

    “好,我赌……文臣,我就赌你的命……是你要把命赌给我的……”

    冷枭浚宛如王者一般,优雅的坐在了椅子之上,一举一动,杀人之心尽显,宛如任何人的生死决断在手中。

    盛夏:“……”

    赌注已然被更改,盛夏整个人不安的厉害,虽然自己有几分把握,手心之中已经都是汗意了。

    这场赌约,自己势在必行了!

    “囡囡,没事的……我相信你……”

    文臣眼眸满是坦然,感受到身侧女人的颤抖,大手按住女人的肩膀,给女人加油鼓气,自己这条命一早就是贡献给盛夏的。

    “好……冷枭浚,你先开始抽牌吧……”

    言简意赅的赌程,比大小而已,除去了大小司令,也就是K是最大的……

    这副牌之中,有4张K!

    盛夏小手紧握成拳,看着男人修长的手指划过那铺展开来的纸牌中的一张,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般。

    虽然冷枭浚的牌还没有反过来,但是盛夏知道他拿走了K……

    十三分之一的概率,他居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拿到!

    盛夏为什么愿意跟冷枭浚赌牌,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因为自己超强的记忆力,自己可以做到将刚刚完整的牌色记下来。

    包括侍者洗牌时候的移动过程……

    所以,这场赌,注定没有输赢了,他们俩只能平局!

    ……

    冷枭浚近乎欣赏的看着女人惊慌失措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残忍至极的冷笑,知道女人已经明了了自己的牌色。

    他们俩简直是天生一对,因为自己的记忆力,同样可以记得住所有的牌,精确的知道K在哪一个位置。

    冷枭浚缓缓地闭上眸子,脑海之中回闪着过往的话语。

    013号学员盛夏,优势,超强的记忆力……几乎是过目不忘……

    ……

    盛夏颤抖的伸出小手触摸那张K的时候,冷枭浚却猛地睁开眼睛扣住了女人的小手,嘴角上扬,凝视着女人颤抖的眸子,低喃道。

    “不如牌再洗洗吧……”

    盛夏:“……”

    盛夏感觉到小手被男人狠狠地攥在手心,随即侍者听从命令之后,将铺展开来的纸牌重新的叠加。

    盛夏想要看起来侍者的动作,却在下一瞬,整个人被冷枭浚拉入怀中。

    魔鬼的话语在耳边回闪,同样的还有侍者洗牌的动作。

    盛夏着急的厉害,因为自己看不到侍者洗牌的动作,就不知道剩下来的三张K去了哪儿。

    “冷枭浚,你要做什么?”

    文臣想要上前,却在下一秒,被冷枭浚手下的人拿枪对准了头部,动弹不得,只能看到盛夏被冷枭浚彻底的困在怀里。

    “我和我老婆在亲热,难道你看不出来嘛?”

    盛夏:“……”

    盛夏脸色微微一变,男人的话如同毒汁一般让盛夏整个人颤抖的厉害,毒素已经侵入骸骨一般。

    “你没有看到她不愿意嘛,放开她……”

    “砰……”

    文臣想要挣扎,反夺抵在自己额头的枪,但是冷枭浚的动作显然更快,大手快速的从腰间掏出银色手枪,直接给了男人腿部一枪,使得男人近乎以跪着的姿态在自己面前。

    盛夏:“……”

    “不要……”

    鲜血从男人左腿腿部溢了出来出来,那旖旎的红色,虽然是盛夏最常见的颜色,但是如今对于女人近乎是梦靥。

    “冷枭浚不要……”

    泪水从眼角溢出,但是整个人却被男人紧紧的扣在怀里,魔鬼的话语继续在耳边低喃:“夏夏,该你选牌了……”

    盛夏:“……”

    怎么选?

    自己已经不知道牌序了……

    ------题外话------

    感谢hyangel2276,﹏柳絮池塘淡淡风ヾˋ,chengqian月票……嗷呜,文臣出场……咳咳咳,写配角尾声有些怪怪的,哈哈哈,无奈了,嗷呜,大家看文快乐,求书评冒泡……嗷嗷啊,到了尾声,乃们都好沉默!不留书评的,都是胖纸,嗷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