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陪我一夜【夏浚】

第二百二十七章 陪我一夜【夏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鲜血不断的从文臣左腿处蔓延开来,一滴一滴流向地面,周围的人群却继续大肆豪赌,根本不在意这儿发生的一切。

    盛夏多么希望有人可以报警!

    殊不知,迷夜的人都已经彻底麻木了……

    浑身哆嗦的厉害,盛夏已然知道自己的底细被男人全部知道了,自己如今依靠在男人的怀里,全然被男人挡去了视线,根本不知道那个侍者如何洗牌的。

    自然不知道剩下的三张K在哪儿!

    小手紧握成拳,所以自己定然不可以随便去抽牌了,这么低的概率,自己绝对不可以拿文臣的命在赌。

    “我……不抽了,放弃可以嘛?”

    冷枭浚:“……”

    冷枭浚嘴角上扬,嘴角绽放出一抹极其鬼魅的笑意,大手抚摸着女人的容颜,看着女人眼角的清泪,笑意越发的扩大了几分。

    “生死之约,岂容放弃呢……”

    盛夏:“……”

    文臣赌了生死,那么势必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自己抽了!

    盛夏含泪的看向不远处深情凝视着自己的文臣,唇色抿起,做了一个口型,低喃道: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文臣:“……”

    这个女人想要表达自己,做什么,自己都明了!

    文臣嘴角上扬,安抚着女人的情绪,柔声说道:“抽吧……囡囡……只要是你安排的结局,就算是死,我也愿意……”

    既然愿意用我的生命换取你不留在他身边一生一世,我就已经想好了结局,无怨无悔!

    盛夏:“……”

    年少时期的不断呼唤,文臣哥哥,到如今男人单膝下跪,以最旖旎的姿态告诉自己,自己安排的结局,抽中的结果,他死都愿意,盛夏微微合上眸子,下一瞬,抬起右脚,快速的猜中男人的右脚,然后左手手臂攻击身后男人的腰部,完美的转身,从冷枭浚手中夺得银色手枪,直接对准了冷枭浚的额头。

    如果说之前盛夏隐藏了够久,现如今,已经将自己的所有呈现给了男人的面前,嗜杀,不择手段。

    “冷枭浚,放他走,不然我就开枪了!”

    盛夏从来都不打马虎眼,如果说自己真的会开枪,那么势必会开枪的!

    在场的人被眼前的一切完全愣住了,没有想到大少奶奶的身手如此之好,动作迅速之快,根本是难以捕捉。

    这个实在是……

    盛夏小手握住手中的银色手上,美眸清冷,肃杀不留一丝余地,冷枭浚感觉到额头那一抹冰凉,嘴角的笑意重了几分,大手紧握住女人的小手,缓缓的将女人手中的银色手枪带向了自己的心脏的位置。

    “夏夏,开枪的位置很重要,我觉得心脏不错……你觉得呢?”

    盛夏:“……”

    这个男人绝对是魔鬼,竟然如此漫不经心的笑谈生死,盛夏已经可以感觉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慑人寒气,深呼吸一口气,厉声说道。

    “冷枭浚,放他走……我不然真的是会开枪的……”

    保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要如何处理,原本拿枪指着文臣的黑衣男人有微微的动摇,冷枭浚马上厉声说道。

    “谁让你动了,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放他走……”

    “是,冷先生……”

    “盛夏,不如你开枪,试试看,是你的枪快,还是文臣这小子命长……”

    盛夏:“……”

    盛夏觉得自己整个人已经要被眼前这个男人逼疯了,小手颤抖的紧握成拳,上膛,时时刻刻准备扣动扳机。

    “冷枭浚,如果你一定要逼我的话,我选择和他一块儿死……我数三,二,一……如果你再不让他走,我定然会开枪!”

    文臣:“……”

    文臣因为流血过多,俊脸有些苍白,听着女人如此决然的话语,嘴角倏的勾起一抹潋滟的弧度,得此佳人,一生无憾了。

    “囡囡,别做傻事,我要你活着……”

    文臣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根本对于死亡毫无畏惧,可是盛夏不同,她还有美好的人生要走。

    视线触及女人的右手手腕,嘴角的笑意一凝,心底疼痛的厉害。

    只愿她好好的,自己就足矣了!

    ……

    盛夏因为背对着文臣,看不到男人眼角的泪水,凝视着面前的男人,男人鬼魅肃杀,丝毫都没有迟疑商量的余地。

    既然这样,恐怕真的是要到自己做决定的时候了!

    盛夏缓缓的樱唇轻启,低喃道:“三……”

    周围静谧的厉害,保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的,刚刚还在发牌的侍者,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发个牌而已,居然会闹出人命了。

    冷枭浚看着女人无比坚定的模样,心底万念俱灰,有种东西叫做心痛,自己百般爱她,居然在她心中根本不值一提。

    自己的命在她眼中皆是草芥……

    冷枭浚,你也真的是够失败的!

    深邃的墨眸,给了不远处黑衣男人一个命令,男人心领神会,越发的将枪口对准了文臣……

    “二……”

    盛夏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唯美精致,说完二时候,深呼吸一口气,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微微有些凸起的小腹,闭上眼眸,

    “一……”

    冷枭浚脸色一变,女人细微的动作让男人整个人一怔,果然,一如自己所料,盛夏调转枪口,将枪口直接对上了自己的额头。

    准备开枪之际,冷枭浚快速的伸出大手一把将女人手中的枪口挡开,飞速窜出的子弹划伤了冷枭浚的右手手臂。

    没有突如其来的疼痛,盛夏整个人被冷枭浚拉向了怀里,砰的一声响起,只有自己手中的银色手枪的枪声。

    盛夏缓缓的睁开了眸子,发现冷枭浚整个右手手臂都在流血!

    不远处的文臣看到盛夏向着自己开枪,已经惊吓的面如死灰了!

    “盛夏,你他妈是不是活腻了,谁允许你敢对自己开枪的……”

    冷枭浚娇惯这个女人,可以允许女人对着自己开枪,就是不允许这个女人胆敢伤害自己一分一毫!

    阴鸷的眸子散发出慑人的眸光,仿佛要把盛夏整个人都冰结一般!

    “我……我只不过不想和你死在一块儿,如果要死,我愿意陪着他一块儿……”

    盛夏说完这句话,直接昏死在男人的怀里,脸色苍白的骇人,冷枭浚脸色一变,心头一惊,快速的将女人拦腰抱去。

    “冷先生,这个男人怎么办……”

    “让他等死……”

    冷枭浚薄唇轻启,话语已经是冰凉到了极致,文臣视线一直紧紧的盯着冷枭浚怀里的盛夏,怒吼道。

    “冷枭浚,你把囡囡放下来……”

    换来的只有男人决然的背影……

    保镖们不敢违背冷枭浚的命令,考虑到文臣过人的身手,快速的在男人颈脖处注射了一剂麻药……

    ……

    盛夏小腹一波一波痛楚袭来,整个人无力的靠在男人的怀里,嗅到空气之中的药水味十足的是刺鼻的厉害。

    “冷先生,冷太太受到很强的精神刺激造成流产前兆,切记千万不要刺激冷太太了……要多卧床休息……”

    “那她什么时候会醒来,她一直在皱眉,是不是不舒服……”

    男人的话语虽然薄凉,但是关切之情却显然意见。

    “明天一早就会醒来……”

    “好……”

    盛夏睡的朦胧,脑海之中一直闪烁着噩梦,当初冷枭浚开枪打死文臣的场景,以及男人今天拔枪射中文臣的画面。

    睡梦之中,小腹一直是暖暖的,男人的薄唇一直啄吻着自己的发丝,脸颊。

    万般情意,恋恋不舍……

    ……

    盛夏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的病房内了,周围尽是刺眼的白色,那一抹白色,让盛夏忍不住胆战心惊。

    试图挣扎起身,但是手腕处却有一道力量死死地扣住自己的手腕!

    盛夏顺着自己手腕处的力道看向扣住自己手腕的大手,赫然是男人沉睡的容颜!

    冷枭浚……

    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盛夏双眸有些困惑,凝视着男人这般熟睡的模样昨天晚上一切的一切都像是放电影一般在自己的脑海之中闪过。

    最让盛夏觉得愕然的是,这个男人居然可以夺枪,动作迅猛至极,明明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活生生的让男人调转了方向。

    动作之快,让盛夏不由得对这个男人几分刮目相看。

    记忆之中,也只有WA里面的战神可以做到如此的迅速……

    战神!

    简直是WA的神话,也是盛夏和文臣崇拜的对象,据说男人5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熟练地拆枪,装枪,枪法极准,弹无虚发,不到20岁,就已然成为WA的佼佼者了。

    男人来无影去无踪,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只会带着银色的面具!

    记忆之中,盛夏只见过他一次,但是却是自己印象最深一次,因为当初自己身中埋伏,奄奄一息的时候,是男人将自己从原始森林带了回来。

    否则,盛夏真的要成为巨蟒的晚餐了……

    听说,自己来冷家打探冷家的消息,也是战神下达的命令!

    盛夏恍惚的厉害,不知道为什么,昨天男人迅猛的动作,的确是和战神有几分相似,只不过谁更略胜一筹,还比较难说。

    冷枭浚,绝对不是普通的商人那么简单!

    ……

    盛夏小手缓缓地抚摸着小腹的位置,不知道文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嘴角一淡,看着男人腰间的硬物,颤抖的坐起身子,缓缓地探向男人的腰间。

    还没等盛夏小手触及男人的腰身,原本熟睡的男人已然睁开了眸子,扣住了盛夏作乱的左手。

    “醒了……”

    “文臣他在哪儿?”

    两个人同时出声,但是内容却截然相反,盛夏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放弃了,因为男人的墨眸已经愤怒的仿佛可以杀人一般。

    “你关心他的死活,所以都不在意你肚子里的孩子了嘛?盛夏,你知不知道昨天差一点孩子就保不住了……”

    冷枭浚说得咬牙切齿,盛夏有些微微后怕,对于这个来得措手不及的孩子,虽然确实有些难以承受,但是却不曾想要伤害过他。

    “冷枭浚,他到底在哪儿,是生是死……”

    相比较男人的暴怒,盛夏整个人气息柔和了许多,但是气场却冷硬逼人,清澈的眸子,大有问不到结果誓不罢休的意味。

    冷枭浚:“……”

    果然,她在意的人就只有文臣一个人而已!

    “你好好养胎,你和孩子没事,他也会没事的……”

    盛夏:“……”

    男人话语背后的潜台词就是,如果孩子和自己出了什么事儿,那么文臣定然是生不如死了。

    “我知道了……”

    深呼吸一口气,盛夏精致的小脸苍白的厉害,整个人单薄的厉害,仿佛是风一吹就能吹倒一般,看着男人微微僵硬的右臂,嘴角的笑意满是讥讽。

    自己该是忘了,昨天冷枭浚可是手臂都被子弹擦伤了!

    “冷枭浚,当初你为什么要骗我说他死了……这些年,你把文臣放在哪儿了……”

    两个人平静的对话,宛如认识了许多年的老朋友一般,气氛有些诡异,冷枭浚薄唇抿起,拿起桌子上准备好的红枣汤一勺一勺喂给女人喝下。

    “子弹离他心脏只有一毫米……这些年,他一直在WA……他死了,你的眼里才只有我不是嘛?”

    盛夏:“……”

    盛夏脸色微微一变,再度证明了冷枭浚真的是神枪手,居然可以把距离精确到毫米,果然,盛夏整个人还在惊愕之中没有回过神来,看着男人这般有些低沉的模样,若有所思,整个人散发出一抹无奈的意味。

    很难看到冷枭浚这般手足无措的模样!

    “所以……我还是傻瓜,什么都不知道,以为他真的死了,不过同时也验证了一个道理,哪怕是我以为他真的死了,我的眼中也只有他,没有你……”

    盛夏的话,恰到好处的让冷枭浚捕捉到了,唇色抿起,墨眸暗沉的惊人,几乎是想要将盛夏撕碎。

    “你好好休息,准备一下,回J市……”

    冷枭浚说得咬牙切齿,盛夏感觉到男人的怒气,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看到男人甩门而出。

    ……

    盛夏再度回到J市的时候,已然成为牢笼的麻雀了!

    一晃肚子里的小家伙都三个月了,医院检查的结果是男孩……

    知道是男孩之后,可是把冷恩慈高兴坏了,连忙拜了祖宗,顺带烧香祈福!

    盛夏的小腹已经凸起了许多,送走了来探望自己的水慕和重墨之后,整个人依靠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唇色一淡。

    脑海之中闪烁着的是冷枭浚的承诺。

    盛夏,孩子稳定之后,我就会放文臣走……

    文臣!

    文臣!

    盛夏反复的在唇边低喃这个名字,手机响起,嘴角的笑意微微一凝,手心里发现居然都是汗了……

    “盛夏,文臣回来了,平安……”

    电话那头传来飞星干净利落的应答,盛夏唇色一淡,低喃道:“好,谢谢飞星姐……”

    WA的飞星和迟明辉也是一段佳话,盛夏几乎是飞星一把手教出来的,对于飞星相当的尊敬。

    听到女人确保的文臣平安无事的消息,盛夏终于松了一口气。

    冷枭浚兑现了他的承诺!

    下面是不是自己要准备一份大礼了呢?

    ……

    冷枭浚自从盛夏怀孕之后,便经常往家里跑,早中晚,好丈夫形象完美的演绎的淋漓尽致。

    中午回到冷家的时候,盛夏已经安静的坐在了冷恩慈的身侧,陪着冷恩慈用着午餐。

    乖巧的模样,十足是小媳妇的模样,让冷枭浚早就心尖痒痒了……

    盛夏小口小口喝着自己碗里的汤,对于男人的回来熟视无睹,倒是佣人已经熟练的快速准备好了干净的碗筷。

    “公司的事情让翊多担待一点,没事的时候,带着盛夏多出去转转,自打巴黎回来,就没见过你们俩单独出去过……”

    冷恩慈的话让盛夏眸色一淡,美眸深处一丝暗光一闪而过……

    “好……奶奶,都听您的……”

    冷枭浚夹了一块儿藕饼放在了盛夏的碗中,话语之中对于冷恩慈满是尊重,面前的女人依旧是漫不经心,不冷不热的模样,冷枭浚眸色微微一暗。

    “我吃饱了,先上楼了,奶奶,冷枭浚,你们慢用……”

    盛夏站起身子,小手扶着腰身向着客厅走去,将空间留给了祖孙两人,这冷枭浚的眸子就一直死死盯着人妮子的背影,冷恩慈心底对于自己这个孙儿满是嫌弃。

    “盛夏当初嫁过来也没有办婚礼,这孩子生下来了,赶忙孩子满月,婚礼一块儿办吧,也得给重家一个交代,告诉他们,盛夏是我们冷家明媒正娶的媳妇……”

    “是,奶奶……”

    已经在考虑之内的事情,冷枭浚从来都不是一个在乎其他人想法的男人,但是为了盛夏,还是要把所有的舆论考虑在内的。

    “你们俩从巴黎回来就不对劲,怎么,吵架了?”

    冷恩慈试探性的看向冷枭浚有些发臭的俊脸,玩味的问道,看到男人的俊脸黑的厉害,厉声说道。

    “是不是冷家人,居然连一个女人都摆不平,没用的废物……”

    冷枭浚:“……”

    自己差点再度废了她爱的男人,冷枭浚如今已经是步步维艰了,偏偏老夫人还要来这儿煽风点火。

    “奶奶,我自有主意……您就等着收拾婴儿房出来吧……”

    “哼,这还差不多……”

    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冷恩慈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冷枭浚则是陷入了沉思之中,自己和盛夏的关系再度到了冰点。

    有什么可以缓和的呢!

    还是说,走一步算一步……

    如今筹码全无,自己如何再战呢!

    ……

    房间内:

    盛夏思前想后,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一个人可以帮自己了,深呼吸一口气,拨通了自己心底烂熟的号码。

    电话许久之后才被接通,盛夏心底扑通扑通颤抖的厉害,哑声说道:“战神,抱歉打扰你,我是013号学员,盛夏!”

    “有事相求?”

    盛夏:“……”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略带几分撩人和磁性,显然已经通过变身器处理过了,盛夏美眸微微一闪,因为男人的话,越发的惴惴不安。

    很难想象,电话那头,自己居然会和战神通电话……

    男人的回答一向是言简意赅,的确,自己是有事相求!

    “是……我想问你,当初十年前,你派我来冷家执行任务,曾经许我一个承诺,那个承诺,如今还有效嘛?”

    一场拉锯了十年漫长光阴的人物,换得了战神的一个承诺,这个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也彻底的改变了自己整个一生……

    电话那头的男人微微一怔,随即迅速的调整过来:“当然,但是前提是你完成了任务,如今我看不到冷家任何的内部资料,盛夏,这就是你的工作成果?”

    “冷枭浚深不可测,我耗费了整整十年,但是一无所获,我也付出了我所有的一切了……应该够了吧!再说,战神,你当初许我承诺的时候,没有规定过我必须要完成任务才可以……”

    盛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小手紧紧的握住手中的电话,美眸如水。

    电话那头自然地缄默,盛夏只能听到男人浅浅的呼吸声,呼吸似乎是在自己的颈脖处呼吸一般,有些微痒。

    “好,我许你的承诺,一直有效,说吧,你要求我什么……”

    电话那头男人话语掷地有声,苍劲有力,盛夏眉色微微一喜,樱唇轻启。

    “诈死……”

    “我怀孕了,我想诈死离开冷家……”

    战神:“……”

    盛夏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电话那头男人呼吸一滞,唇色一淡,一向是处事不惊的战神也被自己唬住了嘛?

    嘴角上扬,小手抚摸着凸起的小腹,低喃道:“以前一直在冷家,总想着有一天可以为文臣报仇,现在文臣平安无事了,我也就放心了,十年了,对于冷家一无所获,我也该放弃了,现在,我只想为肚子里的孩子好好考虑一下了!”

    战神:“……”

    “难道你想和文臣重修旧好?”

    盛夏:“……”

    盛夏有些微微惊愕,听着电话那头男人脱口而出的话,唇色上扬,小手抚摸着小腹,水慕尽是温和的光,但是却些许无奈。

    “这辈子,我恐怕去不掉冷枭浚给我的烙印了,这样的我,怎么会配和文臣在一起呢?”

    “诈死的地方我选择了一个相对而言最安全的位置,那就是海水,我憋气的时间很久,况且,如果海上发生爆炸的话,尸骨比较难以查证,战神,我需要你接应我,带我走……”

    盛夏迅速的将自己的完整的规划全数一股脑讲给电话那头男人听,隐约觉得电话那头男人身上的寒气越发的逼人,而且那一抹低气压,实在是不容小觑。

    按理战神不会是如此小气的人!

    “盛夏,我派你执行冷家的任务,整整十年了,你难道没有对冷家动过情嘛?”

    盛夏:“……”

    任务是任务,个人情感是个人情感,平日里,战神一直在教导自己的话,如今这个问题从男人的口中问了出来,盛夏唇色一淡。

    纤细的小手死死地揪住自己身下的床单,对于一个没有看过长相,听过真实声音的男人,盛夏居然可以放下心底的包袱。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呢……”

    “奶奶人很好,虽然平时严肃了一些,喜欢板着脸……冷枭翊和暖暖,还有小胤真的很有爱的一家人,还有枭沉……冷家给了我二次生命,如果不是他们收养我,可能我现在早就不知在哪儿了……”

    盛夏说了许多人,却唯独漏了冷枭浚,樱唇抿起,低喃道。

    “冷枭浚……唔,不说了,战神,你在我印象中可不是八卦的人……”

    盛夏云淡风轻的反问,竟然感觉到电话那头男人呼吸变得紧张了几分,许久之后,盛夏以为男人挂断电话的时候,却听到男人低沉的嗓音。

    “既然当初是我送你进了冷家,有因有果,我准备好了联系你……”

    “好,谢谢……”

    盛夏挂断电话之后迅速的删除了通话记录,不知道为什么当初战神会送自己来冷家,这偌大的冷家,和WA无冤无仇的。

    听闻迟明辉和飞星私下和冷枭浚关系匪浅……

    到底为什么把自己送进冷家,到底是什么,盛夏绞尽脑汁,但是毫无所获,无奈的摇了摇头,全当是自己想太多了。

    只不过当初自己被冷家收养,有需要就安排自己做事了……

    ……

    盛夏一个人蜷缩在地毯之上,看着落地窗前的风景,唇角上扬,小手静静的护住小腹,整个人散发出来柔和的气息。

    冷枭浚走进房间看到就是这么一幅极其安静的风景,冷枭浚伸出大手抚摸着女人柔软的发丝,将女人圈入怀中,啄吻女人的脸颊。

    “文臣回到WA了……”

    “嗯……”

    “谢谢你……”

    盛夏轻言言谢,让冷枭浚多少有些意外,深邃的墨眸闪过一丝暗光,唇色抿起:“风华说孩子很健康,是个男孩,那么,现在是不是到了讨论孩子名字的时候到了?”

    盛夏:“……”

    老生常谈了,盛夏眸子微许湿润,兴许是觉得自己真的要走了,忽然觉得眼前的冷枭浚有些让人感觉到怜悯了。

    果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好……唔,你定吧……”

    盛夏感觉到男人从背后把自己拥入怀中,一同看着高大的落地窗前的景观,很肃静的风景,很柔和。

    “冷彦吧……”

    盛夏:“……”

    彦,在古代的词义之中是有才华的人,有道德的人!

    好名字!

    盛夏点了点头,嘴角上扬,低喃斟酌。

    “冷彦……彦儿……小彦……彦彦……就这个名字吧,我觉得宝宝也会喜欢的……”

    “好……”

    冷枭浚用力的把女人揉进怀里,感受到女人嘴角上扬的弧度,墨眸尽是错杂的光芒一闪而过。

    ……

    盛夏不知道自己原本是坐在地毯之上的,跟冷枭浚讨论孩子的问题,直接滚到了大床之上!

    男人炙热的墨眸满是深沉的眸色,带有丝丝缕缕的欲求,要将盛夏全部缠绕。

    盛夏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个,自己已经怀孕超过三个月了,医生说前三个月后三个月不可以!

    那就是说现在可以!

    盛夏有些慌乱的伸出小手推搡着男人的胸膛,颤声说道:“冷枭浚,你下午不用去上班嘛?”

    大白天都在思考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

    而且堂堂冷氏总裁,是不是有些旷职了呢!

    “夏夏……我忍了三个月了……你难道想我废了嘛?”

    盛夏:“……”

    憋久了似乎真的有那么一说,盛夏小脸涨红的厉害,即使是再清丽的人,也抵抗不住男人这般火热的逼近。

    “冷枭浚……我……唔……”

    盛夏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猛地攫住了唇瓣,男人炙热的大手覆盖在女人的小腹之上,辗转,停留。

    “夏夏,我们的儿子……”

    盛夏:“……”

    盛夏因为冷枭浚口中的我们眸子湿润的厉害,唇色一淡,忽然想到自己要是把孩子带走。对于老夫人和冷枭浚而言是多么的自私和残忍了。

    心底有些颤动,男人的眸子太过于锐利,锐利到盛夏根本难以直视!

    “我想出去晒晒太阳……冷枭浚,你先松开我……唔……”

    盛夏还想再读说些什么,男人同样的法子已经攫住了唇瓣,同时男人灵活的大手开始解开盛夏身上的衣裙。

    后来觉得解开实在是过于繁琐,直接大手一挥儿,把衣衫撕碎!

    整个人快速的压下,盛夏意识涣散之际,男人鬼魅的低喃在耳边缠绕。

    “放心吧,我会温柔的……乖,别反抗,感受我……”

    盛夏:“……”

    ……

    两个人在床底之间厮磨了许久,原本是中午,盛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了一眼身侧的男人还在熟睡。

    浑身斑斑点点,男人下手也真的是够狠的!

    不过不可否认,冷枭浚今天是温柔的,如同那天在医院一样,极尽温柔,生怕伤到自己和孩子。

    盛夏杏眸闪过一丝错杂,但是很快就被眼底的清冷完全覆盖完毕,挣扎着小心翼翼的从大床之上起身,视线停留在了男人的右臂。

    右臂之上还有明显的伤痕,是那天冷枭浚为了救自己被子弹擦伤的!

    小手紧握成拳,终究也只是看了一眼,随即撇开视线,向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殊不知,刚刚离开,原本在床上熟睡的男人却猛然睁开了墨眸,视线凌厉逼人,听到浴室传来的阵阵水声,仿佛女人的发丝还在自己的指尖缠绕。

    盛夏!

    你可知道,这个名字是我为你取的!

    因为你上扬的唇角,会让我觉得夏天到了,整个人都变得如沐春风……

    可是为什么,明明你靠的我那么近,就在我的怀里,但是我却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是陷入严冬一般,冷得彻骨,瑟瑟发抖。

    ……

    盛夏还没有洗完澡,冷枭浚便是强硬的挤了进来,嚷嚷着要一块儿洗,盛夏拗不过男人,尤其是在浴室里打滑的厉害,所以索性由着男人了,快速的将浑身冲洗干净,准备围着浴巾出去的时候,再度被男人拉进浴室之中,重新涂抹上了沐浴乳。

    盛夏:“……”

    厚颜无耻!

    偏偏男人怡然自得!

    盛夏狠狠的瞪了一眼冷枭浚,却在下一瞬被男人吻住了唇瓣,直接压在了墙壁之上。

    “唔……”

    盛夏觉得今天的冷枭浚很奇怪,真的很奇怪,比起过往要粘人许多,而且像是个孩子一般,拿捏不准男人的心思。

    “夏夏……以后我们把每次孩子做的B超图都收集起来做个影集吧,留给孩子以后长大了看……”

    “嗯……”

    盛夏只是觉得一开始小家伙才是芝麻一点大,现在都变成花生大小了,实在是很神奇,如果可以的话,自然愿意把B超单都弄成影集的模样。

    忽然美眸一闪,以后的B超单,恐怕是只有自己有,冷枭浚没有了!

    “冷枭浚,洗澡的时候别说话了……”

    冷枭浚还想再度说些什么,盛夏已经主动开口了,感觉到两个人气氛一下子降至到冰点,空气之中只有阵阵水声响起。

    “我……我帮你擦背吧……”

    “嗯……”

    冷枭浚墨眸闪过一丝暗光,看着女人这般闪烁的模样,墨眸微微眯起,越发的狭长了几分,嘴角上扬。

    ……

    柔软无骨的小手在男人后背忙忙碌碌的,冷枭浚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的待遇,女人的小手宛如是电流一般,所到之处,让冷枭浚感觉到浑身发麻。

    强烈克制的*,因为女人的这般行为再度窜起,深呼吸一口气,冷枭浚的嗓音已经变得沙哑了几分。

    “可以了……不用忙活了……”

    盛夏:“……”

    “嗯,好……”

    盛夏眸色一喜,男人的声音太过于沙哑,盛夏无法琢磨男人的情绪,不过趁此机会逃走才是硬道理。

    盛夏随意的将身上冲洗干净,围了一条浴巾,直接向着房间方向走去。

    没有留意到原本背对着自己享受搓背的男人,俊脸已经因为隐忍涨红的厉害……

    ……

    两个人厮磨到了晚上,陪着冷恩慈一块儿用了晚宴,冷恩慈一眼就看出来两个人下午做了什么事,咳了咳嗓子,善意的提醒道。

    “注意点孩子……”

    盛夏:“……”

    盛夏虽然为人凉薄,但是脸皮子实在是薄,因为老夫人这么直接的话小脸瞬间涨红的厉害,拿着勺子喝汤的动作都变得有些迟缓。

    “是,奶奶,我知道了……”

    “奶奶,我老婆脸皮薄,您直接冲着我来,是我逼她的……”

    冷枭浚难得欣赏小女人娇羞的模样,墨眸微微一闪,赶忙伸出大手握住了盛夏颤抖的小手,柔声的说道。

    冷恩慈:“……”

    三十好几的人了,说起话来没轻没重的!

    冷恩慈面露冷色,厉声说道:“过分!赶明儿,你们俩得分房睡……我这个重孙子可不允许任何的闪失……”

    盛夏:“……”

    分房睡,就是为了防止夫妻两个人的亲密接触,盛夏小脸涨红的厉害,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汤,明显听到了冷枭浚抗拒的声音。

    “奶奶,您别这么做,这么做可是要了我的命,不能抱着老婆孩子睡觉,这日子得多难受啊……放心吧,我知道什么叫做克制……”

    “再说了,您不想三年抱两嘛?”

    冷枭浚最后一句话说得极其具有诱惑感,冷恩慈轻哼一声,但是也没有继续反驳了,索性由着这两个孩子去了。

    “德行!”

    ……

    盛夏吃着碗里的饭菜,赫然发现多了一对鸡翅,是冷恩慈夹给自己的,有些吃惊,冷恩慈平时严肃惯了,难得走温情路线,着实有些不习惯。

    “谢谢,奶奶……”

    “不谢,你和浚这个臭小子好好过日子就行了……这夫妻俩磕磕碰碰很正常,床头吵架床尾和,没有什么坎儿过不去……”

    盛夏:“……”

    盛夏眸色一紧,看样子老夫人是想说巴黎之后两个人关系变差的事情了,如今两个人滚了床单下了楼,关系改善了,所以老夫人是想告诫自己。

    以后尽量和冷枭浚少一些矛盾冲突和纠纷!

    盛夏嘴角上扬,准备开口,却被冷恩慈主动拦下了话语权,继续说道:“再者说了,就算是过不去的坎儿,看在孩子份上,那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

    盛夏:“……”

    果然是老夫人,三句两句就直接到了重点,让自己毫无反驳之力了。

    抬起杏眸看向女人严肃的眸色,低喃道:“奶奶,我知道了……”

    “嗯……”

    冷枭浚:“……”

    冷枭浚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看着女人漫不经心的喝着汤,嘴角上扬,有的时候,女人最让人措手不及的往往就是口是心非!

    夏夏,你现在不就在口是心非嘛?

    ……

    三天后:

    盛夏一直在等战神的消息,终于在三天后的傍晚等到了战神的电话,深呼吸一口气,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才缓缓的接通了电话。

    “战神……终于等到你电话了……”

    盛夏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表露出自己的心急,这才发现似乎自己曝露太多了,唇色抿起,对着电话那头的男人低喃道。

    “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了,如果我现在不走,我担心以后就走不了了……”

    不光是人走不了了,恐怕心也会动摇了,现如今真的要走了,才发现自己对于冷家满满的都是爱,除了冷枭浚的所作所为。

    电话那头男人一阵沉默,许久之后薄唇轻启,低喃道:“要我帮你,可以……我可以让你一劳永逸,彻底不用担心冷家,不过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盛夏:“……”

    彻底的不用担心冷家,一劳永逸……

    盛夏眸色微微一怔,握住电话的小手颤抖的厉害,心底却在质疑男人所说的话,并不是质疑男人的能力。

    而是在想自己身上有什么他战神可图的!

    战神富可敌国,更是在WA组织里身居要职,简直是幕后推手一般,这般神明一样的男人,岂会需要自己的存在呢?

    “条件是什么……”

    盛夏低喃开口,美眸极尽薄凉,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隐约觉得有个惊天的消息要被公布于众。

    果不其然!

    “我要你陪我一夜……我就帮你离开冷家,彻彻底底,不留一点关系……”

    盛夏:“……”

    战神富可敌国,要什么样的女人有什么样的女人,传闻他样貌俊美,怎么会看上自己一个已婚的女人呢?

    ------题外话------

    咳咳咳,我觉得我表述的很清楚吧……大灰狼啊有木有!帮助夏夏升级之后,又派夏夏到了自己身边咋地咋地,嗷呜……冷枭浚就是战神,*oss!好吧,我对不住我们家闺女,我去哭会儿……哈哈哈,感谢qquser8821979,13833816427,包包酱月票……大家看文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