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温暖】别掐断我的桃花

第二百七十三章 【温暖】别掐断我的桃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办公室内:

    温暖听着以菱简单地叙述婚姻有关的法律姿势,眸色微闪,尽是认真。

    没想到能有这儿机会普及和婚姻有关的法律知识,真的是趣事一件……

    不过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两个人简单地闲聊之后,温暖抚摸着小腹,坐着的时间久了,难免有些疲惫,最近小腿更肿了,怀孕果然是遭罪。

    ……

    下午,得知以菱结束之后,阿坤主动地来接以菱,得知阿坤已经到楼下的时候,温暖和以菱走出房间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了冷枭翊的身影。

    温暖眸色一顿,不知道冷枭翊来了多久了。

    以菱则是礼貌恭敬,嘴角挂着一抹浅淡的弧度。

    “冷先生……”

    “嗯……”

    “冷枭翊,阿坤在楼下等着以菱,我们一块儿送送她吧!”

    “好……”

    冷枭翊看着温暖脸色有些苍白,美眸之中难掩疲惫,将自己心底的情绪掩去,伸出大手揽住了女人的腰身,帮忙有手臂缓解温暖的不舒适感。

    温暖眸色一顿,温暖的手掌一如往日,让自己忍不住心头都变得暖了。

    以菱看着夫妻俩这般亲昵的举动,嘴角勾起,怕是温暖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是舍不得拿出来了。

    离婚哪有那么简单呢……

    而且妻子又是孕期,两个人又有那么可爱的孩子。

    ……

    送别以菱之后,温暖实在是腿麻的厉害,额头上尽是汗意,冷枭翊见状直接伸出大手将温暖整个人拦腰抱起。

    “我查了你的档期,今天晚上没有什么事儿,我们回冷宅吧!小胤我已经派人直接接回家了!”

    “唔,好……”

    温暖的确是想冷恩慈了,听到冷枭翊这么说,点了点头,其实很想开口问,自己回家住了,那冷枭翊今天晚上还去“公司加班”嘛?

    脱口而出的话,被温暖狠狠地压在心底,唇色抿起,看着周围工作人员投来的关注目光,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男人的怀里。

    实在是太招摇了……

    不过老公和妻子亲昵,也是说得过去的。

    ……

    回到冷家的时候,冷恩慈正坐在沙发上陪着冷胤玩,一老一少,兴致极高,温暖见到老夫人之后,立马迎了上去,主动地坐在老夫人的身侧,伸出小手挽着老夫人的手臂。

    “奶奶,唔,想死你了……”

    冷恩慈看着小妮子这般腻人的模样,嘴角上扬,伸出小手摸了摸女人的小腹。

    “这肚子里的小海豚,可想死我了……”

    “哼,奶奶偏心,奶奶,翊给小家伙取名字了,叫温馨,以后我们叫她馨儿,好不好?”

    温暖大大的明眸激动地跟着冷恩慈说着孩子的名字,冷恩慈起初一愣,后来意识到原来冷枭翊想让闺女姓温,随着温暖这丫头姓,嘴角勾起,这自家孙子宠媳妇可一套一套的。

    “当然好了,翊的名字取的可真好……太棒了……不愧是冷家的孙子!”

    温暖撇了撇唇瓣,这老夫人夸孙子还真的是一套一套的。

    “嗯,当然好了,宝贝名字叫馨儿,多好的名字呢,是我闺女可爱,漂亮,这名字只是陪衬,重点还是我们家闺女!”

    老夫人许久没听到温暖如此喋喋不休的说话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没好气的说道:“是,得了吧……快去洗手吃饭吧,厨房今天做了很多好吃的!”

    “唔……”

    温暖嘴角勾起,依偎在冷恩慈怀里,美眸尽是期待。

    ……

    晚餐自然还是围绕着小家伙的名字,温暖嘴角勾起,冷枭翊则是一言不发,有心事的模样。

    晚上,冷胤直接被冷恩慈带去了书房读故事书。

    催着温暖和冷枭翊进卧室,美名曰给肚子里的温馨放胎教音乐,实际上是希望夫妻俩能够培养感情。

    温暖自然是深谙老夫人这个心思的,无奈的勾起唇角,只能随了老夫人的心愿。

    反观冷枭翊,则是心事重重。

    ……

    卧室内,精致的奢华装修,温暖和冷枭翊倚在床上,听着CD里播放着的胎教音乐,嘴角上扬,顺带伸出小手抚摸着小腹,肚子的小家伙真的是非常喜欢音乐。

    温暖哑然失笑,余光看向冷枭翊俊朗的轮廓,樱唇勾起。

    “怎么了,你有心事?”

    冷枭翊:“……”

    冷枭翊原本静静地倾听着胎教音乐,听到温暖的话眸色一愣,薄唇轻启,主动地坐起身子,哑声说道:“温暖,把文件拿出来吧,我答应签字了……”

    温暖:“……”

    温暖眸色一愣,没有听得懂冷枭翊在说些什么,什么叫做签字不签字?

    他指的难道不是名字谱嘛?

    可是如果是名字谱,为什么要签字呢?

    ……

    冷枭翊薄唇抿起,凝视着女人柔美的容颜,墨眸尽是精湛的眸光,认真十足。

    冷枭翊认真思考了许久,如果和自己在一起,温暖每一天都是这个模样,那么自己到情愿放她自由。

    她想要做的,自己都会极力为她实现……

    哪怕是离婚!

    这么多天以来,自己一直在逃避问题,但是事实证明,逃避问题得不到根本的解决的。

    “冷枭翊,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答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放你自由,暖暖,你听懂我的意思嘛?我,答应放你自由,你赢了!”

    是啊,如果把爱情,婚姻当成一种竞技,看似自己是最大的赢家,实际上,温暖才是主导。

    温暖:“……”

    静谧的灯光之下,明明很是温馨,还在播放着胎教的音乐,偏偏男人说出的话如此的震慑人心。

    温暖唇色抿起,原来冷枭翊是误会些什么了,自己要不要跟他解释呢?

    温暖心头微微一怔,许久之后避开了男人炙热的视线,随即心头微微一乐,自己到想好好地折腾一下冷枭翊。

    “嗯,你真的想好了要签字嘛?”

    打死温暖也不会相信这个男人会愿意和自己离婚,除非是冷枭翊自己脑子秀逗了,或者是冷枭翊在逼迫自己做一些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就像是离婚。

    温暖转而联想到之前一段时间男人一直避开自己,甚至是一度以加班为借口避开和自己的接触,怕是也是因为这件事了。

    能让冷枭翊下定决心要跟自己离婚,恐怕冷枭翊一定是非常的痛彻心扉了。

    “嗯,我……我想好了!”

    温暖:“……”

    说我想好的时候,明明声音在颤抖,温暖强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伸出小手摸了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

    “嗯,那离婚总得把该算的都好好算算吧,例如孩子,例如抚养权问题……例如财产分配,例如,这以后的离婚之后相处模式!”

    温暖说得十分认真,咄咄逼人,凝视着男人俊逸帅气的容颜,低喃浅语。

    冷枭翊唇色抿起,凝视着女人隆起的腹部,哑声说道:“所有,你想要的,都给你……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温暖:“……”

    温暖有一段时间真的很希望可以离开冷枭翊,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严重的折磨,如今看到男人无比豁然开朗的说要净身出户,唇色勾起,美眸湿润的厉害。

    “好……好,冷枭翊,你说的,你可以真的是说的太好了,希望你说到做到……”

    说到这儿,温暖伸出葱白的小手指了指门,哑声说道:“滚……从我面前滚……”

    “我什么都想要,什么都觉得要不够,自然你都狮子大开口了,那我肯定要履行霸王条款了,所以,等我拟好了文件,少不了你签字的,现在,滚……”

    冷枭翊:“……”

    现在暂时不用签协议书,虽然只是暂时的,冷枭翊微微松了一口气,俊脸微微一白。

    “嗯,我今天晚上睡书房,用不用我抱小胤进来陪你一块儿睡……”

    “不用,我还不想让奶奶知道我们俩闹离婚……暂时别跟她说了!”

    “嗯……”

    冷枭翊眸子一暗,心头尽是心疼,却始终唇色抿起,没能说出口,起身,离开了卧室。

    温暖凝视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个冷枭翊,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想着放手了。

    他们俩应该是要互相折磨的,怎么可以说分手就分手那么简单!

    而且,这已经不是分手那么简单的事儿了,而且离婚,两个家族的事情……

    还有两个孩子,老人!

    如果说,4年后,比起4年前多了些什么,温暖觉得,挽留住自己的越来越多了,虽然有的时候,自己经常会浑身长满刺,但是温暖在努力的让自己的刺变得少一些,再少一些。

    ……

    冷枭翊离开之后,温暖一直在嗅着鼻子,努力的让自己不哭出来,但是还是在所难免的湿了眸子,一滴一滴的落着泪,哭累了就睡着了。

    睡着之后,隐约感觉到有人温柔的将自己的泪水擦拭……

    迷迷糊糊,温暖似乎听到男人在耳边温柔的低喃。

    “不是全部都答应你了,听你的了,为什么还哭呢?”

    温暖:“……”

    虽然温暖被冷枭翊气得半死,但是迷糊之际,感觉到自己被人整个抱入怀中,睡得倒也踏实,一觉醒来的时候才发下床榻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原来只是梦境那么简单。

    嗅了嗅鼻子,温暖伸了一下懒腰,新的一天,就这么悄然而至了。

    美眸婉转如水,温暖伸出小手抚摸着小腹,肚子饿得咕咕叫,得赶忙下楼用餐。

    温暖忽然眸色一亮,昨天以菱跟着自己说过,孕期是不能离婚的!

    所以冷枭翊……

    一想到这儿,温暖美眸之中尽是玩味,准备看着冷枭翊激动雀跃的模样。

    ……

    温暖下楼的时候,冷枭翊正好在客厅用餐,看到温暖的时候眸色一愣,墨眸深处尽是关切之情。

    佣人则是主动地替温暖重新准备了餐具,管家毕恭毕敬的说道:“少夫人,先生说您不下楼就不吵您了,晚点亲自帮你端上去……”

    温暖嘴角的笑意一凝,看样子冷胤已经被送到幼儿园去了,樱唇抿起,就听到老夫人轻哼一声。

    “冷枭翊,你这个媳妇你就惯着吧……”

    “奶奶,难道您不惯着嘛?”

    冷枭翊的话让冷恩慈轻哼一声,温暖美眸婉转,主动地弯下身子啄吻老夫人的脸颊。

    “奶奶,您得惯着我啊,否则我怎么给您生白白胖胖的大重孙女呢,您说是吧?”

    温暖一副星星眼求表扬的模样让冷恩慈忍不住轻笑出声,点了点头,没好气的说道:“行了,吃饭吧,这么大的人了,还腻歪……”

    “唔,好……”

    冷枭翊细细的端详着温暖的表情,不难看出她今天的心情很好,真的很好,眸色微微一闪,对上女人清澈的眸子,随即避开了视线。

    用餐之际,温暖和冷枭翊心照不宣,冷恩慈看到这夫妻俩的互动,再大的事儿,终究还是会被生活冲淡的。

    ……

    吃完早餐之后,温暖优雅的拿起桌子上的纸巾将自己的唇瓣擦拭干净,低声说道:“翊,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温暖将翊这个字咬的格外的温柔,却让冷枭翊俊脸苍白的厉害,顿了顿,薄唇抿起。

    “好,奶奶,我和暖暖出去一下,您先吃……”

    “小心点扶着她,暖丫头动作大……”

    “好……”

    ……

    温暖一开始走在前方,冷枭翊眼疾手快的主动上前,伸出大手搀扶着女人,小心谨慎,温暖倒也不拒绝,毕竟冷枭翊做给冷恩慈看的,自己也得配合着演戏。

    走出客厅,温暖艰难的扶着腰,感受着春风的吹拂,春天的气息悄然而至。

    冷枭翊高大的身子衬托出女人的身子越发的娇小,墨眸深处尽是深深地宠溺之情。

    冷枭翊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温暖恐怕是想要让自己签字了……

    终于到了这一天,冷枭翊薄唇勾起,心头一抹异样划过。

    “昨天咨询过以菱,孕期是暂时不能离婚的,所以,晚点我想好了合同里要加些什么的话,你先签字吧,然后等到小海豚生下来之后,我们再办手续!”

    温暖说的不卑不亢,美眸一直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看着男人墨眸微微一动,嘴角上扬。

    “嗯……一切都由你决定就好!”

    温暖嘴角勾起,如果自己决定,那就真好了,眸色一动,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魏俊,故意使坏的说道。

    “嗯,既然这样,我们俩的离婚已成定局了,那说明我自由了……既然如此,那我总得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找个二手爹吧……所以,随着我变成单身,我身边的桃花自然是要朵朵开的,麻烦,你不要阻止我的桃花开!”

    说到这儿,温暖故意停顿,好笑的看着男人的表情。

    冷枭翊的俊脸闪过一丝寒意,大手紧握成拳,几乎是要把自己的骨头捏碎。

    温暖,你真的是好样的!

    大手紧扣女人纤细的手腕,厉声说道:“温暖,你休想……”

    “谁说我休想了,我偏偏要想……我不光要想,我还要做……怎么样?冷枭翊,你这个样子,怒气冲冲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想家暴。”

    温暖一副有本事你要就打我的模样,让冷枭翊的墨眸暗沉的惊人。

    “唔,我想你应该没有什么要说的话,准确的来说,没有什么好说的吧,我先进去了,准备一下,下午还得去台里,毕竟我得多接触一些人,早日第二春!”

    说完,温暖直接甩开男人的大手,迅速的向着客厅走去,只留下冷枭翊一个人站在远处。

    嘴角勾起,让你这个男人傲娇,活该……

    ……

    温暖一连晾了冷枭翊两天,每一次看到男人这个模样都会忍不住扑哧一声,但是又怎么会不心软呢。

    终于到了节目录制的当天,温暖整装待发,选择了一套深色系的服装,能够显得自己的小腹没有那么的隆起。

    至于以菱皮肤白皙,温暖则是让节目组选购了一套法国的白色礼服,穿在以菱身上格外精致,把女人衬托出来像是一个洋娃娃一般。

    阿坤则是少有的摒弃了深色系的西装,选择了一套和以菱相配的白色西装,整个人在后台不断地深呼吸,保持冷静。

    阿坤人生之中鲜少会紧张,唯独这一次,自己几乎是从三天前都变得紧张了。

    至于紧张的缘由,其实很简单,阿坤真的很害怕从女人口中听到那一句拒绝的话。

    ……

    8点钟,节目准时录制,原本阿坤的特辑已经提前录制了,所以直接请的以菱做的和婚姻有关的专访。

    在世人的眼中,温暖家庭美满,极其幸福,所以节目组的定位自然是难免要扯到温暖个人的婚姻生活。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节目的效果,温暖自然是见怪不怪了。

    温暖报以礼貌的微笑,自然少不了和以菱互动幸福的婚姻生活,并且邀请以菱支招,顺带巧妙地问道:“Afra小姐,不知道您对婚姻的理解是什么呢?”

    以菱眸色一淡,对上女人带笑的眸子,陷入了沉思之中。

    “每个人对爱情的理解是不同的,在我看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吧……因为爱情的所处环境和婚姻是不同的,爱情可以轰轰烈烈,但是婚姻却少不了细水长流,家长里短!”

    说到这儿,以菱嫣然一笑,继续说道:“不过通过我周围的朋友来看,爱情需要呵护,婚姻或许是对于爱情更好的延续和呵护吧!”

    温暖唇色抿起,原先以为以菱只是一个少女,毕竟以菱和重墨,阿坤是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的。

    没想到居然对于爱情和婚姻的理解如此的独到,比起她,虽然自己已经婚后4年了,嫣然还是那么幼稚。

    不可否认,以菱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嗯,今天非常感谢Afra小姐为我们分享了和婚姻有关的法律常识,新时代的生活,法律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希望通过这一期节目能够让大家更加懂得法律的重要性,学会尊重法律,运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唔,节目的最后呢,我们为Afra小姐准备了惊喜……”

    说到这儿,温暖美眸闪过一丝精光,对上以菱困惑的眸子,示意编导缓缓地将节目录制现场的灯光调暗。

    暖色系的灯光,摄影棚上方倾洒着花瓣,一切美得不可思议。

    连温暖都觉得心怦怦跳,果然,婚后之后,许久都没有心跳加速了。

    今天之后,怕是冷枭翊也知道了自己是故意的折腾出有关离婚协议书的事儿,不是真的了,那个傻乎乎的男人,实在是逗乐的厉害。

    ……

    以菱则是愣在了原地,没想到会有如此的惊喜,微微一愣,随即意识到是阿坤安排的,刚刚温暖笑得像是小狐狸一样,这分明就是两个算计好的。

    只不过,阿坤要做什么呢?

    难不成,求婚嘛?

    以菱眸色一愣,心跳的厉害,如果他真的求婚了,那么自己要怎么办?

    ……

    随着美妙的音乐响起,录制节目现场的音乐声响起,灯光也在慢慢变得明亮,以菱顺着视线看去,赫然是阿坤颀长的身影。

    温暖顺势樱唇抿起,柔声说道:“大家对于K市鼎鼎大名的坤少爷肯定不陌生了,唔,今天坤少爷想要对自己人生当中最重要的女人许下一生当中最重要的承诺,希望在座的现场的观众,能够成为他们求婚的见证者。”

    以菱:“……”

    以菱眸子一暗,的确是如自己所料,阿坤一向是没有多少心思,心思几乎是透明的,想要做些什么,自己都懂。

    不过他很聪明,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己是不会选择拒绝的。

    只不过,他们俩不适合婚姻!

    以菱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眸子一暗,看到男人优雅的单膝下跪,咳了咳嗓子。

    “嫁给我……”

    以菱:“……”

    阿坤做事果断,甚至连求婚都是如此的强势霸道,言简意赅,以菱哑然失笑,许久之后,几乎全场都在等着自己回应的时候,故作眼前一黑,昏倒在阿坤怀里。

    阿坤:“……”

    女人柔软的身子跌坐在怀抱之中,阿坤分明听到了女人在自己耳边低喃的话。

    “对不起……”

    故意的!

    阿坤眸子一暗,原本以为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不会不在意自己的面子,事实上,她想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只有自己像个傻瓜一样。

    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用力的抱紧怀里假寐的女人,迅速的抱着以菱向着休息室走去。

    全然哗然,没有想到被求婚的人居然会当中激动地昏倒,还好之前提前录制了阿坤有关的采访视频,现场直播,所以很快电视上切换了阿坤的采访视频。

    温暖歉意的对着现场的观众说道:“唔,我们看出来了,她很激动……所以……等以后Afra小姐和坤少爷有好消息,K市之音一定会亲自送上祝福的!”

    “谢谢大家今天出席,再见……”

    ……

    温暖结束录制之后迅速的向着后台移动步伐,秩序维护则是交给了场控和编导。

    温暖赶到后台的时候,居然发现以菱没事人一样站在了阿坤的面前,温暖何其聪明,自然知道以菱是故意装昏迷的了。

    看来,她不愿意答应阿坤的求婚了……

    温暖报以歉意的微笑,柔声说道:“以菱,对不起,我和阿坤之前欺骗了你……不好意思,原本想要给你一个惊喜的……”

    以菱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摇了摇头。

    “没关系,是我不好,按理你们想要给我惊喜,我应该配合一下的,只不过,我和阿坤的确是不适合婚姻……”

    “所以……不好意思!”

    温暖看到阿坤脸色暗沉,失望,小夫妻之间的事儿,自己的确是不方便过问太多,点了点头。

    “嗯,这个是我送给你们俩的礼物……”

    温暖从沙发上自己的皮包当中拿出一套精致的礼盒,礼盒之中赫然是一套精致的钻石。

    无功不受禄,温暖看到以菱想要拒绝,柔声说道:“阿坤,你该不会也想要拒绝吧……这可是我的一份心意啊,唔,这套钻石,就差开光了……是不是需要我找个大师开光你们才肯要啊?”

    以菱被温暖这个模样逗乐,扑哧一声,从阿坤眸子深处得到暗示,点了点头。

    “好,多谢……”

    “暖暖,我们先走了……”

    “嗯……”

    温暖身子不便,不方便送阿坤和以菱,美眸如水,伸出小手抚摸着小腹,看来真的是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

    走下车库,一上车,以菱忽然感觉到手腕一凉,赫然是一枚精致的银色手链困住了自己的手腕,只不过这只手链却是两只,一套女款的戴在自己的手腕之上,另外一只男款则是戴在了男人的手腕之上。

    是情侣款,手链之间还紧密联系在一块儿,寓意着两个人永不分开。

    每一次,阿坤担心以菱消失不见的时候,都会选佩戴手链。

    特殊材质,没有自己转动手链,输入密码,否则没法解开。

    以菱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自己和阿坤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谈何婚姻呢?

    “对不起……”

    “没关系,还会有下一次……”

    以菱:“……”

    以菱哑然失笑,这个男人,不到黄河心不死!

    自己躲得了初一,怎么能躲得了十五呢?

    ……

    难得一期的录制节目因为嘉宾的“昏倒”提前结束录制,温暖伸了伸懒腰,一个站在窗户前,看着这偌大的城市,嘴角上扬。

    还有两个月,自己就能看到肚子里的小家伙了,何其激动呢!

    也不知道冷枭翊有没有看这一期的直播,如果有,此时此刻的感受会是怎么样的?

    有没有和自己的感受一样,怅然若失。

    ……

    冷氏办公室内:

    冷枭翊坐在电视机前看着K市之音的直播节目,其中温暖提到了自己的婚姻,唇色勾起。

    女人清澈的嗓音如银铃,还在自己的耳边徘徊。

    其实很多人都想知道我和冷枭翊的婚姻观,其实很简单,婚姻很简单,女人也很简单,如果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生儿育女,自然是爱着他的。

    不爱他,又怎么会做这么多呢?

    婚姻也是,吵闹争执,无外乎想让两个人的日子过得更有趣一些,如果不温不火,不理不睬,说明,还真的不想跟你过了。

    我和冷枭翊的相处模式,唔,还有我们俩的婚姻状况,恐怕大家看看我这个肚子就知道了……

    提前告诉大家,宝宝是女孩子,名字叫做温馨,这一期K市之音是我产前最后一期节目了。

    ……

    因为在录制节目,所以冷枭翊一直都没有主动给温暖打电话,如今看样子应该是结束录制了,墨眸微微一动,伸出修长的手指拿起面前的电话,指腹触及电话当中暖儿的备注,嘴角上扬,许久之后,下定决定,按下。

    ……

    同一时间,温暖一直在等冷枭翊的电话,却迟迟都没有男人的消息,无奈的勾起唇角,总得打个电话让他签协议书啊。

    噘着小嘴,温暖美眸之中尽是玩味,拨通了冷枭翊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温暖眸色一愣,冷枭翊到底跟谁在打电话?

    温暖噘了噘小嘴,只能将电话挂断,眸色一愣,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怀孕近8个月,的确是很笨重。

    “说不定他已经到楼下了,宝贝,我们再给他一个机会,下去等他好不好?”

    温暖试探性的问道,小脸微微一红,察觉到自己做了些什么,实在是太丢人了。

    “唔,他是你爹,你肯定要为他说话了,唔,算了,就听闺女的话吧,我们下楼去等他,让他赶快滚来接我们好不好?”

    说到这儿,温暖像是从肚子里的小家伙口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一般,瞬间喜上眉梢,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下楼,却意外地看到了手机响起,是萧雅的电话。

    她不是在精神病嘛?

    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温暖心底警钟敲响,眸色一愣,选择了接通。

    “温暖……我出来了!”

    温暖:“……”

    一句话,宛如是地狱的低喃,温暖脸色一变,瞬间浑身的血液凝结成冰,许久之后还不曾从女人的话语之中回过神来。

    “萧雅,你想做什么?”

    “唔,我想让你死,一尸两命……”

    温暖:“……”

    如果4年前,萧雅的精神还算正常,现在则是完全的变成了一个精神病,温暖深呼吸一口气,厉声说道:“萧雅,你脑子是秀逗了嘛?有病了赶紧回到医院里治病,别出来祸害别人,你难道被冷枭翊祸害的还不够嘛?他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他多得是法子让你惨死……”

    温暖这些话绝对不是随意的糊弄萧雅,而是实事求是,冷枭翊的手腕她一清二楚。

    果不其然,温暖说完之后听到电话那头的女人倒吸一口凉气,接着就是鬼魅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冷胤在我手上……所以你必须要出来……”

    温暖:“……”

    温暖原本站起的身子瞬间跌坐在沙发之上,颤抖的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安抚着自己腹部孩子的情绪。

    “怎么会?冷胤不是每天都会有佣人接送,或者是自己,或者是冷枭翊……怎么会……”

    “唔,你是不是想听他的声音……快叫啊,冷胤,你妈在电话那头,快叫啊……”

    啪啪……

    温暖明显的听到电话那头拍打的声音,脸色一变,虽然冷胤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自己却听到了小家伙的轻哼声。

    那个是自己无比熟悉的。

    看样子,冷胤真的在萧雅哪儿……

    刚刚的拍打声,很显然萧雅在打冷胤的声音。

    “萧雅,你住手,我知道小胤在你那边了,不要打他,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手指头,一根汗毛,我让你生不如死。”

    温暖厉声说道,意识到萧雅现在就是个精神病,自己不能过分刺激她,深呼吸一口气,低声说道:“萧雅,你现在在哪儿,我去见你,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能伤害小胤……”

    都说这孩子是母亲心目之中的心头肉,一点都不假,哼,萧雅得意的一笑,对上小家伙倔强的眸子,恶狠狠地说道:“我就在K市之音的顶楼……限你15分钟,立刻,马上过来……”

    温暖:“……”

    温暖眸色微微一颤,意识到女人想做什么之后,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时间不赶巧,我刚刚离开电视台,你刚刚应该知道,嘉宾昏倒,直播提前结束了,所以我赶回来需要30分钟!”

    萧雅一直在准备绑架,自然没空看温暖的节目,半信半疑。

    “好,那就30分钟,你不准耍任何花样……”

    “嗯,我知道了……”

    温暖挂断电话之后手脚都变得异常颤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颤抖的拿起手机,才发现接到了冷枭翊好几条短信。

    自己不是萧雅的对手,怀着身孕着实也不方便,温暖迅速的拨通了冷枭翊的电话。

    ……

    冷枭翊原本第一次拨通温暖的电话发现在通话之中,第二次拨通的时候居然还在通话中,薄唇抿起,一抹暗光闪过,丢下手机,迅速的起身离开办公室,等到冷枭翊下了车库,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拿手机了,赶忙向着办公室走去。

    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铃声,薄唇不着痕迹的勾起,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有4个温暖的未接来电。

    实在是极少的情况,墨眸一亮,回拨了温暖的电话。

    ……

    休息室内,温暖原本拨了冷枭翊4个电话都提示未接通,着急的眼泪水都在眼眶之中打转,如今看到冷枭翊的电话,慌乱的接通。

    “翊,萧雅……她跑出来了,她把胤绑架了,怎么办?”

    温暖原本泪水在眼眶之中打转,如今接到了冷枭翊的电话直接就哭出了声,听得电话那头的冷枭翊心头一怔。

    “暖儿,别着急,一句一句认真说,慢慢说……先告诉我,你在哪儿?”

    说话间,冷枭翊迅速的拿起钥匙向着楼下走去,神色肃然。

    “我……我在台里……”

    “嗯,你哪儿都不要去,在原地等我,我大概10分钟就可以赶到,你知道嘛?”

    “嗯……”

    温暖吓得浑身都变得颤抖,根本不知道要做些什么,说完嗯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要说些什么,哽咽的说道:“萧雅跑出来了,她把胤带走了,胤还被打了,虽然胤很努力地不说话,但是我知道是他……”

    “萧雅真的把胤绑架了……”

    温暖泣不成声,听着电话那头男人发动引擎的声音,知道冷枭翊到了车库,向着自己赶来。

    冷笑墨眸闪过一丝狠戾,迅速的凝结成冰,偏偏话语却温柔到了极致。

    “暖儿……乖,别着急,我很快就到,告诉我,她要你做什么?”

    “她现在在电视台的楼顶,她,她要我30分钟内一个人去楼上,否则她就要伤害胤……”

    男人无比温柔的话语让温暖的眸子缓和了许多,颤声继续说道:“那我现在要怎么办?翊,我们报警吧!”

    冷枭翊眸子一愣,现在报警的确是来不及了。

    “距离半个小时还有20分钟,你别着急,在原地等我,一切等我到了再说,知道了嘛?”

    “嗯……嗯,我知道了……”

    温暖心乱如麻,整个坐立不安,一想到萧雅可能做出伤害冷胤的行为,自己就忍不住浑身发抖。

    冷静,一定要冷静,否则,自乱了阵脚。

    怎么办……

    ------题外话------

    感谢李美桦,13860952199,sheliahuang,xxg6330698月票……嗷呜,看文快乐,如果不出意外,温暖的故事明天就会结束鸟,终于了了一桩心事……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