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 > 第六十七章 扭转乾坤(求首定)

第六十七章 扭转乾坤(求首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第六十七章 扭转乾坤(求首定)

    “你是谁?放开我!”叶芯蕊又急又怕,都快哭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空气里弥漫着石楠花古怪的香味,叶芯蕊经历过人事,她知道那种气味像什么,就像男人激/情的味道,妈妈说,这种花有催/情的作用,所以她们才刻意摆了两盆在客房里面。舒悫鹉琻

    可是现在,叶芯蕊后悔了,因为她不知不觉地被这种花香蛊惑,她不由自主地搂住那人,意乱情迷地呼唤,“俊彦,我爱你,俊彦……”

    “表妹……表妹,你好美,好迷人……”

    叶芯蕊猛然惊醒,吓得心脏快要停止跳动,她疯狂地推搡着他,“不,不要,表哥,是我,我是芯蕊,我们不能!”

    “表妹……我好喜欢你……”陈一飞觉得自己全身都快爆炸了,他的脑海只有一个念头,他要让纪云卿那个小践人知道他的厉害,看她还敢瞧不起他!

    “表哥,不可以,是我啊,我是芯蕊!”叶芯蕊眼泪不断地往下掉,她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但可怕的是,她的身体居然在隐隐期待,怎么可以这样,她好厌恶自己,可是她又毫无力气拒绝。

    叶芯蕊绝望地咬着唇痛哭,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江俊彦愤怒的吼声,“畜生!”紧接着,砰的一声,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被踹到地下。

    叶芯蕊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只听房门被人打开,黑压压的一群人出现在门口。

    啪嗒,电灯亮了。

    门口,以纪文光和陈敏茹为首,身后跟了一群宴会宾客,这些宾客听说纪文光收藏了几套很珍贵的邮票,所以跟着主人家去书房参观,没想到在走廊上听到从客房传出尖叫声和哭泣声,纪夫人立即表示应该查看一番,于是,房门被打开,居然是满室*……

    纯洁素雅得如同从画中走来的纪家二小姐,居然身无寸缕地和一个同样身无寸缕的男人躺在船上,而地板上,还有另一个身无寸缕的男人……

    “啊——”在场的年轻女孩同时捂住双眼尖叫,年长一辈人的人也尴尬地转过头避开那香/艳的一幕。

    沈言走在人群的最末端,清冷的眼眸微微一撇,看清楚发生何事,便收回视线,慢条斯理地从楼梯上退了下去,微垂的睫毛遮掩了眸中淡淡的笑意,原来是这样,卿卿,干得漂亮。

    “啊——”这一声尖叫是叶芯蕊发出来的,她羞愤地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为什么会这样,她又被纪云卿那个践人算计了吗?

    趴在地板上,露出白花花PP的陈一飞,还处在意乱情迷的状态,他吸入了石楠花的香气,又喝了加料的水,就算现在抱住一头母猪,他也能当成仙女。

    纪文光看着屋内荒/淫的一幕,气得浑身血液直往头顶冒,眼睛里面怒火燃烧,嘴唇直哆嗦,不过,他这个商界传奇也不是吃素的,他还存了几分理智挽回局面,他沉声道,“阿睿,请诸位客人去我的书房。”

    早就躲在人后的纪麟睿,听到这话,不慌不忙地邀请众人移步,他处惊不变的泰然优雅,让不少人暗暗点头。这些人里,不乏想留下看好戏的,但是总得给纪家留点面子,所以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乐呵乐呵结伴去书房参观邮票。

    陈敏茹气得快爆炸,恨不得扑上去狠狠抽叶芯蕊两个大耳刮子,可那是她唯一的女儿,是她后半生的希望,她就算再恨铁不成钢,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毁掉,她只能强颜欢笑,“俊彦,你这孩子,平时看着挺稳重,你和芯蕊交往,我也没有阻拦,怎么就这么不分轻重……一飞这孩子也是,明知道喝醉酒就会发酒疯,还敢喝那么多酒,管家,快叫两个人来,把陈少爷扶到楼上醒酒。”

    江俊彦被人弄到*上之后就昏迷了,他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叶芯蕊的哭声,然后就发现陈一飞将叶芯蕊压在身子底下,他大怒,骂了一句“畜生”,然后将陈一飞踹下了地。

    直到被一大群人捉/歼,他的大脑都在急速转动,不知道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造成现在这个局面。他正不知如何是好,听了陈敏茹那番话,立刻明白过来,脸上露出惭愧的表情,讷讷道,“阿姨,我们喝了一点酒,一时间情难自禁……”

    纪文光怒不可遏,那熊熊怒火快将房屋点燃,江俊彦这个混账东西,简直是睁眼说瞎话,他是云卿的男朋友,怎么能在没有分手的情况下,又跟芯蕊搅合到一起,还搅合到船上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至于陈一飞那个混蛋,更不是东西,纪文光才不相信陈敏茹所说的“醉酒发酒疯”之类的话,那个混蛋嘴里口口声声叫着“表妹”,难道指的不是叶芯蕊?陈一飞竟然敢觊觎自己的亲表妹,这不是畜生是什么?

    “给你们十分钟,整理好了到我书房来!”纪文光怒气冲冲地抛下这句话,转身就走,再待下去,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想打人。

    出了这种丑事,参加宴会的宾客很快就告辞了,当纪云卿从房间出来,面对的是空荡荡的大厅,酒杯胡乱放着,颇有些曲终人散的感觉。她拿起一杯红酒,啜饮了一口,一道挺拔玉立的身躯快步走到她面前,低声问,“客房的事,是真的吗?”

    纪云卿瞥眼看他,天之骄子的唐钰,脸色难看,眸光沉寂,她避开他的视线,淡淡地“唔”了一声,“是真的。”

    唐钰脑袋轰地一声,脸上血色褪得干干净净,他方才没有跟众人上楼,自然也没有看到那香艳的一幕,不过他听别人窃窃私语讨论,他还抱着一丝幻想,认为是他们诽谤叶芯蕊,从云卿这里得到确认,他关于爱情的所有美好想象全都打破了。在他的心里,叶芯蕊是纯洁善良的女神,她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纪云卿只能对他报以同情,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她没有留在这里陪他伤情,施施然走出大厅,园子里风景依旧美好,月色也很迷人,她的心情却不怎么好,因为上辈子名声扫地的是她纪云卿。

    她坐在吊椅上,缓缓闭上眼睛,脑海里不由浮现出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那一晚,她的裙子也弄脏了,她上楼换衣服,被陈一飞堵在楼道里,骗进了客房。客房里摆放着催/情的鲜花,她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然后陈一飞将她紧紧抱住,亲吻她,抚摸她,她想要推开他,可是没有一点力气。然后,江俊彦闯了进来,将陈一飞揍了一顿,她被欲/望煎熬,忍不住抱住了“救”她的江俊彦,而就在这一刻,陈敏茹带领宾客上演了一幕捉歼好戏。

    为了维护她的声誉,一直不赞同云卿与江俊彦交往的纪文光不得不撒谎,说江俊彦是云卿的男朋友,这样总比说她被名义上的表哥侮辱好听一些。但是,纸包不住火,很快,陈一飞性侵纪云卿的丑闻就传遍了全城,而江俊彦则装出深情款款的模样,不计前嫌坚定不移地跟在纪云卿身边,正式成为她的未婚夫。

    纪云卿还以为他真心爱她,甚至对他抱有亏欠,觉得是自己拖累了他的名声,没想到他为了得到父亲的认可,竟然伙同陈一飞侮辱她!

    想起前世所受的屈辱,纪云卿干涩的眼角渐渐湿润,牙齿用力咬着唇瓣,握紧的手指关节微微泛白,浑身控制不住地轻颤。

    身边的位置突然一重,一具温热的躯体贴近她的手臂,她猛然睁开双眼,犹带着雾气的眼眸瞪向来人。

    下一秒,她的眼睛倏然睁大,惊讶道,“你怎么还没走?”

    月色下,她莹润白希的脸颊犹如上好的羊脂美玉,这样美好的容颜,不应该流露出伤感的神色,她应该是快乐的,幸福的。沈言被月亮蛊惑了,忍不住伸出手,轻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痕,温言道,“我在等你。”

    她的眼睛睁得更大,“等我做什么?”

    沈言勾唇轻笑,“亲手送你生日礼物。”

    她眨了眨眼,还想说什么,他另一只手摊开,一条镶嵌着海蓝宝石的手链安静地躺在掌心,灼灼光华在月光下璀璨无比。他替她戴在右手手腕上,温声道,“这条手链和项链刚好配成一对,喜不喜欢?”

    纪云卿手腕微抬,手链就如湖水一般在她手腕上流转,美得炫目,她眯了眯眼,轻声笑,“很漂亮,我很喜欢,谢谢你。”

    “卿卿”

    “嗯,什么?”纪云卿认真欣赏手腕上的链子,丝毫没有觉察某人对她的称呼变得亲昵。

    “我可以吻你吗?”沈言黑曜石般的眼睛光彩熠熠,满含期待地凝望着她。

    纪云卿石化了,这是沈言吗?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妖孽了,居然用一脸认真的表情讨论这么暧/昧的事情,她已经吐槽无能了。

    “卿卿,我可以吻你吗?”沈言重复了一遍,那张俊美无俦的脸颊更加贴近她。

    她连忙推开他的脸,干笑道,“干嘛啊,别开玩笑了。”

    沈言一脸受伤,“我没有开玩笑,我在很认真地征求你的意见。”

    纪云卿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她尴尬地扭开脸,慌声道,“那个,时间不早了,你快点回家吧,路上小心哦,拜~”

    话音刚落,她就毫无形象地提着裙裾,慌乱地逃跑了。化身妖孽的沈言,她完全招架不住啊。

    沈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女人落荒而逃,沉默地坐了半晌,然后从怀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名为《恋爱笔记》的小本本,记上:3月20日,想吻卿卿,被卿卿拒绝。写完之后,他想了想,又在末尾添了几个字,“好伤心”。

    纪云卿犹如被猛兽追赶一般,狂奔进客厅,刚好遇上从楼梯上下来的江俊彦,他俊美的容颜有些苍白,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贮满了痛苦,他一步步走向纪云卿,声音黯哑,就像遭受了巨大的折磨,他说,“云卿,你相信我吗?”

    纪云卿惨然一笑,绝美的脸上满是痛楚,“我相信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学长,你现在已经是芯蕊的男朋友了吧?”她咬了咬唇,艰难地吐出那几个字,“我恭喜你们。”

    她掩着脸,伤心地逃离,他骤然攥住她的手腕,急声道,“云卿,你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被人打晕了,等我醒来,已经晚了。”

    纪云卿背对着他,唇边勾起恶毒的微笑,我信你,当然信你,因为你就是被我打晕扔到*上的,要不是陈一飞一时半会醒不来,说不定你们俩还能翻云覆雨一番,可惜了。

    她的身体轻轻颤抖着,他以为她伤心地哭泣,其实她在极力压制想笑的*,她哀怨地道,“事情已成定居,学长,怪只怪我们有缘无分。”

    她掰开他的手指,掩面奔上楼。独留江俊彦在楼下,右手还伸在半空,怅然若失地望着她娇弱的背影。

    叶芯蕊站在一楼转角,将江俊彦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不由恼怒地握紧手指,在书房,他们二人被纪文光狠狠责骂了一通。之后,她悄悄告诉江俊彦,她怀疑是纪云卿做了手脚,才导致事情逆转,可是江俊彦不相信她,他说,他相信纪云卿是真的喜欢他,他相信纪云卿没有那么恶毒的心思。

    他的话,让叶芯蕊愤怒,纪云卿不狠毒,难道她狠毒?她还不是为了他们两人的将来?她要让纪云卿那个女人,彻彻底底身败名裂,以泻她心中的怒火!

    叶芯蕊的*韵事在整个应城传遍了,有女儿的人家都以她为反面教材教导自己家的女儿,有儿子的则教导儿子引以为戒,千万不要跟叶芯蕊那种女人搅合到一起。

    她在帝都大学也着实臭了一把,即使有江俊彦站在她身边支持她,替她辩解,证明她的清白,但还是有很多以前喜欢她的人转而开始攻击她,包括她以前的脑残粉,现在都转为了路人。

    江俊彦也跟着倒霉,他在学校的名声一落千丈,以前品学兼优的白马王子,变成了勾搭富家千金的小白脸,以前爱慕他的女孩,纷纷收回橄榄枝,都不好意思承认以前喜欢过他,他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这当中,除了纪云卿刻意炒作,还少不了顾非凡的折腾,谁让江俊彦惹恼了他呢。

    而纪云卿,仍旧我行我素,她在学校里很低调,只与极少几个人来往,其他时间,大都花费在习武上面。

    她知道,叶芯蕊这次栽了一个大跟头,不会就此罢休,她们肯定会再次出手,她必须做好准备!

    周末,林语溪约纪云卿去郊外的农场骑马,纪云卿换了一身帅气利落的骑装,到了车库,发现自己的汽车被送去4S店保养了,她只好让司机李维送她到目的地。

    汽车出城之后,驶入了环城高速,纪云卿昏昏欲睡,索性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感觉汽车停了下来。

    她猛然睁开双眼,“小李,到了吗?”

    “还没有,大小姐,前面发生车祸了,路被堵住了,我去看看,很快回来。”没等她回答,李维打开车门下车。

    纪云卿环顾四周,他们的汽车已经下了高速,停靠在一条河边上,前方距离不到二十米,聚着一群人,他们围着一辆面包车,似乎在争吵什么。

    李维走到那些人面前,刚开口问了一句,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突然在李维的脑后劈了一掌,李维软软地倒在地上。紧接着,鸭舌帽男人领着那群人,朝着纪云卿的方向飞奔而来。

    纪云卿察觉到大事不妙,从后座迅速爬到前排,想要开车逃离,可是汽车钥匙被李维拔走了,一只手臂从窗户伸进来,一把拽住她的头发,将她拖到窗户口,又有人从另外一边的车门上来,用一方沾染了*药的手帕捂住她的口鼻。

    纪云卿在第一时间止住呼吸,她练习游泳的时候,经常被赵耀扔到游泳池里,她在水下憋气最长可达十五分钟,假装被药放倒不是什么难事。

    “快点,把她弄到我们的车里。”耳边有人粗声粗气地说话,然后她就被两个人抬起,粗鲁地扔到了那辆面包车内。

    她被人捆绑了双手双脚,头上还罩着黑色头套,不知道汽车行驶了多久,总算停了下来,她被一个男人半拖半抱扔到地上,哒哒的脚步声在她身边停止,她感觉有人蹲在她身边,然后一只手扯掉了她头上的头套。

    她仍旧闭着眼,假装昏迷。

    一只大手在她脸上揉了两把,男人猥琐地笑,“啧啧,这娘们长得可真好看,兄弟们,我们捡到宝贝了。”

    “老六,咱们还是先做正事吧,贤哥说了,让咱们给这小娘们拍一组艳/照,拍完之后,咱们再好好享受享受,我还从来没碰过这种细皮嫩肉的千金小姐呢。”

    “可不是嘛,老子的那话儿都硬了,赶紧拍完,老子要好好享用这个小践人。”

    那五个围着纪云卿的男人,嘴里不停地冒出下/流猥/琐的话,一个个摩拳擦掌,两眼放光,像是饿极的野狼,随时都能将她撕成碎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歌并收藏娇妻凶悍,总裁小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