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花暖且香 > 第28章 丨丨丨家三·更

第28章 丨丨丨家三·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儿子当官了。我挺开心。

    我儿子当官完全没靠我。我有点失落。

    宁远侯言如海的内心感受非常复杂。

    按理说子息出挑乃是家门幸事,父亲应该自豪。但他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去当官,那就不对了,把老子放哪里?竟然还成功了?!这就有点微妙了。宁远侯刚练完一趟券浑身腾着汗气,一抬头从月洞花影壁中看到自己容貌过于出挑的长子回府。他会去郎署报到,但并不勤恳当值,比较热衷溜号-----宁远侯不知道该对这种行为怎么评价。大家基本都是靠皮相和拼爹进去的,祖荫官,待久了被纨绔子弟祸祸也不大好。但这么光明正大脱岗是不是更不大好?

    难得看到儿子穿官服的样子-----但一点儿都没有成熟稳重的官相。不得不说那雪蓝色的衣裳穿在俊秀体面的贵族子弟身上还真挺好看。言景行穿得尤其好看。老侯爷摸摸唇上那点青须:说到底还是窝火,永远自行其是,不把家人当家人。

    明明祖母和继母都挺关心你-----虽然张氏犯过错,但她已改过了。你要不要这么记仇?

    值班小丫头打起帘子,言景行刚踏进自己的房间,便微微一顿,皱眉警惕的扫视了一周:“一心?”

    一个梳翻云髻穿浅紫比甲的美貌丫鬟立即跑了过来:“少爷,一心姐家去了,她娘生病,庆林管事准了假的。”

    “三星?今天你当值?”言景行随手解开纽扣,脱下官服,雪白的中衣被扯散,露出两段牙雕样锁骨,小丫头脸上一红忙低了头:“是的,原本轮到双成姐,但她往镇国公府送东西去了。”

    言景行回身看去,九久倒上了煮沸的白水,十真正拿熨好的家常衣服出来,院子里零鱼刚拿着花锄走过去。

    他复又环视一圈,慢慢开口:“今日有谁来过?”

    三星想了一想道:“并没有什么外人,但老爷有段时间经常会来坐一坐。”

    父亲?言景行更诧异,慢慢走到整块紫檀雕牡丹心燕尾楔书案边,伸出指头来回比了一比:不是错觉,这沓书确实被人翻动过。又拉开金漆黄铜把手,里面画轴笔拓宛在,完全看不出异样,但他抽出倒数第三个画轴,一开一合就知道也被人翻过-----他不会卷画卷到尾裹成实心,中间都会有约筷子粗细的中空,透气。但这一幅画是故意卷成实心掺在中间的,如今也成了空心。明显是被打开过又小心复原的。

    言景行慢慢走进内室,撩起床帐,轻轻按压床褥,床头屉子上那几本书明显被翻过不止一次,枕头似乎也动了?这是玉色连心海棠的床帐,他习惯把枕头放在两朵海棠的中间。一心双成都是知道的。

    跑腿送东西这样的活哪里需要大丫头去做,定然是被支出去的。

    言景行皱眉把莲青色金线祥云的枕头抱起来,重新放好,略微估测,心中纳罕:难道父亲在我不在的时候睡了我的床,并且顺手看了我的书-----然后还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若无其事的离开?

    言景行的心情也变得复杂,个中滋味难以言表。

    “父亲在这里的时候,是谁在伺候?”

    “侯爷并不要人伺候,只倒茶,有时候是我有时候是四维,六六和九久也倒过。侯爷在这方面挺随意,叫到哪个是哪个。”三星回答问题很干净,她知道言景行惯用一心,便问:“少爷,要不要我去叫一心姐回来?”

    言景行慢慢摇头,任由十真给自己披上家常雪荷色墨竹长袍。斟了茶就让你们出去,不得打扰?这个问题得到了肯定回答。这房间里面有不少许夫人的遗作,缅怀亡妻是个好理由,但言景行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父亲怀疑我藏了什么吗?

    从上次搜检外书房到这次直接闯进了卧房。

    言景行颓然坐在椅子上,一时间提不起精神,被父亲戒备窥察的滋味并不好受。

    正自压抑,却有老太太那里的红缨来传话,大家都在福寿堂,叫景少爷也过去。

    言景行不得不来整肃了思维来应对。眼看入冬,院子里几株红梅开的热闹,风一吹来,簌簌作响,招摇美艳。言景行略看了一眼,紧了紧身上雪白仙鹤舞云的锦缎披风,快步走过去。他不会允许自己在负面情绪里沉溺太久。既没那闲情也没那功夫。

    福寿堂还是往日的氛围,气派,庄严,华贵,但少了些温情气。略扫一眼,发现有祖母,有张氏,言侯也在。却没有其他晚辈------那说明问题就是冲他来的。

    “祖母,父亲,母亲。”依次问安过去,礼节标准,让人挑不出问题,哪怕对着张氏,动作也没有一丝迟疑。

    “哥儿也大了,如今也当了官,真真是出息孩子,我那苦命的姐姐地下有知定然也会十分欣慰。”张氏满目都是母亲般的慈善,看着言景行又欣慰又如释重负:“这么多年来,我总怕哥儿哪里有不称心,或是哪里不如意,如今竟然也吃了皇粮,眼看着也是要独当一面,撑起家门的了,真是侯府的福气,也是老爷悉心教导的缘故。”

    言如海皱了皱眉,他搞不懂张氏云里雾里的做什么?有话就痛快的讲。他早知儿子当了官,这奉承来得晚,如今挠不到痒处了。老太太皱了皱眉,她也不大高兴,为着张氏的伪善:明明消息传来,她怒摔一个杯子,骂道“还不是一万两银子买来的?”现在又在这里装相,她看到那假笑就恶心。

    “哥儿如今大了,该收用些人了。我以前送过一次,但哥儿不喜欢,尽数打了出去。只怕哥儿是当我内心藏奸呢。我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如今,哥出入朝堂,结交权贵的,再没人服侍说不过去,当着母亲,老爷的面,咱把这事儿理清楚了,也省得日后闹起来,倒显得媳妇不尽心。”

    她倒会说话,仿佛言景行不收下,便是质疑她的品行。老太太也是宅斗过来的,对这些语言关卡十分敏感,往后靠的更舒服了点,趁机翻了个白眼。

    原来为着这事。言如海摸着胡子点头,觉得张氏讲的有理。男孩子长大了需要什么他本人更清楚。原本两年前就有过一次,但当时闹得十分不愉快,言如海也觉得孩子还小,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刻意忽略不提,今日倒是到时候了。

    提及往事,老太太脸上也不大好看。当时张氏送的丫鬟她看了,忒妖艳拿乔了些,所以被赶回去,老人家心里是赞成的。她活了一辈子,惯见阴暗事,也觉得后娘对前妻之子真心实意的可能性不大,索性自己亲手挑了两个送过去,模样不过清秀,但贵在为人老实举止端庄。

    这是老太太的作风,哪怕不喜,但长孙就是长孙,不会交出去给*祸。

    但没想到依然被言景行送(比较客气的赶)了回来。老太太更不喜了,谁敢这么不给她面子?辜负长辈一片好心如何使的?把她俩留下才是明智之举,无形中消弭多少事端?难道你连我也怀疑?你这次拒了我,那好,这件事上张氏早晚还得找你麻烦。到时候你就自己对付吧!

    老太太也骄傲,被拒绝了一次,就鼓着心气到今天都不释怀。尤其他现在又进郎署,这让一心认为(指望)他科举出身的老太太非常意外,意外之后,更是窝火。如言侯一样,被后辈忽略的窝火。我和你老子你都假装看不见吗?

    言景行扫了张氏一眼,看看父亲又看看祖母,说了跟两年前一样的话:“我不要。”

    拒绝的赶紧利落。拿定注意袖手旁观的老太太只是皱了皱眉并不说什么。言如海拧起了两道浓眉,眉心一个深深的川字有点吓人。他看看张氏:“把人叫过来过过目。”又扫了眼儿子:“别急着拒绝。”

    不一会儿,便有婆子带了两个女孩子走进来,略略比哥儿年长些。一色的白皮肤大眼睛,黑真真的头发,同色的水红裙子葱黄小袄,水灵灵的模样,称得上俏丽,是那种很规矩的美。老太太扫了眼张氏,心道她倒是吸取教训了。

    这两个丫头自然从张氏那里得到了消息,看到言景行的时候,含羞带怯,腮帮上红红。言如海暗暗点头,这姿色和做派他都比较满意,暗喜张氏办事稳妥。“怎样?”言侯又询问儿子,这两个丫头颇能入眼,先验货再决定收用,言如海觉得自己已经很开明了。然而言景行依旧摇头。言如海很意外。

    咋就不开窍呢?言侯着急。没娘的孩儿不好养,多少事情不方便讲。他又不能直接说这俩丫头是让你用在床上的。

    想想郎署那种风气不大正的地方,又想想某些传言,再琢磨琢磨这段时间的清查结果,言如海脑仁疼。他觉得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了。

    言景行躬身行礼:“孩儿谢过父亲母亲的好意,只是现如今我那里人数尽够,并不用再额外添什么。老夫人这里十六个人,我那里已经有十二个,再添两个,数量已于父亲持平,这不合规矩,虽然赐去不恭,但请恕孩儿难以跪领。”

    这倒是实话,那十一个丫鬟都是一把葱似的美貌姑娘,纵然没有十分妩媚,但也至少是清秀那个级别的,他并不缺人。人不是问题,但那些人到了现在,连贴身使唤的一心都还是完璧之身,那就有问题了。言如海已经访查清楚,现在又开始脑仁疼。

    言景行看看张氏,又看看父亲,轻轻笑道:“母亲所赐,本是仁心待我,我自领着一份好意,改明儿谢您。这俩丫头请容我送给祖母吧。虽然瞧着笨些,比不上祖母亲手调理的,但既然是母亲挑中的,略微改造改造,就能上手。我上次去云龙寺,那里的住持说今年属龙的人,十八是幸运数字。祖母再添两个,凑巧呢。”

    老太太看了他一眼,并不接茬:“既然许了人就没有出尔反尔的道理,说了抬举进房就得抬举进房。放我这儿熬人算什么道理?既然哥儿不需要,那就放老爷那里吧。”

    言如海先是一愣,接着又是一喜:哪个男儿不风流?这两个丫头又是如此年轻鲜艳。张氏坐在那里惊讶的长大了嘴,她还没搞明白怎么好端端转了一圈儿,这人又砸自己手里了。

    一心正领着一帮穿红着绿的丫头做卫生。双成收拾桌案,三星喂雀儿,四维看炉,五常六六正用抹布擦拭雕花窗棱,那繁复精巧的木镂并不好收拾,要用细棍儿顶了棉布塞进去一点点蹭干净。她照例把被褥更换,重新挂上那月蓝夹樱红三层芙蓉帐子。

    “太太又想着给咱们这里添人呢,真是的,自己有那闲工夫,怎么不去生个哥儿出来?一门心思在我们这儿寻麻烦。”一心口头锋利,嘴上急言快语,但手下的动作依旧轻柔。“幸亏少爷有主见,拒绝了。”

    “我记得上次少爷拒人的时候,老太太脸上很不好看,一转手就抬举了二少爷,把名儿记到了冢妇名下。不知道这次怎么样。”三星有点担忧:“侯爷也不知道在寻思什么,我总担心两位主子又起嫌隙。”

    一心想到最近言侯时不时就来坐坐,还不让人跟着的事情,也不由得暗暗诧异;好好的父子俩,怎么还像玩捉猫猫一样你防我我防你的?瞧了眼青瑞堂,理所当然的把锅按到了张氏身上,她撇了撇嘴道:“还是等自己哥儿先生出来再说吧,假装着贤良,去挑拨人家父子感情。老爷爷真是的,当年都戳穿了她的西洋镜,现在又被哄回去。老太太倒是精明,人虽然冷情了点,却也公正,一转手俩人成了她自己堵心的,真是活该。”

    “说来也奇怪,太太一波一波的吃药,又是求神拜佛,又是诵经打卦,但出了二小姐竟然再没有消息了。”零鱼料理完了花草,提着小桶子走过来,头上两花苞头各带一支红。言景行默许下人折花攀柳,别太过火就行。

    “哼”一心鼻子里冷笑了一声:“她是活该,想想她当初怎么对梅姨娘的?谋掉别人哥儿。就这点我顶瞧不上,先许夫人是好妒,但作风正派。不像她,蜂子一样。当面一口蜜尾后一根针!若非老太太撑着,这院子就成她的天下了,咱们爷还指不定怎么样呢。想想当初,她怎么被从荣泽堂赶出去的?”

    “嘘---”稳重谨慎的双成竖指于口,轻轻拉拉一心的袖子:“姐姐小心说话,多少纷争从口舌上来?”

    一心这才住口。零鱼进来的晚,许多事情不知道,见状也不敢再问,满肚子都是疑惑。

    入了秋,太阳一天比一天低,几阵雨下来,凉气一层层往上犯,年轻人尚可,小孩和老人未免又生些时令病。宁远侯府的老太太身体壮健,保养得宜,向来无甚病痛。但忠勇伯府那位苦命又幸运的老人就不一样了。

    前阵子连阴雨,连着咳嗽几声,就倒床上了。又是胸闷气短,又是手腕子脚腕子发麻。忠勇伯是个大孝子,每年这个时候,伯府都是一级警备状态。慈恩堂里老远都能闻到药味儿,还挂着驱邪消灾的符纹宝器之类。

    暖香搬了个青云弹墨包面小凳子坐在榻边给老人按摩。早年吃苦,大冷天下地挖莲藕,动了真气留下的病根,现在一到阴冷天气就痛,又痛又木,既担心丧失知觉,又恨不得没有知觉。暖香用热水把手烫暖和,才给老人涂抹上药膏,用犀牛角刮痧板疏通经络。老人靠在床上,心里又是喜欢又是难受。既喜爱孙女的孝顺,又可怜早逝的大郎。

    老妈妈走进来把艾叶小熏笼收拾好,放在老人手里用面褥子搭起来。又问暖香:“三姑娘,放着我来吧。”

    暖香坚定的摇头。她如今回了齐家,便入了齐家的次序。因为明月明玉比她年长,原本行三的明珠便成了老四。齐明珠老大不高兴,她嫌四这个数字不吉利。每次喊她四小姐,四姑娘,她都黑着脸,倒像别人在咒她死。

    小姑娘非常聪明,看太医做了两遍立即就上手了。力度倒比太医更合适,按摩穴位非常舒服。甚至为着老人大半夜太难受,躺不下睡不着,又不好赶黑儿请太医,暖香自己记住了几个穴位,亲自给老人针灸。原本妈妈还要阻拦,怕出问题,但她发现小姑娘是现在自己身上试过的,手腕上脚踝上都是扎出来的芝麻点。她当即眼泪就下来了:三姑娘小小年纪,又是刚入的家门,竟然有这么大的孝心,这样好的心肠。

    看到暖香腮帮上红扑扑的,因为屋里地笼烧的热,额头上还微微见汗,老人也心疼。叫她:“丫头,收手吧,我这会儿好多了。这熏蒸之法确实有效。”又让妈妈端热水过来,里头点了花露和一点牛乳,帮她舒缓紧张的双手:“多泡泡,小孩儿家要是累伤了,以后写字儿不好看。”老人如是叮嘱,暖香欣然依从。这个老祖母虽然不识字也没出身手里更无什么财货,但却是一门真心的待她。暖香衷心希望她健康长寿。

    “老太太?今日可好些?”李氏满面春风的过来问安,身后跟着她女儿齐明珠。她手里捧出一块白色羊脂玉手握莲花的菩萨:“这是我特意从云龙寺求来的,云龙寺的佛祖菩萨最灵验了。她定然能保佑您老人家药到病除,无病一身轻,赛过活神仙。”

    这原本是表现孝道的好时候,李氏怎么会放过?儿媳妇来看望,老人自然是开心的,笑着招呼她们坐。

    明珠手里捧了个天女撒花细腰圆口瓶,那里头插着一支两尺高的红梅,连瑞争艳,赤如丹砂,繁茂可喜。她笑道:“祖母这里都是药味儿,没病的人也熏病了,我拿这花来,又除味儿又增色,看着也鲜活,怕是祖母多看两眼,病就好了。”

    “那敢情好。”老人声音有点含糊,暖香急忙去拍背,有妈妈捧了黑漆雕篆寿痰盒过来,老人吐出一口浓痰,暖香又奉茶漱口,李氏趁机端了清口的茶奉过来。

    齐明珠看到那黄绿痰液,脖子一缩,条件反射性往后退,却被李氏狠瞪一眼,止住了脚步。她自幼养的娇,年纪也确实不大,原本就做不来奉茶递药昼夜伺候这种事。单是守在病榻的寂寞她也受不住,她要忙着结交体面的朋友,忙打双陆推牌九,忙着扮靓出风头,哪里顾得上这些?

    可是老人病了,她父亲都布衣素食的一片虔诚,她便是再不乐意也惧怕父亲呀。所以在看到明娟,最小的小妹妹因为连着早起问安冲了寒气,病倒之后,她也很顺利的病了。这方面她跟她娘一样,只是不如李氏高明。

    李氏是官家小姐,也是明道理知孝道的。她自然晓得这是紧要关头。但恰应了“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句话。老人这身体好似乎也好不起来,差似乎也差不到哪去,天气好了她就好一点,有时候不好她就一拖一个冬天。李氏铺着铺盖在地下睡了三天,倒茶,捧药,问暖,问冷。但第四天,就不断的有婆子丫鬟来找她。

    先是迎来送往的要问拐弯亲戚的秋风,又是车马出行的来问赏钱,厨房采购的帐刚算完又有浆洗的婆子来领对牌支钱和皂角。暖香一打眼看到浆洗婆子不是前世那个,不由冷笑出来:李氏果然中计,以为她嘴不牢靠,其实那人倒是对李氏衷心。因为暖香一句话,“浆洗婆子说旧衣眼熟”李氏起了疑心,换掉了她。如今这个笨嘴拙舌一脸老实相。

    早先那个婆子最会狗眼看人低,她浆洗的时候在暖香衣服上吐唾沫:什么嫡女小姐,没人要的流浪狗!山沟沟野草一根还真当自己多金贵?暖香生气,拿捣衣棒槌狠砸她一下,从此自己衣服自己洗。却不料,被人说三小姐脾气暴戾难伺候,山野刁女,没体面。今生,暖香可是不打算与她照面了。

    李氏要奉药,老太太这一碗药汤喝停好几回。好容易打发完了一众管事,又有人来问话老爷要同仇督尉议事,车马几时出发?夏家有夫人来访,应该是相女孩儿,太太什么时候过去?小爷儿们学堂里的花销该放了,马上要去书院了,一切行事要大方着来,莫要给人说嘴。林林总总一咕噜事情办下来,太阳升起老高,好不容易喝完药要眯会儿的老人也被折腾的不得安生。

    最后还是老太太亲自发话:“太太本就事多,到处都离不了你,我这里有几个丫头尽够了。又有婆子,药丸药汤都趁手,哪里有什么不方便的?太太快去吧,你又得照顾家又来伺候我,当心自己累病了。”

    李氏这便“十分愧疚”“谢婆母体谅”“儿媳实在惭愧”“若无我能以身带病我自然情愿”的去了。

    白日略过来看一看,或带一药末香囊,或拿一符一丸,专会嘴上说笑,站一会儿就被人叫走,她告罪不住的离开,人人都夸她孝顺。

    她的女儿齐明珠也是有样学样,只是功力不大够,露了端倪,被忠勇伯狠狠教训一顿。“不孝不亲,偷奸耍滑”。又是老太太亲自发话,心疼女孩儿们,不必过来,这才罢休。明月和明玉倒是年岁长些,她们会来与暖香轮班。明月是乡下时候,老太太亲手照看的,感情深厚,不是后来子孙可比。她也是一大早赶过来伺候,最近几天来了小日子,老太太怕累到,硬把她撵回去休息。

    齐明珠似乎又找到了躲懒新技能,这理由连父亲都不大好问。只恨自己身子小,还不到那一天,无法像姐姐一样,光明正大的抱着小手炉窝在热炕上,喝红糖姜茶。

    她自己做不到,看看暖香,瞅到了她手腕上的红点,和眼窝下的青紫,心里无比膈应。这人这么勤快做什么?有丫鬟有婆子,你非要去当下人!到底山沟里出来的,敬着你你也尊贵不起来。仿佛大家都与她一样,她便乐了。

    没能让李氏如愿,老太太顺顺利利熬过了秋气之衰,临到年下,被那要过年的欢乐气氛感染,人还更精神了一点。腊八这日天气好,太阳暖烘烘的照着,暖香打开窗子,让和风丽日清一清室内的药味。“太太已经在前面收拾好了,专等请您过去呢。奶奶今日气色好多了。”

    暖香一直住在这慈恩堂的茜罗橱里,老人原本担心孙女过了病气,要她搬出去,但暖香怎么会依?病则生邪,心志寂寞,老人正是需要陪伴的时候。有了这个失而复得的孙女陪伴,暖香又行事细心,又会说话逗乐,老太太这个秋冬倒比往年过的都容易。

    “今个儿是释迦摩尼成道的日子呢。”老太太围着靛青色洒金花露兔毛的大棉袄,眯着眼睛看去,这丫头照顾自己这么久,人又瘦了点,显得眼睛大而亮,踮着脚尖撑起窗棱子,露出来的格外细瘦的胳膊。“该去庙里看道场,祈祈福。云龙寺的佛老最灵验,三妮儿不就被我拜回来了?”

    明月笑道:“这个太太倒是料着了,她一早就去寺庙添了香油,送了贺礼。还供奉了七宝莲花。”她拿出一件真红绣万字不到头福寿纹样锁边大衫给老太太披上:“今儿穿着色儿,喜庆。脸色也显得好了。”

    老太太点点头:“太太也是有心,难为她还惦记着。”

    话语间已不像往日那般热络和喜欢。往年倒还罢了,但如今有了暖香,哪个只会打嘴官司,哪个是一颗真心,一对比分外鲜明。老人说:“当初释迦摩尼大佛在菩提树下趺坐四十八天,于今日凌晨,得无上道,成了佛陀。诸天神人齐赞,天鼓齐鸣,地涌金莲,天雨曼陀罗花。”

    暖香便笑:“释迦成佛也得亏了牧女所赠牛乳。来,祖母快快饮下这碗热牛乳,食饮食,冲气力,才有力气修行呀。”

    老人笑出声来:“暖丫真是好乖一张嘴,暖心小棉袄。”

    她与明月扶定了老太太,祖孙三人一起走出去,锦光堂大花厅那里早已开宴布置好了。四脚貔貅青铜方鼎内,香烟袅颤,半人高青花落地宝瓶内,时花争荣。猩红富贵大毡帘高高卷起,露出了里头堆着香梨,苹果,龙眼,火枣的各色果盘,还有高座碗浅口匣里,鸡鸭鹅牛羊肉,饼儿糕儿酥儿团儿各种点心。

    暖香扶着老太太目不斜视的走进去,这让等着看她出洋相的齐明珠好生失望:原本以为这乡下丫头没见过什么世面,第一次出席这颇为正式的场合,那进了这里就眼花缭乱,以为进了天宫了。

    李氏正在招呼婆子们摆碗筷,安箸盛粥。遥遥看到三人走来,心口不由一阵气堵。左边的明月也就罢了,乡下长大的,做过粗活,手大脚大,皮子也不算白净,母亲是老太太本着“能做活好生养”的原则娶的,容貌不过中等,就是身架子好些,裹了绫罗,珠玉妆点一下,也看得过眼。唯有暖香,也是乡下长大的,怎么会没有一丝土气?不仅没有,这皮相也忒惹人了些。

    今年的冬衣是李氏紧赶着亲自捧到慈恩堂去,当着老太太面交付过去的。暖香挑了件粉底洒金百蝶穿花交颈长袄,白生生的兔毛绒边,衬得小脸明如春月嫩似梨花。下面是雪白芙蓉花棉裙子。手腕上戴了串红珊瑚珠子,头上梳丫髻,照常例裹桃粉缎带,飘下来垂在肩上,也不见她如何金玉辉煌用心描摹,但偏偏就是有股说不上的中看。

    忠勇伯是个年过四旬的昂藏汉子,他一眼便望到了暖香,心道不晓得哥哥娶那清河村姑到底何等容貌,单看着女儿,倒是十分出众。二叔对这个侄女的感觉有点复杂,按道理来讲,亲哥哥有了后,他该高兴。但这么多年了,总有人背后指点“知道忠勇伯吗?哎,可惜咯,自己拼命封爵,结果荣华富贵都落于人手,自己还绝了后。”“齐志青?他真是好运道,摊上一个好哥哥,天降洪福,人死爵位传了他。大家靠爹享福贵,人家却有个能干有识趣儿的哥哥,功劳赚下就去死了。”“哈哈哈,是好运,升官发财死老婆,人生三大喜,桩桩都给他摊上。”

    齐志青很想说他是因着哥哥的缘故被人另眼相看,多加提拔,但后来的功劳可是他自己一份份赚来的,哪里是坐享其成?明明是靠自己双手吃饭的男子汉却硬是被人说成二世祖,换了谁谁都不会开心。而暖香,这哥哥的遗孤每次在眼前晃,一晃就让他想到自己的不开心。

    你要问他既然这么不舒服,为何不更有骨气些直接拒了爵位自己再去赚取?二叔咳咳两声,清清嗓子,悲戚泪下:“家有老母无人赡养,战场上刀剑无眼,大哥已经罹难,老母急痛欲死,我若再有不测,谁人披麻戴孝于百年之后?功名利禄不过过眼云烟,只是这爵位乃是大哥血肉性命换来,觍颜承爵,不过为光宗耀告慰先兄英灵,也为着家母老怀可以宽慰一二。”

    ------我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我死去的哥哥和或者老娘才当的忠勇伯。

    在军队里,从小兵做起,百夫长,千夫长,小校,把总慢慢升上去,二十年退役能混个五品守备已是运气好破天。封妻荫子,那是随随便便能有的吗?一将功成万骨枯,大家都眼巴巴的望着一将,然而后果是大部分人都是万骨中的一骨。泼天的富贵就在眼前,放过?凭什么!

    那一点微妙的心虚和不开心,让齐二叔见到暖香的时候客气居多,难有热络。但他送暖香的见面礼倒是很丰厚,一口袋小金鱼小金花,镌刻五福呈祥三星高照等福语的金元宝,还有一把葵花形金锁片,挂在云纹对口金项圈上,分量很足,垂着璎珞。齐家女儿都有一把,暖香也得配上。

    众人一起给老太太磕头,老太太满面欢喜的请起。接着四个女儿三个儿子都去给齐二叔叩头。齐志青刚刚迈入豪门行列,生恐被人耻笑,对礼仪规矩分外讲究些,端端正正坐着,盘钟一般,生受了儿女们三个响头。暖香以见长辈的礼见他,动作也恰到好处。齐二叔看着一起撅起的七个屁股,又看看暖香,心道不必那么急着过户。

    老太太在病榻期间被暖香的虔诚孝心所感动,便欲让暖香过到二郎的名下,这样她便不用再做孤女,有了名义上的父母,日后许多事都好办。齐二叔想了想,说道:“母亲一番心意,孩儿自是明白,但大哥大嫂已经眠于九泉,唯有这一点骨血,若记在我的名下,大哥一户岂不绝后?母亲放心,孩儿自然将侄女当亲女儿看待,以后无论说亲还是嫁妆,都由我料理。”

    老太太觉得有理,便不说什么了。唯有李氏又是一阵不悦。她如此厌弃暖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忠勇伯府不过刚刚建立,没什么家底。她也没什么嫁妆,伯府嫁女少说也得五千两银子,男人又不置生业,伯府体面又要维持,哪里那么多凑手的银钱?虽说有封地,有食邑,穷自然是穷不了,锦衣玉食也尽有的。可是有种情况叫越富越缺钱,说的便是如今这般。上京达官显贵何其多?要出头露尖是容易的?

    这贵妇圈里的人都是一双势利眼,看人不看脸先看衣裳首饰,说起那谁谁不叫名字也不提模样,一开口就是“那个穿天水碧五彩缂丝锦襕裙的”或者“那个戴朝阳五凤挂珠钗的”她是外放六品小官的女儿,好容易嫁入了豪门又要在娘家人那里扮阔,维持尊荣。自己使五万两都不可惜,别人身上花五两都肉疼-----一错眼看到明月,这前妻生的拖油瓶还在那里站着,马上要出一大笔嫁妆,真是让她浑身的皮子都难受。

    当然,这些心事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李氏嬉笑盈腮亲自给各个姊妹添粥:“腊八节乃是五帝校定生人处所,受禄分野的。可以谢罪祈福,延年益寿,令人所求从愿,求道必获。今天就要喝腊八粥吃腊八蒜。大吉大利,福寿延绵。”

    这一串吉祥话说的老太太格外开心。她需要这么一个干练能趟事儿的儿媳妇----尽管她实在太长袖善舞了点,连自家人都算计。

    众人都起身道谢,暖香也客气乖巧的说谢谢婶娘。

    有齐二叔这个重规矩的人在,大家无法像在慈恩堂老太太面前那样,说笑自如,一顿饭吃的鸦雀不闻。老人家也不大习惯这么庄重的吃饭氛围,她还是喜欢一边捧着碗一边扯家常。于是便让儿子忙自己的,年下同党往来极多,不必在这里耽误。齐二叔又让了老太太一次才离开。大家齐齐松了口气,相视笑出来。

    齐明珠转转眼珠看暖香:“三姐,你在乡下的时候怎么过腊八呢?听大姐姐说乡下的腊八粥里只有枣子和花生是这样吗?有时候还会用红豆绿豆小米来杂伴。听说白晶米根本见不到的,都是糙米是不是?”

    明月是个实在人,见问便道:“我们当初在北边,确实是这样的,三妹妹在南边,金陵府,应该有些不同。”

    看到她眼中的得意,暖香便知道她是想薄自己没见过世面,下巴微微点起,视线落在她鼻子上

    “白米江米菱角米,紫米薏米高粱米,红豆栗子黑枣泥。核桃仁杏仁瓜子仁,花生榛子葡萄干,奶片白果大松子,桂圆莲子枸杞子。喜欢放什么就放什么。”

    齐明珠正为鼻子被盯着而局促,听她报出这么一长串名字,又惊又怒,便掩了半边面:“姐姐住的乡下也不知是什么样的乡下,这名单儿报的,赶上店里唱菜名的小二了。”说罢自以为很幽默的假笑。

    暖香也笑:“是啊,我刚看到半骨朵腊八蒜,不由就想到了当初镇子上的店小二,活像他的鼻子一样,大家都叫他蒜哥儿。”

    大家哄堂大笑,齐明珠尴尬的放下手,假装若无其事和大家一起笑。当天半夜做梦,一堆人围着自己叫蒜姐儿,尖叫着醒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