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支船队在上京河道赛龙舟,擂鼓声咚咚锵锵,远远可闻,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在炽热的空气里炸响,烧红了半边天的云彩。老人经过几天的细心照料,已经大好,就是年纪大了,担不起病,身体还有点发虚,终日在屋里将养。“今儿外面这么红火,倒像是有人家娶媳妇呢。又是敲鼓打锣,又是放鞭炮喝彩。”

    “不是,是赛船呢。据说是醍醐茶庄主办的。好大热闹。”暖香小心给老人带上香黄色艾叶熏过的云片抹额。

    “出去玩吧。小姑娘家,正直好时候,将来嫁人了,又是孩子,又是婆婆,哪里还有这种闲心。”老人慈爱的摸摸她的脸:“暖丫头可是越来越俊俏了。”

    暖香拿出玻璃山纹小手镜自己看,笑道:“真的吗?我也这么觉得呢。”惹得老人笑着捏她腮帮:“好不知羞。”

    确保老人一切妥当,暖香特意换了件轻薄鲜艳的衣裳,带了糖儿出门去。大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有卖油炸撒子的,有卖酸梅冰雪水的,还有炒瓜子花生的。另外还有辟邪玲珑球,驱虫大花团,不一而足。

    暖香戴了帷帽,一路走到河边醉江南小楼,事先订的雅间早已准备停当。醉江南的招牌菜松鼠鳜鱼乃是一绝,特取上好鲫鱼,去骨,拖蛋黄,砂锅上火,炸成金黄,让指刀细细切出花型,作成可爱的松树样子。最后上盘,放上头,撒上熟虾仁,放上香菇丁,冬笋干。刚盛进盘端上来,会有松鼠一样,吱吱的叫声。色彩鲜艳,让人食指大动。

    暖香美美的享用一番,又打发糖儿去吃点心,自己打开窗子,临水看去。有那窄窄长长的龙船,上面缠绕五彩潘胜,有人擂鼓,有人划桨,动作整齐而威猛。他们穿朱红衣服,系玄色腰带,露出小麦色的精壮的手臂和腿脚。日光下,那健康的肤色好比刷了一层油,看得人心中热气腾腾几乎移不开眼。

    也有那水性极好的人,扑通一声窜进河里,鱼一般消失不见,忽而又在老远的地方露出头。水洗过的强壮精健的脊背,仿佛黄玉一般闪光。

    楼下,几个衣帽齐整,服侍华贵,员外模样的人正点头哈腰走出来,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陪着一个俊逸夺目的年轻人。不是别个,正是言景行。他不像别的当家,事无巨细都亲力亲为,鲜少亲自过问生意上的事。只任免手下南北东西自有得力大掌柜。他们既有更大权利,又有更大收益,自然乐得尽心。尤其这位年轻主子并不好糊弄,监察上掌控严格,所以各个老实。这次主办龙舟会炒热手下茶号也是他的注意。不仅像以往那样,走高端路线专攻贵族雅茶,如今物阜民丰,百姓又余钱,他要把通俗茶汤打入寻常百姓家。

    言景行算算那些送给郎署公子的茶叶,又想想宁和郡主的茗烟会,心道借势果然省力。杨小六那家伙一定不知道我给他家交了多少税。

    郎署那俩损友萧原,章良,又在屋里叫他吃酒,还说有小红香在唱戏。三杯下肚,看啥都带粉红,那姑娘不过皮子白净些眼神风流些,也值得他们夸成西施貂蝉。言景行细观半晌,忍不住道:“不过寻常章台姿色耳”却被俩人痛批无趣,不懂风流俊赏,赏花怜香。那姑娘嘤嘤嘤要嗔不嗔,要罚三杯。言景行想到上次酒醉失态,多少有点羞涩,当下转身就跑,心里默默逼视他俩一炷香。

    却不料这边刚接洽完几个大掌柜,无意中一抬头就看到暖香------

    桃红,又见桃红。

    雪白薄纱六出冰花纹路松松穿在身上,露出里面鲜艳小绸褂,苍黄鸟儿小桃红,前倾着的角度,仰望的视角,只显得胸前一对小兔蓬勃可爱。白生生脸皮,黑真真头发,红润润嘴唇,眼睛直直望着远方。

    言景行不由得顺着视线看去,就望到自己手下请来的船队正在那里上演绝活,一大堆半大伢子,活泼精干,就在水里叠罗汉,翻跟头,披发纹身,好不引人注目。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赤膊上阵,都不穿衣服------言景行看看那一大团泛滥的男色,又看看二楼高台上几乎傻掉的暖香,心中火气蹭蹭往上冒:这算怎么回事?

    “去,让他们给我穿上衣服!”

    庆林得令,一脸懵逼:“少爷,人家那杂技耍了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这么来的。”

    言景行揪他耳朵:“这儿是京城,天子眼皮底下,哪个放他们有伤风化!”

    庆林一叠声叫是,捂着耳朵跑走,不懂少爷火从何来。话里带刺儿,明显是受了气,可刚刚点完账,明明大丰收,哪里来的气?

    那边皇帝带着皇后微服跑出来,正看得津津有味,却不料中途休息,再一露头,他们就穿上了紧身小袖衫,五颜六色,下饺子一样噗通噗通跳进去。皇帝磕着瓜子,有点愕然:“这怎么还换了行头?”

    皇后正把刚剥好得圆溜溜的鸭蛋放在嘴里,大眼一望,随口说道:“这叫步步高升五福报喜,新人唱新戏,讲究!”

    皇帝深以为然。

    还看!你还看!而这边言景行犹自心意难平,越想越觉得难受,他觉得有必要替死去的老齐教一教女儿什么叫矜持,从萧原那里把他的弓箭拿过来,舒臂,瞄准。嘭!

    暖香冷不防吓了一跳,一低头就看到黑亮亮一根箭矢钉在自己右下方。她第一个反应是捂着胸口尖叫,幸而活了两辈子到底不一般,迅速找回了淡定,她用力把箭□□,抖一抖,把被插得死死的蝎子抖掉。

    “谢谢你,不然我要被蛰了。”暖香吁了口气。果然不愧是端午,毒虫横行啊。看来醉江南还得用艾叶草多熏两遍。

    言景行默然不语。

    暖香愣了两秒,似乎终于想到自己刚才在干什么。哎呀呀,好尴尬,简直孟浪。嘭!她缩了回去,把窗子关得死紧。

    “-----”言景行更加默然。

    糖儿正好端端的吃鸭蛋,忽见暖香双颊红红的退回来,惊道:“小姐,你怎么了?”

    暖香摸摸腮帮:“没事,热得,端点水给我冰冰吧。”

    糖儿依命行事,拿来了温水和香胰子:“小姐,刚晒过,不能立即用冷水,会伤皮子。你先洗洗,我再拿井水冰布来跟你敷一敷。”

    暖香点头,只不说话,掬了水来捧到脸上,半晌不愿意放下,心脏还扑通扑通的跳:真是太丢人了。怎么又偏偏被他瞧了去,他会不会生气呢?觉得她一点儿礼仪都不懂,若是不喜欢她了她该怎么办?

    -----大约不会吧,他还替自己杀了蝎子呢。暖香左思右想难平复:要不我去道歉?可是没理由啊,我干嘛要跟他讲:不好意思,我不该看别的男人的赤膊?等等,他在这里做什么?看龙舟吗?言景行素来爱净不喜热闹的呀。坐着坐着,就听到隐约有管弦之声,还有那娇媚女声甜音如丝的唱:“花儿有露蝶成双,小小院落红袖娘,眼儿脉脉盼郎至,等郎不来心慌慌。左也徘徊右也想,辗转反侧费思量。”

    大胆!粗俗!我怎么不知道你也是会听曲儿找乐子的?暖香又要急,又找不到理由跟他急,心里又抓又挠,仿佛住了只草莓。

    而楼下萧原半场离席小解,却看到言景行一个人站在日头底下,当即跑过去,拿扇子一挡:“怎么在这儿出神?快回来,小心中暑。”

    言景行如梦方醒。她方才是被吓到了吗?果然女孩子会怕箭的吧。上次瞧她去摸龙吸水,还以为她胆子有多大。不过,那些男人有那么好看吗?连要被蝎子咬了都不知道。

    回到客房,净手拭汗,萧原打趣道:“言兄是看到了哪个花姑娘,连魂儿都被勾去了。”

    “我不喝茶,拿白水过来。”言景行刚把茶盏递过去,就听萧原来了这么一句,手一抖,热茶都浇到小红香的手上。

    小红香手段老练,知道雇主得罪不起,借机卖娇,轻呼一声借势要往言景行怀里倒,却不料言景行后退一步,伸手一拉,捉住章良塞了过去。章良伸手一拥,笑着摇头:“言兄竟然还要守身如玉,真是难能可贵啊。”

    言景行恨道:“你们这俩人,就不能多务正业!专管在这场子里消磨。”俩损友纷纷挑眉:这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就像他们老爹。言郎果然操心命啊。

    言景行拂袖而去。萧原哈哈大笑,急忙命小厮去送,自己却又和章良坐下,让红香姑娘再谈一曲。小红香擦净手上水迹,飞了个媚眼过去,“我晓得那俊丽公子为何不喜我等。”

    “哦,你说说。”

    “哎,”小红香悠悠叹了口气:“我等卑贱之人,最自负,也不过是色艺双绝。那公子自己既风华无双,又精通音律,我们弹个曲子他能揪出三五处错,那眼里还哪里有我们容身之地?”

    萧原大笑。“说的好,是这个理”。果然做人不能太优秀。

    出了这么件事,暖香有点呆不住,当即打道回府,却不料帷帽偶尔撩开一条缝,就看到了熟人。

    “九公主?”奇怪,她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眼见着一个小厮模样的男丁朝她走过去,暖香皱皱眉,觉得不对,若是长秋宫宫人,她多少该有点面熟才对。

    那人拿着一只拨浪鼓,咚咚的敲,递给小九。小九年纪太幼,又在深宫被皇后保护的极好。笑嘻嘻的接过去。暖香挑挑眉,当下拔脚走过去,在那人伸手拉小九之前,伸手截下来,将那胖乎乎的小爪子握住。

    “暖姐姐。”小九开心的扑到她怀里,“暖姐姐,我又遇到你了真好。”

    暖香冷冷的扫了那男人一眼,见他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二话不说,拉了小九就走,一头扎进人群里:“团团,你的爹爹娘亲呢?”

    团团还不明就里,傻乎乎的道:“爹爹娘亲在茶楼。我追着一只鸟跑出来的。”

    暖香吓得手心都出汗:“你的宫女呢?”

    “刚刚还在。后来鸟不见了,她们也不见了。”团团的声音还有点委屈。

    暖香更是心跳加速。这定然是在集市上,人太多被挤散了呀。她往后一看,方才那皂衣小厮又跟了过来,看到暖香回头,他立即高叫:“大小姐,你别跑那么快呀。您要把小小姐带到哪里去?娇娘,不赶紧把两位姑娘追回来!老爷太太问起来,我们哪个吃罪的起!”眼瞧着又有两个妇人拨开人群挤过来,暖香心脏砰砰直跳:这铁定是遇到了人牙子,还是有组织有队伍的那种!

    他们冒充自己的下人这样叫起来,路人也只当是娇小姐闹脾气,都是看两眼便各自走开。带着小九跑不快,眼看着对方距离越来越近。暖香惊慌失措,哎呦一声,摔在了地上。“暖姐姐”小九要蹲下来扶她,却被暖香掐住腰直接塞到糖儿怀里:“快跑!送茶楼里头去。别管我。”

    “小姐”糖儿还要犹豫,却被暖香一个眼神止住:“金枝玉叶。全在这一搏,你不行也得行。”

    糖儿咬咬牙,抱着团团走人。暖香吃力的站起来,换了个方向,一瘸一拐的走开。她似乎腿疼的厉害,动作别扭,速度不快。几个人牙子对望一眼,舍弃了团团,掉头来追暖香。注意到这一点,暖香悄悄松了口气。

    眼见得引开的足够远,那几个人距离自己愈发近了,暖香也不再伪装,拎着裙子,拔腿就跑。几个人牙子顿时气炸了头:“我呸!小蹄子!坏了爷的好生意!”

    “还不赶紧追!还愣着干什么!”一个粗壮妇人愤愤开口,脸上横肉一抖一抖:“看那撒脚丫子跑得跟兔子一样,哪里像个千金小姐了?”

    另一人符合:“对啊,别是个有些体面的下人。那些小姐哪个不是娇滴滴的,多走两步就脚软。八成刚才那个才是主子,这个不过是体面丫头。”

    从某方面来说,他们猜得不错。那小厮顿觉没面子,咬碎了一口钢牙,怒气都出在暖香身上,眼瞧着将暖香逼进了一条胡同,四下无人,当即从腰间拔下弹弓,嘭!暖香哎呦一声,跌在地上,脚踝生疼,眼泪当下就泛了上来。这次是真的。

    “混蛋!杀千刀的猪蛋三!”眼瞧着那人恶形恶状的走过来,暖香一巴掌扇到了他的脸上,用力大到自己的掌心都发疼,那人油黄一张脸上,顿时鼓起了三根红指印。

    “呸!还小姐,你个泼妇!”那人挥巴掌要打,却被那横肉夫人,一把拐住了胳膊:“别打,伤了皮子可不行。有的是人□□。我们只管捉。”刚说完,那另一个刀疤妇人就走过来,一手按住暖香两条小胳膊,一手拿出一面手帕堵住了暖香口鼻。暖香只来得急向她吐一口吐沫,就心口一闷,眼前一黑,人事不知。

    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只觉得周身摇摇晃晃,好像还有水响?这是在船上?他们要把自己弄到哪里去?她轻轻一动,便意识到自己的钗镯都被摘去了。外面还有窸窸窣窣的骂声。

    “□□的牛二!你可得看好你那根东西!瞧你的下作样子。”是那横肉婆子的声音。

    “不是小姐,又拿不到赎金和封口费,还不是卖进窑子里?倒不如给爷快活快活!”

    “滚你娘的瞎扯淡!同样是卖,那没□□的黄花闺女跟被人上过的烂货能一样吗?再不赶到天亮跟葛爷交货,我们都得完蛋!”

    暖香在乡下更粗的荤话都听过,咬紧了嘴唇不说话,只勾身低头,使劲用牙齿去咬绳索。那帮混蛋把她手脚捆在一起,微微一动就火辣辣的疼。幸而这帮人要保证她皮相的完整,又有迷药作保,所以并没有绑的太紧。她连扭带缩,终于掏出来一只手,接下来的工作就方便了许多。

    一边心惊肉跳的听着窗外的骂声水流声,一边费力脱困,暖香不一会就汗流浃背,从背心到胸口全部湿透。好容易站起身来,她蹑手蹑脚的靠近船窗:如若不然,就要跳河了。不晓得这里离岸边多远,能不能回得去。暖香一想就鼻头一酸:若是此次真不成了,那重活这一世可真是不划算。都还没来得及嫁给景哥哥。

    要不要留封血书?若真有个万一,也要他知道自己的心意。

    正乱七八糟的想着,窗外忽然传来力气破空之声,啊!一声惨叫,那男人当先倒下,喉咙插着一支箭,血花就打在暖香靠着的窗户纸上,啪的一声!暖香不由得后退两步,软在地上。

    “谁!是谁?”那两个妇人立即嚎叫起来,粗噶的声音分外可怕。“不好,被堵了!”其中一人猛地推开船舱门,劈手来夺暖香。你先拿我当人质想的美!这船舱里什么工具都没有,暖香脱下鞋子,跳起来照着对方脸就扇了过去。

    哇!双方正僵持,外面又起杀机,随着一声惨叫,那个刀疤精瘦婆子也像死猪一样倒下,噗通砸进了屋里。最后剩下的那个肥壮婆子一看就红了眼睛,愈发凶神恶煞:“小贱人,你害得我们,我要你陪葬!”双手来扼暖香的脖子。

    暖香身单力薄完全不是她的对手,一下子就被撞翻在了地上。后脑勺一痛,眼前开始冒星星。那婆子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暖香下意识的伸手格挡,这个婆子却双目一瞪,嗓子里咯的一声,人就由着惯性,沙包一样扑了下来。哎呦!暖香当下痛呼一声,她的手肘要被压脱臼了。

    一个用力,不成,再用力,还没推开,对方本就肥胖,死人更重,用尽全力也无法撼动肉山不大魔王,暖香胸闷气短,不无憋屈的想:难道自己是要被肥婆压死的?

    当然不会。就在她要闭过气的时候,忽然浑身一轻,新鲜空气终于涌入肺部,眼中映出言景行清癯端丽的身影,暖香哗得一下眼泪就下来了。

    “景哥哥,景哥哥。”暖香刚起身就歪倒,趁着言景行的搀扶,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刚才已经想着要跳河了。”

    言景行也是心脏狂跳,刚才引弓射箭,手还很稳,这会儿抱着脱离险境的人,手却开始微微发抖了。紧紧抱着暖香,对方那纤细脆弱的身体如受惊的小兽在他怀里轻轻发抖。“不怕,不怕。”

    他并不大擅长安慰人,只是如同小时候哄妹妹那般,搂在怀里,轻轻抚摸她的脊背:“都过去了,官兵已经来了。”

    其实他自己都在怕。若非恰好回程的路上看到,若非见到了抱着九公主的糖儿,他怎么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便是知道了,若是他晚到一步,暖香已经跃进了滚滚东流水,那又怎么办?若是那几个拐子伤了她,甚至玷污了她又如何?言景行行事果决,刚才没有丝毫犹疑,如今想来却是不断后怕,脊背一阵阵发凉。

    低头看少女的脸,汗迹斑斑,泪痕点点,眼圈红成小兔子,言景行心里一阵阵发疼。“不会了,以后都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两人紧紧相拥,浑然不知背后何时已经有人站着。

    “咳咳。”萧原终于忍不住提醒这对儿自顾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男女。

    言景行悚然一惊,立即松手,却不料暖香愈发抱紧了他,一只手单单箍住他腰:“我不要,我不要。我就要景哥哥抱。”

    “姑娘啊,你好歹顾虑一下我们的感受不是?”萧原有点无奈。他父任城王管着京畿典卫,听到庆林传话,就立即带人赶了过来,否则清查船只,追索案犯怎么会这样快?“言兄,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走吧。”

    言景行不说话,只把暖香抱起来,转身就走。月光下,萧原看到他的脸煞白煞白的,当即吓了一跳。又从他肩头上看到一点艳色,那小姑娘纵然吓丢了一魂两破,却也桃花模样,眉眼惊艳,水灵灵俏丽,当下身子一酥,心里只叹言景行好艳福,怪道坐怀不乱,原来有这般佳人心心念念黏着他。

    看看地上三具一箭毙命的尸体,又看看言景行抱着暖香离开的背影,萧原默默盘算一番,心道从未见过言景行这般惊忧情态,按道理他是有十分利绝对不会只拿九分的人,这次竟然什么都不计算。

    萧原摇头晃脑,看来过不了多久,自己就要出一份大大的份子钱了。

    一路抱着她,跳下甲板,走进自己的船只。那女孩子如同惊吓的小兔子一般,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缩,放都放不下。言景行不得不柔声哄她:“别动啊,胳膊伸出来,让我看看你的伤。”方才他就注意到暖香有一只手臂垂在身边动不了。

    “还有脚,我脚也痛。”暖香嗫嚅道。“那个混蛋用弹弓打我。”

    言景行拿过她包在桃红小袄里的手臂,微微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撩开她的衣服,白嫩嫩莲藕般的胳膊上,一大片青紫。他指头轻轻一划,暖香就轻轻发抖。“脱臼了。”言景行轻轻叹息,“我在练武场待过,可以帮你复原,但是会很痛。”

    暖香点点头。若是拖久了,又要消炎,等好久,长痛不如短痛。瞧小姑娘苍白着脸,眼神躲闪却不得不依从。言景行就想到文文小时候被逼着喝药的样子。又怜惜又心疼,心头酸得难受。

    手掌小心翼翼扶住又细又白两段手臂,掌心有光滑暖腻的触感,言景行迟迟下不了手,暖香不得不擦去了眼泪,认真的道:“我不怕,快,趁我闭着眼。”

    咔嚓!一声脆响,一阵剧痛从右臂直接传到心脏,暖香哇的一声尖叫,眼前一黑,几乎闭过气去。言景行迅速收手,小心翼翼的把她袖子落下来,暖香就从椅子上栽了下来,言景行急忙扶住她,又揽到怀里:“好了好了,不怕了啊。”

    暖香抹了泪,猛的疼过那一下,果然随后就好了许多。她要用手背去擦,却被言景行拉住,拿了手帕出来,亲自给她擦干净。暖香不知道前世享受这些温柔已经是什么时候,当下心头百感交集,眼泪更是断了线的金豆豆一样,止不住的往下掉。言景行擦了又擦,忍不住问:“还痛得厉害吗?”

    “没有”暖香摇头:“我只是好激动,又好难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掉眼泪。”

    言景行宽慰得一笑。把手帕交给她,又抬起她的脚来看。暖香忙道:“脏,还是我自己来吧。”她当即弯腰,自己脱了鞋袜。用手帕垫在言景行手上,这才小心翼翼的放上去。这原是抚弦泼墨摘花调香的手,哪里能放她的脚丫子?便是上辈子也没做过这种事呀。言景行惊讶于她骤然□□,还能有这样的细致,抬头看去,小姑娘擦净了脸,眉目如画,红红烛影下,满满都是温柔。一时竟然怔住了。

    直到庆林捧着药膏走近,门框吱呀一声,这才回过神。

    雪银色青竹罗帕上,白生生一只脚,粉嫩嫩五片趾甲。纤细的脚踝,白净的脚背上,都能看到淡淡的青色脉络。唯有外侧肿起一片。伤气颇重。言景行轻轻一点,又立即松开。庆林乍一进来,就看到暖香坐在矮榻上,靠在言景行身边,而他的主子竟然毫不在意的捧着对方的脚,细看红伤。

    他急忙低了眼,把红花油呈过去。

    言景行小心翼翼的把暖香的脚放到自己腿上,倒了点药油在掌心搓热,这才涂抹上去:“我得推宫过血,按淤血按摩开。你要是疼的话----”

    “不疼,我不怕。”暖香忙道:“总不会比方才接胳膊更痛的吧”

    话里却有一丝小心翼翼询问的味道。言景行便笑了:“忍着点,很快就好了。”

    这一天过得分外刺激,又漫长。暖香被连夜送回忠勇伯府。哭得眼睛都红肿的老太太,鞋子顾不上穿,就赤着脚跑了出来。老人家乍听糖儿一说小姐被拐子抓走了,人就要吓得要晕过去。这一夜没睡,眼看天光方明,听说人被送回来了,这又激动的差点晕过去。

    “暖丫,我可怜的暖丫。”老太太一把将暖香抱紧了怀里。“你这是要吓死奶奶呀。”

    李氏跟在一边,做足了关心的样子。“哎呀,天哪,我的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都要担心死了。这一夜,熬心煎肝的,活活折麽死人。幸而菩萨保佑,全须全尾的活着回来了。也是哥哥嫂嫂在天有灵,阿弥陀佛,真是阿弥陀佛。”

    老人也只说暖香福大命大,真是菩萨保佑,说着又拭眼泪,只唏嘘好日子里多磨难,什么时候闭了眼,她才不操这份心。说着说着,就扯到了暖香未来的出路:“暖丫你呀,老婆子我一颗心就搁在你身上放不下,什么时候看着人成婚安居了,我才能一蹬腿放心去呀。”暖香又羞又急,忙拦老人的话头。

    李氏眼珠转了一转,悲悲切切的说道:“也是咱们暖香命里有着一劫,眼看这如花似玉的年纪了,偏偏又摊上这种事。早先我还可惜着如花脸蛋上好端端多了个疤,如今又堪堪撞上这一遭,姑娘也是时运不济呀。”

    老太太没经过什么事,一听也慌了神:“这如何是好,哎哎,二郎还不回来,要他拿主意的,他偏偏不在。哎,他常年在外奔波的,定然晓得合适人家。”

    刚刚脱离险境的暖香站在那里也是十分无语。这怎么一滴泪还未干,就扯到她的婚事上了,而且还是急着把她嫁出去?她可还未及笄呢!这件事知道的人虽然并不少,却也决计不多,要瞒那也瞒得过。只要没有坏心人故意去搅风搅雨,我好好的护驾有功怎会变成名誉有伤?

    老太太向来心眼实诚,暖香不怪她,只怪李氏诱导。

    果然李氏擦擦眼角就说道:“这个老人家不用急,自从这侄女回来,我就在多方打探了,定然不会让侄女吃亏的。母亲您想,暖香毕竟没有父母照拂,虽说我和伯爷都待如亲女,但在外人眼里到底不一样。又加之这俏丽脸蛋白玉微瑕,那些口眼如刀的老太太定然不会放过。所以,媳妇看来,最好的法子就是如明月一般,寻个厚道人家,不在家室,在人老实。这样内里有我们帮衬着,还怕侄女过不顺心?”

    眼见得老人被哄松动,连连点头,李氏愈发得意:“其实我早相中一户,白石潭-----”

    却不料就在这里,暖香开口了。“太太!”暖香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我十分感谢您的好意。只是我铁定要留在京城,留在祖母身边的。远远嫁去了,我也舍不得。”说罢,不等李氏开口,已转过身去同老太太撒娇:“奶奶,你怎么忽然就狠心了,要将我嫁得那么远?我不依呀。我离您近近的,我这心里才踏实呢。”

    老人立即回过了神。对呀,要照拂肯定放在身边才好照拂。远远嫁去了,山高路远的,那还照拂个什么?真是老糊涂咯。老人只敲脑壳。

    暖香回头冷冷的挑了李氏一眼,象征性行了个福礼:“我真是多谢婶娘为我操心了。我昨夜眼皮都不曾合上,这会儿要去补觉。太太请恕我无礼,我先回去歇着了。”

    老太太一叠声叫丫鬟过来伺候,李氏只好僵硬着笑脸,吩咐人去煮定心安魂茶,一双眼睛看着暖香纤娜的背影仿佛要烧出两个洞了。

    只是她能休息,言景行却不能,送她回府,天已擦亮,言景行回府更换了衣衫,便立即进宫。

    帝后二人也是一夜未眠,唯有当事人团团全不知发生何事,依旧睡得分外香甜。

    躬身行礼,言景行垂首请罪。

    “你有何罪?”自己亲生女儿在眼皮底下被抱走,皇帝的愤怒可想而知,满面都是风雷之色,压迫得长秋宫一众中人宫娥连头都不敢抬。

    言景行抿了抿唇,方道:“臣不该打草惊蛇,更不该不留活口。”

    默默跟上那帮人,直捣老巢,抓住那个叫什么葛爷的。打掉一个贩卖人口团伙,这是何等大的功劳?况且人质不一定就会牺牲-----若是暖香没有深陷其中,随便换了一个什么角色,言景行真有可能就会这么做。最不济也合理安排行动,捉拿三个活口,再缓缓图之。毕竟他从来都不缺狠厉------但偏偏是暖香!言景行拧紧了修长的眉毛。他一点风险都不愿冒。他甚至连暖香人牙子手里多呆一秒的场景都不愿意想。

    直接射杀那三个人渣,他一丝其他的念头都没有考虑。

    皇帝两道浓眉中间挤出一个深深的川字。“大丈夫行事不拘小节,量小非君子。为儿女私情所惑,焉能成大事?”

    皇后听了,在一边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言景行拱手俯身,沉默半晌终于道:“陛下明鉴,臣原不惑私情,只是关心则乱。臣愿补过,一个月内,彻查人口拐卖之事。”

    皇帝一腔怒气还未散完,到了眼下,却不好再说什么,当下袖子一甩,大步而去,厚重盘金龙靴把地板踩得啪啪响。

    皇后愈发娇俏的翻了个白眼,放下了手里官窑青花盖茶。普天之下,敢对皇帝摆出这种表情的也只有她了。

    “景儿,你过来,别理他。”皇后招招手让宫娥把言景行扶到身边来坐下,轻声道:“他是关心九儿,又觉得天子脚下,天子自己的闺女却差点被拐,失了面子,心里想的都是如何将那帮该死的人伢子碎尸万段。这不,眼看着难抓到了,就迁怒于人了。皇帝嘛,万人之上,总会有点臭脾气。你听他发发火就成了。不用太在乎。”

    言景行只不说话,半晌才道:“为了公事牺牲家人,我做不到。姨母,您确定还要我跟着六弟吗?”神色竟是十二分的认真。

    皇后微微一怔,一巴掌拍他背上:“傻孩子,别钻牛角尖。难道我还会问,小六和暖香同时掉河里,你先救那个,这种问题,逼着你做选择吗?”

    ------不是您问,是有时候,形势真的比人强啊。

    “好了,这么难缠的问题要追根究底会把人逼疯的。我们来做点简单的。”小皇后抚了抚鬓角,又给他擦掉额角的汗:“景儿,你什么时候娶齐家那丫头?”

    言景行豁然一惊,失声道,“姨母这话从何说起?”

    人家可没把你当哥哥。小皇后翻了个更大白眼:“既然这样,那我就指婚了”。帮你省掉一大堆麻烦。我不介意让你多欠我一次。谁让我生了那么个倒霉儿子。

    “可是----”

    “我已经着人去伯府传话了。”

    “------”

    “我还去书信到西北都督府告诉了姐夫。用你的口吻。”

    “-----您写了什么?”言景行话音有点打飘

    小皇后喜滋滋的把底稿举给他看:孩儿想成亲了。

    言景行倒抽一口冷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