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0.0.8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其实并没有如计划的那般,要用两三天。次日半夜言景行和言如海侯爷就一起回来了。就在夤夜时分。听到后面青瑞堂吵嚷嚷点起了灯烛,暖香顿时睡意全无,也赶忙命人把灯笼挂起来,把灯芯拨亮。她披着宽大的秋香色珊瑚绒睡袍起身,就看到言景行披着一身寒气走进来。看上去脸色不大好,连唇都有些苍白。

    “跟爹爹吵架了吗?”暖香倒了热白水带给他暖身子,言景行却不接,示意她放到一边桌子上。

    一心上来解掉那远山色翔鹤卷云的披风,微微皱眉让她解开束腰的玉带。言景行不意她问得这么直接,沉默片刻才道:“还好。”

    还好,又是还好。暖香要被这永远模棱两可的答案弄傻掉了。言景行却已慢慢走到那沉香小案前,摸摸杯子,又松手。暖香正想问是温度是不合适吗,他却已叫一心吩咐沐浴。人径直转到了屏风后面。

    暖香悄然站了片刻,把睡袍脱掉,重新换好衣衫,头发挽上髻子,戴上了那支小小凤钗。“少夫人?”糖儿诧异的看着又忙碌起来的暖香。“您这是?”

    “公爹远道而归,我若不知道便罢了,若是知道却不去问安,那便是不懂规矩。”刚过门的新媳妇,正是容易被挑剔的时候。

    “可今日这么晚了,明日再去----”

    “礼多人不怪。”暖香截住糖儿的话,要她提着灯笼跟自己出门,临走前刚要叮嘱丫头两句,却发现一心带了人去伺候沐浴,双成已经交代厨房去准备夜宵,皮蛋瘦肉粥,莲叶小馄饨,小笼豆腐包子----连菜谱都不用自己操心。

    暖香拉拉身上罩着的玫红色圈兔毛海棠如意纹样的披风,悻悻然走了出去。青瑞堂在后面,临到门槛,却见到青瑞堂的丫鬟婆子也正一波一波往外赶,不由得立住了脚,难道侯爷没有歇在青瑞堂张氏那里?瞧这方向,倒像是去他自己平日静养的溶月院。暖香转了脚步,刚过一道月洞门,就看到另有两班人马一起往溶月院赶,一波是来自住着,另一波则来自老夫人住着的福寿堂。

    暖香心道果然是如今侯府顶天立地的男人,回家有这么大阵势。

    “少夫人,我们还要去吗?”糖儿看着那热热闹闹的人群心里莫名发憷。幸而暖香摇了摇头:“算了,尽孝也不错这一刻。这会儿特特赶去,倒显得没眼色。”好不容易才到家,竟然不赶紧回青瑞堂见老婆,而自己一头闷进溶月院,连团聚的意思都没有。显然心情很糟糕-----根本不是言景行说的还好。自己还是别去撞钉子了。

    这边荣泽堂里,言景行刚让一心卸掉发冠簪子,脱去外袍,因到外面拿药油,却发现暖香不在,刚才还穿着的细绒睡袍却撂在一边,眉头一皱,扫了眼立着伺候的小丫头:“少夫人呢?”

    “刚刚,刚刚出去了。”小丫头见他神色不对,说话声音都打漂了。

    “去哪里了?”

    小丫头快急哭了:“我原是去给少爷您取备用的热水去了,才刚进来,只瞧到少夫人往外走,实在不知人去哪里了。”

    言景行愈发皱紧了眉,刚从净房里走出来准备请示的一心一见这状况也有点慌了,忙道:“我方才见到少夫人换衣服,这么晚了----”

    这么晚了还能去呢?肯定是谨小慎微,不敢出错,去给刚回家的长辈请安了。言景行暗恨自己急躁,看了眼水漏,如今已经将近子时。眉头不由得又皱起来,只带一个丫鬟就出门,她怎么这么大胆?

    暖香扶着糖儿的手刚进屋,就注意到屋里气氛不对。两个小丫头看到她就齐齐松了口气,面露喜色。就差说一句谢天谢地您终于回来了。“怎么了?”暖香看着莫名跪在桌角的两个小丫头。她还认得人呢,一个九久,一个十真,年纪都还比较小,平常由双成领着打下手。俩人不敢说话,却都悄悄抬手指向后面的净房,言景行还在里面沐浴。

    正这时,三星四维五常六六都急急得从后面转了出来,纵然步履无声,但神色中还是能看到一丝慌乱。暖香哑然,这几个人都是平常负责伺候沐浴的,今天怎么都跑出来了?看到暖香她们忙忙请安,询问暖香有什么吩咐。暖香摇头,她们又忙忙告退,慌不迭的离开。倒是把暖香弄糊涂了。

    看看还跪着的九久十真,暖香不敢擅自让她们起来,本着“主动点”的原则,要对心情不佳的丈夫进行宽慰,她脱掉披风,自己悄悄走进了净房。

    一道厚重的猩猩毡帘子打起来,热浪便一涌而出,里头热气迷乱,水雾朦胧。今天净房的温度升得异常的高。屏风后面,言景行闭着眼睛靠在大金箍浴桶桶壁上,眉头微微皱着。热气中不仅有正常的花香,还有额外的药味,暖香瞅了眼屏风后面,便发现了那大理石小案上搁着三七川穹这些活血通络的药材。

    这里单留着一个一心,她看到暖香微微露出讶色。有些担忧的看了言景行一眼。

    暖香更诧异的靠近,却发现了问题所在。言景行双腿交叠靠在水里,水面齐胸,额头上,肩颈上都是晶莹的珠子,不知道是汗是水。哪怕有层层花瓣药材的堆叠,暖香还是发现身上青青紫紫红红,大大小小的斑痕-----他是比较容易留印子的那种体质。

    言景行是比较敏感的。察觉到别人打量的视线,豁然睁开了眼睛,那眸中忽然奔涌出的阴暗,吓得暖香后退一步。但幸好只有一瞬。发觉是她,言景行放松了身体,拿起一边的红罗巾子擦了把脸,那被热气蒸出的潮红和水汽一起被擦去,脸色愈发白的可怕。

    这下暖香看清楚了,不仅是胸口和肩背,腰上,腿上也都是淤伤和擦伤。

    “这是-----”

    言景行一如往常对她那样,温和的微笑:“你先去休息吧,我舒缓一下就好。”

    我不信。暖香看看一边放着的三七膏和红花油:“让我来上药吧。”

    “我还要泡一会儿,你熬不了的。快去睡。”言景行眉头皱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点吓人的。暖香听出了话中的强制意味,不敢违抗,只得乖乖去休息。

    到了外面,默默地爬上床,暖香却还是心神不定。言景行不是万能的,暖香心道,他只是什么都不跟自己讲,而自己却习惯了他去解决一切麻烦,仿佛自己棘手的麻烦都在他挥挥手间灰飞烟灭,所以她才有了这样的错觉。比如这次,若她没有自己跑进去,言景行一如往常,晚睡而早起,或者到书房中过几日,这事就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她根本不知道背后到底有什么文章。

    看这样子,又想想言侯爷的样子,暖香不禁推测:难道父子两个打架了?

    言景行固然任性使气,但还不至于跟父亲动手的吧。其实他对言侯爷一直都尊重,只要不涉及个别问题,父子两个都能愉快的相处-----暖香压着藕荷色并蒂兰花小枕头,笼着大狐狸褥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樱红挂明珠的帐顶,心里乱得像住了只草莓。

    净房中的局面并没有什么改变,哪怕暖香忽然闯进来,也没有缓解这凝重的气氛。这里气温又高,水雾又厚,能留下来虽然是主子信重的表现,但一般人也消受不来。花容月貌的一心,这会儿已经满脸是水汗,刘海湿湿的贴在额头上。今天为了催发药效,气温升的太高,一心汗流浃背小衣湿透,连喘气都吃力,默默的想:少爷一定是心疼少夫人才不让她留在这里的。

    这里的每一刻都被无限拉长,揣测的时间靠不住,又不敢催促,一心用力眨掉眼睫毛上的水珠去看言景行,却见言景行依旧合眼而卧,睫毛挂珠,脸颊如晕,锁骨里头都装着两窝水,人却一动不动。这个姿势保持了多久?该不会是晕迷?一心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轻声唤道:“少爷?”

    见人依旧没有反应,一心愈发靠近,提高了点声音:“主子?”

    言景行轻轻皱了皱眉毛,终于睁开了眼睛。一心忙道:“时候不早了,外面灯还亮着,我猜少夫人还没有休息,在等着您。”

    言景行眼中清冽的神色终于多了丝异样。他沉默了片刻,欲要起身,却发现浑身都是酥的,肌肉损伤的疼痛,再加上连夜兼程赶路的疲惫,终于一起爆发出来,腰身软得提不上力气。轻轻缓了口气,展开手臂搭在桶臂上,手肘关节上的伤气已经郁结到发黑,左手腕上更是肿起一片,原本薄细的腕子仿佛被注了水进去。一心看得暗暗心惊,却又听言景行轻声吩咐:“把浴袍拿过来。”

    一心照办,却发现言景行就水里把袍子裹在了身上,软薄的料子在水里荡起一片。接下来却又不动了。一心犹豫半晌,再次轻声催请“主子?”

    “扶我。”言景行微微闭了闭眼,终于开口。语音冷漠,慢慢的把手臂抬起来。

    一心忙低了头,垂了眼,却不料刚递手过去,就接了个空。“少,少夫人?”一心惊讶的叫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