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股寒气从西伯利亚升腾而起,越过茫茫蒙古草原直冲□□腹地,萧萧然,仿佛刑天哀长的号子在呼唤,凄厉着反抗,一点九死不悔的执念。老去,老去,沉湎,沉湎。云水城那玲珑剔透的天地经不起敲打,瞬瞬间,撕破了风帘翠幕,瞬瞬间黯淡了珠玑罗绮,瞬瞬间,颓唐了十万人家。

    可是,那又如何,丰肌弱骨的美人受了折麼也能摆出梨花带雨的凄美来。站在演讲台上的时候,青青不小心又看到了苍江对面直插云霄的哥特式尖顶,隐隐想到那里面应当是歌台暖响,春光融融,俊男靓女一派酒绿灯红,出口的语调不自觉分外动情。

    “我的青春,要有花,有笑,有露水,有无法磨灭的热情。

    我的生命,要有光,有火,有信念,有红鞋子永不停息的舞动----”

    一水之隔,天上人间。江北那一角破落绝对是维纳斯□□上的一点水蚀印,不仅伤害大美,简直罪不可恕,人人得而灭之。

    那是隔了一道水流的老旧城墙,城墙后是经年不见改善的破败居民区,原本就是灰姑娘,如今风一吹倍显凄凉却反而臭脾气发作般死倔的梗着脖子,透着点末路红颜的风骨。

    s女中上空飘荡着红底白字的条幅“扫眉才子咏絮能,巾帼英雄蹈海志。”广播喇叭拼了命的哇哇叫:“热烈祝贺s女中第一届‘青春如歌’演讲大赛胜利闭幕。”

    得了头等奖的女学生在一众欢呼声中上台,低眉颔首,笑意带怯,双手恭谨的捧着奖状,一副乖乖女的好模样。早听说这次演讲别有一番深意,江南城中心的富人们终于在茶余饭后想起了江北那疮痍之地,要到这里投资促发展,只是会事先视察一下江北的教育----新一代的人才素质。用脚趾想也知道这想法来自真皮沙发上某一个肥肉纵横的屁股,教育厅领导顿时如临大敌,千挑万选后迎接任务落在美名远播的s女中。校领导更是战战兢兢,打着演讲赛的名号,势要选一个容貌出挑才华出众既不怯场也不做作的学生代表出来。那阵势赶得上草民接驾皇帝选妃----青青作为“秀女”中的一员,心里期待自豪夹杂着冷嘲热讽,对自己,也对尚未谋面的“大人物。”

    听着领导满面红光的总结陈词,看着同学一张张亢奋的脸,青青不期然一撇眼捕捉到不过四旬的班主任鬓角一点银丝,忽而某女作家的话闯入脑海“你年轻吗?不要紧,很快就老了”心头一撞,话梅糖的糖衣被咬碎,酸涩突然冲进喉咙,眼中一点光亮渐渐暗下,暗下,寂寂然微弱,渺远一颗黯淡晨星。唇角依然在微笑,微笑,恍恍然做梦般飘下领奖台。

    天色暗沉沉一片,仿佛要霜降,不黑透,却没光亮,人类垂垂老矣却不甘心死去的模样。

    青青行走在铺出菱花图案色彩斑斓的人行道,蓝布校服裙摇曳在一段细长的小腿上,一路的霓虹流淌着驳杂多彩的亮。远方的放学铃还在回响,升腾而起的白鸽围绕着圣母像,转眼间熙熙攘攘,挤挤抗抗,大力改建的英才街瞬间变成吵嚷的菜市场。廉价的奶茶店前围绕着成堆的姑娘,热狗的肉香萦绕在每一颗白生生的齿上。蓝白两色的学生服上镶嵌着一张张年少的面孔:眼镜下浑浊的瞳孔昭示着主人的灵魂还在题海里狗刨;唇角飘散的香烟圈渲染着不良少年的故作轻狂;

    “演讲比赛拿了一等奖,恭喜恭喜。”说话的少年晃荡着两条长腿坐在栏杆上,眉宇间挂着青春男孩特有的桀骜,眼神却流出一片爱怜,轻车熟路的拿过书包潇洒一甩,撂在自己肩上。话音落下青青尚未开口,旁边便有小弟跟着起哄:“飞哥看上的人会有差?早说嫂子蕙质兰心,那些阿猫阿狗的怎么能比?”

    “嫂子!”“嫂子!”“嫂子!”

    起哄的人拍掌大笑,喧闹的道路瞬间热锅浇油,噼里啪啦炸响一片,叫嚣声会让刻板的教导主任瞬间血压升高进医院。群声沸沸,众生哓哓,斑驳杂乱人间世。青青回过身来,眉山眼水,山水含春,唇角勾出浅浅一点笑,浅浅,一点,柳梢拂水般潋滟。瞧着那唇舌鼓噪喊声震天,瞧着那青春痘透亮的涨红的脸,眼角瞟到阿天英挺的鼻下傲然自得翘起的唇线,瞧他顾盼间颇有盖世英雄一呼百应的豪情,多么美好,多么苍翠----少年,少年。

    置身于内,旁观于外,眸如澄澈秋水,心如澄澈秋水。

    “好了,别闹。”阿飞一挥手,一帮小弟嬉笑着散开,回过头来试图在青青脸上找到一点臆想中的羞涩红晕。

    他失望了。他当然会失望。

    那过于淡定的眼神,可以摆到镁光灯下的标准微笑,随手按了快门便是街拍美图的姿势,整个人呈现着倩女离魂的质感,优雅,压抑,游移----可那质感于自己无关。一点失落夹杂着莫须有愤怒绕上心口,却瞧见黑亮的发磨蹭着面颊,菱形的唇红宝石一颗镶嵌在白腻尖利的下巴,宽大的校服被风紧贴在身上,勾勒出萌芽的刚刚好的身形,青青若无其事的伸出手,白细小指一勾,撂开垂落面颊的发丝,随即缩手入袖,好似被冻到,转瞬间失落被怜惜所代替,阿天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来“你穿太少啦,冷不冷?”

    借着上台阶,脚步一错,避开要扶上腰肢的手,昂起头,直起腰,迈开步,在一溜的浊流里高傲的竖着船帆,十七八的女孩子,有着北风摧折不得的姣美身体,绷紧的小腿,细白的指头,一走一摆一走,柳条儿纤纤,落在肩头抚上脸,越痒越挠越痒,介于成熟于稚嫩之间的风情,暮秋时节尽数掉落足尖。

    青石板街,青苔小巷,阴暗的色调幽微的光感,迎出古旧美人,款款。

    青青忍不住伸手,触摸斑驳的墙缝,冷湿一线,染上指尖。

    恍惚间,有错觉。哒哒马蹄,自北而来,携带冀北烟尘,又落一身江南烟雨。她不必开窗,只需回眸,或惊呼,或愣怔,清风吹起发,遮住了鼻,遮住了眼,却遮不住眸中精光一点,瞧他翩跹而来,翩跹而去。远去,远去,然后,梦一般,无痕无迹,灰飞烟灭。身子恍若水浇,浅浅一个冷战。

    “你回去啦,被双喜姨母看到,又是一番啰嗦”青青柔柔的开口,喝止了就要抚上手背的一只手。

    阿飞收手趁势点了烟,手指微翘的姿势模仿大上海的许文强,唇线抿出桀骜,烟圈吐的潇洒,开口声音却温和:“哼,那婆娘,再敢欺负你,我早晚废她的腿,你只管让她看见。”小小年纪,张口闭口砍砍杀杀,没人管没人理,却有人好奇这贱命一条,竟然现在还没烂。瞅到她眼中慨叹,只以为她担心,佯作不以为意的笑出来“放心放心,到今年过年,我都有未成年人保护法罩着呢。”

    青青掩口笑,腰身一袅,脚尖一转,领过了书包。阿天站在那里,手插在破洞牛仔裤的兜里,常见的耍帅姿势,盯着那蓝布裙,一飘一摇,兰花般纤纤弱弱,却不知那皮囊下放置着一颗怎样冷香袅袅的心脏。她怎么会担忧?怎么会念着他?

    珠藏匣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青青活的清醒,活的冷酷。

    雨巷诗韵是富贵闲人的生活调剂,看不到明天的挣扎者永远感觉不到青石板街的诗意。下水道的臭味透过缝隙往外冒,闭上眼睛几乎可以看到肮脏的泥汤,蠕动的蛆虫,粪便,猫的尸体。滴答,滴,墙壁上潮湿的水珠,慢腾腾的往下掉,一只蜘蛛墙脊上爬动青青冰冷了一张脸,脚步落上石板路却没有一丝声响,一只不甘现状却善于忍耐的羊。

    隔老远,便看到双喜姨母三轮车前,拿着鞋垫,大嗓门的吵嚷:“便宜点啦,便宜点,就这底子,薄的很,穿两天就透了----”

    口沫横飞,张牙舞爪,背后的肉一耸一耸,青青不期然的厌恶,皱起了眉毛,走进了却是温柔腼腆的笑,“姨母,我去做饭。”双喜哪里顾得上理她,待到一块五还到一块三终于得偿心愿,一挥手就是一巴掌,“还知道回来!女娃子家天天读个什么劲,早晚是人家的,现在还白白的往外丢钱!”青青不着痕迹的躲过:“喝米汤吧,中午的小菜还有剩,我去热了,爹爹下工吃。”

    “吃吃吃,就晓得吃!下的哪门子工,烂骨头醉死在酒缸里!”双喜姨母眼睛一瞪,眼白森森的往外突,一转口又骂青青:“傻大姐生的赔钱货,野地里捡来的孬种,我每日价累死累活洗那泔水桶,全都是狼心狗肺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