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 > 悲喜城106:心儿,输了不许哭鼻子

悲喜城106:心儿,输了不许哭鼻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06章:

    江进有一个交流会议要去美国开,许清陪着他一起去,公司大部分事务都交给江屿心处理。

    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是德国AK公司将会在青海城寻求合作伙伴,江进下了死命令,要江屿心一定要拿到这个合作机会,甚至将谈殊靳留在青海城协助江屿心,可见他对AK公司合作的看重。

    江屿心让人去和AK那边的人联系,看AK公司的代表什么时候抵达青海城,吩咐谈殊靳亲自去接机。

    她没有亲自去一是对方只是AK公司派的代表,而非AK的直接负责人,她是江氏的副总,若是亲自接机,自贬身份,对于之后谈的合作不利;二是谈殊靳是江进的心腹,最得力的助手,让他过去既能彰显公司的重视,又不会自贬身价。

    开了一天的会议,就于要拿到AK的合作案,她们必须要有一份最完美的计划书用来打动AK公司,让AK公司有信心与江氏合作。

    所有人都下班了,江屿心还在办公室修改计划书,整体出来,细节问题还需要做更多的商讨和修改。

    “咚咚”的叩门声让江屿心的眸光从电脑上移开,转移向门口。

    谈殊靳站在门口,声音温润,“很晚了,江副总不是不喜欢加班!”

    江屿心扫了下电脑下方的时间21:41分,是不早了,初年这个时候都该睡了。

    一边关电脑,一边说:“特殊时期,特殊对待。”

    她在国外的八年养成的良好习惯,下班绝不加班,可是进入公司后发现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江氏的水太深,妖魔鬼怪样样都有,那么多的部门,不是每个经理都买她这个副总的帐,单单一个企划部阴奉阳违,说一套做一套,不管她说什么都表示已经尽力,是她的要求太高,大家是有心无力。

    今天的会议上江屿心直接开除企划部的一个职员,杀鸡儆猴,否则他们真以为她这个副总是来公司当花瓶的。

    谈殊靳对于她今天的表现非常欣赏,杀伐果断,干净利落,直接树立起自己的威严,相信之后几个部门怕是没有人再敢敷衍她了。

    江屿心收拾好东西走出办公室,锁好门。

    谈殊靳是与她一道乘电梯地下停车场,礼貌性的询问句:“我送你回去。”

    这么晚即便是开车,也不是很安全。

    江屿心婉言相拒,谈殊靳没有坚持,绅士的让她的车子先出去,自己这才发动引擎慢慢的出了地下停车场。

    半路上江屿心打电话给保姆,保姆说初年还没睡,所以她还没走,江屿心心系初年,脚下的油门踩到底,一路飞驰,没有注意到身后有车子一路尾随。

    江屿心到家,让保姆回去,有些抱歉让她等到这么晚。保姆不是很在意,因为江屿心给的薪水很高,活又不累,耽搁一点时间也就无所谓。

    江屿心走进房间,初年坐在*上看书,“怎么还不睡?”

    “今天不困,想等你一起。”初年放下书,抬头看她,明亮的眼睛灿若星辰。

    江屿心心底有暖流蹿动,“等我一会,很快就好。”

    初年点头,其实他倒一点也不急。

    江屿心洗过澡换上睡衣,随便的擦了点护肤品,*坐在他的身边,“不看了,睡吧。”

    “好。”初年乖巧听话的放下书,躺下了。

    江屿心要关掉睡眠灯的时候,初年突然侧头看向她,“不用关灯。”

    她微怔,片刻反应过来,应该是唐时遇告诉他,自己怕黑,没有光会睡不着。

    “我没有关系。”

    “我更没关系。”初年翻过身面对着她,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就这样睡吧。”

    江屿心犹豫片刻,不愿拂了他的好意便躺下来了,“要是睡不着就告诉我。”

    其实这些天她都快习惯了不开灯,就是入睡比较困难罢了。

    初年笑:“小孩子的睡眠很好的。”说完,身子往她身旁挪了挪,“Arai,抱。”

    说完,忍不住打哈欠流眼泪,看样子是真困了。

    江屿心伸手将他抱到怀中,宛如抱着生命中最重要的珍宝,声音温柔,“晚安,初年。”我的孩子。

    “晚安,Arai!”初年闭着眼睛靠在她的怀中,没多久就睡着了。

    淡雅的光下,江屿心的心早已被他软糯的声音融化。

    ………………………………………………

    AK公司的代表抵达青海城,谈殊靳去接机却扑了一个空,原来对方临时更改了航班,并没有通知他们,而且他们也没有入住谈殊靳为他们早已定好的酒店,而是临时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住下。

    谈殊靳没有在机场接到AK公司的人,却意外的碰到另外和他一样扑空的人。

    回到公司江屿心刚刚和企划部的人开完会,从会议室往办公室走,步伐极快,谈殊靳跟在她的身边,压低声音道:“虽然没见到AK的人,但倒是碰到我们的竞争对手了。”

    “谁?”江屿心的步伐一直没停下。

    “时昌的唐时遇等人。”

    谈殊靳的话语一出,江屿心的步伐立刻收住,回头看他,秀美微不可见的动了下,“时昌也想要拿到AK的合作案!”

    谈殊靳点头,“AK公司在德国的地位举足轻重,他们对待合作方也是极其的挑剔,我相信以江氏企业的实力,时昌不会是我们的最大的敌人。”

    话虽如此,江屿心不但没有放松,反而绷紧每一根神经,眸光看向窗外的风景,长久的沉默。

    “你在担心什么?”谈殊靳看得出她眉眸里的凝重。

    江屿心沉默许久,只说了一句话,“时昌是不足畏惧,可现在今非昔比,唐时遇……”声音顿了下,再起时有着肃穆,“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以前的时昌不管是什么都不能与江氏相提并论,可现在不同了,有了唐时遇的加入,时昌已经解决货运码头的问题;而唐时遇最可怕的地方不是他的能力有多强悍,而是整个青海城根本就没人知道他的实力在哪里。

    他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实力的人,那么多年他一直扮演坏学生,可却能在一个月内考到全校第一,足以证明他非平庸之辈,而是隐世高手。

    之前那么多年,虽然唐时遇一直从事建筑方面的事,并未有管理和从商的经验,可江屿心就是有一种莫名而笃定的直觉,时昌会在他的带领下重塑辉煌,甚至超越此刻的江氏。

    而她若不小心谨慎,极有可能在商场与他的第一次交手就会输的一败涂地。

    谈殊靳不了解唐时遇,并不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可他相信江屿心的判断不会错。

    看样子他们将会有一场恶战要打。

    ………………………………………………

    在江屿心为竞争对手是唐时遇而紧张小心谨慎时,时昌也有人不免担忧。

    此人名为时烟,时昌现任总裁。

    在知道竞争对手是江屿心时,按捺不住直接去唐时遇的办公室找他。

    唐时遇看着文件,头也不抬道:“我不想和你谈任何有关于她的话题。”

    时烟也不恼他这般态度,在办公桌前坐下,手指在桌面上叩两下,神色凝重,“我想谈的是工作,也不行?”

    唐时遇放下文件抬头看向他,鹰隽的眸子深邃,有一种金属般的冷锐,让人在他的面前,无所遁形。

    “早料到你们会在商场碰上,没想到这么快。”声音顿了下,时烟的后背完全往椅背上靠,语气凝重许多,“你应该知道这次与AK的合作有多重要,只要成功时昌就算是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唐时遇放下手中昂贵的钢笔,言简意赅,“若不相信我,现在你就可以解雇我。”

    时烟笑了下,声音温婉里透着一种强势,“别怪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谁让她是你孩子的母亲,是你唯一的软骨,我担心你的理性拚不过感性。”

    “论理智我是比不得你。”唐时遇饶有深意的回答让时烟的脸色骤然沉了。

    她怎么会听不出来他话中的讽刺之意。

    当初陆氏差点毁掉就是因为她拥有陆希城的信任,所以不管什么陆希城都不会隐瞒她,将陆氏的某些机密的事无意间说给她知道了。

    而她,毫不犹豫的将那些机密泄露给当时陆氏的竞争对手。

    神色无恙,指甲却已掐进掌心,她掠眸迎上唐时遇的鹰眸,清了清嗓子道:“我不管在别人眼里,时烟的代名词是恶毒还是什么,我只知道自己姓时,维护时家利益是我的责任。其实你也一样,哪怕你再不愿意承认,你的身体里终究流着时家的血,你的名字里有一个‘时’,连阿姨都承认这一点,因为她也知道你迟早会有认祖归宗的一天,不是么!”

    他的眼眸倏然一冷,声音寒冽,“不要提我母亲!”

    在他看来,时家的任何人都不配提到自己的母亲!

    时烟在他的眸底捕捉到一抹恨意,心头一紧,知道时家对不起他们母子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洁白的贝齿在红润的唇瓣咬了下,暗暗深呼吸几口气道:“有空去时家看看吧,老爷子挺想见你的!”

    “没有这个必要。”唐时遇拒绝的很干脆。

    “你始终是他的……”

    “他的孙子叫时溯!”唐时遇冷冷打断她的话,嘴角含着一抹讥讽,“时总不会连自己的亲大哥名字都忘记了?”

    话已至此,时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唐时遇的心对时家人抱有怨恨,多年都不曾原谅,他愿意回时昌帮忙,也只是为了那个女人!

    “时秘书,AK的案子就辛苦你了。”话音落地,她起身离开。

    她一直喊他“时遇”是因为他本就是姓时,而且自己的记忆里她的大哥一直叫时溯,所以她无法叫时遇一声“哥”;此刻叫他“时秘书”,因为他此刻的身份还没有对外公开,是以她的秘书身份空降进公司,目前时宗还没注意到他。

    一旦AK的案子被时昌拿下,到时候即便时遇不愿意公开身份,只怕爷爷也不会再保持沉默。

    时家需要一个继承人,时昌需要一个掌控者,而这个人,不会是自己!

    她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在哪里,所以要让出这个位置,她没有任何的不甘心;而且只有时遇回到时家,承担起时家的责任,她才能真正的做自己,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人。

    时烟离开办公室没多久,手机突然响起,“心儿”两个字不断的在闪烁。

    他放下手头上所有的工作,起身走到窗户边,接通电话,她清浅的声音通过电波传来,“你要和我竞争AK的合作案!”

    “哪天你失业了,可以去街头摆摊算卦,怕是袁天罡都要甘拜下风。”他低低的嗓音里蕴着笑意。

    电话那头的江屿心眉心微动,这男人在讽刺她乌鸦嘴呢!

    “我想你要很失望,不会有那么一天!”

    “哦?”

    “AK的案子我势在必得。”江屿心平静的嗓音充满笃定,顿了下,又道:“打电话给你,是想说现在我们是竞争对手,在AK案子没结束之前不适合见面,我会照顾好初年。”

    唐时遇笑了,不知道是为她的笃定还是为她认真,不管是为了什么他都顺她的心意,“把初年交给你,我很放心。”

    江屿心:“……”

    两个人拿着手机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沉默着透过电话听到对方浅浅的呼吸,在这一瞬间好似能感受到彼此情绪里的矛盾与复杂。

    十分钟过去了,江屿心就要挂电话时,他突然叫了她的名字。

    “还有什么事?”她以为他是放心不下初年,有什么要叮嘱自己的,岂料耳边传来他低哑的嗓音,“心儿,我们说好了,输了可不准哭鼻子。”

    言下之意她一定是会输的,还是用一种老父亲哄小女儿的语气,气的江屿心“啪”的下就把电话给掐断了。

    江屿心将手机丢在办公桌上,眼神里流转过不服输,这个案子还没正式开始,他竟然就笃定她会输,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当年以0.5分之差,输给他,这次不单单是AK案子,更是江屿心复仇之战,她不相信自己还会输给唐时遇。

    摒弃脑子里的杂乱想法,专注在计划案上。

    ……

    唐时遇见她气的直接挂电话,站在窗户前忍不住的勾唇笑起来。

    不是他质疑江屿心的工作能力,而是AK的案子对于时昌而言太过重要,他必须拿下。

    而且关于AK的事情,他刚好知道的比她多一些资料……

    手指把玩着手机,眺望着窗外的远景,眸底拂过一抹深谙:心儿,不要怪我。

    …………………………………………………………

    周一早上,AK公司的人和谈殊靳联系,这次的负责人在下午想要和他们见一面,除了时昌和江氏,还有其他的几个公司也想要拿下AK这个合作案。

    江屿心前去酒店,没有带林纾,而是带谈殊靳在身边,毕竟谈殊靳身经百战,在应酬这方面也比林纾有经验。

    谈殊靳将车子停在酒店门口,泊车小弟上前为江屿心开车门。

    谈殊靳将车钥匙和小费一起递给泊车小弟;江屿心随意扫了眼手腕的表,距离约定见面时间还有十五分钟,要与谈殊靳进去时,眼神不经意间看到从地下停车场里有一辆红色的轿车疾驰出来,很快并入主道。

    坐在副驾驶的人侧脸从江屿心的眼底一闪而过,她的步伐忽而顿住了。

    是....她吗?

    ————————————

    纪烯湮:第一更,第二更不确定什么时候更,应该不会太晚,大家注意评论区的置顶留言即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烯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烯湮并收藏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