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 > 悲喜城110:你不知道的事,太多

悲喜城110:你不知道的事,太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10章:

    这样的结果在两个人的意料之内,在其他人的意料之外。

    其他几个公司的人都有自知之明,知道比不得江氏企业所以没抱多大希望,不过是走个过场;在他们预期内应该是江氏企业会被选中,谁知道会让时昌爆了一个冷门。

    眼下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诡异得很,没有掌声,没有祝贺,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什么了。

    赵雯雯淡定从容的面向唐时遇,伸出手:“恭喜你唐秘书,希望日后我们合作愉快!”

    唐时遇起身,绅士的握了她的手两秒松开,“一定会的。”

    赵雯雯微笑颔首,又对其他人说:“之前因为我个人临时有事,失约,深感抱歉。今晚我订了位子,希望大家能赏脸,买卖不成仁义在,日后大家都有可能是AK公司的合作伙伴,就当提前做个朋友,如何?!”

    这番话说的体面得当,没有人会拒绝,毕竟在商场上多一个朋友好过多一个敌人,何况她是AK公司的代表!

    所有人都寒暄应下,晚上一定到场,独独只有江屿心没有说话,星眸低垂,遮挡住所有的情绪。谈殊靳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也就没表态。

    江屿心一言不发的起身,没有看在场的任何一位,步伐径自走向门口。

    原本浅谈的声音因为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而瞬间停止,眼神都望向她单薄的倩影,有嘲笑的,也有看好戏的……

    “江副总……”谈殊靳立刻起身跟在她的身后。

    唐时遇鹰隽的眸子随着她的背影移动,眉心锁得越来越紧。

    赵雯雯轻含笑意,侧头压低声音对自己的秘书说了什么,秘书点头,随之跟着出去了。

    江屿心和谈殊靳在等电梯时,秘书追过来,流利的英文道:“江副总,我们代表想和你谈一谈。”

    江屿心掠眸,眸光清冷,“我想没这个必要。”

    她和赵雯雯之间没有公事可谈,私事那就更没有了。

    秘书:“我们代表说了,不见她,你会后悔!”

    江屿心纤细的眉头微动,果然进了AK公司就是不一样,好大的口气。她侧头对谈殊靳说:“你先回公司。”

    相信江进会很快联络谈殊靳想要知道结果。

    谈殊靳看着她的眼神里有着不放心,“可是你……”

    江屿心眼神盯着秘书,眸光越发清幽,没由来的问了一句:“谈秘书,若是有人捅了你一刀,你是反捅一刀回去,还是拔出刀子,换个位置让对方再捅一次?”

    谈殊靳还没想明白她话中的意思,江屿心已经跟着秘书走了,背影笔直而孤傲。

    江屿心,你是选择捅对方一刀,还是再被捅一次?

    ………………………………………………

    秘书带她到赵雯雯的房间门口,敲门在听到“请进”以后,开门请江屿心进去。

    江屿心走进铺着厚实地毯的房间,秘书带上了门。

    赵雯雯站在吧台处,倒了两杯酒,其中一杯推向江屿心,笑意盈然:“故友重逢,喝一杯。”

    轻松的态度好像她们真的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般。

    江屿心眸光扫了一眼酒杯,神色沉静,无动于衷的静伫原地。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你还记恨我呢!”赵雯雯眸底流动过无辜,说完又不禁笑了,“我倒是忘记了,你一贯如此,除了在唐时遇的面前,在其他人面前你永远冷得像块冰,捂不热,溶不化……”

    “你找我到底想说什么?”两片薄薄的唇瓣轻扯,声音清幽,她过来不是想听赵雯雯说这些废话。

    赵雯雯也不恼她的态度,将一旁的文件拿过来推到酒杯旁边,“既然已经结束了,我想这个给你看看也没什么。”

    江屿心不知道那是什么,迟疑片刻走过来,拿起了文件翻阅起来,眉头微动,不过是随意扫了几眼,压在心头的那块石头却是挪开了。

    良久,她放下文件,目光清冽的迎上赵雯雯,“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

    她输了。

    这份文件是唐时遇提交给AK的计划案,不管从哪个方面都胜出江氏企业,AK最终的选择是正确的,完全出于从公司利益的角度考虑做出的决定。

    这么重要的计划书,按照道理是不该给除了AK公司的人以外的人看。

    赵雯雯意味不明的笑笑,轻啜了口红酒后,道:“虽然我们三个人之间发生过一点不愉快,但大家都是成年人,这个圈子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希望能让你输的心服口服,而非质疑我的工作能力!”

    言下之意是江屿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江屿心唇瓣抿着一丝冷笑,真是佩服赵雯雯睁眼说话的能力,那叫“一点不愉快”!

    静谧的房间里突然响起急促的叩门声,没得到赵雯雯的应许秘书已经迫不及待的进来,神色严峻,“不好了,时昌的唐秘书和其他两个公司的老总打起来了。”

    江屿心和赵雯雯皆是一惊。

    ………………………………………………

    其实秘书的用词不太精准,因为等江屿心和赵雯雯抵达地下停车场时,看到的是穿着白色衬衫的唐时遇拎着一位老总的衣领,凸着青筋的拳头狠狠砸在对方的嘴上,他的外套被丢弃在车顶。

    另外一位早已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唐时遇下手很重,对方已经被打的满嘴鲜血,他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整个人身上充满暴戾的气息,让人无法靠近。

    两个保安站在一旁,完全不敢上前阻拦,因为唐时遇眼底的残暴气息太过阴森骇人!

    “唐时遇,你在做什么,快住手!”赵雯雯率先开了口,阻止他这么不理智的行为。

    唐时遇恍若未闻,手上的动作并未停下,拳头上染满鲜血,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赵雯雯见他没有停下来,也不敢轻易上前拉住他,侧头呵斥保安,“你们还怔着做什么?快拉住他!”

    两个保安对视一眼,默契的摇头,不是他们不想阻止,实在是那个男人太过恐怖!而且之前他们已经被警告过,不许插手!

    他们只是小小的保安,哪里敢得罪这些有钱人!

    赵雯雯急的额头渗出细汗,六神无主的眼神最终锁定住江屿心,“你还不阻止他?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他以后还要不要在青海城混了?!”

    江屿心眼神漠然的从赵雯雯的脸上扫过,落在保安身上,镇定从容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两个保安迟疑片刻,其中一个人小声的说:“那两个老总出言不逊,说什么江氏的千金小姐假清高,不过是被人玩剩下的……”

    另外一个保安认出眼前的江屿心,手臂碰了下同事,让他别说了,后面的话更难听。

    保安的话赵雯雯也听见了,脸色骤然变了,投向唐时遇的眼神复杂而深谙。

    江屿心的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呼吸一滞。

    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丑闻的标签一直没有从她的身上摘下过。

    平静的眼神慢慢的看向像野兽一般没有理智,满身暴戾的男人: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我且忍他、让他、避他、耐他、由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且看他。

    可是唐时遇,你为何要这般动怒?

    “唐时遇!”说话时,她的步伐已经走向他了。

    唐时遇听到她在叫自己,动作一停,回头看向她时眼底的残暴和凶狠瞬间弥散,取而代之的是温润柔和,连同阻止她的声音都是温润无害的,“你站在那等着,别动,一会就好!”

    怕她过来会被误伤到。

    这些人的嘴既然不干不净,留着也没用,倒不如打碎这满嘴的狗牙!

    让他看看,还差几颗。

    视线再次锁住近在咫尺血肉模糊哀求力气都没有的脸,鹰隽的眼神冰冷如刀刃,充满毁天灭地的怒火。

    江屿心的情绪在瞬间百转千回,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滋味。

    没有再出声阻止,而是大步上前毫不迟疑的抓住了他沾满的鲜血的手,“唐时遇……”

    声音轻轻的,没有一丝重量却让他瞬间顿住,眼神看向她时又恢复了一片温和,“不是让你别过来!”

    言语间透着淡淡的*溺。

    江屿心抓住他的手腕让其放下,又掰开他另外一只手,被打的快昏厥过去的老男人瞬间跌坐在地,惊恐的眼神看向唐时遇,不乏憎恨。

    江屿心神色清冷,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满嘴的鲜血,旁边还有被打掉的几颗牙齿也沾着血迹。

    眉眸萦绕着漠然,盯着他们的眼神蕴着金属般的冷锐,薄唇轻启,声音平静而出,“今天的事是一个误会,两位不过是发生一点小口角,没必要闹到警局大家都不好看,是不是!”

    虽是询问,语气却极其的笃定,有着一种不允抗拒的强势。

    两个人皆是怔了下,如果说唐时遇的怒是一场熊熊烈火能把他们焚烧殆尽,那么江屿心就是冰,将他们彻底冻住,然后用铁锤狠狠的一击,瞬间支离破碎。

    因为牙齿被打掉,满嘴的鲜血,说话含糊不清,支支吾吾的“嗯”几下。

    江屿心敛起的秀眉舒缓,似乎是对他们的回答很满意,嘴角含着的笑意不及眼底,“江氏很期待日后有机会能与两位公司合作。今天闹够了,两位还是去医院看看!”

    这番话既有示好又有威胁,若是今天的事他们能三缄其口,日后在商场遇见说不定还能合作,要是他们不识抬举,就是与江氏为敌,与江氏为敌也是在与陆氏为敌……

    这其中的利弊,但凡长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两个人相互扶着爬起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唐时遇,各自离去。

    江屿心的眼神下一秒射向两个保安,其中脑子反应快的人立刻主动说道:“不好意思江小姐,今天早上停车场这边的监控出现了问题,我会让人立刻修复好。”

    “麻烦了。”江屿心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说话的人,“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

    对方双手接过来,“江小姐实在是太客气了,没什么事我们就去工作了。”

    两个保安离开了,整个停下停车场就只剩下赵雯雯、江屿心、唐时遇还有一个秘书,一时间谁也没说话,寂静如死。

    江屿心站在距离他五步的地方,眸光落在他垂在身旁的右手,白色的袖口被鲜血染红,手指上的血迹一滴滴的落在水泥地上。

    唐时遇身上的戾气渐渐淡去,一双漆黑的瞳仁犹如玄武石耀目静静注视她,她不该阻止他,更不该替他善后。

    他并非冲动之人,既然决定用这般残暴的手段处理,自然是想过后果,也有办法解决。

    “我不需要你出头,如果你一定要替我出头,也请从问题的根本入手,找罪魁祸首算账。”她声音清冷平静的没有一丝情绪,更没有感激。

    唐时遇剑眉蹙起,还没来得及开口,只听到她声音再次响起,“赵小姐,你说,对吗!”

    赵雯雯的脸色倏然惨白起来。

    江屿心嘴角晕开的笑意冰冷,犹如罂粟花,美丽亦是致命,眸光不再看任何人,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嘴角的笑瞬间淡去,眼神变得更加阴沉。

    谈殊靳,如果有人捅了我一刀,我会拔出这把刀往对方的喉咙上割!

    “善良”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弱者给自己的软弱找的借口,而她江屿心,从不是弱者!

    ………………………………………………………………

    2006年的7月,她经历了生死,经历了感情中最残忍的背叛,更是经历了她人生最残忍冰冷的噩梦。

    某家八卦杂志拍到她从唐时遇房子里离开昏倒在无人小道的照片,文字叙说只是用“知*爆料”五个字,断章取义的将她和唐时遇之间的关系用富家千金被穷酸小子玩弄,未婚先孕,难产后惨遭被甩而定义。

    一时间“江屿心”三个字在上流社会代表着:下贱、不要脸与破鞋。但凡谁家女儿做出稍许出格的事,便会提到江屿心,这是前车之鉴,引以为戒。

    更不乏有人讥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天生淫.贱!

    江家在青海城沦为了一个笑柄,江屿心更是名声狼藉,大街小巷茶余饭后娱乐话题,贵妇聚会交换育儿心得时的反面教材。

    很长一段时间网络上也在议论这件事,言辞污秽,难以入眼。

    江进迫于无奈将她强制性送出国,又是强势手段压下新闻,用了一个月多的时间才让人们逐渐忘记这件事。

    那段时间江氏企业也因为这件事受到不少波及,一片混乱。

    若是八卦记者跟着江屿心拍到照片,这不足为奇,可是所谓的“知*士”,所谓的未婚先孕,若不是在他们身边知道详情的人又岂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江进派人查过网络上的帖子发帖的IP正是是青海大学的电脑房其中一台,而使用过那台电脑的同学恰好又有一位曾经是江屿心的舍友,名为:赵雯雯。

    这样一来,所谓的“知*士”就解释得通了。

    赵家被江进逼得举家搬迁离开青海城,赵雯雯大学未毕业被迫退学,随着家人一起离开,之后下落不明。

    时隔八年,谁能料到她摇身一变成为AK公司派来中国的招商合作的代表!

    …………………………………………………………

    江屿心没有回公司,自己现在的状态是肯定不能工作的,也没有回家,因为见到赵雯雯,被封尘的那些记忆排山倒海而来,那些被背叛被羞辱的耻辱从心底深处涌出,她做不到平静面对初年,暂时避开是最好。

    不知道能去哪里,江屿心开车漫无目的的逛了很久,最终车子停在青海大学门口。

    夕阳西下,偌大的篮球场上穿着球服的少年们肆意挥洒着汗水和青春,笑容绚烂,无限美好。

    江屿心走过来的路上经过小超市,买了一打啤酒,拎着走不动了就坐在路边,一边看着少年们打篮球,一边喝着冰镇过的啤酒。

    其实她不太喜欢啤酒,味道很怪,说苦不苦,说甜不甜,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人喜欢喝。

    突然想买啤酒,因为她想起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唐时遇和顾长濬经常会打篮球,黎桐和别人的女朋友不一样,别人的女朋友是给自己的男朋友买水,她就专门给顾长濬买冰过的啤酒。

    有一次她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黎桐望向正在打篮球的顾长濬,眼神里泛着痴迷,“你不觉得他们每次打完球一身汗水,再大口大口喝着啤酒的样子很MAN么!”

    此刻啤酒于江屿心而言是什么味道?

    是青春的味道,冰凉而苦涩。

    旁边几个女孩不知是球场上谁的女朋友,不断的欢呼加油,眼神里映着夕阳的光,闪烁着崇拜和最纯粹的喜欢。

    江屿心好像在看一场关于他们过去的电影,一切都是昨天的模样,可一回首他们早已是百年身。

    她和唐时遇之间爱恨交加,中间有着一个斩不断联系的初年,但横着其他更多东西;而顾长濬和黎桐几年婚姻抵不过*错误而来的孩子,终究分道扬镳,好聚不好散。

    谁的年少不轻狂,谁的肉身不受伤,能够一帆风顺的走到人生终点的又有几个人呢!

    …………………………………………………………

    夜幕降临,周围的吵闹一点点的归于平静,江屿心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回过神时眼前的球场已空无人影,一片昏暗。

    脚下横七竖八的易拉罐全是空的,她手里拿着最后一罐也快喝完了。

    此刻有人坐在他的身边随手拿过她手里的易拉罐,仰头一饮而尽。

    江屿心侧头看他沐浴在路灯下的轮廓,紧绷的很,因为不断吞咽喉结一直在上下滚动,略显性感。

    这一刻江屿心承认黎桐的话,男人在大口大口喝啤酒时候的样子真的很MAN,很迷人。

    唐时遇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啤酒,苦涩在口腔里弥漫,更是一路漫进心底。修长有力的手指捏着易拉罐咯吱咯吱作响,很快变形了,侧头眸光深邃的凝视,“我不知道……”

    不知道当年向八卦杂志爆料的人就是赵雯雯,如果他知道,根本就不会……

    江屿心喝完了11罐啤酒,没有醉,头却晕了,眸光迷离,模样微醺,或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你不知道?”她拱起双膝,双手交汇整个人趴在自己的膝盖上,眼睛盯着远处的黑暗,声音温凉,“你不知道的事太多了。”

    ——————————————

    纪烯湮:昨天太尴尬,我还是默默的更文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烯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烯湮并收藏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