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 > 悲喜城131:那一年,她彻底疯了

悲喜城131:那一年,她彻底疯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31章:

    医院绿叶成荫的小道上,陆希城和唐时遇并肩而行,两个人皆是有颜有型的成功男士,如今的唐时遇穿着不输陆希城,就气场而言,唐时遇略强。

    因为他足够耐心与冷静,在陆希城没有开口说话时,他绝对不会主动开口,亮出自己的底牌。

    唐时遇没想到的是——

    陆希城突然停下脚步,一句话都没说,转身毫不犹豫的一拳又快又狠的挥在他的俊颜上。

    唐时遇猝不及防的挨了这一拳,因为闪躲来不及,唇瓣被牙齿磕破,腥血的味道瞬间充斥了整个口腔。

    陆希城脸色阴郁,可以说是暴戾,与平常的他是截然不同的,语气愤然:“这一拳我早就想揍你了!唐时遇,你真他妈的不是个男人!”

    话音未落,第二拳又向唐时遇挥来。

    这一次唐时遇有了心里准备,敏捷的躲过,以同样的力道还了陆希城一拳,“彼此,彼此!”

    他又何尝不想揍陆希城一顿,早在2008年亲眼看到陆希城对江屿心那样亲密的举动时,他就有打残陆希城的念头。

    那是他的心儿,是他儿子的妈妈,怎么能让别的男人来染指!

    陆希城抹去嘴角渗出的血色,阴冷的笑了声:“那还等什么?”

    他脱去束缚的外套,扔在旁边的木椅上,解开白色衬衫的袖扣,准备大干一场。

    唐时遇是不可能拒绝他这样的要求,要是他拒绝了,此刻他就是懦夫,孬|种。

    脱掉外套,他穿着的是黑色衬衫,解开袖扣,衣袖卷到手肘处,与陆希城动起手来毫不客气。

    这里是医院的僻静处,平日里鲜少会有人过来,此刻两个互看不顺眼的男人牟足狠劲放手互博。

    这一次两个人都很有默契,没有再往上对方的脸上挥拳头,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伤哪里都行,就脸不行,那是最直接的脸面和尊严问题!

    燥热的夏日午后,哪怕什么都不做站在树荫下也会热的满头大汗,而两个人男人打了有足足一个小时,身上的衬衫早已湿透,俊颜上的汗水更是肆意挥洒,平添几分男人的阳刚之气。

    陆希城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木椅上,双手往后挂,喘着气道:“不打了,累死我了。”

    岂止是累,更是痛。

    唐时遇平常看着默不作声,一副老实人样,下手还真他妈的狠,每一拳都往他的软肋打,还让人看不出来伤痕,真够阴的。

    唐时遇也在喘气,坐在木椅的另一端,额头的汗水如同瀑布沿着他冷峻的轮廓线蜿蜒流向他的颈脖。

    两个人都打红了眼,眸底布满了血丝,一片血红。

    比起唐时遇,陆希城其实更吃亏,因为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众星捧月的活了这么多年,根本就没几个人敢不顺他的意,打架的话就更没有人敢真的对他下狠手。可以说除了时烟让他当年栽了一个大跟头,他的人生一直顺风顺水。

    唐时遇就不一样,他的出生和生活环境注定他身经百战,知道打哪里看不出伤痕又能让人痛,对付陆希城除了避开致命的要害,他没少下狠手!

    没办法,他心里憋闷太多的负面情绪,总得让他发泄出来。

    差不多有十分钟,陆希城的终于没那么喘了,桃花眸睥睨唐时遇,低沉的嗓音随着清风响起,“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哪里吗?”

    唐时遇沉默不言,鹰眸淡漠的扫了他一眼,没接话,洗耳恭听他说一说那些过去的岁月。

    ……………………………………………………

    陆希城认识江屿心是在2008年的初春,美国的气候反复无常,扰得陆希城的情绪阴晴不定,那时他还没有走出时烟带给自己的巨大伤害的阴影,每夜都无法入睡,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糟糕。

    他有一个同学是学心理学,并且在一家出名的心理事务所做实习生,同学帮他预约了最好的心理医生也就是他的老师见面。

    那天是连日来难得的一天好天气,阳光正好,风和日丽,就连一贯让他觉得糟糕透顶的空气也变得渐渐清晰。

    下午他准时抵达事务所,同学说他老师突然来了一个病人,要等几分钟。

    同学带他去早已准备好的休息室,路过一间休息室时,同学的老师刚好从里面走出来,同学立刻向老师介绍陆希城。

    陆希城在和心理医生客套时,眼神不经意间扫了休息室里面。

    休息室的窗帘没有拉,靠窗户的位置放着一张躺椅,女子面色惨白,神情麻木,连同凝视窗外的眼眸里弥漫的也全都是空洞与漠然,无悲无喜。

    阳光温柔的点缀了她的容颜,明明看起来一切都那么的美好,可她却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连同周围的空气中都弥漫着悲凉与哀伤。

    陆希城无端的记住这样的画面,时常会莫名蹦出脑海。

    …………………………………………………………

    陆希城只是失眠,情况不严重,同学的老师很资深也很专业,没给他开任何的药物,而是选择言语交流引导。

    一开始他并不习惯这样的治疗,宁可要心理医师给自己开点安眠药。

    心理医师和同学都不赞成这样做,同学还和他聊了很多次,最终他同意了,睡不着的时候就过来坐坐,与心理医师聊聊。

    他的情况在渐渐好转,而他看到的那个女孩,每个星期一的下午准时两点会出现在事务所,他无意识的就选择了同样的时间,有时经过会看到她,有时看不到。

    某一天他和同学聊天无意间提及到她,觉得奇怪便多问了一句。

    同学提到她,眼底流露出惋惜,不住的摇头:她的情况比你严重,没日没夜的不睡觉,来了也从来不说话。老师说他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棘手的病人,再这么下,她很有可能不再来事务所了。

    陆希城挑眉,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听到同学说:她要去的就可能就是精神病院。

    那一刻,陆希城的心莫名的揪起,同学还说了什么,他都没听清楚。

    满脑子都在想,那么美好的一个女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甚至是要进精神病院!

    ………………………………………………………………

    心理医师判断的没错,很快她就出事了。

    因为无端失控伤到邻居,而被警察拘捕,不管警察怎么问,她一直沉默不说话,像是没有灵魂没有思想的躯壳。

    警方与学校联系,学校声称她自从办理入学手续后就没有来过学校上过课,她已经被学校辞退,而且她的入学资料里除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没有任何家人联系方式。

    警方想要联系她的家人无果,找到了事务所,这样的麻烦事务所是不愿意碰的,警方空手而归,准备联系大使馆,看看怎么处理。

    连续两个星期陆希城都没有在事务所看到江屿心,和同学闲聊的时候,陆希城假装无意的提及,她是不是好了。

    同学叹气,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陆希城。

    当下他的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没几分钟迅速的离开了。

    陆希城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要帮一个萍水相逢的女子,只因为想便去做了。

    保释她并不需要陆希城亲自出面,让人去警局交了保释金,做了担保,而邻居也表示不再追究,她当场就被释放了。

    她回去的时候,并不知道有人开车尾随了她一路,几次看到她低头闯过红绿灯时,心都提到了嗓子口。

    他真有一种冲动停车下去把她提进车子里,好好的给她上一堂交通课。

    直到她到家,他都没有这样做,因为她根本就不认识自己,这样做只会吓坏她,让她以为自己是个*,坏蛋!

    陆希城坐在车里给同学打电话,希望他们能想办法让她继续去事务所接受心理治疗,所有的费用他承担,不管有多麻烦的事,他解决。

    同学很是诧异,因为了解陆希城,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在电话里问为什么?

    陆希城回答的很干脆:“没有为什么!”说完果断的掐掉通话。

    是的,没有为什么,只因为想便去做,这是他的座右铭。

    她继续去接受心理治疗,可情况并未有好转,而是越来越糟糕,重度抑郁加躁狂症,行为意识都不受控制,极度容易伤害自己也伤害别人。

    事情终于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那天她一贯的时间去事务所,在出门口听到一个小男孩的哭声,她的步伐被哭声吸引而去。

    不远处一个小男孩因为妈妈不给买玩具而正哭的歇斯底里。

    她的情绪因为小男孩的哭声而受到刺激,她发疯发狂了,一下子冲过去,抱住小男孩就跑。

    小男孩的妈妈吓坏了,愣了下连忙追上去,一边追一边打电话抱进。

    她不顾小男孩的意愿,将他紧紧的抱在怀中,一边跑,一边流泪,不断重复着:“阿惟……阿惟……阿惟!”

    她将这个小男孩当成了江惟。

    小男孩因为害怕哭的凶,不断的挣扎,越是挣扎,她抱的越紧,将他头紧紧的捂在自己的怀中。

    她被孩子的母亲追赶到一条死胡同里,转身后背靠着墙壁,看到步步逼近的孩子妈妈,不住的摇头,仿佛是在哀求她不要抢走自己的阿惟。

    孩子的母亲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人,不断的重复要她不要伤害孩子,不论她想要多少钱都可以给,只要不伤害到孩子。

    两个女人都泪流满面,一个不断的重复不要伤害孩子,另外一个紧紧勒住孩子,不断的喃喃:“阿惟……阿惟……”

    她的精神异常,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理智,丝毫没注意到怀中的孩子已经渐渐不在哭泣,被她勒的渐渐窒息。

    警察很快就赶过来了,看到孩子已经没反应,直接对她拔枪相对,命令她快放开孩子,否则就要开枪了。

    她不懂,自己只是想要回阿惟,为什么他们要杀自己?

    警察不断用流利的英文命令她放开孩子,她始终像是听不见一样,其中有一名已经准备扣动扳机,枪口对准她空出的左侧胸膛。

    “住手!”紧要关头是陆希城出现,他阻止了警察开枪,请求警方给自己五分钟,他会让她放开那个孩子。

    警方犹豫片刻,为了孩子的安全,最终答应了。

    陆希城近乎不忍看到她那般,好好的一个人好似灵魂支离破碎,没有理智,也没有所谓的快乐,只有悲伤,只有绝望。

    他没有劝说她放开那个孩子,而是耐心的和她交谈,聊孩子,想知道她的名字,孩子的名字,年纪,还有孩子是不是长的很帅。

    她根本就不听陆希城说话,只是在听到孩子是不是长得很帅,她想她的阿惟长大自然是很帅的。

    抱着孩子的手渐渐松了,她想看看阿惟的样子。

    岂料——

    孩子已经在她怀中失去了意识,小脸涨的通红,似已是窒息了。

    她慌乱,她崩溃的大哭,不断的摇着孩子……

    孩子的母亲也崩溃了,泣不成声,不管不顾的跑过去一下子抱住孩子,一个警察帮忙要送他们去医院,另外一个警察则是要制服想要抢走孩子的她。

    陆希城动作比警察快一些,他抱住了她,不让警察碰到她,因为他怕警察会粗鲁的弄伤她。

    …………………………………………………………

    孩子因为送去医院及时而抢救过来,可是孩子的母亲对此事非常的愤怒,一定要起诉她。

    陆希城前前后后找那一家人不下于二十次,终于孩子的父母松口,可以不告她,但一定要将她送往精神病院,否则谁知道下一个受害者又会是谁!

    他怎么可能会让他们把她送进精神病院。

    一旦进入那样的地方,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好了。

    为了将她暂时从警局里保释出来,陆希城只得暂时答应他们的要求,之后怎么办还不知道。

    实在没办法就带她回国吧。

    在第一次从警局把她保释出来后,陆希城就知道了关于她的一切。

    青海城江家的江屿心,未婚先孕,难产孩子死了,她被那个男人抛弃了,身败名裂,在青海城呆不下去了,被江进强行送到美国。

    江进给了她优越的生活保障,却从未关心过她心里的伤。

    到了美国之后,她一个人住,失眠,烦躁,没有食欲,先是得了厌食症,暴瘦,整个人枯瘦如柴;之后是轻度的抑郁症,再后来就是因为失眠引起的躁狂症……

    她整个人都病了,病入膏肓。

    而在国内的江进,一无所知。

    ……

    陆希城还没想好该怎么安置她,事情再次发生转变——她失踪了。

    等陆希城好不容易找到她时,她站在事务所的顶层,足足有20层高,那天风很大,单薄的身子站在围墙上,被风吹的摇摇晃晃。

    看得陆希城的心也跟着她在高处一起摇摇晃晃,像是随时会掉下去一般。

    ………………………………………………………………

    “够了!”唐时遇突然冷声喝止陆希城别说下去了,紧绷的轮廓像是被拉到极限的橡皮筋,随时会断掉。

    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万箭穿心”,而这一刻他不止是体会着万箭穿心,他更体会到了万箭拔掉留下那些细细密密的血窟窿,一直在流血,连同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跟着在哀嚎。

    陆希城桃花眸轻瞥了一眼他攥成拳头的手,青筋凸起,冷笑了一声,“这就听不下去了?”

    “我还没告诉她是怎么从20层高的楼摔下去的,也没告诉你她每天晚上睡不着是怎么拿自己的头去撞墙壁的,我更没告诉你,当她发病,谁也不认识是如何的歇斯底里伤害自己,伤害别人,彻底疯了的样子……”

    他的每句话都如同一把最锋利的匕首,专门往唐时遇最致命柔软的地方刺去。

    唐时遇不敢继续听下去,甚至都不敢想她在美国究竟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若不是陆希城亲口所说,他又怎么会想到曾经坚强如她,美好如她,优秀如她,竟然会……疯了。

    那段过去不单单是江屿心难以启齿的过去,不愿提及的一段灰暗,也是陆希城不愿意提及的。

    他花了那么长时间,那么多的精力好不容易将支离破碎的她拼凑起来,现在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再次被唐时遇摔得破碎不堪。

    “唐时遇,你说的对,我是嫉妒你。嫉妒你有那么美好的一个她死心眼的爱着你。为了你,她把自己所有的骄傲和自尊,能抛弃的全都抛弃了,可你却把她往死里逼,事到如今你即便有再多的身不由衷都不值得被原谅。因为换做是我,哪怕是和她一块去死,我也不会不要她。现在你觉得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她吗?”

    唐时遇沉默,低垂的眼眸遮挡住他所有的情绪,让人无法窥探他的想法和想法。

    可是上下滚动隐隐颤抖的喉结出卖了他表面的镇静,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如刺在喉,吞吐不得,痛的说不出一个字。

    陆希城起身,拾起自己的外套,居高临下的扫了唐时遇一眼,声音沉冷:“现在我不再嫉妒你了,因为这么好的女人你不珍惜,我来珍惜。在美国是我陪她走出最艰难的岁月,这些年我们相依为命,唐时遇你凭什么和我争?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资格和我争,唯独你没有!”

    字字句句掷地有声,说完陆希城潇洒的离开。

    若不是万不得已,他不会去揭开她满目苍夷的伤疤,他就不相信在知道这么多以后,唐时遇还能心安理得,理所当然的纠缠她。

    除非唐时遇真不知道“羞愧”两个字怎么写。

    ……………………………………………………………………

    唐时遇一个人坐在木椅上,宛如一座石雕。

    他低着头,十字交叉抵在自己的额头上,感觉自己的内心有什么在撕扯,近乎要将他撕碎。

    浓密如扇的睫毛垂落下来,遮住了所有的痛苦与折磨。

    一阵风吹来,有什么从他的脸上轻轻的*。

    宽阔伟岸的肩膀再也绷不住的颤抖起来。

    夏未央,爱情已只剩满目苍凉。

    ——————————————————————

    纪烯湮:婚礼快写到了,大家稍安勿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烯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烯湮并收藏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