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 > 悲喜城132:婚礼,我不会谅你

悲喜城132:婚礼,我不会谅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32章:

    夜深人静,病房里留这一盏睡眠灯,江屿心晚上吃了药,没多久就困了入睡。

    光线暗淡的房间里,无声无息的有黑影在慢慢的靠近。

    睡的迷糊的江屿心,感觉身后的*似是往下陷了下,有什么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脖,猛地睁开眼睛想要转身时,大掌落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温度滚烫而熟悉。

    心头无端一紧,潜意识里知道他是谁,可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晚是怎么能进病房来的,现在已经过探病时间。

    她再次要转身,耳边响起沉哑的嗓音:“别动,让我抱一会,就一会。”

    江屿心的后脊骨僵住,他的声音听着很不对劲,因为背对着他看不到他是什么神色,他的情绪自然也就无从探究。

    “很晚了,你不该在这里。”因为刚睡醒,她的声音没有下午那般清冷。

    唐时遇没有说话,拥着她的手臂无声的在收紧,脸颊紧贴在她线条柔美的颈脖上,他的手很热,他的脸却是凉。

    病房里一片静寂,能听到彼此起伏的气息与心跳。

    他抱的很紧,整个胸膛紧贴在她的后背上,好像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气息在她的耳边环绕,挥之不散。

    实在太晚了,江屿心不想与他起争端把护士引过来,节外生枝,一直保持背对着他的姿势没有动,可是他的体温太高了,她洁白的额头开始冒着细汗,细密的汗水从白希的肌肤沁出来,在淡雅的光下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最终她忍受不了,声音已是清冷,有着一丝不耐烦:“你真的该走了。”

    他抱着她的姿势没动,像是铜墙铁壁一般将她包围,唇瓣就在她耳畔,声音低哑,充满歉疚:“江屿心,对不起!”

    已经连“心儿”都不敢叫了,亦或者是没有脸叫。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有谁最不想看到江屿心受伤,那非唐时遇莫属,可偏偏又是他伤她至深。

    他终于明白她心里的那些恨、怨、对于初年的抢夺不择手段究竟是从何而来,是自己将她逼到今天这一步。

    他欠她一声:对不起。

    江屿心听到他的道歉,柳细的眉头微动,张嘴要说话的时候,忽然感觉到颈脖处一片温热的触觉,柔软的,潮湿的。

    意识到流进自己颈脖处的是什么,她的心倏地一揪。

    他....哭了。

    为什么?

    “唐时遇……”她唇瓣轻抿,话还没说完就已被他打断。

    “你决意要嫁给他?”

    江屿心怔了下,沉默片刻很笃定的“嗯”了一声。

    唐时遇什么都没有再问,拥着她的手臂越发的收紧,喑哑的嗓音道:“睡吧,你睡着了,我就走。”

    江屿心皱眉:“你这样我睡不着。”

    他勒的太用力,她很不舒服,怎么可能睡得着,而且这么热。

    唐时遇微微的放松手臂的力量,不用力勒着她了。

    江屿心将手臂从薄被里拿出来,掌心潮湿的全是汗水;长卷发丝根部也被湿透了,服帖的趴在脸庞。

    病房里恢复最初的平静,只剩下高低起伏交织在一起的呼吸声,绵长不绝。

    ……………………………………………………………………

    江屿心出院是陆希城接的,江进想来,可许清好像是身体不舒服,他不放心就留在家,派谈殊靳过来。

    自从医院过后,江屿心就再也没见到过唐时遇,就好像两个人都回归到各自的人生轨道上,再无交集。

    她和陆希城婚礼的请柬已全部发出去,酒店那边已经全部安排妥当,双方的公司公关部都已做好婚礼当天要应对媒体的准备。

    婚礼是在九月末,青海城的早晚已经渐渐凉爽,只有中午才会变得燥热。

    婚礼的前一天,初年给她电话,声音里有着浓浓的难过:“我不叫她浅浅妈咪,我叫她浅浅阿姨,你不要嫁给别人好不好?妈妈,好不好?”

    当时拿着电话的江屿心眼底氤氲起水雾,心头百感交集,几乎差点控制不住脱口而出就一声:好。

    初年第一次这样苦苦哀求自己一件事,难过委屈的声音听得她的心都碎了,怎么可能将“不好”两个字说出口。

    可一旦开口她怕自己就真的说了“好”,明天就是她和陆希城的婚礼,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尔反尔。

    她可以不顾两家的公司利益,名誉,脸面,但是她不能让陆希城难堪!

    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住下唇瓣,用力到咬出一道血痕,尝尽腥血的味道。

    电话那头隐约传来初年难过的抽噎声,她眸底的潮湿早已泛滥成灾。

    没一会那边有人拿走了电话,好像也听了许久,最终似是叹了一口气,主动掐断了电话。

    江屿心拿着手机不知道哭了多久,*未眠。

    心如刀割。

    …………………………………………………………………………

    婚礼当天,化妆师一早就过来为江屿心化妆,看到江屿心红肿的眼睛,憔悴的脸色,都快哭了。

    从来没见过哪个新娘子是这样的状态,让她都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

    急忙用护肤品补救,敷面膜,去眼肿,然后要开始化妆。

    青海城没有要新郎去新娘家接亲的习俗,只要派一个新郎家至亲的人过来接亲即可。

    江进本想让江屿心回江家,让陆晨曦来江家接亲,江屿心拒绝了,对于这个婚礼她没有期待,所以从哪里接亲都无所谓,而且许浅住在江家,她不想见到许浅。

    即便知道许浅和唐时遇是假夫妻,可法律上他们是夫妻,许浅只要顶着唐太太的身份,她就是一个曾经插足过他们婚姻的第三者。

    尽管江屿心和唐时遇相识相爱在许浅之前。

    她不愿意,江进没有勉强,现在只要她愿意嫁给陆希城,不管说什么,江进都会答应的。

    上午十点,江进和陆晨曦是在前后时间抵达公寓,陆晨曦是来接亲,江进则是来送亲。

    他们上楼,江屿心已经换好了陆希城为她定制的婚纱,陆晨曦看到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惊叹,羡慕的眼神看着她,嗷嗷叫:“嫂子,你真的是太漂亮了,简直是羡慕下凡。”

    为了不让人看出她憔悴的神色,妆容画的非常精致和讲究,一身洁白镶满钻石的婚纱,昂贵的项链、手链、钻石耳钉,都是陆希城为她专门找人设计的,连一双红色的鞋子也是特意订做,在后脚跟上也镶嵌着钻石。

    陆希城为了这场婚礼,光是为让她成为最漂亮的女人花的钱都已经过五千万。

    至于酒店伴手礼那些就更不用算,不管花多少钱,陆希城根本就不在乎,他这一生就结这一次婚,肯定不会将就,更不会委屈她。

    原本她想低调的婚礼,在他和江进的坚持下,风光大办,媒体早已收到风,以至于他们下楼车子刚开出公寓就被堵住了。

    无数镁光灯在闪烁,车窗外很多记者都面色喜悦焦急的想要拍到江屿心身披白纱的模样,要是能采访到就更好,这样就是明天的独家头条!

    江进给了谈殊靳一个眼神,谈殊靳下车应付媒体,让他们先去酒店,婚礼的过程中,是有给媒体留下空位,专门拍摄婚礼现场的过程。

    …………………………………………………………

    婚礼现场布置的温馨而漂亮,随处可见粉色的气球和红色的玫瑰,已经有很多宾客抵达婚礼现场,司仪和婚庆公司的人在最后一次确认婚礼的流程。

    新娘抵达酒店,先被送去休息室休息,等婚礼的开始会和新郎一起入场,婚礼的细节在之前司仪已经和她沟通确认过。

    至于彩排,这个完全不需要。

    陆晨曦穿着粉色小礼服留在休息室陪江屿心,江进去招呼宾客。

    陆希城一直没有露面,陆晨曦说:哥哥说今天是他大婚的日子,他要亲口把这个好消息先告诉妈妈,然后再带你一起去见妈妈。

    想来陆希城应该是去祭拜了他们的母亲:傅云芝。

    这场婚礼没有请伴娘,江屿心最好的朋友黎桐离婚后一直在旅游,前些日子在朋友圈上传照片,照片里的风景应该是在西臧,被喻为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江屿心不想扰乱她的旅行,并未告诉她婚期,这场婚礼并非她所期待,所以有没有好朋友的祝福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

    婚礼是11:20分准时开始,可时间走到11点整时,陆希城还没有出现在酒店。

    陆国彰担心陆希城迟到影响到婚礼不太好,把陆晨曦从休息室里叫出来,让她给陆希城打个电话。

    陆晨曦拿着手机站在走廊拨通陆希城的电话,没多久,电话通了,她着急的问他在哪里,婚礼都快开始了,他怎么还没回来。

    电话那头陆希城倒是一点也不急,声音很轻松:“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再有十分钟到,皇上不急,你这个太监急什么!”

    “——哥!”陆晨曦公主不满的撅嘴,有哥哥这么说妹妹的吗!再者自己还不是担心他迟到影响婚礼,小心嫂嫂和他急。

    “放心,你嫂子才不会急,她比你……”

    陆希城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似乎传来惊天动地的一声碰撞,紧接着电话就断了线,只剩下嘟嘟冰冷的忙音。

    陆晨曦慌了,说话的声音都在抖:“哥……哥……哥哥……”

    电话挂断了,她再次拨过去,没有人接电话了。

    江屿心在休息室里隐约听到陆晨曦在门外慌张的声音,提着裙摆走出休息室,看到她一脸慌张焦急的样子,纤细的眉头微蹙:“晨曦,怎么了?”

    “打不通了,电话打不通了。”陆晨曦已经慌张的语无伦次,眼神里尽是担心与害怕,眼泪不知不觉的就往下掉。

    江屿心见她六神无主,伸手就握住她的手,发现她的手指很是冰凉,双手直接按住她的肩膀,“晨曦,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陆晨曦慌张的眼神对上她的,几秒的恍神,唇瓣颤抖的碰撞在一起,声音颤抖,充满不安:“刚刚还在和我打电话,他说十分钟就能到,可是突然的一声巨响,哥哥的电话断了,再打没有人接……哥哥是不是出事了?嫂子,我哥是不是出事了?”

    江屿心的心倏地一沉,她的感觉和陆晨曦差不多,只怕陆希城是出事了,但她比陆晨曦冷静很多,“你先不要慌,你去找陆叔告诉他现在的情况,我现在就去找你哥。”

    至于婚礼还能不能正常举行,现在是各未知数,不过陆国彰经历大半生的风雨,相信这点突发状况,他能很好的处理。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陆希城。

    陆晨曦愣在原地,眼眶里盛满泪水,“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快去!”江屿心近乎是命令的语气,话语顿住,不放心又道:“记住不要让宾客看到你这样,私下找陆叔说!”

    陆晨曦抬手胡乱的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泪水,点头。

    江屿心回休息室,用自己的手机拨了一边陆希城的电话,没有人接。

    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多……

    她得出去找陆希城,可是她没有可以换的衣服,穿婚纱出去太不方便了。

    眼神在休息室里环绕了一圈,最终落在化妆师没有合上的化妆箱,有一把银色的剪子。

    她毫不犹豫的走过去,拿起剪子利落的从自己的膝盖处将累赘的裙摆全部剪断,裙摆扔地上,剪子扔桌上,拿着手机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将头纱扯掉,轻轻的飘落在地上。

    她头也没回的离开了休息室。

    …………………………………………………………

    谈殊靳接到她的电话,立刻寻了借口,去把车子开到酒店门口接她。

    江屿心一上车他就迫不及待的询问:“怎么一回事?”要是让江总知道他在婚礼现场带走江副总,只怕自己的职业生涯就到今天为止了。

    “希城好像出事了。我们的手机有软件绑定定位,你快开车去这条路!”江屿心连安全带都没时间系,催促着他开车,将手机里的路名报给他。

    这个软件是前两天陆希城帮她下的,说是让她婚后好查岗;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谈殊靳见她是去找陆希城而不是逃婚,松了一口气,立刻发动引擎,载着她去距离酒店不远的那条路。

    没要多长时间,到了那条路却开不进去,整条路都堵住了,从尾看到头,从头也看不到尾。

    江屿心推开车门,已经有很多司机下车站在烈日下议论纷纷。

    “请问前面出了什么事?”江屿心问了其中的一个人。

    司机见她穿的很奇怪不免多看几眼,她没有放在心上,只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车祸,前面有两车撞在一起……”

    此刻的温度明明很高,司机的额头上都是汗水,可江屿心却如置身冰窖,司机后面还说了什么她似是没听到。

    旁边的反方向道路上一辆救护车飞速疾驰而去,江屿心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那辆救护车,眼看着救护车越来越远……

    她突然回过神,对下车走过来的谈殊靳道:“追上那辆救护车!”

    话音还未落,她已经折身回车上。

    …………………………………………………………

    医院的大厅人来人往,一进去冷意迎面拂来,江屿心走到服务台,询问刚刚送过来的车祸司机在哪里。

    护士回答她,目前还在5号抢救室抢救。

    江屿心让谈殊靳打电话通知陆国彰,好让陆家安排最好的医生给陆希城,现在谁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陆希城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谈殊靳留下来打电话,她要去抢救室外面等,转身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中的峻影,黑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俊冷的容颜,玉树临风的站在哪里。

    江屿心的脑子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心跳漏跳了一拍,脑子有几秒短暂的空白。

    步伐机械的走向他的时候,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无声收紧成拳头,早上刚做的漂亮指甲掐进掌心,不断的在心里警戒自己:要冷静,一定要保持冷静。

    她走到他面前停下,清澈的眼眸与他对视,声音沉冷而平静:“是你开车,撞他?”

    “是……”

    他薄唇轻启,阴沉的嗓音还没有落地,她伸手一巴掌已经狠狠的甩在他的脸上。

    唐时遇没有躲,也没有恼怒,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她,平静如镜。

    江屿心眉眸萦绕冷漠,声音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他若有什么差池,我不会原谅你!”

    丢下这句话,她冷漠如霜的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没有任何的迟疑和犹豫。

    她以为他已经放弃了,万万没想到这几天的平静不过是他在等着这一天,以这样冒险而极端的方式破坏婚礼。

    唐时遇,你真的是疯了吗?

    …………………………………………………………

    陆希城被从抢救室里推出来还没有醒,江屿心连忙上前问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神色轻松:“放心他没事,只是腿伤着了,因为他头部有撞伤,等他醒来再看看有没有头晕恶心的状况,要个检查看是不是脑震荡,要是没有,休养个二十天就痊愈了。”

    江屿心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对医生说谢谢。

    医生挥手表示不用客气这是他分内的事情,他还有其他的冰冷,便先走了。

    江屿心在抢救室门口站了一会打算去病房等陆希城醒来,转身却看到唐时遇站在走廊的尽头,一双阴翳的眼神盯着看她。

    “这样你放心了?”他的声音低沉,不温不火。

    其实他敢这样做就一定有把握不会让陆希城死了或残了,那样只会江屿心一辈子都被陆希城捆绑住,自己还没那么蠢。

    他的目的只是要今天的婚礼无法正常进行,一个没有新娘和新郎的婚礼,他倒要看看怎么进行下去。

    再者他也是要江屿心明白,她要是真的敢嫁给陆希城,那么不管什么样的事,自己都做得出来。

    他说过,除非自己死,否则不会让她嫁给其他任何男人。

    江屿心眼眸里流转愤怒,抑制不住的败坏情绪,怒道:“你在用这样的方式逼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烯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烯湮并收藏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最新章节